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薇集

本帖由 腊八粥2016-01-07 发布。版面名称:海外原创

  1. 腊八粥

    腊八粥 星有灵兮 ID:133243 管理成员

    注册:
    2014-04-06
    帖子:
    8,101
    支持:
    16,300
    声望:
    1,223
    金钱:
    $7,145
    写作是与心灵的对话,一尘笔耕不辍,越写越好!

    关于反馈,其实我发现以后的网站平台的趋势就是开发大量点赞和点评的机器人....:tx:
     
    已获得让我拥抱你一尘的支持。
  2. 腊八粥

    腊八粥 星有灵兮 ID:133243 管理成员

    注册:
    2014-04-06
    帖子:
    8,101
    支持:
    16,300
    声望:
    1,223
    金钱:
    $7,145
    同理,网络点评机器人多了,大神大佛都来了:rolleyes::rolleyes:
    人类接受机器人的渗透一定是先从获得好处开始的...
     
    已获得让我拥抱你一尘的支持。
  3. zhangulei

    zhangulei 老了手机支付刚整明白,眼看着又落伍了。 ID:171111

    注册:
    2018-01-06
    帖子:
    5,990
    支持:
    1,145
    声望:
    223
    金钱:
    $84,511
    心宽常乐,作品快上吗
     
    已获得让我拥抱你一尘的支持。
  4. 一尘

    一尘 一曲晨歌 ID:133844

    注册:
    2014-04-15
    帖子:
    6,469
    支持:
    11,757
    声望:
    1,223
    金钱:
    $83,065
    我不大在意大点击量。所以,上不在任何平台上有出现,更别说人气。一片萧索。。。。。。 :p :p
     
    已获得让我拥抱你腊八粥的支持。
  5. 一尘

    一尘 一曲晨歌 ID:133844

    注册:
    2014-04-15
    帖子:
    6,469
    支持:
    11,757
    声望:
    1,223
    金钱:
    $83,065
    只有佛才看别人都是佛。 阿弥陀佛,善哉! :p:p
    尚家徒四壁, 需要安置呢。 目前是安置办主任,干事,工人,勤杂工,诸如此类。。。。。。 :tx:
     
    已获得让我拥抱你腊八粥的支持。
  6. 腊八粥

    腊八粥 星有灵兮 ID:133243 管理成员

    注册:
    2014-04-06
    帖子:
    8,101
    支持:
    16,300
    声望:
    1,223
    金钱:
    $7,145
    不懂....为啥一定是“作品快上”呢?
    业余就是自娱,搞得那么有压力,何必?
     
    已获得让我拥抱你一尘的支持。
  7. 腊八粥

    腊八粥 星有灵兮 ID:133243 管理成员

    注册:
    2014-04-06
    帖子:
    8,101
    支持:
    16,300
    声望:
    1,223
    金钱:
    $7,145
    一尘姐人气还是蛮好的,这个要客观哈:)
     
    已获得让我拥抱你一尘的支持。
  8. 腊八粥

    腊八粥 星有灵兮 ID:133243 管理成员

    注册:
    2014-04-06
    帖子:
    8,101
    支持:
    16,300
    声望:
    1,223
    金钱:
    $7,145
    一尘姐这是跨国公司啊,真不容易
    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说,村里这么多好朋友呢:p:p
     
    已获得让我拥抱你一尘的支持。
  9. zhangulei

    zhangulei 老了手机支付刚整明白,眼看着又落伍了。 ID:171111

    注册:
    2018-01-06
    帖子:
    5,990
    支持:
    1,145
    声望:
    223
    金钱:
    $84,511
    我绝对相信,CFC圈,渥太华文字圈有的是好的业余作品。随笔随便写写,不用那么认真较劲。只要是原创,why not share
     
    已获得让我拥抱你腊八粥的支持。
  10. 一尘

    一尘 一曲晨歌 ID:133844

    注册:
    2014-04-15
    帖子:
    6,469
    支持:
    11,757
    声望:
    1,223
    金钱:
    $83,065
    只有几个好朋友支持而已。不过,蛮开心的!
     
    已获得让我拥抱你腊八粥的支持。
  11. 一尘

    一尘 一曲晨歌 ID:133844

    注册:
    2014-04-15
    帖子:
    6,469
    支持:
    11,757
    声望:
    1,223
    金钱:
    $83,065
    感谢灵兮关爱! 没有公司, 就是简单的居家过日子,我开玩笑而已,什么都是自己做! :p:p
     
    已获得让我拥抱你腊八粥的支持。
  12. 腊八粥

    腊八粥 星有灵兮 ID:133243 管理成员

    注册:
    2014-04-06
    帖子:
    8,101
    支持:
    16,300
    声望:
    1,223
    金钱:
    $7,145
    确实如此,等一尘姐安顿好了,大家聚聚:p
    也期待你多多分享作品,一起加油:jiayou:
     
    已获得让我拥抱你一尘的支持。
  13. 腊八粥

    腊八粥 星有灵兮 ID:133243 管理成员

    注册:
    2014-04-06
    帖子:
    8,101
    支持:
    16,300
    声望:
    1,223
    金钱:
    $7,145
    《光芒》

    拱桥下的光芒

    河面上跳跃的银鱼

    你们穿越了最黑暗的8分钟

    只为人间的相遇

    落入同一个节拍

    同一个韵律

    在同一条河流中

    在同一片阳光里

    24.jpg

    《僵局》


    当雨躲在云中

    当花埋在土里

    黄鹂不来的柳岸

    徘徊在门后的猫咪



    三月的哨音响过长空

    冰雪挤压街道与河堤

    屋檐和围墙上森严的哨兵

    誓要将冬城守紧



    有谁能掀开冬梦的衣角

    唤醒大地僵直的躯体

    天空下越聚越多的躁热

    冬的苍茫何须大军攻破

    只要春天润湿微红的唇

    轻轻一吻就能打破僵局
     
    已获得zhangulei让我拥抱你的支持。
  14. 腊八粥

    腊八粥 星有灵兮 ID:133243 管理成员

    注册:
    2014-04-06
    帖子:
    8,101
    支持:
    16,300
    声望:
    1,223
    金钱:
    $7,145
    《青蛇传》

    1. 缘起

    “嗨,你在干什么?”
    “我在等个人。”
    “等谁?”
    “我.....不记得了。”
    ——《鬼魅浮生》



    秋阳的余辉将金色的琴弦拨响,天边晕开几抹微醺的晚霞。



    傍晚的时候起风了,野风摇得山林哗哗作响,山间的暖意被阴冷的雾色一寸一寸地收进了黑色的口袋。此时从茂密的林后走来一个人,步子不快也不慢。林外的天空一片灰青,归巢的鸟儿在树端的啾鸣萧瑟下来。越来越暗的林子深处传来稀稀疏疏的私语声,尾巴一样,却怎么也听不真切。


    这是个少年人,虽然是在荒凉的山林里行走却穿了一件华贵的袍子,领口袖边都缀着细软雪白的绒毛,腰间松松地系了一根金色的腰带,腰带上绾了一颗水一样的圆润光滑的明珠,在暮色黯淡的林中好像一颗会行走的灯笼。


    少年慢悠悠地在林子里走着,好像漫无目的,又好像在消磨时间,他有时停下来对着发黄的小蘑菇发呆,有时俯下身子观看脚边的灌木,所到之处,花草树木好像能认出他一般,献媚一样的柔顺,他这里看看,哪里嗅嗅,闲逛得乏了,将手上采摘的花儿扔下,负着手依旧往山上走,只一会功夫就到了山顶。

    山顶上空空如野,几丛半人高的艾草在山风中好像袅娜细高的舞女。少年寻了块背风的大石,又去捡了些松针树枝干柴之类在石头下堆成一小撮儿,他从怀里掏出燧石一阵用力敲打,没一会青黑色的烟从细软枯黄的干草中袅袅升起,火星跳了出来。


    少年在篝火边坐下,仰头看向浩渺的天穹,一轮金黄色的月亮不偏不倚地注视着他,脉脉含情的样子,少年看着月亮出神,想着想着不由得哼起歌来。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身后的草丛里传来一阵窸窣的响动,走出来一个少女,她一身红衣,腰间系了一把亮闪闪的宝剑,头发抓了一髻。

    [​IMG]

    女孩径直走到少年对面坐下,少年没有抬头,只顾着往篝火里添柴,任火苗蹿得又高又旺。


    女孩伸过手来烤火,大咧咧地问,你刚才唱的什么曲子?听着跟鬼哭狼嚎一样。


    少年放下木棍,搓搓手说,我自己编着解闷的小曲儿,你要想听,我认真给你唱一回就是。


    不要不要,听曲子又不能吃饱饭,你有什么吃的么?


    我也正饿着呢。少年白了女孩一眼。



    女孩反手从背囊里拿出牛皮袋子,对着嘴喝了一口水,又摸出一块干粮递给少年,少年摆摆手没要,女孩不再管他,自顾着啃起干粮来,吃得饱了,女孩才说,月圆之夜正是野狐出没的时候,你为何不怕?


    少年嘿嘿一笑,慢悠悠地说:你不也是一个人?


    我当然不一样,我学过法术,遇到狐妖看我如何抽它的筋剥它的皮!


    少年懒洋洋地靠在大石头上,抬手弹掉衣襟上的一片落叶,说,听说狐妖能幻化人形,张嘴说话跟你我一般无二,也会迷惑人,吃人的心肺,夺人的财物,连高僧和真人都不一定能认出来,你一个小姑娘又能拿狐妖怎样?



    就是这样!少女腾地站起身,拔剑出鞘,剑尖指着少年,威风凛凛地说,哼,我看你就是个妖狐,成精的狐妖要练内丹,所以月圆之夜总要跑到山顶对着月亮吐纳,练功之前必取人性命,否则功不圆满,今天就是月圆之夜,你鬼鬼祟祟地跑到山顶对着月亮发呆,不是妖狐又是何人?


    你不要狐妖来狐妖去的瞎嚷嚷啊....少年人依旧不紧不慢,斜着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女孩,你说的也对也不对,我其实不是狐妖,你该叫我狐仙才是。


    女孩用剑指了指少年腰间的那个珠子,冷笑道,你说你是仙,为何把修行的内丹挂在身上,分明是未成正果的狐妖罢了!


    我若是狐妖,早将你吃了,凭你这小身板,还有这块小铁皮,能耐我何?少年哈哈一笑,上前一步,伸手一个指头,轻轻将女孩的宝剑推到一边,柔声说,我本来早该当狐仙了,只是还在等一个人,那人不来,我就成不了仙。



    女孩本以为揭开了狐妖的真面目,他必定会奋起出招,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毫无惧色,还说自己是什么狐仙,莫非自己真的看走了眼?等了一会儿,女孩问,你说你是狐仙,有何证据?


    我说是狐仙就是狐仙了。你说我是妖,你要杀我,又凭什么?


    狐仙也好,狐妖也罢,你这野狐总之十分可疑。你这身衣服,明明是个世家公子的行头,如果不是谋财害命这样的衣服又如何到了你身上?


    我这衣服是人家哭着喊着非要送给我的,我不要她还老大的不开心,寻死觅活的让我为难,所以我只能勉强收下,之后我再也不见她了,这衣服丢了又可惜,只能穿着了。


    少女奇道,人家喜欢你,你为何不见她?


    我喜欢自由自在,来去没有牵挂,而且我跟她说了,我要等一个人,已经等了一千年了,可是她偏要痴痴缠缠没完没了,我不想害她,只好自己躲起来。这衣服你若喜欢我送给你就是。说着少年解开腰带,三下两下的脱下袍子抛在地上,袍子下面露出一件被磨白了的破旧长衫,只将腰带上的明珠取下挂在了颈中。夜风刺骨,少年不由得打了几个寒战,他却好像完全不在乎。


    你还是快把衣服穿上!仔细着凉了。女孩缓缓放下长剑,将地上的袍子捡起来扔回给少年,嘴里却依旧说,我才不信你呢,你们狐妖要靠吸取人的精气才能修炼内丹,看看你的内丹这么大,也不知道害过多少性命!


    我若说我的内丹里面只有眼泪呢,你信是不信?少年一脸严肃。


    眼泪?女孩眼睛瞪得圆圆的,好像听天书一般。


    我修行千年就是为了等我爱的人,一天等她不来,我的修行就一天不能圆满。每年月圆,我都来到这里,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只怕早已不是过去的模样,不过,我依旧每年都来这里等她....我不喜欢伤人,内丹只能靠收集天地山川的精气灵气和红尘中的痴情多情为继,我在山林中游荡了上千年,遇到人也好,妖也好,她们总是送我眼泪,这其中也有刚才那个痴情女的眼泪。经过这么多年,其实我的内丹已经长到了极限,却迟迟不能助我脱离苦海修道成仙,佛祖说,我的内丹里还缺最特别最珍贵的那颗眼泪。


    最特别最珍贵的那颗眼泪?女孩奇道。



    正是。可惜我不记得她的模样了,但是我想一旦能见到她我就一定会想起来的。少年自说自话般飞快地看了女孩一眼,目光中有些说不明道不清的东西,女孩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是个单纯的姑娘,多年来跟着师傅在道观里修行,师傅常说狐妖很狡猾,喜欢骗人和害人,见到了,二话不说就要把它杀了。她今天早上见到了这只狐妖,一直偷偷地跟着,可是也确实也没有见到他做什么坏事,不过是跟草木说说情话,与花鸟痴痴缠缠,他一整个白天都对着溪边的流水顾影自怜,将脸洗得白白净净,任谁见了都由不得的喜欢。


    月亮被不知哪里飘来的云层遮住,橘红色的篝火在黑色的山风中鬼魅般的舞动,火光下少年的身影却显得格外的消瘦和孤单。女孩想如果有手段高明的道人或是高僧恰好经过,如果他们都跟师傅一样,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杀了少年,岂不是错伤了性命?


    两个人谁也不讲话,少女收了宝剑坐在篝火边,山风撩起飘忽不定的火苗,灰白的木炭在跳动的火光中四下飞散,飘向黑夜的井底。少年远远地靠着石头坐着,对着月亮发呆。女孩时不时偷瞟一眼少年,远远的看去,他的脸苍白清秀,让人怎么都看不够似的。恰好这时少年也看过来,四目相对只是短短一瞬间却海惊石破,女孩心慌意乱连忙低下头去。


    夜色更浓了,篝火一明一暗,火苗温柔的呢喃着,少年早已靠在石头上打起盹,女孩死死撑着熬了大半夜,一直到天边浮上一缕浅白,她再也支撑不住,纵身跳到一棵大树上也合起了眼。


    睡梦中,少女隐隐约约地听见少年在唱歌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
    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
    就请你吻我的嘴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
    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
    但不是你的泪


    女孩忽然感到心口一凉,想跳起身,却已经晚了。



    又是一个大晴天,开集的晨鼓刚刚敲过,坊门大开,有一个少年走过集市,只见他面色淡然,举止斯文,衣着华贵,腰间系着一个雪白背囊,鼓鼓囊囊的隐约闪着水光。一阵风吹来,少年长袍下露出几滴梅花一样的鲜红斑点,但很快又被他的华贵的长袍遮盖住。少年拿着一口宝剑直接去当铺里换了几两银子,又去城里最大的珠宝店买了一颗泪滴形状的红宝石让匠人将宝石镶在他的明珠上作为装饰,忙完这些,少年便又反身往城外走。


    他不慌不忙地走着,穿过大街小巷,秋天的风兜起五颜六色的落叶四下飞舞。少年走在暖洋洋的秋阳中,一路想着心事,全不把周围的人放在心上,女人们都忍不住地看他,觉得他说不出的风流倜傥。

    从下山开始,他的胸口总是有些闷闷地,想唱歌嘴巴却苦涩得好像张不开的样子。


    他的眼前老是晃动着一双女孩黑白分明的眼睛,那眼神里一开始满满地都是爱怜和喜欢的,到最后却无一例外地化作了委屈和悲伤,很像千年前记忆中的模样。


    少年皱着眉,闷闷不乐地说:我自己的眼泪才是最珍贵的啊,你们是不是傻?


    人流熙熙攘攘,谁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一会儿少年就走得无影无踪了。
     
  15. 腊八粥

    腊八粥 星有灵兮 ID:133243 管理成员

    注册:
    2014-04-06
    帖子:
    8,101
    支持:
    16,300
    声望:
    1,223
    金钱:
    $7,145
    2. 还魂

    师父,我究竟错在哪里?少女的魂魄浮起来,影子一样,又落叶般缓缓飘远。


    道观在一片竹林之后,土墙矮院,此地少有人来,香火也不旺,但道观中的石桌石凳都擦洗得纤尘不染,门口的石阶打扫得干干净净,一位老道姑正在院后的石井边湜水,黝黑的井绳摇动着井口上方的木头架子,发出吱吱嘎嘎地声响。

    老道姑时不时地回头望向紧闭的山门,小徒青儿下山已经第7天了,老道姑左眼跳得厉害,总觉得有什么灾祸发生。青儿下山后,老道姑做了一个怪梦,梦见自己飘飘悠悠地去了上界,祥云缭绕在一片松林中,一个仙风道骨的白衣小童正与一条碧绿可爱的小青蛇嬉戏,那小青蛇颜色鲜艳,身姿柔软,在小童的腕间臂膀游走绕圈,时而如波浪,时而如大大小小的圆环,小童怕痒被咯吱得哈哈大笑。老道姑正看得有趣,那小青蛇忽然抬头,一双圆圆的眼睛看过来,叫了一声师傅,老道姑一慌就醒了。只是那小青蛇那么清清脆脆地一声“师傅”,跟青儿一样直叫到自己心里去。


    青儿是个弃婴。十六年前的冬天,屋外下着雪,老道姑正在道观里打坐,忽然听见窗外隐隐传来婴儿的啼哭声,可是让弟子们围着道观走了好几圈却什么都没找到,老道姑又去竹林深处寻去,果然几棵老竹残雪下发现了一个光溜溜白嫩嫩的小婴孩儿,孩子正冻得哇哇大哭,老道姑心有不忍,过去抱她起来,用自己的衣襟将孩子裹住。这孩子十分乖巧,躲在老道姑的怀里一动不动。老道姑担心把孩子给闷坏了,忙低头看她,就见孩子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也正看着自己笑呢,老道姑逗她,她便咯咯笑出声来,甚是娇憨可爱。因为婴孩儿是在竹林中找到的,老道姑唤这孩子叫青儿。

    老道姑年青时家人遭遇流寇全死了,自己无依无靠就上山做了道姑。几十年来青灯冷火过得十分孤苦冷清,如今有了青儿这孩子,整个道观里都有了生机,师姐师兄们自是喜欢与青儿玩耍,老道姑更视青儿如己出,平日难免溺爱偏宠她多一些。

    青儿十岁那年空空道人云游至此,见到青儿十分喜欢,说她聪慧有灵气,且一点就通颇具慧根,是块学法术的好材料,一开始空虚道人教青儿一些穿墙而入,隔空传书这样的法术,青儿果然慧洁,学起来毫不费力,空虚道人喜不自禁,忍不住又要教青儿降妖拿魔的本领,一老一少常常在竹林里一比划就是一整天。

    老道姑本心并不喜欢青儿学法术,学道之人本该清静无为,离境坐忘,这才是修道的本意,她几次想赶空空道人下山,空空道人都是装聋作哑死活不走。最后被逼得急了,空空道人干脆在道观外的竹林里也搭了个草堂子,用竹子刻了青竹观三字,也收些弟子充当门面,从此竟长居此地,不再云游四海。

    老道姑管不了空空道人,只好反复叮嘱青儿,闲时多琢磨些草药医术,不许去找空空道人学法术,青儿满口答应,可是把老道姑嘱咐的事情做完了,依旧偷偷跑出去。换做他人,老道姑早就将重重责罚,驱出山门,唯独对青儿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后来又看青儿真心喜欢修习法术,也只能听之任之。

    月初时山下闹瘟疫,青儿奉命下山是去给村民送药草,来回几十里山路按理三天就该回来了,可是现在七天过去,青儿音信全无,老道姑越等越着急,她去问空空道人,道人倒是漫不在乎,说他有千里眼能看见青儿在山中无碍,又说青儿懂法术,能自保,也或许是给山下的花花世界给迷住,多闲逛两天也就回来了。

    老道姑只得回来苦等,心想,这次青儿回来,说什么也要好好管教,这样下去,她年青气盛,不知道天高地厚,迟早要惹出祸端来。

    昨天夜里老道姑又梦见了小青蛇,这次,小青蛇正跟小童子玩得开心,也不知道什么缘故,忽然张口咬住小童的手臂,小童啊的一声惊呼,手背上豆大的血珠子冒出来,竟然昏了过去。老道姑被吓醒了,觉得这梦中有非常不详的预示。她翻箱倒柜找到道观里唯一的一本梦书,梦书中写梦见青蛇是吉兆,预示了财运不错,又说梦见青蛇咬手是吉祥的预示,预示了梦者的生活会无忧无虑。老道姑看了大大摇头差点儿将梦书一把火给烧了。



    [​IMG]


    夕阳西下,幽长深远的钟声回荡在层层叠叠的山峦中,道观外的土阶上传来纷乱的脚步声。

    青儿,你可回来了!老道姑喜道。手中的木桶落在了脚边,水流了一地。

    门砰的一声被踢开,头发蓬乱的空空道人闯了进来,跑得太急一个趔趄摔在了门口。老道姑慌忙迎过去把他扶住,平日里嬉笑不羁的道长此时面色煞白,对着老道姑大声囔囔,老道婆,快,快,快,快把你那守魂丹拿出来,咱们的宝贝青儿出事儿了。

    什么咱们的宝贝青儿 ?是我的青儿!!!啊?青儿出事了?她,她,现在在哪里?

    青儿没回来,是她的魂魄回来了,现在在我的青竹观里,我先回去看护着,你赶紧拿着守魂丹赶过来,迟了,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宝贝青儿了。说完,空空道人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老道姑也慌了,顾不得查问真假,赶紧先回去内屋,钥匙翻了半天才找到要的那一把,又去供桌最内层的匣子里开锁拿了三颗守魂丹,守魂丹是道观中的镇观之宝,传说是当年上古真人成仙之前炼制的,平时老道姑都是早晚跪拜,更衣沐浴才敢看上一眼,听说青儿出事,老道姑急得什么都忘记了,直接用手抓了放在药瓶里。



    老道姑拿着药瓶三步并作两步地赶到青竹观,偏房里空空道人正对着一个蒲垫絮絮叨叨地说话,青儿啊,青儿,你别怕呀,有为师在,天塌下来也不怕。你那个老太婆师傅太慢了,怎么还不过来?


    老道姑心知空空道人疯疯癫癫,不过看他焦急的样子又不像在作假。于是哼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空空道人回身一把抢过她手中的守魂丹,开心地对着蒲垫上方说,青儿,快,先吃了这个,你先拿住一口真气,按老道的口诀诵念不要停,等你师兄接了你的肉身回来,我再做法为你还魂入鞘。


    老道姑眼见着那颗红彤彤的守魂丹停在半空中,一晃就消失了,不由得不信,也跟着空空道人叫,青儿,青儿?你听得见为师吗?


    过了良久,才听见青儿的声音说道,师傅,青儿惹祸了。。。。气息虽然微弱,果然是青儿无疑。


    空空道人高兴得手舞足蹈,笑道,好,好,守魂丹名不虚传。青儿,你吃了守魂丹,胸口就该渐渐有了暖气,你学着老道双手捏个磊字诀,守好元神,你这口气就算是保住了。

    遵命,师傅!


    空空道人和老道姑相视而笑,都大大地松了口气。听声音青儿的气息比一开始要平稳了些,空空道人更是洋洋自得,道,青儿,你别担心,这次遭了大难,但没伤到元神,从今往后你在道观里跟着老道勤修苦练,弄不好还可以再精进些。


    老道姑刚刚放下的心,被空空道人的这句话又给提了起来,她怒目圆睁,大喝道,你这老糊涂,青儿到底遇到什么事了?为何只剩魂魄?她的人现在在哪里?

    青儿她遇到了千年狐妖,与狐妖大战三百回合,体力不支....才败落,但好在老道平日教导有方,传她了独门秘术离魂术....


    空空道人还没有说完,老道姑早就一把揪住他的胡子,破口大骂说,你个老疯子,平日跟你早说不听晚说不听,非要教青儿法术,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不知深浅,人家见到狐妖躲还来不及,哪有自己送上门的道理?她才几年道行,偏要去除妖降魔,现在打得只剩了半幅魂魄,你还要吹牛皮,我的青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非要手撕你个死老道才解恨!呸!


    空空道人知道老道姑平日性子温和,却没想到她厉害起来也是霹雳脾气,饶是喜言善辩竟然被老道姑一席抢白搞得脸面没处放。

    还是青儿乖巧,轻声说道,师傅,你别错怪空空大师,都是我自己不好,轻信了那狐妖。我是着了那狐狸的暗算,如果真要斗法术,我不信打不过那狐妖。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空空道人连连点头,青儿,你心地单纯善良,是个好孩子,你有慧根,人也聪明,学什么都比师兄师姐们快,但你涉世不深,轻信妖孽也是大妨碍。以后你只管记住那些妖精鬼怪见一个杀一个,少说废话。


    可是,师傅,我跟那狐狸没有过招就被他杀了,心中好生不甘啊。待我伤好后一定要下山找他理论。


    修行中人,何必有执念?老道姑不以为然,连连摇头,面容中流露出深深地担忧,青儿,你不甘又如何?他是狐,修行了千年,他比你法力强,你打不过他。何苦又去惹事?


    此话大谬!空空道人双手一拍,劈空就是一掌,冷笑道,我的弟子哪有如此不经打的,青儿,你好生将养休息,等你师兄迎回你的肉身,为师与你一起下山,剥了那狐狸的皮!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news.comefromchina.com/threads/1486399/page-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