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体育仲裁庭决定允许俄罗斯花样滑冰高手在过往药检出现阳性的情况下继续参加北京冬闹会,很多组织表示失望

gocanoeing

本站元老
注册
2006-11-21
消息
8,595
荣誉分数
1,460
声望点数
323
(德国之声中文网)国际体育仲裁庭(CAS)周一(2月14日)驳回了国际奥委会(IOC)等三家机构的上诉,允许俄罗斯花滑女选手瓦利耶娃(Kamila Walijewa)在过往药检出现阳性的情况下继续参加北京冬奥会的个人比赛。

瓦利耶娃已经在团体赛中赢得一枚金牌,本周二有望在个人项目中夺冠。但在上周的团体赛后,爆出消息称她去年12月底的一份药检结果呈阳性。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RUSADA)2月8日做出对瓦利耶娃临时禁赛的决定,但在当事方提出申诉后随即又取消了这一处罚。因此,国际奥委会、国际滑联(ISU)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将此事告上国际体育仲裁庭。

"不是她的错"
体育仲裁庭驳回这一上诉的理由是,瓦利耶娃不满16岁,是未成年人,根据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规则属于"受保护的人",在药物违禁处罚上应尤其谨慎;此外,她的涉兴奋剂事件目前证据尚不明确,而进一步调查尚需时间,在此期间禁赛可能使其错失奖牌,将会对她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 国际体育仲裁庭表示,作出这一决定的部分原因是检测以及结果通知不及时,"不是她的错"。

俄罗斯奥委会则认为国际奥委会的上诉不合规,因为瓦利耶娃出现问题的那次药检不在本次冬奥相关的时间段里,而且今年一月在北京举行的欧锦赛上,她的兴奋检查没有问题。

对于瓦利耶娃去年12月的药检为何在45天之后才出结果,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德国之声表示,由于俄罗斯检测机构尚未恢复资质,样品送往瑞典检测,当地检测机构会优先处理标注为紧急的样本,而俄罗斯方面并未将瓦利耶娃的样本标注为紧急。

在去年12月的样本中检出的违禁药物是"曲美他嗪",这是一种心脏病药物,通常用于治疗心绞痛和眩晕症。它可以加快血液流通并增强耐力,2014年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禁止使用。

多国奥委会大呼失望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仲裁结果表达了不满,认为仲裁庭有选择性地运用有关例外规则,并表示将会对瓦利耶娃的随行人员进行调查,包括教练、医生和其他跟随她的成年人。国际奥委会则之前就表示会遵从国际体育仲裁庭的决定,"不管我们是否喜欢"。

包括美国、加拿大在内的多个国家的奥运体育组织也表达了失望和不满。美国奥委会负责人希尔施兰(Sarah Hirshland)周一对此表示失望:"运动员们有权知道自己是否在公平条件下参赛。很遗憾,今天,这一权利无法兑现。"她还指出,这一事件是俄罗斯"有系统的、无所不在的蔑视干净体育的又一篇章",但她也强调,此一个案尚未了结。

德国奥委会(DOSB)则认为,在瓦利耶娃兴奋剂事件的阴影下,不应按照原计划于今年年底解除对俄罗斯奥运全面禁赛的处罚。德国奥委会主席维克特(Thomas Weikert)表示,国际奥委会对俄罗斯的禁赛期限今年年底到期,但对具体的竞技项目应该区别对待。

据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2017年的报告,俄罗斯竞技体育中有系统、有组织的使用兴奋剂,涉及2012年伦敦奥运会和2014年索契冬奥会。国际奥委会此后做出对俄罗斯禁赛的决定,但俄罗斯运动员可以个人身份、在中立旗帜下参赛。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