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川普的笼子

Remax CFC

初级会员
注册
2019-06-06
消息
105
荣誉分数
99
声望点数
53
关川普的笼子:
  • 美国的联邦制度
  • 三三制下的“政令不出华盛顿”
  • 各种运作规则对总统的限制
  • 实例若干

还有15天川普总统就要卸任变成平民了,但他给美国和全世界留下无限反思空间。由于川普有一些个人魅力,外加其将事实和谎言高度融合的能力,美国选民中有7100万在2020年大选中投了他的票。在2016年的竞选中,川普许愿要清理华盛顿政治圈里的污泥(drain the swamp)。四年后,川普不但没有清理污泥,而且自己挖了一个大污泥坑。从他的竞选班子到他身边的官员,许多人因与他意见相左被开除。还有更多被开除、受调查甚至判刑。作为一个房地产开发商,川普有强烈违规违法的倾向。另外,由于他对各项联邦法律以及政府运作规则一窍不通,川普经常“出轨”。但美国政治体制中的框架还是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川普。本文来谈谈川普或是美国总统是如何被制约的。

美国的联邦制

美国总统的权力似乎很大。美国总统的权力大,是因为美国国力强大,在国际事务上比较有发言权。而总统在国内事务中的权力相当有限。在美国建国时,各州参加中央政府的最大的障碍就是担心中央政府和总统权力过大。为此,美国宪法将中央政府和各州、地方政府的权限规划得清清楚楚。这就是联邦制形成的简述。还需要注意的是,美国宪法中没有涉及地方政府(县、市以及各个特殊形式的政府)的设置。这不是无意遗漏,而是有意将地方政府的设置、地方政府与州政府的关系交由各州宪法去界定。

在有关美国政治的课本中,多是强调在各级政府中的三权分立的制衡作用。而240多年前美国建国时主张联邦制的开国者(Federalists; Founding Fathers)的努力焦点并不在于三权分立的横向制衡——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过多的争议,而是在联邦政府与州政府的关系上。这一点从美国的国名上可以看出。我们将美国国名译为“美利坚合众国”。其实,更准确但翻译应该是美利坚合“州”国。

三三制下的“政令不出华盛顿”

这个三级政府之间的关系,加上大家都熟悉的三权分立的制约机构形成了美国政治框架中的“三三制度”。(见下图)

立法 执法 司法
联邦 美国国会 行政/白宫 最高法院和联邦法院
州议会 州行政/州长 州司法部、法院
地方 县市议会 县市行政长官 县司法部、法院

在这个政府的框架中,三级政府之间没有任何行政、财政、人事上的关系。维系各级政府之间关系的纽带,主要是法律法规,其次是财政上的拨款。这个“拨款”不是中国上级政府机构给下级或者平级机构之间的财政拨款。美国联邦政府和州、县政府有时会有一些项目款,以帮助其他政府机构进行一些特殊的项目。这些项目叫做 Grant。相关政府机构可以申请这些grants并准备相对应的预算。这些grant仅仅是辅助性的。地方政府主要的财政来源由地方政府负责。市政府是美国最低一级政府机构,负责为3.5亿美国老百姓提供基本的生活服务。这些地方政府几乎就是一个独立王国。市议会可以决定地产税的税率,销售税税率,城市规划和土地使用,等等。

这个三级政府的结构使得许多川普的政策出不了华盛顿。比如,川普的反移民政策在民主党自由派占多数的一些州、大城市得不到配合。地方议会立法,规定地方执法机关不得与联邦移民机构配合抓捕、驱逐非法移民。这就是所谓的“圣所城市”(Sanctuary city)。美国许多大城市都是“圣所城市”。我生活的伊利诺州, 州长于2017年8月签署一项法案,禁止州和地方警察协助联邦机构拘留、逮捕任何非法移民。川普于2017年发行政令,退出《巴黎气候协议》,但美国许多州宣布继续参加并遵守该协议的规则,允许州立大学下属的研究机构参加相关的研究。

川普入主白宫后,任命了贝茜·德沃斯(Betsy DeVos)为教育部长。贝茜·德沃斯出生富豪家庭,在大选中捐巨款为川普助选。这位教育部长对教育毫无感觉,但坚决支持川普。川普为了给自己2020年大选做铺垫,他指责现行的中小学教科书未突出爱国情怀,建议在中小学课本中加入“让美国更伟大”的内容——这是他竞选的口号。教育部长立刻执行。殊不知,美国大大小小的学区都是独立的政府,学区议会决定学区学校使用的教材。联邦政府根本无权决定各个学区的教材。川普和他的教育部长不懂这后面的原则。

这样的例子很多,不多列举。

根据美国联邦制的原则,在国内事务中有一些不多见的情况发生时,联邦政府可以出面“领导”全国。目前正在全方位攻击人类社会的新冠疫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由于病毒传播的无疆界性,联邦政府和总统必须坚定地担当全国抗疫运作领头羊的责任。川普恰恰就在这个可以显示自己具有颠峰领导力的问题上不作为。

三级政府的框架除了对联邦政府在国内事务中的制约之外,还起到了一个稳定社会的作用。由于地方政府在各个方面的独立性,使得地方事务的管理相对稳定。无论华盛顿发生什么大事——联邦政府关门,总统被弹劾、发生意外身亡,只要人们回到家中,有干净的饮用水,街上有警察巡逻,每周都有人收垃圾...... 这个国家就不会乱。

三权分立下的川普

三权分立的原则和目的是(此处省略200字)。三权分立的横向制衡作用在川普执政期间的作用非常明显。如果我们历数一下川普各项政策,会看到国会和法庭对川普的制约。虽然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竭力保护川普,但总体上在各项立法项目上,国会对川普对制约还是非常明显的。在2016年大选中,川普信誓旦旦地许愿,当选后立刻就会将《奥巴马医保法案》推翻。到今天《奥巴马医保法案》还在。白宫将此案提交到最高法院,但被判“维持现状”。2020年底,川普否决了国会通过的“国防预算授权法案”,但他的否决被国会推翻。川普在离任前被打脸。

各种运作规则对总统的限制

除了在建国时各州认可的宪法以及国会通过的法案之外,联邦政府在240多年间出台了许多其他限制权力的法规。就做为美国总统对川普来说,他对法律和各项法规政策的认知仅仅停留在幼儿层次。在他的任期内,川普在所有法律法规之间的灰色地带都留下了脚印。

由于总统身边的工作人员的职位不需要国会批准,川普将自己女儿女婿任命为白宫的顾问,负责他们毫无任何经验的工作;把自己喜欢的电视广播员任命为白宫发言人;为了排斥与自己意见相左的世界著名病毒和流行病专家,把一个搞X光的大夫任命为白宫抗疫防疫小组的组长,只因此人说话与自己的意见合拍。川普在这些灰色地带行走时并没有认识到这些似乎微不足道的小事,最终以滚雪球的方式形成阻挡他连任的力量。

川普在执政期间,联邦司法部还在继续调查他公司以前的造假账和俄罗斯交易以及他利用竞选经费给妓女封口费的违法行为;纽约州的司法部分也在调查他用总统职位为自己公司牟利的违法行为......

从下面两个案例可以看出川普是如何掉进因无知给自己挖的坑里。

开除FBI主任

川普的第一位国安顾问福林将军,是一位铁川粉。他在2016年大选中喊出响亮的口号:“将她关起来”(lock her up)。这是指当时川普的竞选对手克林顿夫人。这位福林将军退役后利用自己在军方搞情报的经历活跃在美俄关系网上。他还为土耳其政府当顾问,并谋划帮助土耳其政府从美国将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绑架回土耳其。在川普仍然还是当选总统时,福林违法私下与俄罗斯驻美大使见面,告诉对方先不要对美国制裁做出反应,耐心等待川普入主白宫。当此事被俄罗斯方面透露后,FBI开始调查。福林在调查过程中对FBI说谎,以掩盖自己的行为。同时他还对副总统彭斯保证自己没有与俄罗斯私下里接触,导致副总统在公开场合替他的谎话辩护。福林在任仅仅10天就被解职,继续接受调查。川普为了保护福林,私下了找了FBI主任科米,让科米在福林的问题上高抬贵手。川普不懂的是,尽管自己是总统,但这样的做法已经触犯了干扰司法的禁忌。川普下套勒自己的脖子,而自己却浑然不觉。

有这么一个细节很说明问题。根据科米后来在参院的听证会上证词,当他将自己与川普谈话笔记交给一个朋友去公开时就知道,此消息一经公开,司法部一定会设置特别检察官,调查川普。这是司法部和FBI运作的规则。科米在美国联邦司法部就职多年,精通官场的游戏规则。后来发生的事果然证明了科米的预料。

司法部长一职,由总统提名,参院核准。这使得川普以为司法部是为他打工的,他可以任意解雇对自己不忠诚的人。在川普准备解雇科米的时候,当时的白宫顾问,政治老油条班农警告川普:如果他解雇科米,他必被弹劾。

接下来发展更是令川普吃惊。开除科米后,刚刚上任的司法部长,铁川粉杰夫·塞申斯便发表声明,正式回避一切与调查有关的事务,因为他自己也是当时川普竞选班子的成员。这使得他成为潜在的调查对象或者证人。这类规则对于川普犹如天书!他立刻开始发推文攻击塞申斯,说他背叛了自己。塞申斯于2018年7月被川普解职。殊不知,开除了塞申斯,司法部依旧按照规则成立了由穆勒领导的特别调查委员会。最终,川普被众议院弹劾。

总统被监听

在穆勒特别检察官调查川普干扰司法的过程中,川普以军售为交换条件逼迫乌克兰调查小拜登的丑闻被揭发出来。原来,美国总统与外国元首的谈话——无论是通过电话还是面对面,都有或笔记或录音的记录。事后,还有专人整理,存档。负责整理川普与乌克兰总统通话记录的是陆军情报部门驻白宫的军官,当这位军官听到川普与乌克兰总统的谈话内容,立刻意识到总统的要求是违法的。他将此事按程序上报到美国情报部门的总监办公室(类似中国的纪检部门)。总监办公室核实后,将此事转交司法部,最终由穆勒特别检察官负责。川普的做法违法,被弹劾。但因为参议院共和党占多数,被弹劾的总统最终保留了自己的职位。

事后川普对自己的谈话被录音非常不满。无奈之下,白公宫对保存川普谈话记录的服务器进行了专门对设置,仅仅几个人能够接触。尽管此举再次违反相关的档案记录管理法案,但还是由于共和党占多数的参院情报委员会对川普的行为视而不见而被压下去。这给即将上任的拜登提出了一个极端棘手的问题:如果在服务器上确有川普违法乱纪的记录,怎么办?起诉川普,打破美国政治文化中不“修理”前任的政治习惯。不起诉,又岂能放过违法行为?此事还会有后续。

这一类规则使得川普非常不舒服。2018年川普在新加坡与北朝鲜领导人举行峰会。两位领导人会面时,除了川金二人之外,在场的仅仅有双方的翻译。会议结束时,川普突然将美方翻译手中的记录抓过来。显然他与金的会面中他不愿意让公众知道的内容。

美国这个三三制政治框架对川普的制约突出体现在2020年大选中。由于自身的认知障碍,川普拒绝接受大选结果。尽管他有总统的头衔在身,仍然不能直接干预的手段改变大选结果。他与他的支持者到处散布虚假信息,提起70多起诉讼。仍然不能突破制度搭建的框架。

此文本应该就此结束。但在此刻(1月3号下午),美国媒体公布了一段长达60分钟的电话录音。在录音中可以听到川普与佐治亚州的州务卿的对话。川普在对话中对负责佐治亚州大选的州务卿施加压力,命对方为自己多找出几万张选票出来。川普还威胁那位州政府官员,如果不那么做的话,将会面临刑事起诉。那位共和党籍的州务卿非常客气但坚决地回答:“尊敬的特朗普总统:你是错的。 真相就是真相” 。

川普无权过问州政府的事务;川普可以撤换联邦机构中对自己不忠诚的官员,但无权过问各州和地方政府的运作。

在大选的问题上,总统面对各州、县负责大选的官员,束手无策。虚假信息、强势压力、刑事压力外加到法庭诬告,全部失效。我们不得不佩服240年前搭建起来的执政框架。
 

billwanhua

本站元老
注册
2005-07-07
消息
4,082
荣誉分数
1,077
声望点数
373
关川普的笼子:
  • 美国的联邦制度
  • 三三制下的“政令不出华盛顿”
  • 各种运作规则对总统的限制
  • 实例若干

还有15天川普总统就要卸任变成平民了,但他给美国和全世界留下无限反思空间。由于川普有一些个人魅力,外加其将事实和谎言高度融合的能力,美国选民中有7100万在2020年大选中投了他的票。在2016年的竞选中,川普许愿要清理华盛顿政治圈里的污泥(drain the swamp)。四年后,川普不但没有清理污泥,而且自己挖了一个大污泥坑。从他的竞选班子到他身边的官员,许多人因与他意见相左被开除。还有更多被开除、受调查甚至判刑。作为一个房地产开发商,川普有强烈违规违法的倾向。另外,由于他对各项联邦法律以及政府运作规则一窍不通,川普经常“出轨”。但美国政治体制中的框架还是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川普。本文来谈谈川普或是美国总统是如何被制约的。

美国的联邦制

美国总统的权力似乎很大。美国总统的权力大,是因为美国国力强大,在国际事务上比较有发言权。而总统在国内事务中的权力相当有限。在美国建国时,各州参加中央政府的最大的障碍就是担心中央政府和总统权力过大。为此,美国宪法将中央政府和各州、地方政府的权限规划得清清楚楚。这就是联邦制形成的简述。还需要注意的是,美国宪法中没有涉及地方政府(县、市以及各个特殊形式的政府)的设置。这不是无意遗漏,而是有意将地方政府的设置、地方政府与州政府的关系交由各州宪法去界定。

在有关美国政治的课本中,多是强调在各级政府中的三权分立的制衡作用。而240多年前美国建国时主张联邦制的开国者(Federalists; Founding Fathers)的努力焦点并不在于三权分立的横向制衡——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过多的争议,而是在联邦政府与州政府的关系上。这一点从美国的国名上可以看出。我们将美国国名译为“美利坚合众国”。其实,更准确但翻译应该是美利坚合“州”国。

三三制下的“政令不出华盛顿”

这个三级政府之间的关系,加上大家都熟悉的三权分立的制约机构形成了美国政治框架中的“三三制度”。(见下图)

立法 执法 司法
联邦 美国国会 行政/白宫 最高法院和联邦法院
州议会 州行政/州长 州司法部、法院
地方 县市议会 县市行政长官 县司法部、法院

在这个政府的框架中,三级政府之间没有任何行政、财政、人事上的关系。维系各级政府之间关系的纽带,主要是法律法规,其次是财政上的拨款。这个“拨款”不是中国上级政府机构给下级或者平级机构之间的财政拨款。美国联邦政府和州、县政府有时会有一些项目款,以帮助其他政府机构进行一些特殊的项目。这些项目叫做 Grant。相关政府机构可以申请这些grants并准备相对应的预算。这些grant仅仅是辅助性的。地方政府主要的财政来源由地方政府负责。市政府是美国最低一级政府机构,负责为3.5亿美国老百姓提供基本的生活服务。这些地方政府几乎就是一个独立王国。市议会可以决定地产税的税率,销售税税率,城市规划和土地使用,等等。

这个三级政府的结构使得许多川普的政策出不了华盛顿。比如,川普的反移民政策在民主党自由派占多数的一些州、大城市得不到配合。地方议会立法,规定地方执法机关不得与联邦移民机构配合抓捕、驱逐非法移民。这就是所谓的“圣所城市”(Sanctuary city)。美国许多大城市都是“圣所城市”。我生活的伊利诺州, 州长于2017年8月签署一项法案,禁止州和地方警察协助联邦机构拘留、逮捕任何非法移民。川普于2017年发行政令,退出《巴黎气候协议》,但美国许多州宣布继续参加并遵守该协议的规则,允许州立大学下属的研究机构参加相关的研究。

川普入主白宫后,任命了贝茜·德沃斯(Betsy DeVos)为教育部长。贝茜·德沃斯出生富豪家庭,在大选中捐巨款为川普助选。这位教育部长对教育毫无感觉,但坚决支持川普。川普为了给自己2020年大选做铺垫,他指责现行的中小学教科书未突出爱国情怀,建议在中小学课本中加入“让美国更伟大”的内容——这是他竞选的口号。教育部长立刻执行。殊不知,美国大大小小的学区都是独立的政府,学区议会决定学区学校使用的教材。联邦政府根本无权决定各个学区的教材。川普和他的教育部长不懂这后面的原则。

这样的例子很多,不多列举。

根据美国联邦制的原则,在国内事务中有一些不多见的情况发生时,联邦政府可以出面“领导”全国。目前正在全方位攻击人类社会的新冠疫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由于病毒传播的无疆界性,联邦政府和总统必须坚定地担当全国抗疫运作领头羊的责任。川普恰恰就在这个可以显示自己具有颠峰领导力的问题上不作为。

三级政府的框架除了对联邦政府在国内事务中的制约之外,还起到了一个稳定社会的作用。由于地方政府在各个方面的独立性,使得地方事务的管理相对稳定。无论华盛顿发生什么大事——联邦政府关门,总统被弹劾、发生意外身亡,只要人们回到家中,有干净的饮用水,街上有警察巡逻,每周都有人收垃圾...... 这个国家就不会乱。

三权分立下的川普

三权分立的原则和目的是(此处省略200字)。三权分立的横向制衡作用在川普执政期间的作用非常明显。如果我们历数一下川普各项政策,会看到国会和法庭对川普的制约。虽然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竭力保护川普,但总体上在各项立法项目上,国会对川普对制约还是非常明显的。在2016年大选中,川普信誓旦旦地许愿,当选后立刻就会将《奥巴马医保法案》推翻。到今天《奥巴马医保法案》还在。白宫将此案提交到最高法院,但被判“维持现状”。2020年底,川普否决了国会通过的“国防预算授权法案”,但他的否决被国会推翻。川普在离任前被打脸。

各种运作规则对总统的限制

除了在建国时各州认可的宪法以及国会通过的法案之外,联邦政府在240多年间出台了许多其他限制权力的法规。就做为美国总统对川普来说,他对法律和各项法规政策的认知仅仅停留在幼儿层次。在他的任期内,川普在所有法律法规之间的灰色地带都留下了脚印。

由于总统身边的工作人员的职位不需要国会批准,川普将自己女儿女婿任命为白宫的顾问,负责他们毫无任何经验的工作;把自己喜欢的电视广播员任命为白宫发言人;为了排斥与自己意见相左的世界著名病毒和流行病专家,把一个搞X光的大夫任命为白宫抗疫防疫小组的组长,只因此人说话与自己的意见合拍。川普在这些灰色地带行走时并没有认识到这些似乎微不足道的小事,最终以滚雪球的方式形成阻挡他连任的力量。

川普在执政期间,联邦司法部还在继续调查他公司以前的造假账和俄罗斯交易以及他利用竞选经费给妓女封口费的违法行为;纽约州的司法部分也在调查他用总统职位为自己公司牟利的违法行为......

从下面两个案例可以看出川普是如何掉进因无知给自己挖的坑里。

开除FBI主任

川普的第一位国安顾问福林将军,是一位铁川粉。他在2016年大选中喊出响亮的口号:“将她关起来”(lock her up)。这是指当时川普的竞选对手克林顿夫人。这位福林将军退役后利用自己在军方搞情报的经历活跃在美俄关系网上。他还为土耳其政府当顾问,并谋划帮助土耳其政府从美国将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绑架回土耳其。在川普仍然还是当选总统时,福林违法私下与俄罗斯驻美大使见面,告诉对方先不要对美国制裁做出反应,耐心等待川普入主白宫。当此事被俄罗斯方面透露后,FBI开始调查。福林在调查过程中对FBI说谎,以掩盖自己的行为。同时他还对副总统彭斯保证自己没有与俄罗斯私下里接触,导致副总统在公开场合替他的谎话辩护。福林在任仅仅10天就被解职,继续接受调查。川普为了保护福林,私下了找了FBI主任科米,让科米在福林的问题上高抬贵手。川普不懂的是,尽管自己是总统,但这样的做法已经触犯了干扰司法的禁忌。川普下套勒自己的脖子,而自己却浑然不觉。

有这么一个细节很说明问题。根据科米后来在参院的听证会上证词,当他将自己与川普谈话笔记交给一个朋友去公开时就知道,此消息一经公开,司法部一定会设置特别检察官,调查川普。这是司法部和FBI运作的规则。科米在美国联邦司法部就职多年,精通官场的游戏规则。后来发生的事果然证明了科米的预料。

司法部长一职,由总统提名,参院核准。这使得川普以为司法部是为他打工的,他可以任意解雇对自己不忠诚的人。在川普准备解雇科米的时候,当时的白宫顾问,政治老油条班农警告川普:如果他解雇科米,他必被弹劾。

接下来发展更是令川普吃惊。开除科米后,刚刚上任的司法部长,铁川粉杰夫·塞申斯便发表声明,正式回避一切与调查有关的事务,因为他自己也是当时川普竞选班子的成员。这使得他成为潜在的调查对象或者证人。这类规则对于川普犹如天书!他立刻开始发推文攻击塞申斯,说他背叛了自己。塞申斯于2018年7月被川普解职。殊不知,开除了塞申斯,司法部依旧按照规则成立了由穆勒领导的特别调查委员会。最终,川普被众议院弹劾。

总统被监听

在穆勒特别检察官调查川普干扰司法的过程中,川普以军售为交换条件逼迫乌克兰调查小拜登的丑闻被揭发出来。原来,美国总统与外国元首的谈话——无论是通过电话还是面对面,都有或笔记或录音的记录。事后,还有专人整理,存档。负责整理川普与乌克兰总统通话记录的是陆军情报部门驻白宫的军官,当这位军官听到川普与乌克兰总统的谈话内容,立刻意识到总统的要求是违法的。他将此事按程序上报到美国情报部门的总监办公室(类似中国的纪检部门)。总监办公室核实后,将此事转交司法部,最终由穆勒特别检察官负责。川普的做法违法,被弹劾。但因为参议院共和党占多数,被弹劾的总统最终保留了自己的职位。

事后川普对自己的谈话被录音非常不满。无奈之下,白公宫对保存川普谈话记录的服务器进行了专门对设置,仅仅几个人能够接触。尽管此举再次违反相关的档案记录管理法案,但还是由于共和党占多数的参院情报委员会对川普的行为视而不见而被压下去。这给即将上任的拜登提出了一个极端棘手的问题:如果在服务器上确有川普违法乱纪的记录,怎么办?起诉川普,打破美国政治文化中不“修理”前任的政治习惯。不起诉,又岂能放过违法行为?此事还会有后续。

这一类规则使得川普非常不舒服。2018年川普在新加坡与北朝鲜领导人举行峰会。两位领导人会面时,除了川金二人之外,在场的仅仅有双方的翻译。会议结束时,川普突然将美方翻译手中的记录抓过来。显然他与金的会面中他不愿意让公众知道的内容。

美国这个三三制政治框架对川普的制约突出体现在2020年大选中。由于自身的认知障碍,川普拒绝接受大选结果。尽管他有总统的头衔在身,仍然不能直接干预的手段改变大选结果。他与他的支持者到处散布虚假信息,提起70多起诉讼。仍然不能突破制度搭建的框架。

此文本应该就此结束。但在此刻(1月3号下午),美国媒体公布了一段长达60分钟的电话录音。在录音中可以听到川普与佐治亚州的州务卿的对话。川普在对话中对负责佐治亚州大选的州务卿施加压力,命对方为自己多找出几万张选票出来。川普还威胁那位州政府官员,如果不那么做的话,将会面临刑事起诉。那位共和党籍的州务卿非常客气但坚决地回答:“尊敬的特朗普总统:你是错的。 真相就是真相” 。

川普无权过问州政府的事务;川普可以撤换联邦机构中对自己不忠诚的官员,但无权过问各州和地方政府的运作。

在大选的问题上,总统面对各州、县负责大选的官员,束手无策。虚假信息、强势压力、刑事压力外加到法庭诬告,全部失效。我们不得不佩服240年前搭建起来的执政框架。
好像现在立法跟执法权混一起了,起码一半立法跟执法混一起了
 

草头将军

高级灌水师
注册
2006-01-28
消息
6,249
荣誉分数
2,285
声望点数
323
原以为美国多正义,司法多公正。川普把美国的一切虚伪的遮羞布撕成了碎片
对外,以力谋利,以力压人,明抢明勒索
对内,党派利益高于一切:什么司法,国家,人民都见鬼去了
 

向问天

日月神教光明左使
VIP
注册
2012-09-04
消息
60,488
荣誉分数
10,998
声望点数
1,273
笼子做好了没有?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3,218
荣誉分数
5,539
声望点数
373
现在国会在讨论第二次弹劾的投票时间,估计让副总统搞那个25代理不容易,他没有政治野心当这10天代理总统。弹劾也来不及完成,纯属恶心他一下而已,不过对以后找素人来试也是个警示。
 

susu19

初级会员
注册
2012-08-18
消息
449
荣誉分数
182
声望点数
53
现在国会在讨论第二次弹劾的投票时间,估计让副总统搞那个25代理不容易,他没有政治野心当这10天代理总统。弹劾也来不及完成,纯属恶心他一下而已,不过对以后找素人来试也是个警示。

弹劾是给川普身上再盖一个章。历史上首位任期一届被二次弹劾的总统。因为没弹下来,载入光荣史册。
 

TrumpEstate

初级会员
注册
2019-06-27
消息
641
荣誉分数
139
声望点数
53
原以为美国多正义,司法多公正。川普把美国的一切虚伪的遮羞布撕成了碎片
对外,以力谋利,以力压人,明抢明勒索
对内,党派利益高于一切:什么司法,国家,人民都见鬼去了
美国正义过吗?最近几十年,全世界的战争有几次不是美国造出来的?如果说美国对美国国内还讲点公正,美国对美国以外,就是大号的川建国:自私,贪婪还一肚子坏水无耻。
 

susu19

初级会员
注册
2012-08-18
消息
449
荣誉分数
182
声望点数
53
关川普的笼子:
  • 美国的联邦制度
  • 三三制下的“政令不出华盛顿”
  • 各种运作规则对总统的限制
  • 实例若干

还有15天川普总统就要卸任变成平民了,但他给美国和全世界留下无限反思空间。由于川普有一些个人魅力,外加其将事实和谎言高度融合的能力,美国选民中有7100万在2020年大选中投了他的票。在2016年的竞选中,川普许愿要清理华盛顿政治圈里的污泥(drain the swamp)。四年后,川普不但没有清理污泥,而且自己挖了一个大污泥坑。从他的竞选班子到他身边的官员,许多人因与他意见相左被开除。还有更多被开除、受调查甚至判刑。作为一个房地产开发商,川普有强烈违规违法的倾向。另外,由于他对各项联邦法律以及政府运作规则一窍不通,川普经常“出轨”。但美国政治体制中的框架还是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川普。本文来谈谈川普或是美国总统是如何被制约的。

美国的联邦制

美国总统的权力似乎很大。美国总统的权力大,是因为美国国力强大,在国际事务上比较有发言权。而总统在国内事务中的权力相当有限。在美国建国时,各州参加中央政府的最大的障碍就是担心中央政府和总统权力过大。为此,美国宪法将中央政府和各州、地方政府的权限规划得清清楚楚。这就是联邦制形成的简述。还需要注意的是,美国宪法中没有涉及地方政府(县、市以及各个特殊形式的政府)的设置。这不是无意遗漏,而是有意将地方政府的设置、地方政府与州政府的关系交由各州宪法去界定。

在有关美国政治的课本中,多是强调在各级政府中的三权分立的制衡作用。而240多年前美国建国时主张联邦制的开国者(Federalists; Founding Fathers)的努力焦点并不在于三权分立的横向制衡——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过多的争议,而是在联邦政府与州政府的关系上。这一点从美国的国名上可以看出。我们将美国国名译为“美利坚合众国”。其实,更准确但翻译应该是美利坚合“州”国。

三三制下的“政令不出华盛顿”

这个三级政府之间的关系,加上大家都熟悉的三权分立的制约机构形成了美国政治框架中的“三三制度”。(见下图)

立法执法 司法
联邦 美国国会行政/白宫最高法院和联邦法院
州议会州行政/州长 州司法部、法院
地方 县市议会县市行政长官县司法部、法院


在这个政府的框架中,三级政府之间没有任何行政、财政、人事上的关系。维系各级政府之间关系的纽带,主要是法律法规,其次是财政上的拨款。这个“拨款”不是中国上级政府机构给下级或者平级机构之间的财政拨款。美国联邦政府和州、县政府有时会有一些项目款,以帮助其他政府机构进行一些特殊的项目。这些项目叫做 Grant。相关政府机构可以申请这些grants并准备相对应的预算。这些grant仅仅是辅助性的。地方政府主要的财政来源由地方政府负责。市政府是美国最低一级政府机构,负责为3.5亿美国老百姓提供基本的生活服务。这些地方政府几乎就是一个独立王国。市议会可以决定地产税的税率,销售税税率,城市规划和土地使用,等等。

这个三级政府的结构使得许多川普的政策出不了华盛顿。比如,川普的反移民政策在民主党自由派占多数的一些州、大城市得不到配合。地方议会立法,规定地方执法机关不得与联邦移民机构配合抓捕、驱逐非法移民。这就是所谓的“圣所城市”(Sanctuary city)。美国许多大城市都是“圣所城市”。我生活的伊利诺州, 州长于2017年8月签署一项法案,禁止州和地方警察协助联邦机构拘留、逮捕任何非法移民。川普于2017年发行政令,退出《巴黎气候协议》,但美国许多州宣布继续参加并遵守该协议的规则,允许州立大学下属的研究机构参加相关的研究。

川普入主白宫后,任命了贝茜·德沃斯(Betsy DeVos)为教育部长。贝茜·德沃斯出生富豪家庭,在大选中捐巨款为川普助选。这位教育部长对教育毫无感觉,但坚决支持川普。川普为了给自己2020年大选做铺垫,他指责现行的中小学教科书未突出爱国情怀,建议在中小学课本中加入“让美国更伟大”的内容——这是他竞选的口号。教育部长立刻执行。殊不知,美国大大小小的学区都是独立的政府,学区议会决定学区学校使用的教材。联邦政府根本无权决定各个学区的教材。川普和他的教育部长不懂这后面的原则。

这样的例子很多,不多列举。

根据美国联邦制的原则,在国内事务中有一些不多见的情况发生时,联邦政府可以出面“领导”全国。目前正在全方位攻击人类社会的新冠疫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由于病毒传播的无疆界性,联邦政府和总统必须坚定地担当全国抗疫运作领头羊的责任。川普恰恰就在这个可以显示自己具有颠峰领导力的问题上不作为。

三级政府的框架除了对联邦政府在国内事务中的制约之外,还起到了一个稳定社会的作用。由于地方政府在各个方面的独立性,使得地方事务的管理相对稳定。无论华盛顿发生什么大事——联邦政府关门,总统被弹劾、发生意外身亡,只要人们回到家中,有干净的饮用水,街上有警察巡逻,每周都有人收垃圾...... 这个国家就不会乱。

三权分立下的川普

三权分立的原则和目的是(此处省略200字)。三权分立的横向制衡作用在川普执政期间的作用非常明显。如果我们历数一下川普各项政策,会看到国会和法庭对川普的制约。虽然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竭力保护川普,但总体上在各项立法项目上,国会对川普对制约还是非常明显的。在2016年大选中,川普信誓旦旦地许愿,当选后立刻就会将《奥巴马医保法案》推翻。到今天《奥巴马医保法案》还在。白宫将此案提交到最高法院,但被判“维持现状”。2020年底,川普否决了国会通过的“国防预算授权法案”,但他的否决被国会推翻。川普在离任前被打脸。

各种运作规则对总统的限制

除了在建国时各州认可的宪法以及国会通过的法案之外,联邦政府在240多年间出台了许多其他限制权力的法规。就做为美国总统对川普来说,他对法律和各项法规政策的认知仅仅停留在幼儿层次。在他的任期内,川普在所有法律法规之间的灰色地带都留下了脚印。

由于总统身边的工作人员的职位不需要国会批准,川普将自己女儿女婿任命为白宫的顾问,负责他们毫无任何经验的工作;把自己喜欢的电视广播员任命为白宫发言人;为了排斥与自己意见相左的世界著名病毒和流行病专家,把一个搞X光的大夫任命为白宫抗疫防疫小组的组长,只因此人说话与自己的意见合拍。川普在这些灰色地带行走时并没有认识到这些似乎微不足道的小事,最终以滚雪球的方式形成阻挡他连任的力量。

川普在执政期间,联邦司法部还在继续调查他公司以前的造假账和俄罗斯交易以及他利用竞选经费给妓女封口费的违法行为;纽约州的司法部分也在调查他用总统职位为自己公司牟利的违法行为......

从下面两个案例可以看出川普是如何掉进因无知给自己挖的坑里。

开除FBI主任

川普的第一位国安顾问福林将军,是一位铁川粉。他在2016年大选中喊出响亮的口号:“将她关起来”(lock her up)。这是指当时川普的竞选对手克林顿夫人。这位福林将军退役后利用自己在军方搞情报的经历活跃在美俄关系网上。他还为土耳其政府当顾问,并谋划帮助土耳其政府从美国将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绑架回土耳其。在川普仍然还是当选总统时,福林违法私下与俄罗斯驻美大使见面,告诉对方先不要对美国制裁做出反应,耐心等待川普入主白宫。当此事被俄罗斯方面透露后,FBI开始调查。福林在调查过程中对FBI说谎,以掩盖自己的行为。同时他还对副总统彭斯保证自己没有与俄罗斯私下里接触,导致副总统在公开场合替他的谎话辩护。福林在任仅仅10天就被解职,继续接受调查。川普为了保护福林,私下了找了FBI主任科米,让科米在福林的问题上高抬贵手。川普不懂的是,尽管自己是总统,但这样的做法已经触犯了干扰司法的禁忌。川普下套勒自己的脖子,而自己却浑然不觉。

有这么一个细节很说明问题。根据科米后来在参院的听证会上证词,当他将自己与川普谈话笔记交给一个朋友去公开时就知道,此消息一经公开,司法部一定会设置特别检察官,调查川普。这是司法部和FBI运作的规则。科米在美国联邦司法部就职多年,精通官场的游戏规则。后来发生的事果然证明了科米的预料。

司法部长一职,由总统提名,参院核准。这使得川普以为司法部是为他打工的,他可以任意解雇对自己不忠诚的人。在川普准备解雇科米的时候,当时的白宫顾问,政治老油条班农警告川普:如果他解雇科米,他必被弹劾。

接下来发展更是令川普吃惊。开除科米后,刚刚上任的司法部长,铁川粉杰夫·塞申斯便发表声明,正式回避一切与调查有关的事务,因为他自己也是当时川普竞选班子的成员。这使得他成为潜在的调查对象或者证人。这类规则对于川普犹如天书!他立刻开始发推文攻击塞申斯,说他背叛了自己。塞申斯于2018年7月被川普解职。殊不知,开除了塞申斯,司法部依旧按照规则成立了由穆勒领导的特别调查委员会。最终,川普被众议院弹劾。

总统被监听

在穆勒特别检察官调查川普干扰司法的过程中,川普以军售为交换条件逼迫乌克兰调查小拜登的丑闻被揭发出来。原来,美国总统与外国元首的谈话——无论是通过电话还是面对面,都有或笔记或录音的记录。事后,还有专人整理,存档。负责整理川普与乌克兰总统通话记录的是陆军情报部门驻白宫的军官,当这位军官听到川普与乌克兰总统的谈话内容,立刻意识到总统的要求是违法的。他将此事按程序上报到美国情报部门的总监办公室(类似中国的纪检部门)。总监办公室核实后,将此事转交司法部,最终由穆勒特别检察官负责。川普的做法违法,被弹劾。但因为参议院共和党占多数,被弹劾的总统最终保留了自己的职位。

事后川普对自己的谈话被录音非常不满。无奈之下,白公宫对保存川普谈话记录的服务器进行了专门对设置,仅仅几个人能够接触。尽管此举再次违反相关的档案记录管理法案,但还是由于共和党占多数的参院情报委员会对川普的行为视而不见而被压下去。这给即将上任的拜登提出了一个极端棘手的问题:如果在服务器上确有川普违法乱纪的记录,怎么办?起诉川普,打破美国政治文化中不“修理”前任的政治习惯。不起诉,又岂能放过违法行为?此事还会有后续。

这一类规则使得川普非常不舒服。2018年川普在新加坡与北朝鲜领导人举行峰会。两位领导人会面时,除了川金二人之外,在场的仅仅有双方的翻译。会议结束时,川普突然将美方翻译手中的记录抓过来。显然他与金的会面中他不愿意让公众知道的内容。

美国这个三三制政治框架对川普的制约突出体现在2020年大选中。由于自身的认知障碍,川普拒绝接受大选结果。尽管他有总统的头衔在身,仍然不能直接干预的手段改变大选结果。他与他的支持者到处散布虚假信息,提起70多起诉讼。仍然不能突破制度搭建的框架。

此文本应该就此结束。但在此刻(1月3号下午),美国媒体公布了一段长达60分钟的电话录音。在录音中可以听到川普与佐治亚州的州务卿的对话。川普在对话中对负责佐治亚州大选的州务卿施加压力,命对方为自己多找出几万张选票出来。川普还威胁那位州政府官员,如果不那么做的话,将会面临刑事起诉。那位共和党籍的州务卿非常客气但坚决地回答:“尊敬的特朗普总统:你是错的。 真相就是真相” 。

川普无权过问州政府的事务;川普可以撤换联邦机构中对自己不忠诚的官员,但无权过问各州和地方政府的运作。

在大选的问题上,总统面对各州、县负责大选的官员,束手无策。虚假信息、强势压力、刑事压力外加到法庭诬告,全部失效。我们不得不佩服240年前搭建起来的执政框架。

这个不错,请注明出处,否则没有价值甚至误导。
谢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