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兔的最近内容

  1. 一头不会说话的牛,如何度化杀气腾腾的纳粹将军和他的牧羊犬? <ZT>

       1941年,德军入侵比利时,疗养胜地威苏里城被德军占领。驻军司令克鲁伯少校刚一上任就接到集团军参谋长李斯特将军的命令:到比利时荣誉军人院,枪毙一头名叫“骑士”的公牛。...
  2. 说日本不深刻是因为我们自己对日本了解不足够 (转帖)

    (这是发与“凤凰博报”文章) 说日本不深刻是因为我们自己对日本了解不足够 (改编自刘德秦《从小到大说日本》一书,文章较长,但对了解近代日本绝对有助益,望读者耐心读下去。近代日本对周边国家乃至世界的“贡献”就是“掠夺”、“侵略”,世界对日本的认识就是“ You are a liar”。) 二战结束后,日本导演黑泽明将芥川的小说《丛林中》(1921)与《罗生门》(1915)合二为一,改编成名为《罗生门》的电影,该片于1950年公演,1951年获第16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第24届奥斯卡荣誉奖(最佳外语片)。...
  3. 精华 看《潜伏》话“军统”<zt>

    看《潜伏》话“军统” (四百六十) 短短的几天之内,天津站全军覆没,作为军统局的派赴华北视察的“大员”,乔家才必须要考虑下一步的工作了,他认为:“天津同北平的距离太近,息息相关,那里一出毛病,立刻可以影响到这里。北平必须避一避风头,有些无必要的行动工作,需要立刻停止进行。” 乔家才回忆说;“我把我的意见告知世光,他表面上表示接纳了我的意见,暗地里却仍在进行他的计划。他打算,无论如何也要打死一两个汉奸。” 周世光所依赖的行动人员,是不久前刚刚由重庆派来的李广和。...
  4. 精华 看《潜伏》话“军统”<zt>

    看《潜伏》话“军统” (四百五十九) 在“九二八”大逮捕中同时被难的,还有天津站北宁组组长石慧麟。 石慧麟,祖籍山西大同,1912年生于河北保定。 据石慧麟的女儿石咏琦回忆:“父亲(字辉园)19岁就在南京加入国民党,他是1932.9-1935.7毕业于南京警官高等学校正科19期,当时的校长是陈又新。” 石咏琦所说的“南京警官高等学校”,即戴笠与李士珍你争我夺,闹得不休的那个“中央警官学校”。 说到“警官高等学校”,其实并不在南京,而在北平。 这话一说又长了。...
  5. 精华 看《潜伏》话“军统”<zt>

    看《潜伏》话“军统” (四百五十八) 还不到半个小时,锁赓元的哥哥慌慌张张地跑来,说:“赓元被日本宪兵队扣留啦!恐怕要来家里搜,你赶紧避开吧。” 乔家才回忆说:“我嘱咐他们,不要慌张,赶紧把所有的文件毁掉,然后离开他的家。我必须通知其他同志,使他们知道锁同志已经被捕,作万一的准备。” 乔家才说:“我先去看一位比较重要的同志,他的公开职务是一家电影院的经理。那家戏院正在放演义务电影,门口有中国人,也有日本人,还有高丽人。我向一个中国人说,要进去找经理,他是一个东北人,给我一顿臭骂,把我赶走。”...
  6. 精华 看《潜伏》话“军统”<zt>

    看《潜伏》话“军统” (四百五十七) 北平有个相面的术士,叫“钓金鳖”,非常出名,张季春脱险以后,友人陪他去找“钓金鳖”,测测吉凶,一见面,“钓金鳖”就说:“好危险呀!你刚刚脱离险境,还有点余波,不足为患。” 大家听说这事以后,都觉得“钓金鳖”神乎其技,乔家才回忆说:“当我回到北平,北平的朋友们正在谈论这件事,桐岗颇感兴趣,他要请客,一定约我去看看相。钓金鳖的相金定的很高,每个人看一次要十元钱,几乎够一个普通人一月生活费。有天晚上,纪元、桐岗和我三个人去看钓金鳖,我们说是做生意的,他硬说不是。他说我最近要遇点小的惊险,一过秋分就没有事了。”...
  7. 精华 看《潜伏》话“军统”<zt>

    看《潜伏》话“军统” (四百五十六) 为抚慰遭到时人误解的张季春,戴笠特地请他到南京去谈话。张回忆说: “当时深知我的用心,并对我的作为加以鼓励和赞助的,只有马汉三同志和戴先生。而且为了增强我的勇气,坚定我的志行,戴先生特于这一年(二十四年)的十二月底,专电马汉三兄,邀我到南京去相晤,这就形成了我和戴先生的第一次晤见。” 与许多人一样,一见到戴笠,张季春便被其感染,并佩服得一塌糊涂,张回忆说:...
  8. 精华 看《潜伏》话“军统”<zt>

    看《潜伏》话“军统” (四百五十五) 张季春此举,在当时是创造性的,对于促进民族融和起到明显的积极作用,一时间,还不到三十岁的张季春名声大噪,当年,国民党中央指派他为察省党务指导委员。张季春回忆说: “派我指导全省的党务,加重了我的责任,也便利了我工作上更多的开展,使我的工作热情,云涌奋发,信心更加坚定,把工作做得有声有色!全省的进步人士和青年,都亲切的和我站在一起,而察哈尔省政府,也给予我有力的支持和信任。”...
  9. 精华 看《潜伏》话“军统”<zt>

    看《潜伏》话“军统” (四百五十四) 乔回忆说:“第二天胡先生规定我的工作,每天联络三个人,向他们要情报。三人之中有两位是带兵的团长。” 另一位,就是戴笠。乔家才说:“骑兵营成立不久,开往苏州,正赶上校长下野,粮饷没有着落,营长沈振亚太太把首饰拿出来变卖,以维持伙食,有些同学不忍心呆下去,临时去找工作,维持生活。戴雨农先生在清党以前就认识胡靖安,胡先生正主持一部分情报,戴先生就去给他帮忙,搜集情报。”...
  10. 精华 看《潜伏》话“军统”<zt>

    看《潜伏》话“军统” (四百五十三) 抗战爆发以后,平津的“精英”多被调离,如前所述,先是乔家才被王天木挤走;接着陈恭澍被调到河内监视汪精卫,王天木到上海接替暴露的周伟龙;不久,王天木又因与上海区代理区长赵理君互相倾轧而双双被调离上海,戴笠遂将毛万里派到上海紧急救火,同时以马汉三为北平区区长,以乔家才原来的搭档周世光为副区长。 至于马汉三原来的察绥站,拆分成察哈尔站和绥远站两个单位,察哈尔站站长杨金声,绥远站站长则是马汉三的外甥陈烨如,统归北平区指挥,这样,在华北方面,除了曾澈的天津站和薄有錂的山西站,马汉三独领三个省级单位。...
  11. 精华 看《潜伏》话“军统”<zt>

    看《潜伏》话“军统” (四百五十二) 华北崩溃 祸起平津 1939年9月初,乔家才离开天津回到北平,这也是他“督导”华北工作的第二站。 北平区区长,如今是马汉三。 马汉三其人,由于后来曾没来由地与“戴笠撞机”联系在一起而闻名遐迩的,对于其早年的事迹,反而很少有人关注。 马汉三,原名马士杰,也叫马寒山,1906年生,北京大兴县人。 马汉三是军统中少见的北平当地人,他出生于大兴县一个富裕农民家庭,自幼过继给叔父马德明为子。因马德明是师范出身,马汉三近水楼台,从三岁起就在叔父的私塾里念书。...
  12. 精华 看《潜伏》话“军统”<zt>

    看《潜伏》话“军统” (四百五十一) 同被关押的,当然少不了邵明贤。马元放说:“邵烈士系浙江余姚人,浙江警官学校毕业,担任调查统计局南京区电台主任。到了南京以后,特意就了伪首都警察厅督察处长,旋又担任伪中央组织部第四处处长,以作掩护。后来在一九四零年十一月九日被逮。”...
  13. 精华 看《潜伏》话“军统”<zt>

    看《潜伏》话“军统” (四百五十) 参加工作不久,徐文祺被送到“内政部警官学校”办的“外事警官训练班”第一期受训,徐回忆说: “那时外事警官班的课程是密集式的,约略还记得的几项为国际公法、国际私法、国际形势、外交礼节、中外条约……等。除了学科之外,每日还有术科的操练,……。我起初对此教育非常不惯,也吃不下这辛苦,很想离去,连上海市警察局的事都不想做了,但看看班上这么多人都不动声色,处之泰然,我就想为什么别人能耐下这苦,我就耐不下呢?就也一声不响的咬牙苦撑下去,约两周以后习惯自然,也就不觉得苦了。”...
  14. 精华 看《潜伏》话“军统”<zt>

    看《潜伏》话“军统” (四百四十九) 李雨生回忆说:“南京区在沪被捕人员,亦分批解抵南京,由马啸天、苏成德二奸亲自鞫讯,讯毕,一并拘禁于伪‘特工总部南京区’大牢。据悉,同时被捕者尚有我江苏省教育厅长马元放、两路(京沪、沪杭甬)特别党部主委李达三、军统局南京区特派员黄征夫诸同志,一时顿告人满。” 马元放,生于 1903年,江苏武进人。 马元放毕业于南京法政专科学校。抗战开始以后马曾与掌牧民等组建“上海抗建协会”,并组建了一支“游击队”,负责人即后来大名鼎鼎的熊剑东。...
  15. 精华 看《潜伏》话“军统”<zt>

    看《潜伏》话“军统” (四百四十八) 马啸天回忆说:“汪精卫还没有约定见黄的日期,却收到了76号的密电,说是军统已派了两个特务到南京来见汪,准备在接见时,将汪行刺,并说内中有一个人曾做过徒步旅行团团长,要汪注意。” 出卖黄逸光的,居然是京沪区区长钱新民。 陈恭澍说:“黄、邵二先烈的牺牲,均非本身有失,而是受到联系关系的牵累,这在‘反间活动’中,该是一个血的教训。” 陈恭澍口中的所谓“联系关系”,即指钱新民。因陈后亦落水,因此,当他提及钱新民等与他有类似经历的的人时,常常用些“曲笔”,甚至百般回护、辩解,实在无法自圆其说时,索性略去。...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