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串讲2103final,2020/30,力荐3601/02,3300,3706,3804/07,4001,3820,4057真题,3405,3508,2102,2210专业辅导ECON的课程,

本帖由 ten2011-02-04 发布。版面名称:卡尔顿大学

  1.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今天我们讲robert burns

    英文诗的诗人,一个叫William的比较多,一个叫Robert的比较多。一抓一大把威廉。

    burns是知道的,彭斯是后来才知道,这么翻译过来的。

    也真是是可惜了,1759-1796,英年早逝。

    讲半天你们大概不知道他是谁,说AULD LANG SYNE你们估计也不知道,说《友谊地久天长》,这个知道了。

    logan braes,其实我第一想起的是绿箭侠里面的那个反派Logan。

    highland mary有下面四句,

    Wi' mony a vow, and lock'd embrace,
    Our parting was fu' tender;
    And pledging aft to meet again,
    We tore oursels asunder:
    我用中文诗给译了一下,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burns的代表作当然是THE TWA DOGS。中国就爱把这些什么阶级啊佃户啊翻译过去。

    有一年夏天,在国会山旁边的那个桥上,我跟好朋友两个人,面朝ottawa river,我写了这么几句:
    两百年的世界遗产上面,两条狗的影子在动。
    如镜的河水里面,有晚霞染过的天空。
    ……
    我在城堡的这头,听山那边的风。

    接上一篇的我自岿然不动。burns有一首小诗叫poverty。
    in politics if thou wouldst mix,
    and mean thy fortunes be;
    bear this in mind,-be deaf and blind,
    let great folks hear and see.
    我今天刚刚读到这个嘛,我有句常说的话,正好把这首诗翻译过来:
    让他们飞黄腾达去吧!

    今天在看一本boethius的哲学的慰藉,77页里面有一段觉得写得挺好的。对应一下burns的那首poverty。

    so you are weeping over lost riches when you have really found the most precious of all riches-friends who are true friends.

    “The world in constant change / Maintains a harmony, / And elements keep peace / Whose name is to clash. / The sun in car of gold / Draws forth the day, / And evening brings the night / When Luna holds sway. / The tides in limits fixed / Confine the greedy sea; / No waves shall overflow / The rolling field and lea. / And all this change of things / In earth and sea and sky / One ruler holds in hand: / If Love relaxed the reins / All things that now keep peace / Would wage continual war / The fabric to destroy / Which unity has formed / With motions beautiful. / Love, too, holds people joined / By sacred bond of treaty, / And weaves the holy not / Of marriage’s pure love. / Love promulgates the laws / For friendship’s faithful bond. / O happy race of men / If Love who rules the sky / Could rule your hearts as well!

    第一句,又让我想起一句,“”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九阴真经练起来。可以译为“天行有常”。

    波伊提乌这本书真不错,读着读着就忘了看《人民的名义》了。

    继续汇报一下,十里桃花看到第七集就再也看不动了,越狱第五季已经出来了,同时在看权力的游戏,顾不上了。

    2017年4月8日
     
  2.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他们都存在过

    前天买了一套德国出的英语译的介绍绘画大师和他们的作品的画册,十来本,不厚。

    从velazquez到goya,从toulouse-lautree到Malevich,差不多都齐了。

    生一感慨,和人类中最优秀的人比起来,我自己真的太幸福了。

    我以前看过傅雷译的《约翰克里斯多夫》,《巨人三传》是直接背过来的。

    曾经很想从《巨人三传》里面汲取些营养,没有来得及细看。对书前面的一句印象颇深,“朋友,不要过于怨叹,人类中最优秀的与你同在。”

    我今年种了两颗dwarf lily,当时跟好朋友吃过饭,顺便去店里看了下。以为是一个很大的黑色石头,我看着我那个好大,就买了。一个月以后,发了十几二十倍大。我在Monet的画册里面看到water lily,想起我这个lily应该也是睡莲那个大类的。

    莫奈的睡莲我亲眼见过,知道很贵。

    有一年看Dali的画展,里面有一幅毕加索的林中空地那么个意思的画。凝视良久,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同样是在这幅画前面,一百年前站着毕加索,一百年后,他不在了,当我站在他的画前,能感觉到流光飞渡,沧海桑田。

    生命是短暂的,艺术是永恒的。

    我面对面的见过梵高的画约有五十幅的样子,感觉没有毕加索那幅来的强烈。

    巴黎在领跑世界艺术的时候,纽约尚不知道在哪里。一八多少年的时候,中国已经全面落后于西方,艺术当然不能例外。

    中国确实很难找出一个人能够达到这十来个人的成就。梁宏达说中国的沈括勉强能够跟米开朗基罗拼一拼。

    john locke在人类理解论book ll chapter one 第三段里面这么说的,The objects of sensation one source of ideas. First, our Senses, conversant about particular sensible objects, do convey into the mind several distinct perceptions of things, according to those various ways wherein those objects do affect them. And thus we come by those ideas we have of yellow, white, heat, cold, soft, hard, bitter, sweet, and all those which we call sensible qualities; which when I say the senses convey into the mind, I mean, they from external objects convey into the mind what produces there those perceptions. This great source of most of the ideas we have, depending wholly upon our senses, and derived by them to the understanding, I call SENSATION.

    他们都存在过,他们也并未走远。只要,你有一颗sensitive的心。

    2017年4月29日
     
  3.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哲学的慰藉》

    波伊提乌的《哲学的慰藉》,真的太喜欢了。

    这本书属于那种跟我的脑细胞特别契合的那种,一看就喜欢,相见恨晚。

    我真的很害怕写这个题目,一个人推荐什么书,他的水平是能够暴露无遗的。

    有个女商人,讲她如何爱读书,最后推荐了一本《影响力》。

    豫荐里面曾经推荐过ann rand的源泉,好多其它的,我就觉得那个节目的主编真挺有水平的。

    去年的世界读书日,白岩松推荐了大概十本书,古典名著占了大半,有一本是《日瓦戈医生》。

    帕斯捷尔纳克有个三本的诗全编,这次回国我忘了买了。

    上大学的时候,老师推荐的一本书是《全球通史》。书挺好的,结果这个老师推荐的是它,那个老师推荐的也是它,今年推荐的是它,后年推荐的还是它。我后来只好在心里暗暗说了句,全是狗屎。(sorry)

    其实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是个锋芒毕露的人。我跟好朋友是这么说的,“我现在是状态不行了,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你连我的脚趾头都赶不上。”

    后来慢慢变温和了。

    当时,跟当时关系最好的朋友,这么说的,“你知不知道,认识你以后,对自己毫无促进。” 好朋友扭头就走了。好多年以后,我性格也慢慢变了,看问题没有那么非此即彼了。我常常想,如果他们遇到的是后来的我,会不会更好一些。

    人当然会变,我妈说了,说我出国这么些年,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在想如果一成不变,这十来年的光阴又有什么意义。

    when winter's cold has stripped the trees
    thou holdest day in confines tight:
    when summer comes with torrid heat
    thou givest swifter hours to night.
    thy power rules the changing year:
    the tender leaves the north wind stole
    the spring west wind makes reappear;
    the seeds that winter saw new sown
    the summer burns as crops full-grown.
    (我引的这几行反倒是别的书略去的。book one, V)

    在漫长的冬夜,曾经写过这么几句:
    这一次还是决定守住我自己,
    为那些夜晚的情难自已,
    为那些匆匆的年华老去,
    为那些久久不散的记忆。

    2017年5月2日
     
  4.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病中琐记

    上一篇文章在写的时候,身体已经是中毒了。

    写完以后,症状就出来了。站立不稳,恶心呕吐,心跳加速,像死过一回一样。这两天浑身无力,瘦了三四斤的样子。

    秦可卿躺在病床上跟王熙凤讲,她那颗要强的心再也没有了。

    我这刚翻出来几句带点棱角的话,立马就生病了。

    确实是过了那个踌躇满志的年纪了。即便还想呼风唤雨,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生病以后看的书是feenstra的国际经济学,觉得跟krugman的书差别不大。仍然保持了一个非常高的兴趣,强撑着身体还讲了一节课。

    回来以后就一点力气没有了,今天全身无力。

    哲学的慰藉继续,book one, ll

    So sinks the mind in deep despair
    And sight grows dim; when storms of life
    Blow surging up the weight of care,
    It banishes its inward light
    And turns in trust to the dark without.
    This was the man who once was free
    To climb the sky with zeal devout
    To contemplate the crimson sun,
    The frozen fairness of the moon -
    Astronomer once used in joy
    To comprehend and to commune
    With planets on their wandering ways.
    This man, this man sought out the source
    Of storms that roar and rouse the seas;
    The spirit that rotates the world,
    The cause that translocates the sun
    From shining East to watery West;
    He sought the reason why spring hours
    Are mild with flowers manifest,
    And who enriched with swelling grapes
    Ripe autumn at the full of year.
    Now see that mind that searched and made
    All Nature's hidden secrets clear
    Lie prostrate prisoner of night.
    His neck bends low in shackles thrust,
    And he is forced beneath the weight
    To contemplate - the lowly dust.

    (Boethius The Consolations of Philosophy)

    有几行我觉得是无可超越的,经典中的经典。有几句过于消极的句子我为了保持完整还是引了,为做平衡之用,加引一段苏轼的江城子,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还是不足以平衡掉,因为波伊提乌写的是一个自然的规律,我们都没有办法抗拒。

    后记,吃饭的时候,看到了打拳的那个什么小东,他最近很火。这个足可以平衡了。
    2017年5月6日
     
  5.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试译一段

    This was the man who once was free
    这就是那个男人,
    To climb the sky with zeal devout
    他曾以虔诚的热忱在天空自由翱翔,
    To contemplate the crimson sun,
    他凝视过深红的太阳,
    The frozen fairness of the moon -
    寒冷的月光
    Astronomer once used in joy
    这些天文学家与漫漫群星同游的乐趣
    To comprehend and to commune
    With planets on their wandering ways.
    This man, this man sought out the source
    这个男人,他曾找寻唤醒大海的暴风雨的源头,
    Of storms that roar and rouse the seas;
    The spirit that rotates the world,
    改变世界的精神力量,
    The cause that translocates the sun
    和太阳起落的原由,
    From shining East to watery West;
    从晴朗的东边到多雨的西边,
    He sought the reason why spring hours
    他找寻春芳灿烂的原因,
    Are mild with flowers manifest,
    And who enriched with swelling grapes
    和谁让饱满的葡萄丰富了成熟的秋天。
    Ripe autumn at the full of year.

    2017年5月7日
     
  6.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初愈小记

    就算勉强逃过一劫吧,也亏得年轻,身体慢慢又恢复过来了。

    身体健康就是最大的好,人一病啊就什么都没有了。

    几年前的事了。人走背运,走下坡路的时候,好朋友也离我而去了,我当时就想,也亏的我年轻,争的回这口气,我如果真的争不回这口气,我真是****啊!转念一想,何苦呢,人总有争不回这口气的一天,还是算了。

    topic 2

    家里有处老房子,我在那里战斗过十年。家里人几次说要卖掉,我都没有同意。

    现在也还挂在网上在卖,别人也觉得贵了,老妈子也不舍得。

    叔叔和姑妈月头还到老房子那边去看了一下,虽然他们是没有股份的。

    那片房子的根基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简易平房,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重建的最早的一批楼房。就那么几栋楼,住的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都是些穷得叮当响的人。现在叫贫民窟并不为过。

    地段好,周围已经全部起的高楼。除了那几栋老楼,周围已经完全面目全非了。

    你要说我多怀旧也未见得,我只是觉得一个人总得知道他是从哪来的,他的根基在哪里。

    房子卖掉当然是可以,但是叔叔和姑妈再跑回去就没什么理由了。现在怎么说还有处房子在那。

    叔叔和姑妈本也是那里长大的,走一圈随便碰到一个都是熟人。

    爸爸上次也是碰到谁,拉起家常,别人竟然声泪俱下,我就反问爸爸,“你没跟他抱着一起哭吗?”

    老一代的人,这些年也都走得差不多了。剩下的,扳着手指头数,左手就足够了。

    也是很戏剧性的,曾经要办什么运动会,说要拆那片房子,拆字已经用红色油漆写在墙上了。结果风向一变,不拆了。

    我是那片简易平房的最后一批孩子。再后面的根本连见都没有见过那片平房了。

    我自己的家住在很繁华的地段,变化没有那么大。这一次回国在周边看了一下,完全不认得了。完完全全都变了。

    面对着世贸广场和国际广场那个几个群楼,这一次竟然连方向都没有办法找对。以前吃过晚饭就爱跟爸爸一起过来溜达。据说现在整个的商业模式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我仍然像以前一样过来看电影。这一次看的是西游降妖,因为倒时差的原因,看着看着快睡着了。

    上一次看的是智取威虎山。我问爸爸要不要一起去,他说不去。再问,不去。三问,还是不去。临出发以前,我说我去看智取威虎山了,爸爸说“走,我跟你一起去。”另外一个伯伯跟我说的,他说他们这一代人那些红色的东西就是深入骨髓的。

    和一个叔叔聊起,他问我平时都看些什么书,当我说出“哲学”这两个字的时候,我非常分明的能感觉到他震惊了一下。我也看鬼吹灯的啊。

    拿一支笔,看一本书,世界,又安静下来。

    好好休息,静待,春天的来临。

    2017年5月10日
     
  7.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这个欢乐颂啊

    第二季又出来了,我还挺喜欢这个剧的。

    第一季,唯一不太喜欢就是樊胜美家那么点事占了太多了篇幅。不俗,这个剧就吸引不到那么多人了。

    第二季第一集,你看,把王柏川的妈搬出来了。樊胜美仍然走的是一个通俗担当的路子。观众看的就是这些。

    Andy的海归背景,天马行空的,多少观众care这个?卖咖啡的杨紫,相亲的关关,争家产的曲筱绡,who cares??这些东西都不够俗。

    必须要有婆媳争霸,曲家有,新加了个奶奶的角色。樊胜美这条线必须有。

    我特佩服我的一个学生,他没有看过甄嬛传和琅琊榜。

    我看甄嬛传大概是这个剧播了三年以后。看也觉得挺好看,就是没有什么收获。朋友反问我,“难道你还想要什么收获吗?”

    可能娱乐下身心就是最大的收获。

    昨天刚买了一本书,介绍一百本最经典最值得一读的书。我其实是想挑战下自己,看看有哪些名字是见都没有见过,没有听说过的,中文英文。

    从第三个人就不认识了,希罗多德,卢克来修,贝克特,班扬,康拉德,马尔罗,桑塔亚那,好多。第63本书是Jorge borges写的,没有想到他地位这么高的。

    从荷马史诗到middle age,前15个人里面大概有四个不认识。plays八个人里面有两个不认识。narratives这个大类不认识的人很多,45个人里头约有22个没有见过,可能译成中文名字会知道的多一些。哲学心理学政治学15个人里面有两个没有听说过。poetry十个人当然是认识全的。历史传记里面四个人有三个不认识。

    综合起来一百个人里头大概有33个人没有听说过,三分之一。真的要面壁思过了。究其原因还是甄嬛传看多了。

    下一步当然是慢慢要把这一百本书买齐了。很惭愧,这一百本书里面我逐字句读过的只有一本,马克斯的沉思录。说实话没品出太大的味道出来。搬家的时候卖掉了。

    Aristotle tells us that education is accompanied by pain. 可不是吗?太痛苦了。

    所以,看欢乐颂去啰。

    2017年5月13日
     
  8.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铅华洗尽,初心未改,勇敢前行!

    先写的标题。

    今年的状态基本恢复到最好了,你看我晒了一些我以前讲过的话。最好的时间,最佳的状态,我当然留给我自己。

    也真是奇怪,我种水草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成功。今年一下子找到窍门了,种的不知道多旺盛。当然我也花了不少钱,但是看到满缸满缸的水草,心情真是挺好的。以前种的绿菊,就没活过。今年的长了有一米多长了,像野草一样。

    所谓铅华洗尽,确实是自己吃了太多的苦,受了太多的罪。主要是精神上的,并非肉体上的。

    所有的艰难困苦,无一不是对人的磨练。我的意志品格从来就比较顽强,浩劫余生,更加坚韧了。

    而且我的思路更加清晰了,看事情的穿透力更强了。

    浴火重生,有多少还是原来的那个自己,已经说不清了。

    性格天生使然,以前就没有和光同尘,这一次也不会。

    基本上还是保留了一个善良的内心,同时对邪恶,对人性也看得非常清晰。

    我其实是很多年没有用中文写过文章的,从《桃花树下飞火流萤》 至今,又断断续续写了一年了。以后如果有时间也还是写一写。

    十八岁的时候写过一首四言诗,大概是这么几句:

    年少轻狂,
    胜者为王。

    姓*名*,
    谁与争芒?

    王者之风,
    山高水长。

    王者之仪,
    天地栋梁。

    (有两句记不得了)

    天下英雄,
    非我谁当?

    好吧,搬出来勉励下自己。

    目标何其高远,道路何其曲折,征程永无止境,我心一往无前!

    2017年5月15日
     
  9.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欢乐颂2

    一直在看,每天基本没有停过。

    这个剧老实讲不在我的大路子里面,但是不反感,也就一直看下来了。

    人民的民义看到第四集就看不下去了。择天记在欢乐颂出来以后也基本停了。

    第一季前半段的时候,一直以为刘涛是女一,到后半段才发现蒋欣是女一。

    祖峰玩完以后,杨烁就顶上来了。陈家康上线以后,王柏川也就开始主动关机了。这一季在男线上的阵容还要齐整一些。

    大树底下好乘凉,乔欣默默无闻的,跟着其她四美,春晚也上了。

    还珠里面的令妃,如今也就只能演包包的妈了。

    杨紫的老爹在北平无战事里面演的啥?你要有我这个好脑子你就能吃我这碗饭。

    这个题难度稍微大了点,来个简单的,杨紫的老爹在鬼吹灯精绝古城里面演的啥?

    魏太不知道是谁演的,刚一出场就特别抢戏,演得太好了,“我是魏国强的老婆!!!”

    2017.5.21
     
  10.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中国人从小就读李白的诗,我当然也不例外。

    知道他是大诗人,好在哪里也并不知道。

    出国以前背过的最后一首诗是《将进酒》。

    但是我真正理解李白,是从《月下独酌》开始的,从这一首诗开始,我知道他是无可超越的。

    在此之前我可能喜欢李商隐要多一些。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汉语天然是诗的语言,汉语言的诗人群星璀璨。

    别的行业,如果你有绝顶的天分 ,可能你就是这一行的翘楚了。汉语言的诗人做不到这点,即使你有绝高的天分,也只能是去“建设祖国的语言”,因为汉语言诗歌的成就实在太高太高了。全部都是天分绝高的人,就显不出你的那点天分了。通俗的讲就是猛人太多了。

    近三十年,中国没有再出现过具有全国影响力的诗人,更没有一个大的浪潮。

    和所有艺术门类一样,写诗是要天分的。中国十几亿人,会写诗的能有多少?莫言写的了小说,他也不会写诗的。

    你看好声音,第一季,那么多才华横溢的歌手,再往后,质量越来越不怎么样了。我有时候想第四季进了决赛的恐怕连第一季的初赛都进不了。人才永远都是稀缺的。

    就像蚂蚁的国度绝大部分是工蚁,蜜蜂的巢穴绝大部分是工蜂一样,人类社会的绝大部分都是庸人。顶层设计就是这样的。

    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水月镜花,海市蜃楼,都不过是命。

    择天改命,how come?

    2017.5.22
     
  11.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意识流

    生活里面有多少远方呢?深度怀疑。

    可能更多的还是苟且。

    写完上面两句我就去找《菜根谭》,想核对一下里面的一句,光明出自幽暗。

    无意中翻出来一本swift的选集。我前两天刚看另外一本书介绍一百位天才,隐约见过这个名字。

    然后我就去找那本介绍天才的书,看看是不是书上说的那个,还真是。

    买swift的书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是这么厉害的人,瞎买的。知道格列夫游记,并不知道就是他写的。

    他应该是认识pope的,他也是用的英雄双行体。

    我看的那本书介绍的是一百位天才,博尔赫斯和波德莱尔独占了两个名额。MARCEL PROUST 赫然在列。追忆似水年华,不知道是他写的好,还是翻译翻的好。

    我写过这么一句,“你走了,我却仍在这里,看,繁星满天,写,似水流年。”

    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勤奋加百分之一的灵感。我们从小都是被这么教的。

    胡说八道的。泯灭个性的教育体制才会有这么个提法。中国式的教育忽略人和人的差异性,强调集体主义。

    天才绝非普通人的资质能够达到的。天才就是天才,资质就是不一样的。天生的。

    不谈艺术方面的。就是咱们学数理化,普通高中班上,有的人,无论怎么学你都是学不过的。

    再通俗一点,斗地主,有的人就是会玩一些。打游戏,有的人还偏比你打得更好一些。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我第一次听这句是十年前我的一个同学说的。到现在,很多中国人都不一定明白这一句。因为从小就是这么被洗脑的,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勤奋加百分之一的灵感。

    我自己曾经想过要写个长篇小说的,构思了很多年,题目都想好了,准备在2007年动笔的。在那一年我第一次读到了白先勇的小说,我觉得我无论怎么写都写不到他那个程度的。果断放弃了。

    现当代中国文学琅琊榜上,白先勇大概排第七。双峰并峙的当然是鲁迅和张爱玲。

    有一年看了一部马伊琍演的电视剧,她念了一段台词,我一听就觉得不像普通人写的。后来知道这个剧是老舍的《月牙儿与阳光》。我的鉴赏力有限,经常看了欢乐颂就觉得里面的台词太抓人了。亏那个编剧想的 出来。

    我这次回国,书店最醒目的地方摆的,看的人最多的是《鬼吹灯》。我不是说他不好,我自己也喜欢看精绝古城。对应的另外一本海德格尔的《人,诗意的安居》,13年印的5000册,到现在17年了都没有卖掉。

    回到开头。生活中固然没有那么多远方,但是这不妨碍咱们诗意的安居。

    意识流总算转了一个大圈回到原点了。

    2017年6月3日
     
  12.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思想有多远,你至少比别人走得更远

    男人,要有自己的想法。

    想法?!谁还没有个想法呢?不一定。

    我下五子棋的,常用花月开局。必胜局。不懂这个局的,从前三步就已经决定输赢了。后面往往顺势而为的一步,也是徒劳了。

    读高中那阵,一群人争着入党。一大堆人跑去革命老区烈士陵园,我作为小龙套也积极参与了。一大车人最后入党了的也就三个人,其他的都是陪太子读书的。班上成绩最好的那个男生不搞这个,不去。最后登顶的人是他了。

    这边的同学了。从芝加哥回来以后就说加拿大没法呆了。他的很多想法,至今看来都不过时。他不光是成绩好,人际关系搞的好。他赢,是赢在他的想法。

    我属于那种后知后觉,少上了一课的那种人。等我明白一些粗浅的道理,甜头已经被别人都占去了。

    我是那种受乌托邦教育长大的小孩,从小捐钱都是捐最多的那个。十八岁以前撒谎都是脸红的,至今说假话都还结巴。

    我不是那种人云亦云的人。全世界反对,如果我认为对,我就去做。我这个不叫有想法,我这个是执着。

    我以前一直以为执着是一个褒义词的。

    到现在,我坚持的我仍然坚持。坚持,当然意味着失去很多,放弃了很多。

    昨天吃饭还跟朋友聊起,说我损失了十万,一直耿耿于怀。朋友说,“十万你还耿耿于怀,我这几百万都打了水漂了”。

    一个男人,想法不输,你是输不了的。想法输了,全部都完了。

    就像人不能只活年轻一样,你不可能永远开顺风车,永远做你擅长的事。

    不可能不碰到几个j人。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你没有别人那个手段,你就不要怪别人心狠。j人没两下子how come到那个位置呢?

    我们的观念都需要在适当的时候更新一下。

    我是注定没法有什么大成就的,因为心不够狠,不是那种杀伐决断的人。

    本可以利用的人就没有想过利用一下。我有个关系特别好的朋友。他自己本身就是高干子弟,他爸爸是省一级很大的官了。他舅舅十年前就是很大的官了,现在比他舅舅更大的就是政治局委员了,你说这多大的官。我当时搭上这层关系真的比读再多的书都来的实际。就是没有这个概念!

    但是我见过我周围的人,也可以说是利用,也可以说是交换,少奋斗了多少年。

    你要说我有多羡慕,我也真没有。本不是一个富贵命,我去强求什么呢?

    两年前我看曼德拉的long walk to freedom,被里面的一段话触动。讲在罗本岛的时候,当时的狱警跟曼德拉讲,现在外面要求释放你们的声音很强烈,你们最多在监狱里面呆个一两年就能被释放了,你们很快就会成为民族英雄。“crowd will cheer you, everyone will want to be your friend, women will want you. Ag, you fellows have it made”. 曼德拉在书里接着这么写的,“we listened without comment, but i confess his speech cheered me considerably. unfortunately, his prediction turned out to be off by nearly three decades.” 我当时用中文旁批了一句,天啊,能够这样的写出来。

    男人,要有自己的想法!!

    2017年6月7日
     
  13.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风雪夜归人

    以前读书的时候,总是学到最后一趟公车收班。到家之前有一个很滑的坡,坡上有一排铁丝围成的栅栏。为了不滑倒,我都是抓着这个铁栅栏一步一步地走。这个时候我就会想起一句,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今年从中国的家里飞过来,行李超重了几斤。飞机场负责称行李的人说,“我最佩服你们这样的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一万多公里,细细一想,还真挺远的。

    写到这里就没有办法往下写了,心里酸酸的。真的想到很多。

    和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朋友问我,“你这么多年都是怎么过来的?”我说你不要再说了,再说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不是一番寒彻骨,哪来梅花扑鼻香?

    千锤百炼,百炼成钢。

    再来句俗的,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得金。

    专业基本达标。四十门专业课的水平,教毕业的本科生都是栋梁之才。

    文采不减当年。天涯路,明月心,一个大的停顿,接剩下的三个字,夜归人。

    心态更胜从前。在昨晚的梦里竟然跟人说起相声来了。也是无语了。

    2017年6月9日写了前两段,6月12日补下后面的。
     
  14.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通路

    北宋词人贺铸的一首词《小重山》:花院深疑无路通。碧纱窗影下,玉芙蓉。当时偏恨五更钟。分携处,斜月小帘栊。楚梦冷沈踪。一双金缕枕,半床空。画桥临水凤城东。楼前柳,憔悴几秋风。

    你会在某一个夜晚,想起一个曾经占据了你生命的全部而此刻杳无音信虽未死别却已生离的人吗?梦境,可能是唯一的通路。

    说实话我是很少有这样的梦。现实都已经千疮百孔了,梦境又能好到哪里去呢?可能是苦情的现实把那个通路给阻断了。

    庄生晓梦迷蝴蝶,这种情况我是有的。在现实里面可能没有那么多的瓜葛,反倒有这么一个通路。

    我常常想,如果老师当年在推荐Hayek的《通往奴役之路》的时候,能够用一句话概括一下他的思想就好了。介绍弗里德曼的price theory,也能够用一句话概括一下他的思想就好了。可惜没有。要达到这个水平,至少对经济思想史要有所了解。他自己学通了,才能搭起给中国学生介绍西方经济学的通路。

    有个所谓的经济学家,以前学历史的,后来改研究经济,竟然号称能贯通经济史了。我当时真的有点被吓到了。经济史可不是经济加历史这么来的。经济史和经济思想史也不是同一个东西。

    国际经济学里面的pass through 和j曲线,feenstra讲的跟krugman讲的略有区别。以前看krugman的书囫囵吞枣的,今年看feenstra讲的这块就觉得特别清晰了。有一年就考了pass through。 pass through是从名义汇率到实际汇率的pass through,krugman讲的是从名义汇率到进口价格的pass through。feenstra用了一个加权平均来讲这个,好懂一些。j曲线,说的是本币贬值,tb会有一个下跳。两本书画的图并不一样,看着也并不像字母j,内核都是我讲的这个。

    John Ruskin是英国维罗利亚时代的作家和艺术评论家。巅峰时期大英帝国的gdp占到世界的70%。拉斯金在modern painter第一卷引过华兹华斯的excursion第二本里面几句诗。
    -the chasm of sky above my head Is heaven's profoundest azure; no domain For fickle, short-lived clouds to occupy, Or to pass through; but rather an abyss In which the everlasting stars abide; And whose soft gloom, and boundless depth, might tempt The curious eye to look for them by day.
    试译如下:头顶上天空的鸿沟是天国的最深远的蔚蓝;善变,短暂的云无法占据,不能通过;而是一个深渊,永恒之星默默守候;深渊柔和幽暗,深无边际,可能吸引好奇的眼睛在白天寻找他们。

    正在看的这本书叫a passage to india. 这本书我是扫过一眼的,100个人里头有三分之一不认识的里面就有他, E.M. Foster。 他1879年生于伦敦,毕业于剑桥大学。1912年和1922年两次去印度。

    passage说的是英国和印度之间的通路,苏伊士运河。坐船大概两个月左右。所以福斯特还有另外一本书叫《最漫长的旅行》。

    罗素在Eastern and Western Ideals of Happiness的开头讲了一个更强的通路。
    Everybody knows Well’s time machine, which enabled its possessor to travel back ward or forward in time, and see for himself what the past was like and what the future will be. But people do not always realize that a great deal of the advantages of Well’s device can be secured by travelling about the world at the present day.

    里面讲到西方基督教在中国不是那么被接受就是因为原罪的问题。中国人不相信原罪。

    罗素这样,贯通东西方文明,就是最大的通路。至少两篇文章要看一下的,free thought and official propaganda, freedom versus authority in education.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可以死,死可以生。汤显祖的这个通路是不是比时光机器更绝呢?

    一切都不过是幻觉。

    一千多年前,李白的诗早已旁批了我的命运。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我比较欣赏査海生的一句:
    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国的河岸
    千年后我再次拥有中国的稻田
    和周天子的雪山,天马踢踏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选择永恒的事业

    死生契阔,阴阳两隔,并没有阻止他们把他们的思想传递给我们。这都是我跟你们讲的十个绝顶天分的人赛跑,他们仍然一骑绝尘冲在最前面的。无可超越,是因为他们燃烧了他们自己。

    现当代有三个人的诗我最喜欢的,査海生,查良铮,顾城。但是我不看顾城的诗全集,书放在那里从来不看。害怕自己被他们的激情点燃了。

    我曾经经历了非常漫长的低谷。所有的心灵鸡汤无效。并非走投无路,却是无路可走。走到绝路了。

    那一年我读了些《庄子》。路,通了。

    我真是挺佩服我自己的,硬是在绝路上给自己开了条路出来了。

    有些问题,不到哲学层面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在我最困难的那些年里面,我的专业练出来了。横跨应用经济学各个分支,贯通宏微观,计量,劳动,环境,健康,国际,财政,金融,欧洲,发展,经济思想史,经济史,基本打通了。

    克尔凯廓尔在1836年的三月写下这一段,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man who faces death for the sake of an idea and an imitator who goes in search of martyrdom is that whilst the former expresses his idea most fully in death it is the strange feeling of bitterness which comes from failure that the latter really enjoys; the former rejoices in his victory, the latter in his suffering.

    我只能说我既没有前者的智慧和勇气也没有后者的虔诚和信仰。但是我相信所有的feeling of bitterness which comes from failure都抬高了我们自己,都定义了我们自己。

    最重要的,那一颗善良有爱的心一直在那里!

    1927年3月罗曼罗兰在《贝多芬传》序言中写道:
    那是一九零二年。我正经历着一个骚乱不宁的时期,充满着兼有毁灭与更新作用的雷雨。我逃出了巴黎,来到我童年的伴侣,曾经在人生的战场上屡次撑持我的贝多芬那边,寻觅十天的休息。……然后我又和他单独相对,倾吐着我的衷曲,在多雾的莱茵河畔,在那些潮湿而灰色的四月天,浸淫着他的苦难,他的勇气,他的欢乐,他的悲哀;我跪着,由他用强有力的手搀扶起来,给我的新生儿约翰·克利斯朵夫行了洗礼;在他祝福之下,我重又踏上巴黎的归路,得到了鼓励,和人生重新缔了约,一路向神明唱着病愈者的感谢曲。

    2017年6月10日写到罗素那段,6月12日写完后面的。

    *************************************************
    《祖国或以梦为马》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诗,全文摘录如下:

    海子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藉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为大,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
    以梦为土的敦煌——那七月也会寒冷的骨骼
    如雪白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横放在众神之山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投入此火,这三者是囚禁我的灯盏吐出光辉
    万人都要从我刀口走过,去建筑祖国的语言
    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牢底坐穿
    众神创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
    带着不可抗拒的死亡的速度
    只有粮食是我珍爱,我将她紧紧抱住
    抱住她在故乡生儿育女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自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
    守望平静的家园
    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我年华虚度,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一滴不剩,水滴中有一匹马儿一命归天
    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国的河岸
    千年后我再次拥有中国的稻田
    和周天子的雪山,天马踢踏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选择永恒的事业
    我的事业,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他从古至今——“日”——他无比辉煌无比光明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太阳的山顶埋葬,诗歌的尸体——千年王国和我
    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马”的龙——我必将失败
    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
     
  15. ten

    ten 资深人士 ID:37909

    注册:
    2004-09-29
    帖子:
    1,783
    支持:
    51
    声望:
    208
    金钱:
    $1,335
    学无止境

    东西方的文学传统可能已经非常不同了。

    上次那么多西方文学史主线上的人不认识,我其实是耿耿于怀的。确实有中英文对应的区别。Camus我不知道,加缪我是知道的。

    现在基本都认全了。他们的书基本都买了或准备在合适的时间买。

    西方哲学史,主线上的人物,一百个人吧。我完全没听说过的,也有一个数字。不敢公布了。情况绝对比文学那条线的更糟。

    anyway是一个让我哭的数字。

    哲学是可以让人一日千里的。

    百思不解的有些问题,人家一句两句就说清楚了。

    摘两句。

    who hath to be a creator in good and evil -verily he hath first to be a destroyer, and break values in pieces. 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我用中文旁批了四个字,说得多好!

    never has the prase 'the ends justify the means' been more appropriate. 马基雅维利的名言了。他家道中落,只有四壁图书。没有受教育的机会,完全依靠自学。

    2001年我第一次买休谟的书,知道他写《人性论》 的时候才十八岁。困扰我这么多年一个问题,中国出不了这样的人吗?

    我最近才有答案,出不了的。中国的教育已经完全偏离了教育的本身了。我自己深受其害。

    我觉得我读的书确实太少了。

    很多新鲜的想法来得太晚了。

    再接再厉!

    2017.7.15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news.comefromchina.com/threads/881338/page-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