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2004年陈水扁的两颗子弹

三七二一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1-05
消息
796
荣誉分数
130
声望点数
43
逛了一圈,发现论坛里面很多人拿2004年阿扁的子弹说事儿,说阿扁选举作弊。

我认识一个台湾朋友,她妈妈做过国民党的市议员。

去年冬天我去了一次台湾,和她吃饭的时候谈到2004年阿扁两颗子弹的事情。

她觉得两颗子弹不一定是陈水扁策划的作弊行为。

因为当时陈水扁中弹之后在医院治疗期间,陈水扁曾经询问连战是否要推迟投票日期,等他完全康复之后再选举。

但当时连战觉得自己胜券在握,没必要往后拖,所以拒绝了。

由于后来连战以微弱差距落选,国民党为了说是陈水扁作弊获胜的,所以刻意忽略了“陈水扁曾经提出要推迟选举”的事实。

如果这事情是陈水扁策划的,他完全没必要去征求连战是否要推迟选举。

因此这件事情也不一定是陈水扁干的。
 
最后编辑: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19,408
荣誉分数
4,197
声望点数
373
我的直觉自残设计难度太大,分寸难以把握。

但是当街行凶,却抓不到凶手,也是很不可思议。
 

三七二一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1-05
消息
796
荣誉分数
130
声望点数
43
我的直觉自残设计难度太大,分寸难以把握。

但是当街行凶,却抓不到凶手,也是很不可思议。
这个事情比较可能是两个原因:
①黑道地下赌盘
②美国政府做的
 

9981

Nanoriver
VIP
注册
2004-12-11
消息
19,672
荣誉分数
4,224
声望点数
373
土共是最大的黑道,中国人最爱赌博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19,408
荣誉分数
4,197
声望点数
373
中国为阿扁助选?还是狙击手水平太差,杀不死对手,却一串伤了两个。

这思维正常吗?反共可以,别昏了头。
 
最后编辑:

ModemOutlet

ModemOutlet.com , 三个月免费150M上网套餐
注册
2013-10-03
消息
2,425
荣誉分数
314
声望点数
93
阿扁很蛊惑的,觉得是他自编自导自演。影帝阿扁。
 

三七二一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1-05
消息
796
荣誉分数
130
声望点数
43
阿扁很蛊惑的,觉得是他自编自导自演。影帝阿扁。
如果这事情是陈水扁策划的,他完全没必要去征求连战是否要推迟选举。
 

三七二一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1-05
消息
796
荣誉分数
130
声望点数
43
还是狙击手水平太差,杀不死对手,却一串伤了两个。
狙击手很明显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制造事件。

当时陈水扁和吕秀莲站在敞篷车上面,如果真的要开枪杀人,应该射杀头部而不是肚子和腿。
 

臭农民

农民
VIP
注册
2012-02-28
消息
38,457
荣誉分数
10,267
声望点数
1,273
这个逻辑也太弱了,狙击手想杀人,就一定能把人杀了?
或者你真觉得,狙击手强大到,我想让你受轻伤就轻伤?
 

三七二一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1-05
消息
796
荣誉分数
130
声望点数
43
这个逻辑也太弱了,狙击手想杀人,就一定能把人杀了?
或者你真觉得,狙击手强大到,我想让你受轻伤就轻伤?
陈水扁和吕秀莲是站在车上的
1604763259023.png


如果当时狙击手要射杀他们,应该瞄准头部

但实际上,射击的位置是肚子和腿
1604763321221.png


这显然不是为了杀人,就是为了制造事件
 

臭农民

农民
VIP
注册
2012-02-28
消息
38,457
荣誉分数
10,267
声望点数
1,273
陈水扁和吕秀莲是站在车上的
浏览附件938709

如果当时狙击手要射杀他们,应该瞄准头部

但实际上,射击的位置是肚子和腿
浏览附件938710

这显然不是为了杀人,就是为了制造事件
您读懂我的意思了吗? 想射头,就一定能打到?
btw,我没记错的话,其实两人是坐着
 

ottawa_tj

不知名会员
注册
2015-02-22
消息
7,762
荣誉分数
2,134
声望点数
223
总统职位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他就这么相信这个“神枪手”?

就算不会爆头,他就不怕会误射到小鸡鸡?
 

三七二一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1-05
消息
796
荣誉分数
130
声望点数
43
您读懂我的意思了吗? 想射头,就一定能打到?
btw,我没记错的话,其实两人是坐着
两人百分之百是站着的,不是坐着的。
 

臭农民

农民
VIP
注册
2012-02-28
消息
38,457
荣誉分数
10,267
声望点数
1,273
两人百分之百是站着的,不是坐着的。
吕秀莲写道:“就在此时,我的手臂碰触到站在我右边的总统的夹克下摆,有点黏湿,我抬起头:‘总统,您也…?’我不敢说中弹,因为我并不敢确定。他的脸上泛起苦笑,一只手捂着下腹,另只手仍在向沿途热情的民众挥舞。待我身子坐定,随扈卢孝民手指向吉普车右前方的挡风玻璃,我看到一片辐射状的裂痕,中央有一个明显的破洞,果真是枪击!我倒抽一口冷气……旋即又想,这一定出于精心策划的暗杀计划,万一狙击手还在现场,万一有一个暗杀集团?万一是恐怖攻击?万一是……‘离这里最近的医院在哪里?’我俯身向前问司机。‘成大医院,还有奇美。’司机回应。‘我们都受伤了,赶快离开现场!有一必有二。’……或许四周太吵,我的话没人听到,吉普车继续跟在前导车之后沿街前行……我转向侍卫长,他正在用手机讲电话。车子继续走,前后左右,没有人发现出大事了……于是我偏头跟总统说:‘这是重大政治事件,应该做政治处理……我们赶紧离开现场吧,有一必有二。’总统仍在挥手拜票,但我发现他的脸色有点黑,而且略显痛苦的表情……大概伤口太痛,他叫站在背后的随扈张春波组长帮他用‘小护士(一种药膏)’抹肚皮。张组长绕到侍卫长椅背弯下腰掀开总统的衣服,我瞄到总统下腹一长条绽裂开来的血红伤口……于是大叫:‘赶快联络医疗小组!赶快开往附近医院就诊!我们中弹了!’我顺手比着正前方挡风玻璃的弹孔,‘原来是枪击!’总统脸色大变,‘我一直以为只是被鞭炮打到。你为什么不早说?’他看了我一眼……好在不多久,用摩托车载来的两位医疗小组的医师跳上吉普车,一前一后帮他照料。吉普车也在前导车的引导下逐渐脱离扫街路线,几分钟之后终于停在奇美医院门口……”

三是她如果不是因为先前脚伤而改站为坐着,并垫高了右脚,“以致右膝盖的高度正好挡住由挡风玻璃射进来的子弹,那天我早已一枪毙命,或至少肚破肠流!”
 

Seraph72

高级会员
注册
2013-09-24
消息
1,164
荣誉分数
424
声望点数
93
如果这事情是陈水扁策划的,他完全没必要去征求连战是否要推迟选举。

他被袭击有助于他的选票,推迟选举实际上对他有利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