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故事 | 逝去的君子兰

苏默默

下厨有谱 读书有声
注册
2020-11-01
消息
41
荣誉分数
15
声望点数
8
午夜梦徊,那石灰贝壳的深深院墙里,堆满了儿时片片记忆。厚重的木门,高高的门槛,长长的椅子,那陈旧质朴的门厅后,唯一唤醒鲜活记忆的,总是那迎风荡漾的花香。
外公喜欢花。庭院里,水泥石板上,排满了大小花盆,一年四季,花香四溢。印象中有蝶兰,月桂,米兰,红粉杜鹃,夜来香,龙吐珠,还有他最最心爱的君子兰。
外公爱花到了痴的程度,他可以成天蹲在花丛里,修修整整,松土换盆;他与花儿喁喁细语,花儿亦芊芊含和;他用花瓣做酒,入茶,甚至腌制花酱,很是小资。

记得我的童年里,发生了三件大事。外公的生活,从此失去了风雅。


那年,外婆去世了。非常年轻,走得也很急。外公痛哭了好多天,连子女都没有想到,一辈子平平淡淡的老夫妻,竟有如此深厚的感情!虽然此后外公依旧成天忙碌于他的花草间,但深秋的凉风还是怯怯地吹出了几分寂寞。
没有人记得那之后的几年里,外公都做了些什么,大家都非常忙碌,孙子们忙着应付考试,子女们忙着加薪升职。只有在,,只有在,,每一年的最后几天,回到老宅,欢天喜地地杀鸡烧菜,点香祭祀。儿孙满堂的外公,总是在这个时刻,喝到醉。
再后来,城市要发展了,老宅要拆了。对着红色的通知书,外公又是痛哭了好多天。记得离开的那天,他带上了好多花,好多好多,多到舅母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舅舅的单位是市直机关,福利条件特别好。小夫妻俩竟在市中心里分得一套三居室的大房。舅舅是个有名的孝子,为了外公养花进出方便,他特意把三楼的房子跟人换成了一楼。为此多少让舅母感到委屈。外公在后院里种满了花,不论是品种还是数量,都比老宅子里多。外公还认识了新村里的好多老人,大家一起练香功,打太极,外公的花也移了好多,送给大家。几年下来,家家户户的阳台上竟都有外公分出的花儿。
舅母是一个温和娇巧的女人,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样的理由让她放出狠话“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之后回了娘家。反正惊动了几个子女,连夜集会,讨论外公的安置问题。家家都各有难处,爱莫能助;最后,在母亲祈望的眼神中,父亲点了点头,于是外公抱着一盆他心爱的君子兰来到了我们家。

外公买菜,做饭,自己的衣服、房间从来都是自己清洗打扫;他还独自提回沉重的粮油米面,极力想证明能在经济上生活上给我们以分担。
他没法在我们五楼的阳台种花消遣了,闲暇的午后,我经常看见他躺在凉席上呼呼地沉睡。我一直有种莫明的感觉,他那高高的竹枕头里,存满了记忆,好多都是关于老宅的。

外公一住,就是十年。
我已经完全习惯了有他的生活,有他的这个家。
突然的一天,妈妈说,外公摔倒了,住院去了。
我飞奔到医院,看见大家陪着外公坐在长凳上等拍片。他的鼻子破了,血在粘着沙粒的伤口上结成暗红,假牙已经取掉了,这让他本来饱满的脸盘突然变得苍老干瘪,虽然身边围着一群子女,他的表情却非常的呆滞,双眼无神。拍片结果出来了,除了右手的肱骨骨折外,医生竟然很意外地告诉大家:他的锁骨也有一陈旧性骨折!
每个人的心里都抽着冷气,大家不知道这个“陈旧性骨折”是何时因何而成的,但大家又在同一个时刻里一起明白了:外公,他曾经受伤过!可是,他强忍着,竟没有告诉大家!
写到这里,我的泪依然奔流。
是我们一直忽略他的感受,还是他一直坚守着那份自尊?
也许都是,又也许都不是!
好多年后,我一直不能明白他是如何冒着冷汗独自承受那剧烈的苦楚?如何在满堂子孙前暗掩伤痛?
泪落无声,非常地内疚啊,自责。。。
检查报告的下段,还写着“Ca+”!

外公回到家后,就再也没有出门了。他的手绑上了绷带,并在脖子上绕个结。他常常绻在床上,好沉默。夜里,他的房里总是亮着灯,有时说睡不着,有时说身上很痛。
父亲是个寡言之人,十来年与外公生活在同一屋檐之下,却甚少交流。但几个女婿之中,他最得外公赏识。外公病重期间,父亲每天都会做好饭菜,点心,端到床头,服侍照顾如亲生父母。我想,在那段时间里,外公才真正地放下了心里的芥蒂,把我们的小屋子真正地当成了自己的家。
印象很深的是那个晚上,我在吃花生。外公问我,我竟傻傻地抓了一把给他。他的嘴轻轻地瘪了瘪,说:“哈哈,没有牙齿了,下辈子再吃吧!”
我的心头是那么突然地一震!
我想到了离别,想到了死亡!
我怅怅地逃离出他的房间,我的心头严实地堵着,我突然感觉到很眩晕。
外公喊我,说想喝水。
我端着水给他时,他已经无力抬起头了。水洒到了床上,和他的衣领。
后来我给他吃“喜之郎”,那种可以吸的果冻。
他说真甜。
我问他喜欢吗?
他说喜欢。
他很享受地慢慢吸着,仿佛享受着甘泉缓缓沁透心田。
他第一次向我要求:还要吃!
像个孩子一般地,羞涩地说。
于是我答应他,明天去买,买多多的,慢慢吃!

我生命里的那个黄昏啊!我蹬着自行车兴冲冲地提着一大袋的“喜之郎”回到家时,妈妈说外公已经不行了!!!
我疯了似的跑进屋,我跪在他的床头,握着他枯枝般的手唤他,可他却再也没有醒来,再也没能啜一口“可以吸的果冻”了。

几个星期后的一天,母亲发现外公的君子兰竟然倒了,从花根里烂了个心。在与小姨聊天的时候,竟发现外公种在小姨家的君子兰也死了!
一定是外公喜欢,带走了。。。
外公到天上去了,变成星星了!
 

腊八粥

星有灵兮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4-04-06
消息
8,285
荣誉分数
16,477
声望点数
1,223
谢谢默默分享好文。写的好,念的也好,娓娓道来,温情感人。
一声叹息,人老了都挺可怜的,怕冷清寂寞,又怕给子女添麻烦。
好在笔者的父母心善孝顺一直和老人住在一起,失去老伴的外公有亲人相伴,又有喜爱的花花草草,晚年也还是幸福的。
特别喜欢这段描写:“外公爱花到了痴的程度,他可以成天蹲在花丛里,修修整整,松土换盆;他与花儿喁喁细语,花儿亦芊芊含和;他用花瓣做酒,入茶,甚至腌制花酱,很是小资。”
 

苏默默

下厨有谱 读书有声
注册
2020-11-01
消息
41
荣誉分数
15
声望点数
8
谢谢默默分享好文。写的好,念的也好,娓娓道来,温情感人。
一声叹息,人老了都挺可怜的,怕冷清寂寞,又怕给子女添麻烦。
好在笔者的父母心善孝顺一直和老人住在一起,失去老伴的外公有亲人相伴,又有喜爱的花花草草,晚年也还是幸福的。
特别喜欢这段描写:“外公爱花到了痴的程度,他可以成天蹲在花丛里,修修整整,松土换盆;他与花儿喁喁细语,花儿亦芊芊含和;他用花瓣做酒,入茶,甚至腌制花酱,很是小资。”
谢谢粥粥!
我也是现在年长了,才慢慢体会到外公当时的心境和落差。
不过他是一个挺坚强的老人,爱花爱烹饪的他对生活的很热爱,更有韧性,活到83岁高龄,走的时候挺平静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