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串讲2220stata,2020/30,力荐3601/02,3300,3706,3804/07,4001,3820,4057真题,3405,3508,2102,2210专业辅导ECON的课程,

本帖由 ten2011-02-04 发布。版面名称:卡尔顿大学

  1.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阅读量

    一个人嘴巴一张,我跟他对几句,基本可以知道这个人大概书读到什么程度。

    要说知识面广的话,我比较佩服窦文涛和梁宏达。

    梁宏达先是搞那个老梁故事会,有一期讲邵逸夫的发家史。讲得挺好的。

    后来讲些西游记封神榜的,也很好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专门给他找稿子,不然一个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他聊体育也是非常好的,原来这个才是他的老本行。

    他讲他看《我爱我家》看了n遍。

    梁宏达和窦文涛的区别:梁讲的那些东西,头一天看一遍,第二天你也讲得出来。窦文涛讲的东西,头一天你看一遍,第二天不一定讲的出来。窦文涛也讲过一些俗的东西,但是他的阅读量确实是在那里的。

    你看鲁豫有约和非常静距离,李静和陈鲁豫的知识面一看就出来了。

    杨澜和倪萍。倪萍在巅峰的时候,当然你也可以说她是一姐,比杨澜还是差那么微乎其微的一点点。

    2016年11月19日
     
  2.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老舍的英文手稿

    电视台昨天放的sanctum,我查了下中文名字叫夺命深渊。

    先看了一个cole开头的一个词,然后出现了pleasure dome,我当时查了一下,说是出自Samuel Taylor coleridge 的kubla khan。电影里面是读了好多这个诗的,不止一次我看见出现kubla。

    然后,我就读了下面的这些了。我在今年2月对英文诗的理解出现重大突破,这里,又用到了。

    今天看新闻,说老舍的四世同堂的英文原稿找到了,而且会译成中文后重新出版。谢天谢地!这个手稿是当时老舍自己译成英文的。

    所以你要知道这些人都是学贯中西的,他们不是在那闭门造车。

    穆旦还是Chicago的英美文学硕士呢,钱钟书更不知道懂几国语言了。

    厉以宁还出过一本希腊历史的书呢。

    回到忽必烈汗。老外在拍这个电影,同时也就是在输出他们的文化。不然谁又会想起coleridge呢?

    非要说孔孟老庄比socrates,plato,aristotle强倒也比较牵强,至少不输给他们吧。我潜意识里面还是觉得汉语言诗歌的成就比英文诗的成就高。

    汉语言的诗歌从刚出现起就达到最高峰了,我觉得这是世界上任何其他的语言都无法望其项背的。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相携以老。这种句子是无法超越的。它代表的是人类的一种共通的情感,是我们的祖先用我们自己的语言记录下来并用诗歌的形式表现出来。

    还有几句我也觉得是没法超越的: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所以你再看忽必烈汗,跟咱们的一比,至少咱们的比他早吧。

    anyway,这个不影响咱们欣赏下面的这首kubla khan。

    2016年11月25日

    *************************
    塞缪尔·泰勒·柯勒律治是英国素有“鬼才”之称的最伟大的古典浪漫主义诗人之一。他的诗更以其想像奇特,扑朔迷离,并追求象征,虚幻的哥特式风格与中古风格而著称。这首《忽必烈汗》正是这方面的代表作之一,是柯勒律治在一次服用鸦片后睡梦中所做的一首足有二、三百行的长诗,无奈醒后由于客人来访,作者仅记下五十四行。尽管如此,仍堪称为诗坛一绝。此诗虚实结合,着重描写诗人梦境中的朦胧幻景,意象奇特,注重对比与比喻,尤其以其音乐性的韵律和丰富的修辞见长,是为一首不朽的世界名诗。

    欣赏这首诗歌之前,想让大家了解一个“名”词:Xanadu,源自蒙语,代表的是神秘、如同田园般诗情画意的世处桃源,这个词是诗歌的核心,而且影响也比较深远。Xanadu(元上都,或Shangdu,后被外国人称为“世外桃源”),位于今中国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正蓝旗境内。元世祖忽必烈即位以前(1256年),命刘秉忠建王府于此,1279年灭宋后,改为陪都,作避暑行宫,夏天在这里处理政务。上都广为西方人认识,原因是13世纪马可孛罗于此地获忽必烈觐见,于其《游记》中记载都城生活的奢华:“内有大理石宫殿,甚美,其房舍内皆涂金,绘重重鸟兽花木,工巧之极,技术之佳,见之足以娱乐人心目”。18世纪英国诗人Samuel Coleridge (萨缪尔·柯勒律,也有人翻译为“科立芝”)阅《游记》后,于其诗篇中赞美:“上都坐忽必烈汗,恢宏皇城乐御邦”(In Xanadu did Kubla Khan, A stately pleasure-dome decree...)。后来西方人以“Xanadu”比拟作“世外桃源”。土卫六上的最大亮区俗称为“Xanadu Regio”,因没有人知道那里是什么样。

    Xanadu—Kubla Khan 忽必列汗

    萨缪尔·柯勒律治
    by Samuel Taylor Coleridge

    In Xanadu did Kubla Khan
    A stately pleasure-dome decree:
    Where Alph, the sacred river, ran
    Through caverns measureless to man
    Down to a sunless sea.
    忽必列汗在上都曾经
    下令造一座堂皇的安乐殿堂:
    这地方有圣河亚佛流奔,
    穿过深不可测的洞门,
    直流入不见阳光的海洋。

    So twice five miles of fertile ground
    With walls and towers were girdled round:
    And there were gardens bright with sinuous rills,
    Where blossomed many an incense-bearing tree;
    And here were forests ancient as the hills,
    Enfolding sunny spots of greenery.
    有方圆五英里肥沃的土壤,
    四周给围上楼塔和城墙:
    那里有花园,蜿蜒的溪河在其间闪耀,
    园里树枝上鲜花盛开,一片芬芳;
    这里有森林,跟山峦同样古老,
    围住了洒满阳光的一块块青草草场。

    But oh! that deep romantic chasm which slanted
    Down the green hill athwart a cedarn cover!
    A savage place! as holy and enchanted
    As e'er beneath a waning moon was haunted
    By woman wailing for her demon-lover!
    但是,啊!那深沉而奇异的巨壑
    沿青山斜裂,横过伞盖的柏树!
    野蛮的地方,既神圣而又着了魔--
    好象有女人在衰落的月色里出没,
    为她的魔鬼情郎而凄声嚎哭!

    And from this chasm, with ceaseless turmoil seething,
    As if this earth in fast thick pants were breathing,
    A mighty fountain momently was forced:
    Amid whose swift half-intermitted burst
    Huge fragments vaulted like rebounding hail,
    Or chaffy grain beneath the thresher's flail:
    And 'mid these dancing rocks at once and ever
    It flung up momently the sacred river.
    巨壑下,不绝的喧嚣在沸腾汹涌,
    似乎这土地正喘息在快速而猛烈的悸动中,
    从这巨壑里,不断迸出股猛烈的地泉;
    在它那断时续的涌迸之间,
    巨大的石块飞跃着象反跳的冰雹,
    或者象打稻人连枷下一撮撮新稻;
    从这些舞蹈的岩石中,时时刻刻
    迸发出那条神圣的溪河。

    Five miles meandering with a mazy motion
    Through wood and dale the sacred river ran,
    Then reached the caverns measureless to man,
    And sank in tumult to a lifeless ocean:
    And 'mid this tumult Kubla heard from far
    Ancestral voices prophesying war!
    迷乱地移动着,蜿蜒了五英里地方,
    那神圣的溪河流过了峡谷和森林,
    于是到达了深不可测的洞门,
    在喧嚣中沉入了没有生命的海洋;
    从那喧嚣中忽必列远远听到
    祖先的喊声预言着战争的凶兆!

    The shadow of the dome of pleasure
    Floated midway on the waves;
    Where was heard the mingled measure
    From the fountain and the caves.
    It was a miracle of rare device,
    A sunny pleasure-dome with caves of ice!
    安乐的宫殿有倒影
    宛在水波的中央漂动;
    这儿能听见和谐的音韵
    来自那地泉和那岩洞。
    这是个奇迹呀,算得是稀有的技巧,
    阳光灿烂的安乐宫,连同那雪窟冰窖!

    A damsel with a dulcimer
    In a vision once I saw:
    It was an Abyssinian maid,
    And on her dulcimer she played,
    Singing of Mount Abora.
    Could I revive within me
    Her symphony and song,
    To such a deep delight 'twould win me
    That with music loud and long.
    有一回我在幻象中见到
    一个手拿德西马琴的姑娘:
    那是个阿比西尼亚少女,
    在她的琴上她奏出乐曲,
    歌唱着阿伯若山。
    如果我心中能再度产生
    她的音乐和歌唱,
    我将被引入如此深切的欢欣,
    以至于我要用音乐高朗而又长久。

    I would build that dome in air,
    That sunny dome! those caves of ice!
    And all who heard should see them there,
    And all should cry, Beware! Beware!
    His flashing eyes, his floating hair!
    Weave a circle round him thrice,
    And close your eyes with holy dread,
    For he on honey-dew hath fed
    And drunk the milk of Paradise.
    在空中建造那安乐宫廷,
    那阳光照临的宫廷,那雪窟冰窖!
    谁都能见到这宫殿,只要听见了乐音。
    他们全都会喊叫:当心!当心!
    他飘动的头发,他闪光的眼睛!
    织一个圆圈,把他三道围住,
    闭下你两眼,带着神圣的恐惧,
    因为他一直吃着蜜样甘露,
    一直饮着天堂的琼浆仙乳。
    (屠岸 翻译)
     
  3.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金马影后

    周冬雨和马思纯同获金马影后,她们演的这部电影叫《七月与安生》。

    安妮宝贝写的。

    我是知道安妮宝贝的,但是因为我不读畅销书的缘故,大概在2015年左右第一次读了《素年锦时》。

    2007年我在国内的时候,一个好朋友,说就等着看这本《素年锦时》了。他说他买了安妮宝贝的所有书,一本不差。

    我第一次读她的书,第一感觉就是文采真是非常好的。只是从文字功力来看,100分满分的话我觉得我会给她100分。基本无可挑剔。

    第二感觉,文学还是要有它的思想性。这个方面100分我给她20分。不知道在讲什么,传递了什么,表达了什么,读者读完以后到底能获得什么。当然我后来又买了本《莲花》,放在旁边没有再看了。

    回到金马影后。有的人,累死累活,忙了一辈子,也就得一个影后。今年这两位,这么年轻就登顶了。当然还有更多的人,也是累死累活,也忙了一辈子,最后啥也没有。

    it is not what you do, it is how you do it.

    有的人,呕心沥血,穷尽毕生,作为一个大师,拿到诺贝尔文学奖,有的人,也拿了,但是最后无法跟第一位相提并论。

    成败得失,都看淡一点。

    2016年11月26日
     
  4.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硬件要跟上

    我以前用两个电子字典,一个快译通一个步步高,明显不够查了。

    今年换了个casio的。买之前也没用过,也不知道好坏。

    当时点了两个词,一个xenophon,gorgias,卖家说这两个词查得到。

    最后决定买的时候,是因为我看见里面内置的是陆谷孙的英汉大字典。这个字典我读高中的时候买过一本,大部头的至今还在中国的家里。这一本真的够查了。

    claw back,以前教3405的查过,受字典的限制,查的不准,我的理解也不透。今年2144又有这个,当时也没讲透。后来查准了,解决了。

    casio这个基本够查了,早点买就好了。

    一分钱,一分货。人民币两百块钱的东西是用不出两千块钱的东西的效果的。七块钱一个的锅能跟700块钱一个的锅一样吗?五万的车能开出十万的车的效果吗?年薪五万和年薪50万的老师教出来的东西能一样吗?

    外面零下十八度,下午准备把家里的书收捡一下。

    2016年12月16日
     
  5.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老夫当发少年狂!

    我最近看的是动物星球频道的river monster,科教频道翻译成中文也有。

    里面有个银发老头,Jeremy Wade,精力之旺盛,状态之佳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发一感慨,生命所能爆发的能量,绝非年龄所能限制。真的还是在乎一种生命力。

    再看一下中国,多少人六十岁一退休就在那等死了。

    陈志武就曾质疑为什么那么多中国人才六十岁就老气横秋了。

    Jeremy今年也就60岁,感觉都还是壮年一样。跋涉各大洲,穿越丛林,抱一条大鱼跟玩似的。

    特朗普,我就不说了。

    2016年12月18日
     
  6.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寒冰剑客

    很久以前,江湖上有一个剑客,他的剑名叫寒冰剑。

    剑客从小就有一个心愿,要做天下第一。于是他到一座山里拜一位高人为师。

    师傅说,寒冰剑第一重境界叫做断情绝爱,无欲无求。练剑之人如有杂念则心如万剑穿心,轻则武功尽废,重则性命堪虞。

    所有的人都走了,只有剑客一个人留了下来。

    其他人都拜入了别的门派,三年五载以后多已成为成名的侠客。

    练寒冰剑的剑客依然籍籍无名。

    师傅临终以前把寒冰剑的剑谱传给了唯一的徒弟。“寒冰剑的最高境界可以时间逆转,起死回生。为师穷尽毕生仅仅练到第七层境界,始终未能领悟最高的奥妙。你知道为什么吗?”

    徒弟摇头。

    剑客一直都很用功,加之绝顶天分,所以练到寒冰剑第五层的时候已经鲜有敌手了。

    加以时日,本可直达万境归一,物我两忘的第六层境界。

    这一年他遇到了他的一生所爱。他忘了练寒冰剑的人是不能动情的戒律。

    于是武功几乎尽废。从江湖上一等一的剑客沦落为几乎一个废人。

    时光荏苒,剑客慢慢恢复过来的时候,已经不复少年。

    他错过了进入最高境界的最佳时机。

    临终以前他把寒冰剑的剑谱传给了唯一的徒弟。“寒冰剑的最高境界可以时间逆转,起死回生。为师穷尽毕生仅仅练到第七层境界,始终未能领悟最高的奥妙。你知道为什么吗?”

    徒弟摇头。

    剑客说,”因为我曾经很深地爱过一个人……“

    2016年最后一天。
     
  7.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我的圣诞节

    今年圣诞节没有看专业书,看了一本一直非常想看但是没有时间看的英文小说。

    顺便又买了几本乔治艾略特和伍尔夫的书,放一边了,恐怕是没有时间细看了。

    文学书比课本难读一些,有的词的用法一共11个意思,那个词正好用了第十个意思。

    中文翻译的有一本,买也买不到,万幸是有个电子版的,先打印了一半出来。翻译得非常好,目前没有发现任何错误。

    古扎拉蒂能写出计量的课本来,他不一定写得出这样的小说。两码事。

    我确实太孤陋寡闻了一点,一直以为乔治艾略特是个男的。

    我在中国所理解的英语文学和这边的英语文学唯一的交集可能就是简爱和傲慢与偏见了。

    上大学的时候有门英语翻译课,课上老师讲过Lolita,叫一树梨花压海棠。他讲得比较含蓄,所以又过了很多年看了那个电影才知道一树梨花压海棠是那么个意思。

    东西方真的是两个语境,我们看红楼三国,他们看莎士比亚。

    书读的多文章自然写得好。我准备买本英文版的西方哲学史对着我那本闲置多年的盗版的中文书看上一看。

    我在中国买的书其实也不少,装修的时候是有两块墙直接做成的书柜。我跟我同学讲这个时候我看见她的眼里都闪着光。我那个时候的生活费是一个月三百块钱人民币,能省下一百买书。爸爸曾经跟我讲过,如果有一天你觉得这些书都没什么用的时候,你就真的进步了。2014年底回国的时候,面对那些书,我真的觉得,都没什么用。

    读书这个东西永远都是趁年轻,时至今日,我觉得有几个大的系列的书我恐怕是读不了了。但是我还是一直都买,喜欢的就买下来。西方哲学这一块,plato,阿奎奈,不可能再有时间系统地读完了。英语文学这一块,也不太可能了。我现在看的这本恐怕就是最后一本英语小说了,完全是因为自己喜欢,而且放了实在太久了。其他的如great gatsby,知道好,但是知道得太晚了。如果真的挤的出时间,我觉得我下一步最想看的是劳伦斯和王尔德,但是这不妨碍我茶余饭后可能会把to the Lighthouse拿出来翻一翻。

    钱钟书是读完了全唐文,所以他水平不可能低了。我有时候想如果有人能把西方哲学史上这些人的书按脉络读一遍,不排除会出现下一个马克思。

    我看William scarth(跟mankiw合写宏观的人)写的另外一本书书后面的reference,想,写这本书真不容易,把reference上面的书全部看一遍,这辈子也就过去了。

    上初中二年级的时候,从同学那里借到一本书,精简版的《百年孤独》。那个时候这本书可能刚传到中国不久,知道的人不像现在这么多。那个时候真的是读得如痴如醉啊。后来我教国际经济学,有一个题,假定一个国家叫马孔多,研究汇率的决定。我就问那个学生,你知道马孔多是哪里吗?我告诉他,有一本特别特别好的书,叫《百年孤独》,讲的就是发生在马孔多的故事。

    Josiah Gilbert Holland写下这么几句:
    day will return with a fresher boon;
    god will remember the world!
    night will come with a newer moon;
    god will remember the world!

    evil is only the slave of good;
    sorrow the servant of joy;

    the fountain of joy is fed by tears,
    and love is lit by the breath of sighs;
    the deepest griefs and the wildest fears
    have holiest ministries.

    前四句让我想起,日月盈仄,辰宿列张。

    最后四句,在新的一年,让我们共勉!

    2017年元月3日
     
  8.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天下英雄出我辈!

    在多伦多的机场,搜了一下宏观的书,有一本书的翻译者竟然是我以前的同班同学。

    当年老师按我们的英语水平从高到低分了十个班,此君估计在七八班的样子。

    就是我在《桃李之言》里面提到的那位“师兄”。我的宏微观尚在云里雾里的时候,他就能分清楚哪本书是中级的哪本书是高级的。

    回中国以后,搜了一下计量的书,一本很经典的高级计量的教材,翻译者是教我国际贸易的老师。我确定我出国以前跟他学的时候他是根本不会计量的。他也是后来到英国留学学会的。econ1000里面本国均衡加了国际价格又加个关税那个图最早就是从他那学的。

    我承认我是翻译不出来的。买了本苗建军老师的中文的书,书一拿到手就觉得买错了,看中文的专业书真是相当吃力。

    人大经济译丛,我们读书的时候都是无比仰视的。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们自己中的人能够成为这套丛书的译者。

    一入江湖岁月催,这一晃,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2017年2月18日
     
  9.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中国诗词大会

    回国的时候,一个叔叔总是推荐这个节目。我家里没有中央1台,我也就一直没看。回加拿大以后,今天看了第一集。

    你们猜我爱看这个吗?还好,不讨厌。第一季我好像也看过一点点。

    举杯邀明月,百人团竟然有59个答不上,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选上去的。

    然后就讲到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讲解挺好的,到这个地方我就停下来,开始写这篇文章。

    no matter中国古代文学成就如何之高,也并没有改变近代中国屈辱悲惨的命运。

    真正让中国走向富强的是资本主义和选择资本主义道路的邓小平。当然,枉用相存,饼做大的同时环境污染等等问题也随之而来。

    这次回国妈妈给了我五千块钱零花,我花了三千块钱买书,吃饭大概花了不到五十块钱。连托运加手提我背了一百多斤书回来了。三分之二是经济学的书,三分之一是文学和哲学的书。除了南怀瑾的《庄子諵哗》和一套《中国哲学史稿》,其他的都是英语文学和西方哲学的。因为行李不能太重,最后还是放弃了好几本,郑振铎的《中国文学史》考虑再三还是没有背过来,中华成语故事也放弃了。

    余杰的书背过来了。也是相见恨晚。一直把他跟余华搞混了。我买也是瞎买的,因为以前没有读过。我一翻开读了几段,就觉得写得太好了。我不止一次见过他的书,没有翻看过,都错过了。

    也在随身的包里放了三本《读者》,准备在机场看的。却发现这样的杂志再也唬不住了。多年以前看见“某某译”,还有点神乎其神的。现在,我要他译什么,自己读原文就OK了。yeah,that's the difference.

    在中国的家里,我凝视《周易》良久,还是又放回书柜。

    文章开头提到的叔叔,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排名十位左右的一个作家的远房亲戚。书香门第出来的就是不一样,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有自己的一个书房。现在有单独的一处房子专门做书房。他也给我讲些曾国藩啊杨万里之类的,我一提罗马史他也马上讲得出凯撒。也真是逆天了,我这次跟他聊起,有两个点我挺佩服他的。一个是他知道朝三暮四,一个是他知道形而上学。形而上学讲得清清楚楚的,2016年我见过一个,这是第二个。我们一起看一本英语的经济学书,里面有个标题minimum wage,他随口上来最低工资。在那个点上我是很佩服他的。

    可惜他英语大概也就懂这么多了,我常常想如果他懂英语的话,他的视野还可以更大一些,阅读的范围还可以更广一些。

    余杰在《铁屋中的呐喊》序言中写道:
    有时候,我很羡慕美国人,羡慕他们脸上的阳光,羡慕他们嘴角的微笑,羡慕他们没有历史,羡慕他们没有皇帝。倘若传统的存在仅仅是增添我们的痛苦,这种传统又有什么值得骄傲地方的呢?鲁迅说过:“所谓中国的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所谓中国者,其实不过是安排这人肉的筵宴的厨房。不知道而赞颂者是可恕的,否则,此辈当得永远的诅咒。”我理解鲁迅为什么要劝说给青年人“不读中国书”——虽然他本人读了那么多的中国书,但有一天他突然明白了:这些书籍跟墙壁里的砖头其实是一样,正是砖头和书籍共同建构了这座坚不可摧的铁屋子。他从“仁”、“义”这些美好的字眼中读出了“吃人”两个字来。

    2017年2月19日
     
  10.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挺好的,我看了三集,按照三天看一集的速度,不知道看到什么时候去了。

    名字就写得好。

    三生三世,如果不是这个剧名,我想不到,那会是怎样长的一个时间。

    我从来没有想过三生三世,今生今世,已经够长了。

    还有更长的。碧瑶为张小凡挡下诛仙剑的时候,念了痴情咒。
    九幽阴灵,诸天神魔,
      以我血躯,奉为牺牲。
      三生七世,永堕阎罗,
      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我当时一看这个,觉得,真是好毒啊!三生七世,好长好长。

    曹操 《短歌行》里面的。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屈原《离骚》,“……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余虽好修姱以羁兮,謇朝谇而夕替;既替余以蕙纕兮,又申之以揽芷;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痴情咒的最后两句,是这么个来历。

    痴情真的不好,多情自古伤离别。

    人,有时候,过不了的,是自己这一关。

    十里桃花,再美,都不过是幻觉。三生三世,太遥远,不如把握眼前。

    眼前,呵呵,是繁星满天。来点洋人的。

    City of stars
    星光之城

    City of stars
    星光之城啊
    Are you shining just for me?
    你是否只愿为我闪耀
    City of stars
    星光之城啊
    There's so much that I can't see
    世间有太多不可明了
    Who knows?
    谁又能明了
    I felt it from the first embrace I shared with you
    我感觉到自你我初次拥抱时
    That now our dreams
    所怀有的那些梦想
    They've finally come true
    都已一一实现
    City of stars
    噢星光之城
    Just one thing everybody wants
    每个人翘首以盼的
    There in the bars
    就是那热闹的酒吧中
    And through the smokescreen of the crowded restaurants
    以及雾气袅袅的嘈杂餐馆里
    It's love
    名叫爱的东西
    Yes, all we're looking for is love from someone else
    是的 人人都想从某个同样孤单的灵魂里找到爱
    A rush
    也许是匆匆擦肩的某一刻
    A glance
    或某个抬眼的一瞬间
    A touch
    也许是不经意的轻轻触碰
    A dance
    激荡起的雀跃欣喜的灵魂
    To look in somebody's eyes
    从某个人眼中看到的光
    To light up the skies
    足以将夜空都点亮
    To open the world and send them reeling
    足以打开世界的新篇章 不复悲伤过往
    A voice that says, I'll be here
    好像有某个声音总在对我说 我会等你
    And you'll be alright
    请你放心
    I don't care if I know
    所以我不会在意自己是否清楚
    Just where I will go
    将要到达的目的地
    'Cause all that I need's this crazy feeling
    我只愿能感受这奋不顾身的疯狂爱意
    A rat-tat-tat on my heart…
    以及我胸腔怦怦跳动的心
    Think I want it to stay
    希望这爱意能永驻我心
    City of stars
    星光之城啊
    Are you shining just for me?
    你是否只愿为我闪耀
    City of stars
    星光之城啊
    You never shined so brightly
    我感受到了你从未有过的闪耀

    2017年3月4日
     
  11.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revelutionary life

    当切格瓦拉骑着一辆旧摩托穿越整个安第斯山脉,他开始真正了解拉美的贫穷与苦难。他有一本很著名的传记,revelutionary life。

    够传奇,才不枉在这个世间走一趟。

    我有三个同学。A的爸爸是医生,他从小就在医院宿舍长大的。后来他学了医,又在那个医院当了医生。除去在外地读硕士的那几年,他这辈子大概就一直在那个医院了。另外一个同学大概也follow了他的经历,只不过是在医院当药剂师,不当医生而已。B的妈妈是老师,他从小在学校宿舍长大。大学毕业以后又回去那个学校当老师。这辈子恐怕都在那个学校了。C的爸爸是大学教授,他生在学校长在学校,学校有附属小学,附属中学,他都一一上过,大学也就在那里了,读完本科读硕士。我爸爸同学的小孩大概也follow的这个经历,硕士毕业以后留校工作,一辈子都在那个大学了。

    有点像海上钢琴师,不过他们过的是世俗的生活而已。也没什么不好。安安稳稳一辈子挺好的。

    《七月与安生》里面,七月最后想过的生活,只能靠安生的网络小说来完成了。

    看一本书,最大的成本不仅仅是时间,更是我们被灌输了陈旧落伍的价值观所付出的代价。

    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有一些更新更好的想法。

    一个男人,如果想法不输,他是输不了的。想法输了,其他的也就不谈了。

    格瓦拉在当时的一篇日记中写到:“写下这些日记的人,在重新踏上阿根廷的土地时,就已经死去。我,已经不再是我。”

    the road not taken

    by robert frost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
    Oh,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2017年3月22日

    [​IMG]
     
  12.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其实古人比我们智慧

    今天我们来讲一讲杨万里的诗。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字面的意思我就不讲了。

    天,也指天子。在京城做官,挨着皇帝,这样的莲叶才能够无穷碧。跟着有钱人肯定错不了。

    我有一个老师,来往都是萨金特,跟着萨金特,水平再低能低到哪里去?

    以我自己为例,交往的朋友比我自己还要穷,没得搞了。我跟好朋友这么讲的,这辈子交往的穷朋友,你是最后一个了。结果他们自己混好了,把我给踢了。

    争进非身福。这一句哲理意义要大一点,真正懂的人也就不多了。

    我对这句的理解稍微晚了一点。

    往前走并不一定就是福气。

    要去看ragan的书了,不再多写了。

    2017年3月24日
     
  13.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今天讲波德莱尔和博尔赫斯。

    波德莱尔你可能没有听说过,恶之花你肯定听过。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1821年4月9日-1867年8月31日),法国十九世纪最著名的现代派诗人,象征派诗歌先驱,《恶之花》是他的代表作。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 ,1899年8月24日-1986年6月14日),阿根廷诗人、小说家、散文家兼翻译家,被誉为作家中的考古学家。生于Buenos Aires一个有英国血统的律师家庭。在日内瓦上中学,在剑桥读大学。掌握英、法、德等多国文字。

    就是开个头了,内容实在博大精深,一句两句也没法讲清楚。

    更多的体会慢慢再更新。

    我还是觉得人的一生要够传奇才配得起这一身的才华,波德莱尔和博尔赫斯都配得起传奇二字了。

    Borges早年深受柏拉图叔本华等人的唯心哲学,还有尼采的唯意志论的影响,并且从休谟康德那里接受了不可知论和宿命论、以及古希腊哲学家芝诺苏格拉底等人的哲学影响。他对笛卡尔的思想也了然于心,在上述哲学家的观点的基础上,他采用时间和空间的轮回与停顿、梦境和现实的转换、幻想和真实之间的界限连通、死亡和生命的共时存在、象征和符号的神秘暗示等手法,把历史、现实、文学和哲学之间的界限打通,模糊了它们的疆界,带来一个神秘的、梦幻般的、繁殖和虚构的世界,在真实和虚幻之间,找到了一条穿梭往来的通道,并不断地往返,并获得神奇的阅读感受。(此段为引用)

    文学和哲学是近亲。我看了一本hegel的书,在买和不买之间看见书里面一个标题,metaphyisics,就决定买了。

    博尔赫斯写过很多本书,those books speak everything. 不需要什么奖来证明,真东西就是摆在那的。

    诗人雨果在他流亡的盖纳西岛收到波德莱尔奇给他的《恶之花》后,抑制不依激动的心情,马上回信说: “你的尊贵的来传和美妙的书我全收到了。艺术无派、如同苍空,你对这点作了证明。我对你的宏伟的才华为之唱采。” 还是那句话,接天莲叶无穷碧,波德莱尔往来的都是雨果这些人,他本身什么level的不言而喻了。

    2017年3月25日
     
  14.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接着去年11月25日的写。

    老实讲,帖子最后出现屠岸那两个字的时候,我是第一次知道这个人,一带而过的印象。

    今年回国不是背了一百多斤书过来了吗,重头戏是两套共23本英诗经典名家名译。

    一百多斤书除了经济学的书,其他的至今没怎么看过。

    然后在莎士比亚十四行诗这本的侧面,我又看到了屠岸两个字。貌似哪里见过。

    这是我们国家著名的翻译家,跟郑振铎冰心都是齐名的。

    其实我自己也想过自己翻译一些英文诗,我后来又想,难道这么多年就没有中国人做这个事吗?至少翻译一部分。

    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固然不是群星璀璨,人才辈出肯定是有的。这些事情他们早就做过了。真的是非常伟大的开拓性的工作。

    最后整理行李的时候,超重了。为了保证能把这两套书背过来,两瓶京都念慈庵都没有带。

    这23本书真的太经典了,查良铮译的black诗选,想想我这张飞机票就值回来了。

    我最近开始用一支0.3的自动铅笔,笔细,旁批的时候能多写几个字。

    我总是跟学生讲,学问是一个能让一个人立起来的东西。我拿一支笔,看一本书,坐在这里,我就是世界之王了。

    我其实是在看balance of payments,写写画画的,世界立刻就沉静了。

    你想啊,我还这么年轻,专业水平已经不低了,假以时日,再进一步,那还得了了?!对吧!?

    感谢生命中美好的每一天,勇敢去爱,努力工作,好好学习!

    汇报一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看到第七集就一直停在那了。

    2017年3月26日
     
  15.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堂前字画

    大概两年多以前,爸爸告诉我,家里请回来一幅郑板桥的国画,真假待定,纸材大概有一百年历史是真的。

    心里暗喜,总算发达了,这辈子不用再辛苦教书赚钱了。如果是真迹,当时的市场价大概在七百万人民币左右。

    今时今日还在赚辛苦钱,所以,那幅画的真假,你们懂的。是清末的一个人仿画的,顶破天值个七万了。哎,又一次与大富大贵擦肩而过。

    堂前无字画,必是俗人家。我初听这一句是姑父讲的。当年姑妈带着她的男朋友去见好姐妹,好姐妹跟姑妈讲的就是这句。姑父对这句话一直耿耿于怀。

    好姐妹找了有钱的老公,一辈子荣华富贵。姑妈一生劳劳碌碌,真没享什么福。

    我懂这些事比较晚。高中一个女同学,到波士顿第一件事就是去化妆品店。然后嫁了个美国老公,现在已然美国公民了。大学的那个女学霸,嫁给清华的老公,直奔洛杉矶当妈去了。

    当年好朋友也想找个加拿大的女朋友,我直接跟他讲,你这跟卖身有什么区别?

    最开始听说邓文迪的时候,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好。后来看她又是游艇又是豪宅,觉得也挺不错。

    婚姻完全变成了一场交易,变成了以小博大的筹码。

    不仅仅是婚姻,whatever,朋友,都是如此。

    我以前是觉得谈人性善恶是不可以脱离私有制的,我们所处的时代是这么现实,这么赤果果。

    我没有走过捷径,真没有,所以我的路走得既漫长又艰难。真的都是完全靠自己。

    高中算化学题的时候,别人都用简便算法,我独爱用最基本的办法。所以我总没有别人做得快,尽管最后也做对了。

    Sic transit gloria mundi是迪金森的诗,前四句写得很平衡。

    "Sic transit gloria mundi,"
    "How doth the busy bee,"
    "Dum vivimus vivamus,"
    I stay mine enemy!

    我分别用四句中文诗译了一下前四句: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若朝露,去日苦多。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好一个我自岿然不动!

    Sic transit gloria mundi is a Latin phrase that means "Thus passes the glory of the world." It has been interpreted as "Worldly things are fleeting." The phrase was used in the ritual of papal coronation ceremonies between 1409 (when it was used at the coronation of Alexander V and 1963.(此段为引用)

    2017年4月6日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news.comefromchina.com/threads/881338/page-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