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出租屋裡的詭異鏡相

吻舞双全

Moderator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7-07-28
消息
12,993
荣誉分数
1,790
声望点数
393
所在地
Fairytail
葉紫去廣州看她的男友喬生。自從公司一紙調令將喬生派去廣州分公司後,葉紫就像一隻沒有腳的鳥兒,來往飛於上海廣州兩地。廣州氣候潮濕,瓷磚地板上陰涼地泛著潮意,衛生間的天花板上氳出灰藍色的霉痕。葉紫把深咖色緊閉著的窗簾“刷”一下拉開,房間裡頓時暖亮了起來。

葉紫去洗了個澡,換上一身紫霞雲紋的真絲連衫裙。喬生看著葉紫,眼神溫柔無限,有一種莫名不捨的貪戀。葉紫在喬生面前踮腳舞轉一圈,如多層蛋糕疊出的裙擺輕盈飄旋,葉紫問:“你住的地方怎麼沒有鏡子?”喬生吻著葉紫說:“我就是你的鏡子,你現在的樣子,完美滿分。”

在一家燈光昏暗的餐廳吃完晚飯,喬生牽著葉紫的手回家。葉紫要求道:“我們去超市買面鏡子吧,沒有鏡子我梳頭洗臉都不方便。”喬生嘴裡答應著好,卻只管把葉紫直接帶回家。

第二天早上,葉紫醒來的時候,喬生已經上班去了。葉紫一人躺在床上,翻了個身,看見大衣櫃上,本來裝鏡子的地方只留下一個灰漆漆的背景木板。葉紫昨晚問過喬生:“為什麼這個地方沒裝鏡子?”喬生說:“房東說的,房間裡掛一面大鏡子,睡覺不安神。”

葉紫準備去喬生公司。來廣州前,閨蜜們為她出謀劃策說:“一定要以最美艷的姿態讓喬生公司所有女同事都知道你的存在。”唇膏眼影眉筆在桌上整裝列隊,葉紫重重地拍著自己的腦袋,怎麼連面小的化妝鏡都沒有帶?

有些日常用品就好像經年相愛的戀人,天天望著也沒覺得如何,一旦失去才覺得不能沒有他。葉紫想到筆記本電腦通過攝像頭就可以看到自己的樣子了。

葉紫打開筆記本電腦,攝像頭把葉紫的樣子捕捉在電腦屏幕上。葉紫撅著嘴描畫唇膏,手突然一下抽搐,竟然一條紅痕劃至臉頰。葉紫輕罵了句:“見鬼了!”只見屏幕裡在自己身後模糊隱約有些什麼幻像。葉紫回頭,什麼都沒有。再轉過頭來,電腦顯示沒電,暗下去了。

葉紫想起美國影片裡常出現的鏡頭,墨鏡裡照出人影來,於是翻找著喬生的抽屜。她記得喬生花大價錢買過一副復古式空軍墨鏡,葉紫在抽屜的角落裡找到了它。把它架在桌上,眼鏡片中隱約浮現自己的模樣,葉紫把塗花的唇膏抹掉,卻發現眉毛旁誇張地畫了根很細的線,豎豎畫過眼睛一直到顴骨。可葉紫明明還沒有畫眉毛呀!再看又好像是一道慘烈的傷痕。湊近了瞧,原來是墨鏡上捲著一根頭髮,髮根墨黑,越近髮梢越呈黃色,顯然是染過的。頭髮長而柔軟,是一根女人的頭髮。葉紫“哼”了一聲,把墨鏡收在桌上,準備對喬生興師問罪。

窗外的小區綠地上傳來歡聲笑語。一對情侶打情罵俏惡搞出各種動作拍著照。葉紫靈機一動,先打扮好,再用手機拍照,不就看清楚了麼?葉紫憑經驗,動作嫻熟地把自己眉眼唇腮都著好色,拿起手機,咯擦一聲。

葉紫翻開手機相簿,卻錯愕地發現,照片裡除了自己,還有背後衣櫃鏡子裡浮現出的自己的背影。葉紫站起身來,走到那面大衣櫃的鏡子前,的確是一面鏡子的灰漆背景。葉紫用手敲了敲,是木頭的篤篤聲音。奇怪,怎麼可能映出人的背影呢?
葉紫拿出手機,再一次確認無錯,鏡頭對著那面木門,她看著畫面裡是一個灰漆的木板,沒有鏡子。她按下拍攝鍵,再看拍下的照片,裡面卻是鏡子裡映出自己正在拍攝時的情景。並且,在自己的身後,站著一位陌生女子,長長的直髮染了黃色,癲狂地大笑,眼睛裡卻滲出淚水。

葉紫驚恐地朝後看去,並沒有人。她害怕地打電話給喬生。鈴音響起,不光是從葉紫的手機裡傳出,房間裡也響起了:“我愛你,愛著你,就像老鼠愛大米。”一遍又一遍。葉紫循著鈴音走到那面灰漆木鏡背景前,木頭上突然浮現出了影像,自己身後站著喬生,喬生之後站著那位陌生女子。

葉紫敲了敲衣櫃,依然是木頭篤篤的聲響。葉紫突然意識到這木頭裡是空心的隔層,隔層裡響著《老鼠愛大米》的手機鈴聲。葉紫用力一推這個木頭背景,櫥門就緩緩地開了。

裡面站著兩個人,前面是喬生,脖子上幾道淤青勒痕,後面是那個陌生女子,女子的手上一道劃痕,鮮血勿自流著,櫃底零碎散落著鏡子玻璃片……

喬生公司的兩名行政人員跟在房東身後進屋。房間裡發出潮濕的霉味和屍肉的腐臭。喬生已有兩周沒來公司上班了,如今躺在地上,脖子上幾道淤青,夾雜著女子指甲的劃痕。衣櫃鏡玻璃碎落在他的身上,幾片插在他的胸口和腹部,鏡面映著旁邊躺著的葉紫。葉紫是用鏡片割腕自殺的。兩名行政女孩捂著鼻子衝出門外,撥打110。

房東渾身癱軟扶著牆。這房子在租給喬生之前的那位女房客是割腕自殺的,死狀慘烈。

房東看見葉紫身邊的手機,蹲下身去撿了起來,翻開照相簿,將裡面的相片一一刪去。這事不能傳出去,否則這房子還有誰敢租?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