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 默想十字架

本帖由 CHRIS882015-02-23 发布。版面名称:基督教会

  1. CHRIS88

    CHRIS88 基督门徒 ID:68059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6-05-10
    帖子:
    10,227
    支持:
    873
    声望:
    293
    金钱:
    $86
  2. 远志明


    默想十字架,默想耶稣带着真理、圣洁、公义、大能,却甘愿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舍己、牺牲、放弃:不坚持自己的权利,不使用自己的能力,不辩护自已的道理,不拥有自己的一切。十字架的总意是舍己,是死己,是死掉自己的一切,是超越好坏善恶是非得失地死掉整个自己。不是死掉坏坚持好,死掉非坚持是,不,是整个人死掉。为了爱。这就是神的爱!让那无权的人得权利,让那无能的人得能力,让那无理的人得真理,让那一无所有的人拥有一切。自己不该受罚却受罚,为的是让那该受罚的不受罚;自己不该死却受死,为的是让该死的不再死。在十字架上,人类头脑中世俗的公平观念被彻底颠覆了,这就是神的爱!神的爱高于人间一切道德、法律和学问。耶稣承受的这个“不公平不公义”要比人类强调的公平公义崇高一万倍。人与人、党与党、国与国一直为公平而战,神的儿子却甘愿在极度不公平中舍己,用以成就追求公平的人类永远不能成就的和平,这就是神的爱。


    谁身上有十字架的印记?谁心里有十字架的情愫?谁行走在十字架的路上?这要看谁甘愿放弃自己的权利、能力、道理、一切,去爱那些不配爱的人,去给那些不配得的人;看谁甘愿为无理的人去死,甘愿为罪人和仇人去死,甘愿为本来该死的人去死!谁如果有这样的印记,谁就得胜了;因为,谁这样,毫无疑问,他就是在基督里!当耶稣说,他的轭是容易的,他的担子是轻省的,意思就是:当一个人真的活在他里面,就一定不费吹灰之力,在凡事上得胜有余了。


    罪,就是这样被十字架战胜的。罪的剋星不是义,义容不得罪,所以审判罪。然而审判只是罪的结局,不是罪的剋星。罪的克星是神的爱。神的爱,在他儿子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上,成就了义,叫一切信他的人,在他的饶恕、承担与接纳的爱里,因信称义,免去自己直接面对义的审判和死的刑罚。这就是神的爱,来解救罪人脱离罪和死的。


    总之:思想、目标、定位在基督里。

    信心:确知在凡事上他已经为我得胜有余了。


    http://www.chinasoul.org/index.php?...128&catid=3:latest-share&Itemid=49&lang=zh-cn



    2013年9月15日
     
    已获得greatapple耶书仑的支持。
  3. CHRIS88

    CHRIS88 基督门徒 ID:68059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6-05-10
    帖子:
    10,227
    支持:
    873
    声望:
    293
    金钱:
    $86
    远志明牧师于2013年9月15日首发此文并在柴玲姊妹公开控告之后于2015年1月28日重发。按照柴玲控告信中描述的时间点,这应该是远牧师在得知柴玲向给她施洗的周爱玲牧师控告后为是否自我辩白挣扎了一段时间后写下来的感悟。

    我想远牧师此文是要表明自己凭着信心,以主耶酥为榜样不自辩的态度。而不自辩的原因是他不需要自辩:进入耶稣就必得胜。

    基督徒的得胜是"以善胜恶"- 不是"我"这个"善人"战胜"他"那个"恶人"。而是以心中来自圣灵的良善战胜哪恶者即魔鬼撒旦的诱惑。
     
    已获得耶书仑的支持。
  4. CHRIS88

    CHRIS88 基督门徒 ID:68059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6-05-10
    帖子:
    10,227
    支持:
    873
    声望:
    293
    金钱:
    $86
    致教会弟兄姐妹的信


    远志明

    2015年3月1日


    一、我承认自己是个败坏的罪人,后来成了何等人,完全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对于1990年我信主前發生的婚外情,我再次公開地向神认罪,向當事人道歉。对由此引发的目前这场风波給教会弟兄姊妹造成的伤害和困扰,我表示深深的歉意,請求大家原谅。


    二、我承认蒙恩后也有软弱的时候,是靠主恩的保守才得以站立的。


    三、在神在人面前,我虽然可以默默承受不实的指控,但我不能承认我没有犯过的罪。对于针对我的强奸、诱奸未遂和性侵等指控,我一概否认。


    四、对于神州传播协会董事会进行的相关调查,我会积极配合。


    五、我已辞去我的一切侍奉和事工,专心在主里安息,更新自己。

    http://www.chinasoul.org/index.php?...24-22&catid=25:newsevens&Itemid=48&lang=zh-cn
     
    已获得耶书仑的支持。
  5. CHRIS88

    CHRIS88 基督门徒 ID:68059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6-05-10
    帖子:
    10,227
    支持:
    873
    声望:
    293
    金钱:
    $86
    这个争战的战场在自己的内心,与旁人几乎无关。说``几乎``无关,是因为旁人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可以帮忙或者帮倒忙的。
     
    已获得耶书仑的支持。
  6. CHRIS88

    CHRIS88 基督门徒 ID:68059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6-05-10
    帖子:
    10,227
    支持:
    873
    声望:
    293
    金钱:
    $86
    我感谢你

    远志明

    我感谢你,我的仇敌,你敏锐的眼睛在无人察觉的黑暗中时时窥伺着我隐秘的罪,叫我怎能不谦卑!是你在神和人面前无以复加的控告叫我在深夜里羞愧地俯伏在我父的脚前!

    我感谢你,我的仇敌,是你无孔不入的毒气不时弥漫在一片芬芳中,几近令我窒息才教会我时刻警醒的功课,又练就我敏锐的嗅觉。

    我感谢你,我的仇敌,当你对己对人也对我说你就是神,顺你者昌逆你者亡的时候,我不由地发出幽默到极点时才会有的开怀大笑!你的一切伎俩都是为了让人离开真神。但是你忘了,你的一切伎俩只有当人离开真神的时候才有效;而对于一个属神的人来说,他不会离开神,也不能离开神,因为神不让他离开!而你,魔鬼,只不过是一场逼真而滑稽的欺骗,就像魔术师的技能一样。

    是的,假如没有神,对于没有神的人来说,你的确是一条可以伤人的野狗。但是因为有了神,对于在神怀里的人来说,你不过是一条牵在神手里的家犬。你的每一声狂吠,每一次前扑,主都知道。你的意思是咬人,主的意思却不然;当你怒吼时,主露出微笑。

    我感谢你,我的仇敌,是你不遗余力将我打得遍体鳞伤时,我才懂得什么叫无助地仰望神,才领略到仰望的力量!你的每一次攻击都使我更靠近神的心,你的每一个伤害都叫我更得着神的爱!

    我感谢你,我的仇敌,是你——不!是我的主,给了我靠着十字架战胜你、在战胜你的过程中锤炼我、在锤炼我的过程中更好服侍主的机会。

    我感谢黑暗,因为黑暗使我渴望光明、奔向光明、珍惜光明,并使我亲眼目睹光明战胜黑暗那一刻的眩目辉煌!

    我感谢仇敌,因为若不是仇敌,我怎么会谦卑、破碎、仰望、信靠和成长?若不是仇敌,我哪里有靠主征战、抢救和夸胜的机会?

    我的父,你允许仇敌伫立在我面前、甚至将我抛向仇敌岂无美意呢?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你允许伊甸园有那条蛇、有那棵树的一片苦心了!

    一切感恩颂讚崇拜都归给父子圣灵三一真神!

    2010年10月1日

    http://www.chinasoul.org/index.php?...532&catid=3:latest-share&Itemid=68&lang=zh-cn

    (2015年3月2日重发)
     
    已获得greatapple耶书仑的支持。
  7. CHRIS88

    CHRIS88 基督门徒 ID:68059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6-05-10
    帖子:
    10,227
    支持:
    873
    声望:
    293
    金钱:
    $86
    石头的落处——《约翰福音》8:1-11

    刘同苏

    (一)达到文士与法利赛人的义了吗?

    与往常一样,文士与法利赛人在律法上总是义的!在程序法上,他们以“当场抓获”,满足了对证据真实性的要求;在实体法上,他们的直指,全然吻合律法(参《申》22:24)。

    有人以他们未起诉通姦男子为由,指责他们未满足社会公义的要求,但那要求已经超出了律法的范围,更不在经文所描述的场景之内(谁知道他们没有在另一场合,起诉那位通姦男子呢?)。总之,在律法的直接意义上,文士与法利赛人,满足了“义”的要求。

    今天,在教会裡,未经程序的指控和没有证据的谣言满天飞,我们连文士与法利赛人的义,都没有达到,更不用说胜过了;而世界的法律要求:在经过正当法律程序证明其有罪之前,一个犯罪嫌疑人应当被视为无罪。

    我们的定罪,符合这个程序要求吗?

    (二)超越律法的最后审判

    文士与法利赛人,满足了律法所要求的义。所以,他们的挑战,似乎将耶稣逼到了死角——义,就要判处通姦女人死刑;赦免该女人,就要违背律法的义。

    “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有权)先拿石头打(死)她。”(《约》8:7b)

    律法是义的,但是,律法之义并不具有终极效力。

    律法是针对外在行为的,从而,只具有外在的普遍效力。外在的行为及其规则都是有限的,由此,总有人可能避免某种外在行为的错误,且在该行为方面,以义人的身份审判他人。

    不过,最后审判却是针对内在生命的,即最后审判总是指向自我的:只要是指向自我,则罪人之自我所覆盖的全体外在生活,必有罪行显露;就算罪行没有显露,罪心也无处藏匿。

    换句话说,只要是指向自我,谁不是罪人呢?只要自己也是罪人,那石头是不是应先落到自己的头上呢?

    最后审判的效力,总是向内的——那落在心上的石头,总是抛向自己的。由于自己先行挑选了“乾地”,外在的客观的审判,永远是朝向他人的。当我们义愤填膺地审判他人的时候,恰恰将自己划在最后审判的效力之外。

    这裡,耶稣将律法的审判转换为最后的审判。于是,真正的审判,不再仅仅及于外在行为,更触到了内在生命;不再只是一时的纠正,而是永恆的翻转。

    什麽时候审判是针对自我的,什麽时候审判才可能具有终极性!

    (三)对指控者的怜悯

    耶稣无言地蹲在地上划字。这个举动被人解释为迴避两难困境的策略。但是,既然是迴避发言,那麽,为什麽在发言之后,又蹲回去无言地划字呢?

    其实,耶稣不仅对罪人(行淫妇人)怜悯,对自以为义、指控她的人(文士与法利赛人)也怜悯。耶稣来,就是拯救罪人的——那自以为义地指控罪人的,不也是罪人吗?不也在需要拯救之列吗?

    耶稣的无言,不正是对自我悔改的等待吗?其发声后的无言,恰恰揭示了其发声前无言的性质。既然最后审判是针对自我的,只有自我的醒悟,才是最后审判的效力。外在的指责,无法触及内在的生命;正是通过自我的审判,上帝的审判,才触及了罪人的内在生命。

    无言,是上帝的怜悯;无言,是上帝留给罪人从裡面悔改的机会;无言,是上帝的等待……祂在等待!

    (四)自我直面上帝的可能

    群起而攻之的人们,却一个一个地走了。

    当“群”的外在转向了“个”的内在,生命便被触及了。除非作为“个”,自我从而生命,是无法真正来到上帝面前的。只要躲在“群”裡面,谁都不用以自我来担当。

    自我,必须由自己扛着;由“群”扛着的,都不是自我。一个无“群”遮挡而直面上帝的自我,怎麽可能不见自己亏缺上帝荣耀的黑暗呢?

    场景裡,只剩下了行淫妇人与耶稣。这就是自我面对上帝的场景。旁人的帮助与批评,至多是辅助,最终能够将生命带到主前的,只能是自己。

    上帝啊,就是你和我。只有在这裡,你触摸了我生命的终极之地!

    (五)赦罪的效力

    “不定罪了”不是说“把罪作为非罪了”。

    公义的上帝,怎麽可能将罪作为无罪呢?若准确翻译的话,该经文的意思是:免去该罪的后果,取消对该罪的刑罚。

    犯罪不用承担后果?那,赶紧再去找一个情夫吧?

    今天教会裡面,不是充斥着这种“犯罪也不是罪了”和“犯罪也无需承担后果”的赦罪观吗?

    一切世间法律的公义,都是向后看的:对罪的刑罚正与以前犯的罪相等。但上帝的法律却是向前看的:一个悔改的生活,正反向地与一个犯罪的生活相等。

    赦罪的真正效力,不在于取消过去的罪(过去的罪已经在那儿了,怎麽取消呢?),也不在于填补过去的罪(若罪与罚抵消了,又如何产生创造新生命的力量呢?)。赦罪的真正效力,在于产生未来的新生命。赦罪的真正效力,就在“从此不要再犯罪”的生活裡。

    “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来》10:26)

    赦罪不是无赖犯罪的藉口,而是包含着无限希望的爱意。赦罪是以“十字架”为前设的——只有在十字架上为罪人捨己的耶稣,才具有赦罪的能力。也只有这捨己的赦罪,产生改变罪人生命的能力。

    作者现在美国加州牧会。
    本文原刊于《举目》72期:http://behold.oc.org/?p=26056

    http://www.chinasoul.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807:-81-11&catid=3:latest-share&Itemid=68&lang=zh-cn
     
    已获得耶书仑的支持。
  8. CHRIS88

    CHRIS88 基督门徒 ID:68059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6-05-10
    帖子:
    10,227
    支持:
    873
    声望:
    293
    金钱:
    $86
    神赐话语

    1
    提前1:15-16
    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然而我蒙了怜悯,是因耶稣基督要在我这罪魁身上,显明他一切的忍耐,给后来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样。

    哥林多前书15:10
    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并且祂所赐我的恩不是徒然的……

    以弗所书2:3-9
    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约翰一书1:8-9
    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2
    哥林多后书12:9
    祂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

    诗篇37:23-24
    义人的脚步,被耶和华立定;他的道路,耶和华也喜爱。他虽失脚,也不至全身仆倒,因为耶和华用手搀扶他。

    加拉太书6:1-4
    弟兄们,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你们属灵的人就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又当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诱。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人若无有,自己还以为有,就是自欺了。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因为各人必担当自己的担子。

    罗马书8:33-34
    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有耶稣基督已经死了,而且从死里复活,现今在神的右边,也替我们祈求。

    罗马书14:4
    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

    诗篇130:3
    主耶和华啊!你若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

    马太福音7:1-5
    你们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因为你们怎样论断人,也必怎样被论断;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对你弟兄说: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这假冒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后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
    启示录12:10-11
    我听见在天上有大声音说:“我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祂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弟兄胜过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

    3
    马太福音5:37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

    雅各书5:12
    你们说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免得你们落在审判之下。

    罗马书12:19
    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或作让人发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

    哥林多前书4:5
    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他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

    http://www.chinasoul.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811:2015-03-05-20-14-50&catid=3:latest-share&Itemid=68&lang=zh-cn
     
    已获得耶书仑的支持。
  9. CHRIS88

    CHRIS88 基督门徒 ID:68059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6-05-10
    帖子:
    10,227
    支持:
    873
    声望:
    293
    金钱:
    $86
  10. CHRIS88

    CHRIS88 基督门徒 ID:68059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6-05-10
    帖子:
    10,227
    支持:
    873
    声望:
    293
    金钱:
    $86
    《我为什么信耶稣》之一

    从流亡到故乡

    远志明

    我原来是一个无神论的学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博士研究生。在这之前,我在北京卫戍区做政工干部。当了十二年兵。我也是一个共产党员。 后来又参加89民运。那个时候,特别是《河殇》出来以后,到处作报告,到处演讲,有很多人也很赞同我们。我们自己也觉得自己是救国救民的,是启蒙者。但是 一回到家里,人就原形毕露。摔东西,骂老婆,很不象样子。我一发脾气的时候,我们家什么值钱我摔什么。我也曾经把我太太最喜欢穿的裙子用剪刀剪碎了。她性 子也很急很强。所以我们俩在一起经常吵啊,争啊,甚至打啊,闹啊。搞得就是没法过。但是那时候,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问题,我觉得我自己好高尚。我觉得我从 事这么高尚的事业,回到家里怎么就得不到老婆的认可呢? 其实是自己的双重性。



    我们每个人都有这种双重性。一方面我们是学者,是作家,是工程师,是企业家,我们在外面有一个身份,我们有不同的学问,理科的,工科的,文科的。但是另一 方面,我们是赤裸裸的人。我们的生命如何,在家里最容易表现出来。知识不能代替人的生命,知识多丰富,多渊博,它代替不了我们作为人的性情。在外面不管多 风光,不等於我们在家里是一个象样的人。但是我那个时候不觉得自己是这个样子,那个时候就觉得我是一个多么了不得的人。外面确实有很多崇拜者,可是怎么到 家里老婆就不崇拜呢?因为在家里用知识没法降服老婆,用什么忧国忧民的使命感老婆不买你的帐。用你在外面赚了多少钱,发了多大的财,别人怎么看得起你,老 婆也不买你的帐。老婆就看你是不是个好人。所以我们人都有两面,一面你是科学家,是企业家,是工程师,是作家,你学的是物理,化学,地理,天文,但是另一 面你就是一个赤裸裸的人。我们往往忽略这一点,但是这一点最重要。



    后来,参加了六四的一些活动,遭到通缉,不得不逃亡出来。我在国内藏了一个半月,然后逃到香港,经过香港逃到巴黎。在巴黎住了半年。这期间参加海外的民 运,筹办民主中国阵线,主编民主中国杂志。在这半年里,真是感谢神,让我看到了人的本相。在海外成立民主中国阵线的过程中,我们这些当年特别高尚的民运分 子,要救国救民的,忧国忧民的,却表现出自私自利,争权夺势。在89民运的时候,高尚是不是真的呢?是真的。但是流亡到海外以后的不高尚是不是真的?也是 真的。结果让我很困惑。到底怎么回事?



    我在逃亡的时候,非常软弱,非常想家。因为是被赶出来的嘛。不象我们现在在座的,你们都是自愿出来的,是争取出来的。我那时候是不想出来硬被赶出来的,所 以就格外想家。那时候我的女儿才一岁半,太小,没办法带着她和我的太太一起逃亡。在巴黎的时候想得不得了。突然发现我自己是这么的软弱。不久我的父亲去 世,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才56岁,跟我的逃亡有关系。受了很多的惊吓,他的肺病不治,很快就去世了。我作为长子,也不能回去送终。但是,他的去世给我最大的 打击是,我发现人的生命好快啊,昨天还在,今天就不在了。我突然觉得死亡的阴影离我这么近,我是长子,仿佛我父亲去世,下一个就轮到我了。所以在海外流亡 期间,感谢上帝,给我这么一个机会,让我看到人的本相。什么样的本相呢?人是软弱的。人都是有罪的。人都是要死的。这些事情平时我们都感觉不到。在北京风 风光光的时候,谁也没想过这些问题。当你一看到人的这种本相之后,就开始了心灵的饥渴,就开始了心灵的寻求,开始思考这是为什么?有没有出路?



    我记得有一位牧师到难民营去给我们讲道。我们那时候还被仇恨所充满。他讲了一下午,我们就跟他辩駁了一下午。在理性上根本不能接受基督教信仰,觉得他跟现 实离得太远。理性上说不通,可是在心灵深处,有很奇妙的东西发生。有一天,我和苏小康,就是河殇的总撰稿人,一起到巴黎圣母院,一进去感觉就不一样。我看 到了马利亚怀里抱着耶稣的那座塑像。那个圣婴,满头的金发,是卷着的。我女儿头发也是卷的。我一看到他,就突然想起我的女儿。不知为什么,我扑通就跪下来 了,跪在耶稣,圣婴面前。眼泪哗哗地就流,低着头不停地流。这时,苏小康拍拍我的肩膀,但是我没有力气站起来。那个时候我特别想家。不知道为什么看見了圣 婴的耶稣就这么动情。我哭了好久。我站起来以后,就跟苏小康一起去买了项链,他买了一副,我买了一副。这项链上就挂着一个十字架,十字架上有受难的耶稣。 我们两个人都托人把项链捎到家里,给我们的夫人,孩子。那时候我们都是无神论者,我们不知道耶稣的事迹,只知道这个名字。我们从来也没有去过教堂。可是不 知道为什么一踏进去,心就动了。一看见耶稣,眼泪就流下来。有一次我在巴黎的大街上转,巴黎有很多图片,像明信片一样的。我看来看去,那么多,有美丽的风 景,辉煌的建筑物,我都没有动心。我看到了一幅耶稣被挂在十字架上的图片,天空中竖着一个十字架,有蓝色的光从十字架背后射到大地上,地面上有小船,有渔 夫。我看到这个画片,心又动了。我一下子买了四张,寄给我太太一张。不知道为什么,我什么都没给她讲,我就随信寄去了这么一张画片。我家里现在还有三张。



    现在回想起来,在冥冥之中,或者在我心灵深处,上帝已经在作工。因为人在最无助的时候,当人的本相暴露出来的时候,我们的心灵就被神所吸引了,我们的心就 容易向神敞开了。我们常常听到一句话说,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头。为什么人非要到尽头才寻求神?才被神来作工呢?因为人走到尽头的时候才能看到人自己的本 相。当然如果人在顺利的时候,在一切都很好的时候,也能谦卑下来,也能看到我们有罪,我们要死,我们是软弱的这样一个本相,神也能在你身上作工。可是我们 太骄傲,我太骄傲。我是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我是一个解放军的政工干部,我是一个共产党的党支部书记。上帝非得让我走到尽头,不能来挽救我。所以我真的感 谢上帝,让我走到尽头。让我在那个时候,虽然我的理性拒绝那个牧师,任何的讲道、任何的神学、任何的教义我都听不进去,可是我的心灵却默默的渴慕着神,渴 慕着耶稣,渴慕着他的十字架上的救恩。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耶稣挂在十字架上,头垂下来,我的心就动了。后来,我父亲去世,当时我已经在普林斯顿做访问 学者. 我给父亲摆祭。那个时候我还没信主。我摆祭的时候,摆了很多他爱吃的东西。我没有他的照片,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用耶稣在十字架上的这个画片,摆在那里,痛 哭了一夜。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理性上不能接受,神学,教义的时候,我的心却渴望神, 被神所吸引,被耶稣所吸引。



    在巴黎的时候,我还做过一个梦。我记得很清楚,是在民主中国阵线成立大会的那个晚上。我那天晚上住在民阵的办公室里,睡觉之前,在朦胧之中看见一个异象, 特别清楚的异象。我在奔跑,我的头脑就像一个银幕一样,我从银幕的右边向左边奔跑。跑啊,跑啊,跑啊,一会儿变成了一只狗,一会儿变成一个三条腿的,象卓 别林一样,一会儿变成飞机,最后掉到海里。我说死啦,死啦。但是在海里变成一条鱼,那个鱼游啊,游啊,游啊,突然就停住不游了,有蔚蓝色的光从它的上面照 下来。噢,我觉得好奇怪,我想阻止这个画面,不能阻止。但是当我不阻止它的时候,它停下来了。我大为吃惊。我马上爬起来,拿一支笔,把最后的画面画下来。 然后,写下一段话,我第一句话说:「昨天我曾被恐惧夺去,今天你又被愤怒抓住,现在神向你说,你要回到你自己。」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出现「神」这个字。这 段话的最后,我写道,神来到我这里,让我为祂说话。这是十一年前的事情。後来我才知道「鱼」就代表耶稣的救恩。我当时一点都不明白,我为什么写下这些话。



    我后来到了普林斯顿做访问学者。普林斯顿大学汇集了将近二十位民运分子,因为他有一笔钱,大概五百万美金,把我们这些民运分子都请到那里去,是一个美国商 人出的钱。有一天我们开完会的时候,有一个小姐妹就来喊,哎,你们好不好今天晚上参加我们的一个活动啊?我们其中的几个人就说,好啊,去啊。我们那时候反 正也闲着没事。结果晚上去了一看,是什么呀?查经。我们以为是party呢。既然来了,就吃吧,然后怎么办呢?不能吃完就走啊,就看看吧。结果这一看啊, 是一些年轻人。有大陆来的,有香港来的,有台湾来的,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查经班。他们唱啊,跳啊,拍手,跺脚啊,我们在旁边都看傻了。我们看了一晚上,然后 就回去了。一回去我们这一帮人就开始笑。说,哎呀这帮人还这么执迷不悟呢,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迷信,崇拜。他们经过没经过文化大革命啊?没有。因为那种 形式跟文化大革命真的是一样。文化革命赞美毛主席的那些诗、歌,现在改了词赞美耶稣是一样的。什么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什么看 见了太阳就看见了你,敬爱的毛主席;什么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也是有一本小语录,小红书,跟圣经一样,具有绝对的权威。也是要以经解经,要用 毛主席的话来理解毛主席的话,也是要斗私批修,灵魂深处爆发革命,跟我们现在认罪悔改一样,要早请示晚汇报,就跟我们祷告一样。到了第二个礼拜五,有一位 弟兄开一个面包车来接我们,我们当时有几个人住在一起。大家都说,啊,我今天写文章,我今天有客人。谁都不去。我呢,心比较软。我说这么大老远的开个面包 车来接我们谁都不去,这怎么象话啊,我说我代表大家去好了。我就去了。



    结果我多去了这么两次,就被吸引了。被什么吸引呢?不是被他们的那些形式,也不是被他们讲的那些道理,那些道理我也听不懂。什么耶稣的宝血啊,可以洗净你 的罪啊,这是哪里的话啊,这既不合语法,也不合逻辑。听不懂,形式也不能接纳。可是我为什么被吸引呢?喜欢那个气氛,喜欢那些人。一见如故,真诚友爱,活 得是真年轻。同样是大陆人,为什么我们活得这么惨?我说的不是生活,是心里头这么惨?你看他们的眼光,这些基督徒的眼光,眼里面都是真诚,都是友爱,毫无 隔膜。你看我们那些民运分子的眼光,都是老谋深算,深沉得很。真的不一样。所以我坐在沙发的一个角落,享受着他们那个气氛,那种友爱,那种温暖。我觉得那 个小屋子里边充满了阳光,充满了喜乐,充满了一种生命力。这是我在中国大陆从来没见过的。在我们这些自以为高尚的,要救国救民的知识精英中也从来没有过的 一种气氛,一种生命力。我被这个吸引。所以后来每到礼拜五还没来的时候,我就盼着那一天。



    当然,我到了那里,也没什么话讲。他们当时正在查新约的《希伯来书》。那个书很深,我听不懂。但是后来有一天我听懂了。它讲,什么叫信,信就是所望之事的 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我是个学哲学的,我一听,这话好,这话有哲理。为什么呢?什么叫信,信就是说,你还在盼望的时候,你已经知道有实底了,你在没有看 见的时候,已经有了确据了,这才叫信。我们平时所说的信,不叫信,那叫理解,那叫明白。真正的信就是你不理解,不明白的时候你就信,那才叫信。我的朋友, 我给他一百块钱,他爱怎么花就怎么花,那叫信赖他。如果我给你一百块钱,你必须告诉我怎么个花法,我才给你,弄明白了我才给你,那不叫信赖。我一听这话有 哲理,我就开始发言。我一发言他们就说,呵,远志明发言了。后来我就跟他们聊,我说你们为什么这么好,为什么这么喜乐。他们对我们可好了,缺什么,他们就 给什么。帮我们学开车,接送飞机。帮我们出去买东西,办手续,什么都帮。还帮我们找了三个牙医,把我们每个牙都洗了一遍。有一位老姐妹每个周末请我们去吃 饭,给我们讲福音。我们就跟她辩论,辩论的结果,每次都是她输,她当然辩不过我们了。可是我发现什么呢,每次她输了,她还是笑咪咪的,问我们,下礼拜还来 吃啊。然后还说,我还继续为你们祷告,有什么事告诉我。我心里想,你不是输了嘛,你怎么还这么充满信心啊?我当时觉得这些人好神奇。后来我就问他们,你们 为什么这样?他们告诉我说,因为耶稣就这样。因为是耶稣的爱使他们这样活出爱来。我当时不明白这句话。不过他们告诉我说,你去读四福音书。我开始读耶稣的 生平。我大为震撼。



    我发现我以前听说过耶稣这个名字,知道他是基督教的创始人,但是我并不真认识耶稣。我没有自己认真地读过圣经,我没有亲自去了解他。我只是听到,马克思主 义是怎么批判基督教的。其实西方的很多大思想家,大科学家,他们对基督教都有看法,但是他们对耶稣佩服得五体投地。像尼采,是最反对基督教的,但是他对耶 稣,对基督,佩服得五体投地。像中国的陈独秀,他是无神论者,可是对耶稣佩服得五体投地。像黑格尔,康德,歌德,海涅,这些大思想家,大文学家都对耶稣佩 服得不得了,尽管他们对教会有看法。当然,我对教会也有看法,你对教会也有看法,牧师对教会也有看法,可是他们对耶稣都没看法。



    我一读到耶稣,一下子就给震撼了。耶稣的话象针扎我的心,但是又象春风吹我的心,又象阳光温暖我的心,他的话是从天上来的话,不是人的话,人说不出那种话 来。比方说,我当时是被仇恨充满,我家恨,国恨都在一身,我父亲去世时我写过一首诗,前两句是:热泪不洗家国怨,至情如斯哀怎堪。就是流多少泪也洗不尽我 的国怨,家怨,充满了怨恨。可是我读到耶稣说,你们听见有话说要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的仇敌,为逼迫你们的祷告。我听到这句话 就好扎心啊,我怎么能爱我的敌人呢?我那个时候充满了恨,我怎么能为逼迫我的人祷告呢?他逼迫我逃亡到海外,他逼迫我不能跟我的女儿,跟我的太太在一起, 他逼迫,我受逼迫,我怎么能为他祷告?但是我接着往下读,耶稣的下一句话震撼了我。我的无神论开始动摇就是从下一句话开始,你们注意听下一句话是什么。他 说,因为祂让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祂,就是指上帝,指宇宙的造物主。祂造了太阳,赐给我们每一个人阳光,不管你是个好人还是个坏 人。祂降雨下来,滋润万物,赐给每一个人,也不管你是义人还是不义的人。上帝这样地爱我们人类,可是我们人类却彼此仇恨,彼此计算。读到这句话,我突然意 识到,耶稣是从天上代表宇宙的主宰向我们人类说话。他指着太阳说话,指着雨水说话,他在空中说话,他说的不是人的话。耶稣说的是神话,是上帝的话,是造物 主的话,我们的灵里面能分辨得出来。听到这种圣洁的声音,这种高贵的声音,这个充满了慈爱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灵魂就开始颤抖。当然我的灵魂曾经哭 泣过。在巴黎的时候,曾经哭泣,曾经寻求,曾经被耶稣所吸引,但那个时候我不知道。现在耶稣直接向我说话了,噢,我的心,哗,震动了。



    我记得我当时是躺在床上看的,我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我闭上眼睛,我要为我的敌人,为逼迫我的,为我刚才还在恨的人,我要为他们祷告。我要听耶稣的话,因为 他的话是从天上来的话。我闭上眼睛,想为邓小平,李鹏祷告,结果还是不行。一闭上眼睛,还是那句老话,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不到。我打开圣经,又去读 耶稣的话。耶稣说,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的仇敌,为逼迫你们的祷告。这话好象是对我说的。我马上又闭上眼睛,怎么爱也爱不起来,怎么祷告也祷告不出来。 我又打开又看,又闭上眼,又看,又闭上眼,反复了好多次,我的心才安静下来。我才顺服了神的话。



    人要顺服神的话,多么不容易啊。你虽然知道是神的话,你虽然知道是天上来的声音,但是你要脱离自己那个罪的捆绑,仇恨的阴影去顺服他,是不太容易的。你明 白了是一回事,你明白了以后去实行是另一回事。感谢神,让我反复了好多次以后,我的心安静下来。我虽然还不能那么爱邓小平他们,但是我起码不恨他们。我当 时就觉得我的心啊,也随着耶稣慢慢的提升,也提到半空中了,就跟邓小平,李鹏不一般见识了。因为我们都是罪人,我们不要以为他是罪人,我不是罪人,我有权 审判他。不,我们都是罪人。我们在上帝面前,在耶稣这样一位充满了慈爱,象阳光,象空气,象雨水一样,无条件地爱着我们的上帝面前,我们都是一样的罪人。



    这个地球上充满了罪恶。这个小小的地球在空中飘着,太阳不远不近地照着我们,空气不薄不厚地给我们呼吸,雨水是这样地循环大地,滋养着我们,可是我们在干 什么?看看现在这个人类,我们制造的导弹,原子弹,可以把地球毁灭几百遍。打开电视看看是什么?打开报纸看看是什么?天天在国骂国,民骂民,党骂党,人骂 人。就好象一个父亲,养育了一群孩子,供给他们吃的,穿的,用的,住的。可这帮孩子天天在一起打,竟争,贪婪,妒忌,仇恨,用他们的智慧制造杀人武器,你 说这个做父亲的多么心疼啊。所以耶稣就来了,就说你们要悔改,你们这样下去必定是死。当时我心灵的眼嚓地就开了。我突然看见了上帝在向我们说话,我看到了 人类的罪。我认罪不是认我个人犯了什么小偷小摸啦,发脾气啦,是我们作为人的那种罪性。我们不承认神的爱,我们觉得我们人类是宇宙中最高的产物,觉得离了 我们地球就不转了,宇宙就没意义了。这种人类的骄傲,造成人类的瞎眼,人类的瞎眼导致了人类的仇恨,人类的仇恨导致了人类的灾难。



    我碰到耶稣的时候,才突然发现我们的罪。我开始谦卑下来。我一承认我有罪,一发现我们人类普遍的罪,我跟邓小平之间的隔膜就没了,化解了。我发现我们好象 都一样,我一下子就摆平了,我觉得这一点真好。如果你来到神面前,你只要承认你是罪人,祂是救主,你承认祂是爱,而你是罪,你把自己跟神不要摆平了,那么 人跟人就可以摆平了。只要把神当作神来看待的时候,人跟人就没有仇恨,没有隔膜,人跟人都摆平了。我遇到耶稣以后一下子就被抓住了。我心里说,主啊,感谢 你,你开始拯救我了,我终于遇到你了。我的心安静下来,我的仇恨的那个铁疙瘩,那个铁链子解开了,我的心舒展开了。什么叫祝福,我祷告说,神啊,难道这就 是你给我的祝福吗?你使我的心明亮了,使我的心平安了,你使我的仇恨的疙瘩解开了。不错,这是最大的祝福,最大的祝福。



    从那天开始,我每天读圣经,读福音书。每天都读一点点,读不快。因为读几句我就开始想, 越想祂越是神,越想我越是个人,越想祂越是爱,越想我越是罪。噢,真好。耶稣说,你们祷告的时候,进到内室,关上门,求告你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垂听,必 然报答你。我读到这里,就心里欢喜快乐。我说,我真的遇见神了,只有神才这么说话,人不这么说话。人都是做事让人看的。神说,你做事不要让人看,为什么? 我是神,我在暗中。你们如果得了人的奖赏,就得不到我的奖赏了。哎哟,我说真的遇见神了。



    我跟主耶稣亲亲密密地度蜜月度了一个多月,没有人知道。一个多月以后,那个老姐妹问我:远弟兄,你信主了吗?看你的表情不一样了。我说,我已经信了。这个 老姐妹就上来抱着我喊,远志明信主了,远志明信主了。什么叫信,很简单,你只要把自己当成是个人,是个罪人,你把耶稣看成是神来到人间向你说话,传达神的 爱的福音,这就叫信了,这就是信了。结果没过两天,我们教会的牧师就到我的住处来,为我祷告,我记得很清楚,张麟至牧师,到了我住的地方,拉着我的手,一 句一句地带我做决志祷告。等祷告做完了以后,我发现我自己满脸都是泪。那个牧师看到我满脸是泪,他的泪也充满了眼眶。到了晚上,我自己做了一个很郑重的祷 告。我把灯拉灭了,跪在床前。你知道做了决志祷告以后,跟没做决志祷告不一样。做了决志祷告,就是当着人的面公开地把话说出来。就好象结婚一样,那一半属 于你了。偷偷地恋爱时, 老有退路。但是一结婚就不一样了,一结婚就谁也没退路了。现在好多人说,倒霉了,结了婚了。因为原来彼此相爱,你不觉得是捆绑,刚结婚的时候都是喜乐的, 结婚几年之后才觉得不喜乐。但是我跟主结婚十一年了,越来越喜乐,越品味道越浓,人的味道品品就没味了,慢慢矛盾就出来了。可是你跟着神,读圣经,体会耶 稣的丰富,噢,那个丰富啊,越来越亲。我为什么那个晚上要做一个很郑重的祷告呢?就是因为我决志了,决志对我的心发生一个震撼,我已经公开出去了,我向神 公开了,向人公开了,向牧师公开了,向世界公开了,向我那些民运朋友公开了,那是一个很大的决定啊。我晚上就跪下来祷告。把灯拉灭了,郑重其事地,半天说 不出话来。等我开口说第一句,亲爱的天父,不知道为什么, 我的眼泪就哗哗地流下来,是伤心呢还是喜乐呢?就好象一个流浪的孩子回到父亲的身边,受尽了人生那么多的委屈,心灵的煎熬。当时我当然也想到我地上的父 亲,他去世了。我觉得我来到心灵的父亲天父面前,心灵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跪在了自己的父亲面前,好亲切啊,眼泪不停 地流,流啊流啊流到最后清醒过来,也没有说什么话。我第一次跟神祷告,只是流泪,没有说什么话,只喊了一句亲爱的天父,但是我知道神已经拥抱了我,我天上 的父已经接纳了我。心里边好踏实。所以我写的第一篇见证,那个标题叫:「扑向梦寐以求的故乡」。只有当我们进入了神的怀抱以后,才突然发现那是我们的故 乡。当我们还不认识他的时候,还没有进入他的时候,我们仿佛在寻找。找啊,找啊,我们的灵魂在找家。虽然我们有个肉身的家,可是我们的灵魂好象没有家。我 们不知道家在哪里,直到找着了,碰见了耶稣,才发现这就是我心灵的家。他说的每一句话在我心灵的深处引起共鸣,就好象羊认识牧人的声音。生命寻到了他的 根,心灵找到了他的家,充滿了愛。



    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死亡在永恒的爱里是没有意义的,人的罪在神的愛面前也是没有意义的。什么有意义?原来覺得没有意义的人生,在永恒的爱里找到了意义。我认识到自己的罪,我以前没有认识到。我以前觉得自己是义人,只有来到神面前才会发现人都是罪人。



    普林斯顿的教会一年有两次施洗。牧师通知我说春季的洗礼是在4月的28号那个主日,1991年4月28号主日。我一听,这个日子,就是我的父亲,我地上的 父亲,他去世一周年的忌日。他是1990年4月28日去世的。可是按照计划, 那天我要在德国的法兰克福放映《河殇》。牧师说,我们可以提前或者拖后给你施洗。我说,不要,千万不要,就这个日子,我要提前回来。为什么?我晚上祷告时 对神说,神啊,你知道,一年前的这一天,我失去了地上的父亲,一年后的同一天,你要做我天上的父亲。这个日子不能改。所以我提前回来了。我从法兰克福回来 的时候,美国领事馆不给我签证,因为当时我拿的是法国护照。他说你拿法国护照到巴黎去签。多急啊,但是我当时因为已经信神了,已经做了决志祷告,我知道我 属于他了。我就跟神祷告说,神啊,这是你的事。我回不去,那是你的责任。你是全能的父,你掌管一切。我回去不是干别的,我回去是认你这个父亲,我回去是受 洗啊。所以我一点也不急,我很坦然地去海德堡做下一场演讲。到海德堡的时候,领事馆给我打电话说,你来,给你签证。我讲完马上坐火车回去。回去以后给了我 签证,我就让旁边的翻译朋友问他,为什么昨天不给我,今天给我?他说,你要感谢,你有一个好朋友。我到现在不明白这句话。谁是我的好朋友?我在德国没有一 个朋友,当官的,议员,没有。我现在知道,我的好朋友是耶稣。



    神奇,神做事就是神奇。如果他做事不神奇他不叫神。如果神做事你都能理解,都能明白,他就一点都不神,那你信他干什么?信神,信的就是神了的神。我们北方 话说,这件事神了。什么意思?你弄不明白。孟子说,圣而不可知之,谓之神。神圣,伟大,荣耀,权柄。可是你不能完全明白他,圣而不可知之,叫做神。当然, 我不是说,你稀里糊涂地信,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这是迷信。你一定要信得清楚、信得明白你所信的是什么。你所信的是独一的真神,宇宙的造物主,天地万物 都是他赐给我们的,他借着耶稣向我们显明他的爱,你要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一点。你不是信菩萨信佛,不是信你自己,不是信偶像。但是你要知道,你清清楚楚明明 白白地信的这个神,他的作为,他的奇妙,他的奥秘,你是永远也弄不清楚的。敬畏他是智慧的开端。



    那时候,如果不是用神迹,是没有办法把我打败的。如果有人给我讲神学,我永远信不了。我记得在普林斯顿的时候,有一个神学家对我说,远志明,你问我关于圣 经的什么样的问题我都能回答你,圣经以外的我不敢保证,圣经我研究透了。我就问他一个问题。我说,蛇受了上帝的诅咒之后是用肚皮走路的,请问它以前是用什 么走路的?他想了一想说,哎呀,我不能回答你。我给他提了好几个问题他都不能回答。上帝是个灵,他怎么用动物的皮给亚当,夏娃做衣服?好多事情我们怎么能 够弄明白?讲神学,说实话,我是学哲学出身的,辩论起来,神学本身就是没有根据的。因为他是以信心为根据的,是以没有看见的为根据的,是以盼望中的东西为 根据的,他怎么能符合哲学中的逻辑呢?但是它符合我们心灵的逻辑。虽然在巴黎难民营里,我拒绝那个牧师的讲道,可是我的灵魂碰到耶稣,我却哭泣,被吸引。 我看到普林斯顿那些爱我的基督徒弟兄姐妹,充满了平安喜乐,真诚的那些人,我就被吸引。他们当时口里说的,我还不明白,可是他们所表现出来的生命力,吸引 了我,我明白。耶稣,我看见了,我认识他。



    信了神以后,我发生了很大改变。仇恨没有了,脾气也没有了。原来在北京的时候,我跟我太太打得不可开交,折腾着要闹离婚。她妈妈来劝,我妈妈来劝,谁劝都 没用。我们俩心平气和地讨论,讨论的结果是,脾气不合,没有办法在一起。她到美国来也是一样。她到美国来的时候,都没打算跟我好好过的。她知道我这个坏脾 气。她说,你这个脾气改不了,到美国来了以后,咱们就离了算了。美国自由,而且离开家人了。但是我告訴她说,你来了一看就知道了,我已经变好了,成为一个 好丈夫了。她不信,她真的不信。她来了一看,哇,真的,好了。但是,我还发作过一次。我想,那一次是神要我发作的,为什么呢?她不让我去教会。她说,你好 好学英文,好好去念书,读个学位,老跟他们混干什么。她第一次去教会的时候,有个老姐妹见了就说,啊,你来了,我们已经为你祷告好久了。你看远弟兄信了主 多好啊,你也快点信吧。我太太说,哎呀,让我考虑考虑。那个老姐妹说,不要考虑了,日子不多了。基督徒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是指主耶稣再来,这个老姐妹很 虔诚。但是我太太不高兴了。她回家就跟我说,这叫什么话啊?我刚来美国没几天,就说我日子不多了,不去了。也不让我去。结果那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我憋不 住了,手一拍吃饭桌子,盘子,碗筷哗啦啦啦掉到地上去,那个力气好邪啊。我太太一看,吓得倒退了三步,轻轻地说,你不是基督徒吗?你不是变好了吗?她这一 句话,神的灵就进入我的心,我突然清醒过来。我笑咪咪地说,我刚才是让你看看,我不是基督徒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那是神感动我让我说的,因为我是心平气和地 说的。她才突然醒悟到,哦,原来我来美国两个月,他还没跟我发作过呢,原来他真的变了。真的感谢主,这是神安排的 。



    当然夫妻在一起,有没有争吵的时候,有。各个家庭都在发生,没有不争吵的,普普通通的家庭都有争吵。但是感谢神,我们信主之后,争不起来,含怒不过日落。 夫妻为什么争吵?都是看对方的罪嘛,都觉得自己好。你看你这个样子,你看你那个样子,结果两个人的样子都不好看了。一个手拿放大镜。一个手拿手电筒,看脸 上的毛病,身上的毛病,那可不是越闹越大,火上加油。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是信了主以后,都认自己的罪,不是看对方的罪。如果各自认自己的罪,那就好解决多 了。那个手电筒,放大镜看的不是对方。看的是什么?是一个大镜子,看的全是自己的脏。那个镜子就是神,神的爱。在神的爱面前,我们显露出我们的罪。所以夫 妻就不可能大吵。意见不同,可以讨论,讨论的时候可能口气大了一点,沒关系。有一次,我記得很清楚,也感谢主,我女儿,她来了美国很快就信主了,她信得很 单纯。那时候她六,七岁。有一次,我跟我太太在厨房,大概是为做什么饭,又发生争执了。我女儿就悄悄上来,递給我一张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你是基督 徒吗?就是Are you Christian? 我一看脸就红了。我就跑到屋子里去,跪下来,认罪,祷告。等我出来的时候,眼睛都红着的。我太太一看我这个样子,她当然就一句话都没有了。



    所 以神就是我们的拯救,他什么时候救我们?当我们自己不能救自己的时候,他来救你。当你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当你有脾气要发的时候,不能不发的时候,他 可以让你不发。当你这个小偷小摸,手要伸出去的时候,他可以让你不伸出去。当你要恨人的时候,他可以让你不恨。当你要妒忌人的时候,他可以让你不妒忌。只 要想起神来,只要认自己的罪,我们的本相就会照出来。一照我们的本相,我们就没有能力再去恨别人了,我们就没有能力再去不饶恕别人了。所以一个认自己罪的 人,一定能够饶恕别人。现在我在我们家里跟我太太,也不是没有争吵,没有不同意见,都有的,一定有的。但是,感谢神,有神在我们家中,有耶稣住在我们家 里,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而且,現在我发现,解决家庭问题,夫妻问题,都要用爱来解决。我们以前不懂,我们老用讲道理来解决。找一个人来评判,来讲讲道 理,来说服,让他明白,这个都不能解决问题。因为家务事,什么事也说不清,就用爱,稀里糊涂地爱,无条件的爱,不管怎么着你都爱他。这种爱,什么问题都能 解决。



    我来举个例子。现在我就学会一手,如果太太再生气的 时候,不要讲道理,越讲道理就越生气。你讲得天花乱坠,把道理讲得绝对真理,她也还要生气,因为本来就不是一个道理的问题。所以我发现,按照神的教导,爱 能解决一切,爱可以解决一切的罪。我就上去抱着她。我开始学这个方法,你们也可以学。当你的太太,或你的先生生气的时候,你不要讲道理,闭上你的口,伸出 你的手,上去抱着他不撒手。然后不要说话,一说话就漏怯了。一开始的时候,一抱着她,她可能说,你少来这一套。但是你不要管,抱着别动,我保证你抱五分钟 他就软下来了。什么叫作爱,这就是爱,无条件的爱。爱就是一个伟大的胸怀去拥抱另一个不那么伟大的胸怀。



    神 的爱是什么,神的爱是大的要抱小的。人的爱不是,人的爱是一般大。我爱你,你必须爱我;如果我老爱你,你不爱我,我就杀了你。好多情杀就是这么来的。如果 我爱你,你也爱我,没事。如果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了,俩人拉倒,也没事。偏偏我爱你,你不爱我,就不行。所以人的爱都一般大。可是神的爱是什么呢?神比 我们大得多,可以包容我们。如果你信了神,你的胸怀就应该越来越大。你可以包容那些你不喜欢的人,爱那些不可爱的人。首先爱你身边的。我们特别喜欢那句 话,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后来我发现,別说先天下之忧而忧了,先我太太之忧而忧,后我太太之乐而乐,我都做不到。先邻居之忧而忧,后邻居之乐 而乐,我都做不到。现在我们就用神的爱,先爱你身边的人,爱你周围的人,爱每一个人。一个有了神住你心中的人,就像蓝天住在你心中,就像阳光住在你心中, 就像空气在你心中那么博大。



    神从来不跟人一般见识。一个信 了神的人也不跟人一般见识。为什么?因为神好伟大。我们住在伟大的神里头,我们自己就变得伟大,我们不再跟这个世界一般见识。这样才能活得好。你要想活得 好,你必须超越,你要想赢得对方,你必须有比对方更大的爱,更大的胸怀。你要想在这个世界上過得好,你必须比这个世界站得高一点。我信了主以后,发现一个 真理,就是怎么樣才是最大的享受,就是认自己的罪,免别人的罪,来享受上帝的爱。活在神的爱中的人,就很容易学会去爱别人,爱自己,爱家人,爱那些不可爱 的人。人生什么最有意义?不是金钱,不是地位,不是名声,甚至也不是健康。是爱。有了爱,这些东西都发光,都点石成金。没有爱,这些财富,名声, 地位,都没有光,甚至成为枷锁,成为捆绑,成为骄傲,使我们心灵受苦。



    真 的感谢神。回顾我信主十一年,真的是越来越甜美。我常常想,如果我不是一个基督徒,如果我十一年前没有信耶稣的话,我真不知道我今天会是什么样子。也许我 们已经妻离女散,也许我的女儿成了单亲家庭的女儿。我和我太太的感情,在六四之前已经闹得那么僵。藉著六四神把我逼到我的本相面前,让我认识了他,使我变 成一个新造的人。这时候我太太才来到美国,我们过上了幸福的日子。感谢神。冥冥之中神在呼唤着我,呼唤着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凡是你愿意领受他呼唤 的,你来到他面前的,他已经给你预备了幸福的日子。真的,这是神给的。



    我 们最后一起低头祷告。不管你是不是基督徒,今天,只要你愿意,愿意敞开你的心,用你的心灵和诚实来到他的面前,他都会接纳你。他会把赐给我和我一家的这样 的爱,这样的福气,也赐给你和你的一家,让你过一种幸福的日子。我们一起来到他的面前,我说一句,你们心里默默地跟我重复一句。亲爱的天父,爱我的上帝, 我今天来到你的面前,我要谢谢你,谢谢你赐给我的一切。我要来到耶稣的面前,承认我是一个有罪和有限的人,愿你赦免我一切的罪,愿你成为我的救主,成为我 的生命的主,愿你把天上的爱赐给我,把永恒的福分赐给我,赐给我的一家和我的后代,从今晚直到永远。我以上的祷告是奉耶稣的名。阿们。

    http://www.chinasoul.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1936&Itemid=105&lang=zh-cn
     
    已获得耶书仑的支持。
  11. CHRIS88

    CHRIS88 基督门徒 ID:68059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6-05-10
    帖子:
    10,227
    支持:
    873
    声望:
    293
    金钱:
    $86
     
    已获得耶书仑的支持。
  12. CHRIS88

    CHRIS88 基督门徒 ID:68059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6-05-10
    帖子:
    10,227
    支持:
    873
    声望:
    293
    金钱:
    $86
    《我为什么信耶稣》之二

    在人间走天路

    远志明
    我们在人间都有一个家,我们人间的家的特点就是温暖,有亲情,是一个可安歇的地方。其实我们每个人也需要有一个心灵的家,灵魂的家。这个家的特点也是有平安,有真诚,有爱。当我在普林斯顿第一次遇到中国基督徒,遇到他们的查经班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种东西, 这种灵魂里的平安,灵魂里的喜乐,灵魂里的真诚友爱。当时,我虽然对他们所讲的圣经这一套道理还不懂,还听不进去,可是这种灵魂里的家的感觉吸引我,使我不得不去想一个问题,就是他们为什么这样?当你发现了一个好东西的时候,你一定想知道它是从哪来的,你好可以得到它。作为一个学哲学的人,我当时有这么一个想法,不管他们所讲的那个道理是真是假,不管耶稣是否真的是神,只要世界上有一种力量,能够把人心中的这种平安,这种真诚,这种友爱激发出来,我就应该去探索,去寻找,对不对?很合乎情理的。所以我就开始寻找。他们告诉我要去找耶稣,因为这一切的源头是耶稣。我开始读圣经,我认识了耶稣。我被家的这种魅力,这种温暖所吸引,我不能不公开地承认它,不能不受洗。记得受洗的那一天,我打电话请我那些民运的朋友,能来的都来了。当我从水里出来,换上衣服,走到外边,我看到天比过去蓝,草比过去绿,花比过去美,鸟叫得也好听了。那些民运朋友们,过去都是疙疙瘩瘩,恩恩怨怨的,也变得可爱了,都想上去抱抱他们。其实,什么都没变,什么变了?我的心变了。我的心里面有了神的爱,有了神的光,看什么都不一样。

    一个人的心一变,他周围的一切都变。如果一个人的心是黯淡无光的,看谁都不顺眼, 连他的金子都不发光,他的金子就像铁一样,。可是如果心里面有了光,心里面有了喜乐,有了平安,看到老婆怎么看怎么漂亮。你们知道心多么宝贵。我们在世界上争这争那,奋斗来奋斗去,都是争那个身外之物。可是你知道吗?你有一个特别可爱的心,胜过一切。我不是说你太太有个可爱的心,或者你丈夫有个可爱的心,你自己有个可爱的心比什么都重要。真是感谢主,天天晚上,睡觉之前我要读圣经,我要来到耶稣面前。我常常读着读着耶稣就感动流泪。我谢谢他给了我这么一个甜蜜的心灵的家,使我能够每天回到家中来。真是好,这么多年来,我天天住在家里,住在灵魂的家里,我的心灵再也不是浪子。真的感谢主!

    当然,甜美是甜美,但在人生的路上,还照样会有苦难, 会有各种各样的生老病死, 劳苦重担,恩恩怨怨。耶稣不象菩萨,菩萨老给我们许诺说,你给我烧香磕头,你要什么有什么,逢凶化吉,凡事如意。耶稣不是。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你们在世上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我信主以后的岁月,遇到了很多很多的问题,但是我告诉大家,在耶稣里有平安,有得胜,有喜乐,有祝福。

    我刚信主遇到的第一个挑战就是人们的误解。因为我是民运分子中第一个信耶稣的。我信耶稣以后,风言风语就传开了。我太太的一个朋友,到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回国的时候,在我们家住了一个星期。他就跟我太太说,人家怎么议论远志明,你们知道吗?人家说远志明信耶稣无非是三种可能,第一种可能,他是逃避。民运他混不下去了,跑到教会里来混了。第二种可能, 远志明意志力薄弱,受不了流亡的苦,找个心灵的寄托。第三种说法更可恶,远志明这个人就是爱出风头,当年入党光荣就入党,后来搞民运光荣就搞民运,现在信耶稣了,又在教会里出风头去了,说不定将来还信谁呢!这些话听了好刺耳啊,我太太听了受不了。晚上就跟我叨叨,你看,你看,就知道人家对你没好印象,人家说的说不定是真的。因为那时候我太太还没信。我听到这个话以后就跪下来祷告,我来到耶稣面前,我打开圣经。我一来到耶稣面前,我什么都化解了。我看到耶稣,他被人吐唾沫,拿鞭子抽,拿枪扎,被人侮辱,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人们嘲笑他说,如果你真的是救主,你就从十字架上下来,你先救你自己吧。他没犯过一宗罪,没做过一件坏事,没恨过一个人,他全是做善事,救人,他所教导的没有一样是讓人学坏的。为什么人们这样对待他?因为人有罪。人间容不得天使。如果在我们有罪的人间突然来了一个圣洁无比的天使,我们受得了吗?受不了啊,因为我们每个人在他面前都显出我们的罪恶。所以,人们要钉死他。但是钉死他,他还是爱人们。他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所以当我来到耶稣面前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一点委屈都没受。我觉得人们这样对待我已经够好的了,还没上十字架呢,还没人拿唾沫吐我呢,还没有人拿鞭抽我,没人拿枪扎我。啊,我真的感谢主,耶稣就是我们的磐石,什么意思?他永远托着你啊,他就是我们的底线。当你受不了的时候,你看看他,你就受得了了。

    后来我就跟我太太讲,他们这么想是很正常的,他们如果不这么看,那就不正常了。因为我信了主,我尝到了耶稣的滋味,可是他们没有信,他们没有走到这个院子里来,他们没有看到这里面是多么美好,他们当然发生误解啦。他们只看见远志明悄悄地进了一个小门,他不知道门里面有什么。他们会觉得,哎哟,远志明为什么不走大路,进小门。他们没想到一进这个门就不得了啦,里面海阔天空,丰丰富富啊。很多人没有进这个门,觉得这个门窄。教会的门很窄,但是你进来试试,你一进来就會发现裏面充满了慈爱,充满了光明,充满了真诚,是通天的。

    后来又发生一件事。世界日报登了一篇学者的文章说,当年《河殇》的作者们,数典忘祖,看不起自己的文化,崇洋媚外,现在更好,其中的一个作者竟然信了耶稣,完全投靠了西方。他们认为上帝是西方人的上帝,他们认为耶稣是洋人的耶稣,基督教是洋教,他们认为我是彻底的投靠,连灵魂都交给了洋教。有一个编辑就把这篇文章传真给我,问我要不要回应?要不要反驳?我祷告的结果,心平气和。我告诉他,我不需要回应。这件事,他怎么说是他的问题,我已经得着了我该得着的。所以后来见了民运朋友们,见了过去的熟人,见了这些学者们,我都跟他们讲耶稣,我毫不客气,我不以福音为耻。有的人还不好开口啊,老熟人,你过去什么样谁不知道,你现在跟人家讲这个。我不怕,我见了面就讲,说你要信耶稣。我说你要救国救民,你得先救你自己。你自己没得救,怎么救国救民呢?

    当时我写了几句诗:
    我不受来自人的荣耀,也不受来自人的责难,因为我有了神。
    我不喝来自人的美酒,也不喝来自人的苦杯,因为我有了神。
    我不受来自人的产业,也不负来自人的重担,因为我有了神。
    我不爱来自人的福分,也不恨来自人的诅咒,因为我有了神。
    我不信来自人的真理,也不受来自人的迷惑,因为我有了神。
    我不是来自人的生命,也不受来自人的死亡,因为我有了神。

    我当时的心情就是这样,我到现在的心情还是这样。可以这么讲,自从我信了主以后,我没有恨过任何人,一点都没恨过。不管人怎么说,怎么看,怎么想,我都能够理解。我去牛津大学开佈道会,中午吃饭,有我在人民大学的两个同学。一个同学悄悄把我拉到一边说,远志明,现在身边没别人,你跟我说实话,你真信吗?我笑咪咪地说,你晚上来听吧。另外一个同学在饭桌上就跟我讲,远志明啊,你可真聪明啊,你比那些搞民运的都聪明,你可找到了好差事,走到哪都受欢迎。他们不理解,但是没关系。到了晚上,这两个同学坐在最前排,我讲我的见证。讲完以后他们都说,呵,真的,你信是真的。为什么呢,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你还不了解,你还不知道,你当然会误解了。加上我们在国内所受的教育,说基督教是洋教,是帝国主义的工具,是鸦片,是麻醉人们斗志的等等。可是我们真知道基督教吗?谁了解、谁读过圣经?我们常常去误会,去乱批判我们根本不了解的东西。感谢神,把我带到海外。走到了尽头,神就开头,让我开始了解。我一了解,一认识就被吸引住,因为他是真的。

    认识了这个神,天人和一啊。人一达到这个境界,會突然发现你自己是有根的,发现你的生命是有源头的,发现整个宇宙是有情有爱的,发现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你找到了家,你知道你有了个爹。以前我们人类没爹,是猴子变的。我们现在突然发现我们有个家,有个爹,有个父亲这么爱着我们,用阳光,空气,雨水,土地,植物,动物,矿产资源,良辰美景,天天这么养着我们,爱着我们,我们一下子就不一样了。我不再是浪子,我不再是孤儿,我现在是有家,有爱,有温暖的一个宠儿。这个时候再去搞什么哲学研究,我研究不下去,搞什么六四总结,我总结不下去了,再让我去搞什么斗争,你死我活,我搞不下去,我昼夜思想的都是神。我想去读神学。感谢神开路,有一个牧师,林慈信牧师,我想是神差派他来带领我去读神学,读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在密西西比。当时也有好多长者劝我不要去读,说,你看你刚信主,你太太还没信呢,不仅不信,还反对。这个时候你去读神学,会跌倒的。但是我没办法。我什么都干不下去。

    这个时候神就开路,把我介绍到神学院。教务主任到费城,我那个时候在普林斯顿,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我太太在旁边给我递了个纸条,写了个英文单词:scholarship。scholarship就是奖学金。因为我太太还没信主,她最关心的是生活问题。我当时英文特别差,我不懂,我就跟教务主任在电话里面说scholarship, scholarship。结果那个教务主任就给我嘀里咕碌地说了一大堆英文,我听不懂。但我听懂了两个字,ok,ok ,我就说ok,ok.。我太太问我,怎么说的?我说ok.。然后我就去了。去了以后真的ok。学院跟我谈,说你们家有多少存款?我说有多少多少钱。然后说,你女儿要不要念书?我说:要念。你太太要不要念?我说:要念。好,没过几天,给我一个单子,免我的学费,免我的房租,每个月还给几百块钱零花。哎呀,我说这么好啊,神都安排了。学校说,你不用担心,神都安排了。我特别喜欢圣经上的一句话,说亚伯拉罕蒙召出去的时候,还不知道往那里去。哟,这句话我最喜欢。这句话好潇洒,出了门还不知道往哪里去,这叫信心的生活。基督徒信的是神,神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是你凭着信心相信,他创造了天地宇宙,他就有能力带领我們的生活。那个时候人们都说,你读了神学将来怎么混饭吃啊?我不知道明天的路如何,我就知道我今天必须走这条路。小船出了海,还不知道往哪里去。但是神带领。

    到了神学院,这是又一关,又一个挑战,好苦啊。 我的英文不好,根本听不懂。第一堂课,老师讲的什么我怎么也听不懂,就知道下课了跟大家走。有一次,刚坐下,哎,怎么又下课了?大家都走了,就跟大家走,突然才发现是换教室。我的英文就差到那个地步。有的美国同学特别好,把准备好的那些答案给我copy一份,我只要回来背就好了。背都背不完。怎么办呢?祷告。我告诉大家一个秘诀,信了主的人最大的福分就是,遇到任何事情,你可以祷告。你可以转向神,你的人生如果没有神,遇到困难你转向谁啊?转向老婆,老婆转向你,两个人面对面,愁眉苦脸。现在好了,我们转向神。当有人误解,攻击我的时候,我转向神。当我遇到难处的时候,我向神祷告。我说,神啊,你看怎么办?明天就考试了,今天单词还没背完呢,怎么办?我不念了,太苦了。因为我英文太差。人家学校招我去是因为我是个特殊学生,叫special student。为什么呢?说是天安门广场下来的。但是感谢主,我在神学院里边,每次神都帮助我度过考试的难关。要么第二天说,这个不考了,要么说, 这个写篇文章就好了。写文章我不怕,我先用中文写好了,让我太太帮我翻。所以我毕业的时候,我太太就深有感叹地说了一句话,你呀,你能在神学院毕业,都是神的恩典啊。我说,你说得真好。真的,感谢神。最难最苦的时候,我转向神。

    还有就是神学教条,我也受不了。我是学哲学出身的,都是教条,辩证,逻辑。我信主以后,觉得特别自由了,我心里明亮了,找到生命了。可是到了神学院,一念那些书,又跟哲学差不多。把上帝大解八块,这几条属性,那几条属性,还有几条属性我们不知道。不知道那你就别说了,还说一二三四。而且,学教会历史你会发现,各种神学互相攻击,互相谩骂。有一门叫护教学,我心想护教学嘛,就是向无神论者保护我们的信仰,护道嘛。结果护的是什么呢?是加尔文的五点批判阿民念的五点。加尔文是长老会的,阿民念是浸信会的,都是弟兄姐妹。我就跟教授讲,我说这叫护教吗?这叫内斗。他说,不,这叫坚持真理。我说浸信会就不是真理嗎?浸信会大得很呢,传福音特火热啊。

    我跪下来祷告。耶稣说,到我这里来,就可以得安息。我真的就开始每天读经,每天祷告。密西西比那地方比较荒凉,我常常夜里到星空下去祷告。我祷告,心里面好得安静啊,好得平安啊。我再去念神学院就不怕了。神学院教你好多知识,可是你的灵命,要靠你亲近耶稣。如果你亲近了耶稣以后,有了灵命,那些知识都发光,都有用。感谢神。耶稣说,你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说实话,那两年半當中,我祷告的时间特别多。感谢神啊,让我读美国神学院,让我對它大概有個了解。像我这种人,让我读中文,中文每个字我都认识,那就累死我了。真的感谢神,让我好多字都不认识,马虎过去了。但是我认识耶稣,我到耶稣这里来,耶稣的每一句话都进入我的靈中,每一句话都扎我的心,每一个字我都认识。我觉得耶稣的面孔我都知道,跟他心贴心,真的感谢神。在神学院那段时间,遇到那么大的难处,可是耶稣带领我度过。

    那时候,我太太不信主。我白天读书累得一塌糊涂,晚上回家还得跟我太太闹别扭。密西西比又热又荒凉,我太太老闹着要回纽约打工去。这还不算,我太太她不信主,可是个大问题。因为好多人都说过,你将来会跌倒的。你太太还没信主,你就去读神学院,哪有这种事啊?我们神学院那么多年,从来没有一个神学生太太还没信主。我太太成了稀有动物。我们神学课里有一门课叫宣教学,要找不信的人去座谈,就来找她。我太太好忙啊,好累啊。那个时候,我又来到神的身边,我跟神祷告。我说,神啊,你要让我信主,你也得让我太太信主,你如果光让我信,不让她信,我等于才有一半信了,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如果这女人不信,这男人还有一半没信,我好苦。我太太也是个脾气很强的人。她十八岁就入了共产党,十九岁当妇联主任。你们海外的人不懂什么叫妇联主任,妇女联合会主任,专门负责计划生育这些事。她很强。到了美国以后她说,没出息的人才去教会,有出息的都靠自己。她说全世界都信了,我也不信。弄得我好头痛啊。因为我马上就要服事神了,太太还不信呢,你跟人传道有什么说服力啊?说医生啊先医治你自己吧,先把你家里的那一位弄信了再来跟我讲。我天天祷告,我没有办法,我只有turn to God. 我转向神。我说,神啊,这事你要做,你要不做,我没办法。而且我跟我太太一讲福音,她就反感,我说一她说二,逆反心理,越是亲人越难讲,何况我以前得罪过她,所以我就覺得我理不直气不壮。虽然我尽量做一个好丈夫,但是时间还短,她要观察我两年才行。感谢神,我有一位神,我可以来到我的神面前。每天晚上她跟我女儿睡着了以后,我就一个人到townhouse的楼下,跪下来祷告。在黑暗中,我知道神就在我身边。因为耶稣说,你们的父在暗中听到你祷告,必然报答你。我就天天这样祷告,我跟神说这是火烧眉毛的事,你快点让她信主,我一点都等不了。我甚至说,神啊,她要是天生信不了主,我们俩就早点分手也好。原来在普林斯顿的时候,很多人要她信主,她不信。甚至有个老姐妹跟我说,远弟兄啊,实在不行就分手吧,信的跟不信的不能同负一轭啊。我知道。我以前犯罪很多,我对不起我太太。我当时想,即使她不信,我也要好好待她,弥补我过去所犯的罪。真的,我在生活上对她很好。但是她就是转不过弯来,就是不信。

    我天天祷告,我觉得祷告真有力量。你们不要以为祷告是对空气说话,祷告是灵与灵沟通。神就是灵,神你看不见,摸不着,他现在就在我们中间。圣灵就充满我们这个殿。你的心灵只要一动,圣灵就有感应。人跟人都有心灵感应,何况神呢。所以我们说话,我们祷告是跟神说话,跟神祷告,我們的心灵和诚实神都知道,他会帮我去感动我太太的心灵。我当时就这样祷告,我说,你要管。真是神奇,后来我太太真的一点一点地变了。神安排我英文不好,我就请我太太帮我听神学课,听四福音。我觉得那门课最重要,对我太太也最有帮助,我就让她去帮我听。她帮我听的时候做笔记,做了笔记回来以后再给我一点点解释,她英文比我好。她也很高兴,借机练习她的英文,好下一个学期上她的学校。第一个学期她帮听,听着听着就入门了。

    还有很多別的因素起作用。后来有一天,我出去讲道回来,有人跟我说,你太太信主了。我说是真的是假的?他们说真的呀。为什么問呢?因为她在普林斯顿假信了好几次。弟兄姐妹跟她谈,说你信吧,谈到最后她烦了,说,哎,你说怎么办吧。弟兄姐妹就说,要不要做个决志祷告?她说,好啊,做吧。人家说一句她说一句,也阿门。那姐妹告訴我说,恭喜你啊,你太太信主了。我很高兴。回家一问她,她说,哪来的事啊,他们老缠着我没完没了,最后做了祷告就没事了。所以说这次我不知道是真是假。我回家就不敢问了。我在旁边观察。哎,我发现真的变了。结果,等了好几天,她自己憋不住了。她自己开口问我说,你说,在哪儿受洗好啊?她意思是要不要回普林斯顿去啊?因为在普林斯顿她得罪过好多人。当时我真高兴啊,这回她是真信了,因为要受洗嘛。我说就在这吧。在受洗的时候,我讲几分钟,她讲几分钟。哎呀,她讲起来没完了。我就捅她一下,结果她一拨落我说,你别理我,我已经三天没睡好觉了。她很激动。啊,神真是神啊。当你抗拒神,当你说你不信神,当你说你永远不会信他的时候,你知道吗,他在做你的工作,有一天,他把你的心,一转过来,你会变得火热。

    我太太真的一下子变得好火热。信了主之后,传福音,带团契,给她家里人打国際长途电话传福音,我看着都心疼了。她到洛杉矶也是,到洛杉矶以后带神州团契,当团长,热心得不得了。整个人都变了。谁都不要夸口说我不信神,你知道吗?当神得着你,当你得着神以后,你是何等的喜乐。她去年回国探亲,临上飞机,带着她哥哥嫂嫂做决志祷告。她妈妈信了主,我母亲来了,也信了主,真的高兴得不得了。这个信仰啊,是这么甜蜜,你没有尝过你不知道,等你尝到了甜以后,你见了谁想给谁嘴里抹一点,让他尝尝。毛主席都说过,你要知道梨子的滋味,你要亲口尝一尝。我们很多人没尝就说好苦啊,没什么好味道啊,你没尝你怎么知道。你吃过榴莲吗?我去年去马来西亚吃到了。你没有吃过你不知道那个味道,辩论也没用,说我找了好多参考书,参考书都说那个味道不好,没用,你自己亲口一吃就知道了。虽然臭,但是很香,虽然苦,但是很甜,非常好。你知道,你要亲口尝。

    神,在我们信仰的路上,会一路带领我们。会不会遇到难处呢,会。我刚才讲的,都是难处。别人的误解是难处,攻击是难处,神学院里有难处,老婆有老婆的难处,各有各的难处。但是你靠着耶稣,一个一个都能克服,都化作祝福。我们在座的每一位都是一样,朋友也好弟兄姐妹也好,有人误解你,有人攻击你,有人恨你,有人妒忌你,是好事还是坏事?坏事吧,肯定没人说是好事。没人说你妒忌我吧,你误解我吧,没有,一定说这是坏事。但是我告诉你,只要你靠着耶稣,坏事会变成好事。什么叫好事?妒忌来了,仇恨来了,攻击来了,误解来了,你靠着耶稣,你不但不生气,反而更平安,更喜乐。你说你自己的生命得到了多大的进步,你的心变得多么宽广。有人恨你是坏事,见了你向你吐唾沫,是坏事,可是如果你不但不生气,靠着耶稣,反而更爱他。你拥抱他,亲他,给他送礼物,为他祷告。结果他感动了,你得了一个永远不会离弃你的朋友。为什么?你是用爱得来的。你不仅得了一个朋友,而且你的心从此变大了,变明亮了,变宽广了,你又上一层楼。信主以后这些年月,我发现每遇到一个难處,我只要面向耶稣,马上耶稣使我得力量,使我从这个坏事中得祝福,得喜乐。

    魏京生到了美国以后,美国《时代周刊》的记者要采访他。那个记者是个基督徒,但是他不懂中文,就跟我要基督教的资料,他说要转给魏京生。我就给他一大叠。后来魏京生看了,看了之后到苏小康那里去。跟苏小康说,远志明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入了教门了?苏小康说,别的我不了解,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他可蒙了大福了。他们都看到了一件事实,自从我们全家都信了主之后,我们不一样了。虽然没有发大财,但是我们不打架了,我们的脸色都放光了,我们的孩子听话,我们夫妻相爱,一家和睦。你们如果看过《十五的月亮》,里面有我在普林斯顿的时候的一些画面,那个时候比现在年轻十多岁。但是那时我的脸色,不如现在好。那时候我脸色铁青,没有笑模样,好象谁欠我的债,我欠谁的债似的。我知道那时候我还没信主。我太太说了一句话,我觉得这句话用在信主人的家中最合适,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就是我们心里面都有神的灵,我们是合而为一。

    教会弟兄姐妹也是一样,都是心灵相通的, 所以我们的心里就充满喜乐。如果不通的时候,马上转向耶稣。如果你跟某个人觉得有隔膜,你就不要再看着他了,向右转,看着耶稣,跪下来。如果这个世界诱惑你,你觉得我好苦啊,这么多的诱惑,我怎么能不要呢?转身,转向耶稣,跪下来,亲近他,向他祷告,世界的吸引力就不存在了。苦难来了,你不要老看这苦难,越看越苦,转向耶稣。耶稣说,你们在世上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耶稣有巨大的魅力,这魅力是一种灵里的魅力,灵里的力量。我用我的理解,用我的言语,用我理性的句子,没有办法完全把他表达出来。但是我告诉你,你转向耶稣,你就能尝到那个灵里面的甜头。耶稣说,我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你读到的不仅仅是一些句子,在圣经上,你读到的不仅仅是一些单词,你读到的是耶稣的灵,是他给你的生命。

    前年的七月份,我太太验血的时候突然发现有肝癌。那个时候,我已经搬到北加州,准备拍《神州》电视系列片,我太太还在南加州,在洛杉矶。她打电话告诉我的那天下午,我一下子就瘫倒在地上。因为乳腺癌,子宫癌,发现得早,可以切除,没有问题。肝癌是不行的,肝癌没有治。所以那天下午四点多听到电话后,我就跪在那里祷告,痛哭认自己的罪,认我太太的罪,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说,神啊,我一開始信耶稣,我就出来傳揚耶稣。我刚一受洗就出来作见证,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停过,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因为神是我的父亲,我可以跟他发怨言,我可以跟他发劳骚。我心中有什么就跟他讲什么。你知道为什么?因为人,当你没有出路的时候,你可以转向神。如果我不信神,你说我太太得了癌症,我向谁祷告啊?我没有出路啊。那时候我最喜欢唱的一首歌就是:除你以外,在天上我还有谁,除你以外,在地上也没有可眷恋的。虽然我的肉体一天天地衰朽,但是神啊,你是我的力量,直到永远。我不停地祷告,一直祷告了八个小时。你们谁如果能跪在一个地方不停地哭啊,真诚地祷告八小时,你就能听到神的声音。我那天祷告到夜里十二点时,真的,神就向我说话。神说,我爱你们,我爱她胜过爱你。就是一个意念,在我里面出现了。我知道这个意念不是我的,我高兴得不得了。我就站起来,给我太太打电话。我知道她一定还没睡觉,她一定在祷告。我问她你祷告的结果是什么?她说,噢,好奇妙。今天我祷告吧,圣经里的一句话老在我脑子里出现。就是那句话,耶稣说,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

    你知道,一个得了血漏的女人,谁都治不好她的病。她听说了耶稣是神的儿子,是神来到人间,可以行神迹奇事,就挤过人群去摸耶稣的衣裳。她一摸就好了。耶稣问他的门徒,刚才谁摸我的衣裳。他的门徒说,主啊,这么多人都挤你啊,踩你啊,碰你的肉,踩你的脚,你专门还问谁摸你的衣裳。可是耶稣说,不,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你看,那么多人挤他,踩他,都没有能力出去,为什么一个得血漏的女人用手一模就出去了?是信心。别人都是看热闹去的, 唯有这个女人带着她的需要,带着她的痛苦,带着她的绝望,带着她的信心,去摸神。一摸,神的力量就因着她的信心医治了她的病。所以,在座的朋友们,我不知道今天你们来是什么心情,如果你是来看热闹,你是来听热闹,你什么也得不着,你只是听了个热闹回去。但是你如果带着你的需要,我相信每个人都有需要,带着你的这个在人间所遇到的,不能解脱的事情,带着你人生的盼望,而且是用你的心灵和诚实来到神面前,神也会对你说,孩子,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耶稣当时对这个女人说,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

    我太太祷告的时候,这句话老出现,我听了好高兴。我说,好,我们两边的祷告都得到了印证。我说,不要再害怕,神已经医治了你。接下来就是去照X光,Ultrasound,然后没有发现。然后又去照CT扫描,也没有发现,但是再去验血的时候,血里面还是有肝癌的指标。我觉得神那段时间就是要得着我们,要锤炼我们。我们从来没有离开过他,尽管血液里面一直有肝癌的指标,我们从未停止过祷告。那段日子,我觉得是我们夫妇俩个离神最近的时候,天天亲近他,天天祷告。到第三次化验血的时候,指标就下降,到第四次化验的时候,那时我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我打电话回来问化验结果怎么样?出来了没有?我太太说,出来了,完全正常,而且还低于那个指标。到现在,已经一年半过去了,一直正常。这也是个神迹,没有吃药。医生不给她治,因为没有成形。感谢主。发现得早,被去除了,去了根,真的感谢主。

    更感谢主的是什么?是通过这个苦难。是苦难不是?是,但是因着我们面向耶稣,苦难化作祝福。通过这件事,我们更加爱主,更加亲近主,我们更加知道这个世界,一切都要过去,一切都靠不住,唯有主。当时我们买了一个新的townhouse 在北加州,我每次拿钥匙开门的时候,我就流着眼泪想,神啊,我不要这房子,把我的太太给我留下。我突然发现世界上的一切都不宝贵。我太太那个时候正好拿到会计师的执照,那是她梦寐以求的。结果这个执照寄到家里的时候,我太太一点都不高兴。我想如果是以前啊,她会高兴得请我吃一顿。可是那天,她把它锁在抽屉里,我都不知道。过了好几天,她才告诉我说:那个东西已经收到了。我说,什么东西?就那个东西。没有什么吸引力,世界上的一切都象粪土一样,唯有我们的神,唯有上帝,我们可以向他祷告,他可以拯救我们,给我们力量。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看到,唯有神是我们的宝贝,在我们无依靠的时候可以依靠,在我们没有出路的时候是我们的出路,在我们软弱的时候是我们的力量,在我们痛苦的时候是我们的安慰,在我们面对死亡的时候,是我们的生命。感谢神,在苦难中,让我们学了这么宝贵的一课。

    还有,我跟我太太也更加彼此相爱。感谢神,在苦难中祝福我们。我那个时候常常为她祷告,为她禁食好几天祷告,我用手按着她的肝部,为她祷告。祷告的时候我心里默默地说,神啊,你好不好让这个病毒到我身上来,让我替她死。我非常希望到你那里去,到你那里好得无比。但是,我的太太,她的灵命还不够深,你再去培养她。让她知道到你那里好得无比的时候,你再让她去,好不好?我真的那么祷告,是发自真心的祷告。我真的愿意我走。感谢神,在患难中,因着神的爱,我们更加彼此相爱,感情加深了很多很多。我觉得那么离不开她,我觉得以前那么对不起她。更感谢神的是,我太太在患难之中,在死亡的阴影面前,向神祷告说,神啊,如果你存留我的性命,我的后半生要好好事奉你。我想神听了她这个祷告,存留了她的性命。她的心交给了神。我觉得这个特别好。这是最宝贵的。

    患难不可怕,为什么不可怕?因为神是患难中的力量和帮助。心中有神的人,当黑暗来临的时候,他里面的灯就亮了。心中没有神的人,当黑暗来临的时候,他的灯才灭。这句话非常好,?我们平时都看不出来。你说你们基督徒有什么好啊?你们挣钱,我也挣,挣得比你们还多呢。你有房子,我也有,比你的还大呢。你有车,我的车比你的还好。你有孩子我也有,而且是一儿一女。看不出你蒙什么?但是你知道吗?当黑暗来临的时候,基督徒里面的灯就亮了,而你需要灯的时候,你恰恰没有灯。谁说人生没有黑暗的时候,谁说永远是花香烂漫,天色常蓝,不会的。人生老病死,人的忧愁烦恼,空虚,疾病,无端的事情你想象不到,但是你有没有准备?当你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你有没有出路?有没有光?

    苏小康遇到一个大车祸,他昏迷了一个星期才醒过来。他太太昏迷了三个月才醒过来。他后来写文章说,当人面对死亡的时候,是一片漆黑,一丝光都没有。他说,那个时候,哪怕有一丝光都好啊。所以等他醒过来的时候,我给他打电话。我说,小康,我们全家都在为你祷告。他在电话里说,哎呀,我就需要这个,我正在等你的电话。人在死亡面前,没有任何人能救你,没有任何理论能救你,没有任何科学能救你。你说什么现代科学,什么这个主义,那个主义,那个时候简直荒诞无稽,唯有呼喊上帝,是最后的依靠。可是如果你不信上帝,你怎么呼喊他呀?感谢神,上帝来找我们。他给你,在你死亡之前就给你生命,在你软弱之前就给你力量,在你遇到死路之前就给你一条出路,免得你到了时候找不着,多好。所以我见了苏小康,就为他祷告。我祷告,一个牧师祷告,完了以后,他自己开口,一边哭一边祷告。

    感谢主,借着耶稣给我们一条路,让我们不再惧怕苦难,不再惧怕黑暗,不再惧怕死亡。你知道信主的路,是什么路?是蒙福的路,在苦难中都蒙福。这个福不是我们一般说的那个福,说是一切灾难都不临到你。这个福是什么?是在任何情况下,你都蒙福。这条路是平安的路,在任何情况下,你内心都有平安。这个平安是世界不能给的。耶稣说,我把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是世人所能赐的。耶稣给了我们这个平安。最后,这条路是什么路?是信心的路。你只能凭着信心走,因为你看不见。歌里唱道,最知心的朋友,在人生的每一个台阶,每一个小站,你的手总是搀拉着我的手,没有滑向死亡线。但是这个朋友你看得见吗?你看不见。你摸得着吗?你摸不着。为什么?他是你心灵的朋友,他在你心灵中搀你的心灵走。所以你要凭着信心,在心灵里面的动作就是信靠。给你一个看得见的礼物,你用手去接,给你一个心灵的礼物,看不见,你用什么去接?用心去接,这叫信心。所以圣经上讲,耶稣来到世上,凡是接待他,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做上帝的儿女。什么叫信,信就是接待他,你心里面一接待他就是信他。感谢主,他来了。他不仅两千年前来了,他今天晚上也来了。他今天晚上就在我们中间,他要把这个福分赐给每一个人,把这个平安赐给每一个人,把信心赐给每一个人。从此让你的生活中,不管遇到风风雨雨,不管遇到生或死,幸运或不幸,痛苦还是欢乐,他与你同在,成为你随时的帮助。感谢主,这是我走过来的路。但愿从此以后我们一同走这条路,永远地赞美他,永远地感谢他。我们一起低头祷告。

    我们的主啊,我们的神,我们今天来到你的面前,诉说你的恩典。这恩典虽然是在我的一家身上,但我知道,你在每个信靠你的人,每一个信靠你的家身上都是这样充满了恩典。主啊,我今天恳求你,把这恩典赐给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让他们不要空着回去,让他们都带著你的恩典回去,带着你的祝福,带着你所赐的平安。因为你所赐的,不是这个世界所能赐的。所以在座的朋友,现在我要向你们发出一个邀请,凡是你们心里有感动,愿意接待耶稣,就是信他名的,今天你们都可以来到他面前。所有这样的朋友,我请你们用举手表示,你们愿意接待他,就是信他。好不好?请这样的朋友现在就举手,为你祷告,为你祝福。我看见了,请放下,还有没有?请放下,感谢主,感谢主,都请放下。后面的朋友,如果飯廳里有,你们向神举手,虽然你们在黑暗之中,虽然我看不见你们,但是神看得见你们。你向那爱你的神,你向那爱我,爱我们一家的那个神,也准备爱你,和你的一家的神,向他伸出手来说,神啊,我信靠你,我要接待你进入我的心中。从此你做我最知心的朋友,跟我走过这一生的路。如果还有这样的朋友,请你向他举手。好不好?感谢主,还有没有?感谢主,请放下,你们都请放下。感谢主。好,我今天不多作呼召。我下面要带你们做决志的祷告,就是接待耶稣进入你心中的这样一个祷告。凡是刚才举手的,或者刚才虽然还没有举手,但是你已经有感动,你心里的手已经举起来,你们一起跟我做一个祷告。我说一句,你们心里默默地跟我重复一句,用你们的心灵和诚实。我们在天上的父,爱我的主,我今天来到了你的面前,我要向你敞开我的心,我要接待耶稣进入我的心中。他来到世上,给我带来了天上的平安。他为我死在十字架上,成为我的救主。我今天要来到耶稣面前,承认我是一个需要拯救的人,需要帮助的人,需要力量的人,需要光明的人,需要生命的人,请把这一切,赐给我。愿你做我最知心的朋友,跟我度过人生的道路。不管是风是雨,是生是死,你永远与我同在,与我的一家同在,从今晚直到永远。我以上的祷告是奉耶稣的名。阿门。感谢主。

    我再补充两句,凡是刚才心里做了这样祷告的朋友,你的心灵和诚实已经被神所接纳,你已经是他的儿女。所以我向你们提三件事,以后你们可以做。第一件事,就是开始读圣经,先读新约圣经的福音书,就是前四篇,不长,你们去认识耶稣,看看他是不是值得你信靠。第二件事,自己学会祷告,不管有什么难处,不管遇到什么,你跪下来,向冥冥之中的神,说出你心里的话,他在暗中必然报答你。第三,跟同样信主的兄弟姐妹们有交通,进入团契,进入教会,因为这是神的爱在人间的表现。神的爱可以通过人与人的爱表达出来,从此以后你去做一个爱别人的人,与人彼此相爱。做好这三件事,读经,祷告,加入团契的生活, 你们就进入了一个光明的国度。

    (根据录音整理)
     
    已获得耶书仑的支持。
  13. CHRIS88

    CHRIS88 基督门徒 ID:68059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6-05-10
    帖子:
    10,227
    支持:
    873
    声望:
    293
    金钱:
    $86
  14. CHRIS88

    CHRIS88 基督门徒 ID:68059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6-05-10
    帖子:
    10,227
    支持:
    873
    声望:
    293
    金钱:
    $86
  15. CHRIS88

    CHRIS88 基督门徒 ID:68059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6-05-10
    帖子:
    10,227
    支持:
    873
    声望:
    293
    金钱:
    $86
  16. CHRIS88

    CHRIS88 基督门徒 ID:68059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6-05-10
    帖子:
    10,227
    支持:
    873
    声望:
    293
    金钱:
    $86
    劉彤牧師在2015年1月14日對他教會的小組長的講話節錄

    讀尼希米記2:17 “17 后來我對他們說:“你們都看見我們遭遇的患難:耶路撒冷成了荒蕪之地,城門被火焚毀,你們都來吧!讓我們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免得我們再受凌辱。”

    今年已開年就是多事之秋。不但法國巴黎恐怖份子開槍殺了十幾個無辜的人,如果看網上的新聞的話,在華人教會裡有一個大新聞: 就是柴玲姐妹指控遠志明在二十年前的一件事情。那是兩個人一起在普林斯頓讀書,兩個人都還不信主,柴玲就指控遠志明牧師對她有性侵的行為。

    其實為這件事情,遠志明牧師也跟我商量過。去年他已經專門飛向東岸去向柴玲道歉。雖然他不認為他在當時有任何性侵的意圖,但是他是為那一次發生的事情他還是道歉。當時他們還各請了一個見證人,要來見證遠志明向柴玲道歉的過程。遠志明請了他的好朋友徐志秋牧師,柴玲請了我們Boston的靈糧堂的周愛玲牧師,這是為什麼柴玲會牽扯到我的身上,不然今天晚上我也不會跟大家講這種事情。

    本來以為遠志明牧師這樣的誠意地道歉可以化解一切彼此的傷害,沒想到今年柴玲還是提出公開的指控。當然這樣的指控一發出來帶來極大的影響。世上很多人還搞不清什麼事情就已經破口大罵,其實每一件事情都有很多層面在裡面, 我們從來不能只是聽一面之詞嘛。很多時候我們很容易跳入到結論裡面。當然至于柴玲對我的攻擊那只是我沒有按照她想要的方式來處理而已。但是昨天我好像聽說徐志秋牧師跟周愛玲牧師他們的文章都已經上網了,他們詳細說明了遠志明牧師向柴玲道歉的整個過程。我相信他們的見證能夠澄清很多很多大家對這件事情的誤解。

    但無論如何,當我看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就看到魔鬼撒旦在教會裡利用各種機會做分化的活動。我感到華人教會好像因為這個事情,好像分成兩個陣營。我看見好多華人信徒好像因為這件事情,好像彼此劃清界限。我的心真的十分的難過。其實無論遠志明跟柴玲的事結果是如何,今天教會最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禱告啊。我們需要為華人教會建立一個禱告的城牆,來抵擋仇敵的工作。這就好像當年的尼希米一樣的,那時耶路撒冷城牆破損,以致仇敵就進來攻擊,神的百姓受到凌辱,他沒有在那裡指責誰是破口,他乃是說,“來吧,讓我們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今天我們同樣也是這樣。事實在二十來年前沒有信主前發生的事也不是我們旁人也能斷覺的。有些事情只有他們兩個人自己解決了。今天教會需要重新回轉到神面前禱告。不要叫容许這些事情讓教會更是四分五裂。我們要呼召說來吧, 讓我們來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阿門。

    要怎麼樣來禱告哪?第一個要持續地禱告,我相信我們都明白禱告的重要。而且我們也都很願意來禱告。但我告訴你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持續的禱告。否則就像尼希米記一樣的,他們在建造城牆的時候,建造了一半仇敵的工作就不斷地湧上來了,所以我們就看到尼希米的4章10節,猶太人才這樣說嗎,“搬運的人氣力已經衰敗了”為什麼力量會衰敗了?因為仇敵的攻擊太多了, 教我們灰心唉,以致于無法做下去。弟兄姐妹今天你也要知道同樣的事情,一方面你要知道禱告是很重要的,但我告訴你, 另一間更重要的事情是要持續禱告下去。你知道多少時候我看到神給我們的應许無法實現,多少時候神給教會的異像, 夢想無法成真,多少時候神給教會的Prophecy也無法成就,為什麼?有時候我們常常責怪神為什麼成就? 其實常常不是神的問題,而是我們的問題。多少時候因為仇敵的重重攻擊當中,我們灰心了喔。我們沒有持續的禱告,我們沒有持續持守神給我們的托付。

    今年一月我剛從意大利回來,1月1號我就趕到一個分堂去。為什麼? 要處理緊急情況。什麼緊急情況?就是因為仇敵接二連三的攻擊,牧者就灰心了。當我去到教會,她(他)已經離開了。同工也灰心了。有的要辭職了,有的要休息了,有的已經離開教會了。整個教會不知何去何從。本來是很有Potential 的教會,本來充滿夢想的教會,本來充滿動力的教會,現在卻變為荒涼。

    弟兄姐妹我告訴你們,仇敵越是厲害的攻擊我們,越是我們要持續禱告的時候了。千萬不要因為仇敵厲害的攻擊你就灰心了。千萬不要上仇敵的當,以致我們無法完成神來給我們的托付。阿門!

    越是仇敵厲害的攻擊,越是禱告。阿門。在你生命當中也是一樣。我告訴你多少時候,仇敵的攻擊是你意想不到的。多少時候你面對這樣的攻擊你不知道如何去回應,有時候叫你灰心,好像你以為,神你在哪裡啊?很多時候我們灰心我們失望,那我告訴你,越是仇敵厲害攻擊的時候,是你要持續禱告下去的時候,不可以灰心。我再次說禱告是很重要的。但持續禱告更加重要。因為仇敵一定會攻擊我們。阿門!

    第二個,要一邊工作,一邊禱告。我們看已希米給我們這樣的禱告。第4章17節,“17 那些建造城牆,搬運重物的,都是一只手作工,一只手緊握兵器。”什麼是兵器哪?禱告就是我們屬靈的兵器。哥林多后書第10章第4節,這裡講到“4 因為我們爭戰所用的兵器不是屬肉體的,而是有屬神的能力,可以拆毀堡壘——拆毀各樣的心思,”換句話說, 禱告就是我們屬靈的兵器。今天無論我們做什麼,無論我們生活或者是服侍,我們都要警醒啊。因為仇敵遍地尋找個吞吃的人嘛。你知道我真的感覺到神這次容许這些事情發生,也是給我們很好的提醒。有時候我們在神的恩典裡面太久了,一切都還順利,都被蒙恩,我們都已經很松懈了。忽然而來的驚恐,什麼會事情啊?神還是提醒我們。很多時候我們忽視了屬靈爭戰的真實性。神再一次的提醒我們。在生活中,在一個領域裡,一邊工作,一邊服侍,讓我們一邊要來禱告。我們才不容易落入仇敵的圈套當中。才不容易在仇敵的攻擊當中灰心喪膽。阿門?神再次提醒我們,無論我們做什麼,在生活當中,在每一個的領域裡面,讓我們一邊的工作,一邊的來禱告。

    第三,我們要彼此扶持啦。一定要彼此扶持。尼希米第4章第19節,“19 我對貴族、官長和其余的人民說:‘這工程浩大,範圍廣闊;我們在城牆上彼此相隔很遠。20 所以你們無論在甚麼地方,一聽見號角聲,就要集合到我們那裡來。我們的神必為我們爭戰。’”當我們在這裡面對仇敵的攻擊的時候,我們千萬不要說,啊還好,不在我這邊啊,是在他們那邊啊。所以我們就常常袖手旁觀。我們一定要學會在主裡面的彼此扶持。仇敵從一方面來攻擊,其實就是對我們整體的攻擊。我們就需要一同起來,彼此地支援,彼此的扶持,一同來爭戰。我們看見神容许這些事情發生,再次提醒我們,要起來一同爭戰。千萬不要以為與我無關。我們需要明白,我們在基督裡,我們同屬一直軍隊。我們要一同起來為主爭戰。阿門!當我們起來為主爭戰的時候,這裡的應许是什麼哪?神必為我們爭戰。哈雷路亞!

    弟兄姐妹,2015年一開始就看見是充滿爭戰的一年。也是充滿挑戰的一年啊。當我要說,越是仇敵攻擊厲害的時刻,也是我們越多可以經歷神的時刻,是我們更要起來禱告的時刻,是我們可以更多領受神恩典的時刻。阿門!

    讓我們心中不要害怕。因為上帝與我們同在。阿門!在我們個人生命當中也是這樣。我不知道我們在生活當中經歷的困境是什麼。讓我們在今年緊緊地抓住神。神在今年年初就提醒我們禱告。我們就要持續來禱告。不但為你自己來禱告,也為我們教會來禱告。我們要為整個華人教會來禱告。你們知道這些年來我為華人教會的四分五裂心中常常難過。好不容易我看到這些日子好像有一點突破了,忽然間這些事情又發生了。好像教會又被撕裂。但是越是這樣,我們越是要持續地禱告。不要灰心。為華人教會禱告,華人教會不能再這樣的軟弱下去。華人教會要為主興起。上帝必要為我們爭戰。阿門?永遠不要灰心。哈雷路亞!我們的上帝仍然坐在寶座上。我們的上帝永遠還有答案。

    我們在這裡要記念到遠志明牧師要記念到柴玲姐妹。我們也相信神要在他們生命中掌權。我們看到這兩個家庭都有很多的傷害。只有上帝能來醫治他們。阿門!

    讓我們不要來做一個決斷,斷覺誰對誰錯的人,我們相信只有上帝才能化解這一切。教會需要為此來禱告。因為我相信不只這兩個人的這件事情,是整個華人教會。我們的眼光要更遠大一點。要看見上帝的心意是什麼。也讓我們在這裡與神一同來配搭,為神興起來爭戰。上帝必為我們爭戰。哈雷路亞。阿門!

    你相信神會為你爭戰嗎?阿門!你相信神會為整個教會來爭戰嗎?阿門!讓我們今天就化一點時間向主呼求,讓我們來禱告:“親愛的主,讓我們再次來到您的面前來仰望您,我們好像看見忽然間這樣一個爭戰臨到,不但是遠牧師跟柴玲之間,也是華人教會之間。好像我們教會被牽扯進去,但是我們眼目不是看這些事情,我們眼目看您自己,你坐在寶座上,你知道答案在哪裡。主我們在這裡,不是在pointing the finger, 不是在指責,讓我們一同同心來禱告。讓我們能夠體貼你的心意,讓我們真的在這裡為華人教會來祈求,求神的恩典臨到,讓我們不再上仇敵的詭計,不再讓他分化你的教會,不再讓他分化你的百姓。讓我們想尼希米一樣,讓我們起來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吧,讓你的百姓不再受凌辱。我們再次求你在我們中間掌權。在整個事情上掌權。感謝禱告奉耶穌得勝的名求,阿門!
     
    已获得耶书仑的支持。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news.comefromchina.com/threads/1427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