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安泽怎么还去趟中东巴以冲突的浑水

ert0000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5-12-07
消息
17,513
荣誉分数
4,336
声望点数
373
不理解以色列为什么要留20%穆斯林,100% 犹太民族不好吗?

说起历史就几千年了,2000年前,那片土地确实是犹太人的,那片土地孕育了世界4大宗教的三个宗教起源,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

古罗马的时候,罗马帝国对那里屠城了很多次,罗马帝国为了惩罚被打败被征服的犹太人,把他们迁离出这块土地,就形成了犹太人在欧洲亚洲到处流浪的局面,加上二战德国对犹太人的迫害,1948年前,目前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包括圣城耶路撒冷)这一片基本是穆斯林大多数占据。殖民时期,英国是殖民宗主国也是对犹太人排挤。但那块地还有极其少量犹太人居住。 直到二战结束后,散居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掀起了犹太复国运动,由于犹太人在世界各地在金融。科技,文化等等都有很多势力和建树,加上又是二战事情被屠杀被迫害的一群人,美国和西欧各国支持复国。于是用政治和经济影响力,说服阿拉伯各国和巴勒斯坦,接纳犹太人,当时刚开始,落地的犹太人数量不多,但由于美英法的支持,返回的犹太人越来越多,本地的巴勒斯坦人从开始的人道帮助心态,改变成敌意,从而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开始血腥对立,并到了兵戎相见的程度,如果没有美英法的支持,这犹太复国根本是不可能成功的,由于有当时最强的几个国家支持,主要是武器和政治,世界各地的犹太人的经济支持,复国的犹太人站稳了脚跟,然后开始排挤巴勒斯坦人,现在加沙和西岸的巴勒斯坦人都是被犹太人排挤出去的,然后好几次阿以战争。以色列全胜,竖起中东列强大旗。
 
最后编辑:

mianfei

本站元老
注册
2002-04-06
消息
6,756
荣誉分数
1,572
声望点数
373
不理解以色列为什么要留20%穆斯林,100% 犹太民族不好吗?
德国人也这么想过,莎士比亚也这么想过,只不过对象不是木木,是老犹。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26,089
荣誉分数
34,884
声望点数
1,393
不理解以色列为什么要留20%穆斯林,100% 犹太民族不好吗?

祖祖辈辈居住在那里。
 

cottoncandy

初级会员
注册
2015-02-27
消息
711
荣誉分数
279
声望点数
73
所以他当不上总统候选人,也选不上纽约市长。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26,089
荣誉分数
34,884
声望点数
1,393
肯定可以拉到些选票。
 

GuardianAngel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4-02-10
消息
12,508
荣誉分数
2,891
声望点数
373
你当然不是他,杨安泽是几十年来唯一的华人参与总统竞选的,他是藤校毕业的吧,Elon Musk都支持他。你的圈子只限于渥太华。

至于他的言论会给亚裔惹火烧身,没那么严重。
Lol
 

ert0000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5-12-07
消息
17,513
荣誉分数
4,336
声望点数
373

杨安泽搅进支持以色列漩涡,民调已经从第一跌落到第二。

没事找事,,非要涉及大国政治,宗教,种族问题站队。。。。

安心做UBI, 安心做民生,保证居民(亚裔)安全,多好,



杨安泽竞选纽约市长:将如何面对“亚裔仇恨”?​

文章来源: VOA 于 2021-05-20 22:04:49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4163 次)
A- A A+

dddde9783473juXVP2JJ.jpg










拜登总统星期四(5月20日)签署法案,打击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事件。正竞选纽约市长的杨安泽(Andrew Yang)表示,针对亚裔的仇恨攻击令人痛心,他鼓励更多亚裔参政议政,并表示如果当选将把保障纽约市公共安全作为施政优先之一。

最新民调显示,杨安泽在民主党市长候选人选战中领先态势下滑,目前暂居第二,落后于曾是纽约警察的埃里克·亚当斯(Eric Adams)。纽约市长的民主党初选将于6月22日开始。


杨安泽:曾经“隐形”的亚裔现成了攻击焦点

星期三(5月19日)在亚洲协会(Asia Society)会长、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主持的专访中,杨安泽就反亚裔仇恨问题分享了他的个人经历和见解。

杨安泽说,从一名习惯“隐形”的亚裔,到如今一上街就被认出,对他个人来说是一种巨大的转变和调整。

作为台湾二代移民的杨安泽因参与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而一跃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也成为美国史上首位参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初选的亚裔美国人。曾是律师和创业家的杨安泽没有从政经历,但他政治“局外人”的言行风格和独树一帜的“全民基本收入”(UBI)现金补助提议为他赢得不少选民的支持。

被问及个人所经历过的种族歧视时,杨安泽说,他年幼时受到过不少侮辱亚裔的言语攻击。但在那之后,他所经历的种族主义转成另一种形态。

“作为亚裔美国男性,你够不够男子气,够不够美国,常被质疑。某些环境中,你也总有隐形人的感觉,” 杨安泽告诉陆克文。

如今已第二次竞选公职的杨安泽自然已不再“隐形”。而自去年以来,整个美国亚裔群体也从“隐形”转为“焦点”。杨安泽说,这一转变却是因为亚裔成为被厌恶和敌意攻击的对象,这种感觉非常糟糕。

自去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各种将新冠病毒与亚裔相联系的种族主义言论导致美国国内针对亚裔的仇恨攻击飙升。据多项数据显示,纽约成为去年此类攻击增幅最大的城市。

杨安泽说,一开始有人绕开你走路,或瞪着你看的时间长了些,你还会怀疑或许是自己想多了。但后来这种事接连发生,甚至自己的妻子都被人吼“离我远点,别把病毒传给我”。

杨安泽也特别提到,他早在新冠疫情之前就曾担心美中关系的恶化可能会助长针对华裔或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歧视,而新冠疫情的爆发显然加速了这一过程。

该有更多亚裔竞选公职

如何减少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和仇恨攻击,杨安泽认为,需改变亚裔群体被看待的方式,竞选公职就是改变观念的有效方式之一。

“担任公职能有效展示谁归属于这片土地,谁是美国人,谁是纽约人...” 杨安泽说。

“当一名意大利裔美国消防员走过来对我说,我希望你获胜,因为我觉得这能展示纽约是座什么样的城市,我们首次选出亚裔市长...一名非裔纽约人也和我说了同样的话。这非常非常感人,” 杨安泽告诉陆克文。

他说,如果数百万飞至肯尼迪机场或驱车进入纽约市的人们能看到一句来自一名亚裔市长的“欢迎来到纽约”,那将是一种强大的象征符号,展现亚裔美国人在纽约也牢牢占有一席之地。

据最新“反思民主运动”组织的研究报告显示,虽然亚裔美国人和太平洋岛民(AAPI)占美国人口的6%,但在2020年,联邦、州和地方的民选官员中AAPI的占比只有0.9%,在美国所有族群中垫底。杨安泽举例说,纽约市议会共有51个议席,亚裔占纽约大概15%的人口。若按照比例,市议会中该有七八名亚裔市议员,但实际情况是只有两名。

杨安泽表示,如果当选纽约市长,他的三大施政优先项是保障公共安全、增加就业和消除贫困。他也承诺将实行全民基本收入项目,为纽约市的50万低收入人群提供每年最多5000美元的现金资助。

目前领跑民主党纽约市长候选人初选的亚当斯和杨安泽都强调把公共安全作为优先考虑,而且不支持削减纽约警局的开支。

据公民组织“纽约人争取美好未来”(New Yorkers for Better Future)对民主党倾向的纽约选民的调查显示,21%的受访者选择公共安全为首要关心议题,位列第一,紧随其后的议题是种族正义。另一项由纽约当地新闻台NY1和Ipsos民调公司的合作调查结果显示,51%的民主党倾向选民将新冠列为纽约市面临的首要问题,紧随其后的是犯罪和暴力。

杨安泽在接受陆克文采访时说,“不解决人们对公共安全的担忧,什么事也做不成。如果我们能保障安全,那么我们就能开始重新建设纽约的经济,帮助小企业恢复元气,减少至少一半流离失所的人口,重新开放校园...我们必须恢复城市的各项功能,但这一切都始于人们能够放心安全地走在街上,坐在地铁车厢里...” 杨安泽说。

纽约选民怎么看杨安泽

纽约布鲁克林区亚裔市民肯尼斯(Kenneth)告诉美国之音记者,杨安泽有很多宏伟的计划,但缺少具体实施规划,让人难以确定他是否真能兑现竞选承诺。肯尼斯表示,他喜欢杨安泽为超过一定年龄的市民提供最低收入保障的提议。

肯尼斯很关心针对亚裔的仇恨攻击问题,也认为杨安泽的当选对亚裔群体有重要意义。他说,虽然他来自亚当斯任区长的布鲁克林,但目前暂时想投票给杨安泽。

纽约皇后区拉丁裔市民迈拉(Mayra)对美国之音说,杨安泽在竞选总统失败后继续投身纽约市长的竞选让她觉得很惊讶,她本以为杨安泽会自此放弃从政之路。

迈拉表示,尽管杨安泽的支持率仍旧挺高,但他最近在以巴冲突上明确支持以色列、谴责哈马斯的立场,以及他反对“停止资助警察”的立场会让他的支持率降低。

“这些立场在纽约市是行不通的,” 迈拉说。

已在纽约居住38年的台湾移民乔纳森(Jonathan)觉得杨安泽尽管长着华裔面孔,但并没有在美国华裔群体中生成政治根基。乔纳森认为杨安泽在保护亚裔和其他少数族群免受仇恨攻击方面没有提供全面的办法。

乔纳森批评杨安泽缺乏坚持立场的勇气,容易在受到批评攻击后改变立场。

乔纳森对美国之音表示,如果杨安泽能坚定重视纽约市的安全、法律和秩序,保护少数族裔不受仇恨犯罪的伤害,严惩攻击老人和其他弱势群体的一切罪犯,保护警察履职资源和权利,而不是迎合“恶化纽约公共安全的有毒的政治正确运动”,他就有很大的胜选机会。

“如果他继续显得软弱,在正确的事情上没有强硬的立场,并迎合政治正确的大众叙事,他就会在初选中失利,” 乔纳森对美国之音说,“我希望他能够强大起来,成为亚洲社区最好的代表和力量。时间不多了,但他仍有机会。”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