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也许并非一无是处

woow

吓人也看,坚持把戏看完,,,(⌒▽⌒)
注册
2016-09-08
消息
1,121
点数
123
  • 平庸 ?

    本来是想跟笑言解释下那天我没头没脑地瞎侃拒绝平庸,并非是要砸场子,而是有太多感慨。 但昨晚写着写着就有些跑题。 跑题了就索性不解释了,信马由缰。 其实,在cfc,对笑言和青草地,我绝不会出言不逊。 并非是顾及大师们的威仪,而是一直记得你们对我的帮助。 那些帮助不夹杂一点计算和虚伪。不盘问我是谁,也不评估我是否值得,只是尽力耐心地解释,教我如何写诗填词。 在我那段愚蠢又执着挣扎在别处是是非非的日子里,这种真诚真是安慰,令人感激。

    ***不征稿,只是过会儿手瘾 ***
     

    笑言

    早期用户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2-01-16
    消息
    5,891
    点数
    1,393
    非常接地气,支持!接着写吧。征稿有字数要求,CFC可以信马由缰……:)
    :jiayou:
     
    最后编辑:

    打酱油

    新手上路
    注册
    2014-06-25
    消息
    53
    点数
    18
    冬去春来,街道两旁的杨树吐尽了‘毛毛虫’,渐渐地生出叶子,由鹅黄变翠绿了。 一天下楼,睡眼朦胧地路过修鞋摊,哇,立刻为之一振。 一个清秀的姑娘,梳着两根辫子,正递送一个饭盒给小伙子。 经过几天的刻意观察,看明白了,那是他老婆。 一周后,他们开始从容无忌地聊起方言。 只有天知道,在寒冷的京城,还有一个能听懂江南方言的耳朵。 虽听见他们讲话,但并未泯灭道德良知。我从不专门去听,况且,江南标准方言还没制定, 我不能一字不差地听明白。但还是知道了他们有一个孩子。 我又惊诧了,还以为他们17岁。是这么年轻都有孩子了,还是山清水秀的地方,人不显老啊。

    因为自己开始了追逐爱与忧愁的游戏,街上的一切渐渐离得我远了。京城的冬天寒冷、干燥,风更是大得出奇。 风向不定,没有预警,风带着沙尘不知突然从什么地方窜出来,迎面劈头盖脑,让人无处可藏。 风力大得快10级,用飞沙走石形容一点都不过份。 我记得无数次在风中要大哭想大吼,但刚要张嘴,已是黄土满头、尘埃全脸。 沙漠还有柳林呢,京城就只有黄土。 回家进门,看到镜子中的乱发钟馗,哭都无泪了。 街上的人事,早就淡忘脑后。

    当然,京城的冬天也有无风的日子,那是最能感受到温暖的美好时光。阳光下的街区懒洋洋的。 有一个这样的中午,我疲惫饥饿地回家。 快走到楼下时,看见街边不远处有个火炉,炉子上有一个中号黑铁锅,铁锅里有些油微微地冒着烟。 在我正想细细观看时,冲过来一个人影。 只见她一边唠叨着火太大了,一边麻利地往锅里放糖。很多糖,不是一小勺,而是将近一个cup, 同时,她加入了很多切好的鸡块,正好快满一锅,然后,来回翻炒。 听着女人的唠唠叨叨,锅铲与锅子的碰撞的当当声,并混杂着鸡块在锅里高温下发出的嘶嘶响声,鸡块的肉质发生着变化。 我的口水快流出来了。 鸡块貌似是来自于一只整鸡,但没有鸡头。 当鸡块全部呈现亮亮的红棕色时,她倒些酱油,继续翻炒。然后,我就看不到了。要说这么多步骤,我能看个仔细,还不能停下脚步,怎么做到的,我也想不明白。 但是,这只锅和翻炒鸡块的情景,伴随了我很长的时间。 现在,如果谁说红烧鸡块,我眼前立刻就浮现出那口锅里的鸡块。 如果提起那时温暖的回忆,不是父母的饭菜,却是这个锅子和放了很多糖的红棕色炒鸡块。

    只要天好,总能见着那火炉和黑铁锅,我也老想看看锅里是啥。但不知是没赶上开锅盖,还是有人挡着,总之,没什么印象了。 但很快,我的注意力又从那个锅子转向了烧菜的女人。 是的,现在称她是女人,而不是眉眼清秀的姑娘。算来,从我第一次见到她,到我打算称她是女人,不过是不到一年的光景。 时光机对她太不公平。 从前柔顺的两条小辫子没了,现在是短发,大概烫过,蓬松着衬托着那张胖了的脸,和浮肿的眼皮。 曾经听她细语柔声,今日确是大呼小叫的破锣音。北方的天气摧残人呀。 不过这女人更爽朗了,没遮掩的大笑很有感染力。 她跑前跑后的街边做饭,老公孩子的吆喝,给我枯燥乏味的生活带来了新鲜、真实、和充满活力的气息。之后又专程跑去偷偷看那修鞋小伙。 啊,就一年之隔呀

    。。。。。。

    好了,越写越远,找不到北了。 等手痒的时候再来。 噢,也得等想出门买菜,喝点东东的时候。
    CFC太有趣了,给了我探讨平庸的平台。 曾经也挖掘出我愤世嫉俗的潜力,后又启迪里了我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勇气、还考验了我不去牙呲必报的定力。 现在,我树立了心存疑神疑鬼的信念。 好玩儿,累,笑中带泪。
    按要求投一稿如何?
     

    青草地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4-03-10
    消息
    1,426
    点数
    323
    按要求投一稿如何?
    冬去春来,街道两旁的杨树吐尽了‘毛毛虫’,渐渐地生出叶子,由鹅黄变翠绿了。 一天下楼,睡眼朦胧地路过修鞋摊,哇,立刻为之一振。 一个清秀的姑娘,梳着两根辫子,正递送一个饭盒给小伙子。 经过几天的刻意观察,看明白了,那是他老婆。 一周后,他们开始从容无忌地聊起方言。 只有天知道,在寒冷的京城,还有一个能听懂江南方言的耳朵。 虽听见他们讲话,但并未泯灭道德良知。我从不专门去听,况且,江南标准方言还没制定, 我不能一字不差地听明白。但还是知道了他们有一个孩子。 我又惊诧了,还以为他们17岁。是这么年轻都有孩子了,还是山清水秀的地方,人不显老啊。

    因为自己开始了追逐爱与忧愁的游戏,街上的一切渐渐离得我远了。京城的冬天寒冷、干燥,风更是大得出奇。 风向不定,没有预警,风带着沙尘不知突然从什么地方窜出来,迎面劈头盖脑,让人无处可藏。 风力大得快10级,用飞沙走石形容一点都不过份。 我记得无数次在风中要大哭想大吼,但刚要张嘴,已是黄土满头、尘埃全脸。 沙漠还有柳林呢,京城就只有黄土。 回家进门,看到镜子中的乱发钟馗,哭都无泪了。 街上的人事,早就淡忘脑后。

    当然,京城的冬天也有无风的日子,那是最能感受到温暖的美好时光。阳光下的街区懒洋洋的。 有一个这样的中午,我疲惫饥饿地回家。 快走到楼下时,看见街边不远处有个火炉,炉子上有一个中号黑铁锅,铁锅里有些油微微地冒着烟。 在我正想细细观看时,冲过来一个人影。 只见她一边唠叨着火太大了,一边麻利地往锅里放糖。很多糖,不是一小勺,而是将近一个cup, 同时,她加入了很多切好的鸡块,正好快满一锅,然后,来回翻炒。 听着女人的唠唠叨叨,锅铲与锅子的碰撞的当当声,并混杂着鸡块在锅里高温下发出的嘶嘶响声,鸡块的肉质发生着变化。 我的口水快流出来了。 鸡块貌似是来自于一只整鸡,但没有鸡头。 当鸡块全部呈现亮亮的红棕色时,她倒些酱油,继续翻炒。然后,我就看不到了。要说这么多步骤,我能看个仔细,还不能停下脚步,怎么做到的,我也想不明白。 但是,这只锅和翻炒鸡块的情景,伴随了我很长的时间。 现在,如果谁说红烧鸡块,我眼前立刻就浮现出那口锅里的鸡块。 如果提起那时温暖的回忆,不是父母的饭菜,却是这个锅子和放了很多糖的红棕色炒鸡块。

    只要天好,总能见着那火炉和黑铁锅,我也老想看看锅里是啥。但不知是没赶上开锅盖,还是有人挡着,总之,没什么印象了。 但很快,我的注意力又从那个锅子转向了烧菜的女人。 是的,现在称她是女人,而不是眉眼清秀的姑娘。算来,从我第一次见到她,到我打算称她是女人,不过是不到一年的光景。 时光机对她太不公平。 从前柔顺的两条小辫子没了,现在是短发,大概烫过,蓬松着衬托着那张胖了的脸,和浮肿的眼皮。 曾经听她细语柔声,今日确是大呼小叫的破锣音。北方的天气摧残人呀。 不过这女人更爽朗了,没遮掩的大笑很有感染力。 她跑前跑后的街边做饭,老公孩子的吆喝,给我枯燥乏味的生活带来了新鲜、真实、和充满活力的气息。之后又专程跑去偷偷看那修鞋小伙。 啊,就一年之隔呀

    。。。。。。

    好了,越写越远,找不到北了。 等手痒的时候再来。 噢,也得等想出门买菜,喝点东东的时候。
    CFC太有趣了,给了我探讨平庸的平台。 曾经也挖掘出我愤世嫉俗的潜力,后又启迪里了我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勇气、还考验了我不去牙呲必报的定力。 现在,我树立了心存疑神疑鬼的信念。 好玩儿,累,笑中带泪。
     

    青草地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4-03-10
    消息
    1,426
    点数
    323
    这是哪位同道?我被人指到这里来观摩,果然好看。嘻嘻,我也喜欢和街摊上的小贩打成一片,我还和街上出没的疯子傻子交朋友哩,咱俩有的说;) 我先声明,本人最是平庸之辈:D
     

    青草地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4-03-10
    消息
    1,426
    点数
    323
    爱玛, 此一时彼一时。 现在,别说摊贩了,我连必要的日常生活的谈话都精简了。
    上次你的出书见面会是真想去的,但有事不能成行。你又在写新书吗? 精神按摩,很性感的词汇,也恰如其分。 不通文墨,但对绘画来说,我怎么觉得精神按摩不是接受而是给予呀,是为作品按摩。用心一笔一笔又像是诉说。 不献丑了,我得买菜去了。祝你今天愉快。
    嘿嘿,双向按摩,都随您说吧。活到老,按摩到老: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