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指導文:莫作迷航人

foyi19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1-01
消息
26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
莫作迷航人——2020河南度生有感

文 融瑞​

2020年9月10日開始,追隨上師的腳步,我此生第一次踏入八朝古都-開封,我們開始了中原腹地——河南之旅。這裏,不似江南的繁華,撲面而來的是質樸與厚重。

此行是踐行自度度人的旅程,亦是一次文化之旅。隨師聽法,獲益良多,文筆所限,無法盡述,願分享一二,請同修們斧正。



聰明與智慧

開封,鄭州,鞏義,洛陽,漯河,博物館都是每站必去之地,一件件展品,一篇篇解說,讓我們穿越時空,體會著前人的生存軌跡,從距今9000至7500年的賈湖文明,到新石器,到夏商周,春秋戰國,到秦漢…..一直到近代,看得我心緒起伏,有著對先民智慧的崇敬,有著對民族命運的感慨,更有著對華夏文明的膜拜。

賈湖骨笛、賈湖契刻讓我看到了史前人類在精神上的富足;新石器時代陶器上的很多圖案讓人想到宇宙星軌;

青銅器時代的展品是讓我駐足最久的,從器型到紋飾都讓我驚歎折服,每一件都似蘊涵著天地交融之氣,好似天上之器,即使物質文明高度發展的今天,其器物造型也當屬設計中的逸品。

相比於唐代器物的輝煌大氣,宋代器物的雅致講究,那些渾然天成的青銅器、那些接近自然大道的史前陶器圖案,還有那些似在律動,在奔跑的秦漢圖案似乎更能引發我內心深處的共鳴,讓人呼吸暢快。我在思考,隨著物質文明的不斷發展,人類用聰明創造享受,生活越來越繁複,分工越來越細,人對於自然的感知力是否漸漸遲鈍了?其對於大道的體悟力是否逐步退化了?古人生活更簡單,思想更單純,有更多時間“師造化”“法自然”;

在現代,我們如果不盡量簡化自己的生活,光是一臺手機就可以讓我們大腦中裝滿五花八門,難以靜下來入佛知見。包括購買理財產品,購物時計算優惠,看似聚集資糧,但實則也強化了貪執之念,耗費了修持時間,或成修道障礙。這中間如何平衡,也是我們現代佛子要反思的。

晚上上師在給我們講開示時分析華夏歷史,特別提到宋代,說宋代已初具資本主義雛形,是物質文化高度發展的時代,中原文明的頂峰,也是百姓最自由的王朝,宋代將“官天下”和“家天下”有機結合,皇帝一改高高在上的形象,其著裝與居住也都更加親民,稱呼也從“陛下”改為“官家”,其朝堂決定也更加民主。博物館的清明上河圖生動再現了宋代商業的繁榮。最有趣的是,宋代就可以叫外賣吃了。

然而,唐代的前車之鑒讓宋代帝王極力抑制武將的權勢,宋代“重文輕武”卻為其滅亡埋下禍根,以至於北宋“靖康之恥”,以至於南宋“暖風熏得遊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直至最後的覆滅。宋代農商文明遭遇遊牧文明的衝擊,中原文明盛極而衰,宋代終未能像前幾代皇帝所精心規劃的那樣長期地發展富強下去。自宋代中原腹地受挫,華夏文明就始終未能完全恢復元氣。文明的盛衰自有其運行規律,個人的命運沉浮亦有法則。所以上師常說“人有千算,天只一算”。上師不贊同弟子去看相算命,求神問蔔,而主張修心改運。更主張以“無求”之心修行,將修持融於自度度他的大願中去,成就無漏功德。上師也苦口婆心地勸弟子們放下世俗的執著,把心思真正用在修持上。不要為子女、親人過度操心,縱使你為他們千般算計,他們也逃不過他們的命運航線,倒不如你好好修心改運,為他們的將來樹立榜樣,增加他們的福德資糧。

聰明,只是井底之天,智慧,卻可融於宇宙大道。

用心體悟 佛菩薩無時無處不在

此行中印象最深刻的幾幕場景,一是繞鐵塔,一是繞繁塔,一是在清明上河園內的橋上觀夜景,一是在龍門石窟盧舍那佛前,一是繞彼岸寺經幢塔。

開封鐵塔公園

鐵塔外壁由彩色琉璃雕磚砌成,磚上有佛菩薩、護法、飛天、麒麟、祥龍、伎樂、寶相花等浮雕,因塔身遠看如鐵質而得名。

上師率我等在塔下禮佛,咒米水上供下施,持咒繞塔。上師駐足,祝禱禮佛,第一拜時,我等隨拜,只“見”一巨大品紅色琉璃光團,從上師指尖送出,逐步變大,供入塔中,紅光周圍,又圍繞無數透亮星光寶珠,一時間,此塔通體透亮,有紅、金黃、白等色光華在其間流動,微妙佛音從此中出,音聲各異卻互不干擾,塔高無法描述,無量諸佛於此中坐,姿態、裝束、結印各有不同,塔內外皆有諸菩薩供佛贊佛。隨師繞塔時,只覺我等是行於虛空,佛光流轉,清涼愉悅。


開封東南古繁臺的繁塔

建於北宋皇家寺院天清寺內,原有六面九級,歷經滄桑,寺已不再,原塔僅餘三級,清代在第三級上仿原塔修葺了六級微縮小塔。塔內外的壁磚為凹圓形佛龕,龕中有佛菩薩像凸起,一磚一尊,跌坐其中,佛菩薩姿態、衣著、表情各具特色,極為精美。上師照例領我們在塔下禮佛、供施,持名繞塔。垂目即“見”一放金紅色光的透亮金色大佛趺坐於九級寶塔之中部,蓮座恰在第三級上,塔身亦似紅黃琉璃質,佛身與塔身之空間又互無干擾,我等師兄弟衣衫皆化白袍,合十繞塔,佛光普照大眾。繞塔後,上師、師兄們又隨緣施食,個個法喜充滿。


清明上河園

由於何師兄的提前籌備,我們以很優惠的價錢在園內住了一天,享受畫中風景,品味宋城美食。師兄們都極其放鬆,融晉、融願等幾位師兄很是精進、慈悲,遊玩的同時亦不忘隨緣施食。在橋上欣賞夜景時,忽覺似曾相識,一幅自己與眾人在小樓上觀水上畫舫歌舞的畫面浮於腦海,揮之不去,不知是否無量生死以來的片段。生死流轉中人生難得,自己也不知荒廢過幾世人身,現已值末法,能遇佛典,必須把握好此生,誓離輪回…






龍門石窟



我等隨上師拾級而上,至盧舍那大佛腳下,上師合十祝禱,久久佇立,我驟“見”一影像浮於大佛上空,放七彩光,華嚴三聖端坐其中,周圍菩薩、護法、天人圍繞,久久於空…佛音輝宏,震撼心靈。我等隨上師,咒米水,上供下施後,上師又駐足良久,禮佛,問訓,方才離去。仰望大佛,流覽石壁上的佛像群,我唯有稱歎古人的智慧,古人的毅力,古人的虔誠。看著石窟上的瘡痍,我閉目呼吸,石像可能遭遇風化,遭遇破壞,佛菩薩卻能如如不動,只需我們放下執著,用心體悟。


北宋彼岸寺的經幢塔

造型優美,雕刻講究,卻因歷史變遷,只能孤單地屹立於漯河市一所中學內,我們繞塔那日,綿綿細雨,更引末法感傷,閉目合十間,卻朦朦朧朧“見”釋尊說法之場景,佛光入心,頓感寬慰。用心體悟,佛菩薩無處不在,無時不在。佛子既得聞佛典,只要不被浮華迷失,不離本心,專注用功,又何須在意身值末法呢!

吃得起苦而不一味求苦



在旅途中淬煉意志


不得不說,每次度生之旅,也是對身體素質和毅力的一次考驗。雖然上師並不主張苦行,能借助交通工具的地方我們都儘量借助交通工具了,但因為行程比較滿,看得比較細,博物館和好些大的景點內都需要長時間徒步,加之烈日炎炎,每天返程時我都感覺自己的身體在拖著兩條腿前行,晚上還在賓館聽上師開示,大家每天都是淩晨一兩點睡覺,上師應該還會更晚。

越到後面的景點,我越感覺自己的虛弱,長途無輕擔,感覺自己的背包越來越重,還好總有師兄主動來幫忙分擔。一路上,我發現很多年長的師兄也都背著鼓鼓囊囊的背包在一路前行,每到有空坐下來時,他們包裏的零食點心就成了大家的午餐,這讓我甚覺慚愧。遙想前人的取經求法之路,反觀自己在旅途中的表現,筋骨的強弱尚在其次,意志是最大的差距……三界火宅,不出去,便沉淪。志不堅,何談出離?佛子,加油!!!


吃素以心戒為上

師兄弟中,有吃長素的,有吃蛋奶素的,有吃肉邊菜的,亦有未斷葷的。皈依時,上師並未強行要求大家素食。上師告訴我們,吃素不是入佛門的門檻,不要因為長素而讓很多人對佛門望而卻步。殺戒,是佛戒之首,必當嚴守,未發願吃長素者,三淨肉並不違背佛戒,但面對生命力較強的動物,它們對於肉身更加執著,失肉身後的嗔恨也更重,即使是三淨肉,上師也建議佛子不吃。而,佛子是否可以心安理得地大塊吃肉呢?——答案是否定的,有很多大乘佛經中都提到,“夫食肉者,斷大慈種”。上師說,到機緣成熟時,我們應該持長素。什麼時候算機緣成熟?——到自己對肉味沒有絲毫的想念貪求時,到生活的環境條件不影響吃長素時。旅途不便,我們很難每次都找到素菜館,而且有些所謂的素菜館不僅價格驚人,還會把五葷當作素菜上上來。所以旅途的餐桌上,一般只有一半全素菜品。上師回憶幾十年前帶一群弟子朝禮普陀山的路上,弟子們大多是吃素的,一行人又累又餓,沒遇到素菜館,找了好幾家,終於找到有家店願意給大家做全素的飯菜,為防止“葷鍋”炒菜,弟子們又親手把店家的鍋都清洗了一遍,那天大家都很高興的吃飽了趕路,只三個人堅持不吃,就一直餓著只喝水。後來上師才知道他們是信奉“青海無”的邪法的,連正規素菜館的食物,他們都嫌不乾淨,只吃他們教派連鎖店的食物。所以我們切不可,以吃得夠不夠素來作為衡量他人修持高低的標準。在五濁惡世,如果一味陷入對素的執著,那一杯水中有百千蟲,素菜飯食中也難免吃到蟲和蟲卵,你避無可避,只有餓死了,還何談借妄修真,入佛知見?吃素當以心戒為上,現代素菜館中做的仿葷素食,仿得實在是工藝精湛,色香味觸無不是肉,如此吃素者,心已離素,真淨行者,應當戒之。上師向來不主張佛子強行斷肉吃素,因為這有後患,因為吃肉之心為(改:未)斷,而強戒肉食,到一定時候,食欲被壓抑到一定的時候或會爆發。生活中就有吃素多年的老居士臨終前突然要求大塊吃肉,吃生猛之物的;也有守不住戒、乾脆棄佛道的;還有些居士因葷素問題造成家庭矛盾並影響修持的。所以上師主張,斷肉食,當循序漸進,自然而為。而且,無論自己是否長素,每遇屠場,每遇飯食,都須以心靈放生法超度所有被殺,被烹煮之眾生,這不僅可以利益無數眾生,也可以滋養自己的慈悲心。

佛道乃解脫大道,吃素無關悟道,但持素可以培養慈心,苦行非入道之途,但耐苦可以磨練道心。吃素、耐苦,都只是助道因緣,若一味執著其中,掉入窠臼,反而可能妨礙大道。



懺業解冤 遠離邪法



末法反思


多次的隨師旅途中,佛寺、道觀見得不少,發現一個較普遍的現象——正神不居,邪魔當道。很多像上附有精怪,盜取香火,更有禍害香客者,有說是相開得不好、容易導致這一現象,但更多的原因是否與長住與信眾的心念有關呢?

第一次見到上師金剛怒目,訓斥寺院義工,是在2006年的桂林之行。我們從寺院側門出來,卻發現榕樹下小石橋前還有一處寺中建築未曾遊覽,正欲前行,堵在通路上的十幾位大學生義工中,有兩人阻止,說這裏不能參觀。此處臨街,建築外觀與佛殿一致,且不像是封閉區域。上師好奇,囑我拿著包在一旁等候,上師要想辦法看看究竟。沒多久一輛旅遊大巴停在門口,一大群遊客被導遊帶入這處建築中,混亂中把上師也帶了進去。約半個小時後,上師出來,狠狠訓斥了這群“義工”,要他們回學校好好讀書,切莫在此荒廢時間了。後來我才知道,這裏之所以只接待旅遊團,是因為幾個和尚坐陣其中,妄行占卜之事,且拉客宰客。支開遊客後,導遊又與和尚們分成。難怪上師如此痛心。

隨著旅行見聞的增廣,我發現此類現象絕非個例。很多佛寺、道觀都藏有此類“經營”場所。最有趣的是,去年江西之旅,我們稀裏糊塗地被道觀解說員帶去聽10幾分鐘的道家文化講解。講完,要聽眾每家去免費請一道符,我們不好直接走出,我只能說我們5人是一家,拿了一道符,那道士有些生氣,問清了4人分別是我的什麼人,然後說父母姐妹哪能算一家人,在一個鍋裏吃飯的才算一家人。好在他沒有多說,我又被工作人員指引到一排道士前坐下,面前道士說了些什麼,然後又要幫我給那符咒開光,要我投功德錢,我說我沒錢,道士就拿出收款二維碼讓我掃,我還是說我沒錢,道士就沒好氣地要我把符咒留下走。我趕緊溜出來,與外面等候的上師和師兄弟相視一笑。他們這裏的拉客手段應該算是比較溫和的了。

這次在延慶觀裏,雖未遇到這種專門開闢出來的經營場所,但在兩個殿前都看到了長期駐守在此的神婆坐在門口,時而唱著些似是而非的“勸善”之言,時而握著問蔔之人的手說著些什麼。後來又看到了一些當地的信徒,周身氣場都偏陰濁,舉止也異於常人。延慶觀內道風不正,諸神像被精怪佔據也就不足為怪了。

現在有不少所謂的修行人,表面上是在修佛,修道,亦或佛道雙修,實際上根本沒把心思放在對大道的體悟上,醉心數術,注重求神問蔔的技能。誕生了無數違背祖師教理的職業和尚、職業道士、職業居士。信眾缺乏正確的引導,把神佛都當做了可以做交易的對象,以為我捐了多少功德錢,燒了多少高香,念了多少經,我的求願就可以滿足。諸如此類的心念廣泛充斥在佛寺、道觀中,怎不感召妖邪入住。妖邪受人香火,遂人小願,卻也盜人精氣,偷人功德。

世人無智,只喜求神拜佛,不思求道學佛,或以種種世間求願之心修持,卻不知已偏離大道,得不償失。 過去修道人要歷經劫難,積功累德,得以長生。呂純陽得道後,被黃龍祖師一語點醒,尚歎“自從一見黃龍後,始覺當年錯用心。”而現代修道之人,去呂祖又何止千裏?只圖眼前小利,難免荒廢此難得之人身。

現代物質文明發達,治安穩定,經典隨手可得。佛子們生存和修持條件都是優於古人的。為何入道者漸少?——根源都在心念上,正所謂障重慧淺。若能離貪著心,攀比心,隨緣自處,做不到“本來無一物”,尚可以“日日勤拂拭”, 積跬步終能至千裏。



遭遇邪魔 皆因業力使然

此次新皈依的兩位師兄屬於易感召附體者。

那位中年女師兄更自述說常有美男子於夜夢中來相伴,經上師核實,乃是狐精化人形魅惑於人,盜取精氣,已害人無數。

那位男師兄請上師開示後,又詳細描述了自己的三次清晰夢境,分別對應著自己的三世人生:

一世墮落不孝,致母自盡;

一世與朋友合作而相互算計,謀財害命;

一世行醫,卻每以邪法盜孩童精氣。

此三世聽得我們甚覺心驚。但仔細思量,我們無量生死以來,誰人保證自己未造此類惡業呢?這位師兄雖今生體質較差,卻還能得人身且聞佛道,又善文辭通醫術,並讓其夢中見前世罪業,可見,師兄過去生的善業應該也不小。

輪回之路,危險重重,末法時期,更是如此,稍有不慎,便墮邪途。

光憑善業並不能離邪道,魔王波旬,若不是因為多生積善,何以能得生他化自在天?但他得生天上,而偏離本心,行諸魔事,終有善報耗盡,隨業流轉,自食惡果的一天。

若問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若問後世果,今生做者是。自己屢屢遭遇什麼,就花大力氣在這方面懺悔,修心改運。對於屢遭妖邪入侵,及曾經誤入邪法的佛子們,上師建議其在堅持懺悔的同時,還需勤修本尊法保護自身。



懺業貴在勇猛精進

在修心改運這條道路上,雲南的融仙老師兄樹立了一個很好的榜樣。初見融仙師兄,是在兩年前隨上師的雲南之旅中。

融仙師兄因怪病求治,我只見她身上氣場渾濁,面容凶相明顯,每隔兩三釐米一顆豆大的皮下凸起,遍佈於露出的手臂上。

上師細聽了她的病述,細查了身上病情,又為之查探因果,最後告知她此病無藥可治,唯有發大心懺悔。

上師囑她設法閉關-七七四十九天不顧生死,一心專念彌陀。

當時我注意到融仙師兄俗世牽掛還很多,家人也不支持她修行,閉關的障礙是不小的。

卻沒想到,兩個月後的八關齋戒法會,再次見她時,她整個人煥然一新,前後變化,判若兩人。臉雖然還是那張臉,卻似乎有很多微妙變化,讓人感覺和善易親近了,手臂上的皮下凸起也漸退了,身體也好些了。

據同修說,她已經圓滿完成了一輪49天的閉關,正準備進入下一輪的49天佛七。我們不得不感慨佛力的不可思議,融仙師兄放下萬緣,打破各種障礙,抱著哪怕一死的決心,單獨閉關打佛七,以行動證明了“業力大不過願力”。

此次再見融仙師兄時,感覺她的氣場又清亮了幾分,面容又柔和了幾分,聽同修說她又已經打了幾輪49天的佛七了。感恩融仙師兄的榜樣力量!感恩上師傳授如此簡便易行,又殊勝無比的妙法。

末法時期,眾生苦海迷航不自知,而我卻能得遇佛法,得遇上師,何其有幸?

感恩上師,帶領我們踐行自度度人的旅程!感恩上師,讓我深切體會到佛菩薩無處不在!

感恩上師,呵護我們法身慧命!

若不勇猛精進報佛恩,有何顏面對自心?
 

foyi19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1-01
消息
26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
关注vx公众号:佛医学堂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