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中美「新冷戰」:媒體辯論中美對抗實質是制度還是國家之爭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0,293
荣誉分数
4,498
声望点数
373
中美「新冷戰」:媒體辯論中美對抗實質是制度還是國家之爭
  • 8小時前
特朗普和習近平

中美關係急劇惡化,國際媒體分析紛紛聚焦「新冷戰」開始的時候,北京方面的回應卻相對低調,中共領導人和媒體則再度重申要繼續「對外開放」。

中美關係走向何方?新冷戰是否不可避免?國際媒體和各路資深分析人眾說紛紜。

新冷戰宣言?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23日在美國已故前總統尼克松故鄉的尼克松圖書館發表專題演講,指責中國為「國內人民的壓迫者」,把目前的美中對抗說成「自由世界與暴政之間的戰爭」。

蓬佩奧宣告尼克松1971年開始的對華接觸政策已經失敗的同時,表達了要對中國採取全面對抗的姿態。他的講話被廣泛理解為新冷戰的宣言。許多評論將蓬佩奧講話同1946年美國外交官喬治•凱南從莫斯科發回的八千字電文相提並論。凱南的長篇電文被認為是奠定冷戰和對蘇聯遏制政策的基礎文獻。

中國解放軍

圖片版權GETTY IMAGES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7月28日的亞投行會議上致辭說,中國「堅持多邊主義,以合作共贏的精神同和世界共同發展」。中國官方媒體隨後評論說,當中國遭遇外部圍堵封鎖的時候,更要堅持對外開放,並說改革開放是決定國家命運的關鍵。

西方世界的敵人?

中國官方媒體在反駁蓬佩奧講話的同時,幾乎都在強調中國並非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世界的敵人這一點。除中國媒體的論述外,西方主流媒體上近來似乎也看到一些質疑「新冷戰」的評論。

最近英國《金融時報》的政治評論員斯蒂芬斯(Philip Stephens)就撰寫評論說,不能把目前中美對抗被比作冷戰中西方同蘇聯的對抗。

永暑礁

圖片版權XINHUAImage caption中國在南海島嶼進行了規模浩大的填海擴建工程,在擴建島嶼上修建了飛機跑道(永暑礁)

斯蒂芬斯在7月30日發表的評論中說,習近平是要在同西方經濟互相依賴的框架內實現他的目標,中國走的是依賴資本主義的道路,而冷戰時期蘇聯的目標是要摧毀資本主義。冷戰時美蘇是不同制度的較量,但現在的中美對抗是國家間的競爭。

他認為,當初尼克松的代表基辛格和周恩來的會談記錄顯示的歷史和蓬佩奧理解的歷史不同。基辛格是現實主義者,不會讓實用外交受價值觀干擾。當時美國並沒有在自由事業方面對北京施壓,其外交目標就是要孤立莫斯科。

因此斯蒂芬斯說,因為蓬佩奧誤讀了那段歷史,才會說尼克鬆開啟的對華政策失敗。尼克松當初的政策並非要把毛澤東領導下的中國帶入西方民主的懷抱。

毛澤東和尼克松

圖片版權XINHUAImage caption評論說,尼克松當初的政策並非要把毛澤東領導下的中國帶入西方民主的懷抱,不能說當初對中國開放的政策是失敗的

民主「十國集團」

《福布斯》資深撰稿人拉波扎(Kenneth Rapoza)分析認為,目前的美中較量和過去冷戰的不同之處在於,它不是軍事力量的對抗,而是工業生產能力的較量。

他在7月31日的一篇文章中說,美國國會兩黨已經形成了共識,即對中國採取類似冷戰的遏制措施,包括英國人提出的組成針對中國的「十國集團」——也就是世界十大民主國家聯合應對中國。

最近美國負責經濟增長,能源和環境的副國務卿克拉奇(Keith Krach)在國會發言說:「民主十國的目的是保護戰略資產,在聯合研究和投資甄別方面採取進攻態勢,最好的防禦就是有力的進攻」。

據解釋,所謂「十國集團」就是包括印度,韓國,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美國,法國,英國和德國在內的十大民主和自由市場國家互相協調,對付中國主導的國家壟斷資本主義。

鄧小平和卡特

圖片版權XINHUAImage caption1979年中美建交後,中國一直在同資本主義共存的框架內發展經濟,擴大影響力

中國不同蘇聯?

更多評論認為, 中國與當年的蘇聯還是有很多本質區別的,因此不大認同採用冷戰手段對付前者的理念。

《金融時報》的政治評論員說,雖然中國有雄心勃勃的地區目標,甚至長期的全球目標,但並沒有像當初的蘇聯那樣希望在全球範圍內摧毀資本主義,即凱南電報描述的蘇聯擴張目標。

評論認為, 當初蘇聯的目標是要改變世界,通過同志式的伙伴關係,建立同盟,尋找代理人在全世界成立共產黨組織。而中國是通過「勢力範圍」影響世界。因此《金融時報》評論認為,蓬佩奧所說的「中國共產主義建立全球霸權」並不符合現實。

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說美國在亞太的5個盟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菲律賓和泰國,他們同中國的經貿聯繫都超過同美國的比重

Image caption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說美國在亞太的5個盟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菲律賓和泰國,他們同中國的經貿聯繫都超過同美國的比重

新加坡前外交官,國際問題學者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 最近舉例說明了中國的「勢力範圍」與武力擴張的區別。他說,美國在亞太的5個盟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菲律賓和泰國,同中國的經貿聯繫都超過同美國的比重。

馬凱碩最近在同澳大利亞獨立研究中心史威哲(Tom Switzer)的訪談中說,中國在10-20年前就預料到中國崛起會遇到美國圍堵的問題,因此「並沒有走類似當初蘇聯靠硬實力擴張的老路」。

共贏或零和博弈?

斯蒂芬斯分析認為,中國有咄咄逼人的政策,如在南海擴島和軍事化,中國還希望把美國勢力推出西太平洋,在東亞建立主宰。另外中國可能還有取代美國成為世界上的最強大的國家的長期目標。

但他同時認為,美國仍然可以在共存的框架中同中國打交道,這不妨礙西方在人權問題上批評中國,對中國咄咄逼人的政策加以遏制,捍衛自己的價值和利益。

1946年喬治•凱南在長篇電文最後對美國決策者提出警示,「畢竟,在應對蘇聯共產主義挑戰中最大的危險,是我們讓自己變成了我們所需要應對者那樣」。

印有中美兩國旗幟的拳頭交鋒

圖片版權GETTY IMAGES

斯蒂芬斯說,這句話就像是針對特朗普政府寫的。他說特朗普和蓬佩奧顯然忽視了凱南電報最重要的建議,即不要挑釁或發起戰爭,而是要「確保我們自己的社會健康和活力」。

當然,也有學者和分析人吧美中關係未來看為一場「零和遊戲」。

美國政治學者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就持這種看法。他把中國崛起過程中的美中對抗看作零和博弈。這位提出「進攻性現實主義」的學者在同史威哲的訪談中說,美國決不會允許一個強權(蘇聯和俄羅斯)主宰歐洲,也不許一個強權(中國)主宰亞洲。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0,293
荣誉分数
4,498
声望点数
373
零和
双赢
双输
一方完胜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