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中国月球采样带回最年轻熔岩 仅20亿年历史 (题目仅对应最后文章)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4,711
荣誉分数
6,115
声望点数
373

新冠病毒溯源再起波澜:美国白宫为福奇辩护 福奇称中国研究人员“值得信赖”​

2021年6月4日
美国新冠疫情总顾问安东尼·福奇

图像来源,EPA
近期美国政府的新冠疫情总顾问安东尼·福奇医生公布工作邮件后受到审查和引发争议,白宫为其辩护。

白宫新闻秘书珍·普萨基(Jen Psaki)说,在美国应对新冠大流行的过程中,福奇是“不可否认的资产”。

但电子邮件引发了质疑,即他是否支持中国否认新冠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露的理论。

根据自由信息要求,福奇工作邮件中与新冠病毒爆发相关的经过编辑的3200页邮件被公布给媒体。

在去年4月一封电子邮件中,一家健康慈善机构的高管感谢福奇公开声明科学证据不支持实验室泄漏理论。

福奇同时告诉CNN,他的一封与实验室泄漏病毒相关的邮件被断章取义。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来自中国武汉的一个实验室,尽管美国总统拜登已下令对此事进行调查。

中国拒绝新冠病毒源于武汉病毒实验所泄露的说法。病毒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发现,中国的科学家推测该病毒可能由动物传染给人类。

普萨基在周四的每日新闻发布会上说:“总统和政府认为福奇医生在控制疫情方面发挥令人难以置信的作用,在整个疫情过程中,他是公众的代言人”。

这位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传染病专家的盟友说,福奇医生的信息显示,他只不过是在一场百年一遇的大流行初期兢兢业业寻找方向的公务员。

但保守的批评者认为福奇可能参与掩盖事实的行动,甚至声称他在向美国国会作证时做伪证。

福奇对CNN说了什么?​

福奇在周四(6月3日)坚持认为,他与一个非营利性医疗组织高管之间的电子邮件交流没有任何不妥之处,该组织帮助资助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

美国国家卫生院(NIH)是美国公共卫生机构。在2014-19年间,通过对纽约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拨款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提供60万美元(42.5万英镑)资金用于研究蝙蝠冠状病毒。

生态健康联盟的负责人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在2020年4月给福奇医生发邮件称赞他“勇敢”地试图推翻实验室泄漏病毒的说法。

“非常感谢您的邮件,”福奇回答说。

福奇周四告诉CNN,从这封邮件中推断出他与武汉病毒研究所背后的人物之间有任何亲密关系属“无稽之谈”。

他说:“你可以随心所欲地误解它。那封邮件是不管他认为我说了什么,对方都对我说‘谢谢’,而我认为(新冠病毒)最可能的起源是动物间跨物种传播。我仍这样认为。同时我也持开放态度,不排除(新冠病毒)可能源于实验室泄漏。”

他补充说:“我认为说中国人故意设计一些东西杀死自己和他人的说法相当牵强。我认为这有点牵强。”

实验室泄漏论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根据《名利场》杂志周四发表的一项调查,美国国务院官员在2020年12月9日的一次会议上讨论过新冠病毒的起源问题。

《名利场》杂志报道说,他们被告知不要探讨关于武汉实验室功能增益实验(Gain-of-Function)的相关事宜,以避免引发外界对美国政府资助此类研究的不受欢迎的关注。

功能增益研究涉及为了解病毒如何变异,需改变病原体使其更具传播性。即不同类型的冠状病毒的基因特性进行交叉混合,观察新病毒出现哪些新的特性。

《华尔街日报》上个月报道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员工在2019年11月生病并入院,这比第一批报告的新冠病例时间要早。

几天前拜登指示美国情报机构对新冠病毒是否可能从中国实验室出现进行90天的调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周四(5月27日)例行记者会上抨击美国“是想借疫情搞污名化和政治操弄,甩锅推责”。

福奇之前对实验室泄漏论说了什么?​

在5月12日的美国国会证词中,福奇医生强调否认美国曾资助武汉实验室有争议的功能增益研究。

在随后于5月26日举行的参议院听证会上,路易斯安那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肯尼迪(John Kennedy)询问福奇如何确定武汉的科学家没有将资金用于功能增益研究。

“你永远不知道,”福奇承认,同时补充说,他相信中国的研究人员“值得信赖”。

有何其他政治反应?​

前美国总统唐特朗普去年提出新冠病毒可能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时遭到广泛诋毁。他于周四称,福奇有很多问题要回答。

“福奇医生对‘功能增益’研究知道些什么,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特朗普在一份声明中写道。

他补充说:“中国应该向美国以及世界支付10万亿美元以补偿他们造成的死亡和破坏!”

中国外交部上周驳斥武汉实验室病毒泄漏的说法,中方称“极不可能”。与此同时,美国众议院共和党副领袖史蒂夫·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在一封信中要求福奇医生在国会作证,说明“美国政府在资助可能促成新冠病毒研究中的作用”。

新冠病毒已感染约1.72亿人,造成350多万人死亡。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4,711
荣誉分数
6,115
声望点数
373

二战:记录消逝中的台湾战俘营和这里曾经的囚犯​

  • 萧霭君(Cindy Sui)
  • BBC记者 发自台北
2021年6月15日上午9点11分
POWs at a prayer service at the Kinkaseki copper mine

图像来源,MICHAEL HURST
超过1100名盟军士兵被关押在金卡西基战俘营。

金瓜石,一个位于台湾东北海岸的前采矿小镇,群山环抱,风景如画。但在茂密的树林和海岸环绕之下,隐藏着一段被遗忘的黑暗历史。

这个小镇曾是金卡西基战俘营(Kinkaseki)的所在地,金卡西基战俘营是日本当年在台湾岛上设立的十几个战俘营的其中一个,二战期间这些战俘营里曾经关押了约4500名盟军被俘士兵。

二战期间,台湾还是日本殖民地。1942 年至 1945 年期间,被日军俘虏的这些士兵被迫冒着恶劣的条件在一些铜矿场里劳作。

这些战俘营里的战俘还被迫在河床中清除岩石以种植甘蔗,并挖掘人工湖。他们只得到少量的米饭和寡淡的蔬菜汤。许多人患有脚气病,这是一种维生素缺乏病症,导致生殖器官肿胀,但仍然被强迫劳动。

战俘们在 40 多摄氏度夏天的高温下艰难工作,冬天管道非常冷,许多人丧生。

如果他们没有达到日常劳动目标,守卫们就会用矿锤殴打他们。

几十年来,这些营地被遗忘了,它们的黑暗历史以及曾经关押在那里的战俘已经了无痕迹。但来自加拿大的历史学家何麦克(Michael Hurst)决心改变这情况。

“这些是真正的奴隶劳改营……我突然想到我们必须找到这些战俘,并讲述他们的故事,”何麦克向BBC说。

何麦克今年 70 多岁,自 1988 年以来一直常驻台湾。在过去二十年里,他一直在辨识所有位于台湾的战俘营遗迹,并在每个营地竖立纪念碑。

在他的搜索过程中,他找出了数千名战俘,并与其中的 800 多人有接住,他将他们的信件编入了著作《永不遗忘》(Never Forgotten)。

现在,除了一位上百岁的老者之外,其他人都已过世了。

“这些人告诉我:(当时)死很容易;难的是一天天活下去。”何麦克告诉 BBC。

“他们的故事让我非常感动,我对他们的遭遇感到震惊......有时我会落泪;他们向我倾诉心声,有些甚至从未向家人说过。 ”

Michael Hurst standing in front of the memorial at the Kinkaseki memorial camp

图像来源,MICHAEL HURST
加拿大历史学家何麦克是台湾战俘营纪念协会的创办人。

何麦克也与这项研究有着私人的连结——他的叔叔和阿姨二战中都曾在欧洲从军,他因此一直想做一些事情来纪念二战退伍军人。

他认为,尽管太平洋战争夺走了三千万人生命,但在纪念太平洋战争方面却做得太少。

“我们总是挨饿”​

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盟军人员当年被派往亚洲抵御日本侵略。

何麦克解释,台湾的集中营关押着盟军高级军官,被认为是该地区最残酷的集中营之一。

他的研究基于档案、战争法庭的证词、涉案人的日记、彼时台湾籍警卫提供的信息以及一些战俘证词。

其中一位战俘是来自美国的陆军中士巴瑟卡 (Carl A Pasurka),他24 岁参战,被征召时拒绝了延期服役的机会。

“我们总是很饿,心里总是想着活下去和回家,”他在去世前寄给何麦克的一封信中写道。

他还讲述了一件事——当年一些年轻的台湾女孩试图给囚犯递一些食物,但被日本警卫发现“并打了一记耳光。”

Photograph of Carl Pasurka in his military uniform

图像来源,LORRANE PASURKA
巴瑟卡24 岁入伍,后来被俘。

美国国家二战博物馆资料显示,日本战俘营里战俘的死亡率远高于德国和意大利在欧洲建造的战俘营。

在亚洲被关押的盟军囚犯中,约有 27% 至 42% 的战俘死于饥饿、未经治疗的疾病或处决。而在欧洲的战俘营这一比例为 1% 至 2%。

日本是关于战俘待遇的日内瓦公约的签署国,但没有正式批准。

“在他们看来,这不是法律,”何麦克向BBC说。

“(对日军来说)如果投降,就是给自己、家人和天皇丢脸,最丢脸的就是当战俘。所以他们也把战俘被当作牲畜一样对待,毫无人性。”

“苦乐参半的返乡”​

当这些人最终被释放时,能得到的“自由”也未达到他们的期望。

何麦克解释,战俘的母国要他们不要对外谈论他们的被捕,以免公开缺失的军事策略。

有很多人因为在战俘营中被殴打和疾病而终生患病,有些人很早离世。此外,对许多幸存者来说,长期监禁导致的精神创伤伴随他们多年。

“杰克从未谈论过他作为战俘的经历,”艾玲·阿斯特利( Eileen Astley)女士说。她已故的丈夫当年曾在英国皇家炮兵部队服役。

“他曾经历了这一切。我嫁给他,却甚至不知道他曾遭受了多少苦痛,这让我十分难过。”

艾玲和女儿琳·孟特(Lin Mount)曾两次造访台湾,去拜访亲人曾被关押的营地。

Lin Mount and her father after the war

图像来源,LIN MOUNT
琳·孟特(Lin Mount)曾两次造访台湾,去拜访父亲曾被关押的营地。

在第二次访问期间,孟特女士说:“那营地仍然给我带来了愤怒和悲伤,同时还有平静。尤其是在纪念碑上能够触摸到爸爸的名字。在营地里,我能最大程度地走近父亲。”

父亲在她 11 岁时死于与战俘营相关的疾病。

历史污点​

对于台湾人来说,战俘营被认为是个历史污点。然而有些人认为,当时该岛事实上是受殖民者日本的支配。

“台湾在太平洋战争中有重要作用。因为它是日本在二战时发动多次远征的主要基地,”何麦克解释。

虽然台湾学校教授二战历史,但批评人士表示,提到的并不够多。历史书上几未提及任何有关于当时日本战俘营的历史,或有关台湾当时如何在太平洋战争中的重要角色。

还有一个史实是,一些台湾人当年是志愿为日本工作或加入日军。

何麦克发现,一些台湾人接受了效忠日本的军事训练,并担任营地守卫,甚至志愿加入日本帝国军队,包括作为执行自杀任务轰炸,盟军军舰的神风特攻队(kamikaze soldiers )。
他强调,此后,有关台湾的二战历史教育,便一直存有激烈辩论,“这也就是我在亚洲一直在做的工作”。

他特别指出,与欧州相比,每年为在太平洋战争中阵亡的盟军士兵举行的纪念活动很少。

何麦克认为,历史应该被传承下去,需要更多的工作纪念在亚太地区战斗过的士兵。如此一来,错误的过去便不会重演。

战争结束后,几名战俘营里的日本军官和台湾警卫被定罪入狱,但许多人后来获得特赦。

“可能超过五成的人从未受到过惩罚,”何麦克先生向BBC说。

但他说,一些台湾警卫已向盟军战俘道歉。

“当这些看守道歉,并听到囚犯说‘我原谅你’时,这些看守也能够平静地离世。所以原谅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何麦克解释。

对何麦克而言,最值得的事情是,让这些前战俘在生命的晚期因为自己经历过的牺牲和苦难得到认可。

“每个与我交谈过的人都告诉我‘终于有人关心了’,他们万分感激自己没被遗忘......这些人曾为我们今天享有的自由而奋斗过。”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4,711
荣誉分数
6,115
声望点数
373

美国大选前后的华人“川粉”观察:“我在右翼海外华人群组卧底潜伏”​

2021年6月20日上午10点31分
最近更新: 1 小时前

1

美国2020年大选前后,吴倩每天都长时间埋头看着手机,紧密关注通信软件“电报”(Telegram)。

她加入了近十个右翼海外华人电报群组,群里数以千计的成员几乎都是前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又译川普)的支持者,当中还有极右翼阴谋论宗派“匿名者Q”(QAnon)的追随者。

吴倩紧追着群里井喷的信息,但她并非匿名者Q或特朗普的追随者,甚至并非生活在北美。学习国际政治的她今年33岁,居住在澳大利亚。

去年夏天,澳大利亚华人舆论圈中的新冠疫情相关谣言频发。吴倩由此开始关注海外中文圈中的谣言传播模式,并牵头组建了数百名志愿者组成的事实核查微信群,不定期发表中文的辟谣文章。但很快,随着美国大选临近,排山倒海的美国政治谣言涌现。

“天天看到这些同质的谣言,觉得不胜其烦,想瞅瞅到底源头在哪里,”吴倩回忆道。

“卧底”右翼华人群组​

通过网络上的公开信息,吴倩顺藤摸瓜找到了多个使用简体中文的电报“川粉群”(华人特朗普支持者的群组)。她加入了一些群组,不发言,只默默观察当中的讨论。

那时,正值美国政府下令封杀微信,大量的海外华人用户涌向了电报,其中包括了特朗普的支持者。

“选择电报因为当中很多人强烈反对中国共产党,无法在微信上进行这些讨论,”吴倩说。电报还被认为是信息安全度更高的通信软件。

2

吴倩潜水的右翼华人电报群组包括按居住地而分的“川粉群”、YouTube上华人网红播主的粉丝群,还有华人保守派微信公众号的读者群。每个群都有上千名成员,美国大选前后是群组活跃度最高的时期,每群每日交换数千条信息。

凝聚这些群组的主题不一,然而,成员们的政见类似。根据吴倩的观察,他们多为反对中国共产党、支持特朗普的海外华人,其中有不少人是基督徒。
A smartphone screen featuring a number of messaging apps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新特朗普的支持者被主流社交应用封禁之后,在另类网上平台中找到容身之所。

捐助“骄傲男孩”的华人​

去年圣诞节前夕,群组里一则信息引起了吴倩的注意。

它开头以简体中文写道:“为众人抱火的,不可使他冻毙于风雪;为世界开辟道路的,不可使他困顿于荆棘!”

那是一则号召为“骄傲男孩”(Proud Boys)募款的信息。上面附有两个众筹网址,还配上了玫瑰花和爱心的符号。“请大家慷慨解囊。多多益善,少少无拘!”

骄傲男孩是一个美国极右翼组织,信奉白人至上主义与男性沙文主义,成员全为男性。骄傲男孩曾多次参与暴力冲突。今年2月,加拿大将骄傲男孩列为恐怖主义实体。

Far-right Proud Boys gather near the Washington Monument, 12 December, making racist gestures

图像来源,REUTERS
骄傲男孩成员在华盛顿的一场抗议活动上作白人至上主义手势。

但在吴倩所在的电报群中,人们对骄傲男孩的认知截然不同,视其为“爱国组织”和捍卫美国传统文化的“勇武派”。

12月中旬,骄傲男孩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参加“百万MAGA游行”,与反对者发生暴力冲突,多名成员受伤。骄傲男孩的支持者随即在众筹网站GiveSendGo发起活动,募集医疗费。

仅仅数小时之内,这则募款信息就扩散到吴倩所在的多个海外华人电报群组中。

“这很常见,同一内容在各个川粉群病毒传播,”吴倩说,群中成员政治参与性强,经常群起行动,小至为某个视频点赞,大至集体捐款、向政治人物与机构写信等。

这项为骄傲男孩发起的募款活动最终筹得超过10万美元,从捐款人姓名的拼写来看,来自华人的捐助超过八成。这仅仅是骄傲男孩诸多募款渠道与活动之一。
一个名为“公布外泄机密资料”(Distributed Denial of Secrets)的黑客组织近期获得了GiveSendGo的募款记录。五月初,美国媒体《今日美国》率先报道了华人为骄傲男孩捐款的情况。

BBC看到的募款记录显示,去年年底有多个涉及骄傲男孩的募款活动,捐款人名单中多见华人姓名。捐款日期与募款信息在上述电报群中流传的时期吻合。

多个捐款人或组织注明其为支持特朗普的华裔、台裔美国人与加拿大人,每项捐款从10美元起,最高的超过一千美金。多人以中文留言,祝福骄傲男孩成员早日康复。

海外华人援助信奉白人至上主义的骄傲男孩,这一反差令不少人感到诧异。

一名华人捐款人在圣诞节捐助了500美元,她对《今日美国》表示,来自“共产主义中国”的她对美国“非常感恩”。“骄傲男孩支持特朗普,他们在与安提法(Antifa)作斗争,”她说。安提法是活跃在美国的激进左翼组织。

“安提法在他们眼中是魔鬼一样的存在,”吴倩说,在这些华人看来,“骄傲男孩保护了他们的同胞。”

这些右翼华人电报群也会翻译、搬运阴谋论组织“匿名者Q”的谣言,例如指疫苗中含有芯片、注射后政府将利用5G技术控制人民等毫无科学根据的虚假信息。


“匿名者Q”:特朗普的一个阴谋论宗派

“谣言回音室”的形成​

追踪与分析网络虚假信息的非营利机构“第一稿”(First Draft)的研究发现,一些对中国共产党极度反感的海外华人曾与美国右翼势力联手,在推特、脸书和YouTube上散播关于新冠疫情与美国大选的假信息。

逃亡海外的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和特朗普的前顾问斯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的合作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研究网络虚假信息的研究公司Graphika在近期报告中指出,两人创办了一系列传播虚假信息的媒体实体,在脸书、推特、YouTube等平台上都有数千个与之有关的活跃帐号。研究指,郭文贵是这一右翼媒体网的核心,班农则是经常在其节目中出现的领衔人物之一。

班农与郭文贵表示,他们联手是出于对中国共产党的一致鄙视。《华盛顿邮报》则报道,在班农离开白宫后,郭文贵支付他高额的顾问费、供其使用私人游艇与飞机等;而班农在共和党与媒体界中影响力举足轻重,大大促进郭的媒体帝国的曝光度,两人各取所需。

《纽约时报》分析称,美国保守派对中国心存忌惮,试图转移人们对特朗普政府防疫失败的关注;希望推翻共产党政权的华人则寄望于对华态度强硬的特朗普。这两个团体一拍即合,在疫情期间推动病毒起源的阴谋论,影响力大增。

他们被认为是在寻找美国极右翼保守派与反对中共的海外华人之间的最大公约数。

2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海外华人接收时事新闻的方式也加速了谣言的传播。

“第一稿”的研究发现,海外华人消费、讨论和分享新闻时,常常绕过了事实核查相对严谨的传统媒体,再加上在微信、微博等平台上的政治审查、中国政府发起的“信息战”,导致海外中文圈中低质、偏颇、虚假信息泛滥。第一代华人移民由于语言障碍和阅读习惯,甚少核查在社交媒体、讯息平台上的信息。

海外华人的信息交换发生在大量封闭或半封闭的群组中,例如吴倩所潜伏的电报群。成员由于立场相近、相互信任,对分享在群里的信息基本不作核查。

这样一来,在这些隐秘的网络角落就形成了谣言回音室。谣言一旦发出,会像野火一样疯狂传播,生生不息。

Two protesters in the US Senate chamber on 6 January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社交媒体在国会暴动中扮演关键角色

国会暴动:狂热高潮​

今年1月初,大批特朗普支持者前往首都华盛顿抗议总统大选结果,支持极右翼的华人在线上与线下的狂热攀至顶峰。

抗议活动前夕,电报群组上越发热闹。在根据城市划分的美国群组里,吴倩看见人们串联结队,集体安排交通、饮食、住宿;不能前往游行的人就捐钱以示支持。

载满特朗普华人支持者的大巴车从美国各地开往华盛顿。在推特上,他们发布了在车上的合照。人人整齐穿戴着特朗普阵营标志性的红色棒球帽,脸上的笑容洋溢着学生时期春游一般的兴奋。

1月6日国会暴动当日,上百名华人在华盛顿国家广场上聚集。一些人拉起中英文双语条幅,上面写有“挺川灭共”、“支持川普”、“美国华人为特朗普战斗”等字样。

1

在右翼华人中颇具影响力的网红“摩西煮酒”也抵达了首都,他身披美国国旗在华盛顿纪念碑下留影。他自称是基督徒,在社交平台上的发言多带有宗教意味,在YouTube和推特上都有数万粉丝。

在华盛顿纪念碑下,一名华人示威者对摩西煮酒的镜头说,他认为这场"挺川"游行将打破华裔在美国主流文化中“营营役役、只知道工作赚钱”的刻板印象。

“我感觉华人已经变了,华人已经真真正正成为了华裔美国人,真正进入美国的政治氛围当中,”这名男子称。

然而,吴倩认为,国会暴动当日华人“川粉”虽踊跃,但其中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行为将带来何种后果。

“他们是希望向议员展示真正人民的力量,敦促议员做出正确的选择,但怎么展示、用什么形式、有什么后果,没有人给他们提供相关解释。”

那些高举横幅标语的华人示威者,大多停留在国会外围,但亦有人并未止步于此。

冲入国会的人群当中,至少一人是中文使用者,他在现场拍摄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他并未在视频中露面,只以中英文高喊:“我们已经占领了国会,但是没有看到国会参议员、众议员,We the people(我们是人民)!Great people (伟大的人民)!”

当日聚集在华盛顿的华人特朗普支持者中,最终有多少人非法闯入了国会,不得而知。

Supporters of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protest inside the US Capitol on January 6, 2021, in Washington, DC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那天,远在大洋彼岸的吴倩一边看电视直播,一边刷手机里电报群的动向,现场与网络上的狂热如出一辙。

“当国会暴动发生时,群里的人非常兴奋,”吴倩说。

群里的成员尤其关注美国民主党籍国会众议长佩洛西的下落,他们把她戏称为“破锣西”,满心期盼抗议者将她“一举拿下”。

骄傲男孩的众筹活动也一下子活跃了起来。美国国会暴动当日,上述的募集医疗费用的活动收到了多笔相信来自华人的捐款。其中一人用中文写道:“敬佩勇敢的骄傲男孩们为自由民主而战,我们要阻止撒旦夺走的大选结果。”

但当人们看见美国内外舆论一致谴责暴动分子时,电报群里的风向迅速发生了变化,又一波谣言兴起。

“他们说安提法混进了抗议人群,坚称特朗普没有煽动暴动,”吴倩说,群里开始删除历史信息和此前公开签名的召集信等。

A supporter of President Donald Trump holds an US flag with a reference to QAnon

图像来源,REUTERS

自此以后,这些右翼华人电报群的讨论热度逐渐降低,但其中的交流从未停歇。

群组成员大多依然深信关于美国大选的一些缺乏依据的说法,期盼最高法院或各州点票审计将推翻选举的结果。当新上任的总统拜登的演讲与讲稿存在一词之差时,群组成员纷纷猜测,这是他向中国政府发出的“信号”,是拜登被中共操控的“证据”。

吴倩依然潜伏其中,她认为,极右翼华人缺乏一个健康的信息环境,一旦被谣言网俘获,将很难摆脱,他们偏居一隅的信息圈子将长期存在。
当下一场政治风暴来临时,这里又会掀起另一场狂欢。

(图像设计:Davies Surya)

 
最后编辑: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4,711
荣誉分数
6,115
声望点数
373
严志刚:用镜头定格中国40年变迁的摄影师


8 小时前

中国共产党将在周四(7月1日)庆祝其成立100周年。

在毛泽东时代,中共激进的政策曾导致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陷入大饥荒和内乱。

但在1978年“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经济迅速腾飞。一些本地摄影师开始用相机捕捉这一切,希望能记录变迁中的中国人的真实面貌。

BBC驻中国记者麦笛文(Stephen McDonell)采访了一位小有名气的摄影师,与他聊了聊他所看到的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4,711
荣誉分数
6,115
声望点数
373

新冠疫情:“所有不该做的事情,巴西都做了”​

  • 奥拉·盖林(Orla Guerin)
  • BBC记者 发自巴西利亚
2021年7月12日
A woman wears a mask with a bloody hand print printed on it


如果他还活着,约西尔多·德·莫拉(Josildo de Moura)将在今年12月庆祝他结婚40周年纪念日。然而,这位全心全意的丈夫和五名孩子的父亲患上了新冠肺炎,在圣保罗郊区的一家社区诊所外艰难地喘气,最终死去。他今年62岁,和绝大多数巴西人一样,当时仍在等待接种疫苗。

“痛苦是无止境的,”他的妻子希达(Cida)说,她坐在厨房的桌子旁,周围都是儿女和孙辈。“每天我们都听到越来越多的家庭经历我们一样的痛苦,失去至亲。”

这里的损失是惊人的。超过50万巴西人死于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这里的专家预测,他们的国家正在赶超美国。

作为一个中等收入国家,并有一套成熟的针对疾病的疫苗接种系统(译者注:巴西从1970年代开始便设立了全国性的免疫项目,覆盖全国绝大多数地区),巴西如何沦落至此?对许多人来说,责任在该国的极右翼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

“他本可以帮助每个人采取正确的措施,”声音坚定、留着浓密灰色卷发的希达说。

“他的做法完全相反,没有对人民的尊重。真让人反感。”

Josildo and Cida wedding picture

图像来源,FAMILY PICTURE

约西尔多在他的结婚40周年纪念日到来前去世。

就在巴西仍在埋葬死者之际,联邦参议院正仔细审视对这一流行病的处理。听证会于四月开始,对外现场直播。对这里的许多人来说,它成了必看的电视剧,一种由悲剧和爆炸性证词组成的连续剧。

来自疫苗制造商辉瑞(Pfizer)的一位代表的证据足够确凿。他告诉调查团,该公司去年多次提出向政府出售疫苗,但它被忽视了好几个月之久。发了100多封邮件都没有回音。

调查中的另一名证人指责总统博尔索纳罗在从印度购买未经批准的新冠疫苗的合同中,对违规行为和严重的超额收费视而不见。总统否认知情,也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此项调查由反对党参议员奥马尔·阿齐兹(Omar Aziz)主导。他是来自遭疫情重创的亚马逊州(Amazonas)的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奥马尔·阿齐兹自己的弟弟瓦利德(Walid)也在死者之列。在我们见面的当天,他还因疫情失去了一个终生挚友。

“拯救生命的是在巴西人手臂上扎的两针,”他告诉我们。“如果政府早点买疫苗,我们就能挽救很多人的生命。我们有一个不相信科学的总统,他相信群体免疫。”

A woman clutches her heart at a candlelit memorial in Brazil

图像来源,REUTERS
超过50万巴西人死于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位居全球第二。

这名联邦参议员坚持他的调查不是党派性的。“病毒不会选择政党,”他对我们说。“每个人都快死了。”

从大流行伊始,这位巴西领导人就对新冠肺炎不屑一顾,称其为“小型流感”。去年,当他被问及疫情导致民众死亡时,他回答说:“这是一个应该给掘墓人的问题”。

他蔑视社交距离,坚持认为经济必须保持开放,并说呆在家里是“白痴做的”。就在上个月,他还因在带领支持者进行摩托车集会时没有戴口罩而被罚款。
当总统完全轻视风险时,佩德罗·哈拉尔(Pedro Hallal)教授却在计算死亡人数。他是一名流行病学家,领导着巴西最大的新冠病毒研究。作为一名科学家,作为一个巴西人,他说这是一场清醒的梦魇。

“在人生的某个时刻,每个人都会做这样的梦,在梦中他们不能动,也无法大叫,”他说。“这正是我这16个月的感受。我接受过培训,明白大流行中正在发生的事情。我说了,但政府里没有人在听。就在我们今天讲话时,又有2000名巴西人即将丧命。”

A man holds up a sign protesting against the Covid death toll in Brazil

一名巴西人手举标语,抗议政府的懈怠导致超过50万人死亡。
哈拉尔教授已经失去了几个朋友。他说,他的国家已成为大流行病中所有可以被做错的事的实验室。据他的研究,有40万人的死亡本可以避免,其中四分之一(10万人)是由于去年未能签署疫苗合同造成的。

“所有你不该做的事情,”他说,“巴西都做了。”

“他说大流行并不重要。去年4月,我们的总统说这将结束。然后他说疫苗不安全。总统自己的这些言论造成了恶果,导致了民众死亡,这就是我们需要说的。”

哈拉尔教授在调查中提供了证据,他还给这位巴西领导人留了个口信。“辞职吧,”他说。“这是你能为巴西做的最好的事情。”

这种可能性很小,但博尔索纳罗如今腹背受敌。虽然参议院的调查预计不会导致对他的弹劾,但最高法院已授权开展刑事调查。他的支持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全国范围内发生了一系列抗议活动。

Protester takes picture of image depicting President Bolsonaro

死亡人数的飙升正让该国的极右翼领导人博尔索纳罗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但即便博尔索纳罗对风暴的不断加剧或死亡人数的飙升感到不安,他也没有表现出来。他仍有政治盟友和铁杆支持者。

希达很难理解这么多人死去,总统是如何继续执政的。“他仍然掌权,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她告诉我们。“他应该被赶出去。我希望听到博尔索纳罗再也不是巴西总统。”

像许多失去至亲的人一样,她希望关于巴西罹难者们的故事成为呈堂证供,苦难在明年的大选中得到昭雪,如果在此之前做不到的话。

 

Jay Wang

薄皮大馅
VIP
注册
2008-05-09
消息
25,844
荣誉分数
5,306
声望点数
373

新冠疫情:“所有不该做的事情,巴西都做了”​

  • 奥拉·盖林(Orla Guerin)
  • BBC记者 发自巴西利亚
2021年7月12日
A woman wears a mask with a bloody hand print printed on it


如果他还活着,约西尔多·德·莫拉(Josildo de Moura)将在今年12月庆祝他结婚40周年纪念日。然而,这位全心全意的丈夫和五名孩子的父亲患上了新冠肺炎,在圣保罗郊区的一家社区诊所外艰难地喘气,最终死去。他今年62岁,和绝大多数巴西人一样,当时仍在等待接种疫苗。

“痛苦是无止境的,”他的妻子希达(Cida)说,她坐在厨房的桌子旁,周围都是儿女和孙辈。“每天我们都听到越来越多的家庭经历我们一样的痛苦,失去至亲。”

这里的损失是惊人的。超过50万巴西人死于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这里的专家预测,他们的国家正在赶超美国。

作为一个中等收入国家,并有一套成熟的针对疾病的疫苗接种系统(译者注:巴西从1970年代开始便设立了全国性的免疫项目,覆盖全国绝大多数地区),巴西如何沦落至此?对许多人来说,责任在该国的极右翼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

“他本可以帮助每个人采取正确的措施,”声音坚定、留着浓密灰色卷发的希达说。

“他的做法完全相反,没有对人民的尊重。真让人反感。”

Josildo and Cida wedding picture

图像来源,FAMILY PICTURE

约西尔多在他的结婚40周年纪念日到来前去世。

就在巴西仍在埋葬死者之际,联邦参议院正仔细审视对这一流行病的处理。听证会于四月开始,对外现场直播。对这里的许多人来说,它成了必看的电视剧,一种由悲剧和爆炸性证词组成的连续剧。

来自疫苗制造商辉瑞(Pfizer)的一位代表的证据足够确凿。他告诉调查团,该公司去年多次提出向政府出售疫苗,但它被忽视了好几个月之久。发了100多封邮件都没有回音。

调查中的另一名证人指责总统博尔索纳罗在从印度购买未经批准的新冠疫苗的合同中,对违规行为和严重的超额收费视而不见。总统否认知情,也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此项调查由反对党参议员奥马尔·阿齐兹(Omar Aziz)主导。他是来自遭疫情重创的亚马逊州(Amazonas)的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奥马尔·阿齐兹自己的弟弟瓦利德(Walid)也在死者之列。在我们见面的当天,他还因疫情失去了一个终生挚友。

“拯救生命的是在巴西人手臂上扎的两针,”他告诉我们。“如果政府早点买疫苗,我们就能挽救很多人的生命。我们有一个不相信科学的总统,他相信群体免疫。”

A woman clutches her heart at a candlelit memorial in Brazil

图像来源,REUTERS
超过50万巴西人死于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位居全球第二。

这名联邦参议员坚持他的调查不是党派性的。“病毒不会选择政党,”他对我们说。“每个人都快死了。”

从大流行伊始,这位巴西领导人就对新冠肺炎不屑一顾,称其为“小型流感”。去年,当他被问及疫情导致民众死亡时,他回答说:“这是一个应该给掘墓人的问题”。

他蔑视社交距离,坚持认为经济必须保持开放,并说呆在家里是“白痴做的”。就在上个月,他还因在带领支持者进行摩托车集会时没有戴口罩而被罚款。
当总统完全轻视风险时,佩德罗·哈拉尔(Pedro Hallal)教授却在计算死亡人数。他是一名流行病学家,领导着巴西最大的新冠病毒研究。作为一名科学家,作为一个巴西人,他说这是一场清醒的梦魇。

“在人生的某个时刻,每个人都会做这样的梦,在梦中他们不能动,也无法大叫,”他说。“这正是我这16个月的感受。我接受过培训,明白大流行中正在发生的事情。我说了,但政府里没有人在听。就在我们今天讲话时,又有2000名巴西人即将丧命。”

A man holds up a sign protesting against the Covid death toll in Brazil

一名巴西人手举标语,抗议政府的懈怠导致超过50万人死亡。
哈拉尔教授已经失去了几个朋友。他说,他的国家已成为大流行病中所有可以被做错的事的实验室。据他的研究,有40万人的死亡本可以避免,其中四分之一(10万人)是由于去年未能签署疫苗合同造成的。

“所有你不该做的事情,”他说,“巴西都做了。”

“他说大流行并不重要。去年4月,我们的总统说这将结束。然后他说疫苗不安全。总统自己的这些言论造成了恶果,导致了民众死亡,这就是我们需要说的。”

哈拉尔教授在调查中提供了证据,他还给这位巴西领导人留了个口信。“辞职吧,”他说。“这是你能为巴西做的最好的事情。”

这种可能性很小,但博尔索纳罗如今腹背受敌。虽然参议院的调查预计不会导致对他的弹劾,但最高法院已授权开展刑事调查。他的支持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全国范围内发生了一系列抗议活动。

Protester takes picture of image depicting President Bolsonaro

死亡人数的飙升正让该国的极右翼领导人博尔索纳罗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但即便博尔索纳罗对风暴的不断加剧或死亡人数的飙升感到不安,他也没有表现出来。他仍有政治盟友和铁杆支持者。

希达很难理解这么多人死去,总统是如何继续执政的。“他仍然掌权,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她告诉我们。“他应该被赶出去。我希望听到博尔索纳罗再也不是巴西总统。”

像许多失去至亲的人一样,她希望关于巴西罹难者们的故事成为呈堂证供,苦难在明年的大选中得到昭雪,如果在此之前做不到的话。

人送外号,巴西床总,更腻害!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4,711
荣誉分数
6,115
声望点数
373

新冠疫苗:台湾授权“高端”疫苗紧急使用 为何引发激烈辩论​

2021年7月21日
A logo of Taiwans vaccine maker Medigen Vaccine Biologics Crop (MVC) is seen outside a lab in Hsinchu on June 17, 2021.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台湾卫福部食药署公布,本周(7月17日)已完成专家审查会议,通过高端新冠肺炎疫苗“紧急使用权”(EUA)申请,允许专案制造,预计最快今年八月就能提供台湾20岁以上的民众施打。

根据台食药署署长吴秀梅公布资料,出席审查会议专家出席21人,其中主席不参与投票,18人同意、1人补件再议、1人不同意。台卫福部长陈时中表示,这都是科学的审查结果,会尽快送到疫苗小组进行讨论。

高端是台湾首支在核准通过的本地自制新冠疫苗,第二款自制疫苗“联亚”也在加速研发。但由于高端疫苗先以“免疫桥接”取代第三期实验上市,与多数国际主流疫苗方式不同,引起台湾舆论激烈辩论。

1626886308563.png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今日到台北地检署按铃控告陈时中及卫福部“图利罪”,表示高达40亿新台币的高端疫苗购买,产品未达国际标准,盼司法机关调查。

台智库“国防安全研究院”苏紫云博士向BBC中文分析,台自制疫苗获得紧急授权可以满足“救急”及回馈国际社会及人道援助的目标。他预估2021年底,全台可以自给自足,同时援助台湾的邦交国,及开发中国家,纾缓全球疫苗供应不足之困境。

尚未进行三期试验​

疫苗

图像来源,EPA
自本土疫情爆发后,接种何款疫苗再次沿着台湾不同政治立场,激起激烈辩论及意见分歧。

高端疫苗通过审查,是全球首款尚未进行第三期临床试验,以免疫桥接(immuno-bridging)便通过EUA的新冠肺炎疫苗。这点也是各界议论最多之处。在新冠爆发前,全球许多他疫苗也使用过免疫桥接。

所谓“免疫桥接”指是施打疫苗后,在实验室比较“中和抗体量”,在美国FDA,尚未接受用于申请紧急使用授权。

因此,许多批评认为,以免疫桥接取代三期实验,并不严谨,此话题一度成为台湾疫情中最被关注的议题之一。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在控告卫福部时便一再抨击,没有三期临床试验数据便“无法知道高端疫苗在临床上减少染疫、减少重症的比例,是否比得上其他主流疫苗……同样因为欠缺三期验证,高端到底能否有效对抗现在肆虐国际的新型变种病毒?”

台大医院儿童医院院长黄立民,也向台媒康健杂志称“人体试验目前只进行到第二期,只能证明安全性没问题,但还没有进行三期人体试验,保护效力不得而知,现在只能从中和抗体效价推估保护效力。”

Medical workers prepare the Astra Zeneca vaccines, as they authority starts its mass vaccination programs, following a surge of domestic cases and deaths related to the Coronavirus, in New Taipei, Taiwan, on 15 June 2021.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台湾目前施打的主要是阿斯利康和莫德纳两款疫苗。

台湾国家卫生研究院感染症与疫苗研究所研究员刘士任也在康健杂志上称,在欠缺三期临床数据情况下,“从中和抗体效价看起来,国产疫苗的效力比较令人担忧。”

不过,台湾生物医学专家、台中央研究院生医所何美乡教授则称,以中和抗体作为保护性替代指标具有法规科学背景。

何美乡在个人脸书发文,譬如,每年台湾流感疫苗更换抗原时的法规查核,都引用此方法:“其背后的必备条件是,量化抗体的实验方法已经标准化,且都使用国际统一的标准试剂。所以,每一个疫苗的抗体高低是可互相比较的。”

何美乡也强调,“EUA的查核是依各国的实况而定,假如,国外疫苗迟迟不来,国内疫情高涨,而国产疫苗接受审视之后,似乎中和抗体校价不劣于AZ(现在只有他在国内施打),那有何不可使用呢?”

政治化的疫苗选择​

指挥中心

图像来源,EPA

台湾自行生产疫苗的议题,在五月本土疫情爆发前并不太受关注。台湾民众此前对于施打疫苗兴趣极低,进入深度医疗科学讨论门槛又高。
但自本土疫情爆发后,接种何款疫苗再次沿着台湾不同政治立场,激起激烈辩论及意见分歧。

今年六月初,台湾本土疫情确诊高峰期间,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网路民调结果显示,在有选择机会施打疫苗的情况下,84%的民众倾向选择BioNTech,86.2%选择莫德纳,倾向选择娇生的有62%、AZ疫苗有52%;高端为28.1%、联亚则是25.6%。此外,有17.3%的民众会选择中国制疫苗,56%会选择中国代理,非中国制疫苗。

台湾舆论亦关注台湾总统蔡英文、副总统赖清德,是否会如外界预期接种高端或联亚疫苗,台湾总统府周一表示,就此问题“将依照指挥中心开放施打之计划,妥适进行后续相关规划,若有定案将适时对外说明。”

台湾为何急需本地产疫苗?​

排队打疫苗

图像来源,REUTERS
台湾的新冠疫苗从“乏人问津”到现在的“稀缺抢手”,中间也只不过相隔一、两个月的时间而已。

在全球陷入新冠变种疫苗危机之时,“疫苗保护主义”一直困扰全球防疫。

今年四月印度陷入疫情爆发危机,为阿斯利康代工的印度主要疫苗生产商宣布暂时禁止出口阿斯利康疫苗,造成全球,包含台湾在内的已签约买方拿不到该款疫苗。今年六月,欧盟(EU)向国际法院状告阿斯利康延迟交货,法院六月判决该厂只要在九月如期交货即可。

分析认为,台湾需要自己生产疫苗是因为“防疫如作战”,疫苗接种不仅是被视为对抗新冠病毒的关键,也是战略武器。尤其,台湾在国际卫生组织一直处于边缘,需“靠自己”。

据此,苏紫云则向BBC分析,台湾政府授与自产疫苗EUA也符合今年G7峰会的“百日任务”共同宣言。该宣言指出,面对非传统威胁,在确保安全有效性前提下,疫苗的开发与测试程序可缩短至100天,以因应新型生化威胁。

今年30多岁,有医生背景的台北市民凌先生(要求化名)向BBC中文解释,疫苗的覆盖率越大越好,但他认为台湾需要自己的疫苗,以面对疫苗国际短缺,以及将来变种病毒的威胁,“我对国产疫苗很有信心,而且台湾确实需要有自己的疫苗自我保护。”

然而,台湾内部对于国产疫苗的忧虑并未停歇。

譬如,接种自产疫苗是否会影响未来国际旅游?其它国家承不承认?台大医院黄立民便称:“国产疫苗还是打得出抗体,总会有一定保护力,安全性也不必担心,要应付国内疫情可能是可以的……问题是打了国产疫苗的人要不要继续打其他厂牌疫苗?以及国产疫苗未获国际认证出国怎么办?这都是复杂的问题。”
但也有民众说,高端疫苗是与 美国国卫院(NIH)签署授权及技术转移合约,取得新冠肺炎候选疫苗及相关生物材料,在台湾进行研发及生产。因此,将来至少在美国认证问题不是太大。

高端公司则发布声明称,将依规定执行相关安全监测,并进行第三期临床试验及其他验证性试验“以取得常规药证及国际认证为目标。”

据英国牛津大学数位统计网站Our World In Data,截至7月17日,全球疫苗涵盖率平均为26.2% ,台湾为20.1%。

 

dx2004

知名会员
注册
2004-06-07
消息
440
荣誉分数
50
声望点数
138
好像只做了第二期实验,就草草结了,然后第三期也没开始,就获得紧急使用。中国科兴,国药疫苗虽然效果方面有点争议,但是人家还是按部就班,做了三期实验,还在多个国家做了测试。只能说中国的飞弹,让台湾人更加勇敢。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4,711
荣誉分数
6,115
声望点数
373
好像只做了第二期实验,就草草结了,然后第三期也没开始,就获得紧急使用。中国科兴,国药疫苗虽然效果方面有点争议,但是人家还是按部就班,做了三期实验,还在多个国家做了测试。只能说中国的飞弹,让台湾人更加勇敢。
是的,6月才完成第二期试验。

拒绝大陆完成了三期试验,并获得WHO批准的疫苗,这纯属是在玩政治。
 

billwanhua

本站元老
注册
2005-07-07
消息
4,893
荣誉分数
1,441
声望点数
373
中国智飞也没有三期实验数据,虽然在做三期,但是结果没有出来就已经大规模施打,这个跟俄罗斯的疫苗差不多,开始打的时候三期实验结果没有出来,最近传出智飞对各种变异效果不错。

台湾这个好直接免了三期实验。
 

Jay Wang

薄皮大馅
VIP
注册
2008-05-09
消息
25,844
荣誉分数
5,306
声望点数
373

新冠疫苗:台湾授权“高端”疫苗紧急使用 为何引发激烈辩论​

2021年7月21日
A logo of Taiwans vaccine maker Medigen Vaccine Biologics Crop (MVC) is seen outside a lab in Hsinchu on June 17, 2021.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台湾卫福部食药署公布,本周(7月17日)已完成专家审查会议,通过高端新冠肺炎疫苗“紧急使用权”(EUA)申请,允许专案制造,预计最快今年八月就能提供台湾20岁以上的民众施打。

根据台食药署署长吴秀梅公布资料,出席审查会议专家出席21人,其中主席不参与投票,18人同意、1人补件再议、1人不同意。台卫福部长陈时中表示,这都是科学的审查结果,会尽快送到疫苗小组进行讨论。

高端是台湾首支在核准通过的本地自制新冠疫苗,第二款自制疫苗“联亚”也在加速研发。但由于高端疫苗先以“免疫桥接”取代第三期实验上市,与多数国际主流疫苗方式不同,引起台湾舆论激烈辩论。

浏览附件988716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今日到台北地检署按铃控告陈时中及卫福部“图利罪”,表示高达40亿新台币的高端疫苗购买,产品未达国际标准,盼司法机关调查。

台智库“国防安全研究院”苏紫云博士向BBC中文分析,台自制疫苗获得紧急授权可以满足“救急”及回馈国际社会及人道援助的目标。他预估2021年底,全台可以自给自足,同时援助台湾的邦交国,及开发中国家,纾缓全球疫苗供应不足之困境。

尚未进行三期试验​

疫苗

图像来源,EPA
自本土疫情爆发后,接种何款疫苗再次沿着台湾不同政治立场,激起激烈辩论及意见分歧。

高端疫苗通过审查,是全球首款尚未进行第三期临床试验,以免疫桥接(immuno-bridging)便通过EUA的新冠肺炎疫苗。这点也是各界议论最多之处。在新冠爆发前,全球许多他疫苗也使用过免疫桥接。

所谓“免疫桥接”指是施打疫苗后,在实验室比较“中和抗体量”,在美国FDA,尚未接受用于申请紧急使用授权。

因此,许多批评认为,以免疫桥接取代三期实验,并不严谨,此话题一度成为台湾疫情中最被关注的议题之一。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在控告卫福部时便一再抨击,没有三期临床试验数据便“无法知道高端疫苗在临床上减少染疫、减少重症的比例,是否比得上其他主流疫苗……同样因为欠缺三期验证,高端到底能否有效对抗现在肆虐国际的新型变种病毒?”

台大医院儿童医院院长黄立民,也向台媒康健杂志称“人体试验目前只进行到第二期,只能证明安全性没问题,但还没有进行三期人体试验,保护效力不得而知,现在只能从中和抗体效价推估保护效力。”

Medical workers prepare the Astra Zeneca vaccines, as they authority starts its mass vaccination programs, following a surge of domestic cases and deaths related to the Coronavirus, in New Taipei, Taiwan, on 15 June 2021.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台湾目前施打的主要是阿斯利康和莫德纳两款疫苗。

台湾国家卫生研究院感染症与疫苗研究所研究员刘士任也在康健杂志上称,在欠缺三期临床数据情况下,“从中和抗体效价看起来,国产疫苗的效力比较令人担忧。”

不过,台湾生物医学专家、台中央研究院生医所何美乡教授则称,以中和抗体作为保护性替代指标具有法规科学背景。

何美乡在个人脸书发文,譬如,每年台湾流感疫苗更换抗原时的法规查核,都引用此方法:“其背后的必备条件是,量化抗体的实验方法已经标准化,且都使用国际统一的标准试剂。所以,每一个疫苗的抗体高低是可互相比较的。”

何美乡也强调,“EUA的查核是依各国的实况而定,假如,国外疫苗迟迟不来,国内疫情高涨,而国产疫苗接受审视之后,似乎中和抗体校价不劣于AZ(现在只有他在国内施打),那有何不可使用呢?”

政治化的疫苗选择​

指挥中心

图像来源,EPA

台湾自行生产疫苗的议题,在五月本土疫情爆发前并不太受关注。台湾民众此前对于施打疫苗兴趣极低,进入深度医疗科学讨论门槛又高。
但自本土疫情爆发后,接种何款疫苗再次沿着台湾不同政治立场,激起激烈辩论及意见分歧。

今年六月初,台湾本土疫情确诊高峰期间,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网路民调结果显示,在有选择机会施打疫苗的情况下,84%的民众倾向选择BioNTech,86.2%选择莫德纳,倾向选择娇生的有62%、AZ疫苗有52%;高端为28.1%、联亚则是25.6%。此外,有17.3%的民众会选择中国制疫苗,56%会选择中国代理,非中国制疫苗。

台湾舆论亦关注台湾总统蔡英文、副总统赖清德,是否会如外界预期接种高端或联亚疫苗,台湾总统府周一表示,就此问题“将依照指挥中心开放施打之计划,妥适进行后续相关规划,若有定案将适时对外说明。”

台湾为何急需本地产疫苗?​

排队打疫苗

图像来源,REUTERS
台湾的新冠疫苗从“乏人问津”到现在的“稀缺抢手”,中间也只不过相隔一、两个月的时间而已。

在全球陷入新冠变种疫苗危机之时,“疫苗保护主义”一直困扰全球防疫。

今年四月印度陷入疫情爆发危机,为阿斯利康代工的印度主要疫苗生产商宣布暂时禁止出口阿斯利康疫苗,造成全球,包含台湾在内的已签约买方拿不到该款疫苗。今年六月,欧盟(EU)向国际法院状告阿斯利康延迟交货,法院六月判决该厂只要在九月如期交货即可。

分析认为,台湾需要自己生产疫苗是因为“防疫如作战”,疫苗接种不仅是被视为对抗新冠病毒的关键,也是战略武器。尤其,台湾在国际卫生组织一直处于边缘,需“靠自己”。

据此,苏紫云则向BBC分析,台湾政府授与自产疫苗EUA也符合今年G7峰会的“百日任务”共同宣言。该宣言指出,面对非传统威胁,在确保安全有效性前提下,疫苗的开发与测试程序可缩短至100天,以因应新型生化威胁。

今年30多岁,有医生背景的台北市民凌先生(要求化名)向BBC中文解释,疫苗的覆盖率越大越好,但他认为台湾需要自己的疫苗,以面对疫苗国际短缺,以及将来变种病毒的威胁,“我对国产疫苗很有信心,而且台湾确实需要有自己的疫苗自我保护。”

然而,台湾内部对于国产疫苗的忧虑并未停歇。

譬如,接种自产疫苗是否会影响未来国际旅游?其它国家承不承认?台大医院黄立民便称:“国产疫苗还是打得出抗体,总会有一定保护力,安全性也不必担心,要应付国内疫情可能是可以的……问题是打了国产疫苗的人要不要继续打其他厂牌疫苗?以及国产疫苗未获国际认证出国怎么办?这都是复杂的问题。”
但也有民众说,高端疫苗是与 美国国卫院(NIH)签署授权及技术转移合约,取得新冠肺炎候选疫苗及相关生物材料,在台湾进行研发及生产。因此,将来至少在美国认证问题不是太大。

高端公司则发布声明称,将依规定执行相关安全监测,并进行第三期临床试验及其他验证性试验“以取得常规药证及国际认证为目标。”

据英国牛津大学数位统计网站Our World In Data,截至7月17日,全球疫苗涵盖率平均为26.2% ,台湾为20.1%。

高端疫苗,英文名字是啥,high class vaccine?

叫“高端”,感脚有些不自信啊。就好比,矮个子叫大壮,丑人叫美美,老棒菜自称宝宝...
 

ottawatiger

知名会员
注册
2004-12-08
消息
535
荣誉分数
222
声望点数
153
高端疫苗,英文名字是啥,high class vaccine?

叫“高端”,感脚有些不自信啊。就好比,矮个子叫大壮,丑人叫美美,老棒菜自称宝宝...

台湾这个起名用心险恶。
是不是暗示低端人口够不着这疫苗。
 

wei_cheng

围观真实的科技新闻是一大乐趣
注册
2018-05-30
消息
1,293
荣誉分数
576
声望点数
123
智飞生物的新冠疫苗是重组蛋白亚单位疫苗,对应的是 Novavax。正在做三期临床试验、还没有 interim analysis 结果就大规模施打,这么做是不太对的 (利用了紧急使用 EUA 的模糊空间)。大概药监局有人觉得重组蛋白亚单位疫苗的不良反应较小,就恶劣地放行了紧急使用 EUA。

中国智飞也没有三期实验数据,虽然在做三期,但是结果没有出来就已经大规模施打,这个跟俄罗斯的疫苗差不多,开始打的时候三期实验结果没有出来,最近传出智飞对各种变异效果不错。

台湾这个好直接免了三期实验。
 
最后编辑:

dx2004

知名会员
注册
2004-06-07
消息
440
荣誉分数
50
声望点数
138
图像来源,MICHAEL HURST
超过1100名盟军士兵被关押在金卡西基战俘营。

这个小镇曾是金卡西基战俘营(Kinkaseki)的所在地,金卡西基战俘营是日本当年在台湾岛上设立的十几个战俘营的其中一个,二战期间这些战俘营里曾经关押了约4500名盟军被俘士兵。

Kinkaseki 就是金瓜石,怎么翻译金卡西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