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华尔街投资专家:很多美国公司赚的钱拿不出中国

9981

Nanoriver
VIP
注册
2004-12-11
消息
21,056
荣誉分数
4,633
声望点数
373


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凯尔·巴斯(Kyle Bass)曾在2008年准确预测到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同时,巴斯也以对中国政府持批评态度在业界出名。他在接受本台记者王允专访时表示,他对中国金融体系抱有悲观的评价。

记者:金融市场目前最引人关注的现象之一是人民币持续升值,这将如何影响到中国的贸易和经济?

巴斯:从贸易的角度看,中国几年之前就已经开始进入经常项目赤字(贸易逆差)的状态了。我们认为,这个趋势会继续,尤其是现在商品市场正在复苏,而中国非常需要购入紧缺商品,包括食物等等。如果从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的利益角度考虑,他们需要币值强劲的人民币。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以及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的数据,中国的资本账户是封闭的,资本是向中国单向流入的,中国需要把这些钱作为运营资金,投入到短缺的部门,以及在世界市场上购买他所需要的原材料。

记者:您在2008年准确预见到全球金融危机。您如何看待目前中国金融市场的风险?

巴斯:实际上,我们还准确预测到了2011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对日本债务危机的预测也很接近事实。讲到中国金融市场的风险,既有金融方面的因素,也有政治方面的因素;政治方面的风险还超过了金融方面的风险。尤其是中国共产党给世界带来的风险,也会转移到投资者身上。这在蚂蚁集团上市被取消的事件上就显现了出来。

在金融方面,要注意银行体系的杠杆相对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过高。中国仍然属于新兴市场国家,但中国金融体系杠杆率过高,太复杂,而资本账户又是关闭的。这种金融体系的风险远远超出发达国家的金融体系。

记者:特斯拉目前还在中国扩张,但您认为特斯拉不可能在中国赚到钱,为什么这么说?

巴斯:从长期来看,我不认为美国公司可以在中国持续赚钱扩张。那些在中国赚钱的美国公司要想把钱拿回美国,可能是世界上最难的。我知道有很多美国的跨国公司自2016年第四季度以来,都没能把美金转出中国。

还要注意的是,连马斯克(特斯拉创始人)都承认,中国有人盗取了特斯拉的技术,然后制造出比特斯拉更便宜的汽车。不幸的是,这就是中国方面的计划。

我认为,马斯克最后会因为这些负面事件,而远离中国,再等4、5年看看就知道了。

记者:中国正逐步扩大对外国公司的开放,您如何评价外国公司在中国的经营环境?

巴斯:最近皮尤调查公司的数据显示,外界对中国市场看好的比例下滑到了史上最低的水平。这与中国政府近来的行动有关。他们抛弃了当初与英国就香港问题发表的联合声明,又实施了根据《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制定的《香港国安法》;之后,又在习近平主导下,在蚂蚁集团上市前夕取消了他们的上市计划。

你需要基本的法治环境,也需要投资的稳定性,更需要投资的可预期性,但中国的现实是,这些基本要素都不存在。中国就像当初美国野蛮的西部。

记者:你提到了中国市场存在的缺陷和风险,但西方的资本仍然持续不断地流入中国市场,为什么西方资本家对中国市场这么感兴趣?

巴斯:这些流入的资金大部分是被动流入,而不是主动流入,这主要是基于中国共产党的策略。在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指数,以及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等指数中,中国的策略是,只要他们能抬高在这些指数中的排位,或提高相应的持股比例,他们就可以驱动资本被动流入,就会有更多的美国资本流入中国市场。

中国在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指数的游戏中做了很多隐秘的工作,对这些指数的制定施加越来越多的影响。所以,你看那些流入中国的国际资本,他们是被动性的,而且数量很大,每年都是成百上千万的资金。

我认为这些资本流动应该有管制,但目前对流入中国的那些资本还缺少监管。

记者:你在中国有生意吗?你为什么对中国市场如此关注?

巴斯:在华尔街,看看中国玩的那一套,他们就是去腐蚀少数一些美国大公司的亿万富豪,还有一些想和中国做生意的华尔街公司。

这些人想的就是美金,和中国做生意,比如帮助中国公司上市,就可以收取费用。这些人根本不在乎中国的人权压制,比如在新疆、西藏和内蒙古等地,以及任何中国管制的地方。

我认为,重要的是,华尔街应该有人关注中国发生的这些事情和实际情况,去推动有责任的投资,或至少要把不负责任的投资揭发出来。

多年以来,我花了很多时间去研究国内、国际的银行体系、金融体系和各国的政治体系。我从十年前开始研究中国。我就发现,外国资本会不可避免地陷入中国共产党的阴谋中,就像任何其他威权主义的独裁体制一样。

如果是我来负责为一个机构分配资金走向,我是绝不会把资金投向中国的,除非他们的政府有转变,或者他们能在全球成为负责任的行动者。

记者:所以,你是把对中国的关注看作是个人对社会和金融体系的责任,是这样吗?

巴斯:是的。

记者:这也是你经常在演讲中和推特上批评中国威权体制的原因吗?

巴斯:我只是想看清真相。真相很容易看到。看看《纽约时报》上关于新疆“集中营”的卫星图片,所有这些信息都在媒体上。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对这件事情,世界继续扭过头去,或者急不可待地再对中国做出投资。

我认为重要的是,要花时间去看清完整的真相。

记者:我读到了你去年对香港投资环境的研究报告,你如何比较香港今年和去年的状况?

巴斯:只要看看过去18个月在香港发生的事情。过去几天,你也看到了,特首林郑月娥说美国对她的制裁,让她在家里囤了大量现金。她的表现是完全不知道老百姓的死活。现在香港很多企业都关闭了,香港的国民生产总值今年可能下降超过了10%。

记者:香港有可能继续保持其投资绿洲的地位吗?能像过去那样继续帮助外资进入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吗?

巴斯:我想很难。如果你看看最近的香港民调,中产阶级很多人在说,只要能离开香港就会走。我认为,现在香港的水正在干涸,绿洲可能会变成沙漠。而亚太地区其他的金融中心,像新加坡、悉尼等地,可能迅速上升,取代香港的位置。香港最后可能变成另一个中国的城市。

记者:你在推文中提到,中国在美国大选中投注拜登会赢。你为什么认为中国政府会希望拜登赢得大选?

巴斯:我的原意是在大选当夜,你可以看到,随着拜登赢得大选的几率上升,人民币的交易表现也逐渐走强。所以,我是在暗示,全球投资者认为拜登政府对中国的态度,会比特朗普政府更好。

但我后来看到拜登提名的国家安全顾问杰克·苏利文(Jake Sullivan)和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等人的公开说法,他们绝不会用人权去交换贸易上的协定。我认为,如果拜登继续做好一个民主党人,并且坚持人权对世界繁荣的重要性,那么中国在面对拜登政府时,会遭遇比特朗普政府更艰难的境遇,因为特朗普喜欢做交易,用人权问题去交换经济上的协定。

记者: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