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科幻小说邓小平见统神

乖妹妹

高级会员
注册
2013-01-30
消息
152
点数
78
  • 来源:红歌会网 | 作者:东方欲晓了
    邓小平如约来到了毛泽东统神的住处。

      邓小平一进门,就双手抱拳:“统神,祝贺您120岁生日。”

      “免了,免了,我们建国后就说过,不祝寿。坐吧。”

      “你可以暂时不去炼狱,多陪我谈一段时间,这是广大网友的意愿。”毛统神说。

      “要得,要得。正随我愿。”邓小平连连点头。

      “看看吧,”毛统神递给邓小平几份《香港成报》,“你我现在也就是一介平民了,我们的谈话香港的报纸都发表了,内地的报纸,竟没有见到一家。”

      “这就是言论自由嘛!”邓小平说。

      “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不让人说话,天早晚会塌下来。”毛统神有点气愤,随手点燃一支烟。

      “不过,我们的网上还是很自由的,什么话都敢说。”邓小平也随手抽出一支烟。

      “那是太自由了,有的简直是胡说八道。”毛统神说。

      “我们的谈话算不算胡说八道?”邓小平笑笑。

      “我们的谈话,基本东西都是真实的,没有虚构的成分。”毛统神喷出一口烟,“至于一些细节,为了艺术的创作需要,无须那么认真。电视剧里面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没那回事。至于说提出建议的那部分,让网友自己去认识吧。”

      邓小平已经拿起报纸看起来了,他指着一则报道说:“看来香港也存在拆迁的问题。”

      “我已经看过了。”毛统神严肃起来,“香港的拆迁内地就不能学一学吗?我指的是维权部门和监督部门。”

      邓小平念出一个标题:“眉题是:不满纳入郊野公园,主题是:窒碍发展 乡议局撑西湾村民提覆核 。”

      “香港有个新生事物,就是乡议局。对于内地好像是个新生事物,实际人家早在1926年就有了,专门是维护民生的机构。有这么一个机构出头,比普通老百姓不知要强多少倍。”毛统神又点燃一支烟。

      “是的,这里还有个启明道旧楼拆迁平台,居民去上访,竟有立法会议员跟随,替民众说话。”邓小平说。

      “不仅如此,还有媒体报道政府是什么政策,是怎么补偿的;居民为何不愿拆迁,处处是站在民众的立场上,这才是为弱势群体服务。”毛统神有点感叹,“内地的媒体有过这样的报道吗?都是报道钉子户。”

      “报喜不报忧。”邓小平说。

      “这不仅仅是报喜不报忧,而是时时站在政府的立场上,如何地把钉子户说成是‘刁民’。”毛统神说。

      “不行,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这是鲁迅说的。”毛统神气愤地站起来在客厅踱步,“必须给他们提建议,政治体制改革势在必行。”他大手一挥,又恢复了当年那横扫千军如卷席的大将风度。

      邓小平说:“政治体制改革,党的十三大就已经提出,当时我的思路是党政分开。自由化泛滥之后,不敢再提了。自十四大之后,直到今天,我看了党的十八的报告,政治体制改革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虽然没有说到根本上,但如果切实去做这项工作,也是可以的。问题是,怎么完善?还是过去的老一套,支持和保证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权力?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根本政治制度。要善于使党的主张通过法定程序成为国家意志,支持人大及其常委会充分发挥国家权力机关作用,依法行使立法、监督、决定、任免等职权,加强立法工作组织协调,加强对‘一府两院’的监督,加强对政府全口径预算决算的审查和监督。” 毛统神一口气说出了人大的职能和性质,“这不还是‘维护监督’的模式吗?什么时候能改成对抗监督?”

      毛统神坐下来,邓小平递过去一支烟:“统神,您消消气。”

      “我们的人大代表什么时候跟随着拆迁上访户去过政府?更不用说人大常委会那些大委员了。我听说了这样一首顺口溜‘退下来,别害怕,不是政协是人大。’这是真的假的?”毛统神问。

      邓小平说:“我也听说了。”

      “我还听说,有位市委书记退下来之后,到人大当了主任,整天无所事事,就成立了名目繁多的钓鱼协会,围棋协会,信鸽协会,等等等等,人大是修身养性的地方吗?”毛统神又气愤地站起来。

      “不假,”邓小平也来精神了,“没看我们的人大代表在人大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那个激动劲吗?问:你有什么感受?答:我觉得非常光荣。”

      “那你的使命呢?”毛统神直对着邓小平问,好像他就是那个人大代表。

      “使命感缺失;缺失的不仅仅是人大代表。”邓小平说。

      毛统神大声宣布:“在这里,我要郑重地提出建议: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请认真地履行起你们的职责,你们的主要职责是监督一府两院,政府现在这么严重的腐败现象,司法机构的腐败现象,和你们没有关系吗?如果说一个工程出了问题也要追究监管部门的责任,那么,你们人大作为政府和司法部门的监管机构,你们应该负什么责任?”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