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人陪读女房客联手女律师讹诈男房东

fangfangni

新手上路
注册
2021-03-23
消息
1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
乍一看题目太醒目,信息量巨大,大到你会遐想,以为又是一部传统动作片的狗血剧。

本来不想写出来,但是为了警醒更多的华人房东,避免被类似的同胞房客利用加拿大保护所谓弱势群体租客敲诈,引以为鉴。



2020年1月底,作为房东的我在VANPEOPLE 上打广告出租素里台湾村5房4全卫整房,地址在素里台湾村社区中心极近中学和小学,当时这个河南来的陪读吕XX来看房而且喜欢这个房子,当时大陆的疫情很严重,她带2个孩子一个15岁和一个4岁左右刚从大陆返回找房子。我是第一次整租,所有家具都是我购买新的自用,原计划我要清空房子给她,但是她作为陪读母亲没有能力配齐所有的家具,希望能留下我的家具并保证爱护使用。口头预定的起租日期是2月1日租金3000固定租约6个月(大家都知道加拿大的固定租约是1年起,这样的租约对房东不利)。由于是空房,她又要求提前拿钥匙说要从原来的房东那里慢慢搬一些私人物品,当时我问她搬离原因,她解释原因是因为房东回来住预留的房间,她觉得生活空间被挤压而且不自由,好像说起来在理我还深表同情一番。



2月1日我过去和她签正式合同,她说房东在美国不在本地一直没回来,不同意她2月1日搬离,要2月15日搬,否则她损失房租和押金。我再一次又同情理解她,女同胞带孩子出门陪读也是不容易,签订6个月BC正式租赁租约,起租日期是2020年2月10日起。我同她一起检查房子中口介绍房子所有家具为自用留给她请她和孩子爱护使用,甚至包括晾衣架,新拖布及餐具都留给她使用,室内外监控介绍时告知她,为了安全防护这个房子我自住的时候安装摄像头,室外有7个,室内在入门大厅的天花板角落有一个摄像头,用于监控从室外进入客厅和从后门进入客厅的非法入侵者,摄像头的电源和硬盘在客厅壁炉上,可以自己控制电源开关启动监控并录制,当前状态是电源断开,显示器黑屏。



拿到钥匙的她至于什么时候搬入我也不清楚,我住温西,距离远也没有监控全靠合约及信任。2月底租客吕XX开始微信和电话抱怨,说一早上暖气启动会有响声,影响她和孩子休息,拍视频和录音给我,我立刻安排时间当天过去,经检查没有任何声音。隔一两天早上6点左右就又打电话又发视频告诉我又有噪音影响她休息,我当天联系水暖工,水工要求是在有噪音时上门检查,租客吕XX说噪音发生在早上6点左右,其它时间没有噪音。我上网查资料也联系水暖工,都没有方案,毕竟没现场听到声音,为此我来了好几次上下检查时都没有问题,暖风机是很安静。租客吕XX坚持说是早上有声音影响她休息,我告诉她可以先调个房间,毕竟这是一个5房,每个房间都有大床,避免这个困扰,吕XX说租了房子想睡哪就睡哪,并要求我尽快解决噪音。我没有身临其境听到噪音没有办法处理,只能再约水暖工安排时间上门,因为疫情开始严重,BC政府公布封锁法律限制,水暖工不上门,不工作。只能等解封,最后租客吕XX也没抱怨噪音问题。

6月下旬租客吕XX告诉我冰箱不制冷,这是5年新双开门三星冰箱,我购买发票记录也有,我联系安排上门检查的工作人员来了2次,第一次租客把冰箱电源断掉没有办法检查,需要持续通电5小时以上才符合检查要求;第二次来了检查告知压缩机损坏。咨询检修人员三星冰箱压缩机寿命在10年左右,5年压缩机损坏还是比较少见,更换压缩机的费用不如购买新冰箱,压缩机的损坏有可是压缩机过度工作造成过热而损毁,也就是冰箱一直保持强制冷工作状态。在没有追究租客责任的情况下,我为租客吕XX更换新冰箱。



我在和河南租客吕XX在 6个月固定租约中,要求她提前2个月合同到期前确认是否续一年的固定租约。我在预定的时间内没有等到她的续约确认,在反复追问下于6月底告知到期后搬离,我马上打广告5房4卫空房租金提到3300,很多人来看房有签约意向的好几组,租客吕XX在外边找了一圈没找到合适的房子,看到这个情况下,又找我要求续租6个月,我没有同意半年租约,坚持一年租约。后来我太太考虑给她个台阶租金下调到2900,再给清洗一遍地毯(入住前清洗过),再提供一个户外仓库,吕XX同意一年租约。8月10日我过去签约,租客吕XX反悔要求只租6个月,还说即使她签了一年的固定租约就是中间搬走也顶多是押金不要,固定租约没有意义。由于我不想和女租客发生争执,我告诉她你当初是和我太太沟通确认1年固定租约,我太太会来和你签合同。经过租客和我太太微信联系再次确认签约续租固定1年固定,2020年8月15日,我太太过来和她签订一年固定租约,解约日期是2021年8月10日,屋主代表是我签字。



由于是陪读母亲应该是经济状况也不错,空余时间很多总是喜欢招很多男男女女到家吃饭,结交朋友,打发时间。疫情期间,BC政府出台法律禁止聚会聚餐控制病毒传播,但是租客吕XX始终坚持利用这个房子聚餐组织活动,周边邻居通过电话和微信提醒我通知房客已经违法,作为房东我要求租客吕XX要遵守BC省疫情控制法律,为此我电话通知她几次,请她遵守法律,如果再不遵守就要通知警察处理。河南租客吕XX很生气认为我时刻监控她。



11月底的一天下午河南租客吕XX微信告诉我,她说她发现室内摄像头闪灯,是不是我在监视她,我告诉她所有的电源开关在你壁炉台面上,电源插头在离地1尺的壁炉旁边的墙面,让她检查一下,如果有连接断开即可,当初交给她房子时都是确认断开并口头确认。租客吕XX说她没有动过电源开关,要求我马上过去解决这个问题。当时我自己还有工作,就找专业监控人员过去检查。晚上5点左右维修人员上门,租客吕XX不让进门说已经找朋友来检查监控设备。我打电话告诉租客,我已负担维修检查人员上门费用,还是让他进去看看情况。但是租客断然拒绝我安排的维修人员。晚上7点左右租客吕XX电话我要求提供监控的登陆密码,我当然拒绝她单独登陆硬盘或服务器的要求,原因很简单:1密码我记不起来,因为很久没用也没登录只有向厂家申请取得;2如果提供密码给她,她的懂监控朋友进入硬盘或者服务器帮她进行添加修改图片或视频,变成证据我更是有口难辨。3根据她以前的为人处世没有诚信出尔反尔。

我提议要求第三方维修人员进入监控系统查看是否有录像?查看录像内容和时间。但是她不同意并扬言要报警,要找律师起诉索赔我侵犯隐私权。我当然不怕河南租客吕XX的恐吓和敲诈,因为我给她房子时线路都是断开的,我也没有远程登陆过服务器和硬盘,我相信如果有登陆硬盘或服务器一定有登陆记录。过了几天素里警察打电话给我,询问情况,我清晰合理解释给警察。再过几天我收到来自列治文的一个6号路边上律师所的年轻的女律师信要求我承认错误,赔礼道歉并保持进一步追究权利。这个律所经常在华人微信媒体上打广告,估计也是客源不多,疫情期间女律师不是闲的疯就是穷疯了,完全是不顾事实的搬弄是非,添油加醋,本末倒置,随意编造故事并有妄想症,要求索赔13000多加币。



12月我微信书面提前48小时通知租客吕XX按照租约房东要求检查房子,被租客找的女律师克XX打电话说我不符合租赁法关于检查房子的通知要求,并使用口头和邮件威胁我是在恐吓女租客,骚扰女租客,造成女租客的严重精神分裂和重度精神抑郁。并且在女律师的授意下去家庭医生那里问诊,保留问诊收据,真不知道是去看痔疮还是脑子?



2021年1月我微信提前通知租客安排维修电路,电工检修电箱,电箱在洗衣房,车库旁边(车库没有出租,还是我的自用),我一直在车库内,电工在洗衣房检查电箱。女律师写邮件控诉我强行破门进入室内,致使河南租客母女吓得嚎啕大哭,严重威胁女租客的人身安全。女律师你能不能脑洞大开点,往歪再编编,什么持刀了,什么强奸未遂。。。。。。你年级轻轻的脑子里想的肮脏东西太多,为了点律师费还真不能小看女律师的流氓劲,不择手段,完全抛弃做人的道德尺度。



在女律师的捏造材料下,BC租赁委员会很快定下开庭时间,这是一起“严重侵犯私人隐私案件”,致使租客严重精神分裂。租客吕XX马上提出解除固定租赁合同,安排尽快搬离。在电话开庭中,为了捏造,不顾事实,在女律师的授意下,租客吕XX找女性朋友做证人告诉BC 租赁委员会调解员作为女人疫情期间她们经常逛街买衣服,买了衣服后又经常在租客吕XX的出租房客厅更换衣服,展示自我,那个摄像头一定有他们更换内衣的视频和图片,真的假的,会在客厅当着朋友面更换内衣,尺度有些大不好再想,租客吕XX也附和说夏天太热自己经常穿内衣楼上楼下穿梭,一定有内衣视频和图片。租客吕XX肯定忘记自己有一个15岁的儿子和她住在一起,你这样编假话也真是难为你这么大的儿子,太难做人。在45分钟的听证会中租客,租客的翻译,租客的女性朋友及租客的女律师占用35分钟时间,我方没有足够时间阐述论点。



过了几天,BC 租赁委员会判定房东赔3000多给女房客,相信这是基于太多的房东为了保护房子监控房客,外加上租客是弱势群体。但是这个案子完全不同以往的,所有的监控设备电源连线和开关都在房客吕XX自己操控之下。室内摄像头位置很明显,没有藏匿,任何人一进客厅都能看到,坐在沙发能看到,租客疫情期间一直在家,住了11个月后能突然看到摄像头的闪红灯?租客的两个孩子都没看到摄像头闪红灯,租客招来的朋友也没看到摄像头闪红灯?交接房子时也交代过这套监控设备的情况。租客河南吕XX起诉完马上撕毁固定租约,开完听证会几天后回国,直接让人怀疑讹诈的目的就是撕毁固定租房合约的动机,转嫁律师费用给房东。陪读女房客女律师联手讹诈男房东,撕毁固定租约成为人生赢家!你赢了这个官司但是输在道德上。



作为房东一定要吸取租房经验,选择租客很重要,常言道:穷山恶水出刁民。虽然很多人同胞生活富裕了但是道德品德还是贫瘠。看到大陆多地发生老人摔倒被学生搀扶送到医院,结果反遭到老人讹诈,这样教育下怎么会学会感恩?

作为房东一定要有原则,就是坚守加拿大的租赁法律,按照条例规定处理租客和房东的分歧并留证据。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