安省中医立法将走向何方? 安省中医界之乱 省卫生厅应该反省了! 论中医病历用英语书写的不可行性 ! 中医法生效应缓行

本帖由 静悄悄2013-01-25 发布。版面名称:医药健康

  1.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2.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各界支持安省中医药委员会筹款晚宴采访


    [media]http://www.youtube.com/watch?v=XBA0-84CeJU[/media]

    [media]http://www.youtube.com/watch?v=Fs-ZUZvVuzk[/media]
     
  3.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4.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致陈国治先生:对中医立法说话要公平http://info.51.ca/news/canada/2013/04/17/293164.shtml

    致陈国治先生:对中医立法说话要公平
    ——读加拿大商报陈国治专栏“中医规管,水落石出的数据”有感
    加国无忧 51.CA 2013年4月17日 11:22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默然 [ 加大字体 | 缩小字体 ]
    我虽然移民加拿大已许多年,但也就是一个平凡的职业女性兼家庭主妇,平时为着工作和生活忙忙碌碌,少有时间去跟踪中医立法的进程。一直到今年年初,各类报刊杂志上关于中医立法的言论扑天盖地,我才蓦然惊醒,开始用心关注和了解这件同我们华人利益密切相关的大事,对于安省中医立法的现状也多少了解一些。

    这期间,我阅读了不少报刊文章,也上了不少论坛拜读过众网友的帖子。这些文章和帖子,支持的,反对的,我看了许多。但是,唯有读过加拿大商报陈国治专栏这篇“中医规管,水落石出的数据”的文章之后,令我拍案而起,认为我也该写点什么,让同我一样的普通老百姓能够对整件事情有一个全面一些的了解。

    陈国治先生的文章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阐述中医立法的好处,认为“中医规范化对省民和中医有益”。这一点,我非常赞成。回首70年代针灸是西医的专利,到如今省政府认识到中医针灸这一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而认可立法,这其中的进步自是不言而喻。当今的中医界良莠不齐,合理有效的中医规管对于中医针灸师,对病人,对保险公司都有益处,可谓是“多赢”的局面。相反,不合理的中医规管则会束缚中医在加拿大的发展,剥夺病人选择求医问药的权利,还会令一些中医针灸专业知识不合格但是英文不错的人士混进中医针灸师的队伍,既损害了公众的利益,也扼杀了中医这一中华瑰宝在加拿大的发展。

    我认为,陈国治先生所说的“中医规范化对省民和中医有益”这一结论是有一个潜在的前提的。这个前提就是中医规范化必须是合理的,是获得来自大多数公众和中医业界人士认可的。如若不然,这个所谓的“中医规范化”就只不过是表面上打着“支持和发展中医”旗帜,实质上则是限制和扼杀中医在加拿大的发展。

    陈国治先生声称“事实胜于雄辩”,认为“中医管理局至今已有超过2000人接受法律考试并且大部分通过,已有超过2000人登记,超过600名获得证书”的数字就是证明灭绝中医是子虚乌有的证据。那么,我想请问陈先生一句,您是否了解这些数字背后的故事?

    在已经登记的人员当中,有一部分是支持中医管理局而自愿登记的。这些人当中有一些有专业的中医针灸背景而且英文过关,他们能够解决一些病患的痛苦。有一部分登记的人员对于中医针灸只知皮毛,试图借这个机会混入中医大军。另外还有一部分是物理治疗、自然疗法、牙医、护士、整脊、骨科、戒毒等七个专业的人员。他们也可以使用针灸,但是仅局限于针灸治疗与他们领域相关的部分,同真正意义上中华文化的中医针灸还有着一定的区别。

    我们同时也应当看到在中医管理局已经登记的人员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并不支持甚至反对中医管理局的所做所为,只是迫于无奈登记的。过渡委员会(中医管理局的前身,3月31日前为过渡委员会,之后成立中医管理局)声称 “政府在3月31日成立管理局,开始规管。届时未注册者,将会被刑拘,或罚款25,000。……”这些消息又被媒体大肆宣传,使很多中医人心惶惶。许多开业的中医人士虽然不赞同中医管理局的所做所为,但迫于无奈,只得登记交钱,甚至仓皇发问“你焉知4月1日以后他们不会罚款,关门,抓人?”

    我认识一些中医,他们当中有人参加了过渡委员会今年3月份举办的“中医师登记注册和填表说明会”。从他们口中得知,在会上,过渡委员会发言人鼓励大家无论考试与否,考试是否通过,都在4月1日以前去登记交钱。参加说明会的中医人士甚至被告知,如有中医因为“英文的问题而沒有完成安全考試者,不妨碍其注册”。这些也令一些英文不过关的老中医心生希望,纷纷登记。

    由此可见,上述“水落石出”的注册数据,其实是有相当一部分水分在里面的。如果中医管理局和反对人士成立的中医自管委员会都能够颁发合法的注册证,由中医人士自行选择可以加入哪方,只需等待几个月,两边的注册人数自会说明问题。

    陈国治先生谈到中医要走向世界,就必然需要通过其当地的语言,与当地主流社会沟通。我猜想陈先生大抵是赞成中医管理局采用英文考试和要求用英文写病历的政策的。在我看来,我们需要从两个方面来分析这语言的要求。

    首先,我们需要考虑病人的需要。追根究底,中医针灸的最终目的是为病患服务,解除病人的痛苦。安省的华裔人口大约是58万,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团体。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不懂英文。若是医生能够以华语诊病和写病历,无疑是解决了这些病人因不懂英语而就医难的问题。据我所知,许多本地的家庭医生,牙科医生,专科医生也提供同时用英文,国语和粤语诊病,以便满足这类病人的需要。只会讲华语的老中医针灸师们与这类会国语的西医同行们交流是没有语言障碍的。如果这些老中医们要同只讲英文的病人或者西医医护人员沟通,不是还有翻译吗? 加国华人网上家园 - 51.CA

    中医管理局主张只用英文的另一个担心是病人若在急诊室里,将中文病历翻译成英文会耽搁时间,延误诊治。难道他们就忘记了还有口译这个角色吗?有口译人员协助,无需逐字逐句的书面翻译中医病历。中医师可以将病人的病情和中医治疗史的重点同西医医护人员迅速沟通,决定紧急的救治方案。卑斯省允许中医针灸师使用中文和英文,而美国则可以使用英文、中文和韩文。我至今还从未见有媒体报道在卑斯省和美国有中医针灸师因为使用中文延误急诊病人就诊以致死亡的案例。

    然后,我们需要考虑中医针灸文化的发展同中文的关系。中文是中医作为中华文化赖以生存的土壤。数千年的中医临证实践中得出的宝贵经验和心得都是以中文的形式保存和传承下来的。在中医的发源地中国,优秀的中医师们需要学习甚至精通医古文。这是因为诸多中医古老的文献和资料(例如《金匮要略》、《伤寒论》、《黄帝内经》等)都是以医古文的方式记载的。这些书籍中的许多内容即使翻译成现代的中文白话文,也因理解不同而可能产生好几种不同的翻译版本,更不用说翻译成英文了。中医师们学习医古文就是希望能够看得懂原汁原味的中医古籍文献,从中悟出中医的真谛。卑斯省和美国都允许中医针灸师使用中文教学和考试,就是看到了中文对于中医发展的重要性。

    我们提倡中医使用中文并不是完全排斥英文。在我看来,我们应当采用以英文 (English Based) 为主,而并非仅用英文 (English Only)的教学和考试。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借鉴卑斯省的做法,允许以英文和中文进行中医针灸的教学和考试。这样既能够满足安省主流社会对英文沟通的需要,又保护中医作为中华文化以中文形式传承和发展的需要。

    有一些人认为反对人士之所以反对英文考试,是因为他们不会英语。这些人甚至质问,如果这些反对人士都能够通过中医管理局的考试,他们是不是就不会反对立法了?我觉得此言差矣。据我所知,反对人士中的许多人的英文水平是相当不错的(可以用英文进行中医授课),自是可以轻而易举的通过中医管理局的英文法律和安全考试。他们之所以反对,实在是因为看到中医管理局的现行政策从长远上是限制和扼杀了中医在加拿大的发展的。

    根据中医管理局的现行政策,中医针灸师不能治疗心脏病、血液病、肝病、肾病、皮肤病(除湿疹)、神经性疾病、脑病、肺病、老年病、儿科病、眼科病、骨科病、癌症等绝大多数中医擅长治疗的疾病,否则吊销牌照。中医针灸师也不能给任何潜在可能要做手术病人施行治疗,否则违法吊销牌照,等等。种种限制下来,中医针灸师们能够治疗的疾病屈指可数。

    我想请问一句,如若如此,那我们病人对于中医求医问药的权利岂不是被砍去了大半?在我看来,中医针灸目前并没有纳入安省健康卡的支付范围,我们老百姓看中医还是自掏腰包。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加拿大,我是既看中医,也看西医。有些病西医去病快,但是有些病中医治疗效果好。我想有许多华人是与我一样,不论中医西医,只要能去病就是好医。然而根据中医管理局对中医看病的限制,对于上述疾病,如果病人明知某位中医能够治疗病患,岂不是无法看中医而只能忍受病痛的折磨,否则就是逼人犯罪,害人被取消行医执照?

    中医管理局动辄声称自己是“保护公众的利益”。但凡事都有两面性,大家有没有考虑到根据现行政策,管理局在保护一部分公众利益的同时却又是伤害了更多公众其它的利益?例如,一大批不会英文但是医术高明的中医师因为无法通过英文考试而不能行医,导致他们的众多病人无法求医。中医针灸师即使拿到执照,也因为对看病的种种限制束手束脚,不能够诊治前面提到的心脏病等绝大多数中医擅长治疗的疾病,使得众多的病患忍受这些病痛的折磨而无法求医。更何况根据管理局的现行规定,不少英文尚可但是对中医针灸只知皮毛的人士也可以顺利通过管理局的英文法律和安全考试拿到行医执照。

    管理局的政策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善中医界良莠不齐的局面,令求医问药者依然无从分辨。而从管理局三月份出台正式的申请表格,到举办登记注册和填表说明会,到四月一日法律的实施,总共不到一个月。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中医师们若要在四月一日以前登记,实际上只有十来天的时间填写申请,从警察局获得无犯罪记录的证明,准备成绩单等证明材料。根据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 的记者Nicholas Keung 在3月24日的报道,中医师们抱怨这一过程太过仓促。一些中医师无法参加法律和安全考试,因为考试的名额已经全部报满。还有中医师因为担心无法及时拿到执照,被迫不得不取消四月份的病人预约,为病人的求医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凡此种种,使得中医管理局“保护公众的利益”的口号成为一句空话。立法的结果对公众是弊大于利,事与愿违。

    我阅读了不少支持中医管理局的文章和帖子,但是我发现他们在倡导“立法规范”的同时似乎都选择忽视“市场调节”的影响。我不是政客,也不是经济学家,拿不出什么长篇大论。但是我知道目前看中医对我这样的大多数人来说是自掏腰包,医疗保险对针灸的报销也极其有限。我曾听得一位在中国和加拿大都行医多年的老中医说,“中医师在加拿大看病同在中国不同。因着病人是自掏腰包,往往对中医师的要求更高。如果两、三次诊治没有明显好转,病人通常就不会再来了。”我对此非常理解。我看病的钱也是辛辛苦苦挣来的,因此我要求在付钱之后获得有效的治疗也无可厚非。我相信很多看中医的朋友和我持有相同的观点。那些顶着中医针灸师名头的不学无术之人,只能够骗得了病人一时,骗不了病人一世。在此市场供求的调节之下,加以时日,大浪淘沙,能够生存下来的常常都是有真才实学的中医针灸师。

    陈国治先生认为有关中医立法的反对声音,与保守党凡事反对的方式很相近。陈先生又回顾安省自由党提出的议案是最终在保守党、新民主党和自由党的支持下于2006年12月正式成为法律。既然如此,为什么近来安省保守党及新民主党亦相继对安省卫生厅的做法提出谴责呢?

    我从世界日报上看到:安省保守党副领袖艾略特(Christine Elliott)在发表的一份声明中指出,安省中医药业者已经对中医立法过程中的沟通不畅甚至歧视问题,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安省卫生厅应该正视业者所发出的声音,为安省近100万中医病患医疗权所受到的影响,找寻正确的解决方法。新民主党籍省议员France Gelinas则呼吁自由党政府,让过渡委员会对省民及业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在我看来,2006年通过的中医法,虽然并不完善,也有不少不足之处,但是总体来说公众还是乐见其成的。因为无论内容如何,立法本身标志着三个党派和公众对中医的认可。安省公众和中医界都寄希望于过渡委员会,企盼这个省卫生厅委托的机构能够在以后的几年里广泛倾听业界和公众的声音,制定合理可行的实施条例,以弥补2006年立法中的不足之处。然而,历时数年,在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之后,过渡委员会居然拿出了这么一个表面上打着“支持和发展中医”旗帜,实质上则是限制和扼杀中医在加拿大发展的注册实施条例?如此做法,引来反对党的谴责也不足为怪。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过渡委员会拿出这么一个引来诸多争议的实施条例未必是件坏事。假设过渡委员会的政策稍稍比现在宽容那么一点点,采取“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来限制和扼杀中医,也许就不会引起公众和中医界有识之士的诸多警觉。看看现在,各种有关中医立法的文章频繁出现在各大报纸杂志和网站上,公众自能从这众多的信息中抽丝剥茧,了解事情的真相。从立法至今,反对的声音非但没有偃旗息鼓,反而越来越大,已经从中医业界扩大到华人社区、工商各界。今年三月份,各界支援安省中医药针灸委员会成立。相信以后在加拿大支持保护中医文化的队伍还会更加壮大。

    加拿大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从联邦政府到省政府,对多元文化一直以来采取的都是尊重和宽容的态度。我希望省卫生厅在对待中医立法的问题上也能如此。中医不同于西医,不能够用规管西医的方式来规管中医。省卫生厅不如对中医采取尊重和宽容的态度,组织和促成中医界各派的协商和对话,由业界的自我规管和中医药市场自身的供求法则来决定中医的生存与发展。

    安省中医立法的是非曲折,现在众说纷纭;再过个十年、二十年,历史必有公断。但是我作为一名华人,生在这个时代,必须发出属于我自己的声音,不能够让中医在加拿大的发展扼杀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

    保护中医文化,不能愧为炎黄子孙!
     
  5.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專業技能最重要 語言非唯一標準 http://news.singtao.ca/toronto/2013-04-13/city1365840917d4446683.html


    專業技能最重要 語言非唯一標準

    各界支援安省中醫藥針灸委員會秘書長、中醫業者顏建中表示,支援會的立場是支持中醫立法,但更期望看到公平公正、合情合理、令中醫業者感到尊嚴的立法管制。就該會提出的三語管制方案,顏建中指保留中文作為中醫的工作語言,以及允許業者使用中文進行考試是必須且重要。至於處理醫療糾紛投訴、與其他衞生專業的交流等屬技術問題,可以用技術方式解決。
    顏建中(見圖)強調中醫業者在加拿大行醫,改善提高自己的官方語言能力,加強與病人的溝通絕對有必要。要求業者有一定英文程度亦屬合理。規管機構可在業者領牌後,通過繼續教育等方式輔助業者提高官方語言水平。但不應以語言能力代替專業經驗和技能,作為是否獲行醫資格的唯一標準。

    遇醫療糾紛可翻譯病歷

    他表示,現實規管條例的後果是不懂英語就不能行醫,這不僅沒有考慮中醫中藥作為獨立醫療體系的特殊性,也是強人所難設置障礙。另一方面,只要語言熟練,不問中醫專業背景一律可以發牌行醫,不僅對行醫水平高而存在語言障礙的中醫不公平,更對省民健康安全的漠視。他表示中醫藥在安省多年踐行,沒有傳出因語言障礙而導致重大健康事件。一些完全不懂英語但精通醫術的中醫,事實證明並非不能行醫。
    在使用中文書寫病歷方面,如果出現醫療糾紛、管理局需要審查病歷時,顏建中指管理局可要求相關中醫自費找翻譯將病歷譯成英文。需要與其他醫療專業溝通配合時,也可以用這種辦法解決。
    允許使用中文參加考試是另一項必須的公平政策。顏建中強調考試最終目的是確定業者是否具備行醫必須的專業知識和能力,不是考察業者的語言程度。
    顏建中提請公眾注意,現時在中醫業除了眾多挑戰規管、拒絕到管理局註冊的業者、及少數真心配合、支持規管條例的業者外,還有部分懼於執法壓力前去登記,卻對未來沒有信心、感覺苟延殘喘。他們的困擾在於擔心無法在五年後通過專業考試取得永久牌照,認為現時管理局制定的祖輩登記方案不公平。
     
  6.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4.11 安省中医联合会澄清声明 http://www.torcn.com/bbs/deal/19827.html

    4.11 安省中医联合会澄清声明 http://www.torcn.com 发表时间:2013/4/11 17:57:46 editor6 [关 闭]

    今日有媒体报道《中医联合会突延后禁制令诉讼》 ,援引“中医管理局”昨日的声明,声称安省中医联合会(简称联合会)延后法庭颁布永久禁止令,此消息并不符合事实。安省中医联合会就此澄清如下:
    1. 2013.3.27日联合会代表律师已将诉讼材料递交安省高等法院,并获法庭口头指令;2013.4.1日愚人节,“中医管理局”违背法庭指令擅自宣布中医法开始实施,并于2013.3.31日夜间发出所谓“临时牌照”。

    2. 对于“中医管理局”这一违法行径,联合会要求我方律师向法庭要求下达书面临时禁止指令,并已将要求传达法庭;法庭接受要求,并安排我方律师面见当庭法官。

    3. 原定律师上周五或本周一上庭面见3.27日当值法官,后因本周法官一周不在法庭,故改期为下周上庭获取书面指令。并不是如“中医管理局”所说,联合会突然延后永久禁止令诉讼。

    4. 2013.4.9日至11日上午,联合会几位主要负责人因赴温哥华参加联邦政府中医药咨询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不在多伦多,有媒体没有联系上,报道联合会没有回应,造成公众误认为联合会不做正面回应的错觉。

    5. 联合会再次声明,为了安省中医针灸专业的存在和发展,为了上百万依靠中医解除病痛的安省民众,联合会一定会代表安省2000多位中医和患者的利益坚持永久禁止令的诉讼,并相信在多达256条“中医管理局”的违法证据面前,一定会得到法律的公正裁决。任何“中医管理局”与事实不符的声明和企图诱使媒体为其背书的做法只能说明它的虚弱和无知。

    6. 联合会再次忠告安省公众,现有的在“中医管理局”登记并获得所谓“临时牌照”的所有人员,没有一人经过任何中医针灸专业教育和背景审查,也没有一人经过任何中医针灸专业知识和技能的考试或考核,已经被发现有大量非中医、针灸人员混迹其中,对公众安全和健康造成巨大危害。律师会将证据提交法庭。在此提醒公众,为了自身健康和安全,不要以“中医管理局”登记人员为准寻找中医针灸师,应寻找你熟悉的中医师就诊或咨询安省中医联合会,647-800-9518

    安省中医联合会
    2013.4.11
     
  7.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公共事务不容诡辩--再谈中医规管争议的关键症结

    「偷换概念」是政治诡辩的常见招术,浑沌不明之中退「敌」於无形,关键决胜之时常有点晴之妙。但在公共事务的决策及公众讨论之中,玩弄此术最终都会被看破手脚,且造成社会危机及难以收拾的後果,如今在有关中医立法规管问题的激烈对抗之中,却恰出现了这种令人担忧的情况,难道一项公共事务的决策真要推向水火不容、势不两地的地步吗?

    「反对不公平的中医立法规管」与「反对中医立法」,是本质上有根本区别的两个概念,然而在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过渡委员会推出了「安省中医针灸规管」,以及中医界出现强烈反对声浪之後,社会上就弥漫着一种扭曲事实的论调,那即是强加人意的将反对「安省中医针灸规管」简化成「反对中医立法」,这实则是偷换概念的伎俩,不仅严重破坏了赞成与反对「规管」条例两方的互信基础,而且污名化了反对方,造成社会视听的很大误导,使本应公开公平讨论协商的公共议题,变成难以调和的斗争,安省中医联合会也为此另立门户并诉诸法律手段抗争「规管」条例,这就是目前安省「中医立法规管」争议困境的症结所在,对於目前势不两立的对抗困境,立法机构理应承担更大责任。

    立法需公信 而非「自圆其说」

    中医立法规管是项大业,是一具有中华文化传统特质的监管体系,但法规订立如果造成更大社会纷争,不仅失却了监管本意,而且立法公信也会荡然无存。立法机构绝不可推诿责任,更不可回避置疑及扩大冲突。

    作为安省执政党阁员的安省旅游文化厅长陈国治最近在一项访谈中提及,中医规管对民众及中医都有利,真正建立起中医在安省法定地位。陈厅长讲的十分在理,但问题在於现在没人在反对「中医立法」,他讲的大道理都早已是中医界的共识,即使是现在激烈反对「安省中医针灸规管」的团体,他们更是积极支持安省「中医立法」,只是反对目前过渡委员会提出的「规管」内容及程序。难道陈厅长所言意有所指,现在还有人在反对「中医立法」,还是反对「规管」就等同於反对「中医立法」?

    陈厅长同时以中医管理局接受逾2千人考试,逾6百人获得证书等数据,来佐证新「规管」得到民意支持,这实际上也存在逻辑混乱问题。且不论中医师人数比例以及这类考试并不局限於中医针灸师等问题,即使这些获得证书者,都能证明支持新「规管」内容吗?他们都是被动受监管的从业者,新「规管」的严限难道不会令他们「屈从」吗?这些数字无法说明新「规管」就得人心。更甚者,即使现时获得证书者,他们未来面临从业的问题还相当艰难,包括,无中医专业定义,无祖父法条例,无中药配制权,无中文使用权,完全禁止中医药者售卖中药及健康产品,必须使用英文或拉丁文书写病历,限制中医医治部份疾病,必须通过西医占七成的专家组评估等等,这些现实问题都是从业者不可逃避的。


    掌握公权力者必须受到严格监督

    在民主社会中,掌握公权力的立法机构必须受到社会的严格监督,甚至责难批评,因为他们掌握强势主导权,他们握有无比权力,他们必须倾听反对声音,回应置疑,而不是以政治诡辩方式回避矛盾。

    这里无意讨论新「规管」内容对错或是评判具体中医管理内涵问题,孰对孰非需要行业内部的专业共识,现在根本问题在於立法机构有无正视反对声音,积极回应及给予社会公平讨论机会。可惜的是,在这次「中医立法规管」过程中,安省有关部门及「过渡委员会」并未对反对意见做出积极逐项的解疑,如果简单化将反对新「规管」就视为反对「中医立法」,那即是傲慢粗暴立法行为,未来的後患无穷。

    如果推而广之,这类有关少数族裔事务的政策法令制订中,出现「偷换概念」式的诡辩术情况并不偶然,如前段时期多伦多禁鱼翅法案争辩之中,同样出现这种情况,反对立法者被简化为反环保人士,反对不公正立法内容者,即使本身也反对吃鱼翅,同样被概念转化贴上滥杀动物,破坏人类环境的标签。这种问题才是华人社会应警醒之处,因为在海外华人社会成长历史中,立法者往往站上道德制高点上误导视声,罔顾或污名化反对声音,最终造成公众利益的伤害。这不仅会造成法律诉讼的後果,而且很大可能扩展至选票政治的杀伤力,反对团体集结力量以民主权力,对抗推行法规的政党,这种影响力往往更深远。
    中医立法规管唯有遵从专业及共识才是正道,如今造成纷争乱局最该打板子的就是立法机构,不可推诿掌有公权力的重责!
     
  8.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51.ca 论坛的一段对话
    51.ca 论坛的一段对话
    51.ca 论坛的一段对话


    注册中医师 发表于 2013-4-20 10:32
    注册中医师:
    “ 中医治病的范围是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包括默然所罗列的病。。。

    “中医治病的范围是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包括默然所罗列的病。。。“的理解并不正确!

    中医立法所规定的专业范围是:对人类疾病进行中医诊断,中医治疗
    在诊治的病种上并没有限制! , 男女老幼, 内外妇儿, 从出生到死亡都可以.

    两条限制:
    1) 不得实施没有被授予的医疗控制行为, 如外科手术, 西医诊断, 开处方药物等等
    2) 必须准确判断急诊和危重患者, 以免出现医疗事故.”



    老汤姆:发表于19小时之前

    “你说的基本上都是错的,克飞说的对。

    首先,诚如你讲的《中医法》有中医执业范围,但是作为中医法的一部分的regulation和B-law,明确规定了中医和针灸师只能从事中医执业范围中不到10%的病名。为此,我专门给安省卫生厅打电话咨询,并给安省新民主党的卫生事务代表办公室打电话咨询,为什么要将中医执业范围缩小90%以上?

    安省卫生厅助理副卫生厅长办公室回答说,这是所有新规管卫生专业都参照的做法,为了保证公众安全。我又问,我调查了一些新卫生专业的管理局过渡委员会网站资料,为什么除了中医以外的新规管专业都没有将执业范围有所限定缩小,比如自然疗法和顺势疗法,为何唯独中医如此?回答说,考虑到社会已经广泛接受了这两种疗法,而中医是新生事物。我又问,那么针灸呢?它的社会传播度不比顺势疗法差,为什么也要限定?对方无语,后告知,是中医管理局自己的意见。我又问,为什么加拿大BC省中医立法和美国针灸立法都允许中、英双语,而安省只能用英文和拉丁文写病历?对方答,这也是中医管理局自己的意见。

    从安省新民主党的卫生事务代表办公室得到的答复是,该党卫生代表亲自询问过卫生厅长,卫生厅长DEB MATHEWS回答,这是参照护士专业的规管经验,护士专业当初规管时,执业范围不包括一些内容,如今逐步扩大。我又问,据我所知,护士专业是1991年开始规管的,并没有限定原有的执业范围,只是后来考虑到医生的不足,将注册护士的权利部分扩大到可以开一些西药(西医权利),这是规管20年之后的事。那么中医什么时候可以回复到原有执业范围的20%、30%、40%?对方回答说,卫生厅长表示,要治疗专家(西医specialist)审核才可以。我说,您不认为这很荒谬吗?对方回答,我认为是很不合理。

    其次,你的两条限制在数量上差的很远,应该是十几条限制,基本上是处处限制。实际上你们只有两条专业权利,一条是皮下穿刺权,一条是中医诊断权,这两条还是人家联合会的主要负责人在2006年中医立法时号召业界靠抬棺游行争取回来的,否则你们中医一条专业权利都没有,只是评估病人而已,没有任何医疗专业特权。你们丢掉了很多权利,包括中草药的混合配制权(这一条,自然疗法和顺势疗法都有),还有中医推拿中扳法的脊骨调整专业权利(这一条整脊师有),还有很多,不一一列举了。

    实际上,你们中医现在沦落到只是给病人做个身体评估,不能出售中药、配制药膏,针灸只能治治小毛病而已,这就是中医立法的实质内涵。有经验的老中医都被迫退出市场,这个中医还有意义吗?

    作为一个局外人,我况且能够了解个大概,你作为一名中医,对中医法和条例以及你们自身的危局竟然无知到这种程度,我很怀疑像你这样的中医是否经过了基本的高等教育?自己的基本生存权利尚且无法保障,实在是很可悲!”




    http://bbs.51.ca/thread-443562-6-1.html
     
  9.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以前文章的回顾
    安省传统中医正面临重大危机2013-03-24 10:23:32来源:星星生活作者:陈毅然 http://newstar.superlife.ca/2013/03/24/安省传统中医正面临重大危机/

    加拿大安省的中医中药正面临重大危机!少数西方人以“中医过渡委员会”自称,预对整个安省中医进行规管。他们以种种借口和非法的手段,骗取立法审批机构的信任,要把在安省的有着中国几千年文化传统的中医、中药扫地出门,而以西医的解剖针灸代替,他们根本不懂中医理论、经络穴位也不懂中药,还要号称他们是中医师。他们的目的是打着中医的幌子,垄断中医市场,大笔捞钱。他们从头到尾都是在欺骗政府、欺骗民众,是在践踏广大中医执业者的人权。

    安省有很多好中医,我受益的一位擅长中医骨科的医生,几十年的经验和独特的治疗手法,使慕名而来的病人从早排到晚,看病要提前一周预约,十几年来他治好的疑难病症成千上万,这不仅是为众多病人解除痛苦,还为安省节省了大量医疗开销。但是如果按“过委会”的条例要求,只英语不行这一关,他就要改行干别的。这种治疗专科病的老中医在安省有很多,一旦条例最后实施,请问会有多少人失业?会给安省的全民医疗体系造成多大损失和负担?会给安省的民众和海外华人带来多少困难?请问这些问题谁来负责和解决?

    我3月7日参加了“过委会”召开的【注册条例】说明会,有包括两个中医学会的中医和西医400多人参加会议,有多数人并不是中医师,他们是物理治疗师,整骨师和RMT。这些属于加拿大西医范畴,他们是要在加拿大学完专科课程,所以英文不错,他们不是中医,有些人曾是国内的西医。在“过委会”的诱使下,自以为英文好,参加了法律考试就也能拥有中医执照,故纷纷报名,不知自己在被人利用,到头来也是人财两空。有一些老中医在开会不久就愤愤的离去,特别是下午的会场很乱,大家纷纷提出问题,并不断有人质问和揭露组织者设下的圈套,但他们的反应是不理睬、不回答。态度强硬蛮横,给我的感觉是苛刻的条例里充满着谎言和欺骗。仅举几例:

    (一)要求注册者拿出5年内的2000个病人的病历。这其中他们还很不客气的说,你有10年、20年的经验都不要写,没兴趣。虽然条款上写着2000人次,但他们强调说:一个病人无论看了几种病,来过几次,都只能算一个人,看来指的就是人,而不是人次,只是他们概念和逻辑混乱。每个病历要用中医理论论述,再写出中医诊断和治疗方案以及治疗效果,并让每个西医都能看得懂。

    先不说这个西医鉴定者有什么资格怎么能看得懂中医诊断,仅就这2000个病人的病历,如果能在4月1日按要求完成的,那差不多是100%在造假。2000个病人你要沟通,因审查方要抽查,发现没有此人,你将被以造假和欺骗的罪名被除名。你如果每个病人用半小时完成沟通编写一份病历,每天写4小时,2000个病人要用250天,也就是需要8个多月才能完成;若一天编写8小时,也要写4个月。

    我曾在多家西医RMT诊所工作过,我清楚的知道这些诊所聘用的针灸师的收入情况,就连独立开诊的中医如果仅是用针灸看病,连养家糊口都勉强。一个病人一般看一次收费为65元,2000个病人是13万,平均每年收入2.6万;我想每个执业的中医师都清楚除个别极少数老中医外,谁的单项收入也拿不到这么多(“过渡委”要求只许注册一项,或中医或针灸)。再有,“过委会”区区几个人,审理核实上千个医生每人2000个病历的时间应该是多久?这帐大家自己算算你会知道他们完全是在刁难,也是在逼良为娼。

    (二)关于语言和专科。【条例】中明确要求中医要能使用英文书写病历和听懂病人使用的语言进行沟通,讲解者还特别强调你不能要求病人带翻译。有一老中医当场提问说“是不是让我再雇用一名翻译”?回答是“可让你女儿来给你当翻译”,这名老者气愤的说“我女儿吃什么?”其实这老中医实在太老实了,他不甘心自己几十年的经验被否定,但事实是你还走不到找翻译那一步就已经被扫地出门了。

    【条例】的解释人还特别告诉目前从事专科的(说例如皮肤专科)中医注意:你还有特殊规定,你必须还要经加拿大特殊行业委员会的审核批准,否则你不能只治疗一种病,因为要求每一个中医都是一定会治疗“过渡委”规定的52种全科的病,否则你就不够中医的资格。请问,哪个西医是全科的?能治内、外、骨。神经、五官、妇、儿等全部疾病?这不是刁难是什么?

    目前中医科学遍布全世界,西医与中医因原理不同,目前还存在着无法完全沟通的问题,那也各不影响,大家和平共处,取长补短。加拿大一位重要的政府官员曾说:中国人对加拿大的两大贡献,一是修铁路(指太平洋铁路),二是把中医带到加拿大。中医对西医对付不了的慢性病,疑难病和未病的治疗效果是有目共睹的,既然你“过委会”是依仗安省自由党的硬后台要将中国的传统中医文化从安省清除掉,那你就没别盗用中医的名,来行非中医的事。我们中医可以不做,但我们不能出卖中医,更不能看着有人在肆意践踏篡改中国传统文化而不闻不问,中医界的同仁们应携起手来抗议安省卫生厅批准的条例,是“过委会”以非法的手段骗来的。

    (三)关于收费标准。其中两项最不合理的收费,一项是保险,一项是会费。【条例】要求中医师和针灸师每人每项必须上500万的顾客保险,并且一定要从今年4月1日开始到明年5月31日,如果你8月份或是更晚执照才被批准,也要从4月1日开始买足一年的保险;要从明年6月开始买下一年的保险,现有保险未到期也必须重复购买。会费一年要求每人交960多加元。有人问为什么我们比其他相近行业如RMT、物理治疗师等费用交得多得多,她回答风险大。可是这么多年来,我们从未听过也没见过有关中医事故的报道,特别是在加拿大这个法制国家,针灸师和中医师的治疗手法都比中国更保守更谨慎,它的风险几乎是没有。这是地地道道的歧视行为。

    我的RMT朋友保险是保300万,一年的保险连会费两项加起来还不足220元。而管理局却想从中医师中每年发一笔横财,如果按他们开始的标准,宽松到“卖菜的、开杂货店的,以及任何人都能通过法律考试成为中医”的标准算人数,法律考试他们收取每人120元,有1800人考试,管理局收到21.6万元;现在只交注册费和年费每人交1200元给“过委会”,如果都通过的话他们将获取216万元。这就是说,一方面他卡住真正的中医不让你通过,一方面让大量的英文好的非中医过关,他们依然每年能拿到大笔的收入。这不是跟抢钱差不多吗?

    管理局只是区区几个普通人,没有专业学历背景也不是任何医生,凭什么就左右了安省中医界?难道他们的胡作非为还要让有良心的中医沉默吗?而那些不明真相还在跟着一步步走的中医,最后只能是空欢喜一场,而以破财又伤心告终。

    我们能眼看着中国的传统中医在安省就这样消失了吗?今后我们的健康就寄托在西医那些化学的药片上了吗?让那些不懂经络不懂穴位的假中医师给你扎针灸你放心吗?中医是要立法,是要有章可循,是应该通过法律和专业技术考试,但它的特殊性决定了它根本无法也没必要向现有西医、护士等行业统一规管,因为那样的管理方法不仅限制了中医的发展,达不到它特有的养生治病作用,还会给社会带来很大的副作用,这在不少国家都有能查到的经验教训,我们不要再去走弯路。

    我们应该谴责和揭露过渡委员会的造假欺骗行为,团结各方的力量发出正义的声音,将真相公布于众,我们还要借助法律手段将他们的违法行为告上法庭,呼吁社区、民间团体及个人支持中国传统中医继续还它应有的地位,让它在安省生存发展。

    一名普通执业者-陈毅然
     
  10.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英国中医师学会给安省中医联合会的声援信 http://www.torcn.com/bbs/deal/20099.html

    英国中医师学会给安省中医联合会的声援信


    http://www.torcn.com 发表时间:2013/4/23 8:18:27 editor6 [关 闭]
    加拿大安省中医联合会的中医同仁:
    你们好!
    我们收到我会会员转发来的贵联合会关于安省中医维权行动的呼吁书,了解到你们对当局中医立法和注册规章的不合理内容的反对立场,以及积极主张合理诉求,保护广大中医药从业者合理权利所作出的努力。我们对安省中医立法和注册局势表示深切的关注,对贵联合会的正当诉求表示坚决的支持和大力声援!

    中医学是中国人民几千年来创立和发展完善的伟大的医疗保健科学,她具有独特的理论和技术体系,已被几千年和现行的医学实践证明是行之有效并且安全的医疗保健方法,对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和身心健康作出了巨大贡献。她不仅对很多慢性疾病有良好的疗效,乃至对多种重症、急症和传染病的也可起到不可忽视的治疗作用,例如增加中药干预的治疗方案就明确地降低了SARS 患者的死亡率。随着中医学传播到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她正在为世界人民的健康做出新的贡献。它是目前世界上传播最广的传统医学,在很多国家被作为主流医疗保健体系的有效补充,为众多的患者提供了良好的医疗保健服务,为他们解除了病痛,并得到越来越多的肯定和认同。

    前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地区医学官员和顾问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陈恳教授对此作过总结,除了越来越多民众的认同和政府的关注,“中医的广泛使用也引起国外科研机构的重视,...纷纷开展对中医,中药和针灸的研究。 … 1997 年,美国国立卫生院举行针灸听证会(NIH ConsensusDevelopment Conference on Acupuncture)...对针灸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作了客观的科学评价。会后,专家团发表了一个权威的声明。声明中除了认可针灸在美国已经被广泛的应用外,更指出有较强的研究证据支持针灸使用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世界卫生组织注意到传统医学在世界上很多国家中为众多人口提供健康医疗服务现象。而中国政府对中医的支持和中医在中国医疗服务体系中广泛应用的成功经验也引起了世界卫生组织的注意。早在1977 年与1987 年,作为世界卫生组织的决策机构 - 世界卫生大会在其第三十届和第四十届上,分别通过决议,承认传统医学作为社会遗产,在发展中国家卫生健康领域中,发挥着重要作用。1991 年第四十四届世界卫生大会再次重申传统医学在发展中国家的贡献。”“2001年,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地区委员会第52次大会通过了西太区传统医学战略规划...2005 年,世界卫生组织总部制定了全球传统医学的战略,在全球范围内收集植物的药用价值,制定传统医学科研方法,提倡合理地使用传统医药。”这充分说明中医学(包括针灸、中药和其它传统方法)在世界范围的推广和使用得到了民众、学术界和世界卫生组织的肯定。

    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家政府注意到民众对中医的兴趣和中医在为民众提供医疗保健服务的潜在价值,意识到中医行业的不断扩大所带来的管理需求,开始制订有关中医的政策这些立法的初衷是值得肯定的,对于有利于公众安全和健康、有利于促进中医执业规范化和高水准执业的管理措施,各地中医从业者和众多行业协会也愿意积极配合其建立合理的立法程序和注册程序。

    但由于对中医学的认识的片面性和出于对本地现有类似行业的利益保护,乃至被一些中医业界内部或外部动机不纯的人员的误导,很多国家和地方政府的中医立法或注册规定严重忽视了中医学和中医诊疗实践本身的科学规律,致使立法内容或注册规定呈现简单化和粗暴化的趋势,粗暴分割中医治疗手段的完整性,肆意剥夺中医师合理的诊疗实践权利。这如同禁止一位外科医生使用手术刀和麻醉剂,却要求其保证手术治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是非常荒谬的。我们坚决反对任何此类的所谓立法和注册方式,因为它既不能保证在其规范下的中医诊疗的有效性,也不能保证广大患者的利益和安全,并且严重损害了中医业者的权利和利益,损害了中医行业的健康发展,是有违立法和管理的根本初衷的。

    英国中医行业和在英的中医执业者也同样面临着与政府部门管理注册的方向性意见分歧。我学会在马伯英会长的领导下,一直在进行合理的诉求和积极的努力。2002 年英国卫生部开始组织立法工作组进行中医立法准备,广泛听取中医界意见,马伯英会长和其他业界有识之士坚持中医的独立性,坚持不做牺牲行业利益的妥协,终于在2005年2 月获得卫生大臣代表卫生部宣布中医师将独立于草药师之外进入注册。但之后由于政府立法态度出现摇摆,立法进程一度被搁置。更由于政府内阁的换届和政策的改变,2012年卫生部决定将把中医师按草药师进行注册。

    为此,马伯英会长代表我会全体会员于2012 年10 月和今年3 月两次致信首相、副首相和卫生大臣,表达了中医业界对政府政策摇摆和改变的困惑和意见,呼吁信回顾了既往立法准备的过程和结果,指出无视中医学科的独立特点和综合的实践内容,把中医师削足适履地等同欧洲草药师注册是完全不合理的注册方式,将无益于保护公众的利益和安全,无益于中医行业的规范管理和健康发展。我们呼吁当局重视中医学科和实践的独立性和独特性,倾听广大中医执业者的合理诉求,坚持中医师独立注册的方向。我们的诉求得到英国上议院议员Lord Bates 爵士的书面支持,众多患者签名支持我们的呼吁和对中医行业的合理保护。我学会已得到回复,信函已转达到相关部门,我们正密切关注着事态的动向。

    4月20日,作为英国中医联合组织Chinese Medicine Council的成员,我会代表即将参加CMC 的论坛,与其他协会共同再次对当局发出我们的合理诉求和呼吁,争取注意和倾听,争取合理的反馈。我学会将一如既往,坚持保护中医行业利益和保护会员及广大在英中医从业者利益的底线,为中医行业获得一个合理的管理方式和中医行业在海外的健康发展而据理力争。

    放眼全球,一些国家,例如瑞士,比较妥善地处理了公众需求、患者安全、执业者权益、行政管理需求、卫生经济学等方面的关系,使中医业的管理良性地协同于现行医疗保健体系,中医执业和中医从业者得到了法律的肯定和保护,中医业健康规范的发展得到了保障。有的国家当局,如澳大利亚,通过与中医行业的充分沟通和相互理解、妥协,得到一个各方都能基本接受的立法方向,立法的效果也可以说是好的,保障了国家、公众、中医业界等各方的基本利益和行业的健康发展。但在一些国家和地区,类似贵联合会和当地广大中医师所遭遇的情况,当局采取简单粗暴的方式,无视公众的服务需求,无视行业实践的特点和学科规律,无视广大从业者的权益,其立法或规范的结果带来的是诸多的困惑和矛盾,是绝对不利于社会公众和行业的,终将损害相关各方的利益。因此,我们呼吁相关的政府部门,本着保护各方利益的公平原则,本着尊重中医学科自身规律的科学原则,本着规范和合理的行政管理原则,认真倾听中医行业从业者的意见和呼声,充分考虑中医行业健康发展对社会和民众的积极贡献,使立法注册程序和内容真正能够保障公众安全、保障中医从业者权益、保障中医行业规范和健康发展,获得双赢效果。

    我们充分了解在海外争取中医行业和执业者合理权利和利益斗争的长期性和艰巨性。但我们相信,只要我们全球的中医界团结起来,共同努力,以做好中医行业自身的纯洁自律和高标准服务为前提,坚持不懈地争取合理的法律承认和执业权利,无论道路多么曲折,中医行业的将来必将是光明灿烂的。因为我们坚信,伟大的中医学是人类宝贵的传统遗产,是经得起考验的实践医学,必将独树一帜,造福全球,她在各国民众中的声望必会日渐昌隆,赢得民心,亦最终得到学术界和管理当局的肯定和尊重。

    感谢你们为中医学在海外的传播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和为广大中医师的争取合法权益所作出
    的积极努力!

    祝贵联合会和广大中医师的合理诉求获得胜利!
    我们支持你们!
    英国中医师学会
    Federation of TCM Practitioners (UK)
    二〇一三年四月十八日
     
  11.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评陈国治厅长对中医的言论

    评陈国治厅长对中医的言论









    一名中医针灸业者--甄鈡伊


    刚过去不久的4月1号,陈国治在一篇关于安省中医针灸规管的访谈中讲:“中医立法实施规管将為省民提供更安全的医疗服务,并為中医界开创一片崭新天地。”听起来十分美妙。但实质上他在混淆视听。首先我们应该看清楚安省中医法到底是一部有利于安省民众的好法,还是一部扼杀安省中医针灸和危害安省民众的恶法?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无法评判拥护立法和批评法案条例存在重大谬误两种完全对立观点的孰是与孰非,谁对和谁错!


    这部法对于安省中医界有着极大的欺骗性和毁灭性。它的欺骗性在于它给了安省中医界一顶“医生职称”的桂冠,成了安省中医界的救世主,这个橄榄枝使得当时大多数安省中医针灸业者以为从此“郎中”地位高贵,受人尊敬,欢呼雀跃,不亦乐乎!殊不知这部中医法暗藏杀机,处心积虑要扼杀安省的中医针灸。杀机之一就是:自由党为要捞取更多的选票,在这部中医法里不但不给中医针灸做出明确科学的法定专业定义,反而给了其他7个卫生专业豁免权,让这7个卫生专业可以不受中医法的监管地做针灸。


    正因为有着暗藏杀机的安省中医法这把“尚方宝剑”,管理局过渡委员会才敢如此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欺压安省中医,竟然用“通过法律和安全课程考试和5年2千诊次”的荒唐标准来让那些已经有了他们本专业证书、人数10倍于安省中医针灸业者的其它专业人士蜂涌进入管理局注册,鸠占鹊巢,把安省中医界几乎来个“一锅端”。以上就是安省中医立法规管过程中出现的不合理和歧视现象。难道陈国治不知道吗?他心知肚明,他就是要把自由党的利益放在省民众的利益之上。这和燃气电厂改址丑闻(为了某个区的选票而临选前改厂址,用数以亿计的纳税人公帑买单)的手法如出一辙,所谓“保护公众利益”只是他们的幌子!


    陈国治说:“随著中国国力上升,中华民族的復兴,中华文化也在走出国门。中医也是博大精深中华文化之一部份,当然这一文化不同於歌舞书画等艺术做欣赏,中医是治病的。中华文化培育出华佗、扁鹊、张仲景及李时珍等中医中药大师,对世界文明做出了贡献。世界现已经成為一个地球村,中医也可以传扬到海外,逐步获得世界各地人民的认识和承认。”按照4月1号生效的安省中医针灸规管条例,华佗、扁鹊、张仲景、李时珍和他们的传人---安省众多的中医针灸业者都将会因为不懂英/法文而不能合法行医,无法继续对世界文明作贡献。又如何能实现陈国治口中的“弘扬中华文化”?


    陈国治还说:“中医立法的好处之一,在于这代表了安大略省承认中医。承认之后才可以更利於中医的推广和传扬。承认中医对安省人民的健康起到促进作用,让中医可以和其他医疗行业一样堂堂正正行医,让更多的省民认识和瞭解中医,中医界人士将大有作為”。陈厅长,我们中医界欢迎和支持立法!但是我们决不支持侮辱和欺凌我们华人的中医法!自由党立的安省中医法,没有中医针灸定义,抽掉了中医针灸的精髓,只剩一个空壳,难道这就是陈厅长的所谓对中医针灸的承认?规管后中医不能再诊治中医擅长医治的病种,不能再在自己的诊所出售中药,不能再用中文记录病情疗效,难道这就是陈厅长恩准的“堂堂正正行医”?


    陈国治表示,很多人说要让中医发扬光大,走向世界。但走向世界就需要让中医溶入其他国家,让全世界其他国家的人民接受中医,认可中医的治疗。这就必然需要通过当地的语言,与当地主流社会沟通,让主流瞭解中医的作用,比如在西班牙需要通过西班牙的语言,在法国需要有法国的语言,在英国需要有英国的语言。如果言语一句不通,如何能让别人接受或认可你的治疗?如何走向世界?陈厅长的话确实是够冠冕堂皇的。但是不要忘了,中医针灸是一门专业,专业就要有专业语言。西医专业的老祖宗语言是拉丁文,他们的处方是拉丁文,写病史可以用拉丁文。那么为什么安省中医不能用用中医学的老祖宗语言——中文来写病历和开药方呢?


    1915年9月30日,中国大总统袁世凯签署了一项法令,无论医学、药学还是兽医学,都要完全参照西方的标准。看来现在陈厅长对此是不是举双手赞成?“走向世界”固然需要语言,但是这中间有主次之分!中医针灸是专业,当然专业技术至高无上,不能替代。请问一个对中医针灸只有三脚猫水平的能讲流利英法文的人,难道可以将中医针灸推向世界?白求恩大夫不会讲中文,可是他的手术刀抢救了很多抗日战士,八路军战士接受和认可白求恩的治疗,白求恩大夫和他的高明医术走向中国了!难道陈厅长你竟然连这样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


    陈国治继续说:“中医立法同时也是对全省省民的安全保障。医生是医人的,病人需要知道医生是否有执照。在加拿大和安省,医疗制度非常重要。医生、护士、牙医和各种专科医疗专业都有自己的管理局(College),这些医疗行业的管理局在安省有二十多个,负责註册、发放牌照、制订规范和守则、惩治违规人员、以及人员的业务提高等。医疗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因此对操守也是重点关注”。他说,其实大家都知道,安省中医界良莠不齐。经规管之后给合资格的中医和针灸师发牌,将中医规范化,保障省民获得安全、适当以及合乎规范的服务,这是好事。


    请问这样一部歧视安省中医的法令难道是对全省省民的安全保障?一个没有中医针灸定义的法会是安全的?安省公众和中医界都寄希望于过渡委员会,企盼这个省卫生厅委托的机构能够在以后的几年里广泛倾听业界和公众的声音,制定合理可行的实施条例,以弥补2006年立法中的不足之处,这就是安省中医界的底线!现在的这些手执安省管理局发放的针灸牌,根本没有接受过专业审核,说他们是一群“乌合之众”又有何不可?没有进行专业审核就发放专业牌照,是不是对安省公众的健康的威胁?难道陈厅长认为合理合法?如果厅长大人仍然坚持己见,那么与卖红薯的的乡下佬又有什么区别?


    安省那么多的经验中医针灸师在4/1/2013后纷纷被迫宣告停止营业,难道也是子无虚有的?厅长大人你看到的事实难道是在“爪哇国”而不是在安省?
    被问及一些人士反对中医立法的原因為何。陈国治表示,他不是安省卫生部长,也未曾担任中医立法委员会成员,只是从新闻上看到对中医立法的报道。他与很多中医界人士有广泛接触,觉得反对人士并不代表业界的全部,有相当多的中医人士支持立法规管,并在过程中提出正面的建议,对中医立法和规管条例很有信心。


    古往今来兼听则明!陈国治拒绝与批评人士对话,拒反对声音于千里之外。陈厅长根本无心倾听不同意见,你凭什么声称“有相当多的中医人士对中医立法和规管条例很有信心”?


    陈国治说,从传媒各种报道看,他认為有关中医立法的反对声音,与保守党凡事反对的方式很相近。安省保守党上次是尚未阅读财政预算就声言反对,今年则是预算案尚未製定就表明反对,已经以「Dr. No」而著称。


    自相矛盾!陈厅长自己说“最终在保守党、新民主党和自由党的支持下於2006年12月正式成為法律。”既然陈厅长公开承认保守党没有反对中医立法,为什么陈厅长要把保守党「Dr. No」,强加在中医法上呢?陈厅长是不是在偷梁换柱,玩概念游戏?


    安省中医界反对的是中医法中和安省中医规管过程中的不合理和歧视性条款,而不是立法本身!安省中医界赞成立法,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但是我们不赞成扼杀安省中医针灸!不赞成让懂英法文而对中医针灸略知皮毛的江湖骗子来危害安省民众的健康!


    陈国治表示,多年以来,反对人士又是抬棺游行、又是扬言中医立法「灭绝中医」,「置中医於死地」,让省内2000多名中医业者失业。然而到了今日,事实胜於雄辩,目前水落石出的数据显示,中医管理局至今已有超过2000人接受法律考试且大部分通过,已有超过2000人登记,超过600名以获得证书,…….


    陈国治是怎么知道已有超过2000人接受法律考试且大部分通过?是道听途说还是经过认真调查研究后得出的结论?
    如果是道听途说,陈国治又这么郑重其事地宣告,那么厅长大人你的政绩确实不咋的。如果是你经过调查后得出的结果,那么我告诉你,你的结论是丑闻!据我们所知,不止一个人,他们参加法律考试,但是他们以前和现在根本不是安省或者其他省份的健康工作者!这岂非滑天下之大稽!?陈厅长难道这是你所期盼的安省卫生厅的政绩?


    此外大批非中医针灸专业的其他健康专业人士蜂涌去参加法律和安全课程考试,按照安省其他健康专业人士2万人的保守估计,他们人数是安省中医界人士的10倍,由此来推算这2000人去参加管理局的法律和安全的考试,那么安省中医界去参加法律和安全的考试大约是180余人,所以就清楚解释了近来一段时间,那些安省中医界的低头哈腰人士,纷纷向中医业者打电话,忽悠他们去参加管理局的考试!就是说安省中医界近90%的人士没有去参加管理局的法律和安全的考试!陈厅长是消息灵通人士,不会不知吧?


    陈国治表示,中医规管将让病人有信心,也让保险公司有信心。中医获得承认之后,业界的前景将非常广阔。当前的挑战,就是需要一个团结的声音。他希望业界拋弃私利和政党争斗,為中医在加国的传扬而共同努力。


    我们很遗憾地告诉你——陈厅长,病人对现在的中医规管没有信心,因为很多拿到牌照的人并不是真正的中医针灸业者。保险公司将面临无数的投诉! 总之我们认为陈厅长对安省中医的规管有不实之词,没有站在安省民众的立场讲话,带有明显的自由党意识,不分青红皂白就讲党话,根本没有为民请命!回家卖红薯可能是最好的路,是吗?当前的挑战就是安省中医界团结起来,将安省管理局的不合理和歧视性的规管取缔!
     
  12.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

    张关亮冰突然退休 业界评价两极分化


    加国无忧 51.CA 2013年4月24日 18:39 来源:本网记者 作者:萧山 [ 加大字体缩小字体 ]
    .Rbt359 { display:none; }.Bug334 { color: #F9F9F9; font-size: 0px }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注册总监张关亮冰(下图)今天突然宣布退休,虽然张关亮冰退休已经在业界传的沸沸扬扬,但是正式退休的消息传来,还是令不少中医界人士感到愕然。
    加国华人网上家园 - 51.CA



    她的退休日期是5月31日。但她将继续担任管理局的顾问。
    无忧资讯



    管理局周三傍晚通过新闻稿发布这个消息。新闻稿引用管理局主席索伯哈妮(Joanne Pritchard-Sobhani)的说话称﹐张关亮冰「在安省规管医疗系统方面﹐具有专长、理解和广博的知识﹐我获得她这方面经验和过渡委员会多年的分享﹐深感荣幸﹔她给了我们为安省中医和针灸业者做出重要决定所需要的信息和背景」。

    她表示﹐张关亮冰对于公众利益具有激情﹐追求卓越﹐并富有个性的力量﹐这些令到整个安省中医界获益。

    她继称﹕「我们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的同仁都会想念作为注册总监的她。但是﹐我们仍可倚重她作为一位顾问的服务﹔与此同时﹐我们祝愿她进入生活新阶段时转换顺利」。

    新闻稿称﹐张关氏退休后将和家庭共度更多的时光。

    张关亮冰是香港移民。曾在香港担任管理和大学专上任教的职位。1993年开始出任安省牙医局注册总监。

    张关亮冰在医学专业注册立法行业拥有20年的丰富经验,2007年开始,她担任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过渡委员会注册总监,期间经历了中医立法的艰难阶段,虽然遭到很大阻力,却坚持下来,令安省中医法于今年4月1日正式实施。

    全加中医药针灸协会会长程昭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曾经与张关亮冰同过事,感觉上她是个做事非常认真的人;

    加拿大中医联合会共同主席李嘉则称,张关亮冰从2007年担任过渡委员会注册总监以来,对安省中医立法基本上没有起到正面的作用。 无 忧 网 - 51



    [​IMG] 加国 无忧 51.CA
     
  13.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誓不罢休:安省中医联合会号召中医师团结起来!发布: 2013-4-26 15:48 | 作者: - | 来源: 安省中医联合会 |
    http://newnews.ca/?action-viewnews-itemid-98018

    http://www.torcn.com/bbs/deal/20188.html


    各位医生,


    从明天开始,我们将全力动员社会力量来支持中医维权,具体工作之一就是签署“请愿书”。签署的意义在于不但表达业者,更是表达公众的关注和对不合理规管的反对。事实已经很明显,被利益集团操控的中医管理局是企图在安省消灭中医的工具。只有法律上彻底击败它,民意上彻底孤立它,政治上给安省自由党少数政府足够的压力,才能最终阻止这一灾难的发生,才能挽救中医行业和2000多中医的生存、维护百万患者的求医权。

    我们要让公众知道,目前的中医问题不仅仅是一个专业歧视和吞并问题,也是剥夺百万公众求医权的问题,更是企图消灭华人文化的种族歧视问题,这是整个华人社区的大事。我们要动员所有我们身边的病人和朋友,不分族裔的来支持我们的请愿信签署工作。我们的保守目标是在4月底前,签署到1万份;到5月底前,签署到不少于5万份。我们有2000医生,每人动员病人朋友100人,就应该是20万份,如果能够签到这个数量,中医规管问题会迎刃而解。我们中医界要通过这次运动,来一个新生,让全社会重新认识中医专业人士的形象,认识华人社区的力量!赢得公众的尊重。

    附件一是正式的请愿签名信。附件二是他的中文翻译。附件三和四是中英文说明。你可以将附件一打印出100份。附件二、三、四各打印一份或若干份,放在诊所留给病人朋友看。请愿信是每份一人签名,地址栏是必填项目,邮政编码不可缺少;姓名要写清楚。

    安省中医联合会已经印刷出5万份请愿信,所有需要的医生和各界人士可以直接去学会领取。
    地址:3195 Sheppard Ave East,2nd Floor
    Scarborough, ON M1T 3K1


    注意: 所有签名的请愿信原件都必须送回到联合会,以便整理送交法庭和议会。因为议会和法庭不接受网上电子签名和传真件,所以麻烦各位医生一定做到保存好原始签名请愿信,你可以复印一份副本保存,以便和当地议员联系。联合会将在会址放置一台大型复印机,免费提供请愿信的复印。大多地区,凡是个人或小组签名超过500份的,我们可以派专人来领取。对于多伦多以外的地区和城市,我们稍后会公布当地的专门负责人、地址和联系电话、e-mail,以便大家就近获得帮助。请关注你的邮箱或中医联合会网站通知,www.FOTCMA.com

    对于上当受骗去管理局登记临时牌照的部分中医人士,我们也欢迎你们共同来努力征集签名。未来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中医而不是做奴隶。我们知道,其实你们心里也是希望中医能赢。

    自从前天召开联合会骨干工作会议之后,不到二天时间,就已经有12位医生,每人征集到超过100份公众签名请愿信,对此我们表示由衷的钦佩和敬意!大家继续努力,胜利一定会到来。

    安省中医联合会
    2013.4.21


    Hi , all Doctors,

    Please send the Petition and explanation letter to all your friends and our TCM Doctors and Acupuncturists.

    Note: one person one petition. Please leave the copies in hand and deliver the original to FOTCMA address: 3195 Sheppard Ave East,2nd Floor,Scarborough, ON M1T 3K1. The FOTCMA will take all petitions with Chinese Community leaders and patient representatives and other Human Right organizations of Canada to Parliament on end of this month. The news release will be hold there to all of mainstream medias and all MPPs. So we hope we can collect more than 10 thousand petitions at that time. And 50 thousand before the end of May. If anybody or a group can sign over 500 petition, we will come to pick up.

    Regards,

    Federation of Ontario TCM Associations
    April 21,2013

    以下为附件:
    Petition
    Please Stop the Current Regulation o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Practice

    To the Legislative Assembly of Ontario:
    WHEREAS, Ontario Regulation 27/13 will effectively destroy the practic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CM) in Ontario, leaving countless patients with limited or no choice in managing their personal health.
    WHEREAS, OR 27/13 requires that a) TCM records and prescriptions must appear in English, French or Latin, resulting in miscommunication which could be harmful to patients. b) More than 90% of common ailments can no longer be treated by TCM doctors c) TCM doctors cannot sell their essential herbal medications and supplements d) They must acquire an extensive knowledge of western medical theory, whereas western doctors "qualify" in TCM after only dozens hours' training.
    We, the undersigned, petition the Legislative Assembly of Ontario as follows:
    We call on the Government of Ontario to uphold the long-held status, and value to the community, of verifiably licensed TCM doctors. And immediately stop and review the current destructive regulation. At the same time, we urge an innovative and fair regulation designed to protect and benefit both patients and practitioners.
    Name(printed)
    Signature
    Address(Address, City, Postcode)
    Email(printed)
    TCM Patient Y / N






    請願信
    促安省政府聽取民意,立即取消對損害病人利益及安全的
    不平等安省中醫管理條例(第27/13條例)

    根據管理條例,中醫藥方和病歷必須用英,法或拉丁文。中醫是完全獨立的醫療體系,絕大多數的藥方和病歷翻譯成另一種語言后將毫無意義甚至荒唐。這是對病人非常不負責的做法,同時導致的后果就是中醫無法繼續在安省行醫。
    根據管理條例, 中醫目前可以治療的病種的90%都被禁止。中醫作為補充現有醫療健康系統的不足,一百多年來在加拿大一直是病人自我的選擇,中醫的療效起到了極大的作用。而目前的條例強行剝奪病人選擇中醫服務的權利,這完全是安省政府對病人不負責的做法。
    根據管理條例,中醫被強行剝奪銷售中草藥及保健品的權利。中草藥作為中醫行醫的一個必備條件,幾千年來一直是中醫有效針對每一病患治療的重要療法。無藥中醫如何治療病人。
    根據管理條例,中醫必須大量了解一套完全不同的西醫理論,而西醫簡單學習幾十個小時就可以拿到中醫的執照,這是完全損害中醫質素,妄顧病人安全而不負責任的做法。
    根據如此管理條例,即使獲得營業執照,中醫也將無法再服務社會。“違規”中醫將被罰款25,000—50,000和/或2年監禁,比販毒罪更為嚴厲。這條例將直接導致所有安省中醫的覆滅,也同時強行剝奪病人的選擇。
    安省政府及管理局長期以來無視中醫界的強烈反對,強行推出這一條例,是對所有中醫病人的蔑視,是對中醫作為一種獨立的體系和中華文化的蔑視。
    我們要求安省政府正視安省中醫的生存現狀,保障中醫病人和醫生的合理權利,立即取消目前的管理條例,重新面嚮中醫,面嚮病患,從科學合理的角度重新制定中醫管理條例。我們歡迎合理的規管,但是我們堅決反對這種極度歧視中醫,企圖消滅中醫的做法。
    我們邀請所有社會的正義人士,請您向安省省長,安省衛生廳長,及您的省議員寫信,打電話,發傳真呼吁停止這一極度歧視的管理辦法。請廣泛傳播這份請願書,呼吁大家共同維護安省病人和中醫的正當權益。
    我們代表安省中醫界感謝您的支持
    電話聯系:416-627-8558
    網址:www.FOTCMA.com


    请愿书
    (翻译大意)

    请求停止现行关于安省中医规管条款:

    安省条款27/13将损害中医(TCM)的执业,将使无数病人健康问题的解决的选择受到限制,或无从选择。

    安省条款27/13要求:

    a) 中医病历和处方必须以英文、法文或拉丁文书写,由此导致的误解可能对病人是有害的;
    b) 90%以上的常见病将禁止由中医医师治疗;
    c) 中医医生将不允许出售主要的中药和滋补药;
    d) 中医医生必须具有广泛的西医知识,而西医医生经几十小时的培训即可获得中医的资格。

    以下签名者请求安省政府有关部门:
    维持长期以来保持的现状,支持社团的价值以及保护持有有效执照的中医医生。立即中止并重新审查现行的对行业具有破坏性的法规。同时,我们敦促建立新型的和公平的管理条款,以保护和惠泽病人和执业者。

    (以下为签字)

    Petition
    Please Stop the Current Regulation o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Practice which will effectively destroy the practice
    To the Legislative Assembly of Ontario:

    WHEREAS, Ontario Regulation 27/13 is a draconian measure which will effectively destroy the practic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CM) in Ontario, leaving countless patients and adherents with limited or no choice in the matter of their own health management and well-being.

    WHEREAS, Intervention by the LAO is sought, in order to maintain the integrity and safeguard the ancient and proven methods of legitimately qualified TCM practitioners; at the same time, the appropriate, reasonable and fair protection of both the public and practitioners must be ensured.

    WHEREAS, OR27/13 requires that a) TCM records and prescriptions must be written in English, French or Latin. Due to the unique nature of both the practice of TCM and the Chinese language, much of the meaning of these scripts will be lost in translation, to the potential peril of patients. b) TCM doctors are deprived the right to treat in excess of 90% of health-related conditions. c) TCM doctors are forbidden to sell Chinese herbal medications and health supplements, which has been integral to the TCM doctors for centuries. d) TCM doctors must acquire an extensive knowledge of western medical theory. Obversely, western doctors may "qualify" in TCM after only decades of hours of instruction. This is not only adulterates the quality of Chinese medicinal practice but also jeopardize to the safety of patients. e) Bona fide, licensed TCM doctors will be barred from serving most current patients which actively seeks them out. Failure to comply will result in fines from $25000 to $50 000 and/or a two-year prison sentence.

    We, the undersigned petition the Legislative Assembly of Ontario as follows:
    We call on the government of Ontario to recognize, respect and maintain the long-held status and value of verifiably licensed TCM doctors, and immediately strike down the current destructive regulation. At the same time, we urge an innovative and fair regulation designed to protect and benefit both patients and practitioners.
    Please widely spread this information and support us and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Practice in Ontario
    Contact:Dr. Jia Li
    Tel: 416-880-3546
    Email: office.fotcma@gmail.com
     
  14.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15.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news.comefromchina.com/threads/1199450/page-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