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多国报告逾百例不明来源儿童肝炎病例 已造成1人死亡

aottawa

知名会员
注册
2014-04-22
消息
2,393
荣誉分数
802
声望点数
123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22-04-24 09:41

据路透社报道,世卫组织当地时间23日称,随着不明来源的急性肝炎病例在儿童群体间增加,目前已有1名儿童被报告死亡。据统计,累计有12个国家至少报告了169例儿童病例,其中114例发生在英国。截至4月21日,报告病例的国家除英国外,还包括美国、西班牙、以色列、丹麦、爱尔兰、荷兰、意大利、挪威、法国、罗马尼亚和比利时。世卫组织还表示,74例病例中检测到腺病毒。其中20例感染了新冠病毒,19例同时感染了新冠病毒和腺病毒。世卫组织称,正在密切监测情况,并与英国卫生当局等相关部门合作。

336e51e2679081faf73eade200b1ae67u5.jpg
 

aottawa

知名会员
注册
2014-04-22
消息
2,393
荣誉分数
802
声望点数
123
注:AZ疫苗是腺病毒疫苗。
 

billwanhua

本站元老
注册
2005-07-07
消息
8,680
荣誉分数
2,820
声望点数
373
有人把这个跟阿斯利康的腺病毒疫苗联系在一起,应该不是,英国疫苗用的是大猩猩的ChadoX1-S, 强生用的是ad26,这个是经常流行的ad41腺病毒阳性,原来这个病毒只是腹泻,而现在有急性肝炎症状,很可能ad41有变异了。专家说虽然儿童都检测出来了腺病毒, 但是腺病毒在儿童中非常普遍,不能证明是腺病毒原因。

注:AZ疫苗是腺病毒疫苗。

强生疫苗使用的是人类的腺病毒AD26, 人体腺病毒已知有52种,分别命名为adl~ad52
 

billwanhua

本站元老
注册
2005-07-07
消息
8,680
荣誉分数
2,820
声望点数
373
这里有人分析,目前还是乱说阶段:


抄几个观点:
发病率:苏格兰地区历年原因不明的儿童严重肝炎的基线发病率小于每年4例,而现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检出了12例(1月份那一例暂且不算),所以发病率妥妥地超标了……
由于部分病例之间有流行病学关联,所以初步估计是传染性肝炎,并进一步推测病原体为某种病毒;
13名病童当中有5例腺病毒阳性(血清型不明)、3名新冠近期阳性,外加两名有新冠既往感染史;

所以最后的结论吧,最大嫌疑是腺病毒感染就连UKHSA自己人都不太相信~
毕竟,腺病毒也不是啥新鲜玩意儿,人群患病率九成以上可还行……所以腺病毒感染本身显然不足以解释发病率的异动。
对此,PHS的(强行)解释是,也许之前新冠封城太狠,或者儿童们保持了太久的社交疏离,导致部分儿童对某些血清型的腺病毒没有预存免疫力,所以人生第一次感染时,出现了罕见的肝炎症状。

1.(以色列) 卫生部 仍在继续 调查 之前报道的 12名儿童肝炎病例,并发现其中11名曾感染新冠病毒, 其中7名在 Schneider 儿童医学 中心 住院 ,其中4名出现肝衰竭 。 但是医院方面称“我们 认为目前以色列的这 些病 例还没有 达到 爆发 规模 ,无需感到恐慌。 ”
2. 自身免疫性肝炎。所有病例都没有接种新冠疫苗。例如:2021年4-6月印度中央邦,33名病例,新冠急性感染期全部无症状。全部没有肝脏相关基础病,没有相关家族病史,各种肝炎病毒检测阴性;新冠检测阳性后3-6周期间突发急性肝炎,其中8例为MIS-C,另外25例为不明病因肝炎;不明病因组新冠病毒抗体水平高。
3.香港说的是儿童康复后2-5周内还会有炎症风暴,家长必须关注孩子健康
 
最后编辑:

贵圈

Attacks on me, frankly, are attacks on science :)
注册
2014-10-21
消息
23,370
荣誉分数
4,830
声望点数
273
随着欧洲国家人口普遍感染 (>99% 抗体阳性 in UK). 是否感染,已经没有意义。
 

aottawa

知名会员
注册
2014-04-22
消息
2,393
荣誉分数
802
声望点数
123
来源:环球时报作者:张静 王逸 樊巍 胡博峰 柳玉鹏 袁艺
2022-04-25 06:01

【环球时报驻韩国、美国特约记者 张静 王逸 环球时报记者 樊巍 胡博峰 柳玉鹏 袁艺】编者的话: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危害性正日益凸显。美国、新加坡、印度等多国的统计数据表明,儿童是现阶段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率非常高的一个群体,甚至俄罗斯确诊患者中有17%是儿童。作为弱势群体,儿童自身的防疫保护、确诊患儿的治疗和康复,都需要家长和社会共同付出努力。在疫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的国家,儿童成为重灾区还引发很多社会问题。比如,对新冠肺炎后遗症的担忧正笼罩着韩国民众。目前,各国政府和相关专家都在呼吁家长应尽快让儿童接种疫苗。

美国多州住院儿童人数创新高
“事实上,我们对学校、学校里的孩子和儿童护理以及老年人的关注都被忽视了,这只是我们社会中普遍存在年龄歧视的新证据。”《纽约时报》文章近日援引马萨诸塞大学老年病学副教授伊丽莎白·杜根的话说,病毒正威胁到年龄太小而又没有接种疫苗的儿童。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随着奥密克戎变异株在全国范围内扩散,全美住院儿童的数量正在急剧增加,康涅狄格州等9个州及华盛顿特区报告的确诊儿童住院人数创下新高。大量儿童需要医院护理,这让在一线工作的儿科传染病医生感到沮丧。 新奥尔良儿童医院首席医师马克·克莱恩说:“我们花了两年时间驳斥新冠肺炎对儿童‘无害’的谬论,但仍有人试图淡化这种疾病对儿童的影响。”得克萨斯州儿童医院病理学家吉姆表示,去年夏季德尔塔变异株肆虐期间,儿科住院人数就已超患者人数的峰值。

据俄罗斯《导报》报道,年初疫情严重时,莫斯科确诊儿童人数剧增,从每周2000人增加到2.8万人。俄卫生部官员2月曾宣布,该国约17%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是儿童,上万名儿童住院治疗,病情严重的占2.3%。4月中旬,俄新西伯利亚地区先后报道几个四五个月大的婴儿死于新冠肺炎。俄传染病专家、莫斯科地区临床研究所儿科系教授梅斯基娜称,新冠病毒对婴儿来说是危险的,因为他们的免疫系统尚未发育完全。在1岁以下的儿童中,有10.6%的病例发展为严重或危重病例。

在新加坡,现阶段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率最高群体就是青少年,而在德尔塔变异株引发的疫情期间,感染的主要是老年人和工作的成年人群体。目前,5岁至11岁儿童的感染率最高,其次是12岁至19岁的青少年。

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雁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还不清楚究竟是奥密克戎变异株的特性导致儿童感染数量上升,还是其他的一些因素,如儿童的新冠疫苗接种比例低、秋冬季学生在密闭空间上课容易发生聚集性传播等。
据英国《卫报》今年3月报道,奥密克戎变异株来势汹汹,但在美国只有不到30%的5岁至11岁儿童接种了疫苗,12岁至17岁的青少年接种疫苗的比例略多于一半。波士顿大学公共卫生专家赖夫曼说,“我们在美国从来没有实现足够高的疫苗接种率,我们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这让我们非常容易受到持续高死亡率、住院率、社会破坏和经济破坏的影响。”

后遗症恐惧,韩国家长最紧张
韩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超过1680万,约占总人口的1/3。据韩国媒体报道,放松疫情管控,不仅让大量儿童确诊,也让很多家庭加重了对新冠肺炎是否有严重后遗症的担忧。韩国健康保险审查评价院4月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21615名受访确诊患者中,19.1%因后遗症有前往医院接受治疗的经历。
韩国医疗业界的观点是,一般而言,感染病毒后咳嗽症状会在3周内痊愈,如果超过3周甚至8周以上,会引发身体疲劳、头痛、尿失禁等多种并发症,应及时就医。

韩国媒体非常关注青少年“长期新冠”的问题。奥密克戎变异株扩散后,越来越多的韩国父母在网上发帖称“自己的子女受新冠肺炎后遗症的困扰”。家庭主妇姜某的4岁女儿确诊新冠肺炎,出院后体力严重下降。姜某说:“女儿以前去外面玩6个小时还哭着说想多玩一会儿,现在只要玩两个小时就会要求回家。以前女儿很活跃,喜欢户外活动,但现在似乎只想待在家里,这让我很担心。”

上初二的韩国中学生郑某去年11月17日确诊后,在家隔离10天,一直有轻微发烧和咽喉痛症状。解除隔离后,郑某失去嗅觉和味觉的症状持续了一个月,他感觉所有的气味“都是难闻的汽油味”,把香水拿到眼皮底下也闻不到香味。当他嗅觉逐渐恢复时,难忍的头痛和眼压痛又同时袭来,特别是“感觉眼珠就像要掉出来一样”。此外,他还有经常呕吐、体力下降、记忆力下降等问题。郑某背诵相同数量的英语单词与染病前相比要多花1个小时。还有的家长说,孩子记不住同学的名字。

在恐慌情绪中,也有媒体希望家长们保持冷静心态。《韩民族新闻》报道称,关于新冠肺炎是否给儿童带来长期和永久性损伤的可能性,还需要进一步从根源上进行研究。韩国顺天乡大学感染内科教授金铎表示,尚无报告显示德尔塔和奥密克戎的后遗症会表现出不同的症状,但前者造成重症患者更多。一个病愈儿童的家长说:“老师反馈孩子病好后记忆力和注意力明显下降。因为孩子当时为轻症,所以我们不太在意。但以后会怎么样,我们有必要更细致地观察。”

俄罗斯《消息报》近日援引俄儿科医生兼免疫学家普罗季斯的话说,“任何感染新冠者都会以某种方式导致对健康状况的破坏,免疫系统、内分泌系统、神经系统都可能会受到影响”。但目前也有很多俄罗斯专家认为,“现在谈论新冠肺炎引发的后遗症还为时过早。肺部受损严重的,当然需要一个恢复期”,并强调青少年接种新冠疫苗,这一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曾感染新冠病毒的国家卫生健康委赴武汉专家组成员、知名呼吸科专家王广发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对于后遗症问题应科学看待,任何病得了以后,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后遗症,关键对于新冠的后遗症要有正确的认识。首先要明确,后遗症不是疾病本身,它是疾病带来的后遗效应;第二,我们现在对新冠肺炎后遗症的研究其实还很少,特别是长期的后遗症,究竟是什么样,我们知之更少。所以现在不应盲目炒作后遗症的问题,而应理性地客观地去研究,到底新冠肺炎的后遗症有多严重,可能需要更多的科学研究来给出答案。

鉴于国外一些国家老年人、儿童等弱势群体在防疫过程中出现的教训,王广发建议,从现在看打疫苗还是具有一定保护作用,对防重症和防死亡确确实实起到一定作用,从这一点上来讲,要积极地动员大家去接种疫苗。

日本“儿童贫困”现象加剧
很多国家非常重视儿童新冠疫苗接种的工作。如新加坡卫生部官员多次呼吁,家长应尽快给5岁以上儿童接种疫苗,以避免不幸确诊后转为重症。印尼也从去年12月开始给儿童接种新冠疫苗。

今年3月下旬印度首都一度放松防疫管控,但时隔不到一个月,新德里政府就以确诊病例不断增多为由,恢复了在公立学校进行常规症状筛查、体温检测、校园出入管控等防疫举措。据《印度时报》报道,近日在医院接受治疗的确诊患者中,约1/3是儿童。恒河医院儿童肺科医生古普塔认为,“与此前相比,这波疫情对儿童的影响更大”。儿科专家杜贝则说,儿童确诊的临床表现与成人不同——最初症状往往是呕吐,然后发烧和腹泻,年龄稍大的孩子会出现头痛。一些专家建议父母应提醒孩子不能放松自我保护,并建议药监总局启动对6岁至12岁儿童接种本土新冠疫苗的工作。

但在一些国家,儿童疫苗接种也遇到一些问题。《纽约时报》近日报道称,美国疾控中心的研究发现,没接种疫苗的5岁至11岁儿童更容易因为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株而出现重症,导致住院人数是接种过疫苗的同龄儿童的两倍。该报称,受贫困等因素影响,美国黑人儿童接种疫苗率偏低,因此更容易因感染而出现重症住院。

疫情对日本社会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它让一些早已存在的社会问题变得更为严峻,如日本的“儿童贫困”问题。日本去年年底的一项全国民调显示:30%的单亲家庭有买不起食品的经历;25%的受访家长表示目前的生活“艰难”或“非常艰难”。《琉球新报》刊文呼吁,疫情导致“儿童贫困”问题严重,政府应提高儿童补贴、减免学费,以及确保父母们不因疫情而失业。

日本政府一面对困难家庭进行资金支援,一面积极推进儿童疫苗接种。2月下旬,日本启动对5岁至11岁儿童的疫苗接种工作,对象人群约为741万。截至4月21日,接种第一剂疫苗的有85.4万名儿童,接种率为11.5%;接种两剂疫苗的有45.5万儿童,接种率为6.1%。显然,日本儿童的疫苗接种率不高。日媒呼吁,政府应积极宣传和鼓励家长让子女接种疫苗,毕竟只有疫苗接种率提高了,才有助于更为有效地遏制新冠肺炎疫情,以及更好地解决“儿童贫困”问题。
一位公共免疫学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从全球范围看,新冠疫苗接种还是比较安全的,且很多疫苗都在升级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