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24名基督徒死守南京城!救下25万国人!

wonders1024

新手上路
注册
2017-02-18
消息
277
荣誉分数
92
声望点数
28
  • 2016-12-14 黑门甘露Emmanuel

    4:54十字架是我的荣耀来自黑门甘露

    Emmanuel

    那些不被提及的感人事迹

    只有十字架为他们作证



    图文编辑:黑门





    矗立在大屠杀纪念馆南端的巨大的十字架,提醒人们不要忘记那个悲惨的时刻。


    有很多人曾发问,为什么纪念馆的标志碑不是中国传统的墓碑形式呢,而是一个十字架,是不是有宗教原因呢?纪念馆馆长朱成山给出了肯定的回复,“纪念碑确实应用了基督教元素,是东南大学建筑研究所齐康院士精心设计的,但又有南京大屠杀的文化符号相融合,如上部被刻上南京大屠杀的6周时间,使外国人看得懂中国人也看得懂,便于对外传播。”


    十字架,代表着耶稣基督的救赎。对于1937年南京大屠杀的30万亡灵来说,十字架亦寓意着安息,寓意着救赎,寓意着渴望和平!而对那些侵华的日本人和他们的后代来说,这十字架寓意着忏悔!深深的忏悔!


    但我想,当年齐康院士设计这个十字架的时候,可能还有一层深深的感恩寓意,感谢那些冒着生命危险救助了中国25万人民的基督徒,因为在他们每个人胸前,就有这样一个十字架...







    9万中国守军扔下武器撤退

    24名基督徒选择留下死守南京城





    电影《金陵十三钗》里,那位外国牧师,还有十二名烟花女子以及一个男童,为了拯救十三名女学生,牧师高举美国国旗,十二名烟花女子和那男童最后估计都死于非命。电影里面的情节,在历史上也是存在的。


    “……这一天正是日军进城的日子。任何人由于恐惧或受惊而逃跑, 任何人天黑以后在街道或小巷被流动巡逻兵抓住,几乎都会被就地处决。而文雅的( 日本) 官员演说却宣称:唯一的宗旨是为中国人民的利益而向暴虐的中国政府宣战。简直令人作呕。”——贝德士


    这是1937年第一篇对南京大屠杀的现场目击记录,作者是金陵大学(教会学校)历史系美籍教授贝德士。12 月15 日,四名西方记者将这份记录带往上海。12月16日,最后一名西方记者离开南京,临走前他收到基督教南京青年会牧师费吴生的信函。记者以《美国传教士叙述的南京恐怖统治》为题,将信函内容发表在1937年12月22日的《纽约时报》上,成为最早向世界揭露南京大屠杀的报道之一。



    1937年12月13日,日军攻占南京,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一场大屠杀开始。国民政府已迁都重庆,各国使馆纷纷撤侨,英美记者被迫撤离。南京成为与世隔绝的地狱。有22名基督徒自愿留在南京,这些人中,一部分是宣教士,另一些是信耶稣的教授、工程师等,他们成立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保护了大约25万中国人,并想方设法把日军屠城真相送出重围,使日本政府在国际舆论压力下,不得不将大屠杀主要责任人松井石根及以下将校80 余人撤换回国。在南京城外栖霞山江南水泥厂难民营,还有2名基督徒保护了3万多难民。


    在战争爆发前,许多中国人看到西方人时,都将其称为“洋鬼子”,但在南京大屠杀期间及其后,人们从内心里改变了这一称呼。他们将这些西方人称为之“活菩萨”、“守护神”。难民们说:“使南京的中国人免遭彻底毁灭的惟一原因,就是南京有为数不多的基督徒。”1938年2月17日,魏特琳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为拉贝先生举行了告别茶会,当难民们得知拉贝要离开南京后,有两三千人跪在大草坪上大哭,恳求拉贝留下。也是在这巨大的灾难中,许多难民开始接触耶稣、相信基督教的民众逐渐增多。

    upload_2017-3-15_5-41-48.png


    贝德士:冲破封锁只身回南京



    upload_2017-3-15_5-41-48.png



    1937年9月19日,日本驻中国第3 舰队司令官在上海向各国使节发出通告,宣称日本空军将于9 月21 日正午12 时以后对南京采取轰炸或其他手段,要求各国人士迅速离开南京。各使馆为保全国民从1937 年8 月中旬就开始撤侨。


    当时金陵大学历史系美籍教授贝德士全家正在日本度假,他非但不庆幸自己躲开浩劫,还与家人分别、冲破封锁只身回到南京。1936-1941年期间,他曾7次访问日本,代表基督教会,利用当地资料研究亚洲现状、日本社会状况及政府政策动向。从贝德士遗稿可以看出,他在1937年之前就向国际社会发出警告:日本军国主义必将推进大规模侵略战争,当时只有极少数美国学者认识到这一点。


    和贝德士一起留下的,还有美国长老会牧师米尔斯,金陵大学社会学教授史迈士,农艺学教授里格斯,德国西门子公司驻南京办事处负责人约翰·拉贝,美国圣公会南京德胜教堂牧师约翰·马吉,美国基督教南京青年会牧师乔治·费奇(又名费吴生),金陵大学鼓楼医院美籍代院长特里默,医生威尔逊,德国礼和洋行工程师克勒格尔等。这些基督徒在南京生活多年,以“老市民”自居。其中有15人来自美国教会。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北美学生海外布道运动兴起,一批年轻的宣教士应此潮流来华,在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等教会大学任教。这些学者型宣教士自称“南京帮”,将大半生精力都投入到南京高等教育事业。


    1937年11月,日军攻陷上海,大举西进,直逼南京。金陵大学董事会董事长杭立武邀约留下的这些外侨,决定效法上海,成立南京“安全区”,供难民避祸。东至中山路,北至山西路,南至汉中路,西至西康路。这是一块只有4平方公里的狭长地区,位于南京市西北角。金陵大学(今南京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今南京师范大学),鼓楼医院,美、德、英、日大使馆及许多政府机构、高级公寓、私人洋楼都在安全区范围内。


    德国人拉贝弟兄被选为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杭立武被推为国际委员会总干事兼安全区主任。后来杭奉命护送朝天宫古物西迁,离开南京,总干事一职由贝德士弟兄继任。经杭立武推荐,乔治·费奇弟兄被国际委员会聘为副总干事,兼安全区副主任,主持安全区的实际工作。总稽查由约翰·马吉牧师兼任。安全区为体现人道、中立,去除政权色彩,挂的不是青天白日满地红,而是民国初年使用过的五色旗;徽章上画着黑圈加红色的十字架。大批难民涌向有十字架庇护的区域。到12月16日,难民所已发展为25个,后来居住难民人数达25万。日军为使安全区崩溃,百般刁难米煤供应。为养活这几十万人,国际委员会成员一方面与日军谈判争取,一方面偷偷出城购买。贝德士弟兄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不再吃面包,和难民一样喝稀饭,以节约粮食。


    这些留守的基督徒在救护中国难民期间,还在安全区的难民所甚至自己家中救助了一些中国军队高级将领与军官。按照国际惯例,安全区应当保持中立,只收容难民和解除武装的军人。掩护抗日军官,如被日本人发现,极有可能给国际委员会和整个安全区带来灭顶之灾。但同情中国的外国基督徒们决定冒险。第72 军军长兼第88 师师长孙元良被魏特琳隐藏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女难民中;教导总队参谋长邱清泉被贝德士弟兄藏在金陵大学管理大楼最顶层密室;教导总队第二旅参谋主任廖耀湘被卡尔·京特弟兄与辛德贝弟兄格藏在江南水泥厂的难民营中;南京卫戍司令部卫生部部长金诵盘先被藏在美国大使馆,后被转移到金陵大学美籍教师宿舍楼;南京卫戍司令部的参谋龙应钦与周上校被藏在拉贝住宅的二楼。外国基督徒将他们安全送出南京,保存了中国抗日的精英力量。


    upload_2017-3-15_5-41-48.png


    费吴生:将胶卷缝在大衣衬里带出南京



    upload_2017-3-15_5-41-48.png




    12月13日,南京沦陷。拉贝弟兄和乔治·费奇弟兄立刻来到安全区最南边的汉中路同日军交涉。费奇弟兄在地图上用铅笔划出标记,告诉日军安全区的位置。日本军官说:“请放心!”拉贝和费奇信以为真。没想到他们还未离开,就亲眼看到日军击毙20名惊慌逃跑的难民。接着日军又闯进安全区,强行抓走大批已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费奇弟兄痛心疾首地给友人写信道:“我们忙着解除他们的武装,表示他们缴械后可以保全生命。抱歉得很,我们是失信了。不久他们有的被日军枪杀了,有的被戳死了。他们与其束手待毙,不如拼命到底啊!”


    在这些外国基督徒中,费奇弟兄与中国的缘分也许是最深厚的。他还有一个名字叫费吴生,因为他生于苏州。父母都是宣教士,早年从美国来到中国。1913年讨伐袁世凯的二次革命中,数十万难民涌入上海,费吴生弟兄所在的基督教南京青年会立即开展救济工作。在这期间他与孙中山、唐绍仪、伍廷芳等人有深入交往。可以说费吴生不仅是中国通,还算得上中国革命的元老。


    1937年12月19日,费吴生与贝德士、史密斯博士一起到金陵中学,看到一个姑娘正被三个日本兵和一个骑马的日本军官追赶,费吴生弟兄一把将姑娘推进自己的汽车,关上车门就向校门外开去。日本军官悍然横马挡在车前,但是马害怕汽车发动机声闪到一边,费吴生等人便开足马力飞驰而去。但更多时候,他们根本无力阻挡野蛮的烧杀淫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悲愤地将暴行如实记录。费吴生在1937年12月10日到1938 年1月11日期间的日记,于1938年1月23日由德国人克勒格尔秘密带往上海,立即广为流传,引起中外舆论界震动。1938年6月2日,美国芝加哥《视野》杂志刊登了费吴生弟兄的日记。此文后来又经缩写,刊载在当时美国发行量极大的《读者文摘》。从1946年东京审判到今天,这些材料一直是指控日本军国主义罪责的铁证。


    1938 年1月23日,费吴生获准离开南京,他将一份胶片缝在驼毛大衣的衬里,带往上海。这份长达400英尺、分为8卷的胶片,放映时间达105 分钟,是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唯一影像文献资料,由牧师约翰·马吉拍摄。费吴生和正在上海的英国《曼彻斯特卫报》记者田伯烈,对影片进行了剪辑,并给影片的各部分加了英文标题。然后送交上海柯达公司制作了4份拷贝带到英、德、美国。



    upload_2017-3-15_5-41-48.png


    约翰·马吉:拍下南京大屠杀唯一影像资料


    upload_2017-3-15_5-41-48.png


    约翰·马吉牧师1884年出生于美国一个律师家庭。他在耶鲁大学和麻省剑桥圣公会神学毕业后,1912年作为牧师被美国圣公会派往中国。南京大屠杀期间,他担任国际安全区总稽查。目睹日军暴行,马吉感到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痛苦”,他拿起了以前用于拍摄福音传播的贝尔牌16mm家用摄像机,在鼓楼医院一带拍摄纪录片。当时日军对外籍人士行动严格控制,摄影摄像绝对禁止。马吉牧师在影片的引言中写道:“必须小心谨慎地行动,摄影时千万不可让日本人看见”。


    2007年11月初,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反诉日本右翼作家名誉侵权案一审宣判,日方败诉。审判中有一件重要证据即是马吉拍摄的纪录片,画面中有当时才8岁的夏淑琴。她被日军连刺数刀昏死过去,待她醒来时全家9口有7人惨遭杀害,只有她和年仅4岁的妹妹侥幸生还。当年,夏淑琴和妹妹到难民区进行难民申报。她的悲惨遭遇引起了马吉的注意。马吉去了中华门内新路口5号——夏淑琴一家惨遭杀害的现场,用摄影机摄下惨状。70年后马吉拍下的证据为夏淑琴讨回公道。


    马吉的记录片有4份拷贝。送到英国的拷贝,被传教士穆里尔·莱斯特姐妹带到了日本放映,但很快遭到禁止;1938年4月,拉贝回到德国柏林放映了马吉拍摄的这部纪录片。纳粹德国的宣传部长戈培尔也观看了这部片子,“盟友”日本的兽行令戈培尔都震惊,据说看到那些惨不忍睹的镜头时他还呕吐了好几次。


    1953年,马吉牧师在匹兹堡去世。1991年8月,约翰·马吉的儿子大卫·马吉从家中地下室里存放的父亲遗物中,找到了马吉牧师当年拍摄的胶片拷贝和使用的那台16mm摄影机。这成为南京大屠杀证据搜集史上一个里程碑。2002年10月2日,大卫·马吉弟兄将摄影机捐赠给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马吉牧师曾经传教的道胜堂教堂,现在是南京市第十二中学图书馆。2000年8月2日,南京市下关区政府特将其命名为约翰·马吉图书馆。



    upload_2017-3-15_5-41-48.png


    辛德贝格和京特:送抗日名将廖耀湘过江



    upload_2017-3-15_5-41-48.png


    在马吉拍摄的录像中,有15个江南水泥厂难民营的镜头,是丹麦人辛德贝格弟兄协助马吉完成的。1937年11月,刚刚建成的江南水泥厂正准备运营,传来了淞沪失守的消息。工厂进行了紧急人员疏散,但机械设备无法运走。设备来自德国和丹麦,德国是日本的同盟,丹麦是中立国,董事会成员请求两国以债权人身份派员入驻。于是两国分别派来了卡尔·京特弟兄和辛德贝格弟兄两个员工。


    江南水泥厂外侧有一道有刺的篱笆墙,宽一尺;还有一条约10米宽的护厂河。日军进城后,难民蜂拥而至,辛德贝格弟兄和京特弟兄决定把这些难民收容下来。他们设立了一个工厂保护区,面积甚至比南京城内的国际安全区还要大。1938年3月,丹麦一家报纸上发表文章,题为《最大的丹麦十字架国旗飘扬在中国南京》,文中引用辛德贝格这样一段话:“我让人在厂房屋顶上用油漆绘出一面约1350平方米的丹麦十字架国旗,从空中就能清楚地看到。我想这一定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面丹麦十字架国旗。”


    1937年12月20日,辛德贝格弟兄想将几名受伤的难民带到南京城医治,遭到日本兵阻拦。不久,难民区一个五六岁的小孩被手榴弹炸伤,辛德贝格弟兄决定豁出去了,骑着摩托车带孩子进城,闯关成功,把孩子送到鼓楼医院的美国医生威尔逊弟兄手中。威尔逊不仅及时救治了孩子,还给了辛德贝格药品、绷带和两个护士。京特出生在中国,知道中国人信任中医,于是想办法请了几个中医进厂。就这样,辛德贝格和京特在江南水泥厂的单身宿舍办起了一个小医院。



    upload_2017-3-15_5-41-48.png


    东京审判出庭作证


    upload_2017-3-15_5-41-48.png


    在救助难民过程中,国际委员会成员受到日军威胁甚至殴打是家常便饭。他们的日记中都有详细记录:1937年12月16日晚上,贝德士被喝醉的士兵从床上拖起;18日在金陵大学农业经济系被士兵用手枪威胁。农艺学教授里格斯12月16日在阻止日军将平民带走时遭到日军殴打;1938年1月9日晚上在自己住所附近被士兵用刺刀威胁。医生威尔逊12月18日遭手枪威胁;12月21日中午“差一点被枪杀了?”


    据社会学教授史迈士记录,一天晚上,宣教士们坐在一起吃晚饭,有几个人说:“我们之中谁最先被杀死,我们就把他的尸体抬到日本使馆门口放着。”有几个人则说:“我愿要么做那个被抬的,要么去抬别人。”


    这些外国基督徒在上帝保守中万幸度过劫难,他们最终等到胜利,在东京审判中出庭作证。


    1946年8月15日,马吉牧师在东京出庭作证,向法官陈述了他在南京亲历的种种日军暴行。南京军事法庭审判大屠杀主犯谷寿夫时,放映了弗兰克·库柏编导的影片《中国的战争》,其中有很多马吉拍摄的镜头。


    美国医生威尔逊弟兄,大屠杀期间在鼓楼医院独自承担全部外科手术,胳膊累肿了也不能休息。他还坚持几乎天天写日记。他在东京审判书面证词中写道:“日军入城后不久,送往鼓楼医院救治的平民人数急剧上升?日军针对城中平民的暴行在持续六周多后才开始减退?我保证以上所述完全属实,1946年6月22日。”


    贝德士弟兄在法庭上指出,国际委员会在大屠杀持续6个星期内送交日本大使馆70个报告,具体记载了数千起暴行案件。在最初三周,他本人也几乎每天带一份报告前往日本使馆,而这些报告的内容迅速经使馆送往东京,外相广田宏毅、上将松井石根、参谋长武藤章等高级官员不可能不知晓。1948年11月4日,这三名战犯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抗战胜利后,中国政府给这些帮助过中国的外国基督徒朋友颁发了勋章。对于贝德士和费吴生等人来说,他们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在中国度过,又和中国人经历了这场生死与共的大劫难,他们也许想在中国待一辈子。但1949年,中国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变。贝德士曾试图在他的基督信仰与中国共产党的“为人民服务”中寻找共通之处,他觉得自己可以在新政权下继续从事教育和研究。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使一切成为泡影。作为金陵大学少数被“礼送”而不是被驱逐的美籍教师,他离开了工作30年的大学。费吴生弟兄在1940年甚至受邀访问延安。由于信仰和政治观点的不同,他早年在中国的感人事迹也便不再被提及。1967年,费吴生弟兄撰写了一部回忆录《我在中国八十年》,在台湾出版。这部回忆录中详细记录了1937-1938年他在南京的亲身经历,时至今日还是指控大屠杀的有力证据。





    驻守南京大屠杀全过程的基督徒名单


    约翰.拉贝(德国)

    爱德华.史波林(德国)

    克里斯蒂安.克勒格尔(德国)

    R.黑姆佩斯(德国)

    A.曹迪希(德国)

    鲁哈特.哈茨(奥地利)

    克拉.波德希沃洛夫(白俄罗斯)

    齐阿尔(白俄罗斯)

    C.S.特里默大夫(美国)

    罗伯特.威尔逊大夫(美国)

    詹姆斯.麦卡伦牧师(美国)

    格雷斯.鲍尔(美国)

    伊娃.海因兹小姐(美国)

    M.S.贝茨(贝德士)博士(美国)

    查尔斯H.里格斯(美国)

    刘易斯S.C.斯迈思博士(美国)

    明妮.魏特琳小姐(美国)

    W.P.米尔斯牧师(美国)

    休伯特.L.索恩牧师(美国)

    乔治.费奇(美国)

    约翰.马吉牧师(美国)

    E.H.福斯特牧师(美国)

      --------------------------------------------

    卡尔·京特 (德国)

    辛德贝格 (丹麦)


    总计24名


    因此,在南京大屠杀期间,留在南京的外国基督徒总计有24人,其中有14名美国人、6名德国人、1名丹麦人,2名白俄罗斯人、1名奥地利人。

    2016年12月12日,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为约翰·拉贝、乔治·费奇、罗伯特·威尔逊、克利福德·特里默、理查德·布莱笛、罗森等6位异国人士颁发“紫金草国际和平纪念章”,代表南京民众对这些人的感激之情,表彰他们面对这灭绝人性的屠戮时挺身而出,做出巨大的贡献。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等出席了当天的仪式。


    在此,向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救助、救济、帮助中国难民的所有的主内肢体表示最深深的感谢,愿上帝记念他们不顾一切留在中国用生命践行基督牺牲的爱,愿他们身上的美好见证激励中国的基督徒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为主而活!



    那些不再被提及的感人事迹

    只有十字架为他们作证


    upload_2017-3-15_5-41-48.png


    不堪回首的岁月,离我们渐行渐远,也许以后很少人会记起他们,但冷冷的寒风中,那矗立在纪念馆门前的十字架永远为他们作证!




    今日经文美图
    upload_2017-3-15_5-41-48.png
    (可点击图片保存至手机)

    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

    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

    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

    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

    |腓立比书 4:14|

    upload_2017-3-15_5-41-48.png

    Views 48171
    323Report

    Top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55
      Eunice
      看完了很难过很震撼,他们真的是背起了南京的十字架。在看到两三千人都在草坪上请求弟兄不要离开的时候眼泪就出来了
      2016-12-14

    • 34
      Mango
      说实话,每次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我都不敢细看 因为会心痛
      2016-12-14

    • 33
      黑門

      一个人写稿校稿没注意到,在经文标注上出错,应为哥林多后书4:17-18❤谢谢提出来的肢体
      2016-12-14

    • 29
      薛以琳
      太感动了!今天才得知这24位耶稣基督忠仆的的故事,他们用自己的生命诠释了主耶稣的教导:我是道路、真理、生命!然,可悲的是,当他们要继续留在中国,并希望在“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下,寻得平衡,结果被惨遭驱逐!昔日被作为证据的“材料”,如今可以一脚踢出!俨然就是打完子弹的废抢!“不再提了”!……我不紧潸然泪下……心寒!好在主是公义的,一定为他们存留公义的冠冕!我相信他们一定在主的怀抱中,享受天父的爱!再也没有撕心裂肺的恸!为他们骄傲:那美好的仗已打了,当跑得路,已经跑了!感谢你们!深深纪念,缅怀你们把基督的爱发扬光大!你们除了伟大、伟大、还是伟大!强
      2016-12-15

    • 21
      Jessica◑▂◐
      這是寫論文的時候突然有感動寫出來的嗎??好讚!!
      2016-12-14

    • 18
      苏绡
      亲爱的主阿!感谢祢!祢用圣经教导我们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阿门;24位基督徒在永恒的国度里,与天父面对面,芳名存永远………
      2016-12-14

    • 16
      star
      那些不再被提及的感人事迹 只有十字架为他们作证。谢谢作者
      2016-12-15

    • 15
      姣姣
      是的耶稣的爱,就是全能的,当我看了这扁文章深受感动,如果没有上帝的爱,这24名外国基督徒能够有这么冒死相救我们中国人吗?所以是神的爱在他们身上彰显,只有我们伟大的真神不愿再看到世人的一切败坏的罪恶,他想法社法来拯救人类。感谢主,一切荣耀和颂赞,都归主基督,阿们!
      2016-12-15

    • 14
      圣女
      作者引用的经文没有错、是哥林多后书4章17一18节。我看完很受感动!上帝忠心有见识的仆人、在枪淋弹雨中抢救人的生命毫无畏惧勇往直前、24名基督徒在我们中国用自己的生命来捍卫和平君王一耶稣基督的旨意、建立教会、他们为主失丧生命的将得着了永恒的生命。我们基督徒看到他们先知的行为还有什么理由闲站、还有何理由贪图人间的享受?正如罗马书记载:12章11节殷勤不可懒惰、要心里火热、常常服侍主阿们!
      2016-12-14

    • 14
      Velada Bride-David Gu
      感谢主!我也是这段经文陪我走过一生最痛苦不能面对的早晨!感谢主在患难中依然守护着我们的心!赐出人意外的平安给我们!若不是在基督里那些苦难的日子是没有指望的,感谢神不忘记那个困苦的地方,感谢主!
      2016-12-14

    • 12
      郭圣光
      记住历史,忘记仇恨!缅怀先烈,十架宝贵!
      2016-12-15

    • 12
      Claire
      是哥林多後書,不是前書喔
      2016-12-14

    • 11
      青岩
      美文内容动人,但白版面上腓立比的14节是如下内容:然而你们和我同受患难,原是美事。请更正,荣神益人。
      2016-12-15

      9
      Reply by author
      已作说明,谢谢❤
      2016-12-15

    • 11
      梅子
      有主的恩慈,就会得着护佑。感谢赞美主,荣耀归于主耶稣。
      2016-12-14

    • 10
      衛 道
      當時這些人只是出於求生的本能和欲望而來求助西方的宣教士,但不管怎麽樣基督的愛和福音得此傳開了,虽然信耶穌的人數在過去的南京和今天的南京都不是多數和主流,但今天我們懇於承認宣教士的功劳,其實這也是對一直以來那些極力醜化基督教和宣教士的一種鞭殆。
      2016-12-14

    • 10
      谢震东
      神与我们同在
      2016-12-14

    • 9
      蝴蝶
      上帝的大爱在不同的年代彰显!很感动!神怜悯中国!宣教士们活出来的见证给了我激励!坚定信心背起主的十字架!在世人面前为主活出美好的见证!
      2016-12-15

    • 8
      恩典佳音
      中国的历史只字未提的史实,你不要以为稀奇。 为了25万中国同胞,用自己的身躯挡住日本鬼子的屠刀,那些被中国人称作“洋鬼子”的外国基督徒,他们岂是要得地上的荣耀吗? 而我们这许多的人,几乎都无法逃脱地上荣耀的虚浮与之纠缠。 因此,先驱们牺牲了,历史却要埋没他们。 想当初基督耶稣被地上的国权嫉恨,以至被钉于十字架。 约翰福音 18:36 耶稣回答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 如此,我们在更多的铁证面前不得不悔改! 哦,不要为作恶的愤愤不平。 我们的国不在这世界。 主啊,你吸引我,为你而活。
      2016-12-16

    • 8
      阿香
      这是神的大能,来救我们这些罪人,荣耀归于神。阿们!
      2016-12-15

    • 5
      天国子民
      非常感谢24位外国前辈们的坚强,来自上帝的爱,如果不是神的爱基督徒们不会有这坚强的爱心人士,中国人不能忘记那一天,希望中国政府全部带领百姓归主。阿们
      2016-12-18

    • 3
      蒋英
      信耶稣的才会有和平!
      2016-12-24

    • 2
      美丽心情
      感谢神!上帝的爱是不分国籍的!这24位基督徒的名将被记念在天上!甚愿所有的中国同胞都能记念十字架的爱!都能认识主耶稣!敬畏上帝!
      1-8

    • 2
      蒋英
      唯有耶稣是和平的君王,也是全人类的救主!信耶稣的都是上帝的子民,都是渴望和平的!基督徒都愿意救助他人!
      2016-12-24

    • 1
      五饼二鱼 河南---白红娟姊妹
      真的太感人了!面对那种场面,那样的环境,若不是基督爱的激励,能力的保守,没人能做到!弟兄姊妹先前的牺牲,是为今天的福音作美好的见证。耸立在世人面前的十字架就是最美的证据。哈利路亚!先驱们的荣耀是可赞的!主必赏赐!也愿今天所看到的每位基督徒们能在自己的生活中活出基督的爱和馨香,荣耀归主名!阿们。
      1-11

    • 1
      蒋英
      基督徒是有爱心是渴望和平的!
      2016-12-24
    Most upvoted comments above
    Learn about writing a valuable comment
     

    附件

    wonders1024

    新手上路
    注册
    2017-02-18
    消息
    277
    荣誉分数
    92
    声望点数
    28
    “哪怕剩一口气,我都将爱你”----向上亿穆斯林宣教的伊什科

    Original 2016-01-19 赵杰 ijingjie



    土耳其的伊什科生于穆斯林家庭,“父亲虐待母亲,他们再一起虐待我”。婚后差点被丈夫杀死。一个穆斯林狂热分子写信给她:哪怕有天只剩一口气一滴血,我都要杀了你。她回信说:直到剩最后一口气一滴血,我都将爱你。数周后对方将自己的生命降服在耶稣面前。



    “你依靠谁来度过每一天?”1月11日土耳其人伊什科·阿伯拉(IŞIK ABLA)在自己的脸书(Facebook)上发出这样一个问题,当天就引起上千人互动。


    伊什科在这个问题后写道:“许多人依靠配偶、家庭而活,也有人依靠自己,还有人在患病或贫穷时依靠医生、金钱。但我今天想挑战每一个人:去依靠上帝生活!”这一自问自答式的吁请直击人心,遂有数百人留言袒露心声。


    身为畅销福音书籍《我梦想自由》(I Dreamed Freedom)的作者,伊什科现在的身份主要是福音电视台KANAL HAYAT的主持人、布道家,数年来一直致力于向穆斯林世界传讲关于耶稣的福音。截止目前,她的电视节目已覆盖到上亿的穆斯林人群。


    “父亲虐待母亲,他们再一起虐待我”



    回溯伊什科的人生经历,她的脸书发问可谓自己人生前30年的生命浓缩。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于土耳其的伊什科,从呱呱坠地那一刻起,身边充斥的都是一个穆斯林家庭的殴打谩骂声,身为一名经济学家的父亲对自己的全职太太虐待成性,常常拳脚相向。


    “父母无法处理他们自己的问题,父亲虐待母亲,他们再一起虐待我,整个家庭相互蹂躏,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在接受土耳其一家电视台采访时,伊什科回忆起自己的原生家庭,用“虐待、伤害、痛苦”几个词语来概括。彼时年幼的她“无力掌控任何事”,眼睁睁看着身陷抑郁的母亲无助地痛哭,然后掉转头指责羞辱自己。


    来自亲生父母的呵斥、羞辱、怒骂和殴打伴随着伊什科成长。多年后,当她泪眼闪烁地回顾自己无数次被父母一脚踹倒在地的场景时,轻轻地说:“很久一段时间,我都恨他们。”


    对父亲的恨恶源自5、6岁的时候,有一个礼拜天,她像往常一样躲在角落里玩,后来抬头看见父亲回来,身边带着自己新交往的女友。他们一起待了一会儿就扬长而去。这成为伊什科关于幼时记忆最刻骨铭心的片段。如果说受虐待让她学会了讨好别人,努力做一个更完美的孩子并渴望爱和自由,那么这个片段让她学会了恨,那一刻,她由心而发一个意念:“我恨他!”


    无助与憎恨纠葛在伊什科的心灵深处,她一下子长大了,开始默默寻找解决办法和出路。8岁那年,她平生第一次深刻地渴望逃离这个家庭,拥有一个新的家庭。当时已经入校就读的她,“心里充满了斗争和挣扎”。她拼命学习,以赢得别人尊重并获得生存筹码。但环顾四周,她又发现整个穆斯林文化都在有声无声宣告一个令人更绝望的现实:女孩子和女人都毫无价值,“我找不到一片安全之地”。


    伊什科第一个逃跑的目的地是奶奶的书房,她在其中大量阅读哲学、心理学等各类书籍,试图给现实一个解决方案。但“读啊读啊读啊”,苦苦寻找多年后才发现,这一切学问都没有用,依然没有出路。


    现实中无法从内心接受穆斯林父母信仰的她,在书中曾读到上帝,也曾合上书本懵懵懂懂地说:“上帝,我知道你在这个家里。”但是,没有人告诉她这位神究竟是谁,该如何去认识他并建立关系,所以她无法真正依靠对方。


    高学位、好工作是她梦想彻底逃离现实枷锁并为之坚持不懈的康庄大道。16岁那年,伊什科进入大学,攻读文学并取得学士学位,随后获得商业硕士学位。毕业后进入土耳其最大的公司之一做高管,常常到处出差,足迹遍布欧洲。但外在的成功依然解决不了被虐待的现实,她又开始新的追求挣脱的路径,“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赶紧结婚,拥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庭。”


    婚姻中的死里逃生



    20岁出头,伊什科步入婚姻,和一名穆斯林男子组建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家庭。不料想,从8岁那年第一次开始梦想的出路,成为一条更加幽暗恐怖的死路。


    婚姻甩给她的第一个脸色不是爱,而是“惩罚”。她的生活开始重新上演母亲所经历的一切,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个穆斯林丈夫对自己的妻子极尽羞辱之能事,稍有不顺心就对她殴打辱骂。


    伊什科回忆起来,自己在家里必须谨小慎微,稍有失误,对方就会大打出手。“他常常把我踹倒在地,然后暴打;或揪着我的头发往墙上猛撞。”但她总梦想着自己可以努力取悦对方,以带来这个男人的回心转意,因为“除了他,我不知道还能依靠谁生活。没有他,我怎么能生存下去?”伊什科在接受采访时第一次开始哭泣。


    她不停地收拾打扫房屋,确保所有地方都干净整洁;她竭力将所有能想到的事情都办得妥当;她要想方设法满足丈夫根据穆斯林律法设定的种种条条框框。可是结果常常是一番羞辱甚至殴打。


    这样的结果令她常常自责:“我无法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这和她8岁时第一次冒出来的念头一模一样,彼时,她也失望地责备自己说:“我无法成为一个更讨人喜欢的孩子。”


    可是,如今的她毕竟已经成年。她接触了中东几乎所有的穆斯林国家,发现“中东的文化就是,女性毫无价值,你是弱势群体,甚至是劣等生物(weaker being)”,在其中,女人们卖命工作和持家,但很多人都难逃受虐厄运,那是一块“悲惨之地”。


    这种发现一度令伊什科窒息,除了自怜和悲悯,她无能为力。1996年的一天,她在家中再次遭到丈夫的拼命毒打,这一次,“他将我朝死里折磨”,眼前的男人拼命掐住她的脖子,大喊着要杀了她。最后,打累了的丈夫放手,奄奄一息的伊什科得以死里逃生。


    第二天,她第一时间买了机票,失魂落魄地逃往美国。这成为她人生中最无计划和心理准备的逃亡,但也是最后一次。数年后,2012年一次接受采访时,当主持人邀请她对中东穆斯林的女性们说几句话时,她再度落泪,说:“请你们记得,你们是有价值的,我迫切希望你们知道,你们在神的眼中是无比宝贵的。”



    upload_2017-3-15_6-9-11.png


    布道信息覆盖2.5亿人




    乍到美国,除了不再受人虐待,伊什科的生活并未好多少。各种难以言说的悲惨境遇扑面而来,她吃尽了苦头。一方面,她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国家尝试工作,但是四处碰壁,机会寥寥;另一方面,她的个人生活全面坍塌,整个人也陷入深度抑郁。四面楚歌的她苦苦挣扎数年后,彻底绝望,开始想到自杀。


    伊什科开始筹划着结束自己的生命,就在一切准备就绪的那一天,她一个人不停地痛哭。后来开始像小时候在奶奶书房里那样对着天空的方向说话:“上帝啊!你为什么不爱我?为什么连你也憎恨我?你为什么折磨我?”哭着哭着,她脑海中竟然浮现出《圣经》,想到神,甚至想到耶稣,种种奇妙的片段“让我遇见了耶稣”。


    随后,她找来一本《圣经》阅读,读到关于耶稣的经文时,她跪倒下来,决定将自己的生命交托给他。奇妙的是,她的抑郁和种种病痛很快获得医治。“那一夜,我获得了来自耶稣基督的救赎,我找到了久违的平安!这种平安来自耶稣!”


    从那一天开始,伊什科的生命发生了巨大变化,开始越来越有力量。她从内心深处真正饶恕自己的穆斯林父母和丈夫。先是母亲,“那一年我三十二、三岁,这种恨在心里埋藏了太久,耶稣带领我得以释放。”后来是父亲和丈夫,一个一个走出了她生命中恨的牢笼。而这段时期她的外部环境也似乎被一双大手奇妙翻转,拨云见日,许多大门朝她打开,不久就被聘为一家欧洲企业的CFO,后来成为该公司的CEO。


    与此同时,伊什科还以福音布道家的身份到处演讲、服事,并且再度进入大学进修计算机科学。这样工作了一段时期,她清楚领受到来自神的呼召,要她做全职传道人。于是,她放弃了人生中的第二个大学学位,进入信使布道学校(Ambassador's Commission School of Ministry)读神学,毕业后成为全时间的传道人。目前,伊什科还正在神学院攻读神学硕士学位。


    2009年,伊什科开始在KANAL HAYAT电视主持一档卫星电视节目,用土耳其语面向穆斯林世界布道,获得了大量反馈。两年后,由于来自穆斯林世界的反馈量过于巨大,伊什科又专门开设了一档时时通话节目《道路、真理、生命》,该节目同时在土耳其语和波斯语两个频道播出,覆盖范围包括整个中东和欧洲。随着越来越多的穆斯林人士生命翻转接受耶稣,节目接收到的反馈也开始成倍剧增。


    目前,伊什科的电视节目锁定穆斯林世界为数5亿左右的人口为目标人群。2014年,她通过社交媒体的布道信息覆盖到了约2.5亿人。脸书收到约170万条反馈信息,并且从每天的访问痕迹看,已有来自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埃及、阿富汗、沙特阿拉伯、摩洛哥、约旦、也门、印度和美国的约350万访问量。每月都会收到成千上万条互动信息。


    由于受众需求度高涨,而神的呼召越来越明确,伊什科又开了一档名为《拥抱新生命》的英语电视节目,通过INSP TV空中直播。这些节目的目标人群仍然锁定穆斯林,并且以乌尔都语、波斯语和阿拉伯语三种语言配音同步播出。


    upload_2017-3-15_6-9-11.png


    “我同样为穆斯林狂热分子死了”



    伊什科在脸书上的宣教信息下面,并未赢得一致的赞同回应。其中也有一部分坚持穆斯林信仰的人提出质疑。2016年1月4日,就有一个名叫索海尔·阿卡约尔(Souhail Akayour)的人留言说:“带来平安的耶稣是阿拉(注:穆斯林信奉的神)派来的一个先知,他并不像有些人说的是神的儿子。”


    “谁在何时写了你所称的那本书?”还有一个署名不详的人直接发难说,“你给我一个证据证明耶稣说了你所说的话!谁能想象神的儿子竟然会被他亲手创造的普通人杀死!”


    针对这些反馈,伊什科耐心以《圣经》约翰福音3章16节予以复:“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并引导他们思考。


    在与受众的互动中,伊什科也遇到过威胁,其中一次典型经历来自一个穆斯林狂热分子。对方写信给她说:“哪怕有一天我只留下一口气,剩下最后一滴血,我都要找到你,然后杀了你。这就是我生命的全部目标。”他随信还附了一张个人照片。照片中这名穆斯林男子全副武装,手持两挺机枪,穿着突击队队服,头上戴着绿色丝巾,前额上写着“为阿拉而活”(For Allah)。


    “看到这封信,我的心很沉重,就回到内室中开始哭泣。”伊什科说,自己哭并不是因为害怕生命有危险,毕竟早已把生命献给了耶稣基督。“我哭,是因为一个男人内心深刻的仇恨使我难过。”


    她一边哭一边祷告:“主啊,你要在这事上成就什么?你要我怎么做?”祷告中,她的心里升起一个回应:“记住,我同样也为穆斯林狂热分子死了。”这句话让她大得安慰,起身就给那个男人回信:“你写信告诉我说,直到自己剩下最后一口气和最后一滴血也要杀了我。那我告诉你,直到我剩下最后一口气和最后一滴血,我都将爱你。因为我的主耶稣基督说:要爱你的仇敌。”


    大约两周后,这名男士给伊什科回复说:“我不相信你给我写的话是真的。你怎么会爱像我这样的一个人。你的神怎么会爱我?给我讲讲你的故事。”数周后,这名穆斯林狂热分子正式宣告,将自己的生命降服在了耶稣面前。


    “在人这不可能,但是在神凡事都能。”在许多人惊呼这名穆斯林男子生命转化过程如天方夜谭时,伊什科均以这句话作为回答。并且她说,每周都有穆斯林信徒转而接受耶稣为自己生命的救主。


    还有一次一个穆斯林机构邀请伊什科前往做一个宗教内容的主题演讲,但前提是只可谈宗教文化,不要谈耶稣。“我当即拒绝了,因为我所信的不是一个宗教,而是信耶稣是我的主。”2016年1月3日,她在脸书上写道,同样引发了关注者数千条反馈和转发,其中几乎清一色是支持者。


    对于未来的服事重心,伊什科在个人官方网站上表示:“神已经在我心中放下了一个负担,我将以一名基督徒的视角来聚焦一些‘热点问题’做一系列节目,比如ISIS,圣战运动,伊斯兰律法,受迫害的教会和贩卖儿童等相关议题。”最后,她呼吁所有基督徒参与到为这个世代祷告的队伍中,并在日常生活中身体力行地活出如光如盐的生命。


    (本文成文主要根据伊什科提供的见证视频和其官网、脸书等网站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境界》所有文章内容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并且不得对原始内容做任何修改,请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如有进一步合作需求,请给我们留言,谢谢。




    (点击收看由《境界》独立出品的微电影《人生的路是不是越走越窄?》,时长8:22,请在WIFI环境下播放)


    Read more
    Views 40519
    219Report

    Top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87
      Angel
      从天生的穆斯林到被拣选的基督徒,伊什科的故事值得每一个人(无论是否有信仰),去看、去思考。如果没有经历过原生家庭和自己婚姻中刻骨的恨和束缚,如果没有经历过在耶稣基督里翻转生命的爱和自由,她无法对向她发出死亡威胁的人说出“哪怕剩一口气,我都将爱你”。
      2016-1-18

    • 83
      Amy
      传教部分貌似很顺利,我却看到背后的征战和神的大能的带领。阿门!
      2016-1-18

    • 71
      小路加
      前几天看沃弗(Miroslav Volf)的书深有感触,他说:“我们活着不是为了过无病无痛、舒服享受的七十载寒暑,不是为了累积财货、权势、或知识,不是为了得到奖励或扩展自我,这样的人生将何等虚空!”上帝的儿女都是福音的使者,也许你的宣教禾场不在千里之外,而是在你的小区、村庄、邻舍、家人。求上帝给我们眼光和看见。
      2016-1-18

    • 53
      Jacq
      之前看到关于ISIS的报道都会想: 哪个国家出兵把他们全歼灭就好了,真是该死。现在,如果他们真的站着我的面前,拿着枪指着我,我也会告诉他们: 哪怕只剩一口气和一滴血,我也要爱你们,因为经上说,要爱仇敌。
      2016-1-18

    • 51
      项小喵
      谢谢境界的微视频。我真的觉得有一种人生之路越走越窄的感觉
      2016-1-18

    • 46
      王敏俐
      神的作為太奇妙!在保守壓抑的阿拉伯世界,神竟然使用了一個滿有信心與勇氣的女子成就大事。「一个穆斯林狂热分子写信给她:哪怕有天只剩一口气一滴血,我都要杀了你。她回信说:直到剩最后一口气一滴血,我都将爱你。数周后对方将自己的生命降服在耶稣面前。」
      2016-1-18

    • 43
      Grace

      哪怕剩一口气,我都将爱你~只有经历到耶稣基督大爱触摸,被神的爱充满,医治,生命被神完全得着并翻转,才能生发出这样的爱!愿我们的心常被神的爱充满~使我们成为神向充满仇恨的世界彰显和流露祂大爱和恩典的管道!
      2016-1-18

    • 39
      燕亮
      我们要走窄路,进窄门,尽头却是康庄大道,哈利路亚!这是福音的奇妙,阿门!
      2016-1-18

    • 29
      伊诺
      “在人这不可能,但是在神凡事都能。”
      2016-1-19

    • 24
      聂丹丹
      万事互相效力 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藉着苦难属神的人得以与神的连接 而在苦难不乏有充当恶者的“恶人” 事过境迁 会蓦然发现如果不是这些“恶人”恐怕我还会继续行在黑暗之中 所以神叫我们爱我们的仇敌 因为他们是我们尚在黑暗中的弟兄姊妹 阿们
      2016-1-19

    • 22
      Randy拾光
      我不了解穆斯林,若穆斯林果真如文中所写,那它带给女人们的将是灾难。上帝的信仰本是人人得以藉着耶稣得自由,是人人,而不是指孤立的大男子主义。
      2016-1-19

    • 15
      任群罗
      我在新疆,怪不得常常听说一些维吾尔人拿妻子不当人,经常殴打、虐待,离婚换老婆,说是不能总是穿同样一件衣服。
      2016-1-20

    • 10
      Pursue
      感谢神,愿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这样传福音的心志!
      2016-1-21

    • 10
      沙晔
      此外,文章的作者忽视了一个问题:文章说中东文化歧视女性,但土耳其诞生女总理确是事实。
      2016-1-21

    • 8
      ゛장가순佳顺
      唯有上帝是我们的依靠。
      2016-1-27

    • 7
      做好自己
      人生的路有了耶稣就不会越走越窄。
      2016-1-22

    • 5
      闫凤梅
      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这段时间没有看到国际视野的文章了,又有推出,真好
      2016-1-26
    Most upvoted comments above
    Learn about writing a valuable comment
     

    附件

    明的凡

    资深人士
    注册
    2012-02-28
    消息
    12,524
    荣誉分数
    1,306
    声望点数
    273
    "人生的路有了耶稣就不会越走越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