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狼's小羊圈 之 From Ink Lake 夜夜夜... ...

本帖由 听从鼓2004-03-30 发布。版面名称:尘世有花落

  1. 听从鼓

    听从鼓 暗暗 ID:14498

    注册:
    2003-11-03
    帖子:
    871
    支持:
    4
    声望:
    0
    金钱:
    $16,034
    夏夜的传说
      一沙一界・一尘一劫

      序曲

    如果有人一定要追问我结果如何
    我恐怕就无法回答
    所有的故事
    我只知道那些非常华丽的开始
    充满了震慑和喜悦
    充满了美 充满了浪费
    每一个开端都充满了憧憬
    并且易于承诺 易于相信

    但是 如果有人一定要追问我
    最后的结果到底如何
    我只能俯首不答 转回到我的灯下
    在书页间翻寻追索
    静静编织出 一章又一章有关于
    夏夜的 传说

      本事

    据说 宇宙开始于一次爆裂
    所有的生命
    起因于一场不顾一切的毁灭
    从热渴 窒闷 极度不安的心中
    如霹雳般迸发溅射而出的
    是那囚禁了千亿年的渴望

    散开 然后不断膨胀
    自我的距离在星团之间逐渐拉长
    当寂寞与乡愁要用光年来换算
    才发现
    从此永远无法回转
    星云空茫 开始重新寻觅
    重新摸索 重新去
    追逐那隐隐约约在呼唤着的方向

    散开 然后逐渐冷却
    然后习惯于孤独
    在漂泊的行程里慢慢忘记了来处
    穹苍万里 充满了
    要传达而终于不可传达的讯息
    (匍匐于泥泞之间
     我依然要问你 为什么
     为什么时光它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木星 金星 开始命名
    虽然海王星和冥王星还那样遥远得
    令人心惊
    但是所有的故事都开始酝酿
    宇宙浩瀚 而时光如许悠长
    在银河漩涡的触手间 据说
    要用五十亿年
    才能等到太阳的光芒
    巨大的星云里 要怎样孕育
    才能等到一场相遇 一种秩序
    (匍匐于泥泞之间
     我含泪问你
     那样的夜晚去了哪里
     为什么所有的开端都热烈慌乱
     一如夏夜的星空 无限灿烂)

    最初 地球只是一团烈火
    无所适从也无所依靠
    在暗黑的天空中独自燃烧
    炽热明亮的母体 可望而不可及
    在每一转首回身的地方
    是那从此无法靠近
    又无法远离的太阳光芒
    是每一篇神话传说中的眷恋情节
    是我们因此而不断
    重复循环着的季节和日夜

    日夜循环
    在辗转反侧间试着将岁月慢慢沈甸
    所有不肯妥协的爱与恨
    以及日渐沉重的思想和欲望
    只好以熔岩的形象 沸滚翻腾
    不断喷涌 囚禁在高温的心中
    而在脆弱的表层
    水气弥漫 云雾滋生
    有朝露有夜雾不断前来 轻轻环绕
    轻轻覆盖
    仿佛有些忧伤可以忘记
    有些错误可以原谅 在日与夜的
    交替间
    有些梦想 可以重新开始盼望

    (爱 原来是没有名字的
     在相遇之前等待就是它的名字

     而一切的起始却是不经心的
     就像天地初开 原来也没有
     什么一定要遵照的形象 就
     如平漠上千株白杨 原来也
     只是一次不经心的插枝 如
     果不是那偶然的顾盼 我们
     原来可以终生终生永不相识

     在雷电交会的刹那
     为什么一定要是你 从我身后
     静静走来
     走进我心中央)

    天空中不断有星球爆裂
    不断有美梦从此殒落幻灭
    但是 在我们的世界里
    帷幕刚刚升起 戏正上演
    我们的心愿仍然要逐一完成
    在一切的来临与消逝之间

    戏正上演
    我们一定要等待与盼望
    坚持要依次出场 凝神准备
    随时欢呼 落泪 或者鼓掌

    太阳系里所有行星都进入位置
    我们的故事刚刚开始 戏正上演
    而星光闪烁 时空

    (匍匐于泥泞之间
     我含泪问你
     一生中到底能有几次的相遇
     想但丁初见贝德丽采
     并不知道她从此是他诗中
     千年的话题 并不知道
     从此只能遥遥相望
     隔着幽暗的地狱也隔着天堂)

    黎明前的黑暗总是永无止尽
    犹疑而又缓慢 地球不断旋转
    要经过无数次的循环 才能有
    三叶虫的出现

    然后当曙光初露 恐龙已经遍布
    时光逐渐增加了流动的速度
    在苏铁 银杏和蕨类之间
    第一棵开花的植物终于出现
    那是白垩纪 那是一亿年前
    那时候 气候温暖
    暴龙爬行在开满了花的原野上
    鱼龙游过海洋 而翼龙在天

    我们从不怀疑
    永远遵循着一种生长的秩序
    知道路途迢遥
    知道要从清晨到傍晚
    到暮色四合
    到恐龙绝迹
    在宇宙无垠的舞台上
    我们人类才能登场

    终于登场 却发现
    时光疾如飞矢 戏刚上演
    而暮色已经沉沉下降

    (爱 原来并没有专属的面容
     然而你来到我身边竟然一如梦中

     你轻携我手带我走过无人的
     山径 风声细碎拂过莲叶拂
     向密集的丛林 夏夜里我知
     道有一种苏醒有一种融化已
     经来临 有一种无法控制的
     宛转流动 已经开始在我的
     心中在冰河之下 缓缓前行

     爱 原来并没有专属的夜晚
     然而你来到我身边 星光如此灿烂)

    整个夏天的夜晚 星空无限灿烂
    特洛伊城惜别了海伦
    深海的珍珠悬在她耳垂之上有如泪滴
    庞贝城里十六岁的女子
    在发间细细插上鲜花
    就在镜前 就在一瞬间
    灰飞烟灭了千年堆砌而成的繁华
    在遥远的埃及
    有那么多固执的法老
    坚持要装饰自己的墓穴
    坚持说
    自己不是死去 只是与人世暂离别

    整个夏天的夜晚 星空无限灿烂
    一样的剧本不断重复变换
    与时光相对
    美 仿佛永远是一种浪费
    而生命里能够真正得到的
    好像也不过
    就只是这一场可以尽心装扮的机会

    在得与失之间我们从来无所取舍
    在一切的传说里
    我们从来没能知道
    那被时光它谨慎收藏的秘密
    星空中有深不可测的黑洞
    吞食尽周遭所有的生命 并且
    使空间变形
    岁月里也有着黑暗的角落
    逐日逐夜
    在吞食着我们曾经那样渴望
    并且相信会拥有的 幸福与快乐

    (忧思的神碉总是在静夜里前来
     向我默默追索
     一切只有在这样的时刻里
     才会重新想起的
     曾经发生过的 犹疑与蹉跎

     我的神碉总是在中夜前来
     默然端坐 俯首依依审视着我

     极远处的月光
     也正在审视着海洋
     而那暗流汹涌的海啊 不得不
     把所有的悲喜
     都反映成银白镶着清辉的浪)

    忧伤的来源其实起于丰盈之后的
    那种空芜
    对生命 对内里的激情
    我们从来没有人能够真正知足
    在每一回首处
    总有我们曾经计划
    却不曾结果不曾生长不曾栽植的树

    总有些
    不能忘记又不能不放弃的心愿
    总有些 不忍不舍
    又不肯去触犯的界限
    期待中的节日因此仿佛从未来临
    排练好的角色 也因此
    从来不能执照原来的计划上演
    星宿中存在着
    无数还没能发现的黑洞
    行走在人群之中
    我们的热血慢慢流空
    逐渐开始怀疑起 今日与昨日
    自己真正的面容

    (匍匐于泥泞之间
     我依然要问你
     那样的夜晚去了哪里)

    为什么天空中不断有流星划过
    然后殒灭 为什么
    一朵昙花只能在夏夜
    静静绽放然后凋谢

    匍匐于泥泞之间
    我含泪问你 为什么
    为什么时光它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为什么我们要不断前来 然后退下
    为什么只有它可以
    浪掷着一切的美 一切的爱
    一切对我们曾经是那样珍贵难求的
    温柔的记忆

    匍匐于泥泞之间
    我含泪问你
    到了最后的最后 是不是
    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不能传达任何的
    讯息 我们的世界逐渐冷却
    然后熄灭
    而时空依然无限 星云连绵

    如果露珠是草木的虚荣
    星球是宇宙的炫耀
    那么
    我们在日落之后才开始的种种遭逢
    会不会
    只是时光它唇边一句短短的诗
    一抹不易察觉的 微笑

      回声

    如果有人一定要追问我结果如何
    我恐怕就无法回答

    我只知道
    所有的线索 也许就此断落
    也许还会
    在星座与星座之间伸延漂泊

    在夏天的夜晚 也许
    还肝有生命重新前来
    和和们此刻一样 静静聆听
    那从星空中传来的
    极轻极遥远的 回音

    席慕蓉


    多少个夜。我曾大声朗读。
     
  2. 蓝离阵列

    蓝离阵列 开坛元凶 ID:3251 VIP

    注册:
    2002-10-08
    帖子:
    7,435
    支持:
    102
    声望:
    173
    金钱:
    $21,892
    我要是中了super7, 给你出本书。
     
  3. 听从鼓

    听从鼓 暗暗 ID:14498

    注册:
    2003-11-03
    帖子:
    871
    支持:
    4
    声望:
    0
    金钱:
    $16,034
    我要是今后出了书,给你寄一本。
     
  4. 听从鼓

    听从鼓 暗暗 ID:14498

    注册:
    2003-11-03
    帖子:
    871
    支持:
    4
    声望:
    0
    金钱:
    $16,034
    结局或开始---献给遇罗克 / 北岛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一个被杀害的人
    为了每当太阳升起
    让沉重的影子象道路
    穿过整个国土

    悲哀的雾
    覆盖着补丁般错落的屋顶
    在房子与房子之间
    烟囱喷吐着灰烬般的人群
    温暖从明亮的树梢吹散
    逗留在贫困的烟头上
    一只只疲倦的手中
    升起低沉的乌云

    以太阳的名义
    黑暗公开地掠夺
    沉默依然是东方的故事
    人民在古老的壁画上
    默默地永生
    默默地死去

    呵,我的土地
    你为什么不再歌唱
    难道连黄河纤夫的绳索
    也象崩断的琴弦
    不再发出鸣响
    难道时间这面晦暗的镜子
    也永远背对着你
    只留下星星和浮云

    我寻找着你
    在一次次梦中
    一个个多雾的夜里或早晨
    我寻找春天和苹果树
    蜜蜂牵动的一缕缕微风

    我寻找海岸的潮汐
    浪峰上的阳光变成的鸥群
    我寻找砌在墙里的传说
    你和我被遗忘的姓名

    如果鲜血会使你肥沃
    明天的枝头上
    成熟的果实
    会留下我的颜色

    必须承认
    在死亡白色的寒光中
    我,战栗了
    谁愿意做陨石
    或受难者冰冷的塑像
    看着不熄的青春之火
    在别人的手中传递
    即使鸽子落到肩上
    也感不到体温和呼吸
    它们梳理一番羽毛
    又匆匆飞去

    我是人
    我需要爱
    我渴望在情人的眼睛里
    度过每个宁静的黄昏
    在摇篮的晃动中
    等待着儿子第一声呼唤
    在草地和落叶上
    在每一道真挚的目光上
    我写下生活的诗
    这普普通通的愿望
    如今成了做人的全部代价

    一生中
    我多次撒谎
    却始终诚实地遵守着
    一个儿时的诺言
    因此,那与孩子的心
    不能相容的世界
    再也没有饶恕过我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一个被杀害的人
    没有别的选择
    在我倒下的地方
    将会有另一个人站起
    我的肩上是风
    风上是闪烁的星群

    也许有一天
    太阳变成了萎缩的花环
    垂放在
    每一个不朽的战士
    森林般生长的墓碑前
    乌鸦,这夜的碎片
    纷纷扬扬


    黄昏。我牵着父亲的手。在古彭广场散步。他给我讲起遇洛克...`...
    天渐渐暗了。谁也没看见我留下的泪。

    一个哨兵倒下
    伤口裂开
    ... ...
    我倒下了
    并没有失败

    ------海涅《决死的哨兵》
     
  5. 听从鼓

    听从鼓 暗暗 ID:14498

    注册:
    2003-11-03
    帖子:
    871
    支持:
    4
    声望:
    0
    金钱:
    $16,034
    早餐 / [法]加克 裴外


    他把咖啡倒
    咄杯彦
    他把牛奶倒
    咄咖啡彦
    他把糖放咄牛奶咖啡彦
    用咖啡匙
    他?
    他喝牛奶咖啡
    他放下杯子
    一句?都??我真
    他?
    香?
    他吐?

    他把?灰放
    咄?灰缸彦
    一句?都??我真
    一眼都不看我
    他站起?
    他把
    他的帽子戴在钷上
    他穿上雨衣
    因?天在下雨
    他滕去
    在雨彦
    一句?都?真
    一眼都?看我
    而我我把
    我的钷捧在手彦
    大哭。
     
  6. yao yao

    yao yao 新手上路 ID:7616

    注册:
    2003-05-14
    帖子:
    3,484
    支持:
    2
    声望:
    0
    金钱:
    $15,815
    嘿咻嘿咻...
     
  7. 听从鼓

    听从鼓 暗暗 ID:14498

    注册:
    2003-11-03
    帖子:
    871
    支持:
    4
    声望:
    0
    金钱:
    $16,034
    阿特拉斯

    这个时代英雄已经死去
    平凡的人们渐渐放弃了自由和真实
    还会有谁怀念那仰望苍穹的面孔
    他为人类而痛苦 眼神模糊
    表情风化
    口中的呼告凝成石头沉默的声音

    这个世界有什么能比石头更为真实?
    我已感到了物质的重量
    高山下心湖平静
    即使肉体老去 成为雕像
    阿特拉斯 这遭贬的神氏
    永不会卸下他肩膀上的天庭

    这个时代如此贫乏
    还有什么会比石头更为真实?
    会比死去的人们与大地更为接近啊
    谁的影子轻轻叩响了地狱之门?
    又是谁
    端坐在自己的坟墓上沉思无尽… …

    ----Unknown
     
  8. 听从鼓

    听从鼓 暗暗 ID:14498

    注册:
    2003-11-03
    帖子:
    871
    支持:
    4
    声望:
    0
    金钱:
    $16,034
  9. 听从鼓

    听从鼓 暗暗 ID:14498

    注册:
    2003-11-03
    帖子:
    871
    支持:
    4
    声望:
    0
    金钱:
    $16,034
    梦游者 / 索列斯库 [罗马尼亚]


    我朝一个被一种可以信赖的直觉
    所引导的不可能的方向前行,
    我踏在一根浸透了水的漂木上
    它下沉
    但就在那个时刻
    我踏在它后面的另一根漂木上
    我前行穿越这曾经是一片大海的
    无边无际的沼泽,
    词语为我导航。

    现在不得不在波浪上面自由行走的
    是我,仿佛我沿行一条铺过的路。
    一群不相信的人聚集在
    越来越远的岸上。
    我脸上最轻微的抽搐
    都会招来一阵石头。

    因此我象一个梦游者前行
    沼泽支撑我,
    幻觉的屋顶。
    那下面有一群俯首的人,
    层层排列着,
    那些关心自己的事情
    并且不相信在波浪上面行走的人。
     
  10. 听从鼓

    听从鼓 暗暗 ID:14498

    注册:
    2003-11-03
    帖子:
    871
    支持:
    4
    声望:
    0
    金钱:
    $16,034
    雅各泰(Phillippe Jaccottet)诗选

    雅各泰(1925- ),[瑞士] 出版的诗集有《在冬日阳光照耀下》和《诗》等。当代重要法语诗人之一。


    1.

    “夜是一座沉睡的大城……”


    夜是一座沉睡的大城,
    风吹着……它从远方来,直到
    这床的避难所。这是六月的午夜。
    你睡了,人们把我带到无尽的岸边,
    风摇着榛树。传来一声呼叫
    挨近,又撤离,我敢发誓,
    一缕光穿林而过,或许是
    在地狱中打转的那些影子。
    (夏夜里的这声呼叫,多少事情
    我能从中说出,从你的眼里……)但它只是
    那只名叫苍鹄的鸟,从郊外的
    树林深处呼叫我们。我们的气味
    已经是黎明时垃圾腐臭的气味,
    已经从我们灼烫的皮肤下穿透骨头,
    当街角,星星们渐趋黯淡。
     
  11. 听从鼓

    听从鼓 暗暗 ID:14498

    注册:
    2003-11-03
    帖子:
    871
    支持:
    4
    声望:
    0
    金钱:
    $16,034
    2.

    “现在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拥有……”


    现在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拥有,
    甚至不拥有这漂亮的金子:腐烂的叶片,
    更不拥有从昨天飞到明天的这些日子,
    它们拍着大翅膀,飞向一个幸福的祖国。

    疲乏的侨民,她同他们在一起,
    孱弱的美,连同她褪色的秘密,
    穿着雾衣裳。人们可能会把她带往
    别处,穿过多雨的森林。就像从前,
    我坐在一个不真实的冬天的门槛上,
    执拗的灰雀在那里唱着,仅有的叫声
    不肯停歇,像常青藤。但谁能说出

    这叫声是什么意思?我眼看身体变弱,
    如同这对短暂的火迎雾而上,
    一阵寒风使它更旺,消失……天黑了。
     
  12. 听从鼓

    听从鼓 暗暗 ID:14498

    注册:
    2003-11-03
    帖子:
    871
    支持:
    4
    声望:
    0
    金钱:
    $16,034
    3.

    “别担心,会来的!……”


    别担心,会来的!你一走近,
    你就燃烧!因为诗篇最后的
    那个字会比第一个更挨近
    你的死:它不在途中停留。

    别以为它会去树枝下沉睡,
    或者当你写作时,歇一口气。
    甚至当你在嘴里渴饮,止住了
    最糟的欲望,温柔的嘴温柔地

    喊叫着,甚至当你使劲抽紧
    你们四条胳膊的结,为了在
    燃烧的发丛的黑暗中一动不动,

    它也会来,鬼知道从哪条路,向着你俩,
    来自天边或就在身旁,但是,别担心,
    它会来:从一个字到另一个,你更老了。
     
  13. 听从鼓

    听从鼓 暗暗 ID:14498

    注册:
    2003-11-03
    帖子:
    871
    支持:
    4
    声望:
    0
    金钱:
    $16,034
    4.

    内部


    很久了,我一直想在这里生活,
    在这个我假装喜欢的房间里,
    桌子,无忧的物件,窗
    在夜的尽头向另一些绿茵打开,
    鸫鸟的心在阴暗的常青藤里跳动,
    四处的晨光了结衰老的影子。

    我也愿意相信天色温柔。
    我在家里,日子会挺好。
    只是,床脚下,正好有只蜘蛛
    (因为花园),我没把它
    踩够,她似乎还在结网
    等着我脆弱的魂儿掉入陷阱……
     
  14. 听从鼓

    听从鼓 暗暗 ID:14498

    注册:
    2003-11-03
    帖子:
    871
    支持:
    4
    声望:
    0
    金钱:
    $16,034
    5.

    声音


    谁在那儿歌唱,当万籁俱寂?谁,
    用这纯粹的、哑默的声音,唱着一支如此美妙的歌?
    莫非它在城外,在罗班松,在一座
    覆满积雪的公园里?或者它就在身边,
    某个人没意识到有人在听?
    让我们别那么急着想知道他,
    因为白昼并没有特意让这只
    看不见的鸟走在前头。但是
    我们得安静。一个声音升起来了,像一股三月的
    风把力量带给衰老的树林,这声音向我们微笑,
    没有眼泪,更多的是笑对死亡。
    谁在那儿歌唱,当我们的灯熄灭?
    没有人知道。只有那颗心能听见――
    那颗既不想占有也不追求胜利的心。
     
  15. 听从鼓

    听从鼓 暗暗 ID:14498

    注册:
    2003-11-03
    帖子:
    871
    支持:
    4
    声望:
    0
    金钱:
    $16,034
    可爱的家乡啊 / 叶赛宁 [俄]


    可爱的家乡啊!心儿梦见了
    江河摇曳看草垛似的众阳。
    我真想藏身在绿荫深处.
    藏到你百鸟争鸣的地方。

    三叶草身上披着金袍,
    和木樨草一道在田边生长。
    柳树像一群温和的修女――
    念珠发出清脆的音响。

    沼泽的烟斗冒着烟云,
    黑色的友烬飘在苍穹。
    我悄悄地把一个人儿怀念,
    将隐秘的思绪藏在我心中。

    我欢迎一切.忍受一切,
    历尽折磨也满杯欢悦。
    我匆勿来到这片大地啊――
    就为了更快地与它离别。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news.comefromchina.com/threads/222184/page-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