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中医立法将走向何方? 安省中医界之乱 省卫生厅应该反省了! 论中医病历用英语书写的不可行性 ! 中医法生效应缓行

本帖由 静悄悄2013-01-25 发布。版面名称:医药健康

  1.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

    第一次! 中醫管委會 辦法律安全培訓考試
    記者邱冠銘/多倫多報導 世界新聞網 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May 09, 2013 06:30 AM | 280 次 | 0 [​IMG] | 2 [​IMG] | [​IMG] | [​IMG]

    [​IMG]

    劉世極認為這項考試危害公眾安全且不利於中醫發展。(記者邱冠銘/攝影)

    slideshow

    [​IMG]

    約200人參加安省中醫師針灸師管理委員會第一次的法律安全培訓考試。(記者邱冠銘/攝影)

    slideshow





    由安省中醫師針灸師管理委員會(CTCMPAO)所主辦的第一次法律、安全之培訓課程與考試,於8日在士嘉堡舉行。此外,中醫管理委員會亦在同一時間發表聲明,就安省中醫師及針灸師管理局(簡稱管理局)在6日的例行會議中向中醫業界做出的澄清予以反駁。 安省中醫聯合會共同主席劉世極表示,自中醫管理委員會在去年12月成立以來,此次是首度舉行法律、安全之培訓課程與考試,有近200人報名參加。然而在此之前,中醫管理委員會已經就通過專業考試臨床理論及臨床操作的中醫師及針灸師約1000人頒發牌照。基本上,通過專業考試且獲得牌照的中醫及針灸師,都已經具備看診的能力,但若再通過法律、安全考試進而獲頒證書,其全方位的訓練將更獲得公眾的認可。
    中醫管理委員會的法律、安全培訓與考試,在位於士嘉堡的Centenial Recreation Centre展開。課程首先是由聘請的律師就憲法、犯罪法、市民法、行政法等部分進行授課,緊接在各項課程結束之後,即開始進行考試;而參加的人士包括不同年齡層的中醫業者及不同族裔人士。
    劉世極進一步批評,由管理局制定的法律與安全考試,最大的詬病是危害公眾安全及不利於中醫發展。譬如,不能為急診病人治病、不能治療有動手術潛在可能的病、不能販賣中藥產品等。此次參加培訓與考試的人員當中,有80%以上都已經通過專業考試。目前知道參加中醫管理委員會的考試,同時也向管理局登記註冊的,僅占極少數。
    此外,在中醫管理委員會所發表的數點聲明中包括:經查在管理局登記註冊的875名人員,以西人的482人占大多數,所占比例為55%,其中多倫多共登記301人、西人占154人,倫敦市登記9人、西人為6人,而這個比例與安省華裔中醫實際從業人員的比例完全不相符合;管理局對登記註冊人員都沒有經過任何專業背景審核,致使理髮人員、水管工、會計、教車師傅等非中醫專業人士,都有人已經拿到所謂的「牌照」;管理局聲稱不拒絕英、法文不流利但有中醫經驗的人員前往註冊,但又強調必須能夠用英語或法語與整個醫療護理系統溝通,這是自相矛盾。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多倫多
     
  2.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2013 05-09张金达盼中医界团结争取使用中文及医生头衔(图)

    2013 05-09张金达盼中医界团结争取使用中文及医生头衔(图)

    加拿大中医药针灸学会的创会会长张金达自1972年起在安省的伦敦开设中医针灸诊所。


    加拿大中医药针灸学会创会会长、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过渡委员会的华裔成员张金达日前再度强调,中医针灸的基础和专业语言是中文,中医业界应努力争取使用中文语言的权利,这样才能保障民众的安全以及促进中医针灸在安省的发扬光大。


    张金达是加拿大中医药针灸学会的创会会长,他从1972年起便在安省的伦敦开设中医针灸诊所,后从1975年开始筹组加拿大中医药针灸学会。


    张金达在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称,早在上一世纪70年代初,中医师和针灸师必须在西医的监管下方能行医,为了争取中医师和针灸师的专业权利,他从1975年开始多次联络在多伦多的业界人士筹组加拿大中医药针灸学会,该学会直至1983年方才注册成立,属下的会员只有近100人。


    他回忆说,他起初先向安省政府申请成立安省中医药针灸学会,但遭到拒绝。其后,他又向联邦政府提出申请,但在当时遭到多个针灸协会的强烈反对。无奈之下,他致函当时的联邦部长Judy Erola,详述了中医和西医的区别,最终争取到后者支持,从而使加拿大中医药针灸学会成为加国首个在联邦政府注册的全国性中医团体。


    加拿大中医药针灸学会在正式成立后逐渐壮大,现已在安省、阿省、沙省、魁省、斯高沙省、卑诗省、纽芬兰省和缅省等多个省份设立分会,属下会员超过1,000人。该会在1987年申请加入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世界针联),张金达则从1990年起担任世界针联副主席,分管北美事务。


    张称,加拿大中医药针灸学会在过往30多年来一直积极推动安省政府立法监管中医和针灸行业,但由于执政党交替以及中医业界在立法方面不够团结,导致中医针灸立法被一再拖延。但该学会始终坚持中医和针灸立法不可分割,旨在保障业界权益及避免中医针灸行业被西医掌握控制。


    张金达在2008年6月当选为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过渡委员会主席,一直致力于为中医业界争取使用中文语言的权利和医生头衔。他告诉记者,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已在本周一召开的会议上讨论有关在今年10月推出全国性的专业考试的议题,他对于该项专业考试将以英语为版本表示反对。


    反对专业考试以英语为版本


    在他看来,中医针灸的基础和专业语言是中文,以《本草纲目》为例,也是从中文翻译成多国语言的。另外,用英语撰写病历并非太重要,因为中医的专业语言在被翻译成英语后,可能出现与本意不同的情况。至于在现阶段用英语撰写处方更可能发生搞错药方的事故,关乎人命。


    他还承认,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过渡委员会批准的祖辈注册细则,因祖辈注册的有效期只有5年,并未完全贯彻祖辈条例。


    张金达称,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的新一届委员会成员将在8月产生,他希望该委员会的主席和管理局的新任注册总监均为华裔,并能为业界争取更大权益。他也希望中医界今后团结一致,积极争取使用中文语言的权利和医生头衔。


    [​IMG]
    图为张金达在为患者把脉。
     
  3.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2013 05-09安省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委会推法律课程考试200人参加(图)

    在去年11月成立的安省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委员会已在昨天下午首次推出了法律课程培训和考试,约有200多名在该委员会注册的中医师和针灸师参加了上述培训和考试。迄今为止,该委员会已产生了近1,000名通过了专业考试的中医师和针灸师。


    近1000中医针灸师通过该会考试


    加拿大中医学会会长、安省中医联合会共同主席袁晓宁指出,安省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委员会是在去年11月成立的行业自我规管的组织,在该委员会注册的中医均必须通过专业考试方能取得中医师或针灸师的执业牌照。至于上述专业考试的内容包括临理论和临操作,是中英文双语考试。


    袁晓宁特别强调说,由安省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委员会签发的中医师或针灸师的执业牌照,与在今年4月1日成立的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签发的中医师或针灸师的执业牌照截然不同。因为根据后者的祖辈注册细则,凡是通过了法例常识考试和安全考试的人士就能在安省当中医。而根据前者的注册要求,只有通过了专业考试的人才能在安省当中医。


    安省中医联合会共同主席刘世极告诉记者,安省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委员会已在昨天下午首次推出了法律课程培训和考试,参加上述培训和考试的中医师和针灸师约有200多人,在人数方面大大超出预期。


    至于考试合格者将当场获颁合格证书。与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开设的法例常识考试有所不同的是,该委员会的法律考试增设了涉及人权法的内容,从而确保从业人员了解自己和患者各自的权利。


    刘世极还指出,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已在网上公布了中医师及针灸师的注册人员名单,安省中医联合会在逐一查看后发现,在获得注册的875人中,西人共有482人,比例为55%。例如,多伦多共有301人,其中包括154名西人;安省的伦敦共有9人,其中包括6名西人。这一比例与安省中医和针灸行业从业人员的实际人数和比例完全不符。


    与此同时,在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注册的中医师及针灸师均未经过专业背景审核和专业技能考试,导致一些非中医针灸专业的人士也能获得注册。此外,在获得注册的人中,其他医疗专业人员也占相当大比例,包括物理治疗师、注册按摩师、整脊师和牙医助理等。


    他还对加拿大中医药针灸学会和全加中医药针灸协会的部分领导人在英语不过关的情况下,也能在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成功注册提出质疑。


    [​IMG]
    安省中医联合会共同主席袁晓宁(左)和李嘉展示由安省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委员会签发的针灸师执业证书。
     
  4.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中医联合会:理发员水管工会计教车师傅成为中医师 http://newnews.ca/?action-viewnews-itemid-98640

    中医联合会:理发员水管工会计教车师傅成为中医师

    发布: 2013-5-08 12:00 | 作者: _ | 来源: 安省中医联合会 |
    安省中医联合会(简称联合会),详细查看了网上公开登载的在安省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局(简称管理局)登记注册人员名单,发现共有875人登记,其中西人为482人占55%,以多伦多为例,共登记301人,其中西人154人;伦敦9人,西人6人。这个比例与安省中医实际人员比例完全不相符合。

    所有在管理局注册人员都没有经过任何专业背景审核,以及专业技能考察。联合会经调查发现,有很多非中医专业人士已经拿到所谓“牌照”,成为中医师或针灸师,包括理发人员、水管工、会计、教车师傅等等。同时还发现,很大比例的非从事中医针灸行业的其他卫生专业人员在管理局登记拿牌成为“中医师”或“针灸师”,比如物理治疗师、整脊师、牙医助理、按摩师、自然疗法师等。联合会认为,这不但与《中医法》相违背,也是严重的故意管理疏失。证明管理局一直标榜的为了“公众安全”的谎言破产。这样的规管不但将公众利益和安全置于危险的境地,还将真正的中医挡在门外。

    管理局声称,不拒绝注册那些英法文不流利但有中医经验的人员,但又强调注册的中医师和针灸师必须能够用英语或法语沟通,与整个医疗护理系统沟通。这本身就自相矛盾。同时,中医注册条例中关于必须使用英文或拉丁文书写病历的条款也没有丝毫改变。

    管理局还声称,中药和保健品的销售不受管理局规管。实际上,联邦政府只管理中药和保健品的进口政策和标准,销售和业者执业行为归各省管理。在管理局制定的、省卫生厅长批准的中医注册条例和法例条文中明确规定,中医不允许售卖任何有利润的产品,否则就是利益冲突,可以被吊销牌照和追加巨额罚款;还规定,中药店主必须是中医师才可以售卖中药。这些自相矛盾的法律条款实际要达到的目的是,使中医师无法生存而出局。大部分的中药房也不能正常营业。

    同时,中医和针灸师的专业范围被缩减到原有的不到10%。据卫生厅解释,这是因为中医行业是安省的新规管行业,所以要大大缩减执业范围。但联合会经调查发现,这一规定并不是针对所有安省新规管卫生行业,而是只有中医规管有这一规定。

    联合会还确认,部分注册人员的登记是管理局利用职务之便照顾的结果。比如邱伟玲、程昭、陈明辉、孙宵冰、吴滨江、陈佩媛等人。

    联合会指出,将管理局告上安省高等法院的目的是阻止其利用1991年《卫生法》和2006年《中医法》的名义,行危害公众利益和安全、消灭中华文化和中医针灸专业之实。中医规管应该是让公众可以放心选择真正有学术水平和经验的医生,而不是放任大量没有充足学习和不具备专业知识的社会人员去危害病人安全和利益;更不应该利用职权,放任根本不是中医的大量西人登记注册,企图控制中医管理权,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安省中医规管从2006年至今7年,花费300多万元,从不听取公众和业界意见,造成今天的局面。联合会认为,安省中医规管的性质已经不仅仅是管理疏失和能力不足的问题,其真正的用意已经越来越明显,那就是通过掌握“过委会”和管理局的权利,打着保护“公众安全”的幌子,利用法律、条例和规章的制定权,有计划、有步骤的在安省消灭中医,将中医针灸变相为“西医针灸”,去掉所有中国文化和中国传统医学特征。进而在整个加拿大各省推行这一政策方法,达到将针灸标准制定权和行业管理权掌握在西医专业团体手中,最终淘汰绝大部分来自中国和亚洲的中医师和针灸师,将针灸“净化”为一个西医专业的目的。这个阴谋的背后是一些西医专业团体每年几千万的巨大经济利益。
     
  5.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

    安省两中医规管机构谁为合法

    王丑麟

    林達敏先生近日發表了『我們支持中醫立法』一文,所提“四項選擇”,實際上並不存在。因為安省26個衛生行業的規管,都只有一種法定的形式,即:由該行業的管理局實行自我規管。

    “管理局管制”与“行業自我管制”是同一件事。管理局管制,並不是政府管制,也是自我規管。自我管制也必須由管理局實施,“管理局”指的是機構,“自我規管”是該機構的法權。 “自我規管”是由1991年安省醫療所法定,任何衛生行業都不存在“政府規管”;省政府衛生廳是行政機構,省議會才是立法機構,所謂衛生廳長的簽署也只是省政府賦予它的行政職權。例如這次1月25日馬修斯的簽署,以及省督批准,只是行政手續。廳長簽署,法規(或叫法制)生效,但必須在執法機構成立時才激活,而开始有權執法。 “管理局”是執法的機構,但不是行使政府權利。只是民間機構,被法制賦予的執法權,不能超越1991年省醫療法 和2006年中醫法 。“管理局”成立的法律程序,原則上是行業自行組織,條件是 ① 該行業是社會、民眾的需要;② 必須達到相對的人數,例如中醫約需要600人;③ 必須建立該行業的專業標準;④ 標準確定后,必須經由合法、合格、權威的考核(試)機構,組成題庫,才能進行。這不是政府的考試,只是行業的自我規管考試。

    正式的“管理局”成立的条件:必须有3个正式的注册会员之后,经選舉產生而不是廳長宣佈就成立。《过委會》也不能自然過渡到正式管理局,否則就是違法。 而正式會員必須是中醫師、針灸師身份而不是8個行業的成員考過兩個試,就是正式會員,必須經符合中醫師、針灸師資格的考試,才是正式的中醫師、針灸師。所以現在的管理局是非法的,衛生廳長宣告也是違法的。同時,一個不合法的管理局頒發的證書也是違法和無效的。

    而由中醫聯合會成立的“安省中醫師針灸師管理委員會”才是唯一合法的。所謂合法,是指其組成的法律根據和程序而不是其中的成員,成員只是工作人員。

    最後的問題是:1.“管理机构”已经建立的情况下,即已开始管制。所以不注册者不可以執業。問題是目前那个管理機構合法?2. 最大的問題是“祖輩法”是醫療法所規定。現在的《过委會》及非法成立的《管理局》實施的是“祖輩註冊”,假祖輩法,必須推翻!所以禁止令是針對中醫法。只要實行了真正的祖輩法,目前的大家所有反對的歧視,完全取消。

     
  6.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

    分裂绝非争取中医权益的手段

    汇 泽

    安省中医联合会5月8日发出一份声明,表示查阅了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网站,在登记的875人中,“西人为482人占55%”,并称“联合会经调查发现,有很多非中医专业人士已经拿到所谓‘牌照’,成为中医师或针灸师,包括理发人员、水管工、会计、教车师傅等等。”联会声称这是中医规管“有计划、有步骤的在安省消灭中医,……最终淘汰绝大部分来自中国和亚洲的中医师和针灸师”。

    中医管理局的名单是公开透明的,以便公众、病人和保险业者查阅。我在联会声明发出的当晚,也去探个究竟。当日已经获得证书的人数上升到955人。我所看到的业者组成似与联会声称的数据有所不同:我看到的955人中,只有286人可以算作“西人”的姓名,占整体获得证书人数的29.9%,这其中还包括为数不少的南亚裔人士。而华裔的姓名占65.9%(包括少数越南华侨),其余的就是40个日裔及韩裔,百分比不超过5%。西人的名单中包括一些本地中医院校的毕业生,需要等专业考试之后才得到正式的证书。我相信这30%的西人比例与联会声称的超过半数(55%)的结果有明显质的差别。难道中医联会非要把30%夸张到55%,才能证明自己有理吗?

    联合会不是第一次拿违背事实的理由进行抗争。3月27日联会声称取得法官“临时禁止令”。随后又改口声称只是“口头禁制令”,并谴责管理局过渡委员会“违背法庭指令擅自宣布中医法开始实施”、“明目张胆地藐视法庭和欺骗公众”。然而4月30日,联会自己的律师明确回答说“没有禁止令”。到底谁在“明目张胆地藐视法庭和欺骗公众”?联会声称禁止中医看90%以上的常见病,依据却是管理局祖辈注册登记表第8页到第10页仅仅列出52个“常见”症状分类。登记表中明明列出了“头痛”、“眩晕”等症状,他们却指责登记表禁止中医看“脑病”。更有甚者,表中明明列出了“不孕”,反对派人士却在新闻发佈会上指责管理局禁止中医看不孕症。

    安省中医界争取中医针灸立法规管数十年,是抗争与平衡的过程。中医立法和规管实施来之不易,对公共安全和中医业界都有正面意义。中医业界当然需要继续争取合理的权利,争取考试中有中文的权利,但夸大其辞违背事实的做法,不应是争取权益的手段。



     
  7. sante

    sante 高级会员 ID:95136

    注册:
    2010-09-23
    帖子:
    136
    支持:
    26
    声望:
    88
    金钱:
    $11,598
    看了半天也没懂。 静悄悄和336699你们俩是一回事还是两回事?
     
  8.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公共事务不容诡辩--再谈中医规管争议的关键症结 http://cctimes.ca/portal/ccmainNews.do?lang=gb&id=57919&type=3


    公共事务不容诡辩--再谈中医规管争议的关键症结

    文?王迅雷

    「偷换概念」是政治诡辩的常见招术,浑沌不明之中退「敌」於无形,关键决胜之时常有点晴之妙。但在公共事务的决策及公众讨论之中,玩弄此术最终都会被看破手脚,且造成社会危机及难以收拾的後果,如今在有关中医立法规管问题的激烈对抗之中,却恰出现了这种令人担忧的情况,难道一项公共事务的决策真要推向水火不容、势不两地的地步吗?

    「反对不公平的中医立法规管」与「反对中医立法」,是本质上有根本区别的两个概念,然而在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过渡委员会推出了「安省中医针灸规管」,以及中医界出现强烈反对声浪之後,社会上就弥漫着一种扭曲事实的论调,那即是强加人意的将反对「安省中医针灸规管」简化成「反对中医立法」,这实则是偷换概念的伎俩,不仅严重破坏了赞成与反对「规管」条例两方的互信基础,而且污名化了反对方,造成社会视听的很大误导,使本应公开公平讨论协商的公共议题,变成难以调和的斗争,安省中医联合会也为此另立门户并诉诸法律手段抗争「规管」条例,这就是目前安省「中医立法规管」争议困境的症结所在,对於目前势不两立的对抗困境,立法机构理应承担更大责任。

    立法需公信 而非「自圆其说」

    中医立法规管是项大业,是一具有中华文化传统特质的监管体系,但法规订立如果造成更大社会纷争,不仅失却了监管本意,而且立法公信也会荡然无存。立法机构绝不可推诿责任,更不可回避置疑及扩大冲突。

    作为安省执政党阁员的安省旅游文化厅长陈国治最近在一项访谈中提及,中医规管对民众及中医都有利,真正建立起中医在安省法定地位。陈厅长讲的十分在理,但问题在於现在没人在反对「中医立法」,他讲的大道理都早已是中医界的共识,即使是现在激烈反对「安省中医针灸规管」的团体,他们更是积极支持安省「中医立法」,只是反对目前过渡委员会提出的「规管」内容及程序。难道陈厅长所言意有所指,现在还有人在反对「中医立法」,还是反对「规管」就等同於反对「中医立法」?

    陈厅长同时以中医管理局接受逾2千人考试,逾6百人获得证书等数据,来佐证新「规管」得到民意支持,这实际上也存在逻辑混乱问题。且不论中医师人数比例以及这类考试并不局限於中医针灸师等问题,即使这些获得证书者,都能证明支持新「规管」内容吗?他们都是被动受监管的从业者,新「规管」的严限难道不会令他们「屈从」吗?这些数字无法说明新「规管」就得人心。更甚者,即使现时获得证书者,他们未来面临从业的问题还相当艰难,包括,无中医专业定义,无祖父法条例,无中药配制权,无中文使用权,完全禁止中医药者售卖中药及健康产品,必须使用英文或拉丁文书写病历,限制中医医治部份疾病,必须通过西医占七成的专家组评估等等,这些现实问题都是从业者不可逃避的。


    掌握公权力者必须受到严格监督

    在民主社会中,掌握公权力的立法机构必须受到社会的严格监督,甚至责难批评,因为他们掌握强势主导权,他们握有无比权力,他们必须倾听反对声音,回应置疑,而不是以政治诡辩方式回避矛盾。

    这里无意讨论新「规管」内容对错或是评判具体中医管理内涵问题,孰对孰非需要行业内部的专业共识,现在根本问题在於立法机构有无正视反对声音,积极回应及给予社会公平讨论机会。可惜的是,在这次「中医立法规管」过程中,安省有关部门及「过渡委员会」并未对反对意见做出积极逐项的解疑,如果简单化将反对新「规管」就视为反对「中医立法」,那即是傲慢粗暴立法行为,未来的後患无穷。

    如果推而广之,这类有关少数族裔事务的政策法令制订中,出现「偷换概念」式的诡辩术情况并不偶然,如前段时期多伦多禁鱼翅法案争辩之中,同样出现这种情况,反对立法者被简化为反环保人士,反对不公正立法内容者,即使本身也反对吃鱼翅,同样被概念转化贴上滥杀动物,破坏人类环境的标签。这种问题才是华人社会应警醒之处,因为在海外华人社会成长历史中,立法者往往站上道德制高点上误导视声,罔顾或污名化反对声音,最终造成公众利益的伤害。这不仅会造成法律诉讼的後果,而且很大可能扩展至选票政治的杀伤力,反对团体集结力量以民主权力,对抗推行法规的政党,这种影响力往往更深远。
    中医立法规管唯有遵从专业及共识才是正道,如今造成纷争乱局最该打板子的就是立法机构,不可推诿掌有公权力的重责!
     
  9.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安省中医规管案6.26开庭http://naweeklytimes.com/hd/hd489-1.html

    安省中医规管案6.26开庭

    本报记者马克报道


    安省议员Todd Smith接收由张大平转交安省中医联合会收集的请愿书。

    安省中医针灸业界对抗歧视性立法规管又有新进展。安省中医联合会4月30日上午在省议会大楼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代表律师格拉提(Rocco Galati)表示,安省地区法院(Divisional Court) 已定于6月26日就安省中医规管条例进行法庭听证。同时,安省中医联合会将在要求省衞生厅重新检讨中医规管、撤销有关不公平条款的请愿书签名活动中已发集到的12000份签名,交给到场的安省保守党付党魁、卫生发言人Christine Elliot,新民主党卫生发言人France等9位保守党和新民主党的省议员,并由其转交给省议会及卫生厅。

    在新闻发布会上,安省中医联合会代表向到场的省议员详细介绍了安省中医立法规管的历史,以及2005年后完全背离中医立法宗旨,到今天产生严重问题。病人代表在发言中也对已颁布的安省中医针灸规管条例作出强烈质疑,指其让大量英文良好的假中医混入中医针灸业,而具真正资格的中医业界却被排斥在外,这将对公众安全构成极大危害,也剥夺了病人就诊求医的选择权。有病人代表即场捐出3000加元,支持安省中医联合会的法律维权行动。

    而在当日下午举办的安省议会上,保守党省议员Todd Smith宣读了安省公众和中医业者签署的请愿书,4名保守党和新民主党省议员在发言中,也对安省卫生厅长进行了质询,要求省卫生厅听从民意,重新检讨并撤销规管条例中的有关不公平条款。但安省卫生厅随后向公众发出声明,继续坚持原有立场并为安省中医及针灸业管理当局人作出辩护,声称目前已有超过2000名执业人仕完成了法例考试,及格率高超过98%。而完成安全课程的亦接近1900名,其及格率超过96%。 截至2013年4月26日,当局已给876名合乎资格者发出注册执业证书。至于行医所用语言问题,管理局并不阻止注册登记会员使用中文、甚或其他语言、方言来与病人沟通。实际上,当局鼓励执业者,使用他们与病人都感到是最好的沟通语言。

    安省中医联合会共同主席刘世极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直斥安省卫生厅的声明十分荒谬,指根据资料查证,由于只有英文法律考试和安全考试,而不需中医专业考试,已获得这个注册执业证书的人中,约有30%是理髪师、鞋匠、会计等全无中医针灸专业训练背景的人士,另30%为护士、牙医等非专业人士,这明显是对公众安全严重威胁,也是安省中医联合会强烈要求省政府重新检讨中医规管条例的原因之一,而且有关资料也将会提交给法庭裁决。刘世极还表示,安省中医联合会3月27日正式委托律师卢登堡(Cecil Rotenberg)、律师李陈文妮等入禀安省高等法院,当时是已经取得了法官的口头禁制令,暂缓从4月1日起对中医进行的正式规管,被告方安省卫生厅代表律师也在场。而原定5日30日才正式由法官颁发正式禁制令,由于为了加快法律程序的考虑,在代表律师建议下,就直接采取公开开庭的办法,一步到位由法庭裁决安省中医规管条例违法,重新展开中医规管工作。尽管安省衞生厅及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早前一再宣布从4月1日起对中医针灸业进行正式规管,凡未通过其执业注册的人士从事中医及针灸,将受到罚款和判刑的惩罚,但事实上在一个多月来,安省中医联合会会员及大量并未参加安省中医管理局考试及注册的中医针灸业者,仍然在如常做广告和执业,并未有任何人因此遭到控告或干涉。可见,法庭口头禁制令是确实无疑,而安省卫生厅要对中医进行的所谓规管也是名存实亡,中医针灸业者的执业行为均受到法庭有关禁制令的保护。
     
  10.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转发:一个业者的心声

    十万火急!!! 十万火急!!! 十万火急!!! 十万火急!!!

    已经接受管理局祖辈注册的业者处境十分危险



    本以为在管理局注册了,可以生存下去了,哪怕只有五年呢,可是那根本就是个不能实现的梦。

    现在的注册分为:正式注册、临时注册、祖辈注册、临时祖辈注册。其中只有正式注册的人才持有正式牌照,只有他们才是正式会员,具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管理局成员将从这些人中产生,并立即掌握中医规管的大权。



    由于持有祖辈注册的中医业者都不是正式会员,是持有临时注册的资历待查的人员,他们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所以没有资格进入管理局,他们没有参与管理的资格,唯一的资格是-----接受由非中医人员组成的中医管理局的审查。



    据刚刚统计的结果:其他健康专业的人数已经超过注册总人数的55% ,并且在继续快速增长。而且根据历史和现状,可以肯定近期管理局将会以“已经具备管理局认可的同等学历和资历(见《注册条例》)”为理由,向大批西医健康专业的人士发放正式注册证书,也就是说:管理局马上就被其他专业占有了。



    管理局执行的是“自我规管”,因此,管理局多数票可以随时决定更改现有的行业标准,或制定新的行业标准。在“选举”新的管理局之后,目前的条列可以随时更改成完全的解剖针灸,所有中医可以马上出局!不,是要帮助将管理局的债务还清后马上出局。现在的甜言蜜语是因为有“联合会”这个劲敌,和迫在眉睫的债务。



    看看祖辈注册的中医将要如何被审查吧:目前所有的中医或以中医为名参加“法律考试”“安全考试”并缴纳了注册费用的人都是“临时- 祖辈- 注册”。

    临时祖辈注册的人还有一段相当艰苦的路要走:

    其一,将临时“祖辈注册”变为“祖辈注册”:

    首先需要提供2000病人的病历,目前签署的具有2000病例的承诺,届时将被要求出示真实病理。若造假一定被开除。其次,病例经受检查,必须合格(比如书写语言用英、法、拉丁文,内容必须西医能看懂,不得超出52种病的限制,不得违反转介病人的要求等等)。

    其二,将祖辈注册变为“正式注册”:

    必须通过语言评估,与西医进行对话,不能通过的就要完成一个语言培训计划。在语言培训的时候要培训老师最终同意,再进行评估。

    其三,参加今年十月的八省中医联考,共分为三个部分:

    一般医学知识、中医药或针灸考试、西医医学考试(一律使用英文),必须全部通过,缺一不可。



    这一过程足可以使我们这些临时祖辈注册人员花上数年的时间和金钱,况且新的管理局可以随时修改标准,提高“门槛”。



    现在,已经注册了,问题也来了,管理局的法律的任何规定都已经需要执行,祖辈注册人员的头上时刻都悬着三把刀:

    1、现在就必须用英文、法文或拉丁文书写病历和开药方!这份中医病历还要让西医看得懂,不管他是否懂中医。否则就要罚款,吊销临时牌照。

    2、规定以外的病种,现在就不能去治疗了!如果在病例中发现治疗了不允许治疗的疾病,将要被罚款,吊销牌照。

    3、现在就不能出售中药和健康产品!如果出售也可以,但是不允许有任何利润(多少钱进的药品,多少钱卖出去)。一旦发现你注册后还在卖这些健康产品和中药,或从中获利,将被罚款、吊销牌照。



    我们已经在管理局注册的业者,今天是不是已经在犯法了?而且,伪造病历是专业犯罪,一旦发现,将留下“犯罪案底”,如何洗清。



    目前,联合会对“管理局”的压力巨大,因此“管理局”还不敢立即“开刀问斩”,咱们注册的人员应该抓紧机遇,组织起来,从内部进行维权:要求废除不合理条款,实行真正的祖辈法。目前唯唯诺诺,将来一定后悔莫及。

    一个业者



    评论:

    请大家重温三年多之前联合会曾经发表过的两篇文章,其中的警告大部分已经成为现实,一部分正在推进之中。当年认为我们在“危言耸听”的人,在历史的事实面前应该警醒了!

    我们中医一贯以“善行”处世,以“善心”待人,但是不应成为“愚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也是重要的处世原则。对自己的利益“不设防”,对自己利益的被损害麻木不仁,或坐等他人来挽救,甚至“被迫”接受现实。这种“默认”甚至“配合”的态度在加拿大这样的尊重民意的民主社会,完全被认为你是接受、同意对方对你的巧取豪夺。那么对方夺得你的利益,你失去你的利益就是“合理的”“公平的”。

    “被迫”与管理局“合作”的业者回顾三年来的历史,不难作出正确的选择,现在行动仍为时不晚。

    附件:

    安省中医的死亡陷阱三步曲

    2009,12,03



    安省中医(包括针灸,下同)正在陷入一个巨大的阴谋,面临灭顶之灾。

    众所周知,针灸是中医的一个组成部份,针灸专业的指导理论就是中医的基础理论。安省多年来存在一种只借用针灸穴位名称而完全抛弃中医理论的针刺疗法(以所谓“解剖针灸”为代表,),我们权且称其为“针刺”或“Needling”,使用者基本是不懂中医的物理治疗、整骨等西医健康专业。

    针灸的日益普及带来的巨大市场潜力充满诱惑,而中医针灸的正统地位无论在历史源流、学术理论、临床疗效、民心认可和世界声誉等各方面均占有稳固的地位,是“Needling”所无法望其项背的。但是在法制社会中,每个专业只有通过立法规管才能获得合法地位,也是安省中医的必由之路。

    面对中医立法,“Needling”只有两个合理选择:或者宣布“Needling”不属于针灸,不参予立法,但如此则得不到针灸师执照;或者参予立法而接受与中医针灸同样的规管标准,但这样也没有几个“Needling”能拿到执照。两种结果都导致“Needling”将与针灸市场无缘,尤其是已经开设多年的解剖针灸的学校(最短学习4天就可以做针灸,两个周末课程的最高收费可达两千多,师生双方皆获巨利)将难以为继。这使个别人如芒在背,处心积虑在正常途径之外另辟蹊径。

    根据近一年来掌握的资料,卫生厅的有关部门在若干年前就已将中医针灸打入与科学对立的另类,中医立法也是应“其它健康专业的要求”而不是中医;而且安省的针灸专业不准统一标准,等等。他们这样做当然有其原因,是谁在暗中兴风作浪?如果不是利益相关者,难道是“义工”吗?这些幕后的铺垫为“死亡三部曲”完成了序曲,立法规管的实施开始了扼杀中医的正剧。



    第一步 金蝉脱壳 分庭抗礼

    目的:Needling 夺得与中医平等的地位。

    方法:1,利用中医立法获得豁免权,使“Needling”不受中医针灸的管制 2,使中医法中没有中医和针灸的定义这一道专业的“门槛”,也无专业权利,为今后“外行”的“入侵”预留伏笔。

    诱饵:合格中医将会获得“Doctor”头衔。

    中医界的主要反响:

    1, 质疑:没有定义,中医针灸的业务范围也不确定,则规管的依据是什么?中医法中没有实质的中医内容,医生头衔也是空头支票,但是对“Needling”的豁免却条目清晰,明确而坚决。可见此法不是为中医立的,对中医和公众都是很危险的,应该比照其他专业法,做全面修改。

    2, 拥护:有一个法,就比没有法好,有问题可以在立法成功之后修改。允许中医拥有“Doctor”头衔,就说明具有所有行医权利。白人主流社会已经把“Doctor”头衔给了我们,我们还不让人家自由地做针灸辅助治疗,是否太不讲理,不知好歹了?

    结果:中医法通过,“Needling”取得法律地位,开始一展身手。而中医反而无能为力。



    第二步 借尸还魂 垂帘听政

    目的:窃取中医规管的实际权力

    方法:成立一个实质上不代表中医专业的,受外部力量暗中操控的中医管理局过渡委员会,挂羊头,卖狗肉,以“中”灭中。

    诱饵:多次表示过渡委员会会考虑颁行“祖辈法”和实行中文考试,有“Doctor”头衔

    结果:利用任命过渡委员会成员的机会,某主管官员,一方面以排除异己,安插亲信的手段,特别挑选了有诚信污点,利益冲突的亲信组成专业委员的多数,以便于掌控;同时保持专业和非专业委员的比例失调,使专业委员处于绝对弱势,从而为幕后人绝对操控过渡委员会上了双保险。

    自此,过渡委员会成为“橡皮图章”和外部势力“整治”中医的武器。比如,专业意见调查会的主要出席者是“Needling”业者,即使会场大量空位,也不许中医业者进入。一些重要文件并非出自委员会之手,而是“上面”交下来责成委员会通过,专业委员完全成为举手表决的“玩偶”。至于出自何人之手,不难推断。由此,在中医“自我规管”的外衣之下,实行的是“被别人管制”。



    第三步 借刀杀人 反客为主

    目的:引诱中医接受“安乐死”

    方法:借中医管理局之手绞杀中医,但是要让中医自动地接受“安乐死”。

    诱饵:安省中医企盼祖辈法,就推出安省的“祖辈注册”。

    结果:过渡委员会于2009,11,23通过“注册条例”,由于对正式会员不要求中医学历,故无语言障碍的“Needling”可立即注册。而对中医针灸却在学历、语言和考试方面设置障碍,用这三道“封锁线”将现行中医统统排除在正式会员之外,进入五年的所谓“祖辈期”(祖辈法应该是“即刻豁免,马上发牌”)。用五年之后的“灿烂阳光”的诱惑,企图让中医在充满希望之中接受一个包括假“祖辈法”的“注册条例”。一旦实施,中医将开始五年“脱胎换骨”的磨难,仅举几条:

    1, 必须在“正式会员”的“陪伴”下才可以行医(must have a English/French member on site),也就是不可独立行医,不可在家行医,那么只能到“正式会员”诊所“打工”;

    2, 必须接受随时的检查,必须达到检察员满意(satisfied inspection,比如病例的英/法文书写有错误就不能满意,更不许用中文,检察员也看不懂);

    3, 所有治疗不能由保险报销(保险公司只承认“正式会员”,不接受“祖辈法”成员);

    4, 上述“打工”必须满3年,语言达标,完成PLA中医针灸教育课程(3年制英文教学)和通过5省联考,之后才有资格申请“转正”,但必须经最后面试合格。

    五年之后不知还能有几个中医幸存。即使有侥幸者,时过境迁,中医管理局已经不属于中医,中医针灸业界也早已是他人天下,中医已经不姓“中”,传统针灸也完全被“Needling”取代,安省中医“自然消亡”。

    虽然有关人员声称公布的只是大纲,细节有待补充,但万变不离其宗。依据常理推断:如果一个大纲充满杀机,那么它的细节将是更加亲善呢还是更加阴狠?再根据常理推断一次:那位“幕后高(黑)手”会在“陷阱”还未完工前就往里驱赶猎物吗?会在“捕兽网”还未织成时就抛出来吗?一旦我们怀着善良的心肠,相信会有美好的细节而接受这一大纲,则那些早已准备完善的“细节”立刻就会张开血盆大口扑上来,那张“细节”的大网立即就会铺天盖地从天而降,将中医一网打尽。



    卑鄙的帮凶

    “保护公众安全”已经成了过渡委员会的口头禅,一定会再次以“保护公众安全”为借口,为这个恶毒的“注册条例”辩护。似乎不扼杀中医,安省公众就没有安全,中医被彻底消灭了,安省公众就彻底安全了。中医为安省公众辛勤服务几十年的历史,难道是危害社会几十年?真是诽谤!

    过渡委员会自成立以来,已花费了安省中医百万元(他们的所有花费将来全部由我们的注册费补偿),未作出一件对公众和中医有益的事,却肆无忌惮地黑箱操作,强奸民意,任用坏人,欺上瞒下,耍阴谋,招黑标,为虎作伥,为所欲为,还要装作正人君子,民众公仆,还有比这个更加厚颜无耻的吗?一手挥霍着中医的钱,一手干着毁中医的事,还有比这个更加吃里扒外的吗?



    三步曲的幕后操控者不愧是高手,每一步都设下诱饵,让中医一次次地在希望和幻想中走向它设下的陷阱;它把政界的代理人使用得如此得心应手,玩弄管理局的手段也是炉火纯青。从即将被管制者,一个咸鱼翻身,将成安省中医生杀大权的掌控者。这一阴谋之所以能够得逞,除了上述原因之外,还有中医内部一小撮的内奸做呼应,还有相当多的中医的麻木不仁,死到临头还在幻想。

    糊涂一事不足为奇,糊涂一时可以理解,但不能糊涂到死不回头。安省中医同仁们,回顾以往过程,我们应该看透这一消灭中医的狼子野心了!图穷匕首见,现在第三步已经开始,不要再幻想了!我们的一只脚已经踏向陷阱!立即抽身收步,觉醒奋起,团结自救,切勿让阴谋得逞,否则我们不仅害了自己,害了公众,更是历史的罪人!



    安省中医学会联合会





    安省中医规管的“三把刀”



    安省中医管理局过渡委员会炮制的“注册条例”陷阱重重,布满玄机,磨刀霍霍。其中最为险恶,也最为锋利者,非“三把刀”莫属。



    第一刀 否认学历

    为中医针灸师制定的注册条例,却没有明确的中医学历要求,而是所谓“4 year program-approved or equivalent(4年被认可或相等的)”学历。有正式学历的中医都会认为自己肯定是被认可的,特别是博士、教授之流,容易接受这一学历要求。但是接受之后,将被告知:所有的海外学历均不被加拿大认可,必须等待认可。从其他行业的海外学历认可过程来看,三年五年被认可就是万幸。没有正规学历者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这第一刀就把所有中医剁成了“下脚料”,通统靠边站,等着挨第二刀。



    第二刀“祖辈注册”

    挨完第一刀之后,中医们去哪里靠边站呢?张总监言之凿凿:“祖辈注册就是一个Parking lot,所有中医必须进入”,“停车场”期限5年。

    按常规的“祖辈注册”,现行的业者就是“祖辈”,是无需通过普通注册程序的,经简单的认证就可在第一时间获得执照而不中断其执业。各行业历来如此,包括BC省的中医。但却唯独给安省的中医“量身定做”了一个五年期的假祖辈注册,要他们等待尚无眉目的学历认证,要经过数年的再教育和考试,要以英、法语为职业语言。每年必须缴纳数千注册费。



    第三刀 陪伴监督

    有人认为利用五年时间一边行医,一边完善自我,将来出头之时就是无可挑剔的一代精英。

    然而第三刀正是为此辈执著者而准备:Must have English / French member on site(必须有说英法语的正式会员陪伴在侧)。此时中医都在“Parking lot”,谁是说英法语的正式会员?只有具备加拿大其他健康专业学历的“解剖针灸”们(不包括注册按摩师)。如果没有精神障碍的话,他们会有一个愿意放下自己的理疗、整脊、护士、牙医等职业来陪伴中医吗?如果没有,那么你涉及中医针灸的任何举动均属违法,胆敢以身试法者,轻则罚款5万-10万,重则罚款加坐牢(could face penalties, fines and/or imprisonment)!



    这就是说:首先,你不合格;其次,你不合格就只有去一边等着;最后,等待期间你啥都没法干,还必须缴注册费!受不了?请自便!请问:你还如何完善自我?你还如何养家糊口?

    对于这样宰杀中医的规管和居心险恶的过渡委员会,除了取缔之外,还能寄予任何幻想吗?中医已经没有退路了,唯一出路是起来大规模抗议,引起政府的重视,才能最终争取到权利。



    安省中医学会联合会

    2013.5.14
     
  11.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加拿大安省中医面临严重危机

    加拿大安省中医面临严重危机!


    请点击视频 [media]http://www.youtube.com/watch?v=1Jnzsql-aSA[/media]
     
  12.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中医"维权"与"维法"之议 http://naweeklytimes.com/shishi/shishi491_2.html

    中医"维权"与"维法"之议 http://naweeklytimes.com/shishi/shishi491_2.html

    王丑麟

    本地中文日報早前刊登達敏先生之呼籲,認為解決"爭拗",需促成以政府為一方,以聯合會為主挑戰管理局規管的"維權派"為一方,以及支持配合管理局註冊條例的"維法派"為另一方的"三派會談",通過溝通交流和妥協尋找一條各方都能接受的"中間路綫"。在下以為,這似乎擺了個"桃花陣",繁花似錦、滿目花影,只是一旦陷入,恐怕就出不來了。

    先說"兩派","聯合會"也稱"維權",但與閣下之所喻內裡含意不同,若僅以維護"執業權"為目的,弊病有二,其一是降低了聯合會維權的層次,執業權、生存權只是低層次;維護"人權"才是聯合會為之抗爭的本質含義,是高層次。 其二是抹殺了聯合會的抗爭是體現"以法治國" 的主流價值觀念。從以法治國的高度來認識和理解,才會使業界和民眾明白"過委會"所訂、衛生廳所批的"法"只是"法制"之法,當然它是法律,但它只是一制度,一種工具,當它凌駕在治國的根夲大法之上。違反了人權,侵犯了公民的自由,這個"法制"就必須停止、必須廢除。

    "法治"與"法制"是兩個不同概念。 "法治"與民主、人權相關;"法制"既可以與民主、人權相關,也可與專制、特權相關。法制不等於"法治" ,"法制"是把法律當作政府的統治工具,(中文"制"帶有"刀"旁"意為強硬,"治"為水旁,為軟治理)"法治"意味著政府夲身也受法律約束。"法制"是工具,便可能劍走偏鋒,用法律壓制民眾。"過渡委員會之變身"菅理局"所執之法便是最典型的違反憲章核心價值的惡法。此法所到之處必定盡顕惡像,以言代法、以權壓法、以權亂法,暴虐執法、權大於法。 如果看過甄子丹演的那部電影"錦衣衞",就知道"過委會"就是那些穿著金黄色"飛魚"官服,佩帶繡春刀把自己打扮成至高無上權威,在法理之內以執行國法為名義,實則在法理之外,用盡泯滅人性的手段設冤獄、施凌虐,搞誅殺,令人聞風喪膽,寫下歷史黑暗的一頁。眼前的"過委會"所做所為,有什麼區別嗎?這便是當法制成為"佩刀"時的結果,一些顫顫震震前去註冊的業者,就是模特。法治與法制有著實質性的差別,絶不可以不加區分地亂用。關亮冰之流便是利用了人們缺乏法理觀念的弱點,把自己置於超然的法律地位。

    結論很清楚:"過委會"、"管理局"及其"註冊條例",便是一部反文化、反科學、反歷史、反種族、反人權、反憲法、反民權、反民智、反社會的惡法。有了這個觀念,便應該懂得,對配合、支持"菅理局"者冠以"維法",是褻瀆了"法"的神聖,混淆了是非、顛倒了黑白。他們不配,對嗎?相信閣下不會有異議。況且,支持"菅理局",只是一個假像,中醫業者除了幾個頭腦偏執狂外,是沒有幾個人甘心情願跳上賊船的,他們都是被挷架了。所以,根夲不存在一個"維法派"。只有少數幾個死心踏的"管理局"走卒罷了。
     
  13.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加拿大安省中医面临严重危机
    各位中医同仁:
    在我们目前进行的中医维权,保护中国文化的抗争中,已经得到了许多社会公众人士的支持和参与。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的是我们的病人,有的是我们的朋友,都在发出他们支持的声音,他们是我们的后盾,也是我们的动力。在这里特别值得感谢的是一位电脑工程师特地为我们加班赶制了一个《安省中医立法真相》的视频,请见下列连接 并请大家广为散发及尽量在阅读后发表评论。
    请点击视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Jnzsql-aSA
    谢谢大家! 中医联合会
     
  14. 336699

    336699 知名会员 ID:84952

    注册:
    2008-12-23
    帖子:
    280
    支持:
    9
    声望:
    128
    金钱:
    $19,711
    中醫規管 支援會籲三方會談
    【多倫多訊】
    May 19, 2013 06:00 AM | 324 次 | 0 [​IMG] | 1 [​IMG] | [​IMG] | [​IMG]
    由關注中醫立法人士成立的「各界支援安省中醫藥針灸委員會」(支援會)於月初舉行第一屆會員大會第二次會議,會上通過了章程,確定創會宗旨為「支援安省中醫藥針灸實現合法、合理、公平的立法規管、保障公眾選擇中醫服務的基本權利」,並制定「三方會談,三語管治」的綱領,推舉麥運教(John Ban)為主席。
    支援會稱,安省政府監管中醫已於4月1日實行,現有一部分中醫支持已頒布了的相關條例。而另有一部分中醫,則認為條例中的很多內容不公平、不合理、不符合中醫特色,這將導致絕大部分真正的中醫不能執業,也會讓病人得不到照顧。
    支援會認為應該將中醫規管問題,作為公眾利益問題在華裔社區以及主流社會進行廣泛討論,促成兩方面的中醫和政府「三方會談」,並爭取以英、法官方語言加上中文的「三語管治」。
    擔任該會主席的麥運教,具有40多年工商管理經驗。現任安省烈治文山PSL國際公司總裁兼總經理。會上並選出理事11人:何湛輝、黎楚云、林達敏、沈清瑞、徐國男、徐振偉、顏建中、周勁文、張良、張瑛;候補理事兩人:胡龍傑、張惟容;張良擔任常務副主席;沈清瑞為副理事長,林達敏為總顧問。
    支援會日內將舉辦「安省中醫是否應接受管理局現行規管條例」辯論會,屆時廣邀業內外人士參加。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多倫多
     
  15. 静悄悄

    静悄悄 高级会员 ID:104698

    注册:
    2011-12-03
    帖子:
    100
    支持:
    1
    声望:
    78
    金钱:
    $5,420
    【安省中医_加拿大新闻_国际热点新闻】加安省中医法禁制令首次聆讯日已


    请点击视频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news.comefromchina.com/threads/1199450/page-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