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中医立法将走向何方? 安省中医界之乱 省卫生厅应该反省了! 论中医病历用英语书写的不可行性 ! 中医法生效应缓行

本帖由 静悄悄2013-01-25 发布。版面名称:医药健康

  1.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评陈国治厅长对中医的言论
    http://newnews.ca/?action-viewnews-itemid-97962


    评陈国治厅长对中医的言论发布: 2013-4-25 09:16 | 作者: 甄鈡伊 | 来源: 网名来稿 |

    一名中医针灸业者--甄鈡伊

    刚过去不久的4月1号,陈国治在一篇关于安省中医针灸规管的访谈中讲:“中医立法实施规管将為省民提供更安全的医疗服务,并為中医界开创一片崭新天地。”听起来十分美妙。但实质上他在混淆视听。首先我们应该看清楚安省中医法到底是一部有利于安省民众的好法,还是一部扼杀安省中医针灸和危害安省民众的恶法?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无法评判拥护立法和批评法案条例存在重大谬误两种完全对立观点的孰是与孰非,谁对和谁错!

    这部法对于安省中医界有着极大的欺骗性和毁灭性。它的欺骗性在于它给了安省中医界一顶“医生职称”的桂冠,成了安省中医界的救世主,这个橄榄枝使得当时大多数安省中医针灸业者以为从此“郎中”地位高贵,受人尊敬,欢呼雀跃,不亦乐乎!殊不知这部中医法暗藏杀机,处心积虑要扼杀安省的中医针灸。杀机之一就是:自由党为要捞取更多的选票,在这部中医法里不但不给中医针灸做出明确科学的法定专业定义,反而给了其他7个卫生专业豁免权,让这7个卫生专业可以不受中医法的监管地做针灸。

    正因为有着暗藏杀机的安省中医法这把“尚方宝剑”,管理局过渡委员会才敢如此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欺压安省中医,竟然用“通过法律和安全课程考试和5年2千诊次”的荒唐标准来让那些已经有了他们本专业证书、人数10倍于安省中医针灸业者的其它专业人士蜂涌进入管理局注册,鸠占鹊巢,把安省中医界几乎来个“一锅端”。以上就是安省中医立法规管过程中出现的不合理和歧视现象。难道陈国治不知道吗?他心知肚明,他就是要把自由党的利益放在省民众的利益之上。这和燃气电厂改址丑闻(为了某个区的选票而临选前改厂址,用数以亿计的纳税人公帑买单)的手法如出一辙,所谓“保护公众利益”只是他们的幌子!

    陈国治说:“随著中国国力上升,中华民族的復兴,中华文化也在走出国门。中医也是博大精深中华文化之一部份,当然这一文化不同於歌舞书画等艺术做欣赏,中医是治病的。中华文化培育出华佗、扁鹊、张仲景及李时珍等中医中药大师,对世界文明做出了贡献。世界现已经成為一个地球村,中医也可以传扬到海外,逐步获得世界各地人民的认识和承认。”按照4月1号生效的安省中医针灸规管条例,华佗、扁鹊、张仲景、李时珍和他们的传人---安省众多的中医针灸业者都将会因为不懂英/法文而不能合法行医,无法继续对世界文明作贡献。又如何能实现陈国治口中的“弘扬中华文化”?

    陈国治还说:“中医立法的好处之一,在于这代表了安大略省承认中医。承认之后才可以更利於中医的推广和传扬。承认中医对安省人民的健康起到促进作用,让中医可以和其他医疗行业一样堂堂正正行医,让更多的省民认识和瞭解中医,中医界人士将大有作為”。陈厅长,我们中医界欢迎和支持立法!但是我们决不支持侮辱和欺凌我们华人的中医法!自由党立的安省中医法,没有中医针灸定义,抽掉了中医针灸的精髓,只剩一个空壳,难道这就是陈厅长的所谓对中医针灸的承认?规管后中医不能再诊治中医擅长医治的病种,不能再在自己的诊所出售中药,不能再用中文记录病情疗效,难道这就是陈厅长恩准的“堂堂正正行医”?

    陈国治表示,很多人说要让中医发扬光大,走向世界。但走向世界就需要让中医溶入其他国家,让全世界其他国家的人民接受中医,认可中医的治疗。这就必然需要通过当地的语言,与当地主流社会沟通,让主流瞭解中医的作用,比如在西班牙需要通过西班牙的语言,在法国需要有法国的语言,在英国需要有英国的语言。如果言语一句不通,如何能让别人接受或认可你的治疗?如何走向世界?陈厅长的话确实是够冠冕堂皇的。但是不要忘了,中医针灸是一门专业,专业就要有专业语言。西医专业的老祖宗语言是拉丁文,他们的处方是拉丁文,写病史可以用拉丁文。那么为什么安省中医不能用用中医学的老祖宗语言——中文来写病历和开药方呢?

    1915年9月30日,中国大总统袁世凯签署了一项法令,无论医学、药学还是兽医学,都要完全参照西方的标准。看来现在陈厅长对此是不是举双手赞成?“走向世界”固然需要语言,但是这中间有主次之分!中医针灸是专业,当然专业技术至高无上,不能替代。请问一个对中医针灸只有三脚猫水平的能讲流利英法文的人,难道可以将中医针灸推向世界?白求恩大夫不会讲中文,可是他的手术刀抢救了很多抗日战士,八路军战士接受和认可白求恩的治疗,白求恩大夫和他的高明医术走向中国了!难道陈厅长你竟然连这样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

    陈国治继续说:“中医立法同时也是对全省省民的安全保障。医生是医人的,病人需要知道医生是否有执照。在加拿大和安省,医疗制度非常重要。医生、护士、牙医和各种专科医疗专业都有自己的管理局(College),这些医疗行业的管理局在安省有二十多个,负责註册、发放牌照、制订规范和守则、惩治违规人员、以及人员的业务提高等。医疗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因此对操守也是重点关注”。他说,其实大家都知道,安省中医界良莠不齐。经规管之后给合资格的中医和针灸师发牌,将中医规范化,保障省民获得安全、适当以及合乎规范的服务,这是好事。

    请问这样一部歧视安省中医的法令难道是对全省省民的安全保障?一个没有中医针灸定义的法会是安全的?安省公众和中医界都寄希望于过渡委员会,企盼这个省卫生厅委托的机构能够在以后的几年里广泛倾听业界和公众的声音,制定合理可行的实施条例,以弥补2006年立法中的不足之处,这就是安省中医界的底线!现在的这些手执安省管理局发放的针灸牌,根本没有接受过专业审核,说他们是一群“乌合之众”又有何不可?没有进行专业审核就发放专业牌照,是不是对安省公众的健康的威胁?难道陈厅长认为合理合法?如果厅长大人仍然坚持己见,那么与卖红薯的的乡下佬又有什么区别?

    安省那么多的经验中医针灸师在4/1/2013后纷纷被迫宣告停止营业,难道也是子无虚有的?厅长大人你看到的事实难道是在“爪哇国”而不是在安省?
    被问及一些人士反对中医立法的原因為何。陈国治表示,他不是安省卫生部长,也未曾担任中医立法委员会成员,只是从新闻上看到对中医立法的报道。他与很多中医界人士有广泛接触,觉得反对人士并不代表业界的全部,有相当多的中医人士支持立法规管,并在过程中提出正面的建议,对中医立法和规管条例很有信心。

    古往今来兼听则明!陈国治拒绝与批评人士对话,拒反对声音于千里之外。陈厅长根本无心倾听不同意见,你凭什么声称“有相当多的中医人士对中医立法和规管条例很有信心”?

    陈国治说,从传媒各种报道看,他认為有关中医立法的反对声音,与保守党凡事反对的方式很相近。安省保守党上次是尚未阅读财政预算就声言反对,今年则是预算案尚未製定就表明反对,已经以「Dr. No」而著称。

    自相矛盾!陈厅长自己说“最终在保守党、新民主党和自由党的支持下於2006年12月正式成為法律。”既然陈厅长公开承认保守党没有反对中医立法,为什么陈厅长要把保守党「Dr. No」,强加在中医法上呢?陈厅长是不是在偷梁换柱,玩概念游戏?

    安省中医界反对的是中医法中和安省中医规管过程中的不合理和歧视性条款,而不是立法本身!安省中医界赞成立法,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但是我们不赞成扼杀安省中医针灸!不赞成让懂英法文而对中医针灸略知皮毛的江湖骗子来危害安省民众的健康!

    陈国治表示,多年以来,反对人士又是抬棺游行、又是扬言中医立法「灭绝中医」,「置中医於死地」,让省内2000多名中医业者失业。然而到了今日,事实胜於雄辩,目前水落石出的数据显示,中医管理局至今已有超过2000人接受法律考试且大部分通过,已有超过2000人登记,超过600名以获得证书,…….

    陈国治是怎么知道已有超过2000人接受法律考试且大部分通过?是道听途说还是经过认真调查研究后得出的结论?
    如果是道听途说,陈国治又这么郑重其事地宣告,那么厅长大人你的政绩确实不咋的。如果是你经过调查后得出的结果,那么我告诉你,你的结论是丑闻!据我们所知,不止一个人,他们参加法律考试,但是他们以前和现在根本不是安省或者其他省份的健康工作者!这岂非滑天下之大稽!?陈厅长难道这是你所期盼的安省卫生厅的政绩?

    此外大批非中医针灸专业的其他健康专业人士蜂涌去参加法律和安全课程考试,按照安省其他健康专业人士2万人的保守估计,他们人数是安省中医界人士的10倍,由此来推算这2000人去参加管理局的法律和安全的考试,那么安省中医界去参加法律和安全的考试大约是180余人,所以就清楚解释了近来一段时间,那些安省中医界的低头哈腰人士,纷纷向中医业者打电话,忽悠他们去参加管理局的考试!就是说安省中医界近90%的人士没有去参加管理局的法律和安全的考试!陈厅长是消息灵通人士,不会不知吧?

    陈国治表示,中医规管将让病人有信心,也让保险公司有信心。中医获得承认之后,业界的前景将非常广阔。当前的挑战,就是需要一个团结的声音。他希望业界拋弃私利和政党争斗,為中医在加国的传扬而共同努力。

    我们很遗憾地告诉你——陈厅长,病人对现在的中医规管没有信心,因为很多拿到牌照的人并不是真正的中医针灸业者。保险公司将面临无数的投诉! 总之我们认为陈厅长对安省中医的规管有不实之词,没有站在安省民众的立场讲话,带有明显的自由党意识,不分青红皂白就讲党话,根本没有为民请命!回家卖红薯可能是最好的路,是吗?当前的挑战就是安省中医界团结起来,将安省管理局的不合理和歧视性的规管取缔!
     
  2.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中医规管势将走入政治解决地步
    http://cctimes.ca/portal/ccmainNews.do?type=3&lang=gb&id=58099


    加中时报 2013年4月29日, 星期一


    中医规管势将走入政治解决地步

    在一个民主制度的社会中,一个团体、行业或是族裔等利益的维护都离不开法律与政治的手段,如今安省中医立法规管争端激烈,法律诉讼已启,而政治解决手段势必也将渐渐浮出水面,这不仅是中医业生存权益之争,对整个华人社会也是一场有益的公民教育,体验民主社会的行为准则及游戏规则,有助於华人更积极融入主流社会之中。

    在西方移民国家之中,真正涉及华人社会的特别规?法例并不太多,主要是涉及教育文化、饮食医疗方面的特殊情况,而中医立法是重中之重,其涉及的不仅是文化传统,而且更联系着中医业在海外的生存权益,如不慎重视之,轻而举法,很可能造成未来极大的社会损耗。从这层意义而言,目前任何对中医规管的争议都是合理而有益的,有助於理清问题,让社会公众有更多的认识,问题在於订立「中医针灸规管」的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及执政的自由党政府是否积极回应各种反对意见,还是任矛盾发酵越演越烈?

    安省中医联合会将於下周在省议会举行记者会,在省议会谘询法例之际,联合反对党力量及其他社会资源,抗议「安省中医针灸规管」。这已摆明中医问题寻求政治解决的姿态,可以预见未来安省各政党在中医立法规管问题上会有更多角力;目前安省自由党少数执政及不久将来临的省选,中医立法规管问题很可能成为政党敏感话题,在争取华人票源方面,势必要面对这一大议题。据了解,安省反对党的保守党及新民主党有意动议重开中医立法规管公众谘询大门,并参考其他城市或国家中医立法经验,重新订立规管法例。

    有人认为这是挑动政党争斗的手段,但这种观点存有很大偏颇。在一个民主社会中,政党政治就是在具体阶层或团体的利益维护中得以体现,是长期以来华人社会不谙此道,不善利用政治政治的民主游戏规则来争取自己的权益,如今在中医立法规管争议之中,以政治解决手段达成自己的诉求,这是合理而长足的表现,让政党再次认识到华人社会「选票」政治力量,各种声音都应在省议会中得到体现,这不是操弄政治,而是真正维权的正当手段。

    一次良好的公民教育机会

    中医立法规管对整个华人社会是项重大议案,对中华文化形象及地位都有重大意义,但现在华人社区还缺乏对此认识,包括很多中医病患都对目前规管法例一知半解。近日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注册总监张关亮冰退休消息引来关注,这也是失焦现象。这无涉张关亮冰的功过评价,而是一直以来在安省中医立法规管问题上,过於聚焦於个人意志,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现象。一项重大公共议题必须更多体现公众意见及民主程序,如果个人意志决定立法程序及内容,或是公众过多受个体观念影响,都会造成不同程度的偏差,立法程序应是无视当权者是何人,最大体现公众利益,聚焦落实於大众才是正道,故而公众的参与性是更为重要的内涵。

    正在此时中医团体已发动起签署中医维权「请愿书」公众运动,反对安省中医管理局的规管条例,中医团体争取在5月底收集不少於5万份「请愿书」,以作为法律诉讼及政治诉求之用。无论公众支持与否,这应当可以再次成为公众了解安省中医立法规管情况的良机,更清楚了解法例细节内容,做出更公正的判断,改变一直以来道听途说,人云亦云的情况。
     
  3.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组织促改中医条例已徵获逾万人签名
    http://www./news/toronto/2013/0427/194876.html

    组织促改中医条例已徵获逾万人签名
    加拿大家园 2013-04-27 07:08 来源: 明报 作者:




    安省中医联合会已在本周一正式启动了全省范围的签名请愿行动,计划在今年5月底之前徵集多达5万人的签名,从而敦促安省政府立即停止实施和重审现行的安省中医规管条例,并遵循科学和合理的原则来重新制订中医规管条例。

    安省中医联合会共同主席刘世极告诉本报,自上述签名请愿行动於本周一在安省各地全面展开後,联合会已发动属下近2,000名会员在诊所内徵集患者的签名,迄今为止已徵集到超过1万人的签名。

    据悉,安省中医联合会属下的部分会员已暂时放下行医的工作,将全部精力投放到发动患者签名的活动中。擅长於癌症治疗的中医师王胜便是其中一人。

    王胜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告诉记者,他已报名参加即将在太古广场举办的义诊徵集签名活动,在他看来,透过义诊来徵集数百人的签名是毫无难度的。

    王胜明确表示,他不可能去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注册,因为目前的现状就是:真正的中医师无法获得执业牌照,已经获得牌照的并不一定是真正的中医师。

    他颇为气愤地说∶「我就有两名患者已在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交费注册,其中一人是一名理发师。有人甚至向我提出建议,可利用他的牌照让我继续行医,但要从中收取回扣。如果真的是华陀在世,还需要执业牌照吗?」

    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已在本月1日正式成立,而安省中医联合会也在上月底采取了法律行动,聘请了由皇家御用大律师卢登堡等3人组成的律师团队,入禀安省高等法院申请禁制令,试图阻止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正式成立。安省高等法院即将在今年5月30日开庭审理该宗案件。

    卢登堡曾在上月底召开的新闻会上指出,在今年4月1日至5月30日期间,尚未在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注册的中医师和针灸师将可继续行医,不必担心自己尚未在管理局注册而遭到执法,并被控以「非法行医」的罪名。 本 文 来 自 加 拿 大 家 园 网

    未注册中医针灸师未遭检控

    安省中医联合会共同主席李嘉告诉记者,据他所知,那些尚未在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注册的中医师和针灸师仍在照常行医,尚未发现有人遭到执法的个案。

    不过,联合会属下有少数会员发生了其为患者开具的诊治收据不获个别保险公司接受的问题,联合会现正与这些保险公司进行交涉。 本 文 来 自 家园网

    值得一提的是,英国中医师学会(FTCMP)已在本月18日致函安省中医联合会,对安省中医立法的现状深表关注,并对联合会的诉求表示支持和声援。

    获英国中医师联会声援

    英国中医师联会在上述信函中举例说,放眼全球,瑞士等国家比较妥善地处理了公众需求、患者安全、执业者权益、行政管理需求等多方面的关系,使中医业的管理良性地协同於现行的医疗保健体系。

    至於澳洲等国则通过与中医行业的充分沟通和相互理解、妥协,确定了一个各方均能基本接受的立法方向,立法的效果也是好的。

    上述信函还批评说∶「但在一些国家和地区,类似贵联合会和当地广大中医师所遭遇的情况,当局采取简单粗暴的方式,无视公众的服务需求,无视行业实践的特点和学科规律,无视广大从业者的权益,其立法或规范的结果带来的是诸多的困惑和矛盾,是绝对不利於社会公众和行业的,这终将损害相关各方的利益。」
     
  4.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5.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中医联合会入禀挑战 下月聆讯指注册条例违宪
    http://www./news/toronto/2013/0501/195479.html


    中医联合会入禀挑战 下月聆讯指注册条例违宪
    加拿大家园 2013-05-01 07:42 来源: 明报 作者:


    安省中医联合会共同主席李嘉(左2)昨天在省议会召开的新闻会上,抨击「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注册条例」导致数以千计的中医针灸行业从业员失业,并影响省内百万计的患者无法获得中医针灸治疗。 www.




    李嘉(左)展示由「患者权益联盟」向安省中医联合会捐赠的3,000元捐款的支票。(杜海萍摄)


    安省卫生厅长马修丝(Deb Matthews)在今年1月25日正式签署了「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注册条例」,但该条例现正面临由安省中医联合会发起的法律挑战。

    安省中医联合会已聘请了由皇家御用大律师卢登堡(Cecil Rotenberg)、律师加拉逖(Rocco Galati)等3人组成的律师团队,以上述「注册条例」违宪为由,入禀安省高等法院。安省高等法院的地区法庭定於今年6月26日就该宗案件展开聆讯。

    此外,由安省中医联合会在上周一正式启动的全省范围的签名请愿行动,迄今为止已徵集到超过1.2万人的签名。联合会计划在今年本月底之前徵集多达5万人的签名,从而敦促安省政府立即停止实施和重审现行的安省中医规管条例,并遵循科学和合理的原则来重新制订中医规管条例。

    安省中医联合会的代表律师加拉逖昨天上午在省议会召开新闻会上指出,联合会已经以「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注册条例」违宪为由发起法律挑战,因为根据《加拿大人权和自由宪章》的相关条例,患者有寻求治疗的选择权,中医针灸行业的从业人员也有行医的权利,不应受到刻意的干涉。 本 文 来 自 家 园 网

    他又指出,中医这一专业建立在中文的基础上,但「注册条例」要求中医针灸行业的从业人员通过法例常识考试和安全考试这两项英语的书面考试,刻意设置障碍来让绝大多数富有经验和专业水平高的从业人员出局。相反,那些英语水平较好的人士,可轻易通过上述考试,他们即使不懂中文仍可行医。

    加拉逖还指出,已经完成中医立法的卑诗省在中文的使用权方面开创了先例,允许从业人员以英语和中文接受培训和参加考试。

    他说∶「注册条例应侧重於从业人员的专业能力,而不是从业人员的英语能力能否达到高水平。况且,从业人员以中文撰写的病历,如有需要可翻译成英语。如果管理局要设定语言方面的要求,应该要求中医师能够掌握基本的中文。」

    被《环球邮报》称之为「多伦多最有声誉的中医从业者」的女中医赵晓兰也加入了安省中医联合会的阵营。她在新闻会上指出,加拿大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人们可获取多元化的治疗方法,中医在预防疾病和推广健康的生活方式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然而,「注册条例」不仅在语言方面给从业人员设置障碍,而且在中医可治疗的疾病方面作出种种限制,导致中医师无法为绝大多数的患者提供治疗。

    她说∶「中医立法应反映文化,中医以中文书写病历,如果改变书写病历的语言,就是改变文化。」

    在过往20多年来一直接受中医治疗的患者梅林(Robert Merrin)在新闻会上指出,「注册条例」在中医可治疗的疾病方面作出种种限制,令他担心有很多疾病无法获得中医治疗。此外,中医业者被禁止出售中药和其它健康产品,对於一些居住在边缘地区、难以购买中草药的患者造成困难。

    他说∶「很多患者为了避免做手术而寻求中医治疗,患者有权选择治疗方法。我知道我的医生以中文撰写病历,但他能以英语回答我的提问,我不觉得有什麽问题。」

    安省中医联合会共同主席李嘉在新闻会上强调说,联合会向来支持安省立法监管中医针灸行业,但安省卫生厅长马修丝拒绝倾听该组织提出的反对意见。他还点名批评华裔省议员陈国治拒绝与联合会沟通。 加拿大家园,www.
     
  6.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好高的一摞:安省议员 接中医请愿书
    http://www./news/toronto/2013/0501/195450.html


    好高的一摞:安省议员 接中医请愿书
    加拿大家园 2013-05-01 06:05 来源: 世界日报 作者:


    省议员Todd Smith接获由安省中医联合会所收集的请愿书。(图∶主办单位提供) 加拿大家园,www.

    继上午的发布会之後,安省中医联合会紧接在省议会大楼举行的接待会,共邀请到包括安省保守党副领袖兼卫生发言人艾略特(Christine Elliott)、新民主党卫生发言人France Gelinas等在内的九位省议员出席,但无自由党省议员到场。 160.ca,加拿大家园

    此外,根据主办单位所提供的资料指出,安省中医联合会在会中为到场的省议员详细介绍了安省中医立法规管的历史,以及2005年後完全背离中医立法宗旨,到今天产生严重问题。

    至下午3时,由保守党省议员Todd Smith在议会中宣读了来自於安省公众和中医业者签署的请愿书。而这些1万2000逾份请愿书是安省中医联合会在一周时间内收集而来,该会并预计至5月底前,可收集到超过5万份。
     
  7.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条例剥夺病患自由」中医递1.2万份请愿书 http://www./news/toronto/2013/0501/195446.html



    「条例剥夺病患自由」中医递1.2万份请愿书
    加拿大家园 2013-05-01 06:05 来源: 作者:


    民间团体现场捐赠3000元支票以表达支持。(记者邱冠铭 摄影)

    安省中医联合会向安省最高等法院提出取消安省中医规管条例的法律行动即将进入正式聆讯阶段,安省中医联合会除聘请曾介入多起重大社会及民权宪政案的大律师加入其律师团队,更将举办大型中医义诊及请愿等活动,以提高社会对於中医立法的关注。

    安省中医联合会共同主席李嘉表示,在加拿大人权宪章的框架之下,本国人民有为自己选择医生的权力与自由,而安省中医联合会长年以来,也支持中医立法规管,但在之前由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过渡委员会(TC-CTCMPAO)所制订的中医管理条例中,却包含了尤其是第27/13条的不平等条例,不但现制中医禁止销售中草药及保健品,同时剥夺病患自由选择医生的权力。在对抗这些不平等条例的前题下,安省中医联合会除向安省卫生厅、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提出法律诉讼以禁止劣法的继续执行,同时将在太古广场举办中医义诊及请愿等一连串活动,务必让政府部门真正来听取民意,进而保障市民就医的安全与权力。

    由安省中医联合会所主办的发布会,於30日上午10时在位於多伦多市中心的省府办公大楼媒体会议室举行。会中有团体捐赠3000元支票,以表达对该会的支持。与会的除各政党派人到场聆听,另有中医从业人士、社区人士及安省中医联合会所聘请的律师团队等参加,而其中代表律师团队发言的大律师Rocco Galati,更是以人权及挑战宪法等相关诉讼著称。此外,安省中医联合会还在会场摆放近日内搜集到的约1万2000份签名请愿书,而这些请愿书亦将在会後被送往省府及相关单位以表达民众立场。

    Rocco Galati在会中表示,在卑诗省的中医立法中,从业人员可以使用中文参与考试、为病人看诊、填写病例,这是合理且尊重不同文化的表现。反观安省的中医立法规定从业人员必须通过英文或法文的考试,此法令中透露出极不合理又具歧视意味。相信对安省中医管理条例的禁止令(injunction)应该不会在6月26日的聆讯中讨论,但未来所愿意看到的结果,就是在现有的管理条例框架下,将所有不合理及具歧视中医意含的条例全数删除。

    此外,安省中医联合会将於本周末4、5日两天,於太古广场举行中医义诊活动,现场亦将发放请愿书供市民填写以表达支持。
     
  8.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公共事务不容诡辩--再谈中医规管争议的关键症结
    http://cctimes.ca/portal/ccmainNews.do?lang=gb&id=57919&type=3


    公共事务不容诡辩--再谈中医规管争议的关键症结

    文?王迅雷

    「偷换概念」是政治诡辩的常见招术,浑沌不明之中退「敌」於无形,关键决胜之时常有点晴之妙。但在公共事务的决策及公众讨论之中,玩弄此术最终都会被看破手脚,且造成社会危机及难以收拾的後果,如今在有关中医立法规管问题的激烈对抗之中,却恰出现了这种令人担忧的情况,难道一项公共事务的决策真要推向水火不容、势不两地的地步吗?

    「反对不公平的中医立法规管」与「反对中医立法」,是本质上有根本区别的两个概念,然而在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过渡委员会推出了「安省中医针灸规管」,以及中医界出现强烈反对声浪之後,社会上就弥漫着一种扭曲事实的论调,那即是强加人意的将反对「安省中医针灸规管」简化成「反对中医立法」,这实则是偷换概念的伎俩,不仅严重破坏了赞成与反对「规管」条例两方的互信基础,而且污名化了反对方,造成社会视听的很大误导,使本应公开公平讨论协商的公共议题,变成难以调和的斗争,安省中医联合会也为此另立门户并诉诸法律手段抗争「规管」条例,这就是目前安省「中医立法规管」争议困境的症结所在,对於目前势不两立的对抗困境,立法机构理应承担更大责任。

    立法需公信 而非「自圆其说」

    中医立法规管是项大业,是一具有中华文化传统特质的监管体系,但法规订立如果造成更大社会纷争,不仅失却了监管本意,而且立法公信也会荡然无存。立法机构绝不可推诿责任,更不可回避置疑及扩大冲突。

    作为安省执政党阁员的安省旅游文化厅长陈国治最近在一项访谈中提及,中医规管对民众及中医都有利,真正建立起中医在安省法定地位。陈厅长讲的十分在理,但问题在於现在没人在反对「中医立法」,他讲的大道理都早已是中医界的共识,即使是现在激烈反对「安省中医针灸规管」的团体,他们更是积极支持安省「中医立法」,只是反对目前过渡委员会提出的「规管」内容及程序。难道陈厅长所言意有所指,现在还有人在反对「中医立法」,还是反对「规管」就等同於反对「中医立法」?

    陈厅长同时以中医管理局接受逾2千人考试,逾6百人获得证书等数据,来佐证新「规管」得到民意支持,这实际上也存在逻辑混乱问题。且不论中医师人数比例以及这类考试并不局限於中医针灸师等问题,即使这些获得证书者,都能证明支持新「规管」内容吗?他们都是被动受监管的从业者,新「规管」的严限难道不会令他们「屈从」吗?这些数字无法说明新「规管」就得人心。更甚者,即使现时获得证书者,他们未来面临从业的问题还相当艰难,包括,无中医专业定义,无祖父法条例,无中药配制权,无中文使用权,完全禁止中医药者售卖中药及健康产品,必须使用英文或拉丁文书写病历,限制中医医治部份疾病,必须通过西医占七成的专家组评估等等,这些现实问题都是从业者不可逃避的。


    掌握公权力者必须受到严格监督

    在民主社会中,掌握公权力的立法机构必须受到社会的严格监督,甚至责难批评,因为他们掌握强势主导权,他们握有无比权力,他们必须倾听反对声音,回应置疑,而不是以政治诡辩方式回避矛盾。

    这里无意讨论新「规管」内容对错或是评判具体中医管理内涵问题,孰对孰非需要行业内部的专业共识,现在根本问题在於立法机构有无正视反对声音,积极回应及给予社会公平讨论机会。可惜的是,在这次「中医立法规管」过程中,安省有关部门及「过渡委员会」并未对反对意见做出积极逐项的解疑,如果简单化将反对新「规管」就视为反对「中医立法」,那即是傲慢粗暴立法行为,未来的後患无穷。

    如果推而广之,这类有关少数族裔事务的政策法令制订中,出现「偷换概念」式的诡辩术情况并不偶然,如前段时期多伦多禁鱼翅法案争辩之中,同样出现这种情况,反对立法者被简化为反环保人士,反对不公正立法内容者,即使本身也反对吃鱼翅,同样被概念转化贴上滥杀动物,破坏人类环境的标签。这种问题才是华人社会应警醒之处,因为在海外华人社会成长历史中,立法者往往站上道德制高点上误导视声,罔顾或污名化反对声音,最终造成公众利益的伤害。这不仅会造成法律诉讼的後果,而且很大可能扩展至选票政治的杀伤力,反对团体集结力量以民主权力,对抗推行法规的政党,这种影响力往往更深远。
    中医立法规管唯有遵从专业及共识才是正道,如今造成纷争乱局最该打板子的就是立法机构,不可推诿掌有公权力的重责!
     
  9.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安省中医_加拿大新闻_国际热点新闻】加安省中医法禁制令首次聆讯日已定

    请看相关视频 [media]http://www.youtube.com/watch?v=osktwS4DlkA[/media]
     
  10.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安省把中医“管”死了!
    安省把中医“管”死了!
    安省把中医“管”死了!
    安省把中医“管”死了!http://www.365nettv.com/index.php/2...-2012-07-08-17-11-35/9489-2013-05-02-17-17-17



    安省把中医“管”死了!
    八方专栏 - 时政点评
    作者:乐天
    2013-05-02 12:17
    不好了!不好了!安省把中医管死了!不论你是香港人、大陆人;广东人、国语人;会说英语、不会说英语;国民党、共产党;自由党、保守党;做生意的大富人, 写文章的穷文人,只要你是患了西医认为不治的绝症,需要改看中医,很快就再没中医来救你的命了!“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颁布的条例,不许中医治疗急病、重病、要做手术的病、心脏病、血液病、肝病、肾病、皮肤病、神经性疾病、脑病、肺病、老年病、儿科病、眼科病、骨科病、癌病。安省还把中医看做一门医学吗?我看到这堆恶法, 吓了个半死,剩下的一半,也 活生生气死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其思也哀!
    中文是中医传授的媒介。学中医的人,必须自小受中文教育。现在安省要中医以英文执业。首先要考一连串的试。除了法律试有个翻译在考堂前面把问题逐一翻译成中文外,其他的试就没有了。中医还要用英文、法文或拉丁文写病历,写到西医能看懂。这岂非荒天之大谬吗?中医和西医,自史前即分开发展,形成了不同的理论,方法和体系。很多中医的概念,在英文中并不存在,无法翻译。这不是令无数中医的生计,从此断绝,几十万病人,不再有人照顾医治吗?这更是把中医的生计、家庭、病人的健康,拿来玩政治游戏。
    今年1月15日,“管理局”忽然宣布将于今年4月1日实施条例,只有两个半月的通知。无执照而开业者,罚二万五千元或入狱二年。有些中医为了他们的病人,冒险开业,如果他们未有筹足二万五千元的法律贮备金,大牢黑狱,就是他们二年的“临时住所”了。
    中医在一万年前新石器时代已经存在。人生于世,寒暑攻其外,哀伤侵其中。中医为中国人保健养生一万年,伟大呀!伟大到什么程度呢?伟大到中医的理论,什么阴阳五行,什么相生相克,洋人听了一句都不懂。今日洋人要管制中医,只能一知半解,主观独行地订下连串狗屁不通的条例。
    有一小撮的中医,粗通英语,认为自己可以考到执照,于是听了屁话,还点头称善:“很好很好!不错不错!”沾沾自喜,以为争饭碗的人少了,不理会其他的中医和病人,都在痛哭。这是火鸡庆祝感恩节的行为。感恩节到了,人可以感谢上天一年来赐给的恩典,但火鸡到了傍晚,就要成为感恩节大餐,又怎可庆祝呢?几年后,我们再回头来看这些不识大体,没有远见的中医,看看他们还有多少人能继续执业就是了。
    今日安省的中医,受到奸淫斩杀,病人的健康,受到摧残,中国人的尊严,受到侮辱。快来,快来,争取中医合理公平的立法。明哲保身,莫谈政治,以后的灾难更多。如果我们自己不振作,不据理力争,则是自作自受,以后中医和病人们再有什么冬瓜豆腐,可不准批评我事先没有讲明呀!
     
  11.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12.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13.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14.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安省中医规管案6.26开庭
    本报记者马克报道 http://www.naweeklytimes.com/hd/hd489-1.html

    安省议员Todd Smith接收由张大平转交安省中医联合会收集的请愿书。

    安省中医针灸业界对抗歧视性立法规管又有新进展。安省中医联合会4月30日上午在省议会大楼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代表律师格拉提(Rocco Galati)表示,安省地区法院(Divisional Court) 已定于6月26日就安省中医规管条例进行法庭听证。同时,安省中医联合会将在要求省衞生厅重新检讨中医规管、撤销有关不公平条款的请愿书签名活动中已发集到的12000份签名,交给到场的安省保守党付党魁、卫生发言人Christine Elliot,新民主党卫生发言人France等9位保守党和新民主党的省议员,并由其转交给省议会及卫生厅。

    在新闻发布会上,安省中医联合会代表向到场的省议员详细介绍了安省中医立法规管的历史,以及2005年后完全背离中医立法宗旨,到今天产生严重问题。病人代表在发言中也对已颁布的安省中医针灸规管条例作出强烈质疑,指其让大量英文良好的假中医混入中医针灸业,而具真正资格的中医业界却被排斥在外,这将对公众安全构成极大危害,也剥夺了病人就诊求医的选择权。有病人代表即场捐出3000加元,支持安省中医联合会的法律维权行动。

    而在当日下午举办的安省议会上,保守党省议员Todd Smith宣读了安省公众和中医业者签署的请愿书,4名保守党和新民主党省议员在发言中,也对安省卫生厅长进行了质询,要求省卫生厅听从民意,重新检讨并撤销规管条例中的有关不公平条款。但安省卫生厅随后向公众发出声明,继续坚持原有立场并为安省中医及针灸业管理当局人作出辩护,声称目前已有超过2000名执业人仕完成了法例考试,及格率高超过98%。而完成安全课程的亦接近1900名,其及格率超过96%。 截至2013年4月26日,当局已给876名合乎资格者发出注册执业证书。至于行医所用语言问题,管理局并不阻止注册登记会员使用中文、甚或其他语言、方言来与病人沟通。实际上,当局鼓励执业者,使用他们与病人都感到是最好的沟通语言。

    安省中医联合会共同主席刘世极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直斥安省卫生厅的声明十分荒谬,指根据资料查证,由于只有英文法律考试和安全考试,而不需中医专业考试,已获得这个注册执业证书的人中,约有30%是理髪师、鞋匠、会计等全无中医针灸专业训练背景的人士,另30%为护士、牙医等非专业人士,这明显是对公众安全严重威胁,也是安省中医联合会强烈要求省政府重新检讨中医规管条例的原因之一,而且有关资料也将会提交给法庭裁决。刘世极还表示,安省中医联合会3月27日正式委托律师卢登堡(Cecil Rotenberg)、律师李陈文妮等入禀安省高等法院,当时是已经取得了法官的口头禁制令,暂缓从4月1日起对中医进行的正式规管,被告方安省卫生厅代表律师也在场。而原定5日30日才正式由法官颁发正式禁制令,由于为了加快法律程序的考虑,在代表律师建议下,就直接采取公开开庭的办法,一步到位由法庭裁决安省中医规管条例违法,重新展开中医规管工作。尽管安省衞生厅及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早前一再宣布从4月1日起对中医针灸业进行正式规管,凡未通过其执业注册的人士从事中医及针灸,将受到罚款和判刑的惩罚,但事实上在一个多月来,安省中医联合会会员及大量并未参加安省中医管理局考试及注册的中医针灸业者,仍然在如常做广告和执业,并未有任何人因此遭到控告或干涉。可见,法庭口头禁制令是确实无疑,而安省卫生厅要对中医进行的所谓规管也是名存实亡,中医针灸业者的执业行为均受到法庭有关禁制令的保护。
     
  15.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news.comefromchina.com/threads/1199450/page-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