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克尔的散文诗

听从鼓

暗暗
注册
2003-11-03
消息
871
点数
0
  • 孤 独

    1
    再也没有什么打破孤独之沉默。云朵缓缓飘过幽暗、古老的树梢,映在绿如蓝的湖水里,湖像深渊。仿佛沉浸于悲哀的委身,湖面风平浪静,沉睡着――朝朝暮暮。
    沉寂的湖心,城堡破败的塔楼和尖顶高耸入云。荒草蔓过裂缝的黑墙,阳光从失明的圆窗反射回来。鸽子盘旋于阴郁昏暗的庭院,寻找墙缝里的栖身处。
    鸽群好像老是害怕什么,它们惶惶不安地飞行,疾速掠过窗前。下面院子里喷泉汩汩,轻悄悦耳。偶尔有干渴的鸽子落到青铜承水盘上。
    有时候,一阵沉闷的热风刮过狭窄、积尘的穿廊,蝙蝠拍翅惊飞。此外没有谁来打搅这深深的寂静。
    可是房间已积满灰尘,黑乎乎的!高高的天花板,光秃秃的墙壁,冷冷清清,只塞满死沉沉的物件。偶尔失明的窗门透进一道微弱的光亮,随即被黑暗吞没。这里的往昔已经死去。
    往昔已经在某一天凝固在一朵唯一的畸形的玫瑰里。时光漫不经心地流过这玫瑰的虚空。
    孤独之沉默笼罩一切。

    2
    再也没有谁能够侵入公园。树枝缠着树枝,盘绕得严严实实,整个公园不啻是一个唯一的庞大的生命体。
    永恒的夜积压在巨大的叶棚之下。深深的沉默!空中瘴气弥漫。
    但有时公园从沉重的梦中醒来。于是涌出不绝如缕的回忆;清凉的星夜;深藏的隐秘处,它曾在那里窃听狂热的亲吻和拥抱;壮丽辉煌的夏夜,月光在黑色的土地上变幻出迷乱的景象;妩媚风流的情侣,叶棚下款款漫步,互相倾诉甜蜜而疯狂的情语,露出纯真的允诺的微笑。
    随后公园再度沉入死睡。
    水波摇动山毛榉和杉树的影子,湖底传来低沉忧伤的话语。
    天鹅穿过闪亮的浪潮,缓缓地、凝重地、僵硬地挺直修长的脖颈。它们远去了!环绕死沉沉的城堡!朝朝暮暮!
    苍白的百合花静立在湖边刺目的草丛中。水中的倒影比花儿更苍白。
    一些花死去,另一些又浮出水面。花儿像女人僵死的小手。
    好奇的大鱼睁着呆呆的玻璃眼,围着苍白的花儿转来转去,随后又潜入水底――悄无声息!
    孤独之沉默笼罩一切。

    3
    在那边塔楼上,伯爵独自坐在一个宽大的房间里。朝朝暮暮。
    他目送云朵飘过树梢,晶莹闪亮。他喜欢望云,当夕阳西下映红云朵的时候。他聆听高空传来的声音:一只飞过塔楼的小鸟的啼唤,或大风的呼啸,当他打扫城堡的时候。
    他望着公园睡去,郁闷而沉重,望着天鹅穿过闪烁的浪潮――浪潮环涌城堡。朝朝暮暮!
    湖水闪耀着绿如蓝的波光。可水里映着飘过城堡的云朵;云影随浪潮一耀一闪,像云朵一样绚丽、纯净。水中的百合花向他招手,就像女人僵死的小手,花儿随沉吟的风声摇曳不定,沉浸在忧郁的梦中。
    可怜的伯爵注视着身边渐渐死去的一切,像一个迷惘的孩子,厄运当头,他再也没有力量活下去,他正在消逝,像一个晌午的影子。
    他只是聆听自己灵魂的忧伤的小调:往昔!
    傍晚的时候,他点燃他那盏覆满烟炱的老油灯,读泛黄的壮烈书卷,读往昔的辉煌伟大。
    他读呀读――用一颗炽热的吟咏的心,一直到他无缘相属的现实归于沉灭。往昔的影子升起来了――巨大无比。他在生活,这极其美妙的生活属于他的先辈。
    多少个夜里,风暴狂卷塔楼,墙垣的基石隆隆震响,鸟群在他的窗前尖声惊叫,这时有一种无名的悲哀涌上伯爵心头。
    厄运沉沉压在他那百年衰老、疲惫的灵魂上。
    他把他的脸紧紧贴住窗门,凝视黑夜。此时他觉得一切皆如大梦,阴森诡异!令人惊骇。他听见风暴狂啸,席卷城堡,仿佛意欲荡涤一切死去的,把它们抛散在空中。
    可是,当黑夜纷乱的假象消沉隐去,一如魔法召来的幻影――孤独之沉默再度笼罩一切。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