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媒2萬字文章 揭許家印倒台幕後

gocanoeing

本站元老
注册
2006-11-21
消息
5,612
荣誉分数
1,075
声望点数
323
中國恆大集團為何從風生水起到牆倒眾人推境界?中國財經媒體以2萬字長文揭底,這場由恆大財富理財商品無法兌付引爆的財務危機,直言許家印長期透過高槓桿的資金操作,使得恆大早在2019年頹勢已現,手頭現金不足以清償1年內到期債務,只好透過恆大汽車、房車寶等企業,炒高股價,換取高額融資,套取資金,挖東牆補西牆的結果,最後資本遊戲泡沫破裂,負債超過8兆元,死在中共3道紅線之下。

中國財新網近日以「恆大何以至此」為題,大篇幅報導恆大集團許家印玩資本遊戲的套路。文中指出,恆大長期手頭現金流緊俏,沒有像許家印講的那麼寬裕,遇到問題不是千方百計拖欠工程款、地價款,就是豪氣給員工融資獎勵,讓員工掏錢買房產或理財商品,花招盡出每次都讓許家印順利拿到錢。

撇除本業不說,許家印非常積極涉足房產以外的領域,從資本市場套錢本事極高,包括至今沒賣出一輛車的恆大汽車,市值還一度衝破6400億港元,目前則已跌破300億港元。

報導指出,恆大汽車堪稱是「迷之操作」,目的是拿到融資,據悉恆大汽車2輪融資拿到300億港元,恆大自己沒掏出多少錢,憑著股價炒高,質押股票套出資金。

房車寶也是一個快速融資案例,恆大以換股方式收購線下4萬家門市51%股權,恆大完全不需要支付收購款,而是以上市誘餌給房車寶股權,然後再引進戰略投資者,融資163億港元,短短1年之內,將房車寶估值拉高數倍,直逼1635億港元,恆大就此套現81億港元。

報導稱,許家印這套虛無飄渺的財務操盤絕技,透過恆大汽車及房車寶進行資金大挪移,以高估價獲得高融資,表面上降低了恆大的表內負債。

不過,隨著房價下行及三道紅線,許家印挖東牆補西牆的技巧,難以抵擋越來越高的財務成本,原本的風光成了要命毒藥。

從今年初開始,恆大集團爆出現金流危機,恆大積極籌錢,為旗下房產、汽車交易平台及恆大汽車引入資金,達269億人民幣;6月1日至8月27日,恆大2度出售恆騰網絡19%股份,還賣出嘉楷城29.9%股權、轉讓深圳高新投7.08%股權,外加讓出恆大冰泉49%股權以及5個地產項目等等,不到3個月,變現191億人民幣。

這麼積極賣祖產,依舊難擋財務窘境,尤其恆大優先選擇償還在職高管的理財商品,2021年8月到9月,恆大償還在職員工17億人民幣理財商品,卻不支付300名離職員工的2億人民幣本金,直接引爆員工上街維權。

近日雖傳出中國海外發展、萬科以及央企中國金茂都與恆大有過接觸,深圳及廣州國資委也調查恆大手上的深圳舊改建案項目,但債權複雜,各路人馬還沒摸清底細,難以出手。

恆大集團會不會步上海航破產重整後塵,眾說紛紜。
 

wei_cheng

围观真实的科技新闻是一大乐趣
注册
2018-05-30
消息
1,312
荣誉分数
585
声望点数
123
绿媒报道恒大危机普遍缺乏系统性,抓不住要点的原因大体是 1. 不怎么讲什么是 “三条红线”,而恒大踩了这三条绕不开的标准因此不能继续高周转、高负债模式;2. 讲不清楚 2016年以来的限制调控下,其它的大型房产公司如何度过了危机,而恒大一直赌性十足没有抓紧调整

万科 “虽迟但到” 的预测 | 棚改与去库存 | 商票是什么?揭秘恒大自救的财务魔法


“三条红线” 是什么?踩了一条红线情况怎么样?从碧桂园半年报看房地产行业未来

SOHO、万达 和 恒大有什么不一样?

中國恆大集團為何從風生水起到牆倒眾人推境界?中國財經媒體以2萬字長文揭底,這場由恆大財富理財商品無法兌付引爆的財務危機,直言許家印長期透過高槓桿的資金操作,使得恆大早在2019年頹勢已現,手頭現金不足以清償1年內到期債務,只好透過恆大汽車、房車寶等企業,炒高股價,換取高額融資,套取資金,挖東牆補西牆的結果,最後資本遊戲泡沫破裂,負債超過8兆元,死在中共3道紅線之下。

中國財新網近日以「恆大何以至此」為題,大篇幅報導恆大集團許家印玩資本遊戲的套路。文中指出,恆大長期手頭現金流緊俏,沒有像許家印講的那麼寬裕,遇到問題不是千方百計拖欠工程款、地價款,就是豪氣給員工融資獎勵,讓員工掏錢買房產或理財商品,花招盡出每次都讓許家印順利拿到錢。

撇除本業不說,許家印非常積極涉足房產以外的領域,從資本市場套錢本事極高,包括至今沒賣出一輛車的恆大汽車,市值還一度衝破6400億港元,目前則已跌破300億港元。

報導指出,恆大汽車堪稱是「迷之操作」,目的是拿到融資,據悉恆大汽車2輪融資拿到300億港元,恆大自己沒掏出多少錢,憑著股價炒高,質押股票套出資金。

房車寶也是一個快速融資案例,恆大以換股方式收購線下4萬家門市51%股權,恆大完全不需要支付收購款,而是以上市誘餌給房車寶股權,然後再引進戰略投資者,融資163億港元,短短1年之內,將房車寶估值拉高數倍,直逼1635億港元,恆大就此套現81億港元。

報導稱,許家印這套虛無飄渺的財務操盤絕技,透過恆大汽車及房車寶進行資金大挪移,以高估價獲得高融資,表面上降低了恆大的表內負債。

不過,隨著房價下行及三道紅線,許家印挖東牆補西牆的技巧,難以抵擋越來越高的財務成本,原本的風光成了要命毒藥。

從今年初開始,恆大集團爆出現金流危機,恆大積極籌錢,為旗下房產、汽車交易平台及恆大汽車引入資金,達269億人民幣;6月1日至8月27日,恆大2度出售恆騰網絡19%股份,還賣出嘉楷城29.9%股權、轉讓深圳高新投7.08%股權,外加讓出恆大冰泉49%股權以及5個地產項目等等,不到3個月,變現191億人民幣。

這麼積極賣祖產,依舊難擋財務窘境,尤其恆大優先選擇償還在職高管的理財商品,2021年8月到9月,恆大償還在職員工17億人民幣理財商品,卻不支付300名離職員工的2億人民幣本金,直接引爆員工上街維權。

近日雖傳出中國海外發展、萬科以及央企中國金茂都與恆大有過接觸,深圳及廣州國資委也調查恆大手上的深圳舊改建案項目,但債權複雜,各路人馬還沒摸清底細,難以出手。

恆大集團會不會步上海航破產重整後塵,眾說紛紜。
 
最后编辑: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