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 改为“无题”比较好

roaring mouse

新手上路
注册
2006-03-27
消息
2,552
荣誉分数
29
声望点数
0
所在地
嘉丽市
如此灾难性的失败,以至于我为中国让它走出国门而惊奇

         ・翊 力・

陈凯歌的大作《无极》历尽艰辛在美国上映后,一向对亚洲电影很客气的评论界恶评如潮,极尽挖苦之能事。说得过去的好评只占三成不到。我印象里这是中国电影在海外遭难最惨的一次。想当年《霸王别姬》在海外大奏凯歌,国人还骂陈凯歌是高等华人,专拍电影哄外国评论家。这次海内外观点似乎统一了。就选一些最“难以下咽”的翻译出来给大家听听。不必太当真,评论家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权当笑话听罢。

“你难以想到拍出《黄土地》和《边走边唱》的同一个第五代导演在此时堕落,
以此种闲混面对自己”。
--Michael Atkinson,VILLAGE VOICE

“电影式的乱七八糟”。
--Roger Ebert,CHICAGO SUN-TIMES

“《无极》运用令人发笑的电脑特技和二流武打,费解的讲了一个公主和她三个
情人的故事”。
--V.A Musetto,NEW YORK POST

“即使是臆想,也须有个国际通行的逻辑”。
--Robert Koehler,VARIETY

“充斥着狂乱的断裂和武断的情节,难以与观众的心灵和思维沟通”。
--Stephen Hunter,WASHINGTON POST

“拙劣的电脑特技将陈的武打梦降格为漫画”。
--Kirk Honeycutt,HOLLYWOOD REPORTER

“过度修饰和廉价欺骗”。
--Bob Strauss,LOS ANGELES DAILY NEWS

“《无极》发生在艺术导演统治世界的几百甚至几千年前”。
--Michael Phillps,CHICAGO TRIBUNE

“缀满了客气地说是傻气,不客气地说是愚蠢的情节”。
--Ruthe Stein,SAN FRANCISCO CHRONICLE

“它显示出有才华的中国导演正在被电脑特技引入歧图”。
--Ty Burr,BOSTON GLOBE

“为体裁的最低要求勉强交卷”。
--Chris Barsanti,FILMCRITIC.COM

“豪华的丝绸尿布,如此粗陋地讲述神话以至于看上去幼稚”。
--David Elliott,SAN DIEGO UNION-TRIBUNE

“远远不如自称的那么好”。
--Eric Lurio,GREENWICH VILLAGE GAZETTE

“一个被诅咒的公主,一个失足青年,一些出自世界级导演之手的最差的特技”。
--John Anderson,NEWSDAY

“庸俗眼光看着象艺术的垃圾”。
--Rubin Safaya,CINEMALOGUE,COM

“人们只能希望陈把此片作为学习经验,回到当初为他赢得名声的那种做为中去”。
--Wade Major BOXOFFICE MAGAZINE

“几乎所有方面都支离破碎”。
--Jon Popick,PLANET SICKBOY

“在版权允许范围内,从《十面埋伏》里盗取尽量多的东西”。
--Nicholas Schager,SLANT MAGAZINE

“象影像棉花糖”。
Frank Swietek,ONE GUY'S OPINION

“可能是《卧虎藏龙》的众多追随者中最令人难以满意的”。
--Jeff vice,DESERET NEWS,SALT LAKE CITY

“彻底的过火,从烂到极致的假发到明显的电脑打斗,完全与意愿相悖的娱乐”。
--E!ONLINE

“《无极》有极致的视觉效果,那里的樱花永远盛开,但电影被结巴的故事讲述和
垃圾特技所伤”。
--Chris Hewitt (St.Paul),
ST.PAUL PIONEER PRESS

“说到底,是熟识材料的又一个版本”。
--David Kaplan,KAPLAN VS.KAPLAN

“这个失败的武打爱情剧《无极》是陈凯歌在他的最新史诗中当众堕落”。
--Laura Kelly,SOUTH FLORIDA 
SUN-SENTINEL

“豪华与美的程度相当于一麻袋假鼻子的傻气”。
--Shawn Levy,OREGONIAN

“制片应把巨资的一部分投入到对剧本的修改”。
--Colin Covert,MINNEAPOLIS STAR TRIBUNE

“表演过火可以原谅,不知所云的情节则不可原谅”。
James Berardinelli,REELVIEWS

“关于命运和野心受挫的一个乱糟糟的童话”。
--Jeanne Aufmuth,PALO ALTO WEEKLY

“道具兵器,假发,高尚音乐,过火表演,苍白的对话,
不合理的铺张布景和绕了半天弯子还是俗套的情节”。
--Peter Canavese,GROUCHO REVIEWS

“思想混乱,卡通式”。
--Harvey S.Karten,COMPUSERVE

“如果(观众)对剧中任何角色从始至终都无动于衷,
那漂亮的服装,铺张的打斗,爱情的假象又能起多大作用呢”?
--Dan Fienberg,ZAP2IT.COM

“如此灾难性的失败,以至于我为中国让它走出国门而惊奇”。
--Phil Hall,EDGE BOSTON

□ 读者投稿
 

roaring mouse

新手上路
注册
2006-03-27
消息
2,552
荣誉分数
29
声望点数
0
所在地
嘉丽市
Re:weird email

Subject: Know what money you are carrying! You will see why as you read...it shows you how to avoid a potential kidnapping or serial killer....read this please.

Be sure every lady is aware of this . Share with it your wife and
daughters. Know what money you are carrying..

This was the first I have heard of a scheme like this..... I wanted to
pass it along. Be safe! Something very serious to pay attention to.

Criminals are coming up with craftier, less threatening methods of attack,
so we have to be extra cautious. Read on.. I live in Alexandria , VA , but I
often work in Lafayette , LA , staying with friends when I'm there. As you
know from America 's Most Wanted TV program, as well as the news media,
there is a serial killer in the Lafayette area. I just want to let you
know about an "incident" that happened to me a few weeks ago, and could
have been deadly.

At first I didn't go to the police or anyone with it because I didn't
realize how serious this encounter was. But since I work in a jail and I
told a few people about it, it wasn't long before I was paraded into
Internal Affairs to tell them my story. It was approximately 5:15 a.m. in
Opelousas , La. I had stayed with a friend there and was on my way to work.


I stopped at the Exxon/Blimpie Pie station to get gas. I got $10 gas and
a Diet Coke. I took into the store two $5 bills and one $1 bill (just
enough to get my stuff).

As I pulled away from the store, a man approached my truck from the
back side of the store (an unlit area). He was an "approachable-looking"
man
(clean cut, clean shaven, dressed well, etc.).

He walked up to my window and knocked. Since I'm very paranoid and "always
looking for the rapist or killer," I didn't open the window
...
I just asked what he wanted. He raised a $5 bill to my window and said,
"You dropped this." Since I knew I had gone into the store with a certain
amount of money, I knew I didn't drop it.

When I told him it wasn't mine, he began hitting the window and door,
screaming at me to open my door, and insisting that I had dropped the
money! At that point, I just drove away as fast as I could. After talking
to the Internal Affairs Department and describing the man I saw, and the
way he escalated from calm and polite to angry and volatile....it was
determined that I could have possibly encountered the serial killer
myself.

Up to this point, it had been unclear as to how he had gained access to
his victims, since there has been no evidence of forced entry into
victim's homes, cars, etc. And the fact that he has been attacking in the
daytime, when women are less likely to have their guard up, means he is
pretty BOLD.

So think about it...what gesture is nicer than returning money to someone
that dropped it?????

How many times would you have opened your window (or door) to get your
money and say thank you.... because if the person is kind enough to return
something to you, then he can't really be a threat....can he???? Please be
cautious! This might not have been the serial killer... but anyone that
gets that angry over someone not accepting money from them, can't have
honorable intention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to note is that his
reaction was NOT WHAT I EXPECTED! A total surprise! But what might have
happened if I had opened my door? I shudder to think!

Forward this to everyone you know...maybe they can be as fortunate
as I was!

P.S. Ladies, really DO forward this to EVERYONE you know Even if this man
wasn't a serial killer, he looked nice, he seemed polite, he was
apparently doing an act of kindness, but HE WAS NOT A NICE PERSON!!!

Men send it to all the women in your life. What you do today is important
because you are exchanging a day of your life for it. Make it a good one!
 

springxxq

新手上路
注册
2005-08-27
消息
31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根本没什么上帝!人类的生活要人类自己负责。

我相信人类的终极不是共产主义就是毁灭。

所以生物的最终目的就繁殖和存在,所以希望已经发展出思想的人类能够意识到和平的重要性,向更好的世界努力。千万不要毁灭。
 

农夫

知名会员
注册
2005-07-28
消息
1,656
荣誉分数
9
声望点数
148
最初由 springxxq 发布
根本没什么上帝!人类的生活要人类自己负责。

我相信人类的终极不是共产主义就是毁灭。

所以生物的最终目的就繁殖和存在,所以希望已经发展出思想的人类能够意识到和平的重要性,向更好的世界努力。千万不要毁灭。
既然事情有“人类的终极不是共产主义就是毁灭”那么严重,那么请问什么是共产主义?
 

登路

新手上路
注册
2005-09-20
消息
530
荣誉分数
1
声望点数
0
最初由 农民工 发布


既然事情有“人类的终极不是共产主义就是毁灭”那么严重,那么请问什么是共产主义?
你可以问你的神,啥是共产主义?你的神不是啥都知道嘛?
 

roaring mouse

新手上路
注册
2006-03-27
消息
2,552
荣誉分数
29
声望点数
0
所在地
嘉丽市
最初由 农民工 发布


既然事情有“人类的终极不是共产主义就是毁灭”那么严重,那么请问什么是共产主义?
no poverty
no war
no discrimination
equality
no corporate greed
no death
no illness
no doctors
no lawers
no cars
no 农民工

Utopian communism
 

roaring mouse

新手上路
注册
2006-03-27
消息
2,552
荣誉分数
29
声望点数
0
所在地
嘉丽市
宝宝一出世就「债台高筑」?没错,由于美国政府入不敷出,造成赤字问题日益严重,平均每人要承担15.6万美元的「债务」,这比2000年的7.2万增加超过1倍。至于美国的「债主」仍然以日本独??头,但是中国所?的份量越来越重,不免让美国人担心「万一中国撤资,美国怎么办」?

  美国主计长华克(David Walker)22日在美国记者基金会主办的「美国不可负担的未来」研习会中指出,事实上美国50个州当中,除了佛蒙的财政预算案有盈馀之外,其他49州皆面对赤字问题。

  华克分析,而联邦政府的赤字之所以越来越大,主要是开支巨增和税收大减两个原因所致。

  他说,由于收支不平衡,造成人均负债额从2000年的7.2万,激增到2005年的15.6万?全职员工每人的负债额从16.5万增加到37.5万。他说,如果政府不及时改变方针,我们的下一代就要承担更大的财务负担。


that means I am already $460000 in debt.
 

假农民工

新手上路
注册
2006-05-18
消息
943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布什的接见与培植洋奴



钟关平 


当许多善良的中国人还不知晓美国最近有个“转型外交”,或者知道有这个玩意儿但还没弄明白它对我国有什么危害的时候,美国总统以“大胆”的举动,亲自“现身说法”了。

5月11日小布什率副总统切尼、国务卿赖斯、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海德、白宫幕僚长波顿、白宫首席撰稿人葛尔森和白宫新发言人史诺等一干人马,在白宫接见了来自中国的三个铁杆洋奴、汉奸兼反共分子,他们是自由职业者余杰、讲师王怡和律师李柏光。

宗教外衣藏不住的狐狸尾巴

尽管小布什总统与被接见的中国三个汉奸,都披着宗教的外衣,然而,狐狸的尾巴总是藏不住的。

海外有一家反华网站叫《看中国》,它在5月12日的一则报道中,就把美国总统与中国汉奸之间的政治交易全盘端了出来。现摘出几段,也算作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吧。

布什:谢谢各位的光临。这是我私人的会客室。我通常在这里接待我个人的朋友,我曾经在这里两次会见了达赖喇嘛。你们是勇敢的人,是我的朋友,我很荣幸在这里会见你们。我非常愿意倾听你们的声音,你们的信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余杰:首先,非常感谢总统先生安排这次会见。我们刚刚在您的家乡米德兰完成一次圣经课程的学习,我发现那里有许多虔诚的基督徒,他们还不遗余力地帮助中国的基督徒争取信仰的自由。

布什:太好了,我的祖籍虽然不在米德兰,但我在那里长大,我的信仰和价值观在那里形成,我相信耶稣基督,相信自由……

余杰:阿门。上帝早有奇妙的安排,要通过小小的米德兰将福音传到庞大的中国。近十多年来,中国基督徒的数量迅速增长到数千万人,中国几乎没有人相信共产主义。年轻的一代异议作家、人权律师、新闻记者、画家、音乐家纷纷受洗归主,包括我们在座的三位。

布什:你今年多大了?你成为基督徒是否经历了一个转折性的事件?

余杰:我今年三十三岁了。

布什总统:啊,你真年轻……

余杰: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事件的时候,我只有十六岁,但这一事件改变了我的一生。从此,我发誓要成为一个捍卫自由和人权的知识分子。……我们在上帝的引导下,用上帝的公义和慈爱,用非暴力的手段来改变中国。……中国的基督徒当中会有很多这样的勇士站出来捍卫信仰自由。美国政府支持他们,既符合上帝的公义,也符合美国的国家安全,美国再也不能犯当年雅尔塔会议那样的错误了。

布什:……我坚持自由经济的观点。我认为美中贸易的拓展,必然会给中国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变化。开放的经济与自由的体制是相关的。……当然,我们不会因为贸易放弃对人权问题的关注。

余杰:里根总统因为埋葬了苏联东欧的共产制度而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帮助中国发生这种变化,也许是上帝给总统先生的历史使命。

布什(打了一个响指):啊,要是现在我能够将美国的油价降下来,我就成为美国的伟大总统了。我想问一个问题,我们怎样做才能够帮助你们呢?

余杰:我有三个建议。第一,在与中国领导人打交道的任何场合,都持续地、坚定地向他们表达对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的关注。

布什:是的,我们一直在这样做。……

余杰:是的,这样做很好。我的第二个建议是,美国驻华使馆可以定期邀请中国的家庭教会人士、异议作家、人权律师、新闻记者等聚会,以显示对他们的支持……

布什: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建议……

余杰:我的第三个建议是希望美国政府和国会对某些美国公司在中国行为有更多的约束和监控。比如互联网公司雅虎向中国警方提供个人资料,……雅虎公司的行为违背了美国的道德根基……

布什:我理解你的想法。……我相信这些公司会停止他们的错误行为。

报道说,谈话中布什还带领大家为中国的“家庭教会”及中国的“自由民主”祷告,鼓励他们“从地下走到地上”。

请看,布什与余杰的如此谈话,哪里还是什么宗教信仰问题,分明是打着宗教的幌子在商讨如何颠覆中国政权嘛!

就在这次谈话刚刚结束之后,那个奉命邀请余杰等人来美的“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牧师就说:布什总统的接见,是史无前例的,出乎意料。笔者认为,这话有点言过其实。利用宗教侵略别的国家、干涉别国内政是美国的老传统了,怎能说是“史无前例”呢?往远点说,鸦片战争以后,美国的统治者同其他西方帝国主义列强一样,高度重视宗教在侵华中的重要作用。从清朝与英国签订的第一个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到以后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几乎都有在华“自由传教”的内容。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各国的传教士,依靠不平等条约和大炮的保护,争先恐后窜进中国的边疆和内地。一百多年来这些传教士在中国建立教堂,网罗教徒,为西方资本主义在中国建立血腥的殖民统治效劳,起到了侵略者的大炮所不能起的作用。往近点说,布什的接见也算不上“史无前例”。前些年,克林顿当总统时,就接见过中国所谓“民运人士”魏京生,只不过那次接见没有打宗教的旗号罢了。新中国诞生以后,特别是改革开发以来,美国政府一直试图通过宗教渗透来影响我国人民的价值观,进而为其和平演变中国的政策服务。几年前,美国国务院的一份《美国支持宗教自由的政策:以基督教为重点》的文件,就直言不讳地承认:“我们对宗教自由的支持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力量的主要源泉,没有它我们简直无法领导”,“我们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工具,努力实现世界各地的社会和它们的当局改变。”近年来,美国基督教团体宣称,要“能够像打败苏联和东欧那样在中国打败社会主义”,提出要使中国“基督化”和“福音化”。美国政府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干的。小布什去年访华时,一到北京第一件事就是直奔缸瓦市教堂,是他对基督的虔诚吗?否。他在教堂对中国教民说:“一个健康社会,是对所有信仰张开双臂的社会,也让人民透过信仰表达自我。”“我希望中国政府不会因基督徒聚会而感到戒惧”。在北京的记者会上,小布什又强调中国政府应该给予人民更多的“社会、政治及宗教自由”,并说:“让社会、政治和宗教自由在中国滋长是十分重要的事,我们鼓励中国继续此种历史性的转型。”寥寥数语,就把他以宗教作为促使中国向资本主义“民主制度”“转型”的图谋暴露无遗。美国之音去年11月20日指出,布什的这些“敏感话题”――其中包括中国宗教自由――触及到了中国的政治改革问题。今年4月下旬,我国领导人访问美国时,小布什依然不忘大谈所谓“中国的宗教自由”问题。总而言之,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美国利用宗教对我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战略是不会改变的。对此,我国人民切不可麻痹大意。

历史的经验值得借鉴。新中国诞生不久,我们党和政府就对天主教会和耶稣教会中潜伏的帝国主义分子和反革命分子进行了清理,1950年,我国在基督教界开展了实行“自治、自养、自传”的“三自”反帝爱国运动,并成立了“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1957年,由于罗马教廷干涉我国天主教界的反帝爱国运动,我国天主教会宣布中国天主教会与罗马教廷脱离关系,并按着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方针,成立了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从而使西方国家企图利用宗教干涉我国内政的图谋被彻底粉碎了。这些成功的经验是我们的宝贵财富。

美国“转型外交”的依靠力量

美国帝国主义者清楚,若想达到西化、分化中国的目的,需要培植一大批中国内部的亲美西化分化分子、汉奸、洋奴和走狗,形成里应外合之势,才可得手。而那些世界观没有改造好的知识分子和共产党的叛徒则是帝国主义寻找的最为理想的对象――这也是美国“转型外交”的重要手段之一。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美国是不惜血本的。他们采取拉出去,打进来等手段,千方百计地拉拢我国知识分子和干部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加强对这些人的意识形态渗透和世界观、价值观的改造,以便让这些人充当他们和平演变中国的骨干力量和马前卒。这次被布什接见的三个人就是美国精心挑选出来的。这三个人,都是受过高等教育,并且都有反共、反社会主义、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劣迹。

余杰这个人,劣迹累累,早已是臭不可闻的人物。据美国“对华援助协会”的“档案资料”介绍,1973年出生的余杰。毕业于北大中文系,2000年获文学硕士学位。1998年起,余杰出版处女作《火与冰》和他后来的“抽屉文学”系列之二《铁屋中的喊》、《说,还是不说》以及评论文章《为自由而战》等,都是反对共产党、反对社会主义、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反动作品,其中充斥着近乎病态的崇美、媚美情调,由此受到国内外敌对势力的青睐和赏识,获得英文版《亚洲周刊》2000年度最佳评论奖,现被聘为中文独立笔会副会长、多家海外网站站长。2003年毛主席诞辰110周年的时候,余杰、刘晓波等一小撮帝国主义豢养的走狗们,疯狂地跳出来,演出一场所谓“呼吁迁移毛泽东遗体的公开签名活动”的闹剧。他们在这封“签名信”中,恶毒地污蔑毛泽东主席,攻击无产阶级专政,诋毁社会主义制度,否定共产党的领导。也是这个余杰,2001年美国间谍飞机在我海南岛海域挑衅、撞我飞机的事件发生后,他在境外发表文章,恶毒攻击中国人民的抗议活动是“借这一偶然事件的东风,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再次高涨。痛骂美国的爱国,其实才是真正的祸国殃民。” 他胡说:“从两年前的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到如今的飞机撞击事件,国人仇美心理逐步升级,让我忧虑……民众由仇恨美国的某一个领导人和利益集团,转而敌视美国实行的社会制度和美国奉行的价值观念。” “9•11”事件给余杰提供了巴结帝国主义、为美国统治者献媚的极好机会。余杰与包遵信、刘晓波等人联合写了一封《致布什总统和美国人民的公开信》,令人肉麻的表示他们对主子的忠心:“今夜,我们是美国人。愿上帝保佑美国!”2003年,美国发动了侵略伊拉克的战争,余杰与其同伙又是不失时机的发表了支持美国的“签名信”,无耻的把这种侵略行为美化成“解放伊拉克人民”。他还公开发表文章支持北大原副教授、兼有美国日本双料走狗的焦国标所鼓吹的“东亚共荣圈”汉奸言论。今年2月,余杰和王怡窜到澳大利亚,公开支持邪教,疯狂叫嚣“中央无胆量”,并疯狂鼓吹中国必须否定孙中山和毛泽东。在悉尼研究院,余杰演讲的题目是《中国“和平崛起”的谎言》,王怡演讲的题目是《地方主义与中国的政治转型》,从这两个讲演题目,我们完全可以知道这两个洋奴、汉奸拉的是什么粪蛋了。最近,余杰跑到北京一个大学去放毒,当场遭到许多爱国学生的质问和痛斥。有学生说:余杰这种人整天讲自己是什么“公共知识分子”,对政府和大众“要有独立性”,“要持批判态度”,怎么一见到洋政府(美国)和洋大人(布什)就骨头软了?可见他不过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帝国主义的哈巴狗而已。

被小布什接见的另外两个人,“对华援助协会”也做了介绍。说王怡是“当代自由主义思潮在70年代年轻学人中的代表人物”;李柏光“荣登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榜”。他们三个人,可以说是一丘之貉。

被美国总统接见的这三个洋奴、汉奸,现在似乎很是春风得意。且慢,还是请你们听一听网上代表中国人民的正义声音:

“余杰整个一个败类!一个汉奸!一个社会的残渣!一个典型的人民的敌人!一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这类东西还配谈历史?还配谈唯物?”“一嗅到合适的气候,牛鬼蛇神就都会自动跳出来了兴风作浪。这就是不可否定的阶级斗争,被镇压了的阶级是不会甘心自己的失败的。这种人必定是地富反坏右的余孽,无产阶级给它们下的历史定性是永远正确的。”“余杰这种人是代表被毛泽东所领导的劳动人民所推翻的地主资本家在说话。其拥护者也就是地主资本家的孝子贤孙。我们需要这样的反面教员,他可以使我们知道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被推翻的地主资本家的孝子贤孙还在梦想恢复他们失去的天堂。他们审判毛泽东,就是要审判跟毛泽东打天下的人,就是要像当年蒋介石那样屠杀革命人民。我们同余杰之流的斗争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 “恨毛泽东的人不止余杰一个,要审判毛泽东的人也不止余杰一个。当年蒋介石是最恨毛泽东,也最想要审判毛泽东的人。可是蒋介石有八百万军队,尚且奈何不得毛泽东,反而被毛泽东赶到了小小的台湾岛上。现在就凭一个小小的余杰,手无缚鸡之力,就想审判毛泽东,真是‘蚍蜉撼树谈何易’。真正该受到审判的应该是余杰,他的反毛泽东的言论已经违犯了我国的宪法。如果要发扬民主,广大劳动人民一定会把余杰这个可怜的跳梁小丑送到人民的审判台上。”

在这里,笔者也想对这几个年轻的汉奸说两句话:充当帝国主义的走狗和汉奸并不是一件好玩儿的角色,玩火者必自焚。当汉奸的人是绝不会有好下场的,迟早要受到人民的审判与历史的惩罚!

严重的教训

我们同帝国主义洋奴、汉奸和走狗的斗争现实,深深的教育了中国人民。这场斗争告诉人们,阶级斗争并没有熄灭。在国际,帝国主义依然亡我之心不死,时时都在妄图颠覆我国社会主义政权;在国内,地主资产阶级不甘心自己的失败,总想夺回他们失去的天堂。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内外的敌对势力错误地估计形势,以为机会来了,于是洋奴、汉奸、走狗、牛鬼蛇神一起跑了出来,使这场以和平演变与反和平演变为焦点的阶级斗争异乎寻常的尖锐起来。“八九风波”就是一个缩影,一个教训,至今余波还在。

毛主席说过,“掌握思想教育是团结全党进伟大斗争的中心环节。如果这个任务不解决,党的一切政治任务是不能完成的。”(《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1095页)又说,“在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中间,最近一个时期,思想政治工作减弱了,出现了一些偏向。在一些人的眼中,好像什么政治,什么祖国的前途,人类的理想,都没有关心的必要。好像马克思主义行时了一阵,现在就不那么行时了。针对着这种情况,现在需要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不论是知识分子,还是青年学生,都应该努力学习。除了学习专业之外,在思想上要有所进步,政治上也要有所进步,这就需要学习马克思主义,学习时事政治。没有正确的政治观点,就等于没有灵魂。……思想政治工作,各个部门都要负责任。共产党应该管,青年团应该管,政府主管部门应该管,学校的校长教师更应该管。”(《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66页)对照毛主席的教导,回顾多年的斗争实践,教训的确是严重而深刻的。就说被布什接见的这三个洋奴、汉奸吧,他们年龄都不大,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年轻人,是什么原因使他们走上背叛祖国道路的呢?当然他们自己身上的原因是难逃其责的,但无论如何,思想教育工作上的失误恐怕是回避不了的。

北大是五四运动的发源地,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然而,这三个洋奴、汉奸中,两个出自北大,此外,还有那个要把中国变为美国第五十一州的汉奸焦国标。俗话说,“贼走关门”、“亡羊补牢”,在同一个单位,接二连三的出现洋奴、汉奸和反共分子, 作为学校的工作是不能不反思的。

著名经济学家刘国光同志去年著文批评某些高校和研究部门把马克思主义边缘化,事实证明,刘国光同志的忧虑是不无道理的。

还有一件事情不能不指出,余杰的反共嘴脸早就暴露无遗了,然而在他去美国接受布什接见之前,偏偏还被有的学校请去做报告,致使余杰利用这个学校的讲台再次放毒。此事无论在该校内部还是在社会上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绝不是一个孤立的个别的事件,可以说是敌对势力向我国高校学生加强新一轮思想渗透的一个危险的信号。它表明,敌对势力不仅没有放松反而加紧了在我国高校这一重要阵地上同我们的争夺战,他们时刻窥测方向,以求利用校园内的学术活动和学生活动,以打擦边球的形式,不断扩大思想渗透的缺口。对此,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

倾听人民群众的这些呼声,还可以引发我们举一反三地思考。目前,在我国,思想战线上出现的问题恐怕不只是大学吧。美国在意识形态领域同我们争夺阵地是全方位,无孔不入的。例如一个时期以来盛行于某些地区党政干部和某些思想文化领域里的“哈佛培训热”、“出国学习热”,就值得商榷。在这众多的跨国交流中,我们究竟学到了什么?对于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我们当然应当好好学习,但对于诸如学习西方的所谓“先进管理经验”、“先进理念”、“与世界接轨”,有没有政治和意识形态因素在里边?这种交流会不会受到西方价值观的影响?这样的“交流”、“接轨”对于我们抵制和平演变、防止西化、分化是有利还是有弊?这些问题对于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来说是不能不分析的问题。应当清醒地看到,“冷战”结束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实行思想渗透方面,一直把重点放在中国知识分子和党政干部身上。美国每年都要邀请数百以至数千名他们心目中的“明日之星”免费去美国进修,参观访问和学习,希望通过这样潜移默化的方式把美国的价值观移植到这些人身上。美国兰德公司在一份战略研究报告中称,这些受过西方生活方式熏陶的人员回国以后,“其威力将远远胜过派几十万军队去”。美国新闻署曾发表文章指出:“美国应向中国正在成长的年轻一代灌输美国的价值观念,这比向他们传授科学知识更重要。”一位美国右翼参议员曾经公开宣称:“这里没有免费的午餐。慈善心固然是一个因素,但绝不是首要因素,我们怀有明确的外交政策的目标,就是要让在美国留学的外国留学生接受作为美国立国之本的民主自由原则的熏陶。” “等到他们逐步成为中国社会栋梁,就可以通过他们的头脑逐步使中国向资本主义演变。”(2005年3月24日《科学社会报》)这些话读起来,能不触目惊心吗?!

我们把美国“转型外交”的推出和布什接见三个洋奴、汉奸、小丑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看,是不能忽视的一个危险动向。说穿了,美国的“转型外交”与培植汉奸,就是有计划、有步骤地在中国进行“颜色革命”!美国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已经“成功”的在一些国家完成了“玫瑰革命”、“橙色革命”、“郁金香革命”、“紫色革命”(伊拉克)和“雪松革命”(黎巴嫩)。这些“革命”都有一个逐渐渗透、逐步升级、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现在美国正集中力量在中国“复制”这个过程,在这种严峻的态势下,我们还能安稳的睡大觉吗?

(完稿于2006年5月18日)
 

roaring mouse

新手上路
注册
2006-03-27
消息
2,552
荣誉分数
29
声望点数
0
所在地
嘉丽市
TD: What about the Iraq War at present?

Bacevich: There are a couple of important implications that we have yet to confront. The war has exposed the shallowness of American military power. I mean, since the end of the Cold War we Americans have been beating our chests about being the greatest military power the world has ever seen. [His voice rises.] Overshadowing the power of the Third Reich! Overshadowing the Roman Empire!

Wait a sec. This country of 290 million people has a force of about 130,000 soldiers committed in Iraq, fighting something on the order of 10-20,000 insurgents and a) we're in a war we can't win, b) we're in the fourth year of a war we probably can't sustain much longer. For those who believe in the American imperial project, and who see military supremacy as the foundation of that empire, this ought to be a major concern: What are we going to do to strengthen the sinews of American military power, because it's turned out that our vaunted military supremacy is not what it was cracked up to be. If you're like me and you're quite skeptical about this imperial project, the stresses imposed on the military and the obvious limits of our power simply serve to emphasize the imperative of rethinking our role in the world so we can back away from this unsustainable notion of global hegemony.
 

roaring mouse

新手上路
注册
2006-03-27
消息
2,552
荣誉分数
29
声望点数
0
所在地
嘉丽市
TD: Here's something that puzzles me. When I look at administration actions, I see a Middle Eastern catastrophe in the midst of which an Iranian situation is being ratcheted up. Then there's China, once upon a time the enemy of choice for the neo-cons and Rumsfeld, and now here we are this summer having the largest naval maneuvers since Vietnam, four carrier task forces, off the Chinese coast. Then - as with Cheney's recent speech - there's the attempted rollback of what's left of the USSR, which has been ongoing. On the side, you've got the Pentagon pushing little Latin American bases all the way down to Paraguay. So many fronts, so much overstretch, and no backing down that I can see. What do you make of this?

Bacevich: My own sense is that this administration has largely exhausted its stock of intellectual resources; that, for the most part, they're preoccupied with trying to manage Iraq. Beyond that, I'm hard-pressed to see a coherent strategy in the Middle East or elsewhere. In that sense, Iraq is like Vietnam. It just sucks up all the oxygen. Having said that, before being eclipsed by September 11 and its aftermath, China was indeed the enemy-designate of the hawks, and a cadre of them is still active in Washington. I would guess that large naval exercises reflect their handiwork. Still, I don't think there's been a resolution within the political elite of exactly how we ought to view China and what the US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will be.

Why the hell we're extending bases into Latin America is beyond me. Rumsfeld just announced that he has appointed an admiral as the head of US Southern Command. Now this has almost always been an Army billet, once or twice a Marine billet, never a Navy one. I got an email today from someone who suggested that this was another example of Rumsfeld's "boldness". My response was: Well, if he was bold, he'd simply shut down the Southern Command. Wouldn't it be a wonderful way to communicate that US-Latin American relations had matured to the point where they no longer revolved around security concerns? Wouldn't it be interesting for Washington to signal that there is one region of the world that does not require US military supervision; that we really don't need to have some four-star general parading around from country to country in the manner of some proconsul supervising his quarter of the American Empire?

Now, I have friends who think that [Venezuelan President Hugo] Chavez poses a threat to the United States. I find that notion utterly preposterous, but it does reflect this inclination to see any relationship having any discord or dissonance as requiring a security - that is, military - response. I find it all crazy and contrary to our own interests.
 

roaring mouse

新手上路
注册
2006-03-27
消息
2,552
荣誉分数
29
声望点数
0
所在地
嘉丽市
Cheers to those who say NO to the W in this article.
Why do they need to so negatively defame China?

历过“造反有理”年代的朋友对以下情景一定不会陌生:当一位女学者在台上讲述她的学术研究时,台下学生先是起哄打断发言,继而轮流质问她“是不是中国人”,并在会后群起而攻之:

“这是一次有计划有预谋有不可告人秘密的演讲……是需要批判的!”

“她已经背叛了自己的民族……我会跟你们斗争到到底,所有真正把自己当中国人的炎黄子孙也会……无论是文斗还是武斗,我们都不会失败……”

“XXX事件不是孤立的。除了XXX个人品质问题,其受资产阶级思想误导也是很重要……”

大家不要以为这只是”文化大革命“的其中一个场面,这是最近发生在多伦多大学第一届“中国会议”(first annual U of T China Conference)的景观。会议的组织者和参加者,也就是”批判”女学者的年轻人,多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正在多伦多大学就读的本科生。

“中国会议”事件发生后,当地《世界日报》、多伦多大学校报VARSITY和《多伦多都市报》对事件进行了报道及评论,《世界日报》后来也刊登了当事人对该报报道所作的回应。最令人触目的出现在多伦多大学中国本科生网站(CUAUT)和“加国无忧” 网站上的四百多条“大字报”信息,包括讨论如何把该名“汉奸”女学者干掉和“大家一起来鄙视卖国贼”。该名女学者最终不得不在上课前先在黑板上写下多伦多大学校园的报警电话。

引用《人民日报》的“卖国”学者和引用毛泽东思想的“爱国”学生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多伦多大学一名来自中国大陆的女学者W应邀参加由“多伦多大学中国本科生学生会”组织的首届“中国会议”,在“中国文化”主题的组别讲演。W讲演的主题是中国人如何用民谣反映社会现象,该课题从她的博士论文发展而来,而她也从事相关研究多年。W在讲演中引用了由中国档案出版社等公开出版的六首民谣,并引用《人民日报》的资料为六首民谣作评述。以下是W引用的其中两首讽刺贪污腐化的民谣:

仿毛泽东诗词《长征》韵的顺口溜:

当官不怕喝酒难/万盏千杯只等闲/鸳鸯火锅腾细浪/海鲜烧烤走鱼丸/桑拿按摩周身暖/麻将桌前五更寒/更喜小姐白如雪/三陪过后尽开颜

《新四项基本原则》大吃不大喝/受礼不受贿/喜新不厌旧/风流不下流

结果没有等W把讲演做完,就出现本文开头描述的一幕。几名学生在一连串不容W回答的提问后,在会场上做出球场上的动作:手牵手,头一低,再抬起来,然后大喊一声。《世界日报》记者在关于该事件的报道中指出:“学生们均认为,W说卖淫嫖娼是一种普遍想象,是侮辱了所有的中国妇女。”(3月26日,原报道用的是当事人真实姓名,本文应当事人要求在引述中均略去)。

对于《世界日报》倾向学生立场的报道,学生在多伦多大学中国本科生网站(CUAUT)上以“大家一起来鄙视卖国贼”为题回应:“还好都给披露出来了,还好举办者当天采取的行为果敢而有力,还好不是所有人都对此麻木……”。对于会议现场有同学不满主办方对W的“不礼貌行为”并认为W说的是“存在的事实”,该名学生继续评论道:“我感觉其中的悲凉,一来是这些学生本身缺乏原则和思考,二来是W的阴谋得逞了……”(3月30日)

有学生要求同情W的同学与W划清界限:“我提醒某些激进的同学,不要好心做坏事……W这种阻碍发展的行径,就是反华。既然你们都是爱国者,何必要把自己拉进跟这种叛徒的关系?……”(3月30日)

更有学生引用毛泽东:“毛主席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指西方主流社会“对中国文化的诋毁和诽谤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并且“把这些诋毁和诽谤”“编入西方国家的教科书里向西方社会的年轻人灌输”。(4月2日)

有意思的是,在写给《世界日报》的回应信里,W解释说其实她准备在讲演结束时归纳说她的研究显示了中国领导人“将反腐败进行到底的决心”( 《世界日报》4月15日)。可惜这个“爱国”主题还没有来得及说,就被更“爱国”的学生们打断了。

真实的谎言:“卖淫嫖娼在中国闻所未闻” 学生对W的其中一个不满是觉得W所引的的民谣反映的不是中国的社会现象。W说卖淫嫖娼在中国很普遍,但当场有学生提问反驳说“为何从小在中国长大却闻所未闻”。“提问的同学获得了全场的掌声”(《世界日报》3月26日)。

另外,一名一年级本科生向多伦多大学校报VARSITY记者表示,她在中国生活了很长时间,她看到的警察都不是W说的那样。“他们都是会尽全力帮助人民的。”(VARSITY,3月28日)。

歌功颂德中国就强大崛起?

有学生觉得就算W说的是事实,也不应该在会议上说。因为大会的主题应该是中国的强大崛起(China Rising),认为W“损害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指她为了讨好洋教授而羞辱同胞,“中国人的脸也给这贱婆娘丢尽了。”(加国无忧网站)

事实上,“中国会议”的网站清楚写着大会的主题是“全球性思维,本地化行动”(Think globally,act locally)。估计学生们觉得“全球性思维”就是要说“中国崛起”。不过从“爱国学生“对W的讲演的反应看来,他们对“中国崛起”的理解跟党报《人民日报》也有出入。

学术会议=英语电脑西装套裙拉生意?

多伦多大学“中国会议”顾名思义打的是多伦多大学的名义开的,对外界和讲者都称为“学术会议”。不过到底何谓“学术会议”,是纷争的关键。

会议的网站的技术做得的确不错,英文也很地道。从大会登在网站上的照片看,参加的中国本科留学生都是西装或套裙打扮,跟早年来的留学生有强烈的对比。不过是不是有了硬件,就可以称为“学术”?这个问题就跟“是不是有了高楼大厦,就等于国家崛起?”一样。

正如多伦多大学校报VARSITY的报道指出:“中国会议”请来的讲者,包括揭幕嘉宾多大荣誉校长Vivienne Poy,谈的都是如何到中国做生意赚钱的问题,对中国的政治形势和人权侵犯(human rights abuses)都没有触及。讲者之一的驻加拿大香港经贸办事处处长苏植良在接受VARSITY访问时表示:“我不会回答任何政治问题,那不是我的工作。”

多伦多大学的Munk Center国际学术中心与亚洲研究院在学术界享有盛名,每周举办各种学术讲座,包括对中国问题研究的精彩讨论。学者们对“学术”的理解恐怕与“小红卫兵们”不一样。

学者点评:健康公正的社会需要批判的声音

著名中国问题研究学者、威斯康辛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的Edward Friedman教授就“中国会议”事件向笔者表示:看到越来越多受过良好教育的爱国人士如毛泽东时代那样去沉默(silence)和指责(condemn)那些他们觉得没有百分之一百一十表示忠诚的声音,让人感到遗憾。他认为:无论是哪一个国家,公民的首要责任是想办法帮助社会中被压迫、被边缘化的群体脱离困境(plight)。如果民族主义变成了一种连自己社会中的严重问题都无法面对的畸形自尊(false pride),最终只会导致自我伤害(self-wounding)。他认为:一个健康公正的社会需要批判的声音,沙文主义(chauvinists)的愤怒会威胁一个民族的未来。Friedman 教授出版和发表过多本关于中国问题研究的著作,包括Chinese Village,Socialist State (1991)(《中国乡村,社会主义国家》,2002年翻译成中文在北京出版),《假如中国不走向民主化?-对战争与和平的启示》 (“What if China Doesn't Democratize?Implications for War and Peace”,2000),以及《中国的崛起,台湾的困境,与世界和平》(China's Rise,Taiwan's Dilemmas,and International Peace, 2005)。

多伦多大学研究中国和台湾问题的博士生候选人Steve Trott对该次事件表示震惊。他认为:就算认为女学者的研究有争议,也应该通过理性公开的方式进行讨论。加拿大是一个尊重学术自由的国家,讲演(present)研究成果的权利必须得到保障。而且,隐瞒(Keeping secrets)根本无法解决中国的社会政治问题。Steve是多伦多大学研究中国台湾问题的研究生讨论小组的组织者,他说之前小组里已经有大陆学生就公开讨论与政治有关的研究表示担忧。他认为:为了短期的方便(convenient)和需要(necessary)去控制信息,从长远来说只会导致人类的危机和悲剧。

“不能以史为鉴,势必重蹈覆辙”

一位参加了“中国会议”的大陆本科留学生向笔者表示,当时看到学生们在会场起哄时内心很害怕:“我想我以后也不敢说批评中国的话。”

他让笔者想起两年前在多伦多大学举办的纪念“六四”十五周年研讨会,观众席里一些中国学生一直用报纸遮脸,直到会议结束前灯光变暗播放“六四死难者名单”才把报纸拿开,而“死难者名单”仿佛再次证明在网上痛骂“卖国贼”比象王维林那样站在坦克前要容易得多。

事实上,笔者在为此文采访和整理资料的过程中,恐惧感不时袭来。这种恐惧,对于无数经历过政治迫害的人来说想必更加刻骨铭心。想想在“文革”四十周年、“六四”十七周年的今天,国人依然无法免于这种恐惧,无法摆脱那样一种思维方式,套用小留学生的用词:我的内心也不免一阵“悲凉”。不过,我们解读“悲凉”的方式恐怕不大一样。

正如哈佛哲学家佐治山坦拿所言:“不能以史为鉴,势必重蹈覆辙”。愿羊群不用再喝狼奶,愿历史的悲剧不再重演。

后记:当笔者完成此文准备发出之际,得知《多伦多都市报》对“中国会议”事件又有进一步报道。《世界日报》记者在接受《多伦多都市报》采访时指出:W就他写的倾向学生立场的报道的回应信等行为让他作为记者承受压力。该文结束如下:“一个记者的光荣与梦想是什么?具有真实与独立思考的思想,写出真实的报道。”要是把“记者”两个字改成“学者”,这恐怕就成了W的心声了。笔者觉得自己在写一个多重笑话,在这个笑话里,魔鬼与天使在不断变换角色,但他们都渴望自由。

(原载《动向》5月号)
 

农夫

知名会员
注册
2005-07-28
消息
1,656
荣誉分数
9
声望点数
148
最初由 假农民工 发布
布什的接见与培植洋奴



我们同帝国主义洋奴、汉奸和走狗的斗争现实,深深的教育了中国人民。这场斗争告诉人们,阶级斗争并没有熄灭。在国际,帝国主义依然亡我之心不死,时时都在妄图颠覆我国社会主义政权;在国内,地主资产阶级不甘心自己的失败,总想夺回他们失去的天堂。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内外的敌对势力错误地估计形势,以为机会来了,于是洋奴、汉奸、走狗、牛鬼蛇神一起跑了出来,使这场以和平演变与反和平演变为焦点的阶级斗争异乎寻常的尖锐起来。“八九风波”就是一个缩影,一个教训,至今余波还在。
有点好奇。

1。假老兄为什么要到加拿大来?是来对加拿大华人留学生进行反和平演变教育的吗?
2。假老兄是怎么到加拿大来的?奉派还是自费?
3。若是奉派,是奉派来向西方学习的还是奉派来向西方蛮夷宣扬咱央央大国的丰仪的?
4。若是自费,是拼死拼活考了西方蛮夷的奖学金还是自己或者老子是资本家?
 

假农民工

新手上路
注册
2006-05-18
消息
943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最初由 农民工 发布


有点好奇。

1。假老兄为什么要到加拿大来?是来对加拿大华人留学生进行反和平演变教育的吗?
2。假老兄是怎么到加拿大来的?奉派还是自费?
3。若是奉派,是奉派来向西方学习的还是奉派来向西方蛮夷宣扬咱央央大国的丰仪的?
4。若是自费,是拼死拼活考了西方蛮夷的奖学金还是自己或者老子是资本家?
只不过看不惯你这个假基督徒打着宗教自由幌子搞政治,对中国搞和平演变罢了!

居住在加拿大的华人和中国人,不都是与你一样仇华反华的人。爱加拿大,爱祖国中国是一个正常人的自然情感,你们这些汉奸是没法理解的。你们只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福,以为别人也象你自己一样,或是“奉派”或是“出卖灵魂换钱”!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