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中医立法将走向何方? 安省中医界之乱 省卫生厅应该反省了! 论中医病历用英语书写的不可行性 ! 中医法生效应缓行

家务专家

新手上路
注册
2010-01-07
消息
11
点数
0
  •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这不是留不留口德的事,你也不用担心我,我活的好好的,不会麻烦你们的。您老倒是挺厉害的说对了一点:“天有不测风云”,对“安省中医联合会”何尝不是这样的呢!

    我想没有人会否认中医的作用,这里我要说的是您老在这里发帖呼吁目的是什么?我们是平头老百姓,您老想让我们支持那个“安省中医联合会”?有点不靠谱。

    在西方任何提案都是要有大量的数据支持的,“听一位在政府部门做顾问的白人对我说,加拿大每年税收的百分之五十几都花费在健康医疗事务上了。安省有3000多中医师,据统计,由于他们的工作,治愈了 许多西医不能治愈的病人,减少了病痛,又给全省节省了百分之几的税收。这是对安省民生的一大贡献。”您老有确切的统计数字吗?“鉴于目前,西医治疗上的花费往往是惊人的,最大限度地发挥传统 中医人员的作用,而不是排斥,打压,迫害他们,对安省的公众利益,经济利益都是至关重要的。”您老有这方面的对比材料吗?

    如果你手里有这些数据,加上每个中医师手上一个活生生的病例(那就是3000多个实例),就算老天要灭中医都没有办法!所以,老人家你要解决问题,首先要把自己的功课做好,用事实说话,用数据说话。

    至于你说的3000多个注册中医师不团结的事也没什么奇怪的,分歧无外乎就是利益!入乡随俗,人家要求你们用英文或拉丁文开药方,无可非议,至于能不能做到就是你自己的事了,不要动不动就说人家歧视你,歧视中医。您老也是从大陆过来的吧?那就应该知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如果你们连简单的对策都想不出,那实在是让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失望。

    “求同存异,一致对外”这是国共合作的基础,对你们联合会也适用。团结争取有不同意见的同行比说服政府要容易很多,不要拿问题复杂、历史渊源来搪塞,如果您老觉得我们讨论商榷这个问题有助于解决你们的问题,我倒是乐于奉陪!

    潜水的村民们冒冒泡啊!!这可是关系你们全家老少利益安危的大事,咱渥村什么多?就是大知识分子多,还大多在政府!你们倒是给这位老先生出出主意啊!难道你们就能安心滴眼睁睁滴看着咱安省3000多个注册了的中医师下岗?借用这位老先生对我说的一句话: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还真害怕了,赶明儿我就报名学站桩功去!
     

    shihuasun

    新手上路
    注册
    2010-04-06
    消息
    15
    点数
    0
    [FONT=宋体]请问[/FONT]“[FONT=宋体]家政专家[/FONT]”[FONT=宋体],[/FONT] [FONT=宋体]在网上发帖,讨论问题时,你的用语为什么如此粗暴和恶毒呢?[/FONT] [FONT=宋体]对此,请允许我摘录你上面的一句话[/FONT][FONT=宋体]。。。。。。[/FONT][FONT=宋体]天有不测风云[/FONT][FONT=宋体],对[/FONT][FONT=宋体]安省中医联合会[/FONT][FONT=宋体]何尝不是这样的呢![/FONT][FONT=宋体],[/FONT][FONT=宋体]这分明是借机[/FONT][FONT=宋体]对安省中医联合会进行恶意地攻击和诅咒。[/FONT]

    [FONT=宋体]我是指出了你的口德问题。请大家看一看你上面的两篇文章,难道不是吗?[/FONT] [FONT=宋体]而你借机对安省中医联合会如此诅咒,你这是要达到什么目的?[/FONT]

    [FONT=宋体]我忠告你留点口德,是因为你的嘴说话有点损。加拿大是一个法治国家,在网上使用粗暴,恶毒和攻击性语言都是违法的。提请网管对这种网上粗暴和攻击语言进行制止。[/FONT]
     

    bluesmoke

    新手上路
    注册
    2007-05-28
    消息
    37
    点数
    18
    疑惑?????????????

    我有点晕了,



    1.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且不要随便叫这个号为好。”这句话好像是楼主先说的吧?其中的意思我想是个中国人都能明白。



    2.“至于你质疑大多数人“您觉得没有了中医,您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了吗?”。年轻人留点口德好不好?”楼主可能太激动了,没看清楚,人家“请万能的CFC搞个民意测试:您觉得没有了中医,您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了吗? ”这个是民意测试的题目,不是人家的质疑。



    3.接第二点,楼主误认为人家质疑中医,让人家注意口德就不成立了。



    4.可能我智商比较低,我是没看出来“[FONT=宋体]。。。。。。[/FONT]“[FONT=宋体]天有不测风云[/FONT]”[FONT=宋体],对[/FONT]“[FONT=宋体]安省中医联合会[/FONT]”[FONT=宋体]何尝不是这样的呢!”咋就变成了[/FONT]“这分明是借机对安省中医联合会进行恶意地攻击和诅咒。”,这个帽子可不小啊!



    5.楼主不知看没看完人家全文,我看完觉得人家一直在给你们出主意,提建议。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你们所面临的问题不是一日形成的。这个问题如果你们能自己解决,我想楼主也不会在这儿发帖了。既然发帖了,就应该允许不同的声音,多听听大家的意见,或许对你们会有所帮助。



    6.最后,我相信CFC网管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认为呢?
     

    家务专家

    新手上路
    注册
    2010-01-07
    消息
    11
    点数
    0
    真是无语了,



    楼主前面刚表示“感兴趣的话,我们对此可以讨论商榷”,一派儒医风范;哪成想一个回帖引来滔天怒火。老先生息怒,您老是搞中医的,怒则伤身。



    这里我再最后做几点声明:

    1.本人从没有想过也没做过“借机对安省中医联合会进行恶意地攻击和诅咒。”



    2.本人从没有质疑中医的作用。



    3.本人从没在网上使用“粗暴,恶毒和攻击性语言”。



    4.本人今后不会再关注中医联合会,祝它好运连连、兴旺发达。



    本人最后在此衷心祝愿中医在加拿大能发扬光大,让更多的同胞、加拿大人受益。
     

    静悄悄

    高级会员
    注册
    2011-12-03
    消息
    100
    点数
    78
    激化抗争中的中医针灸规管--------激化抗争中的中医针灸规管--------激化抗争中的中医针灸规管

    请点击阅读:http://info.51.ca/news/canada/2013/03/16/289472.shtml



    雾里看花:激化抗争中的中医针灸规管
    加国无忧 51.CA 2013年3月16日 07:36 来源:加中时报 作者:王迅雷 [ 加大字体 | 缩小字体 ]
    「歧视、不公平」、「瞒上欺下」、「暗箱操作」、「玩弄权术」、「赶尽杀绝」、「犯罪、侵犯人权」、「毁灭性灾难」……,充满着强烈愤懑之情的言词,积聚着长久而来的愤怒。在「安省中医针灸规管」将於4月1日生效之际,一个名为「各界支援安省中药针灸委员会」宣告成立,并将这股反抗中医新规管的情绪带向高点。

    安省中医针灸业立例规的纷扰已经持续了十多年了,其间激烈化的游行抗议等活动也多次发生,虽说合情合法管理良莠不齐的安省中医针灸市场是绝大多数合格从业医师的心愿,但如何立法规却是一个复杂而精深大课题,就连中国大陆最近几年对中医科学问题也有很多全民争论,更何况在不同文化传统、道德伦理背景的加拿大安省?

    中医针灸界规管不同立场的争议非常繁复,而且易失焦点,涉及到专业学科分类、资质认证、语言要求、市场资源分配,乃至团体、政党利益之争,东西文化哲理之别,当所有矛盾冲突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一般公众如同雾里看花,难辨是非,甚至连很多本地资深中医师都难以理清症结。

    不过,如今所有情形都已迫在眉睫,因为「安省中医针灸规管」将於4月1日生效,新成立的「各界支援安省中药针灸委员会」强烈警示,新规管的实施不仅会对中医针灸行业造成「鸠占鹊巢」式的毁灭性打击,目前在安省执业的3000多名业者中绝大部份将被剥夺执业及合法谋生权利,而且造成华人社区乃至整个安省社会中医针灸业服务的灾难性恶果,所以华人社区绝不能对这种导致两败俱伤的不合理、不公平、歧视性的规管坐视不理!

    此委员会还将於本月18日晚假世纪皇宫大酒楼举办「拯救中医,造福省民」筹款晚宴,筹款将用於未来抗争新规管的法律诉讼费用。

    繁杂矛盾交织 抗争矛头直指注册法规

    安省政府於2006年通过「中医法」,并於2008年成立「安省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局过渡委员会」,历时8年「过渡委员会」主导制定的注册条例和各项法规面世,但迎来的却是业界的强烈抗争。

    「支援安省中医药针灸委员会」抗议内容涉及到法规、「过渡委员会」合法性等多层面问题,在「中医法」及「注册规管」方面问题包括,无中医专业定义,无祖父法条例,无中药配制权,无中文使用权,完全禁止中医药者售卖中药及健康产品,必须使用英文或拉丁文书写病历,限制中医医治部份疾病,必须通过西医占七成的专家组评估等等。

    此委员会在指责「过渡委员会」存在有违法例的组成及程序操作问题的同时,更认为现在的法例将造成清除中医的恶果,其降低标准,改变祖辈定义,将混入大量非中医祖辈成员,增设英法语言能力障碍,扼杀中文在专业考试和评估中的使用,5年期「祖辈注册证书」形同临时牌照,增设评估关卡,七成内容为西医专业知识的评估等。

    语言选项焦点之一 矛盾冲突更深层

    针对业界的反对声音,本报曾不断联络「安省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局过渡委员会」注册总监张关亮冰,但直至截稿未得其回覆。一向被视为支持「过渡委员会」决策的代表人物,全加中医药针灸协会会长程昭对业界的反对置疑并不以为然,他认为,公众应多清楚了解新规管的内容,而不应听信一面意见。现在新规管规定的法律及安全课程考试都正常进行,约1700人参与有提供中文翻译的法律课程考试,仅不到300人需要中文翻译,而且考试情况并无妨业者目前注册,今年5月政府还将就业界关心的问题推出解决方案。

    但加拿大养生学会会长王丑麟并不如此看待规管考试问题,他表示,现在参与这类考试者并不局限於中医针灸业者,而且即是参与者也不代表他们支持新规管,有些人是受到4月1日实施新规管的「恐吓」而参与考试,如果以增加考试中文翻译选项,就能增加支持新规管人数,这就更会向政府监管部门发出错误的讯息。中文选项是业界一致的要求,但也只是其中一个要点,更多问题是出在剥夺执业生存的规管深层内容上。

    安省中医联合会共同主席、尹氏中医堂尹雪萍中医博士十多年来奔忙於中医界权益事务,她表示,现在的条例与原有立法原则及目的背道而驰,这个问题是由2006年「中医法」延续而来,完全脱离了中医专业性及独特性,违背公众利益,却有利於某些利益集团。去年中医界已成立了行业自我规管的「安省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委员会」,并不主张业者参与不合法理的新规管考试及注册,业者需要团结抗争。

    调和高难度 循法争筹码



    中医针灸业规管问题争吵了这麽多年,华人社区很多人都认为,政府立例与业界反对意见已难以达成妥协调和的方案,但「支援安省中医药针灸委员会」发起人林达敏则表示,分歧可以通过对话磋商来解决,「搁置争议,追求双赢」,这种社区争议情况同样也出现於当年人头税赔偿问题,如果华人社区不团结,就无法向政府去维护权益,他希望不同意见者都能互相尊重及沟通,最终取得「双赢」结局。委员会将以法律途径推延新规管的生效。

    另一位委员会发起人加拿大虹膜反射自然疗法协会会长张良也表示,除了极个别人利益所趋之外,中医针灸业并不存在对规管法例的正反两大派,这会造成政府监管部门的错觉及某些人所想要的效果,大家追求的都是公平合理的法例,就像对於考试中文选项问题,年老业者都很担心,但他们又是最有医术及经验的医师,政府为何不可以像驾照笔试一样,增设中文考试选项,这对业者及公众都有利。

    中医针灸规管是不易理清的难题,但其中的公平标准又在何处?在抗争声中,未来妥协调和可能性并未增高,走上法庭抗争也就为时不远,公理该到时候理清了。(王迅雷)
     

    Zhongyiming

    新手上路
    注册
    2013-03-06
    消息
    14
    点数
    1
    真相---告安省中医业者书

    真相---告安省中医业者书

    一、登记 “祖辈注册”等于彻底出局

    1、 过委会制定的法规完全禁止中医业者售卖中药和任何其他健康产品,否则吊销牌照;
    http://www.ctcmpao.on.ca/Media/en/publications/2012 TCCTCMPAO - Jurisprudence Handbook (Aug2012).pdf

    (原文见,过委会法律课程手册(Jurisprudence Course Handbook, page 59-60),iv. Conflicts of Interest )
    实施后的恶果 :打破了30年来形成的格局,中药成为纯粹的商品,因此药物价格以及质量难以控制。而中医业者只能从微薄的诊金获取收入,如果不增加诊金价格,将无法维持生计。从任何一个角度讲,病人和业者都是受害者。

    2、必须使用英法文或拉丁文书写病历,检查不合格吊销牌照;
    http://www.ctcmpao.on.ca/Media/en/publications/2012 TCCTCMPAO - Safety Program Handbook (NOV2012).pdf

    (原文见,过委会安全考试手册第 89-90页 ,5.3 Safety Considerations: TCM Prescriptions、5.3.1 )
    实施后的恶果 中医专业词汇根本没有完整的同义词的英文翻译和拉丁文翻译,例如“神”作为中医的医学用语如何翻成英文和拉丁文?最常用的“阴阳”“气”在英文字典中和拉丁文中根本没有,但是祖辈注册的人员不能翻译,将不能继续执业。

    3、必须能让西医看懂中医病历,否则吊销牌照;
    http://www.e-laws.gov.on.ca/html/regs/english/elaws_regs_130027_e.htm

    (原文见《注册条例》,ONTARIO REGULATION 27/13,REGISTRATION,Page 5-6,7(4))
    实施后的恶果 这是一条根本无法完成的要求,根据此条,所有祖辈注册的人员都将随时被吊销牌照。原因1)中医理论西医不懂,如“肝阳上亢”翻译成 "liver fire rising" 哪个西医看得懂?这不是中医的责任,而是西医不同于中医。2)如果你应用西医的专用词汇解释,因为你不是西医,你将要承担西医管理局提出的法律责任。

    4、不能给任何潜在可能要做手术病人施行治疗,否则违法吊销牌照;
    http://www.ctcmpao.on.ca/Media/en/publications/2012 TCCTCMPAO - Safety Program Handbook (NOV2012).pdf

    (原文见,过委会安全考试手册第51 页,3.6.3)
    实施后的恶果 目前西医由于西药的疗效问题,外科手术成为重要的治疗手段,从心血管系统、运动系统到内分泌系统的几乎所有疾病都有手术治疗方案,祖辈注册的中医针灸师一不小心就将被吊销执照。

    5、不能给急重症病人施行治疗,否则违法吊销牌照;
    http://www.ctcmpao.on.ca/Media/en/publications/2012 TCCTCMPAO - Safety Program Handbook (NOV2012).pdf

    (原文见,过委会安全考试手册第51 页)
    实施后的恶果:急重病人没有定义,在你开始治疗时,可能并非急重病人,(例如中风病人早期仅有轻微的头痛头晕),若干天后病情加重病人去了急诊室你将被冠以“对急重病人实施治疗”而被吊销执照。中医在行医过程中随时处在危险中。

    6、法律安全考试之后,检查2000病人次记录,发现应转介病人没有转介的,立刻吊销牌照;
    http://www.ctcmpao.on.ca/Media/en/news/2012.09.17. Technical Briefing Handouts.pdf

    (原文见,过委会注册政策细则附件A,Documentation of Practice Experience in Ontario,policy 1)

    实施后的恶果 因为医学上没有“转诊病人”的具体量化标准,祖辈注册的中医针灸师在行医过程中,随时面临被吊销执照。

    7、法律安全考试之后,没有通过由西人组成的专家组进行的西医占80%以上的专业评估的,立刻吊销牌照。
    http://www.e-laws.gov.on.ca/html/regs/english/elaws_regs_130027_e.htm

    (原文见《注册条例》,ONTARIO REGULATION 27/13,REGISTRATION,Page 5,7.(1),Page 10, 9.(3))
    实施后的恶果 哪个中医或在中国学习西医的业者可以保证通过这个所谓专业评估?!

    8、语言计划不合格的,不能发给牌照。
    http://www.e-laws.gov.on.ca/html/regs/english/elaws_regs_130027_e.htm

    (原文见《注册条例》,ONTARIO REGULATION 27/13,REGISTRATION,Page 5,7.(4))
    实施后的恶果 这里讲的是英语书写和交流,二者不能达到流利英语标准的,根本不能维持注册。

    9、不能通过英文专业考试的(含西医主课),不能转正,立刻出局。
    http://www.e-laws.gov.on.ca/html/regs/english/elaws_regs_130027_e.htm

    (原文见《注册条例》,ONTARIO REGULATION 27/13,REGISTRATION,Page 10,9.(6),《入行标准》Entry Level Occupational Competencies for the Practice of TCM,Page 14, Part 5)
    实施后的恶果 这个考试包括了大量西医基础理论和临床理论内容,中医部分内容使用英语或拉丁文。你可能根本看不懂。。

    10、不能治疗心脏病、血液病、肝病、肾病、皮肤病(除湿疹)、神经性疾病、脑病、肺病、老年病、儿科病、眼科病、骨科病、癌症等绝大多数中医擅长治疗的疾病,否则吊销牌照。

    http://www.ctcmpao.on.ca/Media/en/Forms/CTCMPAO Grandparented Registration Application Form.pdf

    (原文见《Guide to Applicants for Grandparented Registration》注册登记表,Page 8-10)
    实施后的恶果 绝大多数中医擅长治疗的疾病不能涉足。

    以上条款和要求清楚明白,白纸黑字地写在过委会制定的公布在其网站上的各项法规条例和专业标准之中。过委会的意图已经非常清楚,就是彻底的消灭安省中医,进而在加拿大根绝中医,以西医解剖针灸取而代之。我们呼吁业者不要去参加过委会的所谓注册登记,这无疑是自寻死路。

    这里郑重的提醒业者:千万不要为了完成2000人次病人的病历而造假病例,造假病历的人,一旦被揭发,将成为严重的欺骗和道德问题,属于犯罪行为,将永远失去行医资格,联合会也不能接受这些人员。

    二、过渡委员会不是安省政府部门

    安省所有卫生健康行业都是自我规管(self regulate)的民间组织,不是政府部门。政府在立法规管中的角色只是协助行业立法及完善相关条例。行业最终的管理局依法应由合格业者选举产生,政府无权指定,否则违法。过委会声称4月1号可以自动成为管理局,以及声称是政府指定和代表政府都是违法的。联合会律师团稍后会向高等法院提出欺诈诉讼。提醒业者不要被过委会蒙蔽和欺骗。

    举例一,卫生厅2012年10月19日写给过委会的信,曾经被其刊登在网站上以证明政府对其的支持,链接:
    http://www.ctcmpao.on.ca/Media/en/2012.10.19 - Letter from ADM.PDF

    其中Page 2,Misconception:“2. The Transitional Council give the impression they are from the Government. Fact: the health regulatory colleges and Transitional councils are established by law but are not part of government.” 信的第二页翻译成中文是, “错误概念:2. 过委会给人的印象是他们是来自或代表政府。事实是:任何卫生专业的规管管理局和过委会都不是政府的一部分。”

    举例二,根据安省卫生法RHPA1991, 链接:
    http://www.e-laws.gov.on.ca/html/statutes/english/elaws_statutes_91r18_e.htm

    其中Schedule 1 Self governing health professions, page 27 明确规定所有安省卫生健康专业包括中医专业均是自我规管的民间组织。

    举例三,根据“过委会”自己披露的信息,Newsletter 2012.5.31,過渡委員會主席Joanne Pritchard-Sobhani引言: 第二段 链接:
    http://us2.campaign-archive2.com/?u=c00c56ed448bdc1161f125866&id=1cea288472#c1

    “2012年4月1日,過渡委員會完成了管理局的公司註冊,並建立了獨立運營上的管理及財務程序。”------他们自己也承认,管理局实际上只是一个有限公司而已。


    三、过委会宣称4月1日是最后登记日触犯法律

    根据2013年1月25日卫生厅长签署的《注册条例》《Registration Regulation》
    链接:http://www.e-laws.gov.on.ca/html/regs/english/elaws_regs_130027_e.htm

    第7页Registration requirements, Grandparented class, 6. (1) The following are non-exemptible registration requirements for a Grandparented certificate of registration: 2. The applicant must have submitted the completed application to the Registrar on or before the first anniversary of the day this paragraph came into force.

    翻译:注册要求,祖辈类别
    6. (1)下面是对祖辈注册证书的不可豁免的注册要求:
    2. 申请人应该在法案生效(注,指2013年4月1日)之后的一年内将注册申请递交注册主任。

    过委会之所以不惜触犯法律,将注册条例规定的登记日期提前一年到2013年4月1日,主要是因为多年来,它从一些私营公司和学校借了大笔款项,挥霍合计300多万元,每年需偿还利息几十万元之巨,仅张关亮冰一人的工资就达近17万元每年,还有其他人员工资、房租水电,都需要自己支付。它知道如不迅速敛钱,则无论如何也活不到明年4月,只能宣告公司破产。所以它只能孤注一掷,一方面欺中医不懂加拿大法律,一方面欺华人怕官,不懂民主体制,只要拿政府的名义吓唬就会乖乖来登记交钱。于是,大家看到的是不管什么人只要交钱都可以参加法律考试,而且都能通过。通过的人势必继续交钱参加安全考试,于是他们轻轻松松就将糊涂的中医装进了陷阱,顺势捞取了大笔钱财。这也是为什么过委会对登记不设门槛,没有通过两个考试的人也可以交1200元先去登记的原因,一切只是因为敛钱,只要能骗到钱财就行。一时间,又是组织汉奸为其举办说明会欺骗会众,又是大规模刊登报纸广告,恫吓业界。等聚敛的钱财足够之后,屠刀就会随时落在进入陷阱的中医头上,那时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张关亮冰及过委会一再欺骗业者,声称4月1日必须登记,否则不能继续从业,要罚款抓人等等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言。联合会经咨询律师团,准备对其进行欺诈罪诉讼。请上当受骗已经缴纳登记费用1200多元的业者,可以即刻去过委会索回登记费。对于过委会拒绝退还的证据,如录音、录像、书面资料、email、传真、拒绝者姓名、性别等罪证,受恐吓期间的大致经济损失等材料也请业者妥善保管,交纳给安省中医联合会,并会转交律师团,一并申请民事赔偿。


    四、有关病人保险

    近日,有些会员收到蓝十字(BLUE CROSS)保险公司的通知,声称4月1日后将停止保险。联合会对此澄清如下:
    几个月之前,张关亮冰的过委会给安省各保险公司写信,声称4月1日后将由他们进行中医针灸规管,请求保险公司将今后的保险只给在过委会登记的人员。安省中医联合会接到各大保险公司的质询,向各大保险公司递交了详细的资料,经审核被各大保险公司确认是合法的自我规管主体组织,所以各保险公司承诺在4月1日后将继续给安省中医联合会及加拿大中医学会旗下的会员报销保险单据,(而程昭的全加中医药针灸协会和张金达的加拿大中医药学会已经被确认将被从保险公司剔除,请上述两会人员抓紧时间在4月1日之前转会到联合会)。未来我们会将所有在我们自我规管委员会旗下登记注册的人员全部交给各保险公司,已备查验。

    由于蓝十字(BLUE CROSS)保险公司不了解安省中医规管的情况,我们也事先没有接到该公司的质询,所以造成了该公司听信了张关亮冰的谎言,联合会大律师已经给该公司发了正式律师信,讲明情况。相信不久,该公司会改变政策。安省中医联合会已就张关亮冰的过委会的种种违反法律的事实通知各大保险公司,并将其放任大量不合格其他专业人员,及未受针灸培训人员仅通过所谓英文法律和安全考试就可获得资格,而大量中医针灸师却无法执业的事实也通报了各大保险公司,相信不久会促使他们将在过委会登记的伪针灸人员从保险中除名。

    五、有关法律行动

    从1月25日起,法律行动实际已经开始。目前,法律行动的第一阶段目的已经达到,暨聘请皇家御用大律师团保护所有在自我规管委员会登记的中医,以及与保险公司协商继续开通病人治疗保险。这是学会的义务,所有的开销出自会费和登记费;法律行动的第二阶段的任务是,立即停止伪“过渡委员会”的非法运作,停止对公众利益的侵犯和消灭中医文化的企图;法律行动的第三阶段任务是,追究伪“过渡委员会”委员(不含已经主动辞职的委员)、注册主任及卫生厅长和有关官员的法律责任。后两个阶段任务的成功,有赖于我们全体中医的支持和社会力量的支持。我们有充分的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可以取得胜利。

    同时,安省中医联合会已经开通捐款账户,发动中医界自筹资金,请大家积极响应。捐款账户将公开所有接受款项的信息,并上网公布愿意透露姓名的捐款人,接受公众监督。

    请大家将支票寄往:安省中医联合会(法律捐款),抬头:CCAO
    3195 Sheppard Ave East, 2nd Floor
    Scarborough , ON M1T 3K1
    或现金交到学会。所有捐款人将会收到抵税收据和一封感谢信。
    支票请注明捐款人姓名、电话、住址。
    网上查询:www.FOTCMA.com
    联系电话:416-627-8558、416-224-0882、647-686-8896、416-493-8447

    安省中医联合会即将宣布,开始全省中医、病人、公众的签名请愿活动,请愿书请大家于下周三以后在www.FOTCMA.com网站下载。在5月前争取5-10万的公众签名。

    去年11月成立的安省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委员会代表安省真正的中医自我规管,至今已有超多900人报名,并产生出了首批300多位通过了考试或评估的中医师和针灸师。其余在陆续评估过程中,稍后将有法律培训课程进行。该管理委员会已经聘请权威的加拿大皇家御用大律师组成的律师团,在法律地位上予以保证。请大家抓紧时间于3月31日前登记注册,我们遵循所有安省现有执业者不分团体,即登记即发证的原则,保证大家继续行医的权利,登记费用$280.
    安省中医立法纷纷扰扰进行了7年,到现在所有业者应该能够做出清醒的评判。我们提醒全加中医药针灸协会和加拿大中医药针灸学会的会员看清楚是谁在不遗余力地出卖你们的利益和中华文化,甘心情愿地为西人消灭中医服务。我们呼吁上述二会的会员转会加入7年来兢兢业业为安省中医权益服务的安省中医联合会,共同为保护中华中医文化,保护自己的生存权而努力。


    加拿大中医学会、安省中医联合会

    2013.3.17
     

    Zhongyiming

    新手上路
    注册
    2013-03-06
    消息
    14
    点数
    1
    爭取行醫用中文鬧分歧 胡商退出中醫管理過渡委會

    Date: 2013/3/20

    Subject: 爭取行醫用中文鬧分歧 胡商退出中醫管理過渡委會/胡商還認為,安省中醫師及針灸師管理局過渡委員會批准的祖輩註冊細則,並未真正承認祖輩權的合法性.另悉,安省中醫聯合會正醞釀採取法律行動,計劃在本周入稟安省高等法院申請禁止令,從而阻止安省中醫師及針灸師管理局在今年4月1日正式成立。

    【明報專訊】在安省中醫師及針灸師管理局即將於今年4月1日正式成立之際,安省中醫師及針灸師管理局過渡委員會的華裔成員胡商(圖)﹐已在本月4日正式宣布辭職。

    胡商在接受本報採訪時透露,對於中醫師和針灸師在行醫時是否應有使用中文的權利等多項議題,他與安省中醫師及針灸師管理局過渡委員會存在理念上的嚴重分歧,最終促使他在安省中醫師及針灸師管理局正式成立前,向過渡委員會遞交了辭呈。

    胡商是一名註冊會計師,也是加拿大中華商會的前任會長,他在去年5月正式進入安省中醫師及針灸師管理局過渡委員會。過渡委員會的其他成員還包括︰加拿大中醫藥針灸學會前任會長張金達、中醫師許衛天和懷雅遜大學中醫藥課程教授傅建平等。

    胡商告訴記者,在他看來,中醫針灸的專業語言應該是中文,而不是英語,因此,中醫師和針灸師在行醫時應有使用中文的權利,包括用中文撰寫病歷以及用中文開處方等。

    而根據安省中醫師及針灸師的「註冊規章」(Registration Regulation),所有病歷必須用英語或拉丁文書寫。此外,「註冊規章」中對於「語言計劃」的定義並不明確,未能就中醫如何聘請翻譯與不懂中文的患者以及其他醫療專業人士溝通做出具體的說明,包括︰該名翻譯必須全職工作還是兼職工作?是否應持有翻譯牌照等。

    他 說:「中醫用中文開的處方,如果翻譯成英語,恐怕會發生搞錯藥方的事故。另外,在我看來,中醫用中文撰寫的病歷並不需要翻譯成英語,因為看中醫的患者不存 在人命關天的問題。中醫用中文撰寫的病歷只有在有需要的時候,例如︰當患者需要與保險公司打交道時,方才需要翻譯成英語。」

    胡商還認為,安省中醫師及針灸師管理局過渡委員會批准的祖輩註冊細則,並未真正承認祖輩權的合法性,因為祖輩註冊的有效期只有5年。

    他說︰「根據安省中醫師及針灸師管理局過渡委員會批准的祖輩註冊細則,真正擁有高超醫術的中醫可能因英語水平不佳而被淘汰。相反,英語水平較好、專業水準一般的行業中醫卻能順利過關。省府如此立法監管中醫和針灸行業,未能達到清理不合格從業人員目的。」

    安省中醫師及針灸師管理局過渡委員會的成員、加拿大中醫藥針灸學會前任會長張金達上周接受本報採訪時也指出,該學會仍在與安省衛生廳進行溝通,為業界爭取使用中文語言的權利。同時,該學會還為根據祖輩法註冊的中醫力爭用中文參加法律和安全考試的權利。

    不 過,安省中醫師及針灸師管理局過渡委員會的註冊總監張關亮冰昨天在接受本報採訪時指出,從今年4月1日開始,中醫將成為省府認可的醫療專業,與其他23個 醫療專業看齊。因此,中醫師和針灸師在與不懂中文的患者和其他醫療行業的人士進行交流時,能夠使用英語是必需的,這樣才能提供專業服務,並與其他醫療行業 的人士進行合作、相互轉介患者。

    她強調說,病歷和處方必須以英語撰寫,從而避免發生患者在急症室內等候中醫師將中文病歷翻譯成英語的緊急情況。而在另一方面,中醫師和針灸師能夠以英語與患者進行良好的溝通,既能保護中醫師和針灸師本人,也能保護公眾的安全。

    她還舉例說,阿省政府已立法監管針灸行業,當地的針灸師在撰寫病歷時必須使用英語。

    張關亮冰還反問說︰「業界如欲在安省推動中醫在未來的發展,怎能僅使用中文?」

    她還指出,中國大陸已出版了一本有關中草藥藥名中英對照的書,市場上也有相關的電腦軟件出售,相信將給予那些需要提高英語水平的中醫很大的幫助。

    此外,省內各中醫團體也可在如何提高會員的英語水平方面多下工夫。

    另悉,安省中醫聯合會正醞釀採取法律行動,計劃在本周入稟安省高等法院申請禁止令,從而阻止安省中醫師及針灸師管理局在今年4月1日正式成立。
     

    Zhongyiming

    新手上路
    注册
    2013-03-06
    消息
    14
    点数
    1
    法律捐款,专款专用,钱又不会落入个人之手,而且捐款的来去会透明的,何来“非法集资”之说?此时此刻,对该法律捐款竟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你以为人人都是庞氏吗?
     

    Zhongyiming

    新手上路
    注册
    2013-03-06
    消息
    14
    点数
    1
    安省自由党政府企图消灭中医和中医针灸是由来已久的阴谋

    核心提示:安省自由党政府企图消灭中医和中医针灸是由来已久的阴谋。早在2005年《中医法》提出到二读通过,中医法里既没有中文使用权、也没有祖辈法、中药配置权、中医诊断权、中药处方权、针灸的皮下穿刺权。此外,豁免所有26个卫生行业使用针灸,不受规管。甚至连基本的中医、针灸定义也不敢下。2008年3月,卫生厅披露的跨专业合作报告(见附件)揭示了自由党政府的真实面目------那就是利用英语和西医专业知识为衡量标准彻底消灭中医执业者,而用解剖针灸取代中医针灸成为正式规管行业。

    那些交了1200元钱去过委会登记的中医最终的结局,只能是人财两空,最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对狼抱有幻想是可悲的。


    HPRAC向卫生厅长提交关于跨专业合作的建议 (有关中医部分摘译)

    (一)背景

    中医是源于几千年前的一个整体观系统,包括针灸,中药,推拿,气功等治疗方法(略)。

    1996年,HPRAC应省卫生厅长的咨询要求--“acupuncture是否应该作为规管行为”作出报告:迹象表明acupuncture在应用中有直接的和间接的危害风险。留意到TCM与西医有截然不同的诊断方式。HPRAC在对若干专业人员采用acupuncture治病的描述上从历史的角度作了区别, 阐述了针灸在不同医疗专业应用的差异:解剖针灸是以解剖为基础,在数目相对较少的经典(译注:中医还是西医经典?原文未说清楚)穴位的位置,根据西医诊断进行治疗的一种针灸。与之相比较,中医针灸是建立在人们相信疾病是由于体内的能量,或气,失去平衡造成的,通过针刺的刺激,会使能量多余处向不足处流动,从而使病人的健康得到恢复。

    接着,在2001年4月,HPRAC在向卫生厅长提交的报告中说明:除了中医之外,其他多个医疗专业也都在各自专业范围内使用针灸,在通常情况下,把针灸作为他们的辅助治疗手段。而在中医实践中acupuncture是其不可缺的部分。在中医方面,离开中医理论,即难于说明acupuncture的知识体系。同样,对于采用anatomical acupuncture(译注:所谓“解剖学针灸”)的各卫生专业来说,离开它们的专业范围和专业知识体系,也很难说明其(“解剖学针灸”的)知识体系。

    因此HPRAC裁定:Acupuncture应该被认为是一种治疗方式,而不是一个独立的专业。这一结论所依据的是:1) 对acupuncture疗法之性质的理解;2) 不存在脱离中医理论和生物医学理论而单独存在的acupuncture知识体系;3) 对acupuncture的规管与将acupuncture疗法纳入其实践范围的各专业的规管不应分开。应放在皮下穿刺操作专项下进行监管。

    2006年通过的中医立法,中医被授予了皮下穿刺的操作权。同时,也修改了安省医疗法规,允许整脊等多个其他专业也都可以从事针灸。黄志华议员委员会的报告,立法执行委员会关于TCM法的公众听证和HPRAC2007年10月关于合作的研讨会,为一些寻求成为TCM管理局会员的执业者提供了参与的机会。反映出立法过程中政府曾咨询过了中医行业的意见。结果表明很多中医针灸和刚接触立法问题的从业员对中医立法的核心要旨缺乏认知。他们不了解专业范围上的交叉重叠和操作权的共同享有乃是安省医疗监管法RHPA的核心内容。他们罔顾针灸已经是成为其他医疗专业的组成部分,在各自不同专业范围内安全地使用了几十年的事实,提出抗议并坚持针灸非遵循将来中医监管局制定的标准来进行操作不可。

    在中医立法过程中,卫生厅长要求HPRAC 提出建议,通过什么途径使各个从事针灸的医疗专业能在制定针灸行业标准的过程中进行最有效的合作 。

    HPRAC认为,各个有关医疗专业的管理局首先要清楚:

    1. 针灸在各专业范围内的具体应用

    2. 执行皮下穿刺操作的专业技能要求

    3. 保证针灸安全有效所需的教育程度

    HPRAC也意识到,从历史的观点来看待这一疗法,中西医在针灸使用上有着根本的差异。但是,HPRAC坚持强调,不管中式针灸还是西式针灸,必须要使公众对针灸的安全性有足够的信心。HPRAC认为:

    1. 无论中医针灸还是解剖针灸都是进行皮下穿刺操作

    2. 针灸是带危险性的

    3. 西方和TCM执业者的知识体系存在一致性

    4. 新的TCM管理局要解决一些问题,现有的卫生专业管理局、凡有成员从事acupuncture的、也要解决这些问题,其中包括:

    - 开展预先学习和资格考试

    - 教育规划的要素成分应包括解剖学、生理学和病理生理学的培训

    - 有关职业道德、利益冲突、经商、开账单和做广告的要求,以及与规管的和未

    规管的执业者关系

    - 转诊程序和要求

    - 持续更新的质量保证和提高,包括从业考试

    - 持续更新的执业资格审核

    (二)合作的障碍

    让我们带着上述问题来回顾一下针灸管理的过程。从90年代初期至2001年的咨询时期,到2006年中医立法的一段经历,我们体验到中医界业内和业外各种意见的分歧和观点的错综复杂。无论如何,中医立法已经是既成事实了,这个决定已经做出了。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考虑,对针灸是一种皮下穿刺操作的定义已经在法律层面下了定论。针灸的操作权是多专业共享的,而这些从事针灸的专业之间进行合作的最大障碍是互不了解,互不信任。体现为:

    1. 中医界对RHPA有关“专业范围交叉重叠”理念缺乏了解

    2. 中医界对与已存在的现有其他医疗专业共建针灸行业标准缺乏经验

    3. 中医界担心这样的合作会削弱了中医专业的自主权

    4. 中医界对针灸与中医不可分离的观念执着,坚持针灸必须依循中医理论-这一古代的道家玄学的抽象理论,包括能量(气)及其经络运行通道,穴位,阴阳,五行等概念,以及各种促使这些概念达到平衡的方法等等

    5. 其他医疗专业从业员缺乏对上述这些传统中医针灸理论的正确评估

    6. 担心某一种针灸的合法地位会被削弱,或者一方压倒另一方

    7. 没有能符合中西医两种针灸的教育培训课程

    8. 中西医从没有联合寻求共通之处,包括共通的安全措施,传染控制,转介规则,病案管理等问题。

    9. 如何制定针灸行业标准的争论。是否应由新成立的中医监管局为所有专业制定标准?或者由每个专业自己定各自的标准?针灸有多重标准是否合适?中医监管局是否合适为其他监管局制订标准?

    总之,问题很多,每个具体问题都有不同的观点,有些观点甚至是非常强硬,带强迫性。中医监管局过渡委员会在制定入行标准,专业技能标准等方面负有主要责任,因此这些问题务必在中医监管局获得解决。

    (三)合作机会

    借用政治哲学领域的思想,民主管理形式的组成来源于不同的理论,但是实践起来又体现了在民主体系自身中的统一。

    以此类推,针灸可有两种不同的哲学基础,即道家玄学的传统中医抽象理论和西医神经生理的科学理论。姑不论什么哲学基础,重要的是效果,标准和安全。中医立法有效地解决了纷争。也就是说,安省对两种不同的针灸都予以了承认。现在是时候建立起跨专业的机制,以求得到一套两种针灸都适用的教育和执业的共同标准了。在中医这个新专业产生的同时,各现有专业的监管局也应着手检查他们为针灸所设立的标准是否最大限度地保证他们的会员能安全地,高质量地从事针灸。这两方面不是相互独立,分别进行的。为了取得公众的信任和公开透明,采用跨专业合作是最为可取的办法。

    这种跨专业合作也使新成立的中医监管局能有机会采纳其他专业的经验,共同在行业标准,病人转介,病案管理,会员注册,防止传染等各个环节寻求共同之处,使双方都受惠。

    将来会有一套同时适用两种不同针灸的标准,当然,也应明确中医针灸和西医针灸在某些方面客观存在的差异。这两种方法应互相尊重,而不应该以其中一种来涵盖另外一种。

    (四)建议

    跨专业合作的实操模式在安省已经有了。HPRAC建议新成立的精神疗法监管局必须有其他从事精神治疗的专业的代表。HPRAC也建议其他有关专业的监管局订出这些专业从事精神疗法的教育标准和行业标准。

    针灸可以采纳这一模式,使现有从事针灸的医疗专业的专家能帮助新成立的中医监管局建立行业标准,也为日后专业间的合作奠定基础。同时,其他相关医疗专业也相应制定出标准来保证他们的从业员能安全地使用针灸。

    中医法第13条要求政府任命过渡期委员会。该条法律没有限定过渡期委员会的人员的具体组成,也没有规定要有跨专业代表。但是HPRAC确信,在多个不同专业共享一项操作特权,而又有可能采用不同标准来实施操作的情况下,采取跨专业合作是尤其重要的。特别是在其中一个专业正处于过渡期时,其他成熟专业的经验是可以为新专业带来极大益处。

    HPRAC 的选择:

    * 成立一个专家组把所有的针灸执业者就有关从业的共同标准和专业实践指南

    的建议推荐给卫生厅长。

    * 行政直接命令各方接受调解以建立所有的针灸执业者共有的执业标准和专

    业指南。

    * 如果不能达到统一的话,行政直接命令各方参加对从业共有标准和从事针灸

    专业指南的最终强制裁决,

    HPRAC 向卫生厅长建议:

    1. 省督任命中医师和针灸师管理局过渡委员会应包括3名代表,他们由手足疗法管理局、整脊师管理局、护士管理局、职业治疗师管理局、物理治疗师管理局、非药物治疗(自然疗法)理事会和口腔外科皇家学院产生。

    2. 卫生厅长指示手足疗法管理局、整脊师管理局、护士管理局、职业治疗师管理局、物理治疗师管理局、中医师和针灸师管理局、非药物治疗(自然疗法)理事会和皇家口腔外科学院对针灸成立一个持久的专业之间的顾问委员会,有权提供意见给管理局们以便提高发展,如下建议可联合一起做,或单独搞:

    a) 足够高的从事针灸的起码资格;

    b) 一般从事针灸资格的标准;

    c) 保证针灸质量和保持胜任的规划;

    d) 从事针灸的受教育资格证明和同等学历;

    e) 任何有关从事针灸的事情。

    中医法没有明文规定开展跨专业合作的机制来为所有共享专业范围和皮下穿刺操作特权的专业制定入行标准,共同行业标准和核心知识架构。HPRAC相信现有医疗专业的成员在尊重中医专业自我监管原则的同时,持续性地参与到新成立的中医监管局的运作,将能促进在上述各项监管内容在制定过程中的合作。同时,由于各现有医疗专业的监管局在针灸监管问题上承担着与新成立的中医局相似的责任,因此,如果有一个专家顾问委员会的话,各个监管局都会得益。遗憾的是,在缺乏卫生厅明确的政策导向的情形下,HPRAC认为这种自愿性质的架构是不能胜任的。

    英文原件详见安省政府卫生厅网页:

    http://www.health.gov.on.ca/english/public/pub/ministry_reports/hprac_08/hprac_08.html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