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无初见

BlueRedWhite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2-10
消息
20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
16

做人都是该死的,早晚而已。她该早死,因为她屡次拿性命担保,她跟我关系是唯一的,她老公性无能。她拿她父母性命担保。她拿她糜烂病担保,如果骗我,一年内变成癌症死掉。她发誓,如果撒谎,她出门开车马上被撞死。

几天之后,她发微信说,发誓算什么,性命算什么。

她跟父母外出玩,故意主动给我发地址发照片,看,我现在在这里看叶子,看,在咖啡馆喝咖啡,看,来到河边了。耍猴一样。但其他时候又说,如果是出去打猎,她不会告诉我去哪了。照样经常玩失踪,本来双方熟悉对方任何日程安排,什么都知道,大事小事芝麻事,多肉植物掉了一片,薄荷死了,午餐吃了几个虾,哪个学生迟到几分钟,明天跟闺密做指甲,下周去巴西蜡除阴毛,然而哪个周末就无故消失了,没有解释,几天,一周,事后恢复常态时若无其事。

我当然受不了,质问,她尖叫着说,你就是用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没有其他男人!后来被我发现她果然在欺骗,她还是老一套,发了很长一封电邮,道貌岸然地解释她如何遵守“承诺”,平时如何忙,不可能有精力同时对付两个男人。全篇都是用中文写的,但提到两个男人时,动词用英文字,handle。男人们都是一把把的工具而已。不是她不想对付,没空没精力而已。该死的艺人,从头到尾一直在对付,一直在玩弄。

难怪那么多人信佛。真有报应多好。每个人发过的誓言,自然界都收到,天地都听着,一花一草都记着。好端端一个女人,突然为了撒谎装出尖叫,表情扭曲,就像弹琴时弹到高潮。
 

BlueRedWhite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2-10
消息
20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
17

在阿尔加维一个偏僻海滩,你收集了很多石块,五颜六色,各种形状。最大的一块乳白色,拳头那么大,放在案头像个微型悬崖峭壁,海草绿痕像古人留下的题字。你以为你会珍藏这些石块一辈子,每天会看,大脑里的记忆不是玻璃渣,而是碧绿的大西洋,软黄的沙滩,一把把遮阳伞,防晒霜,头顶湛蓝天空当中一片淡得不能再淡的白月,要努力看十次才会在最后一次看见。你永远不会想到,有天她会尖叫着把盛着这些石头的盘子砸在地板上,砸出一个个小坑。你永远不会想到,现在你把这些石块藏在阴暗角落里,等待那一天。

你知道这种人不会得到好死。你知道世上总有些人会死无葬身之地,你自己也许是,她肯定是其中之一。等到她的诺言实现,你会一个人回到那个海滩,把所有石块扔回海里。这种生命,再怎么口红,再怎么画眉,再怎么描眼线,再怎么挤脓包,只不过是一丝浮沫而已。

中国人说的不共戴天之仇,真是精辟,第一个想到这句话的古人肯定是你的前生前世。命运给你这么大一个屁眼,你能做的就是捡块石头塞进去,月球大小正合适。
 

BlueRedWhite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2-10
消息
20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
18

她最该死的地方就是一边肆无忌惮地去做,一边肆无忌惮地撒谎否认,一边肆无忌惮地透露各种信息,让你知道她在肆无忌惮地在做。她老公可能已经变态成仙,吃她这一套。对我来说,每天都是精神折磨,炼狱也不过如此。

前年圣诞期间,榨汁机傻逼突然在社交网络上宣布,每天发布作曲作业,跟她发练琴帖一样,持续发一百天,也是艺术家了。我说显然跟她有关,她一脸暧昧表情,不置可否,承认的意思。后来榨汁机发文,提到怎么疯狂跟她做爱,怎么遇到经济问题,怎么遇到感情问题,怎么现在流放到月球上了,怎么继续想她,怎么要写这些情书,多么想改正错误,争取第二次机会。我一算,正是我跟她事发前两个月,她突然首次暴力袭击我那段时间,暴力过后又莫明其妙告诉我傻逼向她示爱了。原来榨汁机还是没钱,没法满足她去欧洲度假要求,冒犯她底线了,所以她决定还是跟我去葡萄牙,告诉我是为了表明她对我是“真心的”—这是她原话,“真心的”,我听了之后心想,那些狗屁保证呢,那些发誓呢,那些道貌岸然的电邮呢,但我什么都说不出来。正在油锅里被煎被炸的人,没有说话能力。

榨汁机最近把月球情书谱成曲子自制视频放在网上卖了。塞她屁眼大小正合适的月球,从她屁眼里掉出来的高雅月球,一半光鲜一半阴暗的月球。哪里有自称的艺术家,哪里就有货真价实的傻逼。

我现在跳出了油锅,呆在冰水里了,所以能写小说,可以把油炸过的话语说出来了。
 

BlueRedWhite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2-10
消息
20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
19

问白痴,情是何物,白痴大概会说,情就是可以原谅对方过往任何一切,世上谁没有在欲海中挣扎沉浮过,谁没有犯过错误,谁天生知道怎么做人,谁都可以重新开始,身体脏了,洗干净就行,内心深处总是干净的。你就是这样一个白痴,不断跟自己说既往不咎,而且不断修正过往的概念,把昨天发生的事情也当成过往,万一今天发生事情了,你一咬牙,心想坚持到明天就过去了,然后一切就好了,就干净了,修成正果了。

你以为你把手指插进去几乎碰到了那块干净的地方,你以为每次度假都是越插越深,越来越接近,你以为一次次高潮洗涤之后,她终有一天会恢复到五岁时那个样子。

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两人相隔不过一刻钟车程,哪次度假回来后整整一个月见不到面,你说服自己相信对方的各种借口,每天等,每天期盼,每天找软的地方摔手机。

白痴不知道,原来毒蛇生来就是毒蛇,毒蜘蛛生来就是毒蜘蛛,毒女生来就是毒女。她从一开始就无药可救,所以就拼命蜇人,多一个是一个,来者不拒,有赚无赔。

人世间的丑陋,原来可以这么实在,这么具体,一个弹钢琴的女人,可以彻底毁灭你的生活。
 

BlueRedWhite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2-10
消息
20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
20

写这种文字,就像每天亲手打开自己头盖骨,血淋淋地看着粉红色的大脑,一边剧痛,一边冷静判断分析哪部分记忆可以去碰一下,哪部分记忆还不敢碰,不想碰。从后往前,还是从前往后,还是已经没有先后之分,脑细胞都粘结在一起,只是一团乱麻。

如果一个区区弹钢琴的女人可以做出这种卑鄙下流的事,还有什么事情人类做不出来。难怪各种凶杀,各种战乱,各种人为灾难。雨果的悲惨世界,不光是在百老汇重演,还在现实生活中不断变异蔓延。有人是牧师,有人是小偷,有人是妓女,有人是强盗,有人是孤儿,有人是牺牲品,有人是艺术家。

我们的言行,及其引发的各种后果,定义我们的一生。

离婚决定,是你昏睡三天三夜之后做出的,每天只是早晨吃点东西。你知道你会无情伤害母子,但至少还有可能离婚后继续在生活上照顾他们,不会完全失去。如果不离婚,你知道你肯定会失去她,因为她已经在用你没有人身自由这个借口玩失踪,玩消失,过她的糜烂生活。她讽刺你不敢离婚,不敢搬出去住,你把这些讽刺理解成她希望你离婚,希望你搬出去,这样她就有机会跟你在一起。冬天我会赤身裸体裹着大衣过去看你,她说。如果你现在在我车里,你可以用手指插我,她说。我们可以去哪里度假,整整一周关在旅馆里不出去,她说。

你以为做人做到一定地步,遇到机会时要有勇气真实一把,不再虚伪,不再道貌岸然,像教徒在信仰悬崖边那样往前一纵。你仔细分析她的表情,她的呻吟,她的誓言,她的谎言,她的体液,她的一生,你想起在法国发生的一切,你以为还有救,还有一线机会可以抓住她。

你舍不得那一线机会,纵身一跃,粉身碎骨。
 
最后编辑: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