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内心有点阴暗,不知该咋办? 文|沉雁

茶马盐铁

我想看看自定义头衔到底能有多少字。继续加,看系统什么时候把这个字符串截断。呃,居然还有?那就继续吧。
注册
2015-08-14
消息
7,136
荣誉分数
1,763
声望点数
223
我内心有点阴暗,不知该咋办?

文|沉雁


四川师大法学院庹教授跳楼了,我看好多好多人都在唏嘘“连法学教授都跳楼了,生前对什么什么多么绝望”。唏嘘中带着浓浓的同情和惋惜。而我,第一时间看见这个消息,我不但没有一丝同情,反而有一丝阴阴的快感。

只要说话都有危险,一定就没有法治。在一个没有法治的环境里,居然有人做了法学教授,这是莫大的讽刺。他毕生的研究,也一定是为更加没有法治的环境披纱戴彩。

再细细一看,庹教授不但是法学博士后,他还是新闻传播学博士后。这就更加讽刺了。除了他自己跳楼算得上真正的新闻外,他所研究的东西一定是毫无新闻可言。他更不可能研究传播学,他唯一研究的是宣传学。

自家被强拆了,所以跳楼了。这不是一个法学教授该干的活儿。法学教授的正确姿势应该是,看见别人家被强拆了,自己急得跳楼,这才是真正的法学教授。

但庹教授呢?

庹教授很了不起。他在去年5月24日到25日,连续给强拆队做了两场关于“舆情应对与引导”的讲座。看懂了吗?庹教授看见别人家被强拆,他呕心沥血在研究如何安顿情绪。他已经自己强拆了自己的脊梁和风骨,连知识分子起码的吃相也没有,活着是百害而无一利。

庹教授还有更绝的。网上度娘第一页就有这样关于庹教授的词条,“2018年12月11日,著名传播学专家庹教授来到了邯郸谢永广意拳堂进行交流”。庹教授原来还是武林高人,段位不在马保国大师之下,马大师是形意,庹教授是广意。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心里越来越阴暗,还是什么也不说最好。

我的阴暗不是因为庹教授而起,我已经阴暗很久了。当我看见成都大学毛洪涛教授溺亡的消息时,我也是这么阴暗。尤其,当我看见毛教授在他绝笔书里说“他是一个坚持理想信念的人”,我内心就像掉进冰窟窿。

我对这界所有知识大咖的自杀都没有好感。譬如像傅雷和老舍这些。

老舍和傅雷在没有挨批斗之前,他们的日子过得很不错,他们是天天跟上形势批斗别人的人。方方有一篇文章的题目就是这样的,“傅雷夫妇曾经那样热烈地拥抱新生活,那样努力地适应一切不适应的东西。”我是非常同意方方的,仅凭这个题目,我们就知道傅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老舍比他更加过之而无不及。

我对《傅雷家书》一点兴趣也没有,严格说嗤之以鼻,全都是啰里巴索教育傅聪如何做一个精致利己的完人。当然傅聪也很争气,他一生遵照父训“绝不说一句不利祖国的话”,如果不是病毒全球追缉,傅聪应该能在英国活一百岁。

日本的文化大咖也喜欢自杀,但日本大咖的自杀原因和我们这里不一样。譬如日本一个博导,因为女弟子论文作假,博导觉得自己有责任很内疚就自杀了。这是自己惩罚自己失责的灵魂加持,他们筑起了日本整个社会的道德丰碑。

但我们这里的大咖自杀呢?要么是因为丢了面子,譬如傅雷和老舍,要么是因为丢了三瓜两枣,譬如庹教授。他们的自杀不是惩罚自己的错误,而是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这种自杀不是在抗争什么,而是在给所有遭遇不公的人树立一个消极退缩的榜样,从而助长恶人更加肆无忌惮的疯狂。

庹教授因为自家被强拆跳楼自杀,外卖小哥因为讨不回血汗钱浇汽油自焚,我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我对后者深深同情,外卖小哥的自杀就是一种最无奈的抗争,是对整个时代发起的血泪控诉。造就这个时代我们都有责任,而庹教授的责任显然比我们都要大很多。如果庹教授因为外卖小哥自焚而跳楼,那他就是一座丰碑。但他却因自己丢了砖头才跳楼,你丢人不丢人啊?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最近另一起热点事件让我内心更加阴暗。秘书长在小锅食堂吃早餐被鼠鸡打了一耳光,秘书长妻子想不通就网络控诉,引发了一大波声讨鼠鸡的宏文刷屏。而我,真的心里有点阴暗,我怎么觉得鼠鸡打得好呢?

50岁的秘书长,不用多想就是读书人,不是名校毕业,至少也是混官场的老油子。如果不是前三十年鞍前马后伺候上司很满意,肯定是做不了秘书长的。前三十年咋不抑郁呢?难道前三十年精神上不是天天挨耳光?喔,只在乎肉体挨了耳光,不在乎精神挨耳光,我宁愿深深同情一个天天卖身的婊子,我也不愿同情一个灵魂深跪的蛆虫。

果不其然,妻子在这边大吵大闹,秘书长在那边辟谣说“她背着我干的”。

你看,这像什么?

这就像法国使臣罗杰斯对道光皇帝说“将健康人变成残疾人很不人道”,还没等道光帝发话,旁边的太监姚勋突然跳了起来:“这是陛下的恩赐,卤菜们心甘情愿,你怎可诋毁我大清国律,干涉我大清内务?”

对于一个早已自阉的人,被主子强暴,被主子扇耳光,被主子怎么拿捏,用得着我同情吗?

我倒是希望能打耳光的鼠鸡越来越多,下手越来越重。不妨看看来竞争我大杭州街道办职员的北大清华排队的学霸们,他们都是排队想挨耳光的后备力量。如果耳光打不醒,那就强拆。对于一心只想做阉货的读书人来说,耳光和强拆是给他们最好的礼物。

在一个从上到下打耳光的社会,普通百姓每天被擂得遍体鳞伤哭爹叫娘,秘书长咋不抑郁呢?咋不为外卖哥自焚讨薪而抑郁呢?吃不要钱的小锅食堂咋不抑郁呢?每天吃香喝辣大捞特捞咋不抑郁呢?鼠鸡之所以敢打秘书长耳光,因为他看透了秘书长丢不下能吃小锅食堂的满满幸福。贱人贱相必遭贱待,我心里有点阴暗,对这种阉货我不会滥施一丁点同情心。

叔本华说:“所谓辉煌的人生,不过是欲望的奴隶。”

如果庹教授不遭强拆,如果秘书长不挨耳光,他俩这一生都是辉煌的,但他们奋斗一生的“辉煌”却脆弱得经不住一次强拆和一记耳光。

然而,我更想说的是,他们的辉煌本身就是在铺就强拆和耳光的路,只是没想到落在自己身上是如此突然,又是如此痛不欲生。所以,我特别欣赏伏尔泰:“这世上没有所谓命运一说,一切都只不过是考验、惩罚和补偿。”

不写了,越写我心里就越发阴暗。
 

ASSISTANT

高级会员
注册
2012-06-30
消息
1,927
荣誉分数
352
声望点数
93
当年在未名湖边上看那一小湾水想老舍从哪下去的。后来知道了,要的是那个名气。
 

今剩叹

高级LOSER
注册
2011-11-01
消息
1,596
荣誉分数
422
声望点数
143
有点子大眼儿的气息。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1,591
荣誉分数
4,927
声望点数
373
当年在未名湖边上看那一小湾水想老舍从哪下去的。后来知道了,要的是那个名气。
老舍不会在未名湖下去的
 

joe_xj

资深人士
VIP
注册
2007-06-11
消息
2,453
荣誉分数
382
声望点数
243
写得挺好的

就一点不明白,作者为什么觉得自己阴暗呢?
 

PipiMom

本站元老
注册
2008-07-05
消息
5,774
荣誉分数
1,321
声望点数
323
我内心有点阴暗,不知该咋办?

文|沉雁


四川师大法学院庹教授跳楼了,我看好多好多人都在唏嘘“连法学教授都跳楼了,生前对什么什么多么绝望”。唏嘘中带着浓浓的同情和惋惜。而我,第一时间看见这个消息,我不但没有一丝同情,反而有一丝阴阴的快感。

只要说话都有危险,一定就没有法治。在一个没有法治的环境里,居然有人做了法学教授,这是莫大的讽刺。他毕生的研究,也一定是为更加没有法治的环境披纱戴彩。

再细细一看,庹教授不但是法学博士后,他还是新闻传播学博士后。这就更加讽刺了。除了他自己跳楼算得上真正的新闻外,他所研究的东西一定是毫无新闻可言。他更不可能研究传播学,他唯一研究的是宣传学。

自家被强拆了,所以跳楼了。这不是一个法学教授该干的活儿。法学教授的正确姿势应该是,看见别人家被强拆了,自己急得跳楼,这才是真正的法学教授。

但庹教授呢?

庹教授很了不起。他在去年5月24日到25日,连续给强拆队做了两场关于“舆情应对与引导”的讲座。看懂了吗?庹教授看见别人家被强拆,他呕心沥血在研究如何安顿情绪。他已经自己强拆了自己的脊梁和风骨,连知识分子起码的吃相也没有,活着是百害而无一利。

庹教授还有更绝的。网上度娘第一页就有这样关于庹教授的词条,“2018年12月11日,著名传播学专家庹教授来到了邯郸谢永广意拳堂进行交流”。庹教授原来还是武林高人,段位不在马保国大师之下,马大师是形意,庹教授是广意。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心里越来越阴暗,还是什么也不说最好。

我的阴暗不是因为庹教授而起,我已经阴暗很久了。当我看见成都大学毛洪涛教授溺亡的消息时,我也是这么阴暗。尤其,当我看见毛教授在他绝笔书里说“他是一个坚持理想信念的人”,我内心就像掉进冰窟窿。

我对这界所有知识大咖的自杀都没有好感。譬如像傅雷和老舍这些。

老舍和傅雷在没有挨批斗之前,他们的日子过得很不错,他们是天天跟上形势批斗别人的人。方方有一篇文章的题目就是这样的,“傅雷夫妇曾经那样热烈地拥抱新生活,那样努力地适应一切不适应的东西。”我是非常同意方方的,仅凭这个题目,我们就知道傅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老舍比他更加过之而无不及。

我对《傅雷家书》一点兴趣也没有,严格说嗤之以鼻,全都是啰里巴索教育傅聪如何做一个精致利己的完人。当然傅聪也很争气,他一生遵照父训“绝不说一句不利祖国的话”,如果不是病毒全球追缉,傅聪应该能在英国活一百岁。

日本的文化大咖也喜欢自杀,但日本大咖的自杀原因和我们这里不一样。譬如日本一个博导,因为女弟子论文作假,博导觉得自己有责任很内疚就自杀了。这是自己惩罚自己失责的灵魂加持,他们筑起了日本整个社会的道德丰碑。

但我们这里的大咖自杀呢?要么是因为丢了面子,譬如傅雷和老舍,要么是因为丢了三瓜两枣,譬如庹教授。他们的自杀不是惩罚自己的错误,而是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这种自杀不是在抗争什么,而是在给所有遭遇不公的人树立一个消极退缩的榜样,从而助长恶人更加肆无忌惮的疯狂。

庹教授因为自家被强拆跳楼自杀,外卖小哥因为讨不回血汗钱浇汽油自焚,我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我对后者深深同情,外卖小哥的自杀就是一种最无奈的抗争,是对整个时代发起的血泪控诉。造就这个时代我们都有责任,而庹教授的责任显然比我们都要大很多。如果庹教授因为外卖小哥自焚而跳楼,那他就是一座丰碑。但他却因自己丢了砖头才跳楼,你丢人不丢人啊?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最近另一起热点事件让我内心更加阴暗。秘书长在小锅食堂吃早餐被鼠鸡打了一耳光,秘书长妻子想不通就网络控诉,引发了一大波声讨鼠鸡的宏文刷屏。而我,真的心里有点阴暗,我怎么觉得鼠鸡打得好呢?

50岁的秘书长,不用多想就是读书人,不是名校毕业,至少也是混官场的老油子。如果不是前三十年鞍前马后伺候上司很满意,肯定是做不了秘书长的。前三十年咋不抑郁呢?难道前三十年精神上不是天天挨耳光?喔,只在乎肉体挨了耳光,不在乎精神挨耳光,我宁愿深深同情一个天天卖身的婊子,我也不愿同情一个灵魂深跪的蛆虫。

果不其然,妻子在这边大吵大闹,秘书长在那边辟谣说“她背着我干的”。

你看,这像什么?

这就像法国使臣罗杰斯对道光皇帝说“将健康人变成残疾人很不人道”,还没等道光帝发话,旁边的太监姚勋突然跳了起来:“这是陛下的恩赐,卤菜们心甘情愿,你怎可诋毁我大清国律,干涉我大清内务?”

对于一个早已自阉的人,被主子强暴,被主子扇耳光,被主子怎么拿捏,用得着我同情吗?

我倒是希望能打耳光的鼠鸡越来越多,下手越来越重。不妨看看来竞争我大杭州街道办职员的北大清华排队的学霸们,他们都是排队想挨耳光的后备力量。如果耳光打不醒,那就强拆。对于一心只想做阉货的读书人来说,耳光和强拆是给他们最好的礼物。

在一个从上到下打耳光的社会,普通百姓每天被擂得遍体鳞伤哭爹叫娘,秘书长咋不抑郁呢?咋不为外卖哥自焚讨薪而抑郁呢?吃不要钱的小锅食堂咋不抑郁呢?每天吃香喝辣大捞特捞咋不抑郁呢?鼠鸡之所以敢打秘书长耳光,因为他看透了秘书长丢不下能吃小锅食堂的满满幸福。贱人贱相必遭贱待,我心里有点阴暗,对这种阉货我不会滥施一丁点同情心。

叔本华说:“所谓辉煌的人生,不过是欲望的奴隶。”

如果庹教授不遭强拆,如果秘书长不挨耳光,他俩这一生都是辉煌的,但他们奋斗一生的“辉煌”却脆弱得经不住一次强拆和一记耳光。

然而,我更想说的是,他们的辉煌本身就是在铺就强拆和耳光的路,只是没想到落在自己身上是如此突然,又是如此痛不欲生。所以,我特别欣赏伏尔泰:“这世上没有所谓命运一说,一切都只不过是考验、惩罚和补偿。”

不写了,越写我心里就越发阴暗
太好了。 国内404了。 一直找。 得来全不费工夫。
 
由版主最后编辑:

云霞

高级会员
注册
2016-11-03
消息
1,469
荣誉分数
347
声望点数
93
再举2例


刚才在教室门口,被一个长得像抖森的小哥哥拦住要号码了?我今天头都没洗妆也没化,就穿了个灰扑扑的卫衣…小哥哥你的眼神还好吗?这样都要加我?

直男送礼物是不是只会送口红啊,家里口红多得我长108张嘴都涂不完了...
就是变相炫耀的意思。谢谢解释。
 

PipiMom

本站元老
注册
2008-07-05
消息
5,774
荣誉分数
1,321
声望点数
323
你的意思是,作者通过这种标题形式来显摆自己?
不算显摆, 暗讽天下乌鸦一般黑一般黑但他还白一点? 我找不出更好的词形容这种写法了。高级红也许算靠谱。
 

草没

知名会员
注册
2007-08-13
消息
300
荣誉分数
120
声望点数
153
说自己阴暗是为了占据道德至低点而已,省的被别人批判,那该多被动
 

茶马盐铁

我想看看自定义头衔到底能有多少字。继续加,看系统什么时候把这个字符串截断。呃,居然还有?那就继续吧。
注册
2015-08-14
消息
7,136
荣誉分数
1,763
声望点数
223

茶马盐铁

我想看看自定义头衔到底能有多少字。继续加,看系统什么时候把这个字符串截断。呃,居然还有?那就继续吧。
注册
2015-08-14
消息
7,136
荣誉分数
1,763
声望点数
223
刚刚上班被老板骂,用昨天刚到的iPhone12 Pro Max 512G给先森发了条消息:“好难哦,被老板骂了,我不想上班了。” 大概15分钟,都快下班了他还没有理我,我已经有点生气了。突然他从背后环绕住我:“我在。” 先森收购公司,正好只要15分钟。

以上就是凡尔赛体的具体体现

再举2例


刚才在教室门口,被一个长得像抖森的小哥哥拦住要号码了?我今天头都没洗妆也没化,就穿了个灰扑扑的卫衣…小哥哥你的眼神还好吗?这样都要加我?

直男送礼物是不是只会送口红啊,家里口红多得我长108张嘴都涂不完了...
啊哈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