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看] 寻找女儿

lsrly98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2-21
消息
87
点数
0
  • 女儿留下的衣饰物品带着过去岁月的痕迹,音容笑貌像蒙了一层雾。但“爸爸妈妈”确实挥之不去!照相机虽然把那年轻生命一瞬一瞬地凝固下来,那还是一种有相(佛语,有相皆虚);那种无相的要从她自己创造的一种珍惜记忆的最好方法????“家信”里去找。我不得不在她的百封的家信中拿出这两篇:我在这里发现女儿是活生生的,中学、大学她都是同学们心目中的美女,其实那仅仅是“她所”,她的真如本性却在这里!

    爸爸妈妈
    感觉似乎有日子没写信了,我必须利用睡午觉的时间疾书。昨天躺在床上看了一段《冰心自传》读到写母亲
    的那部分格外地感动,突然想到不写家信实在是不应该,爸爸妈妈一定是天天在惦记着我。而且5月10日是母亲节,我也忘了怎样表示一下,女儿深表歉意!
    五一你们给我送来了最大的幸福,以后的日子似乎挺忙的,忙着应付一个个的考试,连体育理论也跟着凑热闹,又不得不看,我几乎每星期都制订一个计划,但实施与否却不一定。
    昨天晚上碰见了G,他五一也去了苏州,花的是自己的钱,他倒卖磁带赚了几百。他说,现在花家里的钱心不安,所以自己挣。其实我也想啊!男生就是能折腾,可是没有适合我干的,我只有省着点儿花。
    说到钱,这几天又花了不少,我买了一本《C语言上机指导》十二块五;报名计算机考级又交了四十三块,哎呀,钱怎么这么不劲花?
    上周六,我干了一件自以为很惬意的事。电话里没敢说,怕妈妈又担心这担心那。但想来想去实在是爽!又忍不住要说了。那天上午我不是上了四小时机吗,头昏眼花,累得半死。下午C来找我去爬山,嘿嘿,我们就去了。就是五一你们来的时候,咱们三口一起走,我爸进的那座山。我们先是从我爸走的那地方进的,顺着土台阶上去,很好走,可走了没多远就下坡了,然后就豁然开朗,看到了“世外桃源” 里面有人家,种着大片的月季和不知名的东西;还有一口井,我想了想觉得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井呢!
    虽然景致不错,但仍觉得不过瘾,于是我们又退了出去,沿着后面的一条小经走;那儿,估计是东大的边界了,因为我已看到不远处的围墙。不过我们并不死心,坚信有路可以上山,两边的野花抖动着,突然窜出一只野兔,平常人总说,你比兔子跑得还快,这回我可看见了;还有成片的植物我都叫不出名,但可以肯定是人工种的。我发现我仅仅是到了这个并不算是大自然的小土丘,就这么兴奋,真是百般的无知!你们知道最让我感兴趣的是什么吗?????蒲公英。我从没真真实实地将它拿在手中,然后吹散它们,我觉得有趣又过瘾;一路上,凡见到蒲公英我都要伸手去摘;我除了月季什么都不认识;这一路我“这是什么?”“那是什么?”问个不停,原来我跟小孩子一样无知啊!
    不知不觉我们走进了一片高高的玉米地,小心翼翼地穿过去,前面是山坡,似乎有路又似乎没路;换句话说,那是被踩出来的路又被新的植物覆盖了,我觉得我们是在“披荆斩棘” 爬上去发现了电线杆,终于确定这该是有人的地方了;又果断地跨过了一道一米多宽的水沟(里面没有水,一米多深),没走几步眼前便一亮,啊!一片开阔的草地,纵横着几条水冲的沟壑,放眼望去,能看见远处的山,灰朦朦的天也变得可爱了。转过身来,金坛院,真知馆也不过就在脚下;自以为走得很辛苦,走了很远,却原来不过如此。人就是这样!
    突然,传来劈劈啪啪的响声,几秒钟之后才恍然,下雨了!老天真会开玩笑,偏偏在我们走到这开阔地的时候才下雨,四周几乎没有树,我们只好躲在一颗小树下,可是小树一点作为也没有,小树和我们的头发湿得开始滴水了。C脱下衣服给我,我不要,何必追求这种形式?其实,我是很开心的!这么狼狈又这么浪漫,在斗室里的人怎能体会?我们在树下若无其事地聊天,也骂骂天气。十分钟后雨停了,我们才从一个很顺但很泥泞的路下去;鞋和裤子都加重了,终于走到大路上的时候,我们都开始大笑,笑对方也笑自己的狼狈相。
    总的说来感觉很棒!我发现玩儿得好不好也不在乎去了什么名胜,更不在花了多少钱,穷学生也会自找乐趣,我后悔那几天没和爸爸一起去爬山。
    你们看,写家信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一写起来就洋洋洒洒,要说换了我爸爸的大笔划还指不定得钉成小册子啊,嘿嘿!
    昨天,体育课上又新学了一套健美操,没学两节老师就让我领操了。T说“玉儿不管在哪个体育老师的眼里都是优秀生,不像我,小脑不发达”我当然爱听,不过我在想,我最好在所有老师眼里都是好样的!
    生活就是这样忙碌,枯燥,充实,快乐。。。。。我也说不清。偶尔我也会想到我还有准备高考的弟弟,哎,都挺不易的,努力吧!
    女儿刘莹
    98.5.12 中午
    校园里的那座土山我上去过,除了相恋的年轻人为避开众目睽睽算是个好地方之外,真的没什么。而女儿的感受却是那样与众不同。那些花上几天、几百元领略一下黄山胜景的人也不一定能写出这样绘声绘色的感受!她手持蒲公英的长茎,鼓起双腮使劲一吹,无数的小伞飘散开去,各自寻找自己的安身之处去了。真像她自己,飘然而来飘然而去。。。。。。上了大学的莘莘学子还做着儿时的游戏。她那么兴奋、那么自我陶醉、那么容易满足、她那么爱脚下的小花野草,在这普普通通的土丘上她能捡起别人看不见的浪漫。幼稚无邪得可爱!现在我再细细的读来发现女儿有一颗未被污染的心,就像我这次去北京云蒙山上看那清透的水就让我不由自主地捧起来吻一吻。这才是真实的她,她也有烦恼、焦虑、不安但那是暂时的表面的;她的矜持、她的热情、她的舞姿、她的琴声、她的学问包装着一颗纯净的心。

    爸爸妈妈:
    你们好!
    你们一天天那么忙,可以不写信,我却不能,因为电话实在说不清我想说的。
    这件事的决定对我来说是多么突然啊!可以说是在几分钟之内决定的。虽然,从高三开始就不断做“梦”,可是我真的是把它当作梦的。潜意识里也许更甘愿于过平稳的生活,因此我从来没有任何的实际行动。然而,我不得不想我的将来,我拿不定主意:这是其中一个费解的方程、最大的赌注。也许大输,也许大赢。我有这勇气吗。。。。。。于是,我迷茫、我烦躁!我过了一段“疯狂”“肆意”过分贪玩儿但实际是一片空白的日子,因为我没有找到目标。
    就在周一我和王佳闲聊,改变了我。我认真地计算了托(TOEFL)、寄(GRE)的进程安排,发现要么行动,要么放弃,刻不容缓。晚上和C说这事,没想到他更心急、更冲动,立即要报寒假班。我又怕了,心里没有准备。我做事不喜欢草草上阵;他说,就是要这样逼自己,否则永远没有动力。他的道理是不容推翻的!我妥协了。。。。。。可是他不明白我的心里。“钱!”,当然不单单是这600 元的报名费,是我走了第一步就要一直走下去,这需要你们付出多少我心里没底。。。。。。我非常非常顾虑这件事,我不愿意总是看着你们那么辛苦,我不放弃打工也是为这个。很可笑,是吧?杯水车薪,没用啊!这个顾虑在他面前我怎么能说出口?那天晚上,我很乱,但多半决定了,为你们的女儿赌一次吧!我早就知道你们会全力以赴的。
    第二天我碰到了吴军,一个北京人,暑假上了托福,马上考试;然后寒假上GRE,我就向他咨询了一下。他的建议也是上寒假班,说要在明年10月份考完GRE。并非常客气地说有事尽管找他。这样,我又坚定了。
    我们系在学校里可谓“寄托”一族了,我的决定也多半来自外界种种。妈妈说“井无压力不出油,人无压力轻飘飘”是吧!我做完这个决定觉得每天都过得充实,大家都是普通人,我也不会比他们差!
    昨天下午我们去了外文书店,回来后天气有点阴,很凉爽。我们站在教室的窗前,外面是一片灰蒙蒙的楼群。他说,希望有一天拥有一座楼,打开窗子能见到海;屋顶有个天台,上面种满了花,花香四溢;院子里有一个躺椅,躺在上面能品着浓香的咖啡。。。。。。很美啊!但我很清醒地知道:不行动,这永远是梦,汗水=拥有或者说汗水>拥有。所以,我没有沉浸在这幻想中。我说,:“从大三以后,每个女生都现实了,没有钱就没有浪漫,我也一样,我很现实。有些人喜欢享受现成的,直接找一个已有事业和金钱的人。我不一样,我在投一个成长股;我投我的感情股,期待有一天他成功了,我可以分享他的,但我同样有我自己的。我在双投,输了,我也没的说,毕竟走过了。这世界上比我傻的人,有!可也不多了。”他说,不会让我失望,哎!,可是我清醒了,我一步步走向未来;他也是,而每个人的轨道都是独立的。在未来和他这两个选择中,我也许不会选他;也许我自私,但是我是自我的。我演一场爱情剧给自己看,在角色里我是认认真真地演,我是在真唱。散场的时候,我会很理智。
    爸爸妈妈早安或是晚安
    女儿疾书
    99.9.16
    这封信写了她的愁、她的彷徨、她的抉择,女儿早就有“梦”并且有足够的实力,但她明白她已经到了要为爸爸妈妈做点什么的时候了。真是难为女儿了,那个时候我们一点也不苦,有这样的好女儿都幸福死了!这千字的家信加压浓缩就是一个“爱”字。她生命大树的根啊!爱父母,百爱之首,当然她就会爱同学、爱同事、爱工作,爱祖国。同学中有谁对爸爸妈妈有几句赞语,她心里就美滋滋的。只因为她得到太多的爱所以她知道爱别人,她知道一切需要自己去争取!她不像有的孩子一宠就不懂事了;她认真做每件事,过于认真就可定义为“傻”,其实更“傻”的是她爸爸,所以有这样的“傻”女儿,这使得她对周围邪恶的体验是零,即使是对她无理的人,她至多认为是缺乏一点教养罢了。
    如今,这环境的险恶真让人害怕!我不知道深圳是花园还是猪圈?反正报纸上说是花园,世界排名第八。我的女儿去深圳无非是想刚一工作就能拿可观的工资,然而鲜花栽在猪圈里。。。。。。佛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我不解那畜生面对仙子如何下得手?我也不解深圳警察对如此恶性案件的懈怠怎么对得起它们头上的盾牌?怎么面对善良百姓两年半的眼泪?
    事情已无法挽回,但我相信女儿没有死。因为在佛法看来根本就没有“死”这一说,只有轮回,只有涅磐;女儿属于那一种,在哪个层次?都是个迷。但有一点我相信:她很有能量,她总是能暗中扶助她亲爱的妈妈。。。。。。
    (选自liuyingdudu.netor.com)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