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特朗普媒体如何将冠状病毒阴谋论“合法化”(下)

Liuhuaxiu77

新手上路
注册
2016-06-25
消息
142
荣誉分数
2
声望点数
28
核心提示:美国独立新闻调查网站“灰色地带”(Grayzone)2020年4月20日刊发网站创始人麦克斯·布鲁门塔尔(Max Blumenthal)和记者阿基特·辛格(Ajit Singh)的署名报道,揭示了美国政府和保守派记者移花接木、混淆视听,将阴谋论“合法化”的过程。报道中提到,“有关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阴谋论,已成为特朗普政府的‘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国反邪教网全文翻译,并分三部分进行连载,此篇为第三部分。

  美媒:特朗普媒体如何将冠状病毒阴谋论“合法化”(上)

  
美媒:特朗普媒体如何将冠状病毒阴谋论“合法化”(中)

  罗金口中的伪科学家是美国政府资助的政权更迭活跃分子

罗金没有与科学专家讨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事情,而是试图依靠匿名的特朗普政府官员和被美国政府长期豢养的反华分子萧强的揣测来支持其论点。

罗金谎称萧强是“研究科学家”,试图为这位专业的政治异见者贴上学术可信的标签。事实上,萧强在任何科学领域都不具备专业知识,只是在“虚拟激进主义”“网络自由”和“博客中国”领域“传道授业”。罗金显然完全忽略了萧强作为反华活跃分子的真实历史。

20多年来,萧强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合作并长期受其资助。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是华盛顿控制的颠覆其他国家政权的工具。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资助并训练右翼反政府组织,包括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和中国香港。香港分裂分子发生暴动,要求脱离中国政府领导的示威活动几乎贯穿了2019年全年。

1991年至2002年,萧强是总部位于纽约的非营利组织“中国人权”执行主任。作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长期受资助者,他也是“世界民主运动”指导委员会的副主席。该组织是由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创立的国际“网络组织”,其“秘书处正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萧强同时也是“中国电子时报”的主编,该报于2003年创立,同样由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提供资助。

  用“未经验证的阴谋论”抹黑中国科学家

为了明里暗里诬赖武汉病毒研究所是新冠肺炎暴发的源头,罗金细细加工了石正丽的实验记录。石正丽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蝙蝠冠状病毒研究团队的带头人。罗金这样做是为了曲解她的记录,把她描绘成不计后果的疯狂科学家。罗金宣称,“其他科学家认为石(正丽)的团队在冒不必要的风险”,以及对于石正丽团队所进行的这类研究,“美国政府已经终止了资金资助”。

为了使自己的主张看上去更具说服力,罗金引用了《自然》杂志在2015年的一篇文章。该文主要是针对一项实验所引发的风险提出了争议,该实验创造了一种蝙蝠杂交冠状病毒。不过,这篇文章根本就没有提到石正丽,讲的主要是在美国(而非武汉)进行的一项研究。这项研究由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传染病研究人员领导,石正丽仅仅是13名共同作者之一,这些共同作者中有10人在美国的大学工作。

根据《自然》杂志,这项由美国主导的研究“在美国政府终止(研究资金)资助以前就已经开始了,而且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允许在审查的同时继续进行这项研究”。

《自然》杂志的编辑们担心,杂志上的文章会被阴谋家们不负责任地利用,宣称新冠病毒是在实验室里面制造出来的。有鉴于此,编辑们今年3月在这篇文章的文头加了一则免责声明:“我们发现有人利用此文作为引起新冠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人工制造的证据。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该理论真实可信。科学家相信,此类冠状病毒最有可能的来源是动物。”



《自然》杂志论文上的免责声明

而罗金为了更好地传播他的“冷战”阴谋论,故意没有提及这个免责声明。

  科学家们质疑罗金拙劣的报道,评论区“沦陷”

罗金没有采访任何专家,而且依靠各种暗示夹带私货,企图推动政治性的议程。科学家们对此进行了强烈批评。

罗金把中国实验室的安全隐患写得耸人听闻。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博士批评说,罗金的说法“含糊不清”,因为他没有指出“任何一项清楚、明确的实验风险。”

拉斯穆森博士继续指出,罗金错误解读并片面引述有关“电报”的内容,而且为了证明他自己的观点对别人的话“不加鉴别地拾人牙慧”。



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博士质疑罗金报道

犹他大学医学院病毒学家史蒂芬·戈德斯坦博士,也批评罗金的文章“存在多处科学漏洞”,依赖“无依据的影射”。科学家们要求罗金全文发布美国国务院的电报,罗金拒绝了。这很能说明问题。

随着拉斯穆森博士、戈德斯坦博士以及其他人士发出反对的声音,批评他报道不负责任、没有咨询科学方面的专家,罗金表示他曾与“顶级的病毒学家”对话,但依然没有解释说明为什么他说他采访过专家,却没有把这些专家的观点写进文章里。

  拉斯穆森博士对我进行人身攻击,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她又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和谁对话过。现在有很多科学家持不同的理论、有不同的分析。有很多人告诉我他们和你意见不同,其中包括顶级的病毒学家。

  ——约什·罗金(@joshrogin) 2020年4月15日

  哪几个病毒学家?你文章里面没有任何名字或者引用。这问题不是很简单吗。

  ——史蒂芬·戈德斯坦(@stgoldst) 2020年4月15日

4月17日,《福布斯》杂志刊登了由曼尼托巴大学病理学助理教授杰森·金德拉查克撰写的文章,同样给罗金的阴谋论当头一棒。文章指出,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是从中国实验室泄漏的”。

  为好战主义摇旗呐喊的职业生涯

由于不擅长鼓吹冲突的写作手法,数不清的记者已经被排挤出了主流媒体。与此同时,《华盛顿邮报》的约什·罗金却靠着哗众取宠的报道,以及经不住推敲、包装成新闻报道新保守主义的政治宣传成就了事业。

他先是为一家日本报纸和日本大使馆工作了一段时间。在此期间,罗金凭着对“美国国家安全状态”的吹捧,取得了一些名头(译注:“美国国家安全状态”US national security state是一个冷战时期的用语,主要用于鼓吹为战争做好准备,把经济和军事捆绑在一起)。在美国《每日野兽》网站上,他与同样信奉新保守主义的艾利·雷克(Eli Lake)合作,写出了一篇有关2013年的“辟谣”文章,宣称基地组织的“末日军团”其实只是一群人聚集起来“为了开会”而已。

很明显,这就是那些在国家安全政策强硬派炮制出来的产品,目的是为了把奥巴马抹黑成恐怖主义面前的软脚虾。面对国家安全专家的各种嘲讽和批评,最后,罗金和雷克只好承认他们文章中提到的“一通电话”并不存在,其实是一次“没有通过电话进行的交流”。

两年后,罗金又编造了一篇假报道,其中附有照片,照片内容是一列俄罗斯坦克为乌克兰的亲俄分离主义者提供补给。后来这些照片被发现是多年前的旧照,而且照片中的俄罗斯坦克其实在南奥塞梯。

罗金一边向上爬,一边(在新闻道德上)继续堕落。接下来,他来到了彭博社,与艾利·雷克分别拿着27.5万美元的年薪,继续为那些在国会和国务院中的对外政策强硬派发表忠实于他们观点的文章。

自从2017年罗金转投亚马逊旗下的《华盛顿邮报》以来,他就向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约翰·鲍尔顿施压。当时拉丁美洲的一些社会主义国家正在经历政权更迭,罗金把原政权贴上了“暴政三驾马车”的标签,要求鲍尔顿跟进;他抓住美国杀死伊斯兰国领导人阿布·巴克·巴格达迪的机会,要求华盛顿谋杀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他叫嚷着要美国支持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境内的极端军事力量(当时该地区在基地组织控制下);由于一名奥巴马政府的前官员为中国的通信公司华为游说,他还建议应该在联邦法院控告这名官员。

由于众议院议员图斯利·加伯德反对美国在叙利亚进行的代理人战争,罗金对她开始了长达数年的污蔑诽谤。一开始,他称加伯德是“阿萨德在华盛顿的喉舌”,后来不情不愿地发表了一份70个英文单词的勘误。

虽然约什·罗金有着长长的黑历史,包括言行不慎、言辞夸张,尽管科学家们认为都是胡说八道,他还是使(新冠病毒由武汉实验室泄漏)这个阴谋论成为了主流。《华盛顿邮报》品牌的基调是反特朗普的,他通过将这种阴谋论植入这份报纸,为特朗普团队提供了完美的工具,将“新冷战”的政治宣传投向大众。正如《华盛顿邮报》的箴言所说,“民主死于黑暗”。(完结)



作者简介:麦克斯·布鲁门塔尔(Max Blumenthal),获奖记者,曾出版多本著作,包括畅销书《罪恶共和国》《歌利亚》《五十一日战争》以及《管理残恶力量》。他为多部出版物撰写文章,为许多视频报道撰写讲稿,为多部纪录片写解说词,其中包括《杀害加沙》。由于美国不断陷于战争,国内反响强烈,2015年,布鲁门塔尔创立了“灰色地带”网站thegrayzone.com,希望能从新闻报道的角度带来一丝光明。

原文网址:How a Trump media dump mainstreamed Chinese lab coronavirus conspiracy theory | The Grayzone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