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美国对于新冠的疫苗,抗体治疗,及常规药物治疗的研究几乎全军覆没。不要忘记上半年还抢劫加拿大从中国买的口罩

向问天

日月神教光明左使
VIP
注册
2012-09-04
消息
57,679
荣誉分数
10,521
声望点数
1,273
结果严重!FDA检查礼来新冠抗体工厂,两大数据完整性缺陷;美国新冠药物研发接二连三受挫!
GMP行业新闻 Yesterday
美国的新冠疫苗及药物研发几近全军覆没。继辉瑞、阿斯利康、强生相继踩雷之后,当地时间13日,礼来宣布暂停其新冠病毒抗体药物的试验。
640

近日,路透社报导了FDA检查礼来公司新泽西州抗体生产工厂的消息,FDA批评该工厂"对计算机系统控制不力"。消息人士透露,缺陷包括删除制造过程相关的数据,以及纸质审计跟追踪的质量控制失败,检查结果确认为OAI这是FDA缺陷观察的最严重级别

据路透社消息,礼来布兰斯堡工厂不仅没有通过FDA的检查,在检查前,现场工作人员已经警告公司官员有关问题,集中在人手不足和伪造记录上


报导如下:

Just days after Eli Lilly sentan COVID-19 antibody ahead for FDA scrutiny, the drugmaker\\'s immediate chanceswere halted by a damaging trial stop for the therapy. Now, the FDA has knockedLilly for its manufacturing controls at a New Jersey site producing theantibody.
就在礼来将COVID-19抗体提前送到FDA审查的几天后,因该疗法的破坏性试验,该公司放弃了眼前的机会。而现在,FDA对礼来在新泽西州的一个生产抗体的工厂的生产控制提出质疑。

The FDA cited Lilly\\'s Branchburg, NewJersey, facility on two counts of inadequate "control of computersystems," Lilly confirmed in an email. Those two findings included deleteddata on the company\\'s manufacturing processes and failed quality control overaudit paper trails, sources told Reuters.
礼来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证实,FDA批评了礼来位于新泽西州布兰斯堡的工厂,指控其"对计算机系统控制不力"。消息人士透露,缺陷包括删除制造过程相关的数据,以及纸质审计跟追踪的质量控制失败。

While Lilly assured that the flawsweren\\'t tied to its production of COVID-19 antibody LY-CoV555, which isproduced on site, the findings could complicate the therapy\\'s bid foran 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
虽然礼来保证这些缺陷与该工厂生产的COVID-19抗体LY-CoV555无关,但这些缺陷可能会使该疗法申请紧急使用授权变得复杂。

After an inspection in November, FDAinvestigators flagged the quality control deficiencies in a notice sent toLilly, the drugmaker said. The investigators\\' findings qualified as officialaction indicated (OAI) in the notice, the highest enforcement priority levelfrom the FDA for its observations.
礼来表示,在11月的一次检查之后,FDA检查人员在发给礼来的通知中指出了质量控制的缺陷。在通知中将检查结果确认为OAI这是FDA缺陷观察的最高级别

In response, Lilly drafted a remediationplan and has been "working aggressively to resolve the issuesidentified," including hiring an external consultant and bringing onmore workers to offset an increased workload tied to production ofactive pharmaceutical ingredients (APIs).
作为缺陷回复,礼来起草了一份补救计划,并一直在"积极努力解决已查明的问题",包括聘请外部顾问,并雇佣更多员工以弥补与活性药物成分 (API) 生产相关的工作量增加。

The drugmaker hasn\\'t received anyfurther enforcement notices or warning letters from the FDA and said thefindings haven\\'t hit its API supplies.
该制药商目前未收到FDA的进一步执法通知或警告信,并表示,检查结果未直接影响其API供应。

Lilly\\'s Branchburg plant not onlyflopped its FDA inspection, but on-site workers had already warned company officialsabout the issues before the walk-through, according to Reuters sources.Those complaints reportedly centered on understaffing andfalsified records.
据路透社消息,礼来布兰斯堡工厂不仅没有通过FDA的检查,而且在检查前,现场工作人员已经警告公司官员有关问题。据报告,这主要集中在人手不足和伪造记录上

However, Lilly contended theFDA found no evidence of falsified records during its inspection. Thedeletions cited in the Reuters report were tied to "equipment set upactivities prior to use," Lilly said, and not actual manufacturing runs.
然而,礼来辩称,FDA在检查过程中没有发现任何伪造记录的证据。礼来说,路透社报道中引用的删除内容与"设备使用前的设置活动"有关,而不是实际的生产过程。

"At no point was data deleted thatwas related to an actual production run and there has been no impact on productquality or safety," a Lilly spokeswoman said.
礼来发言人说:"从未删除任何与实际生产操作相关的数据,也没有对产品质量或安全性产生影响。”

The FDA\\'s hammer drop comes as a one-twopunch to Lilly\\'s chances at an emergency nod for LY-CoV555 after the NationalInstitutes of Health (NIH) halted a late-stage trial for the antibody Tuesday.
周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停止了对该抗体的后期试验,FDA的检查是对礼来公司的LY-CoV555来说是一次沉重打击。

The trial\\'s independent data safetymonitoring board recommended the company pause enrollment, a Lilly spokesperson told CNBC in an email Tuesday,adding, “Lilly is supportive of the decision by the independent DSMB to cautiouslyensure the safety of the patients participating in this study."
礼来发言人周二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试验的独立数据安全监督委员会建议公司暂停注册,并补充说,"礼来支持独立数据安全监督委员会的决定,谨慎确保参与这项研究的患者的安全。

The news comes one day afterJohnson & Johnson paused a phase 3 study for itsCOVID-19 vaccine because a patient had an “unexplained illness”—and about amonth after AstraZeneca suspended a trial for its COVID-19jab because a patient developed transverse myelitis, a type of spinal cordinflammation that can be triggered by infections.
这一消息出现前一天,强生公司暂停了COVID-19疫苗的三期试验,因为患者出现"不明原因的疾病",大约一个月后,阿斯利康暂停了COVID-19疫苗的试验,因为患者出现了横向骨髓炎,这是一种脊髓炎症,可由感染引发。


强生礼来接连刹车 美国新冠药物研发再受挫


激进后的刹车

  13日,礼来宣布,由于存在潜在安全隐患,美国卫生监管机构已经暂停了该公司用于新冠病毒抗体药物的后期试验。
  礼来公司发言人莫莉·麦卡利表示:"对礼来来说,安全是最重要的。我们支持此次试验的独立数据安全监测委员会DSMB提出的考虑暂停的建议。"消息宣布后,礼来公司的股价收盘下跌2.9%。
  而就在礼来宣布这一消息的前一天,强生刚刚证实因参与者出现不明原因的症状,正在进行的新冠疫苗研究已经暂停。强生公司在给出的回应是因为"一位参与者出现了无法解释的症状",并拒绝提供更多信息。
  据报道,一位研究人士认为,强生此次研究规模已经达到了6万人,在这种规模下,即使这次的问题可以解决,也可能出现新的状况。北京商报记者联系礼来、强生进行采访,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回复。
  据悉,强生是第四家获得美国政府Operation Warp Speed支持的三期临床试验制药商另三家分别是Moderna、辉瑞和阿斯利康。
  尴尬的是,一个月前,阿斯利康也暂停了新冠疫苗试验。在9月8日的一份声明中,阿斯利康表示:"我们已经启动标准审查程序审查安全数据,暂停疫苗试验。这是一种常规行为,在调查过程中,一旦在某项试验中出现不明原因的潜在疾病,就必须采取这种行为,以确保试验的完整性。"
  而辉瑞的研发也不顺利。辉瑞9月15日表示,该公司与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合作研发的新冠疫苗三期临床试验中,一些参与试验的志愿者出现了轻度至中度副作用反应。
  最被美国政府看好、一骑绝尘的Moderna也出现了问题。Moderna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新冠核酸疫苗的早期临床数据后,业内纷纷质疑,试验组人数少、受试组年龄分布有局限。

重金压阵
  对于药企接二连三地暂停试验,医药行业独立评论人谭亚娣评论认为,药物研发具有不确定性。三期临床研究中止或失败在药物和疫苗史上是常有的事。针对新冠病毒尚未有过成功的疫苗,这让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更加不让人看好。
  但是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来说,这个结果并不能接受,毕竟数十亿美元投出去,总要听个响儿。
  今年7月,美国政府向疫苗公司诺瓦克斯医药提供了16亿美元资金用于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公开资料显示,阿斯利康从美国当局获得了至少10亿美元资金用于新冠疫苗研发;BARDA机构前后为Moderna新冠疫苗实验提供了高达9.55亿美元的资金……
  然而,近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负责防备和应对的助理部长鲍勃近日公开表示,美国公共卫生机构目前仍然缺少足够的资金来实现为全部美国人提供疫苗的目标。要达到生产3亿剂疫苗还需要2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而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白宫新冠病毒工作组成员的雷德菲尔德也指出,州政府在疫苗发放上的资金缺口高达69亿美元。与此同时,雷德菲尔德也对"速成"疫苗的有效性表示了担忧。雷德菲尔德表示,虽然美国疫苗会在11月到12月之间供应,但是免疫几率只有70%,一旦人体无法产生免疫,那么将会暴露在病毒中,因此,一个疫苗还没有戴口罩可信。

欲速则不达
  起码到目前为止,特朗普还没能在疫苗乃至各种疗法上盼来"十月惊奇",毕竟科学的事由不得政治做主。事实上,受特朗普此前的多番催促,外界关于疫苗安全性的担忧便已层出不穷,一些专家认为,美国卫生机构承受的政治压力越来越大,这可能冲击疫苗审批和分配程序,带来不利影响。
  很显然,在这次糟糕的抗疫过程中,美国的两大抗疫机构CDC和FDA已经遭受到了严重的信任危机。为此,8月末,备受争议的FDA局长斯蒂芬·哈恩做出保证:任何供公众使用的疫苗都将在科学和数据的基础上获得批准,按照哈恩的说法,他们不会基于政治因素做出决定,"这是一个承诺"。
  在这之前,在《金融时报》刊登的一篇采访中,哈恩表示,FDA可以在三期临床试验结束前,通过紧急授权快速审批并使用新冠病毒疫苗,也是因为这番言论导致哈恩遭到了公共卫生专家的强烈抗议。
  在医药专家赵衡看来,特朗普的催促完全有可能造成新冠治疗药物研发的欲速则不达。赵衡解释称,平均一种新药研发成功的时间要长达14年,一款全新的安全有效的疫苗平均也要大约10年的开发周期,所以目前因为出现一些临床试验当中的问题导致药企必须暂停研发也是正常的。就当下的情况看,今年要想研制出来相关药物的可能性还是很低的。目前各个药企都在加速研制,但最快也要等一期、二期、三期的过程走完,时间上肯定没那么快。
  尽管特朗普的催促十万火急,但对于企业来说,哪头轻哪头重或许还是拎得清的。在孙成昊看来,医药行业有自身产业的规律,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和安全性之前不可能把药物大批量地拿出来,一旦出现事故企业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毕竟药企还要考虑自己自身的利益。


联合瑞德西韦试验暂停后,礼来新冠病毒抗体其他研究仍继续

礼来制药(下称“礼来”)旗下新冠病毒抗体LY-CoV555联合瑞德西韦的ACTIV-3临床试验因安全因素被暂停后,是否会波及该抗体的其他研究?10月19日晚间,礼来终于给出了明确回应,称“关于其他中和抗体的研究仍在持续”。

ACTIV-3是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下属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发起的,用于评估礼来在研中和抗体LY-CoV555 用于COVID-19住院患者的疗效。10月13日晚间,礼来与研究发起方NIAID就独立数据安全监察委员会(DSMB)建议ACTIV-3临床试验暂停入组进行沟通,这由此引发外界高度关注。

礼来表示,ACTIV-3临床研究是目前唯一进行中的、用于评估礼来中和抗体对COVID-19最严重的住院患者疗效的研究,本研究中LY-CoV555剂量为7000mg。

“ACTIV-3研究中的受试者感染病毒的时间较长,相比其他LY-CoV555研究的受试者可能有更为严重的症状。相比早期COVID-19患者,住院患者接受的治疗方式有所不同。基于这些原因,住院患者就中和抗体的治疗获益可能更少。”礼来方面表示。

礼来在研中和抗体LY-CoV555除了联合瑞德西韦进行临床试验外,目前还有三项针对早期COVID-19及其预防的临床试验
一是BLAZE-1试验,这是针对近期被确诊的COVID-19门诊患者的2期临床研究,这项研究会对LY-CoV555单药与另一款抗体(etesevimab, LY-CoV016)联合用药进行评估;
二是BLAZE-2试验,这是针对LY-CoV555用于长期医疗护理机构的住院者和员工开展的预防COVID-19的3期临床研究;
三是ACTIV-2试验,这是NIH发起的、也是针对LY-CoV555用于近期确诊COVID-19的轻中度患者进行研究。

礼来表示,这些临床研究并未受NIH发起的住院患者临床研究暂停所影响。
礼来表示,BLAZE-1临床研究中,LY-CoV555不良事件的发生率和类型均与安慰剂组相似,多数不良事件的严重程度是轻中度,至今未报告有药品相关的严重不良事件。在其他LY-CoV555研究中,出现了药物相关的轻度输液反应或过敏反应。

“目前我们正在等待额外的数据来理解中和抗体能否在帮助住院患者方面起到作用,我们对中和抗体在帮助早期COVID-19患者方面的潜在获益依旧充满信心。”礼来方面表示。

为什么三期临床试验对新冠疫苗至关重要?

可能有人会想:这个问题还用问?!对于所有疫苗都重要,因为只有经过三期临床才能上市。

但上市不是目标,为人类提供安全有效的保护才是。“如果你才认识一个人几天,能不能就相信你和他有过命的交情?”10月16日,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朱凤才接受科技日报专访,他打了个形象地比方,疫苗也是一样,才研发出来不久,不拿“三昧真火”,怎么相信炼出来是不是真能“保你取经”。

三期临床重要,因为它的任务就是用严谨、详实的科学数据证明疫苗是不是安全、有效。一个俗语能更形象地概括三期临床的使命——“路遥知苗力、日久见苗心”!

这几个答案,只有三期临床能给!

疫苗的保护效力是多少?这是只有三期临床能给出的答案。

对大多数病毒疫苗而言,要求其保护效力在75%以上。对于新冠疫苗而言,WHO指南规定,在随机对照试验中,疫苗效力至少要达到50%(可信区间下限至少30%)。

或许对于某个人来说,保护与不保护是0和100%的区别,但这个从整体人群积累而得到的数字和每个人获得保护的概率相关。

而二期临床试验中产生的中和抗体的量和比例,只是间接的证据,并未回答该抗体是否有保护人体免受病毒攻击的能力。

还有一些需要长期观察才会获得解答的问题。例如,疫苗急性毒性反应是怎样的,疫苗的免疫病理反应如何?

“前者大家很熟悉,就是注射后会发生的红肿、发烧等,但只要在一定的可接受范围内这些往往不阻碍疫苗获批。”朱凤才说,只有严重不良反应、疫苗相关的特定的不良反应、接种疫苗后仍发生了重症病例等,会左右疫苗的命运。

而疫苗的免疫病理反应则需要接种较多的人群并随访观察更长时间才会显现出来,因为机体的免疫反应是体内一个十分复杂的过程。

疫苗产品的成分比较复杂,在历史上,即便获批临床也存在由于安全性出现问题而退市的情况。

“新冠疫苗的研发截至目前仍处于先解决‘有无’的阶段。它真正的保护力如何必然需要三期临床试验大人群、长时间的‘考验’ ,人们才能获得科学客观的答案。”朱凤才说,因此,新冠疫苗的研发之路仍将持续较长时间。
 

阿土仔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7-01-19
消息
16,843
荣誉分数
5,591
声望点数
373
老向,劝你别这么嚷吼了,听着越来越越像只有中国有独门解药......
 

GuardianAngel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4-02-10
消息
12,521
荣誉分数
2,893
声望点数
373
老川3天康复用的都是无效药?难道?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23,810
荣誉分数
34,510
声望点数
1,393
老川3天康复用的都是无效药?难道?

特朗普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他老婆尚不露面,说是还咳嗽。
 

向问天

日月神教光明左使
VIP
注册
2012-09-04
消息
57,679
荣誉分数
10,521
声望点数
1,273
标 题: 美媒:尊重科学,让中国战胜新冠, 复苏经济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1 23:58:15 2020, 美东)

中国三季度的增速为正增长4.9%,预计在第四季度,中国经济增速会接近于去年的正常水平。中国经济正在快速持续的复苏。新冠肺炎疫情很好的检验了世界各国的真实水平。

让大家知道,有些国家看似强大,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强大。有些国家低调隐忍,却拥有大智慧和巨大的能量。

在全人类面临一种未知病毒的情况下,中国政府能够相信科学,遵从科学。第一时间封闭城市和停止工业生产,全国十数亿人完成社交隔离。而中国企业也能够从之前的生产汽车,服装,等等各种不同的产品的状态。迅速转产生产防护服和医疗用品。既满足了全国的需求,也在全球最危险的时刻,用中国工业的生产能力为全球提供强力的支撑。

巅峰时期,负责处理防护用品外运的上海机场,每天不间断的有来自全球各国的飞机运送医疗物资。很多飞机甚至需要等待盘旋降落。

与之相对的,美国政府坐拥世界最先进的技术和能力。任由疫情发展,不做任何响应。也不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不带口罩,不社交隔离。直接让美国这个全球最强大的国家跌入深谷,美国经济也跌入万丈深渊。美国负债创纪录的超过GDP总量。

美国的失败是政治凌驾于科学造成的。是人祸。
 

向问天

日月神教光明左使
VIP
注册
2012-09-04
消息
57,679
荣誉分数
10,521
声望点数
1,273
距离“德国制造”新冠疫苗还有多远?
22.10.2020
53208918_101.jpg


BioNTech位于美因茨总部的实验室
欧洲迎来第二波新冠疫情之际,全世界的许多家公司仍然在全速研究疫苗。德国有两家公司备受关注。一场“最快疫苗”和“最好疫苗”的竞赛已经展开。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年前,还只有很少人才知道美因茨的这家名为BioNTech的公司。该公司虽然有大约1500名员工,但是在其12年的历史中还没有正式拿出任何一款可以上市的产品。如今BioNTech的市值已经超过150亿欧元。几乎全世界都在关注这家公司--因为在研制新冠疫苗的赛跑中,它属于领跑者之一。

该公司为自己的产品起名"光速",为的是展示公司正在尽快研发产品,董事会成员波尔丁(Sirk Poetting)在10月初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说。从今年3月开始,BioNTech就和美国辉瑞公司一起合作开发新冠疫苗。同时与中国复星医药集团也开展了战略合作。后者已经获得了在中国商业推广BioNTech公司产品的授权。

54355154_101.jpg


BioNTech与中国复星医药集团也开展了战略合作
今年可获上市许可
BioNTech公司也得到了德国联邦政府的支持,具体来说是3亿7千500万欧元的资金。波尔丁表态称,政府的出资能够帮助公司扩大生产规模,完成最终阶段的研究试验。目前,该公司的疫苗已经进入了所谓的第三阶段。"到10月底,我们就能知道疫苗到底管不管用",辉瑞公司的CEO艾伯乐(Albert Bourla)几天前在一份文件中如此写道。

然后再过几个星期,就可以知道该公司的疫苗是否也符合安全上的规定。艾伯乐预计,会在今年11月的第三个星期之前到达这一里程碑。如果一切顺利,公司会立即在美国申请紧急上市批准。在欧洲,该公司的疫苗也可以以很快的速度上市。欧洲药品管理局EMA从今年10月初就以所谓"滚动式审查"(rolling review)的方式处理BioNTech和辉瑞公司正在临床试验阶段的产品。

53841251_101.jpg


一度有消息称,美国政府要买断CureVac的新冠疫苗,但后来这件事并没有发生
另一家来自德国图宾根的名为CureVac的公司拥有大约450名员工,长期致力于研制基于信使核糖核酸(mRNA)的抗癌药物。同BioNTech一样,该公司从今年年初也开始了新冠疫苗的研制。而且两个公司的另外一大共同之处就是:背后都是实力雄厚的投资方。

BioNTech的大股东是大型药业公司赫克萨尔(Hexal)的创始人施特容曼(Strüngmann)兄弟。两人虽然2005年通过出售赫克萨尔公司的股权进账数十亿,但没有停下对不同生物科技公司的投资,包括BioNTech。

来自白宫的邀请
当年德国SAP公司的创始人之一霍普(Dietmar Hopp)则拥有CureVac公司近一半的股权。今年三月,这位赫赫有名的投资人宣布,可能今年秋天就能提供疫苗。在此之前,让CureVac备受关注的原因是,该公司的一位领导人曾收到了美国白宫的邀请。有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度考虑过收购该公司。最后这件事并没有发生,CureVac也出面否认了相关说法。

虽然美国方面没有行动,但是德国联邦政府几个月后,也就是今年的7月,通过国有复兴银行斥资3亿欧元认购了CureVac公司20%的股份。此外,德国方面还批准向该公司提供大约2亿5000万欧元的资金支持。德国联邦经济部向德国北部电视台NDR表示,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让那些对于产业政策非常重要的公司留在德国和欧洲,此外德国还想加速关键技术的研发速度。政府的目标是在新冠特效药和疫苗的生产方面变得更加独立。

德国政府和卡塔尔都是股东
除了德国政府以外,卡塔尔国家基金和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也是CureVac公司的股东。该公司的研发部门主管姆勒泽克(Mariola Fotin-Mleczek)今年10月初表示,公司目前正计划于2021年中旬得到相关新冠疫苗的上市许可。该公司的大股东霍普如今也不得不承认,已经无法赢得最快生产疫苗的竞赛。今年9月,在接受德国《商报》采访时霍普称:"但是我们想赢得最好疫苗生产方的竞赛,而且胜算不错"。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