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的补牙记

steveny

知名会员
注册
2002-05-14
消息
36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66
06年,因为在国内补过的上门牙紧急疼痛赶忙从网上搜出一位华裔牙医,口碑不错离得又近,就选了他,一看说要做根管治疗,当天就做完了,填入短期补牙材料,等观察后才能换成perennial的材料,记得当时觉得很幸运,总算LG有保险了可以享受加国昂贵的牙医服务了,要是早有,也不至于回国补牙可能材料不好这么快就又扩展到牙髓了。于是未雨绸缪,要求顺便把那些小沟小壑的牙都补了,最好把牙再洗白些。牙医特支持我,今天约我补牙,明天又约我洗牙,好像把最重要的门牙的问题给忘了,在由牙医推荐的洋美妞蹩脚且贵的洗牙之后,我觉到了不大对劲,催着牙医先把门牙做完,于是在门牙换好材料,拍过若干X-ray片子后,发现insurance已所剩无几,只好择其主要,补了几颗牙齿,把余下的右半边待补的牙约到了来年一月。洗牙之后牙沟暴露,又未即时补上,半年多的生活,未免谨慎忌口,小心清洁,以免扩大事态。
终于熬到07年财来到,快快见牙医把那几个打开的小潘多拉盒子盖好,只见此牙医比以前更忙了,窜东窜西的忙着另外的病人。双方见面不如以前默契,但我想他的技术我是信任的,然而他这次一下手我就觉得不同,比以前手重,电钻溅起的末子似乎打在脸上,麻醉失效后,我觉得下颚痛,牙龈痛还出血,都是上次补牙不曾有的。想来这种微妙的差别,不好挑剔的,当忍则忍吧。牙医助理,一个大陆新移民,用中文向我传牙医之意问我要不要拔智齿,并表彰此牙医被病人称为“手快”,我的智齿被龋该拔等等。我犹豫地约了日期,但是等我的LG被对牙医的好印象驱使,见识了一番此牙医的快手之后,我就当即取消了拔牙预约,自定原则为---牙不疼咱不找医生。
然而,然而,我的insurance如此之不甘心也,四月的某一天,连日有点郁闷上火,连今年补牙后变得有点敏感的右侧牙也越来越痛,我回忆是吃什么什么东西上火了,于是服了几粒三黄片,但是更疼更疼,直痛到晚上没法睡觉,我的钝钝的脑子里才觉得这种痛象极了当初门牙伤到牙神经,而不是上火的牙龈痛。次日一早,LG急打电话给bayshore的dental centre ,找那个牙医Dr. Dich Lu ,不料他度假去了,于是上网搜到另一个越南裔的牙医Dr. duong , “东”医生问我哪颗牙痛,我根本说不清楚,只好拍了个片子,只见右上一颗大牙补材的痕
迹明显逼近牙髓,东医生确定就是这颗牙,我怯怯地问是不是得做root canal(根管治疗),东医生说---必须,我当时就觉得万箭穿心,万念俱灰,觉得自己又向死亡迈进了一大步,一颗重要的牙齿就这样死了,被抽去神经,失去血液滋养,慢慢变灰变脆弱,谁知道以后又能出什么问题。
手术在服过几天消炎药后进行,东医生很稳重动作柔和轻巧,也没有同时看牙的病人,
甚至电话铃响助理也不去接,手术整做了一个小时,我觉得很成功。几天后,我终于可以用右侧牙咀嚼了。
痛定思痛,牙齿虽小,事关重大,择牙医千万不要那种急火火忙着挣钱的,我觉得已开私人诊所的比还在mall里急着开私人诊所的可靠度高一点。又想国内的好了,国内补牙是不打麻药的,电钻有什么不轨病人会跳的,这里打透了牙髓你也不知道的。
 

登路

新手上路
注册
2005-09-20
消息
530
荣誉分数
1
声望点数
0
说老实话,没看出第一个牙医有什么大的错误。
 

steveny

知名会员
注册
2002-05-14
消息
36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66
我是说,我的大牙没什么大毛病,只有不深的cave,所以补牙,补牙后反而变得敏感,起初没往坏处想,几个月后牙髓穿透,剧痛。当然这事要上法庭的话,得把以前拍的x-ray片拿出来当证据,谁给出出主意,在这个怎么告法?
 

12345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2-11
消息
87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最初由 steveny 发布
06年,因为在国内补过的上门牙紧急疼痛赶忙从网上搜出一位华裔牙医,口碑不错离得又近,就选了他,一看说要做根管治疗,当天就做完了,填入短期补牙材料,等观察后才能换成perennial的材料,记得当时觉得很幸运,总算LG有保险了可以享受加国昂贵的牙医服务了,要是早有,也不至于回国补牙可能材料不好这么快就又扩展到牙髓了。于是未雨绸缪,要求顺便把那些小沟小壑的牙都补了,最好把牙再洗白些。牙医特支持我,今天约我补牙,明天又约我洗牙,好像把最重要的门牙的问题给忘了,在由牙医推荐的洋美妞蹩脚且贵的洗牙之后,我觉到了不大对劲,催着牙医先把门牙做完,于是在门牙换好材料,拍过若干X-ray片子后,发现insurance已所剩无几,只好择其主要,补了几颗牙齿,把余下的右半边待补的牙约到了来年一月。洗牙之后牙沟暴露,又未即时补上,半年多的生活,未免谨慎忌口,小心清洁,以免扩大事态。
终于熬到07年财来到,快快见牙医把那几个打开的小潘多拉盒子盖好,只见此牙医比以前更忙了,窜东窜西的忙着另外的病人。双方见面不如以前默契,但我想他的技术我是信任的,然而他这次一下手我就觉得不同,比以前手重,电钻溅起的末子似乎打在脸上,麻醉失效后,我觉得下颚痛,牙龈痛还出血,都是上次补牙不曾有的。想来这种微妙的差别,不好挑剔的,当忍则忍吧。牙医助理,一个大陆新移民,用中文向我传牙医之意问我要不要拔智齿,并表彰此牙医被病人称为“手快”,我的智齿被龋该拔等等。我犹豫地约了日期,但是等我的LG被对牙医的好印象驱使,见识了一番此牙医的快手之后,我就当即取消了拔牙预约,自定原则为---牙不疼咱不找医生。
然而,然而,我的insurance如此之不甘心也,四月的某一天,连日有点郁闷上火,连今年补牙后变得有点敏感的右侧牙也越来越痛,我回忆是吃什么什么东西上火了,于是服了几粒三黄片,但是更疼更疼,直痛到晚上没法睡觉,我的钝钝的脑子里才觉得这种痛象极了当初门牙伤到牙神经,而不是上火的牙龈痛。次日一早,LG急打电话给bayshore的dental centre ,找那个牙医Dr. Dich Lu ,不料他度假去了,于是上网搜到另一个越南裔的牙医Dr. duong , “东”医生问我哪颗牙痛,我根本说不清楚,只好拍了个片子,只见右上一颗大牙补材的痕
迹明显逼近牙髓,东医生确定就是这颗牙,我怯怯地问是不是得做root canal(根管治疗),东医生说---必须,我当时就觉得万箭穿心,万念俱灰,觉得自己又向死亡迈进了一大步,一颗重要的牙齿就这样死了,被抽去神经,失去血液滋养,慢慢变灰变脆弱,谁知道以后又能出什么问题。
手术在服过几天消炎药后进行,东医生很稳重动作柔和轻巧,也没有同时看牙的病人,
甚至电话铃响助理也不去接,手术整做了一个小时,我觉得很成功。几天后,我终于可以用右侧牙咀嚼了。
痛定思痛,牙齿虽小,事关重大,择牙医千万不要那种急火火忙着挣钱的,我觉得已开私人诊所的比还在mall里急着开私人诊所的可靠度高一点。又想国内的好了,国内补牙是不打麻药的,电钻有什么不轨病人会跳的,这里打透了牙髓你也不知道的。
 

12345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2-11
消息
87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请问你知道哪个华人牙医好?哪个越南牙医会说中文吗?谢谢!

请问你知道哪个华人牙医好?哪个越南牙医会说中文吗?谢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