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誘使蠢人上當

TianK

知名会员
注册
2010-10-07
消息
1,255
荣誉分数
310
声望点数
193
世道人生︰民意逆轉再逆轉 - 李怡



區選結果產生後,中國最早的回應,是在日本訪問的外長王毅,他說:無論香港發生甚麼事情,香港都是中國領土的一部份,任何搞亂香港、損害香港穩定繁榮的企圖都不可能得逞。

真是你不說我還明白,你越說我越糊塗了。香港區選只是選出處理地區事務,諸如垃圾、康樂、交通之類的事,沒有候選人或選民談論香港是不是中國領土的問題。中國外長以香港歸屬作答,似乎認為區選結果就是對於香港屬於中國領土的挑戰。他賦予了這次區選的公投意義。此外,林鄭說這次區選讓香港局勢恢復平靜,而中國外長卻把區選講成有「搞亂香港、損害香港穩定繁榮的企圖」。

王毅簡單一句話,就顯示中國認定區選結果是政治上的挫敗。

經濟上,有人計算出每一個區議員四年任期所領的薪酬、津貼及所有開支共約500萬元,建制派這次失掉了241席,就損失了10至12億元,若加上他們壟斷的康樂活動之類的撥款,經濟損失更難估算。

政治上出現王毅所說的「甚麼事情」,經濟上損失又如此龐大。如果中共港共預知有現在這個結果,他們會不會讓選舉進行?

我在十多天前就從專權政治的輸打贏要的脾性,料定區選會取消。最近看吳志森的頻道,他原來一直有看左報,他說一個月前的左報,從大小文章到政治廣告,眾建制派包括大佬葉國謙的談話,都鼓吹要取消區選,理由當然是「社會暴力」。其中一些懷疑是喬裝者做的過火行動,也像是為取消區選製造輿論。

但十天內事情急轉彎。三罷、堵路之後,許多傳媒都報道市民的怨言,民意似乎逆轉了。於是,取消的聲音轉弱。相信中共操盤者聽了自己喜歡聽的聲音,加上研判鐵票不會動搖、建制派在地區長年穩固工作、近年選情大幅向建制派傾斜、街坊對新降候選人沒有認識等條件,於是覺得選舉去馬不會輸,決定如期。

但民意在示威者堵路時固然略有逆轉,當警察向中大、理大圍堵、狂放催淚彈後又逆轉回頭了。警察這樣對待大學生實在令人吃驚。不但原來偏黃的市民憤怒,甚至淺藍的市民也不能接受。

短時間的民意鐘擺再大幅擺向抗爭者,市民對警察暴力的憤怒遠超過早前對交通不便的埋怨。但從來只是選擇聽自己喜歡的聲音的專權者,仍然陶醉於早前的民意稍逆轉,卻不會聽到再大幅逆轉回頭的聲音。愚蠢是道德缺陷,也是制度缺陷,無法在短時間回應形勢,鑄成大錯乃屬必然。

為甚麼投票前幾天和投票日又突然社會平靜呢?操盤者既然認為有很大機會一如既往地勝出,自然沒有喬裝者再製造事端。至於示威者,雖無大台指揮,但他們對社會的嗅覺極靈敏,其中勇武派儘管不相信一國兩制下的選舉有甚麼作用,但不願與和理非切割,也停止行動讓選舉和平進行。同一時間,市民看到的則是警察繼續暴力包圍理大,於是市民出來大排長龍投票矣。

區選結果是民意的逆轉再逆轉。現在的官員相信沒有人讀過馬克思主義辨證法,不知道何謂「否定之否定」——這是哲學上指走向更大的肯定,即民意轉向反建制的力度更大。

這次區選有三大意外,其一是在建制派劣勢下港共沒有取消選舉,其二是投票前及當日出奇地平靜,其三是民主派大勝得離奇。

倘若這次選舉結果是示威者的「設計」,是示威者的「收放自如」所致,倘若「放」所造成的民意稍轉向也在設計之內,成功誘使蠢人上當,那麼這樣的聰智就太不可思議了。陳雅明說:「這支『全世界最優秀的示威者』,值得登上《時代》雜誌封面」。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TianK

知名会员
注册
2010-10-07
消息
1,255
荣誉分数
310
声望点数
193
何議員、何已完、何以完? - 林夕



香港人,辛苦了,終於把建制派樹大根深的地方勢力攻破,重新洗牌,這可是用人命與鮮血嚇醒很多人換來的勝仗。

董建華先生表示知道有市民對「暴力亂港是敢怒不敢言」,呼籲選民用手中一票,換取香港一個更好的未來。

老董這次不再老懵懂,說得太好了。按這位退而不休的老人所說,等於間接承認,這次區議會選舉,是一場變相公投,接近三百萬人表態,當中不敢上前線不敢冒犯警員的市民,有多少是表示對力推送中條例、硬撐暴警的建制獻世派強烈不滿?暴力亂港者是誰?最暴力的是什麼人、是由什麼人縱容甚至培育他們變猛獸?誰敢怒不敢言?難不成是一批批住老人院的老人,被人推着輪椅去投票站,用掌心雷按指令投票,完全不知道誰跟誰,他們總是敢怒,又敢不敢不從命?後果天曉得喔。

工聯會麥美娟說,這次選舉不公平,不講社區工作,怪選民立場先行。保皇黨自己以舔共為必然立場,在這關頭,選民難道以蛇齋餅粽先行?麥還侃侃而談,民怨之主因,但不敢明言市民在怨什麼。盤踞地區二十幾年,竟然輸給年輕素人,不止怨恨你工聯會屢次出賣工人,你們成功爭取修復多少紅綠燈,都抵銷不了警察猛攻中大理大的罪孽。

葉劉說,這一次選舉非常政治化。好笑,選舉難道還可以去政治化,讓政治遠離選舉?區議會講社區工作,要默默耕耘,對。當屯門全社區懷疑受催淚彈所害,異味襲人,老幼街坊全都遭殃,政府低調處理,等於置之不理,保皇黨何曾吭一聲。全港毒霧瀰漫,民間驗出祖國催淚彈致癌物質,衣服水果窗戶沾染過,水洗唔清,衛生局長陳肇始竟然變成沈默大多數;你們有像泛民為社區着想,質問過政府嗎?

據探子回報,保皇派認為林鄭與中聯辦是頭號戰犯,他們「剛愎自用,欺上瞞下,謊報劇情,中西環都有責任」喔。這話不能公開講,因為證明舔共保皇黨眼見如此,依然力推反送中條例,撐警撐到置人道於不顧,撐蒙面法激起民憤,若明知這不能「止暴制亂」,你們都是啞巴,是牽線木偶、傳聲筒,自己沒有一丁點責任?

民建聯差不多只輸剩下黨主席,撐警最出力的何議員變何已完,何議員又何以完?這是保皇黨累積已久的共業,現在只是血債票償而已。套用電影《返校》的名句:「你們是忘記了,還是不敢想起來?」

(快樂的時候過得特別快,徐小鳳唱完齊鼓掌,就要唱漫漫前路有幾多風霜了。)

林夕
電郵 :linxiapple@gmail.com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