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童話     沒有心臟的公主

本帖由 吻舞双全2010-02-07 发布。版面名称:异度空间

  1. 吻舞双全

    吻舞双全 Moderator ID:76001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7-07-28
    帖子:
    13,002
    支持:
    1,793
    声望:
    393
    金钱:
    $976
  2. 那曾经幽居在深宫帷幔中的公主,那曾经令日月失去光彩的绝代佳人,如今却成了众人暗暗耻笑的弃妇。
      
      “不会的……他不会这么做的……”
      
      公主樱色的嘴唇挣扎吐出哄骗自己的谎话,琉璃般的眼珠却紧紧地盯着那一份由异乡商旅无意间带来的公告。只是简单的几行字,公主却念得撕心裂肺,情不自禁抚摸着自己的一头刺眼短发。
      
      公告上写着,“周游回国的安德烈王子即将在第四个月圆的夜晚,迎娶公爵的女儿为妻,共结连理。”
      而那位安德烈王子,不正是一个月前,她的一场旖旎的金雨吗?
      
      
      
      那一次荒唐迷离的梦境,公主原以为会是她一辈子被珍贵的回忆。
      她背对着月光,举着摇曳的烛火登上钟塔顶上的秘密房间。用迷香晕眩了看守的侍卫,她从窗口轻轻地放下自己的一头长发。
      比思念更绵长,比情欲更璀璨的长发,那位周游世界的英俊王子便顺着它爬上了钟塔,用自己媚惑的唇卸下了公主所有的防备。
      
      “会永远抱着我吗?”公主问。
      王子只是解开了她的上衣,不答。
      “会回来娶我吗?”公主问。
      王子只是解开了她的绸裙,不答。
      “会永远爱我吗?”公主问。
      王子笑了,
      “起码今夜,你是我最爱的人儿……”
      
      
      
      一切是肆意而罪恶的。
      当清晨的光晕照进钟塔的窗子,公主犹蜷在毯子里做着美梦,王子却已经悄悄地离开了。公主醒来时只看见了桌子上王子遗留的金剪刀,和系在窗台上的自己的长发。王子割下了她的头发,顺着爬下了钟塔。
      离开了……离开了……永远地离开了……
      公主的脸色陡然苍白。她不愿意承认,妄图抹杀,但这羞耻的秘密却都无情地被她那头唐突刺眼的短发所昭告天下了。
      
      
      “你的长发呢?我亲爱的女儿?”老国王质问着。
      “被树林里的荆棘钩到,所以剪去了。”公主撒谎。
      “荆棘?”国王冷笑着,“不知廉耻的女人啊,男人的放纵才是你们的荆棘。我亲爱的女儿,你看看这个……”说着,把那张公告递给了她。
      
      随即,公主的世界本崩塌了。
      
      
      
      二
      
      
      被抛弃的公主,从此生活在了流言飞语中。
      
      她听见路过的候鸟唧唧喳喳,却正是载着她的丑事飞向南方。
      她闻到花园的玫瑰芳香四溢,却正是向蜜蜂们耻笑着她的荒唐。
      她看见池塘的游鱼摇曳生姿,却正是用它们金色的尾巴组成绵长的模样,象是一把絮絮的被割裂的长发。公主心惊肉跳,伸手打乱了平静的水面。
      
      于是,公主再也耐不住了。
      
      第一个月圆的夜晚是对她的煎熬,她安抚着因为被背叛而狂乱的心脏,从父亲的房间偷走稀世的宝剑。
      第二个月圆的夜晚是对她的惩罚,她抚慰着因为被抛弃而战栗的心率,从母亲的房间偷走珍奇的猬甲。
      第三个月圆的夜晚是对她的催化,她无法克制自己越来越突兀的心跳,偷偷牵走了绝代的快马。
      
      
      她静静一人离开了城堡,在一片荒野中抬头凝望着圆月,对着月光盈盈发誓:她要找到他,她要挽回他。
      
      
      三
      
      
      这一路,对原本是温室玫瑰的公主而言简直是一场浩劫。
      
      
      她在森林中遇到了巨大的野兽。尖利的爪子划破了公主的脸蛋,锋利的牙齿撕裂了公主的手臂,污秽的长毛磨蹭着公主发抖的身躯。
      但是公主毫不畏惧。当她把宝剑刺进野兽的胸膛,飞溅的鲜血宛如是公主婚礼上飘洒的玫瑰花。
      
      
      她在河川中遇到了狡猾的水妖。水化成的薄膜封闭了公主的呼吸,水化成的锁链勒紧了公主的脖子,腥臭的口腔期待着吞咽公主发抖的身躯。
      但是公主毫不畏惧。当她把宝剑刺进了水妖的胸膛,四散的腐水宛若是公主婚礼上被祝福的圣水。
      
      
      她在悬崖边遇到了暴躁的红龙。尾巴的倒刺割破了公主的大腿,喷涌的火焰灼伤了公主的手掌,昏黄的眼珠倒映着公主发抖的身躯。
      但是公主毫不畏惧。当她把宝剑刺进了红龙的胸膛那,龟裂的龙甲宛若是公主那永远不可能圆满的姻缘……
      
      
      不,不会的!
      苍白的公主摇了摇头,她至今仍坚信着他们曾经的誓言。那一夜缠绵对她来说是仅存的慰藉,她凭着这束渺小的温暖,浴血地向着爱人的方向匍匐前进……
      
      四
      
      
      在第四个月圆的夜晚之前,伤痕累累的公主终于到达了王子居住的城堡。
      快乐到极点就变成了瑟瑟的颤抖,她跪在石头的高墙前喜极而泣,一下一下亲吻着微微发烫的黄土地。
      
      
      侍卫带着浑身是伤的公主前去觐见王子。因为公主说自己是王子的爱人,更因为公主拿出了刻有王子徽章的金剪刀。
      
      
      狼狈不已的公主被命令等待在装饰奢华的大厅里。水晶吊灯把光晕投射在如镜般的地面上,映照出公主一张憔悴不堪的脸。公主惊慌失措,用手拼命梳理着自己染血的短发,拍打着粗糙的双颊希望增加些许红晕。
      
      
      公主悲哀地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幽居在深宫帷幔中的佳人,也不再能令日月失去光彩。但她坚信她的王子依旧是那一夜旖旎梦境中的男主角,温柔缠绵,对她说着“……你是我最爱的人……”的那位英俊王子。
      
      
      公主催眠般,一遍一遍地说服着自己,直到自己好似真的信服了,终于露出了真心的微笑。她相信她的出现一定能改变王子的心意,她是这么地爱他,跋山涉水,历经磨难地来见他……
      
      
      可是,公主听见了什么呢?
      可是,公主看见了什么呢?
      
      
      那站在高台之上似曾相识的英俊男子,却正用一种陌生的,鄙夷的,厌恶的眼神斜睨着她,对身边的侍卫说,
      
      “那个肮脏的,落魄的,丑陋的女人,就是拿着金剪刀要觐见我的人吗?”
      
      “那个龌龊的,粗俗的,鄙陋的女人,就是你斗胆放她进宫还妄图觐见我的人吗?”
      
      “瞧她一身污浊,沾满了莫名的鲜血,真是对我大婚的不祥之兆。她是想诅咒我和公爵小姐的圆满婚姻吗?她是想在神的祝福下把血的手掌按上我和新娘纯白的礼服吗?……侍卫,赶她出城,永世不得再让她进来!”王子冷漠地说完,把手中的金剪刀扔进身边的火盆,转身欲走。
      
      
      “不!请别走!你不记得我了吗?是我,是那一夜与你欢歌的我阿!”公主被眼泪模糊了视线,但仍竭尽全力地迅速冲上了高台。早就受过火烧洗礼的双手毫不犹豫地从火盆中取回了她的信物,面对王子冷淡的目光,公主别无选择,蓦地跪倒在他的脚下。
      
      
      “你忘记了那一夜吗?你说过你爱我!……而我的心里只有你!只有你一个人!若是失去你,连心脏都会停止跳动,灵魂也会破散,肉体亦会凝固!”公主撕心裂肺地挽回着。
      
      
      但王子听了,只是冷冷地微笑,“你的心里只有我?连心脏都会停止跳动,灵魂也会破散,肉体亦会凝固?”
      
      “是的!是的!是的!是的!没有你,心跳会停止,会魂飞魄散,会向磐石一样地凝固!”公主以为那是希望,于是匍匐向前,啜泣着用双手狠狠抱住了王子的双腿。
      
      
      王子觉得厌恶,那双满是裂口的手远远比不上公爵小姐的羊脂凝玉。他的憎恨之心渐增,觉得这女人真是个麻烦。但既而他忽然阴沉地笑了,他俯身,对着身下紧紧抱着他的女子温柔地说道,
      
      “你的心里只有我吗?可是我不相信呢……除非你把心脏挖出来,给我看!”
      
      公主听了,错愕地瞪大双眼。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竟要她挖心证明,她还未动手就已经感到了那份难以承受的痛楚。她哭泣着,本能地摇着头,却见王子满目鄙夷,想要拔腿而去。
      
      “不!不!”她只得狰狞着抱得更紧,颤抖的嘴唇终于允诺道,“我挖……为了要你相信我,我会证明给你看……”
      
      
      
      五
      
      
      公主的右手仍然紧紧抱着王子的大腿,不放。
      因为她害怕他会逃走,害怕下一秒的汹涌血污会令他皱着眉离去。既然是他想看,那他就必须真真切切地用双眼看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
      
      
      公主的左手握着犹然发烫的金剪刀,忽然加紧了力道,捏得指节发白。她认命似地闭起了眼,让思维也陷入一片混沌,随即抬高了左手,猛地向着左胸口刺去……
      
      
      护在胸口珍奇的猬甲,因野兽水妖红龙的攻击而变得破败不堪。它甚至承受不了柔弱公主自残的一击,又或者是公主坚定的决心让它明白了再守护下去也是没有意义的。总之,它应声碎裂了,碎成千片万片洒落在地上。金剪刀破开了皮肉和血管的阻扰,英勇地直到心脏。
      
      
      血流如注,喷泉似地涌出。
      
      
      但奇妙的是,公主却并不觉得疼。
      是阿,原来并不比被野兽,水妖,红龙攻击时更疼阿……
      
      
      公主张开渗血的眼,想要看一眼王子的表情,却是枉然。她什么都看不见了,只觉得被自己抱住的王子忽然奋力挣扎着要离开。她觉得茫然,想要问王子是否满意?却听见王子大声叫嚣着,
      
      “疯子,她是个女疯子……快,快放开我的腿……让我走!”
      
      走?公主蓦地一惊,使尽了浑身的力量抱住王子的双腿,
      
      “请等一下,还差一个步骤,你马上就可以看见我只爱着你的心脏了!”公主焦急地喊着。没有犹豫的时间的,她终于硬下心肠,左手丢去金剪刀,径直伸进了血肉模糊的左胸口。
      
      
      沿着一堆失血而亡的皮肉,公主冰冷的手指很快就触及到了一片悸动着的温暖。她微笑了,小心翼翼地握住那规律跳动着的小家伙儿,缓缓地把它拉出了自己的胸口……
      
      
      在心脏暴露出身体之外的瞬间,因为寒冷而令公主的视线忽然无比清晰。
      她眨了眨眼,看着自己左手上的心脏,还牵连着无数的血管,所以依旧鲜活地跳动着。只可惜,再美丽的女子,心脏都只不过是一团丑陋的肉块,公主悲哀地看着自己并不美丽的心脏,随即目光灼灼地抬起头,望向王子……
      
      
      公主以为王子会笑的。可当她笑着望去,只看见王子满面的惊慌和厌恶。
      
      
      “松手,你这个疯子……”王子惊恐地喃喃,更加奋力地想要挣脱公主的怀抱。身边的侍卫早已被吓得失去了神志,王子无所依靠,想要大声喊叫求助,喉咙却沙哑象被盐塞住。
      
      
      “你不喜欢吗……我的心脏……它现在还在跳,是因为我还是相信你是爱我的……”公主哭着。她的身体破了个洞,心脏在左手的呵护下,依旧觉得很冷很冷。
      
      “我爱你?”王子铁青的脸终于露出了笑容,“我说的是那一夜,你是我最爱的人儿吧!可惜了,只有那一夜罢了……如今的你在我眼里,只是个怪物……”
      
      
      公主残破的身体在王子的宣言下蓦地战栗了。但她随即恢复了平静,她告诉自己,起码她终于听到了,听见他的亲口。
      公主闭上眼,其实她并不是没想到,只是一直不愿意去相信,不愿意相信自己真的托付给了一个如此不堪的男人。她蓦地变得心灰意冷,身体渐渐僵硬,左手上的心跳也跳得迟钝了,长大着嘴,仿佛要为逃逸的灵魂准备出口。
      
      
      她什么都不想了。这一生,就这么完了吧!
      
      
      但王子却不允许她这么缓缓地逝去。仿佛觉得公主还死得不够彻底,他忽然狞笑着夺过公主托在左手上的心脏,那些牵连的血管,被他一一无情地撕裂。
      
      
      “阿……”公主轻声呢喃,但依旧不觉得疼。象是木偶被断了线,她渐渐地无声无息,身体的僵硬迅速加倍,纯白色的灵魂呼之欲出。
      
      
      王子握着公主不再跳动的心脏,捏了捏,随即厌恶地丢得
      得老远。他垂着头,胜利似地看着奄奄一息的公主。却没想到,公主在笑着。她用生命最后的力量笑着对他说,
      
      “我说过了,失去你,连心跳都会停止,会魂飞魄散,身体会想磐石一样的僵硬凝固……因为,我现在是一个没有心的人了……和一块石头也没什么两样了……”
      
      
      公主说完,宛若就验证了她的咒语,公主的身体变得象石头一样坚硬。
      没有心脏的公主,变成了一块微笑着的石头。
      
      
      六
      
      
      王子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终于在公主最后一寸肌肤都石化了以后,长长叹了一口气。
      终于,都结束了。
      这个麻烦的女人就这么完蛋了,不失为一件庆祝他大婚的好事。
      
      
      他出声,连声音都变得嘹亮,吩咐被吓坏了的侍卫赶紧叫人来帮忙。
      侍卫远去了,王子想动一动脚跟,却是纹丝不动。他皱着眉,想方设法地挪动着双腿,却都是徒劳。王子震惊了,随即额角渗下淋漓的汗水,他忽然意识到了……
      
      
      没有心脏的公主变成了一块石头,于是那只死死抱着他的右手也变成了磐石一般的坚固。王子拼尽全力都无法把双腿从那只纤细的石手中拔出,两者宛若骨肉相连。他狰狞地召集了全国的杰出工匠和学者,几天几夜之后,他们被愤怒而绝望的王子一一赶出了城堡。
      
      
      王子命人找到那颗被他丢在大厅角落里的心脏,却发现那颗心脏早就变成了尘埃,再也无法安进公主的胸膛了。
      
      
      王子绝望了,他终究无法摆脱那只坚定的右手。
      那是爱,那是诅咒,那是对他撕裂她心脏的报复。
      
      
      王子无可奈何。
      
      
      七
      
      
      在第四个月圆的夜晚,美丽绝伦的公爵小姐披上了纯白的婚纱。
      她即将嫁给这个国家的王子,即将成为未来的皇后。她想着,幸福地笑了。
      
      
      可是下一秒,她看见了什么?
      她惊讶地跌落了手中的花球。
      
      
      她看见她的新郎,英俊的王子殿下,竟是坐着轮椅被人推进教堂的。遮盖住腰部以下的毛毯,虽然织功华丽,但是空空落落,就仿佛底下少了一双健全的腿。
      
      ……
      
      
      是的。
      在婚礼的前夕,王子终于想到了唯一摆脱那只右手的办法。
      
      他命人把自己的双腿,统统锯了下来……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news.comefromchina.com/threads/769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