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鬼校

本帖由 吻舞双全2008-11-20 发布。版面名称:异度空间

  1. 吻舞双全

    吻舞双全 Moderator ID:76001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7-07-28
    帖子:
    13,002
    支持:
    1,793
    声望:
    393
    金钱:
    $976
  2. 我是一名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

    一日,经过一面老墙。上面粘贴着招人启示:高中教师,高薪。如安全教满十天。即付10万。联系电话:########.联系人:王校长。明南高中。

    当下心想。这种事情都我碰上了。10万,鬼才信。转身就走。忽然,听到背后二个女生议论。

    一个说:哎呀,这就是传说中的明南高中。听说那里闹鬼,很凶的。

    一个说:真的有那么高的薪水吗?

    一个回答:有,据说很多人都去了。只是……

    一个再问:只是什么?

    那一个回答:只是,据说,只有一个女老师拿到了那10万。那个女老师是个瞎子。听说,很多人失踪了。有几个跑出来的人都被吓成了神经,只会说:鬼,鬼,不要过来……于是,这就传开了。这么几年,都没有人敢再去呢。

    另一个尖叫道:哎呀,别说了,别说了。

    我从小就被人夸胆大。听到这样的事情,加上丰厚的奖金。不由地跃跃欲试。

    我对面坐着那位王校长。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了。一个干瘦的男人。看上去让人有种马上拔腿想逃的阴森。

    他说:关于我们学校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吗?

    我回答:听说了。那么,真有鬼吗?

    他忽然笑了。看起来阴阴的。说道:你可以去问问那位唯一拿到奖金的老师。她叫伏清。这是她的地址。还有,如果,你真的准备来上课的话。明天下午三点再来这里。 眼前是一个安详的女子。清秀且苍白。

    只是,她是个瞎子。我不由地叹息。

    问道:真的有鬼吗?

    她哀愁的笑了。回答:不知道,因为我看不见。看不见的事情我不会枉下断语。只是……

    她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

    只是,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因为,我感觉到了很多的……

    她的脸上忽然露出了恐怖的表情。忽然将话刹住。没有再说下去。

    我回过头去。看到了王校长。他向我点点头。坐了下来。

    他说:我来看看伏老师。

    伏清的眼睛这时忽然睁大,我看见了她向我摇着头。一个劲的摇着头。我知道她劝我不要去。但是,这样让人好奇的事情,我怎么可以止步不前?

    临走之前,我再回过头去深深的看了伏清一眼。她低下了头。象是很难过的样子。

    下午三点,我站在了王校长的办公室。

    他向我宣读老师的规则:每天下午七点到凌晨二点上课。只要在这段时间里在教室里。其他的,随我自己安排。

    在这段鬼时间里上课。吓都会吓死。还不定是给人上课呢。想到这里,我忽然打了个冷战。想起了伏清低垂下去的头。

    跟我一起应试的还有五个人。我们一行六个人被带进了校园。

    大大的校园一片荒芜的景象,一点都没有生机。

    我们走进各自的教室。

    这时已经七点钟了。外面的天全都黑了下来。教室中只开着一盏昏黄的灯。学生们静静的在下面看书。不懂的互相的询问着。我这才明白没有老师他们是怎么学习的。

    十分的满意,我开始点名。

    张若水。

    到……一个脸色惨白的少年缓缓站了起来。低着头。

    他是这个班的班长。

    秋芳。

    到。一个美丽的女孩站了起来。这班同学中我就觉得她最正常了。

    一个个的同学站起来应到。

    到了最后一个。

    王剑。

    没有人回答我。四下一片安静,然后,秋芳站了起来。

    说道:老师,王剑他可能没有来。

    我开始上课。这一晚上课时间过的非常的快。马上,就到了下课的时间。

    凌晨二点。

    学生们默默的收拾好书包。慢慢的走了出去。我心中疑云密布。这么晚了。他们回哪呢?

    我跟在他们的后面。看见他们走进校园北面的一座寝室一样的大楼。我还想再跟上去。被一个人拦住了。

    张若水。他低着头。我只看见他惨白的脸颊。

    他慢慢的说:老师,在这里,好奇心不要太强……

    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消失在黑暗之中了。

    这个学校,处处透露着诡异,恐怖压抑着我。

    好象一团乱麻。

    我回到了教师休息室。这里有着一套套很周全的设施。我洗过澡后,躺在床上。没有关灯。便慢慢的陷入梦乡。

    在梦境之中,恍惚有着一个很重的东西压着我。不能够呼吸。又睁不开双眼。

    我使劲的用力挣扎着。

    最后,猛地醒过来。四周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到处一片黑暗。

    我静静的坐在床上。忽然,好象有一样东西碰到了我的脖子。那是一样冰凉的僵硬的东西。象是,死人的手。马上又缩了回去。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然后,久久的都没有动静。我又慢慢的睡了过去。

    次日起来。已是中午了。出去遇到了另外的几位老师。

    我数了一数。除我之外,只有四个。

    我清楚的记得,进来的时候,是有着六位老师的。

    其他的老师也发现了这点。脸色马上都变的煞白。这时,王校长走了进来。他象是知道我们的心思一样的。

    阴阴的说道:忘了告诉你们。这里每次进来的老师,都只能够出去一个。其他的,都会失踪。你们,好自为知吧。

    三个月。漫长的三个月。都会呆在这个鬼地方。而且,还会面临着失踪。

    那四个老师面面相视。最后,不约而同的向校门方向跑去。

    我没有跑。站在楼上看着他们。看见他们没有打开校门。惊恐绝望的在门边敲打着。

    这个恐怖的校园,已经成了一个牢笼。囚徒就是我们。

    本是正午大太阳的天气。忽然,乌云密步。天又黑暗了下来。我慢慢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四下又是一片黑暗。

    这个学校,仿佛和黑暗有着很深的关系,自始到终都在黑暗中间。

    然后,我听见了打斗的声音。是那四个老师。他们相信始终能够出去一个。于是,愚蠢的希望倒下的是别人。

    他们边打边边进入了我所在的房间。我静静的坐在沙发上。

    静静的数着进来的人数。

    一,二,三,四,五。……

    心慢慢的下沉。这次,进来的人中间。脚步声有五人。但是……呼吸却只有着四人。

    还有一个……我不知道是什么……

    在一片黑暗中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在这个不是你倒下就是我倒下的时候,被其他的人抓住。那就意味着……死。

    我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屏住呼吸,尽量使自己一动不动。

    耳边先是安静着。忽然,从我的左边,传出了一声惨叫。一个躯体倒下的声音。

    还有四种脚步声,三种呼吸声。

    渐渐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耳边慢慢的只剩下二种脚步声。一种呼吸声的时候,我被一双冰冷僵硬的手拉住了。就是昨晚的那双。

    刹那,恐惧,绝望抓紧了我的喉咙。但是,我始终,没有出声。也尽量的屏住了呼吸。

    许久,那双手放开了我。我晕了过去。

    老师,老师,你醒醒。

    我被一阵摇晃晃醒。周围围满了我的学生。秋芳关切的看着我。

    我还是在那个沙发上。四下有了一点点的灯光。奇怪的是。地上没有死去的老师的尸体,没有血迹,什么都没有。就象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我做了个梦一样的。

    看看表。已经到了上课的时间。和昨天一样的我上了课。

    再睡了一觉起来。心里想,已经是第三天了。

    走了出去。沙发上只坐着一个脸色惨白的老师。

    只有一个。

    我们默默的坐在一起。她是一个女子。名字我记不起来了。只是中间有一个玲。

    玲忽然哭了。我抱住了她。在绝望中间,二个人的距离变的很近很近。

    我们拿着蜡烛走进那几位老师的休息室。只见被褥整整齐齐的放着。象是根本就没有人睡过的一样。

    他们,彻彻底底的消失了。象是以前那些人一样。

    消失的无影无踪。

    玲崩溃似的滩倒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

    她说:我昨天杀了一个。杀了一个。将水果刀捅进他的躯体。但是……

    她抬起双手。

    但是,却连血都没有……

    我无声的抱住了她。在这个时候,我实在不忍心再责怪她的罪行。

    她狂野的吻住了我。我没有动。任她近似疯狂的扯开我的衣服。然后,她抬起一双泪眼看着我。她说:我怕。

    在恐惧和绝望的深处,我别无它*。于是,只好用欲望来抒发着一切压力。期希可以平静的面对即将到来一切。

    包括,死亡。

    我和玲深深的纠缠。

    第四次上课,我平静的将课上完。

    然后,我背负着手看着他们收拾好书包。鱼贯而出。我发现,每次都是张若水走在最后。

    在凌晨四点的时候,我和玲走进了那座寝室一般的大楼。

    阴森的楼道中。我们没有点燃蜡烛。只是手拉着手在黑暗中摸索着。我们决定一定要找出事实的真相。这是我们能够活下去的唯一出路。

    忽然,我感觉到了一阵冰冷的气息来临。心中一下惊冷。马上贴着墙壁而立。果然,一阵脚步声从我们的身后而向前走过。没有发现我们。所以,继续向前巡视着。

    而我,也惊恐的发觉。又是没有呼吸的。

    我紧紧的拉住了玲的手。

    我们停留了许久,才鼓起了勇气继续向前走。走了很久。

    才来到一个个类似宿舍的门边。门上都挂着班级的名称。我们找到了我所在的班级的门前。

    小心的看着四下无人。于是,往里面一看。什么异常的情况都没有发现。学生们都在里面熟睡着。

    忽然,听到了耳边传来了沙沙的声音。

    回过头来。张若水的惨白的脸面对着我说道:老师,你的好奇心太重了……

    他的双眼流出了血来。身后是一群鬼魅一样的低垂着头的学生。

    玲就一声尖叫晕了过去。

    越来越多的学生四面八方的聚集了过来。都是低垂着头。

    只有脚步声,没有呼吸。

    这时,忽然学生们让出一条路来。走来了一个脸色铁青的瘦瘦的学生。

    胸前的校牌上写着二个字:王剑。

    就是那个一直没有来上课的学生。看着他的脸,我想起了王校长那张干瘦的脸。想必,是父子。

    我忽然觉得很熟悉他身上的气息。我想,那双冰冷僵硬的手应该就是他的。

    他冷冷的看着我和我怀里玲。

    忽然开口:老规矩,只能活一个。

    学生们慢慢的围了上来。这时,他们近的我都能够闻到他们身上的腐臭味。一块块腐烂的躯体掉落下来。

    我默默的闭上眼睛,开口:选我吧。放过玲。

    一双双手将我和玲拖开。那些手中间,有着枯骨一样的。有着腐烂的。只是在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已经一片平静,玲,我希望你能够活下去。

    在它们开始掠夺我的生命的时候,我和前次一样的陷入了昏迷。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

    摸摸自己的心脏,依然在温热的跳动。

    看看表。已经是第八天的正午。我昏迷了三天三夜。

    只是,玲已经不知去向。

    我直接走进王校长的办公室。他正坐在沙发上等我。

    他开口:我知道你会来。

    我问道:你是人是鬼?玲在哪?还活着吗?

    他忽然大笑起来。笑过后用依然阴森的眼睛看着我。说道:你想知道的一切事情,都等到上完十天的课后。那时,一切都会揭晓。

    这天晚上。我带上了一副隐形眼镜,它能够使我看不到一切。就象伏清一样。成为一个不是瞎子的瞎子。

    我闻到了一阵阵腐臭味从我身边飘过。依然是只有脚步声没有呼吸。它们已经不用在我面前用 障眼*了。全都露出了原形。

    只是,我现在是个瞎子。

    就这样我压下了全部的恐惧上完了第十天的课。

    在最后一节课上完以后。我取出隐形眼镜,看到了所有的学生都和预料一般的是行尸走肉。他们向我鞠了一躬。然后,都化成了一滩滩的脓水。汇聚到了一起。然后,都消失不见。

    我走出了校园,校门敞开着。

    门前放着一个黑包。里面装着一匝匝的钱。

    10万。

    为着这个。我叹息着。多少人消失的无影无踪。其中,包括我刚刚爱上的玲。

    我始终记得,她在我怀里样子。我醒来后没有看到她时心中的疼痛,我想我爱她的。只是,我 不知道她在哪里?

    我失去了她的踪影。

    我抬起头来。看到了伏清。

    她静静的站在那里。

    我们相对无言。

    回过头来,没有看见明南中学。只看到一个阴森的墓园。上书:明南墓园。

    旁边有着简介:于1998年食物中毒。全校师生无一幸免。下面是长长的名单。

    名单里有着王校长,王剑,张若水,秋芳。

    还有那四位失踪的老师。还有我看见了一张熟悉的笑脸。那是玲……

    我惊恐的回过头来。

    伏清已经无影无踪。

    我的背后,最后的一排人名里。赫然有着二个名字。

    伏清……南翔。

    一阵大风吹过,鬼气森森。天忽然黑了下来。

    黑色的皮包被打开,漫天的纸钱乱飘。

    这时,我忽然又感觉象是回到了那个充满了黑暗的校园。

    ……

    忘了说一声,我的名字,就是南翔……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news.comefromchina.com/threads/642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