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特朗普与“特朗普主义”会在选举过后消失吗?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1,377
荣誉分数
4,847
声望点数
373

特朗普与“特朗普主义”会在选举过后消失吗?​

  • 安东尼‧泽克尔(Anthony Zurcher)
  • BBC驻北美记者
9 小时前
Graphic showing Donald Trump and Melania Trump

唐纳德·特朗普周三最后一次登上空军一号时向大家挥手道别。当安德鲁斯联合基地的扩音器大声播放着弗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的《我的方式》,特朗普也卸任起飞前往佛罗里达州的新家。

虽然他在集会上向一小群支持者承诺将“以某种形式”回来,但特朗普的未来以及让他在2016年争取胜利的政治运动,都是阴暗的。

就在两个月前,即使他在11月被击败之后,特朗普似乎在美国政治中仍然有强大力量。根据民意调查,他仍然受到共和党人的爱戴,受到该党政客的敬畏和尊重,并得到了近半美国人的正面评价。

然后,特朗普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来鼓吹未经证实的选举欺诈指控,与各地战场州分的政党官员争执不和,在佐治亚州的选举中未能成功为两名共和党现任参议员连任,并煽动了一大批支持者,令他们变成了袭击美国国会大厦的暴徒。

他再次在众议院遭两党对他进行弹劾,如果在参议院定罪,他可能会被永久禁止竞选公职。

在其五年的政治生涯中,特朗普总能够摆脱很多政治困境,别人遇上这些情况很大机会倒下来。他被宣称已死的次数,比起弗雷迪·克鲁格(Freddy Krueger)还要多。但他总是不会完全沉下去,就像是在划艇世界中的一艘潜艇。

直至现在。

他失去了其总统职权,也被社交媒体封锁而沉默,他面临着法律和财政上的艰巨挑战。他还能成功策划政治复出吗? 特朗普的海湖庄园会是他的厄尔巴岛还是圣赫勒纳岛(译者注:拿破崙流放之地)?曾经支持特郎普的数千万美国人又会转向支持谁呢?

视频加注文字,
特朗普任期的功过:撼动美国政坛与国际形势的总统

坚实的Maga基础​

(Maga: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在美国国会大厦骚乱后几天,特朗普的总体公众支持率急剧下降至百分之30几左右,是他整个任期中最低的。乍一看,这些数字表明他未来的政治前景受到了致命的伤害。

然而,看深一层,这对前总统特朗普来说却没有那么可怕。虽然民主党人,独立人士和一些温和共和党人反对他,但他的共和党的阵地似乎完好无损。

民调公司益普索(Ipsos)美国公共事务总裁克利福德·杨(Clifford Young)说:“我认为我们所看到的并不表明他失去了政治意义和共鸣。”

“任何这样说的人都是在开玩笑。他仍然有雄厚的实力。”

许多特朗普支持者完全相信特朗普的说法,认为大选在全国多个州被民主党人和部分共和党人偷走。他们在边缘的保守媒体中看到有报导说,国会大厦的袭击是由反法西斯主义运动的左翼分子煽动的,无视大量证据,拒绝承认被逮捕的是众多右翼激进武装分子和亲特朗普示威者。

加里·基弗(Gary Keiffer)是西弗吉尼亚州贝克利的67岁前民主党人,他在2016年和2020年投票支持特朗普。他说前总统对选举提出质疑是正确的,他怀疑左翼活动人士才是国会大厦袭击的幕后推手。他仍然全力支持这位前总统,并希望他能在四年后再次竞选总统。

基弗说:“他为我们国家做了很多事情。”

“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一任总统能做这么多事情,但却输掉选举-(我认为)他没有输掉选举。”

特朗普可能有很多问题,但他坐拥忠诚的支持者,会去参加集会和购买Maga旗和标志的人,这对特朗普而言就不是一个问题。

Trump speaks before boarding Air Force One for the last time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特朗普最后一次以总统身份发表讲话。

政党分歧​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年参选总统时,以局外人身份,挑战了共和党内的建制。他当年曾经嘲讽地提出,共和党领袖、其他参选人只是与民主党一样是“沼泽”的一部分,意旨两者构成同一政商利益网路。

他获胜后成为共和党建制的一部分,除了一些顽固反对他的人之外,近乎全部人都屈服于特朗普的意志。

根据共和党游说者和前参议院竞选策略师利亚姆·多诺万(Liam Donovan)的说法,共和党的人卑躬屈膝,是因为党籍令他们这样做。特朗普任命了党高层,包括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罗纳·麦克丹尼尔(Ronna McDaniel)。在州和地区层面,共和党官员是特朗普的真正信徒。

多诺万说:“各州领导人是活动人士,而不是精英。”

“普通成员是中坚共和党人,而中坚共和党人都是特朗普坚定支持者,特朗普绝对地转化了他们。”

每当争议到来时,共和党政客基本反应都是按兵不动,等待风暴自行过去。例如,弗吉尼亚州白人至上主义者游行后发生的暴力事件,因为政府的家庭分离政策而痛哭的移民儿童的录音爆出,在白宫附近用催泪弹暴力驱散“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者,特朗普向乌克兰总统施压寻找政治协助,以及他无数荒唐的推特发言。

但在特朗普总统任期的最后几周,裂缝开始显现出来。

1月6日亲特朗普的暴徒冲击美国国会大厦之前,当时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警告说,总统致力于削弱人民对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合法性的信心,其产生的实际威胁,令美国民主陷入“死亡漩涡”。

暴力事件发生后,麦康奈尔的盟友们指出他对众议院寻求以“煽动叛乱”名义对特朗普提出弹劾表示“高兴”,最终的弹劾投票中有10票来自共和党人,包括一名共和党的领导层人士,这瓦解了共和党的团结。

早些时候,麦康奈尔对暴动发表了最直接的评论,称这些暴徒是被灌输了“谎言”,以及由特朗普和其他权势人士“挑动”。

麦康奈尔的举动是最明显的信号,至少一些共和党人希望共和党应该和特朗普划清界限,保持距离。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peaks with Senate Majority Leader Mitch McConnell (left)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麦康奈尔(左)试图把共和党与特朗普切割。

然而,在国会骚乱后,有138名共和党众议员投票挑战宾夕法尼亚州的总统选举结果,亦有197名共和党人依然跟随特朗普,投票反对针对特朗普的弹劾动议。

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国会议员马特·盖茨(Matt Gaetz)是忠实的特朗普支持者,他周四在推特上说:“特朗普总统仍是共和党和‘美国优先’运动的领导人。”

多诺万说,众议院的共和党人可以更好地反映该党的重心,有别于参议院,参议员必须每两年参选一次。如果麦康奈尔和共和党最高领导人希望与特朗普彻底决裂,就可能会令该党分裂。

商界的反抗

几十年来,共和党的运作,是社会保守主义者和商界利益的混合。商界讚赏该党提倡降低税率和减少管制,并容忍该党对堕胎禁令、宗教自由倡议、 持枪权和其他重要而敏感的文化问题的支持。

特朗普成为总统,并因他通过反移民和反贸易政策,将白人工人阶层吸引到共和党的势力范围内,这都令原本的联盟受到压力。在2018年,很多营运亲共和党企业及为这些公司工作的郊区民众,开始转向支持民主党。

在国会山骚乱之后,大坝决堤。沃尔玛(Walmart),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康卡斯特(Comcast)和亚马逊(Amazon)等众多大公司宣布,他们或者暂停其政治捐款,抑或则特别撤回支持特朗普挑战选举结果的共和党政客的支持。

多诺万表示,一旦政治局势平静,大企业可能会恢复其正常的捐赠模式,又或者它们可能认为共和党因将其自身受制于特朗普,而不再是契合的合作伙伴。

多诺万说:“这个变化已经持续很久了,我们早就超越了只会支持共和党的那个时点。”

大公司捐款仅佔共和党资金的一部分,但这些举措的速度和严重性,使许多保守派措手不及。这些企业最新的动向,可能会鼓励党领袖,特别是那些关注筹募经费的人,做出进一步的努力,去拒绝特朗普的政策和其政治风格。

怎样做一个前任美国总统?

福音界的想法​

如果共和党的企业阵营,正考虑与特朗普主义决裂,那么社会保守派亦不会落后。特朗普作为一个曾两度离婚、多起外遇指控、性格偏激的人,仍然得到强大的福音派支持,似乎是有点违反常理。但即使流失了温和郊区的支持者,宗教保守派阵营在2020年仍然力挺特朗普。

其中一个原因,是特朗普四年间填补了超过200个联邦法院的职缺,包括三个最高法院的席位。他选择宗教保守派阵营成员-彭斯(Mike Pence)作为副总统这一点,也有所帮助。在政策上,特朗普政府推进的社会议程,在基督教保守派中甚受欢迎,包括在法院和调整的规定中,更讨好宗教派,例如不再把避孕措施列联邦医疗保障之中。

但是,在特朗普失去权力的情况下,一些福音派人士可能正在重新考虑他们对特朗普及其政治议程的支持。

北美圣公会牧师蒂什·哈里森·沃伦(Tish Harrison Warren)在《今日基督教》中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为“我们崇拜的是智者(Magi),而不是Maga”。Maga是“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简写。

她写道:“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大厦的暴力行为是反主显事件……这是黑暗的,也不是基建于真实,信仰的象征包括耶稣的名字,十字架和信息,被拉拢服务狂热的特朗普主义。”

她谴责美国的宗教领袖,容许自己对政治权力的渴望,蒙蔽了道德准则,她说宗教界内部的清算已经迫近。

Attendees pray together before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ddresses the crowd at the King Jesus International Ministry during a Evangelicals for Trump rally in Miami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去年一月,很多福音派支持者出席特朗普的造势活动。

来自堪萨斯州德比市的法律助理迪亚娜·卢斯克(Deeana Lusk)说,信仰对她的投票选择很重要,特朗普并不是她2016年共和党初选中的首选,但最终她在当年和2020年的大选中,都投票支持特朗普。

她说,她对于是否继续支持特朗普及其倡议有所保留,如果特朗普决定再次竞选,她肯定会四处寻找其他可能性。

亚娜·卢斯克说:“真相是,没有人是完美的,但有成千上万的候选人支持宗教自由,我认为最终我们将寻找到适合的人。”

没有特朗普的生活​

尽管特朗普的反抗和承诺,但他仍然有可能从政治舞台上消失。有关新政党、新媒体势力、新总统竞选活动,可能会慢慢减少。

又或者,参议院中可能有至少有17位共和党人,会与50名民主党人一起,对前总统就煽动叛乱罪提出弹劾,禁止他担任公职。这样的结果并非不可能。

即使他避过弹劾,特朗普也面临非常实在的法律挑战。纽约检察官正在调查他向成年影星斯托米‧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支付的款项。佐治亚州正在调查他致电州国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佩格(Brad Raffensperger),施压要其为此前11月的大选“寻找选票”的事件。联邦检察官亦可能审查特朗普的言行是否与国会大厦袭击有关。

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 in DC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特朗普亦可能忙于维持他的商业王国,因为新冠疫情与其品牌受损,他的企业欠下数亿美元贷款,需要在未来几年偿还,而他最可靠的借款方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最近放弃了他的客户资格。

换句话说,在未来的日子里,在政坛上的卷土重来的优先性,可能没有那么高。届时,特朗普本人,可能会与特朗普主义运动分离。

普林斯顿大学的政治学家劳伦•赖特(Lauren Wright)表示:“我认为,他会被打回原形-一个只不过是对政治很有观点的名人和媒体精英而已。”

她补充说,要有另一位共和党人去接过特朗普的政治外衣并向前走可能很困难。

她说:“我认为使特朗普与众不同的不是政策信息,而是其包装方式,是一种来自娱乐圈的技能,也是要有娱乐事业的背景,传统的政治家不可能以同样的方式来表现。”

Trump speaks at rally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如果要让特朗普主义取得成功,共和党人将不得不寻找另一位名人,又或者,共和党会回到或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和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等早期参选人的传统共和党价值观。

多诺万不肯定共和党人能否回到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想退回从前。

他说:“特朗普证明,并不需要对任何保守正统派的指示唯命是从,也不一定有利。”

特朗普反对自由贸易、开放移民、激进的外交政策,以及热心地主张削减社会保障。 其他共和党政客可能会认为特朗普已经证明异教徒没有那么大的风险。

他说:“很多人都在试着仿效特朗普做事,但我认为还没有人知道怎么做。”

但是,他们可能不必弄清楚。 唐纳德·特朗普即使在最近所有事件之后,仍然未被击退。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