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 今生..再續桃花園

本帖由 吻舞双全2009-02-17 发布。版面名称:异度空间

  1. 吻舞双全

    吻舞双全 Moderator ID:76001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7-07-28
    帖子:
    13,002
    支持:
    1,793
    声望:
    393
    金钱:
    $976
  2. 放弃该放弃的是无奈,放弃不该放弃的是无能,不放弃该放弃的是无知,不放弃不该放弃的却是执着,而我始终守着对你的一份执着,等你,等你……

    花开花落,花随风,一晃百年,因为职责,我依旧守在桃花园,而蝶儿们则为我在外奔波,找寻齐楦的下落。
    有一天,神降临了,他给我颁布了一道指令:杀了魔王之子。
    魔王之子?我想起了十五年前的一役:由于魔族吞并妖族之后元气大伤,神命我借此良机灭了魔族。我带领五百精兵直捣魔窟,不负使命。魔宫尸横遍野,魔王奄奄一息,旁边是他的孩子,年仅7岁,魔王求我放过他,我看了一眼那孩子,长的十分灵气,是个不错的继承人,他拉着父亲的手,没有说话眼里竟是伤。我回答:“好,不过,你别指望他会复兴魔族,因为自此之后,他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魔王颔首:“只要他能活着,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语尽,他闭上了眼睛。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他抬头,满眼愤恨:“你杀了我吧!我不要别人的施舍!”
    我笑了笑,真是倔强的孩子,转身离开:“我答应了你父亲,是不会杀你的!”天兵随我离开,若大的宫殿只剩下一个7岁大的孩子。
    “梦如汐。”神将游离的我叫回了现实之中:“当年是你放了他,今日他复出,也该由你降伏。”
    也许当初我不该仁慈!接下命令,我便离开了桃花园。
    复出?他如何复出?魔力被我废了,他根本不能复出。
    歌天城,一个莺歌燕舞的富饶地,直觉告诉我,这里有我想找的人,是齐楦?还是魔王之子?
    “啊——救命——闪开闪开——”前面跑来一个少年,齐楦?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拦下他!
    “姑娘,别人在逃命,你别揪着呀!”
    “哈哈哈,臭小子,看你往哪跑!”几个凶神恶煞的人追上来得意地说。
    少年躲到我身后,恶人看着我大笑:“姑娘,别管闲事,小心皮肉之苦!”
    我怒视他们,光天化日之下行恶,定不是好人,我一用念力,将他们定住,拉起少年就走,少年大叫:“仙女姐姐,你真厉害!”
    我淡淡的说:“我叫梦如汐,不是什么‘仙女姐姐’!”
    “如汐,如汐……”他念着我的名字:“怎么有点熟悉?”
    我心中一喜,齐楦,真的是你吗?“你叫什么名字?”
    “我?”少年一笑:“我就是风流才子天桓,听过我的大名不?”
    “没有。”冷冷的两个字脱口而出。天桓?齐楦?是轮回吗?
    “呀!太令人伤心了!”
    沁心堂,我的落脚地,天桓已经将他打发走了,真是个难缠的家伙!
    我紧闭门窗,施法扫遍全城,没有一处有魔气的地方,唯有郊外小林中有淡淡的妖气。
    休息了一会儿,已经下午了,刚走出房门,就看到天桓。
    “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客栈,有谁规定我不能来了。”天桓笑了笑:“啊,还真是有缘哪!”
    我皱了一下眉,离开了沁心堂。
    郊外小林,天桓一直尾随着,我不耐烦地说:“你别跟着我呀!”
    “我没啊,只是同路而已!”说着他往前走去。我等他走远后才上路,途中突然听到一声惊叫,是天桓!这是有妖邪出没的地方,我怎能让他一人先行呢!
    赶到声源点,天桓见到我忙跑过来:“死,死人,好恐怖!”
    “一个大男人,怕死人?”
    “死的正常点就不怕了嘛!”
    我走近,看了一下,是一个樵夫,死状极惨,衣衫不整,皮肉绞烂,有些地方已露出白骨,周围全是血,怪不得会吓得天桓大叫了。
    检查了一下尸体,伤口皮肉很嫩,血色鲜艳,身上还有余温,估计刚死不久。更重要的是,我在他的身上发现了几处牙印,是食人蝙蝠。
    “大概是遇到猛兽袭击丧命的吧!”天桓走过来说道,口语中已不再有恐惧。
    “就算是吧!对了,你不怕了吗?靠的这么近!”我半开着玩笑,戏虐的说:“你的适应能力不错呀!”他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走吧!”我淡淡地说。
    “你肯让我跟你啦!”天桓一阵欣喜,但我却很不客气的回了一句:“你想的太美了,我只是保护你回城而已,至少,你也不想和这位仁兄一样吧!”
    天桓看了一下地上的尸体,咽了口口水,说:“白痴才想呢!”
    虽是轮回,但我却很难把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前世,他温文尔雅;今生,他却像个孩子一样。
    回到城里,天已经黑了,热闹的大街一到夜里就静谧的可怕。
    “你怎么不回家?”
    “我和你一起回沁心堂!”
    “不要再跟着我,否则你的下场可能会和那个樵夫一样!”
    “难道他是你杀的?”天桓瞪着双眼,一脸的质疑:“他不是被野兽袭击的吗?”
    我瞥了他一眼,脱口骂道:“笨蛋,要真是我,在林子里的时候你就该死了!”
    “呼,吓死我了!”
    “吱吱”几道黑影掠过,我暗笑,都跟进城了?哼,简直是自寻死路!“不想死就乖乖待在这!”天桓点点头,我纵身追了过去。
    静僻的小巷,两只蝙蝠精打着羽翼,声音尖锐:“好浓的仙气呀!”
    “听说吸仙人的灵气,可以增一增法力!”
    “就是,尤其是那些细皮嫩肉的!”
    我嘴角一扬:“恐怕你们无福消受!”挥出紫云剑,剑光一闪,照亮了黑暗的小巷,两只蝙蝠精向我扑来,我一跃身,躲过一击,转身,横劈,剑气袭出,尖锐的一声惨叫,一只蝙蝠的羽翼被我砍下,他哀鸣,另一只蝙蝠惊叫:“哇,来真的啊!”他变回原形,欲想离开,我拔出银针,把他钉在墙上,黑色的血顺势流下,断翼的见状也想逃,可惜受了重伤,不能飞行,只好跪地求饶,待我走近,他却撒出毒粉,我往后一躲,一剑刺穿了他的身体。
    “不自量力!”我收剑正要走,却听到了天桓的叫声,急忙赶回去,他已经不见了!
    空中缓缓的飘下一张纸条,扬手接住,欲要人,暗山谷见。
    暗山谷?魔族余孽的盘踞地!他们明摆着是要挑衅!
    乌鸦的叫声划破阴霾的天空,地上是累累白骨,游虫从骷髅的眼里爬进去,又从嘴里爬出来,枯死的大树立着空心的残躯,一切都是那么阴森,没有人敢来这里,因为这是人间的炼狱。
    深入谷中,一阵得意的笑声传来,周围亮起了鬼火,幽绿的光照着这儿更加诡异。
    “天桓呢?”我质问,首领冷笑,手一挥,天桓被带了上来:“你听关心他的嘛!”
    我看见天桓无恙,松了一口气,这里的妖魔全是祸害,今日必要铲除。
    首领看到我眼中的一丝阴冷,笑道:“别打什么主意,否则这小子可就要成为大餐了!”
    我笑之,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首领看了一眼天桓:“闲来无事,想看看守园仙子的能耐有多大,竟能灭了魔族。”
    我冷笑,突然散发出金光,刺眼的光芒让他们睁不开眼,我快速的挥出紫云剑,来到天桓身边,斩剑劈向押他的小妖,一把拉过天桓,众人适应下来后,冲上来围攻我们,我带着天桓冲出重围,群魔死伤过半。
    首领眯眼:“身手不错!”
    我乜斜着眼,轻蔑地说:“忘了告诉你,我除了是守园仙子之外,我还是天宫的上司将,率领三十万溺水河天兵。如果没有这点能耐,我怎么去剿灭魔族!”拉着天桓的手,我感到他有些微颤,眼角余晖一瞥,他低着头,眼里有些异样,不禁让我的心一触,那个年小又倔强的孩子。
    首领纵身飞下,袭击沉思的我,,我一惊,忙用剑挡开一击,我想拉开天桓,他却僵硬的站在那。
    “天桓!”我失声叫道。
    他像是突然受到惊吓似的,反应过来,苦涩的说:“我脚吓麻了!”
    是啊!一个凡人,见到这种情况,不吓晕已经很好了。我只好应战将首领引到别处。
    他悬空,手一张,无数蝙蝠幻化出来,我挥剑抵御,一只又一只食人蝙蝠支离破碎!该我反击了,我使出千重斩,紫色的剑气一道又一道的袭出,他躲过几道,但在最后一击,闪偏了,中了一记。
    “你们别过来!”是天桓,那些残兵伤将正在向他进攻,我马上飞下保护他,首领一抠鼻,从身后袭击我,天桓转身护在我后面,代我中了一掌,鲜血溢出,首领一惊,我剑一回,直刺他的胸膛。首领一死,其他小妖不敢久留,全跑了。
    天桓瘫了下去,我抱着他,他笑:“其实我很怕死,但是为了你,我什么都不怕了……”
    不知为何,我的心竟一揪一揪的疼。
    沁心堂,我用九命续露丸保住了天桓的命。养伤数日,我沉迷了,沉迷在那张与齐楦相似的脸上。他不正是齐楦吗?只不过转世了,只不过忘记了。
    “如汐!”天桓从房里出来,面容已不再惨白。
    “为什么不好好休息?回屋去吧!外面风大!”我过去扶他,却被他反握住手:“如汐,我喜欢你,为了你,我连死都不怕!”我怔怔的看着他,他问:“你喜欢我吗?”
    百年前,他不也正是如此吗?
    “如汐,你,喜欢我吗?”没有回复,他又问了一遍。我茫然的点点头,天桓欣喜的抱着我,我一震,微微的笑了。
    入世这么久,我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暗中调查了许久我似乎有了答案。
    湖边小筑,我思索着心中的疑虑,天桓递了杯酒给我,笑道:“尝尝吧!百花酿,我自己酿的哦!”
    我接过,看着杯中的酒,久久才饮下。
    “好喝吗?”
    “你说呢?你应该高兴了吧!”
    “那是当然的,我的酒有人说好能不高兴吗!”
    “你还不肯说实话吗?”我的心一揪揪的疼:“一切都结束了,魔天桓!”
    “什么?”天桓一惊,笑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够了,你不必再隐瞒了!我什么都知道!”慢慢的,我道出一切。
    天桓阴冷的一笑,“你很聪明啊!”
    “一直以来,我都在否认自己的想法,为你找不同的理由,可是如今你已承认,我不得不……”
    “奉命行事?”他冷哼一声,“我不需要你的恩惠,也不需要你的怜悯!”语毕,他拔出剑指向我。
    “为什么这么做?”天桓一惊,我又问:“为什么要让我爱上你?为什么要在我爱上你之后你再动手?难道你就这么恨我吗?从灵魂上折磨我……”
    天桓不语,我笑了,嘴唇开始发黑:“明明知道酒有毒却还是喝下去,明明知道你已不再是他却还是喜欢你……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他闭眼,剑一挥……


    桃花园内,我坐在树上,望着天,没有完成任务,我受到了惩罚,被革职,被削灵力,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仙,法力微弱的连一个小妖都可以轻松的取走我的性命。
    那天,天桓还是下不了手,他给了我解药,让我走,我问他不想报仇了吗?他没有应声,静静的离开。
    日子恢复了平静,桃花璀璨,寂寞的绽放。有一天,蝶儿成群飞来找我,欣喜的说:“如汐姐,齐楦哥回来了。”
    我平淡的笑了笑:“他回不来了!”仰头望天,惨淡的白云抚过蔚蓝如海的天空:“他已经忘记了回家的路,当初我就应该知道,轮回,是必须要服食一味名曰遺忘的药,等待?一个多么飘渺的词啊!我竟然痴痴的等了一百年……”
    “不是不是!”
    “他真的回来了!”
    “真的真的!”
    我浅笑一声,飞下树。
    “如汐,如汐……”是天桓的声音,我很震惊,寻声找去,见到他,我竟有一丝喜悦,他看到我,开心的跑过来,我本想说什么,可是话一到嘴边就全变了:“你还是后悔了,所以来杀我,对吗?”
    他一僵,刚想解释,我拦住了他:“不必多说,现在的我对你而言就像一只蝼蚁,弹指间我就会化成灰烬。”
    天桓吃惊的看着我,似乎没料到我会这么说,他道:“我不会再伤害你了,因为我真的喜欢你!”
    “难道看着我痛苦欲生,你才会开心吗?为什么这么残忍?为什么这么对我?复仇?哼~这可真是高招啊!”我忍泪说着,他焦急了:“不是的,如汐!呃——”天桓突然睁大了眼睛,眼里失去了焦距。
    “天桓——”我跑过去,是神,他杀了天桓,只见他淡淡的说:“梦如汐,你下不了手,只好让我动手了!”语毕,神消失。
    我震撼,怀中的天桓奄奄一息,殷红的鲜血如此妖艳,百年前,齐楦也是如此躺在我的怀里。
    “如汐,你,你爱我吗?”
    泪,终于落下,我点了点头,他说:“你,还是,如此美丽……”我怔怔的看着他:“我是……齐楦,我,回来了……”
    称作遺忘的药,在每个人死前就会失效,天桓他想起来了,他记起了以前,他守约回家了,可是……
    “思琴的……诅咒,真的……应验了……”
    我泣不成声,诅咒,全是诅咒,生生世世,永远不能和爱的人在一起。
    天桓的气息愈来愈弱,声音飘渺的似有似无,“我,爱,你……”
    “我也是!”真气开始涣散,我紧紧的抱着天桓:“至少,此刻我们依然在一起!”我越来越虚弱,淡淡的笑:“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一起粉碎,编织心中的梦。
    永远的湮灭,我们的结局——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news.comefromchina.com/threads/667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