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克尔的散文诗

听从鼓

暗暗
注册
2003-11-03
消息
871
点数
0
  • 梦 魇 与 癫 狂

    傍晚父亲变成了白发老人;母亲的面孔曾经在昏暗的房间化为石头,蜕化的种族的诅咒沉沉压在男童的身上。有时他想起他的童年,充满病患、恐怖和黑暗,想起星星园里讳莫如深的游戏,或他在暮沉沉的院子里饲养老鼠。从蓝色的镜湖步出妹妹瘦削的身影,而他死一般坠入阴暗。夜里他的嘴破裂像一枚红色的果实,星星闪闪照临他无言的悲哀。他的梦魇充塞了祖先破旧的家。傍晚他喜欢穿过凋敝的墓园,或者他窥视幽幽停尸间的尸体,美丽的手上腐烂的绿斑。他在寺院门旁讨食一块面包;一匹黑马的影子从昏暗中跳出并让他大吃一惊。每当他躺在自己清凉的床上,就禁不住淌下难言的泪水。可是没有谁把手放上他的额头。秋天来临,一位慧眼者,他走进褐色的河谷草地。哦,狂喜的时辰,绿色河畔的傍晚,追猎。哦,灵魂悄悄吟唱泛黄的芦苇的歌谣;火热的虔诚。默默无言,他久久注视蟾蜍星星般的眼睛,用颤栗的手掌触摸古老岩石的清凉,重温蓝泉那令人敬仰的传说。哦,银色的鱼儿与畸形的树上坠落的果实。他的跫音的和弦使他充满高傲和对人的蔑视。回家的路上他遇见一座无人居住的宫殿。没落的众神伫立在花园里,伤逝在傍晚。可是他觉得:我曾在这里度过被遗忘的岁月。一首管风琴伴奏的圣歌让他感到上帝的震撼。可他在昏暗的洞穴里度过他的白日,欺骗、逃避、隐藏自己,一只燃烧的狼,面对母亲白色的面孔。哦,那一刻,他以僵硬的嘴在星星园死去,凶手的影子向他袭来。他以紫色的前额走进沼泽,上帝的愤怒抽打他那金属的双肩;哦,风暴中的桦树,昏暗的动物逃离自己癫狂的小径。憎恨焚毁他的心,淫欲,当他在绿茵茵的夏园强暴沉默的孩子,在孩子闪光的脸上认出自己癫狂的面孔。痛苦呀,窗前的傍晚,当一副阴森的骨骼,死亡踏出紫色的花朵。哦,塔楼和钟声;夜的阴影漠然降临到他的身上。

    没有谁爱过他。谎言和淫乱曾在暮沉沉的房间焚毁他的头颅。妇人的长裙发出蓝色的赶 声,他随之凝固成石柱,门框里停立着母亲朦胧的身影。恶魔的影子升向他的头颅。哦,黑夜和星星。傍晚他随那怪物沿山坡走去;冰凉的山顶映着玫瑰色的晚霞,他的心悄悄沉吟在暮霭里。狂卷的冷杉沉沉压向他们头顶,红色的猎人走出树林。黑夜降临,他的心晶莹破碎,黑暗撞击他的前额。在光秃秃的橡树下他用冰凉的手扼杀一只野猫。一位天使的白色身影在右边闪现并发出哀怨,怪物的影子在黑暗中膨胀。但当他举起一块石头向怪物砸去,怪物嚎叫逃窜,天使温柔的面孔随一声叹息消失在树影里。他久久躺在多石的田野上并惊奇地望着金色的星空。迫于蝙蝠的追逐,他继续坠入黑暗。他屏住呼吸走进凋敝的家园。一只野兽,他在院子里渴饮蓝色的井水,直到全身冰凉。他昏沉沉地坐在冰冷的楼梯上,对上帝发怒,几欲死去。哦,恐惧灰色的面孔,那一刻,他抬起圆圆的眼睛注视咽喉割裂的鸽子。掠过陌生的楼梯他遇见一个犹太女孩,抓向她黑色的长发并占有她的嘴。她怀着敌意随他穿过阴暗的巷道,尖利的声音撕裂他的耳朵。一个看管圣器的男童,他随沉默的祭司悄悄走过秋天的墙垣;在干枯的树下他陶醉地呼吸那令人敬仰的衣衫的猩红。哦,一轮凋残的红日。甜蜜的痛楚耗竭他的肉体。在一间荒凉的穿廊他觉得自己血淋淋的形象沾满污秽。他更深地爱那些崇高的石头建筑;钟塔,带着地狱的假面隐隐耸入蓝色的星空;清凉的坟墓,里面珍藏着人的火红的心。惨哉,难以言喻的罪孽,它昭示那颗心。可当他沉思燃烧的心,沿着光秃秃的树走下秋天的河流,他眼前闪现出一个身披粗呢大衣的魔鬼,喷火的魔鬼,妹妹。醒来的时候星星陨灭于他们的头颅。

    哦,被诅咒的种族。一旦那种命运完成于被玷污的房间,死亡就会以霉烂的步伐跨进家门。哦,但愿外面是春天,一只可爱的小鸟在花枝间歌唱。可是稀疏的绿叶正在夜族的窗前灰蒙蒙地枯萎,滴血的心仍在寻思恶。哦,沉思者暮沉沉的春天之路。愈加公正地令他欣喜:开花的灌木丛,农夫幼嫩的种子和歌唱的小鸟,上帝柔和的造物;晚钟和人们美丽的教区。但愿他忘却他的命运和苦难的毒钩。小溪自由泛绿,他的脚步在那里银闪闪游荡,一棵絮语的树在他癫狂的头顶沙沙作响。于是他用纤细的手拾起蛇,他的心已融入滚滚热泪。崇高是树林的沉默,泛绿的昏暗和沼泽地的小鸟,在黑夜降临的时候拍翅飞去。哦,颤栗,当那只小鸟醒悟自己的罪孽,踏上荆棘的小径。因为他曾经在刺丛中发现孩子的白色身影,孩子流着鲜血,在新郎的翕动之后。而他葬身于孩子坚硬的长发,哑寂而痛苦地站在她身前,面对那身影。哦,神采奕奕的天使被紫色的夜风吹散。他彻夜住在晶莹的洞穴里,麻风在他的前额银闪闪膨胀。一个影子,他走下羊肠小道,头上是秋天的星星。雪花飘落,蓝色的幽暗笼罩着家。一个盲人,父亲严厉的声音铿然响起并召来恐惧。惨哉,女人躬曲的身影。果实和器皿腐烂在惊恐的种族凝固的手掌之中。一只狼撕碎第一个孩子,姐妹们逃入昏暗的花园,逃向瘦骨嶙峋的白发老人。一个癫狂的先知,那人在坍塌的墙边歌吟,上帝之风吞噬了他的歌声。哦,死亡的快感。哦,阴暗的种族的后代。血统的恶之花此刻银闪闪地映在那孩子的太阳穴上,冷冷的月光映在他眦裂的眼睛里。哦,夜族;哦,被诅咒的一族。

    沉睡的昏暗的毒汁中,梦见星星和母亲白色的面孔,岩石般的面孔。苦涩的死亡,负罪者的寒食;尘土的面目早已在种族的褐色枝间随狞笑化为齑粉。可那人曾经在接骨木的绿荫里轻轻歌唱,当他从恶梦中醒来;甜美的游伴,一位玫瑰色的天使来到他身旁,于是他,一只温顺的兽,向着夜睡去;他看见星星纯洁的面孔。夏天来临,金黄的向日葵垂过花园的篱笆。哦,蜜蜂的辛劳和胡桃树的绿叶;呼啸而去的暴风雨。罂粟花也银闪闪开放,在绿色的荚里结出我们朦胧的星梦。哦,当父亲隐入黑暗,家多么寂静。紫色的果实在树上成熟,园丁活动坚硬的手掌;哦,闪闪阳光下的粗呢标记。但死者的影子在傍晚默默加入同类哀悼的圈子,他的跫音晶莹地穿过树林前面的绿草地。那些沉默者汇聚在餐桌旁;垂死者用腊样的手撕开面包,滴血的面包。惨哉,妹妹岩石般的眼睛,就餐的时候她的癫狂踏上了哥哥朦胧的前额,面包在母亲痛苦的手中化为石头。哦,腐烂者,那一刻他们用银色的舌头令地狱沉默。于是灯盏熄灭在清凉的房间,受苦的人们透过紫色的面罩默默相望。哗哗的大雨彻夜未停,田野顿时凉爽。荆棘的荒原上昏暗者追随庄稼地泛黄的小径,云雀的歌声和绿枝柔和的寂静,似乎找到安宁。哦,村庄和苔藓的石阶,燃烧的景象。可是此刻脚步象牙般晃过树林边沉睡的蛇,耳朵始终追随着山鹰的嘶鸣。他曾经在傍晚发现岩石的荒凉和为一个死者送葬,送入父亲昏暗的家。紫色的云阴蔽了他的头颅,乃至他默默袭向他自己的血肉和肖像,一个朦胧的面孔;像石头一样沉入虚空,那一刻一个垂死的少年,妹妹出现在破碎的镜中;黑夜吞没了被诅咒的种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