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打工陷阱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gocanoeing

本站元老
注册
2006-11-21
消息
9,552
荣誉分数
1,550
声望点数
323
〔中央社〕柬埔寨打工陷阱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疫情讓這個昔日以吳哥窟聞名於世的國度突然變成「騙子大本營」。探究近期成因或許可從2016年台籍境外網路電信詐騙犯「被送中」說起。

柬埔寨打工陷阱近來鬧得沸沸揚揚,早在2021年的年中,柬國媒體就開始陸續披露相關報導,當時即有零星的台籍當事人深陷柬國「工作糾紛」,兼轄柬埔寨的駐胡志明市辦事處並隨後多次發出通報,提醒民眾赴海外工作須小心。

今年5月底記者從胡志明市前往柬埔寨首都金邊,在機場櫃檯辦理登機時,遇見不少拿著中國護照的民眾;一小時後,飛機降落,比機上廣播更早響起的是此起彼落的微信訊息聲,臨座男士用中文問:「需要幫你拿行李嗎?」

當時前往金邊出差,目的之一就是為打工陷阱疑雲探路。出發前掌握到的訊息是,落入陷阱的求職者所服務的「機構」背後多是中國經營者。因此,面對機上臨座男子詢問是否需要幫忙拿行李,只好裝聽不懂以免旁生枝節。

柬埔寨的對外政策向來亦步亦趨跟著中國,早在中國於2014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前,柬中即於2010年簽署「關於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的協定」,也為柬埔寨日後的國際面貌帶來的一定的影響。

這個被中國稱作「西哈努克港」的地方簡稱「西港(台譯:施亞努港,Sihanoukville)」,也是目前已知最多人落入打工陷阱、遭受拘禁的地方。當地有許多合法的賭場,以及名為「數位園區」實為網路、電信詐騙的機房。

時間回到2016年,中國在全球展開網路電信詐騙大掃蕩,柬埔寨當時也是中國亟欲清理的「賊窩」之一,中國官媒央視近年來陸續披露了不少中國公安前往柬國辦案的細節,動輒揪出上百名電信詐欺犯,當中也有少數台灣人。

在線性的時序脈絡下,柬埔寨打工詐騙案在當地人眼裡看來,早就種下了因。只是當時的詐騙犯以中國籍占多數,主要詐騙市場也是中國,至於少數的台籍境外詐騙犯則一併被送往中國。

直到2020年初,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引爆全球,中國啟動鎖國防疫,加上中國公安鐵腕攔阻「準騙子」出境,「大量缺工」的園區將目光轉向了「同文同種」的台灣人,人蛇集團看到有利可圖自然不會放過。

於是可以看到這些被成功「贖回」的台灣人當初前往柬國工作的動機不一,有被高薪利誘者,有經朋友介紹前往工作者,另外有些人則對自己即將從事不法工作有一定心理準備,畢竟有一些台籍「學長姐」在此帶路。

「詐騙產業」利潤驚人,有資料披露,西港的「網路遊戲」產業年收入介於35億至50億美元,其中90%來自線上博弈。賺錢生意人人想分杯羹,當地官員與黑白兩道聯手將餅作大,連原本經營實業的商人也注資「斜槓」事業。

詐騙江山逐步「壯大」,人力需求孔急,落入柬國打工陷阱的民眾愈來愈多,截至目前,除了台灣以外,包括香港、馬來西亞、菲律賓、越南、印尼、美國等都有人對外求救,一舉將柬國人口販運的問題推上國際。

柬埔寨今年7月被美國列入人口販運黑名單,加上憂心負面報導影響國際援助湧入,中央官員近來不斷喊話要「打擊不法」,但西港地方官員卻屢屢對外宣稱這些求救的人是「自願上班」、「未遭拘禁」。

柬埔寨中央、地方的認知落差,是將打工陷阱斬草除根的阻礙之一。例如2021年7月,名為蕭雄的內蒙古民眾因不堪每天從事15小時的網路詐騙而向西港警方求救,只是警方不但不救人反而告知「園主」有人要叛逃。

蕭雄表示,他最終成功透過臉書(Facebook)與柬埔寨總理洪森(Hun Sen)聯繫。他當時用英文寫下:「尊敬的洪森總理,我在柬埔寨被綁架拘留、遭到毆打,我是中國人。」兩天後蕭雄遭到釋放。

COVID-19疫情烏雲持續籠罩,由於防疫境管等因素使然,中國公安大舉前往柬埔寨掃蕩網路與電信詐騙也面臨阻礙,如果沒有疫情,今天的柬埔寨或許有不一樣的局面,也許2016年的新聞場景又將重現。

倘若如此,這些落入打工陷阱的人,不論是否遭到脅迫,只要有從事詐騙的事實,即使獲救仍得負起一定刑責。若像往日被中國公安一舉捉獲,恐再度面臨「被送中」的風險。
 

何 不

知名会员
VIP
注册
2011-05-28
消息
1,849
荣誉分数
401
声望点数
193
怎么不提当年一批台湾骗子被送到台湾后,他们一下飞机台湾当局就把骗子放了?
 

悠游姜江

山高水长
注册
2010-07-08
消息
1,085
荣誉分数
192
声望点数
173
怎么不提当年一批台湾骗子被送到台湾后,他们一下飞机台湾当局就把骗子放了?


当年他们骗的中国人。
他们是反中英雄。赶紧放人才是对的。
 

wei_cheng

围观真实的科技新闻是一大乐趣
注册
2018-05-30
消息
2,638
荣誉分数
881
声望点数
123
绿婊中央社无节操,明明是台湾人骗台湾人,非要赖台籍网络诈骗犯 “被送中”,怎么不提两岸司法协作是被谁破坏的?

〔中央社〕柬埔寨打工陷阱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疫情讓這個昔日以吳哥窟聞名於世的國度突然變成「騙子大本營」。探究近期成因或許可從2016年台籍境外網路電信詐騙犯「被送中」說起。

柬埔寨打工陷阱近來鬧得沸沸揚揚,早在2021年的年中,柬國媒體就開始陸續披露相關報導,當時即有零星的台籍當事人深陷柬國「工作糾紛」,兼轄柬埔寨的駐胡志明市辦事處並隨後多次發出通報,提醒民眾赴海外工作須小心。

今年5月底記者從胡志明市前往柬埔寨首都金邊,在機場櫃檯辦理登機時,遇見不少拿著中國護照的民眾;一小時後,飛機降落,比機上廣播更早響起的是此起彼落的微信訊息聲,臨座男士用中文問:「需要幫你拿行李嗎?」

當時前往金邊出差,目的之一就是為打工陷阱疑雲探路。出發前掌握到的訊息是,落入陷阱的求職者所服務的「機構」背後多是中國經營者。因此,面對機上臨座男子詢問是否需要幫忙拿行李,只好裝聽不懂以免旁生枝節。

柬埔寨的對外政策向來亦步亦趨跟著中國,早在中國於2014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前,柬中即於2010年簽署「關於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的協定」,也為柬埔寨日後的國際面貌帶來的一定的影響。

這個被中國稱作「西哈努克港」的地方簡稱「西港(台譯:施亞努港,Sihanoukville)」,也是目前已知最多人落入打工陷阱、遭受拘禁的地方。當地有許多合法的賭場,以及名為「數位園區」實為網路、電信詐騙的機房。

時間回到2016年,中國在全球展開網路電信詐騙大掃蕩,柬埔寨當時也是中國亟欲清理的「賊窩」之一,中國官媒央視近年來陸續披露了不少中國公安前往柬國辦案的細節,動輒揪出上百名電信詐欺犯,當中也有少數台灣人。

在線性的時序脈絡下,柬埔寨打工詐騙案在當地人眼裡看來,早就種下了因。只是當時的詐騙犯以中國籍占多數,主要詐騙市場也是中國,至於少數的台籍境外詐騙犯則一併被送往中國。

直到2020年初,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引爆全球,中國啟動鎖國防疫,加上中國公安鐵腕攔阻「準騙子」出境,「大量缺工」的園區將目光轉向了「同文同種」的台灣人,人蛇集團看到有利可圖自然不會放過。

於是可以看到這些被成功「贖回」的台灣人當初前往柬國工作的動機不一,有被高薪利誘者,有經朋友介紹前往工作者,另外有些人則對自己即將從事不法工作有一定心理準備,畢竟有一些台籍「學長姐」在此帶路。

「詐騙產業」利潤驚人,有資料披露,西港的「網路遊戲」產業年收入介於35億至50億美元,其中90%來自線上博弈。賺錢生意人人想分杯羹,當地官員與黑白兩道聯手將餅作大,連原本經營實業的商人也注資「斜槓」事業。

詐騙江山逐步「壯大」,人力需求孔急,落入柬國打工陷阱的民眾愈來愈多,截至目前,除了台灣以外,包括香港、馬來西亞、菲律賓、越南、印尼、美國等都有人對外求救,一舉將柬國人口販運的問題推上國際。

柬埔寨今年7月被美國列入人口販運黑名單,加上憂心負面報導影響國際援助湧入,中央官員近來不斷喊話要「打擊不法」,但西港地方官員卻屢屢對外宣稱這些求救的人是「自願上班」、「未遭拘禁」。

柬埔寨中央、地方的認知落差,是將打工陷阱斬草除根的阻礙之一。例如2021年7月,名為蕭雄的內蒙古民眾因不堪每天從事15小時的網路詐騙而向西港警方求救,只是警方不但不救人反而告知「園主」有人要叛逃。

蕭雄表示,他最終成功透過臉書(Facebook)與柬埔寨總理洪森(Hun Sen)聯繫。他當時用英文寫下:「尊敬的洪森總理,我在柬埔寨被綁架拘留、遭到毆打,我是中國人。」兩天後蕭雄遭到釋放。

COVID-19疫情烏雲持續籠罩,由於防疫境管等因素使然,中國公安大舉前往柬埔寨掃蕩網路與電信詐騙也面臨阻礙,如果沒有疫情,今天的柬埔寨或許有不一樣的局面,也許2016年的新聞場景又將重現。

倘若如此,這些落入打工陷阱的人,不論是否遭到脅迫,只要有從事詐騙的事實,即使獲救仍得負起一定刑責。若像往日被中國公安一舉捉獲,恐再度面臨「被送中」的風險。
 
最后编辑:

gocanoeing

本站元老
注册
2006-11-21
消息
9,552
荣誉分数
1,550
声望点数
323
绿婊中央社无节操,明明是台湾人骗台湾人,非要赖台籍网络诈骗犯 “被送中”,怎么不提两岸司法协作是被谁破坏的?

和台湾人没关系的来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