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亮点: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是一位华裔女性 Theresa Tam

谷歌大侠

初级会员
注册
2014-11-17
消息
836
荣誉分数
232
声望点数
53
  • Chief Public Health Officer of Canada


    Dr. Theresa Tam (1965-) was appointed in June 2017 by Canadian Federal Health Minister Jane Philpott to head the 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

    Tam was acting chief public health officer since the retirement of Dr. Gregory Taylor in December 2016.

    Tam, a pediatric infectious disease specialist, held a number of leadership positions at PHAC such as assistant deputy minister of infectious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1]

    Biography[edit]
    Tam was born in Hong Kong and grew up in the UK.[3] She obtained her medical degree at the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residency at the University of Alberta and fellowship at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4]
     

    qiluren

    初级会员
    注册
    2011-01-16
    消息
    1,122
    荣誉分数
    202
    声望点数
    73
    非常钦佩这位“花木兰”.
     

    yellow_violence

    资深人士
    注册
    2015-06-28
    消息
    3,790
    荣誉分数
    1,043
    声望点数
    223
    迫不及待地以华人或者华裔为自己脸上贴金之前,许多人都忘却了即使极尽所能追捧某人以让某个族群沾光,其前提条件也是衡量一下“what she did”而非“who she is”。

    CBC的1月31日的如下报道表明,为Health Minister Patty Hajdu提供信息和决策来源的,正是这位在上面正在被极力吹捧的Theresa Tam;她告诉了Patty Hajdu如下的结论,并被Hajdu作为“是否可以不做任何检测、保护措施”评判的依据:

    Hajdu said Health Canada maintains there is no evidence that the virus can be transmitted by people who are asymptomatic — who have no symptoms— despite a German report suggesting otherwise.

    https://www.cbc.ca/news/politics/champagne-coronavirus-airlift-china-1.5447130

    至少可以肯定的是,Theresa Tam作为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并没有能够尽职尽责,向Hajdu普及那时候早已举世皆知的关于冠状病毒的传播特征的常识。以上就是这位女士的“what she did”所造成的的结果。那么,请问,设置这个“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who she is”)是干什么用的?摆样子用的还是用来让你们因为同是华裔而感到骄傲的?以上的错误判断和知识性的错误,有理由让加拿大公众怀疑Theresa Tam作为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和Patty Hajdu作为Health Minister的知识能力、教育背景、工作态度、对国家和公民的忠诚度是否胜任现在他们承担的职务。这两位官员的判断和建议,难道不是给加拿大阻断疫情造成不可挽回的延迟、并对加拿大公众对于认知冠状病毒造成误导吗?

    现在,好吧,可以放心的把Theresa Tam作为亮点尤其是华人之光来追捧,并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为你所谓的“华裔”、“华人”,而非因为她是否有能力担当其职、并且帮助Health Minister甚至Minister做出正确决断。

    对无知和渎职,尽情钦佩,尽情意淫,既然沾了‘华裔’title的光,你也没选择,对吧?

    急了点吧?就像说姓周的都因为周先旺这个武汉市长做了官而光宗耀祖一样。

    官至几级,在各位脑子里,仍是判别是否亮点的依据吗?
     
    最后编辑:

    qiluren

    初级会员
    注册
    2011-01-16
    消息
    1,122
    荣誉分数
    202
    声望点数
    73
    迫不及待地以华人或者华裔为自己脸上贴金之前,许多人都忘却了即使极尽所能追捧某人以让某个族群沾光,其前提条件也是衡量一下“what she did”而非“who she is”。

    CBC的1月31日的如下报道表明,为Health Minister Patty Hajdu提供信息和决策来源的,正是这位在上面正在被极力吹捧的Theresa Tam;她告诉了Patty Hajdu如下的结论,并被Hajdu作为“是否可以不做任何检测、保护措施”评判的依据:

    Hajdu said Health Canada maintains there is no evidence that the virus can be transmitted by people who are asymptomatic — who have no symptoms— despite a German report suggesting otherwise.

    https://www.cbc.ca/news/politics/champagne-coronavirus-airlift-china-1.5447130

    至少可以肯定的是,Theresa Tam作为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并没有能够尽职尽责,向Hajdu普及那时候早已举世皆知的关于冠状病毒的传播特征的常识。以上就是这位女士的“what she did”所造成的的结果。那么,请问,设置这个“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who she is”)是干什么用的?摆样子用的还是用来让你们因为同是华裔而感到骄傲的?以上的错误判断和知识性的错误,有理由让加拿大公众怀疑Theresa Tam作为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和Patty Hajdu作为Health Minister的知识能力、教育背景、工作态度、对国家和公民的忠诚度是否胜任现在他们承担的职务。这两位官员的判断和建议,难道不是给加拿大即使阻断疫情造成不可挽回的延迟、并对加拿大公众对于认知冠状病毒造成误导吗?

    现在,好吧,可以放心的把Theresa Tam作为亮点尤其是华人之光来追捧,并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为你所谓的“华裔”、“华人”,而非因为她是否有能力担当其职、并且帮助Health Minister甚至Minister做出正确决断。

    对无知和渎职,尽情钦佩,尽情意淫,既然沾了‘华裔’title的光,你也没选择,对吧?

    急了点吧?就像说姓周的都因为周先旺这个武汉市长做了官而光宗耀祖一样。

    官至几级,在各位脑子里,仍是判别是否亮点的依据吗?
    什么乱七八糟的!既无根据,又无逻辑。
     

    谷歌大侠

    初级会员
    注册
    2014-11-17
    消息
    836
    荣誉分数
    232
    声望点数
    53
    没注意 Tam 在这次事件中的具体表现,只是觉得华裔能在加拿大职场上达到这样的高度,很了不起。3楼对自己的华裔同胞是不是要求太高了。3楼应该是原创,有其他报道说 Tam 在这次事件中不称职吗?记得加拿大印度裔的国防部长吹嘘自己是一场中东战争的设计师,后被揭发不是,没看到印度裔先跳出来攻击这位国防部长。
     

    GuardianAngel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4-02-10
    消息
    12,060
    荣誉分数
    2,796
    声望点数
    373
    没注意 Tam 在这次事件中的具体表现,只是觉得华裔能在加拿大职场上达到这样的高度,很了不起。3楼对自己的华裔同胞是不是要求太高了。3楼应该是原创,有其他报道说 Tam 在这次事件中不称职吗?记得加拿大印度裔的国防部长吹嘘自己是一场中东战争的设计师,后被揭发不是,没看到印度裔先跳出来攻击这位国防部长。
    很不称职。对于这个病毒的防范没有任何措施
     

    Maple Zhang

    资深人士
    注册
    2004-04-26
    消息
    1,536
    荣誉分数
    585
    声望点数
    223
    其实要是认为他们采取的措施不够的话,可以自己给 Health Canada 打电话,说出自己的对这次疫情的担心。我自己认为加拿大目前采取的防范措施不够,已经给他们打过电话了,只是表达自己的意见,他们是否采纳我们的建议,那是他们的工作。但是打电话的人多了,他们自然会考虑。

    小土豆前几天在多伦多的唐人街参加华人聚会,觉得也是太冒险了。因为加拿大一直都没有对中国封关。中国有些其它城市已经爆发了,这是事实。他凭什么认为那些聚会的华人当中,就没有几个是刚从中国过来的病毒携带者呢?我们这边目前看来还算安全,但这个病毒传染性太强,真的不该掉以轻心。
     

    yellow_violence

    资深人士
    注册
    2015-06-28
    消息
    3,790
    荣誉分数
    1,043
    声望点数
    223
    做奴才久了,就是这个操行。动辄为失职行为开脱:“你拿出几个具体措施让大家看看。 ”,逼着挣着卖白菜钱的,去操卖白粉的心。如果要求对执政不满的官员制定措施的结果,就是官员反诘:“你拿出几个具体措施让大家看看。”的话,选你做执政的官员干什么?你就职时候的职业操守和职务分配是给你的,还是给质询你的老百姓订的?老百姓非要替官员制定执政纲领、具体措施才能抱怨被暴露于危险之中的景况吗?

    想知道具体措施?既然敢问这个话,就先从位子上滚下来,就可以告诉你。不称职还敢坐在位子上问“你拿出几个具体措施让大家看看 ?”的,当初为什么要述职呢?有什么资格上任呢?有什么理由不立即辞职呢?在其位不谋其政耍起混蛋来都这么理直气壮了?

    这老傻逼也真是越活越糊涂了。不怕拿话噎死你,就继续狡辩。
     
    最后编辑:

    gocanoeing

    资深人士
    注册
    2006-11-21
    消息
    3,354
    荣誉分数
    610
    声望点数
    223
    你拿出几个具体措施让大家看看。
    她的意思可能是床总怎么办,加拿大就该跟进

    就算这样可能都不见得够,如果保守党没上台的话
     

    Maple Zhang

    资深人士
    注册
    2004-04-26
    消息
    1,536
    荣誉分数
    585
    声望点数
    223
    我给Health Canada 打电话的时候,他们问我的第一个问题也是,先说说你自己都采取了哪些防疫措施?我觉得他们问这样的问题挺正常。然后我就说了我现在采取的措施。

    接下来那个人又问我,你希望政府现在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我说中国武汉已经封城了,而且据说政府决定封城到真正封城之间有8个小时,在这期间从武汉出来29万多人。这些人当中会有相当比例的病毒携带者,那就是说除了武汉之外,中国其它城市也不安全了。所以我觉得加拿大应该尽快对中国全面封关(对同胞不厚道啊)。然后对方说,这对加拿大经济会有很大影响。其实我也知道加拿大不可能封关的,反正就是呼吁呼吁希望加拿大重视起来呗,后来我建议说实在不行把从中国过来的人直接隔离2个礼拜也好啊。。

    下面再说我自己真正采取的措施: 在这之前,我曾经答应过一个1月30号将从北京过来的朋友的朋友,租住我的一个房间。因为我从1 月初就开始非常关注这次疫情,到了 1 月 20号,官方数字说北京已确诊10个感染病例。于是我1月22号就要求国内即将过来的朋友来到加拿大后,一定要自行隔离2周再住到我这里来。同时我建议他来到加拿大后立刻把所有的衣服彻底清洗烘干。并且至少一个礼拜不要上班,出门一定要戴口罩

    到了1月24号,我和朋友说,这个病毒潜伏期太长了,国内的朋友来了之后隔离2周可能不够,隔离3周才安全。。不过呢,最后因为某种原因,那个朋友暂时没有来加拿大。

    接下来的事就是,我从1月24号开始去各个药店买口罩。那个时候已经基本买不到口罩了。好不容易买到两个N95的口罩,这不已经戴了一个礼拜了。要说夸张是有点夸张,不过也不是一点用没有。我2天前就见了一位亚裔客户,他说他刚从香港回来。我问他回来多久了?他说有2个礼拜了,但他没有告诉我具体回来的时间。我虽然相信他的话,但还是不放心。幸好我当时戴口罩了,而且他离开我诊所后我给诊所用酒精和白醋喷洒了一通。

    至于说其它的防范措施,我本来就很少去华人超市,最近就不去了。我想这次疫情,对华人的生意肯定影响很大。但是我觉得越早防范,这个影响就越小。如果几周之后,加拿大没有新增病例了,那我们才算比较安全了。
     

    谷歌大侠

    初级会员
    注册
    2014-11-17
    消息
    836
    荣誉分数
    232
    声望点数
    53
    很不称职。对于这个病毒的防范没有任何措施
    (以下是我个人观点,不喜勿喷)我说非常称职,按照疫情的发展情况调整应对策略,我对加拿大卫生部门应对这次武汉肺炎很有信心,因为有传染病专家团队,也有2003年应对SARS的经验。加拿大到目前为止,除了华人社区,一切体育,娱乐大型群体活动照常进行,渥太华街道上也没有看到什么人带口罩。华人社区取消一些活动也可以理解毕竟华人社区跟中国联系紧密,经常有人从中国过来。传染病的预防和控制是一门科学,我选择相信我们的专家团队。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