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 从西藏回来了(完结篇)

听荷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8-12
消息
102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 Re: 5月25

    最初由 waterwalker 发布
    5月25日 晴雨 夏克曲-那曲 100km

    路上还遇到了两个磕长头的藏民。我停在路边,静静地看着他们,连照相机都不敢拿出来,怕惊扰了他们。他们选择了这种五体投地的方式从家里走去拉萨。看他们衣衫褴褛,身无长物,但神情却是很安祥坚定。要有多大的毅力才能完成这样在旁人看来是苦不堪言的事情?信仰看来真的可以带给人无穷的精神力量。从西藏回家不久我去了一趟上海,看着大街上那些追求时尚精细到了毫发的人们,我又想起了这些磕长头的人。把自己交给物质和把自己交给精神一样,都可以从中得到快乐。我却两边都不靠,追求一些不知是理想还是幻想的东西,同时又没有完全摆脱物质世界的诱惑,就象生活在夹缝中。

    有幸去过西藏三次,虽然不象楼主般骑车单行阅尽无数风光风情风俗,感慨却是相同.犹记在灵芝到拉萨路上遇见两个磕长头的藏民,他们匍匐在地,一步一磕,据说他们从康定出发已经磕了八个月了,还有五个月才能到达布达拉宫.看着身无长物却专注虔诚的他们,看着这藉着修行让自己的心灵安定的人们,我除了对宗教那激发人类狂热激情与克服恐惧的力量心生景仰外,更多的却是疑问和羡慕,为什么大多数民族都有自己的信仰,可是纵观华夏文明的古今却找不到一个至高无上的神?如果有一天,我肯全无杂质的去坚守一种信念,是不是我也能于乱象丛生中求得心的安宁?两边都靠不住,大概就是生为凡人的我们的悲哀吧.
     

    听荷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8-12
    消息
    102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送张天湖的照片,给同去西藏朝圣的朋友
     

    waterwalker

    知名会员
    VIP
    注册
    2003-03-27
    消息
    1,365
    荣誉分数
    29
    声望点数
    158
    Re: Re: 5月25

    最初由 听荷 发布


    有幸去过西藏三次,虽然不象楼主般骑车单行阅尽无数风光风情风俗,感慨却是相同.犹记在灵芝到拉萨路上遇见两个磕长头的藏民,他们匍匐在地,一步一磕,据说他们从康定出发已经磕了八个月了,还有五个月才能到达布达拉宫.看着身无长物却专注虔诚的他们,看着这藉着修行让自己的心灵安定的人们,我除了对宗教那激发人类狂热激情与克服恐惧的力量心生景仰外,更多的却是疑问和羡慕,为什么大多数民族都有自己的信仰,可是纵观华夏文明的古今却找不到一个至高无上的神?如果有一天,我肯全无杂质的去坚守一种信念,是不是我也能于乱象丛生中求得心的安宁?两边都靠不住,大概就是生为凡人的我们的悲哀吧.
    真是一模一样的感慨。
     

    pingo

    Moderator
    管理成员
    注册
    2004-10-13
    消息
    127
    荣誉分数
    7
    声望点数
    148
    Waterwalker - Your adventure brought me back to the time when I was doing permafrost research on the Xi Zang Plateau. Our research institute is based in Lanzhou (Lanzhou Institute of Glaciology and Geocryology) and it has a building (research station) at Golmud. I have been to the plateau four time and to Lhasa only once. Our research sites were along the Qinghai-Xizang Highway corridor - places like Xi Da Tan, Kunlun Shan Pass, Bu Dong Quan, Wu Dao Liang, Feng Huo Shan, etc.


    Congratulations on such a successful adventure, well done.
     

    waterwalker

    知名会员
    VIP
    注册
    2003-03-27
    消息
    1,365
    荣誉分数
    29
    声望点数
    158
    最初由 pingo 发布
    Waterwalker - Your adventure brought me back to the time when I was doing permafrost research on the Xi Zang Plateau. Our research institute is based in Lanzhou (Lanzhou Institute of Glaciology and Geocryology) and it has a building (research station) at Golmud. I have been to the plateau four time and to Lhasa only once. Our research sites were along the Qinghai-Xizang Highway corridor - places like Xi Da Tan, Kunlun Shan Pass, Bu Dong Quan, Wu Dao Liang, Feng Huo Shan, etc.


    Congratulations on such a successful adventure, well done.
    Thanks.
     

    pants

    人类进化先知
    注册
    2005-09-11
    消息
    194
    荣誉分数
    1
    声望点数
    128
    此贴看来乃楼主骄傲及心血之作。

    不怕砖头提些意见:
    应该总结一下这次历程的经验和教训,让后去者能得到宝贵的经验,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损失等等
     

    waterwalker

    知名会员
    VIP
    注册
    2003-03-27
    消息
    1,365
    荣誉分数
    29
    声望点数
    158
    最初由 pants 发布
    此贴看来乃楼主骄傲及心血之作。

    不怕砖头提些意见:
    应该总结一下这次历程的经验和教训,让后去者能得到宝贵的经验,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损失等等
    谢谢你的宝贵意见。

    骄傲谈不上,信马由缰跑了一趟,写下来只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下。也不是心血之作,只不过是一些琐碎的记忆。
     

    LonelyPlanet

    新手上路
    注册
    2005-04-22
    消息
    98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最初由 dingdingdang 发布
    看到这游记,又勾起我想去西藏的心思.西藏曾经是我唯一的旅游梦想.去了新疆和香格里拉后,人说不用去西藏了,该有的都看过了.我也确实打消了念头.新疆之美的震撼让我觉得一辈子不会忘记旅程中的点点滴滴,等我以为忘记了,一篇游记又让我看到似曾相识的曾经的欣喜与感动.喇嘛的照片让我想起一个人置身几百个下早课一涌而出的喇嘛之间时,傻呆呆地居然忘了照相,又或者正象楼主所记看到磕长头的人那样,不敢惊扰.自己当初看到磕长头的时候连多看两眼都不敢,怕亵渎了虔诚.什么时候能去西藏呢,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心境,但愿等我真正去的时候还有当初的那份心情,西藏仍然是心中的梦
    那就来几张新疆和香格里拉的照相和片断,也让大家一同饱饱眼福,一起开始做去西藏的梦?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