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主義、環保主義、動物福利主義……在吃這件事上,你是哪種?

zhctwh

初级会员
注册
2014-08-11
消息
4,152
荣誉分数
223
声望点数
73
素食主義、環保主義、動物福利主義……在吃這件事上,你是哪種?

12490008703o20s4s98s.jpg

吃什麼是個複雜的問題。「食物是種信仰」的這種說法並不誇張。

在一個食物走紅或者某種飲食方式被推崇的過程中,總是有大批利益集團參與其中,包括科學的、專業的、商業的、政治的、甚至是慈善的。
有的時候,這種聲音是一致的,多數時候,則因為利益不同而陷入辯論。而在爭辯的過程中,又往往會和環保主義、自然主義、素食主義、動物福利主義等各種「主義」糾結在一起,它最終可能會形成你對食物的一種信仰。商業公司可能會受益於此,但也可能被裹挾其中。
但不管是哪一種,最終似乎都助推了某種流行,這種流行可以是吃什麼,也可以是不吃什麼。
你以為你選擇了吃什麼,實際上並不。
就在昨天,英國新版 5 英鎊塑料鈔票中含有動物脂肪,也就是黃油的這件事惹惱了素食主義者。他們請願要求「停止在這種我們不得不使用的貨幣中添加動物製品。」
截止今年 5 月的一份調研數據顯示,54.2 萬的英國人都已經成為了素食主義者。
而今年 7 月,米蘭一個體重只有 5 公斤,嚴重營養不良的 1 歲小孩被送到了醫院。他的父母都是嚴格的素食主義者,在此之後他們還是拒絕改變孩子飲食習慣的醫生的建議。
其實光是在義大利,18 個月內已經發生了 4 起類似事件。以至於義大利議員 Elvira Savino 提出應該通過一項立法,讓 16 歲以下小孩接受素食的父母將面臨一年刑期,如果孩子出現了營養問題或者死亡,刑期會分別提高到四年和七年。
不管是父母不顧孩子健康也要堅持自己認為絕佳的飲食方式,還是需要法律來確保父母要確保孩子的健康,聽上去都匪夷所思。但如果了解這種對食物的忠誠背後是一種信仰的話,倒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了。
你知道的,任何事情一旦上升到「主義」,就不可避免地帶來爭議。素食主義也不例外。但一個無可爭辯的事實是,越來越多的人主動或者被動地選擇成為了素食主義者,而且數量增長驚人。
十年前英國的素食者還只有 15 萬,現在超過 54 萬,增長率高達 350%。Veganlife 雜誌甚至將其稱為是「增長最快的生活方式運動」。
而根據華爾街的一篇報導,最崇尚食肉的美國,也已經有 730 萬人是素食主義者,同時還有 2280 萬人正在採用素食傾向的食譜。
中國市場還沒有確鑿的數據可查,但你可能會覺得,不管是基於社交需求,還是同事,朋友之間,遇到一個「我吃素」的機率變高了,似乎很多人都能對素食主義發表一點自己的見解。
除了更多素食食譜、素食餐廳的出現,連標註「素食主義」(vegetarian)或者「嚴格素食主義」(vegan)標籤的巧克力和糖果也增長迅猛,比如占比從 2009 年的 1% 增長到了 2013 年的 9%。諮詢公司 Mintel 2014 年 10 月發布的數據顯示,全球 12% 的食品和飲料標榜自己符合素食主義。另一個諮詢公司 Visiongain 預測 2016 年年底,素食產品的市場會增至 41. 26 億美元。
124800076n7os9947n60.jpg

看上去是一個蓬勃發展的新市場。
但素食主義由來已久,有關它的研究和著書數不勝數,由麥可·艾倫·福克斯(Michael Allen Fox)所寫的《深層素食主義》(Deep Vegetarianism)的解讀是:素食主義包含一種世界觀、一種道德企求和一套整合的信仰與實踐。
同樣是 2005 年出版的,由伊薩·尚德拉·莫斯科維茨(Isa Chandra Moskowitz)寫的《努力做個純素主義者》(Vegan With a Vengeance),被不少向素食主義轉變的人視為行為指導。
不過有關素食主義的分類比較複雜,籠統地說,分為純素食主義者,和不那麼嚴格的素食主義者。《深層素食主義》書中的具體分類是這樣的:
-蛋奶素食者:吃蛋和乳製品,但不吃肉
-奶素食者:吃乳製品,但不吃蛋或肉
-蛋素食者:吃蛋,但不吃乳製品及肉類
-全素(或純素)食者:不吃任何肉、乳製品或蛋 (而且一般也不吃蜂蜜)
-長壽飲食者:以全穀物、海洋與陸地蔬菜、豆類及味增維生
-自然養生者:吃植物類食物,以某些方式結合食物,並且相信定期禁食的效用
-生食者:只吃未烹飪過的非肉類食品
-食果者:吃水果、堅果、種子和某些蔬菜
-半素食者:飲食內容包含少量魚和/或雞肉
Top RN to BSN的數據顯示,美國有 42.01% 的人因為某部電影,或者看了某個視頻成為了素食主義者,69.16% 的人因為動物福利成為了素食主義者;英國 52% 的素食主義者認為這種飲食習慣更健康,48% 的認為素食對環境更友好。
1241000p36prp794128q.jpg

你可以看到,素食主義背後還相伴動物福利主義,環保主義,甚至是自然主義,在很大程度上,它還關乎宗教和道德。不管是否認同,你可能聽過「吃素是種美德」這種說法,而印度教和素食生活有最深厚的關聯,對培養與支持這種生活方式也有很大貢獻,大約有 20-40% 的印度人吃素(統計數據因素食定義不同)。
而一個值得關注的趨勢是,更多的年輕人推動了素食主義的興起。
在 54.2 萬的英國素食主義者中,調查顯示,其中將近一半(42%)為 15-34 歲的年輕人,超過 65 歲的只有 14%。
和以往不同的是,社交媒體在其中發揮了積極的作用。各種花式美味的素食食譜在社交網絡里倍增,比如在正當紅的圖片社交平台 Instagram 上,帶有 #vegetarian 的照片有 1080 萬張,帶有 #vegan 的則達到 3334 萬張。信息的獲取和共享都變得更加容易,吃素不再是一件艱難的事情。而且,還發生了一些更有趣的事情。
124800076n7pqsqr1s7q.jpg

比如我們曾報導過一個叫做「惡棍廚房」(Thug Kitchen)的純素食博客,兩位創始人都是純素食主義者,2012 年在 Tumblr 上創辦了它,因為喜歡說髒話而受到了年輕人的追捧。他們後來寫就的《惡棍廚房》這本書登上了紐約時報最暢銷書籍排行榜首位,並在榜單上停留了 48 周。現在他們在 Facebook 擁有將近 74 萬粉絲。
1241000p36ps77o962q7.jpg

其實年輕人對素食主義的推崇可以追溯得更早。1980 年代不吸毒、不喝酒的朋克把嚴格的素食主義作為一種反對把一切都工業化的道德姿態,後來的嬉皮士也繼承了他們的衣缽。包括現在依然如此,很多年輕人一開始可能只是為了健康,或者減肥的目的開始關注素食,但在之後,則會越來越多地和動物權益或者環境保護聯繫在一起。當然,他們都會稱自己變得更健康了,而健康之外的那些東西則會讓他們從心理上感覺更好。
「101 個吃素的理由」(101 Reasons to Go Vegan)被很多年輕的素食主義者視作入門視頻,它在 YouTube 上的點擊量將近 170 萬次。它是由佛羅里達的動物權利基金會在 2013 年發布的。
「食肉行為是最具壓迫性而且最廣泛的對動物的制度化暴力」,美國動物權利的倡導者 Carol J. Adams 說。對很多素食主義者來說,高度工業化、集約式的農場令他們感到厭惡,被飼養的動物終生會被關在非常狹窄的環境中,被強迫受孕、被拆散、被痛苦地宰殺。這群人重視動物權利,將餐桌上的肉當作曾經活著的動物而非商品。」
2015 年諮詢公司蓋洛普(Gallup)的報告顯示,32% 的美國人認為動物應該和人有一樣的權利,62% 的人認為可以為了人類利益而利用動物,但它們應該得到一定保護。而 2008 年的調查之中,這兩者的數據分別是 25% 和 72%,也就是說更多人開始重視起動物的權益。
它同時還會影響到消費者的購物決策。Mintel 的調查顯示,70% 的美國人經常在買東西的時候考慮公司的道德,56% 的人在發現公司經營活動中有道德問題的時候會停止購買公司的產品。
於是你會接連看到很多公司在這方面的妥協。今年七月,英國最大零售商樂購超市宣布,他們最遲會在 2025 年完全停止銷售籠養雞的雞蛋。沃爾瑪、麥當勞、漢堡王、賽百味、雀巢、星巴克等等公司也都宣布將會停止使用籠養雞的雞蛋。美國第四大肉類生產商 Perdue 也承諾要讓養殖的雞能夠曬太陽,有更多活動的空間,成為 「更快樂的雞」。
124q000756578pro37p3.jpg

這是一個被動的結果。比如樂購做成承諾的起因是,14 歲的英國少女 Lucy Gavaghan 在請願網站 change.org 上表示希望樂購停止銷售養在籠子和倉庫中的母雞的雞蛋,最終有 28 萬人在她的請願上簽名。
當然,這種示範效應有了更多公司的跟進,則是因為它們後來發現這成為了一種好用的產品溢價標籤。
雖然同樣反對工廠化農場,但關注環境的素食主義者則有不同的解讀。工業化的養殖體系使用了大量化學物,它們被加入飼料,進入了食物鏈、留在了土地里、進入河流和地下蓄水層。《The Tropical Rainforest》中指出為了滿足已開發國家的肉類需求,拉美區大量雨林被開發成放牧區,「以森林面積來表示,每一份出售的漢堡的成本是超過 6.25 平方公尺的森林」。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呼籲過人們放棄肉類和乳製品:「要真正減少(人口增長帶來的)的影響,全球範圍內的飲食都必須做出實質性的改變,遠離所有動物相關的產品。」
而對環境保護帶來的另一個問題是,世界性飢餓與社會不公,這是支持素食主義的又一動機。不已開發國家大量的土地和資源用於生產已開發國家的肉類,根據《Diet for a New America》的數據,某塊土地能養活的全素食主義者的數量,是美式飲食者的 20 倍。
每一種「主義」都有各自的立場,但它們糾結在一起的結果形成了一個似乎環環相扣的效應。也有人對這些論點提出質疑,去年卡內基梅隆大學的研究表明如果美國民眾的飲食習慣切換到更多素食的模式,美國的能源消耗和水資源消耗將會分別上升 38% 和 10%,溫室氣體排放會增加 6%。研究人員認為食物在出現餐桌前有生產、運輸、銷售等等環節,不同研究機構處理相關數據時方法不同、計入的環節不同,結果就會有所不同。
爭論應該還會持續下去。但正如 AEON 一篇有關素食主義文章中說的「我們想要食物是美味、多樣、便宜、方便、可持續發展的、保護動物利益的、本地的、少化學物的。但這些價值很多時候是互相衝突的。」
也就是說,不存在完美的食物。
另外,你可能也會注意到,大部分的素食主義者都居住在城市或者城郊,在前文所述的英國那份報告中,88% 的素食者都是生活在城市,倫敦是素食主義者最為集中的城市,約占 22%。
1249000744r9424oqqs3.jpg

這不難理解,大城市的受教育程度更高,對於各種社會議題更容易引起關注,並形成浪潮。在麥可·艾倫·福克斯看來,素食主義是「都市生活所造成」的現象,「一個因距離而生的產物」,或是因缺乏和動物與土地的接觸而造成的產物。
不可否認的是,我們生活在一個鼓吹培養個人特色、彰顯個人品味的消費社會。消費者將自己視為全球市場裡具有某種力量的購買者,消費偏好會被解讀出各種身份標籤。
但不論如何,在諸多影響你吃什麼的因素中,和吃有關的各種主義,看上去是最難以撼動的那一個,商業公司在其中,既會因為迎合這種心理而受益於此,但也會被裹挾其中而受到來自消費者的道德審判。接下來的一篇文章,我們將會探討這個問題。


原文網址:正在驗證您的訪問請求…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