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汇储备与中国股市

mds

新手上路
VIP
注册
2006-09-30
消息
14,410
荣誉分数
94
声望点数
0
  • http://blog.sina.com.cn/liujunluo

    刘军洛 2008年8月12日

    在2002年6月25日,笔者在《经济展望》《美元泛滥埋葬全球金融》一文中,写了这么一段话——今天,美国民众借了几万亿美元用于消费,美国的跨国公司在海外拥有几万亿美元的投资。请经济学家来解释,是告诉你,美元的债务与债权相减,美元的债务是几万亿美元。请那位皇帝和格林斯潘解释,是告诉你,美国民众用一堆纸消费了全球大量资源。美国跨国公司用一堆纸占有了全球大量资源。一堆纸+一堆纸=一大堆纸在世界各国这里。而美元则掌握了世界各国的灵魂与生命。

    中国外汇储备与甲午战争

    上面这段话,伴随着中国外汇储备美元纸币储备从2002年2000多亿美到今天1.8万亿美元,成为全球头号美元纸币储备大国的6年扩张史。一场人类历史长河中注定前无古人、决无后人的中国洋务买办的又一部新版荒唐史。

    近期部分国人与网友都应知道,外汇储备中2000多亿美元购买的美国次级债,已是分文不值。目前中国外汇储备的构成是——3700多亿美元美国两房债券,5000多亿美元美国国债,2000亿美元中投控制,3000多亿美元短期债务,分文不值的2000多亿美国次级债,2000多亿美元现金或欧元资产,共计1.8万多亿美元。现在去掉分文不值的2000多亿美元美国次级债与3000多亿美元短期债务,中国外汇储备以未平仓价格计算是1.3万多亿美元。

    中国现在是强大到了2000多亿美元视如粪土的上古时代吗?甲午战争中,中国共计赔偿日本2.4亿两白银。当时,一艘优等的重型铁甲战舰,需170万两白银,这样,日本等于获得140艘优等的重型铁甲战舰。而现在一艘最先进战列舰在10亿美元,也就是中国2000多亿美元美国次级债为美国海军无偿送上200艘最先进战列舰。现在美国一艘最先进航空母舰,包括全部舰载飞机,价值在100亿美元。目前美国能够投入到太平洋地区最优秀航空母舰绝超不过6艘能力。也就是中国外汇储备2000多亿美国次级债为美国太平洋舰队无偿提供了二十艘全球最优秀航空母舰,来永久性保护太平洋地区,来永久性制定中国旁边太平洋地区军事、政治与文化的基本原则。中国外汇储备中2000多亿美国次级债已无偿赠送给美国人了,当然,中国现在还有1.3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这个1.3万多亿美元中国外汇储备在今天美国金融政客眼中是中美债权的神圣之合约,还是深埋在心底的眼中刺?这个答案请中国主流经济白痴学家与一个中国普通海军战士回答,答案必然两样。

    对某些中国白痴主流经济学家来说,2000多亿美元赔了算什么,因为我们还有1.3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但是请国人与网友明白,这个1.3亿美元外汇储备价值是未平仓的价格。现在,中国持有美国两房3700多亿美元债券与美国国债5000多亿美元,共计9000多亿美元,100%都是长期债券,也就是至少十年以后,才能按票面价值去兑汇。如果按现在市场价去兑汇,这9000多亿美国债券最多只值3000亿美元。那么中国主流经济白痴就会告诉大家,我们10年后再去兑汇不就行了吗?

    所以现在所有问题的答案,就在中国外汇储备手中还剩余的3000多亿美元现金和欧元资产。这3000多亿美元现金和欧元资产,是中国手中最后的预备队了,如果未来能让中国手中最后的预备队迅速进入美国国债或美国两房债券或美国其它资产,让中国外汇储备中美元资产从现在9000多亿美元上升到1.1万亿~1.2万亿美元时,美国人发动美元强力贬值,届时,以市场价计算,中国1.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只值3000~4000亿美元。到时,石油价格也100%在300美元/桶。这样,中国就将为进口资源一年多支付2000亿~3000亿美元。所以,到时中国要么去强平美国国债或美国两房债券或美国股票资产,去购买中国急需的资源及应对人民币贬值冲击,要么我们大家不用石油或让人民币爆贬。请国人与网友注意,在中国外汇储备手中没有预备队时,美国人发动美元贬值,中国去平仓美国国债,美国两房债券和美国股票时,市场是没有接盘的,1.2万亿~1.3万亿美国资产能平仓出3000亿美元已是不错的了。所以,今天中国外汇储备什么时候崩盘只是时间问题了。中国外汇储备再将无偿赠送美国海军或美国教育部或美国养老基金,至少1万亿美元,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中国外汇储备这个最终结果中国主流经济学家们是100%不懂的。

    请问我们会不会请美国人全权掌管我们的国防部或我们的财政部?那么我们现在是不是持有1.8万多亿美元资产,而美元资产价格是不是100%由美国人来决定,那我们现在的外汇储备价格与中国人民币汇率价格是不是100%也由美国人来决定,那这与请美国人来全权掌握我们的国防部或财政部有什么区别?所以什么叫美国次级债,就是一个美国穷人,一个一辈子买不起房子的美国穷人。美国银行请这个美国穷人申请买房,条件是零首付+大礼包,然后美国银行从中国外汇储备中拿了这笔钱贷给了这个一辈子买不起房的美国穷人。于是,美国次级债问题爆发了。这个美国穷人又回到了他原先的棚户区,美国银行多了一笔坏帐,这笔坏帐的主人是中国外汇储备,或更确切是中国全体纳税人。而用不了几年,这笔坏帐建造的房子又通过美国银行的财务操作,卖给了一个新到美国的中国移民。

    笔者本文开头6年前的那段话,放到今天只是验证中国历史上百年不变的循环律——宦官误国。所以现在石油价格为什么大跌,美元为什么大涨?请注意,如果石油价格不大跌,美元不大涨,中国这些主流经济宦官们是不敢在国人与网友已渐渐清楚中继续把中国所剩不多外汇储备预备队再投到美国资产上面的。所以,现在美元大涨,石油大跌,小布什亲自到中国捧场。这是不是为这些中国主流经济宦官们打气,是不是中国外汇储备预备队又将大量进入美国资产的大包围圈中,答案很快就会明白。所以,如果中国外汇储备队大量再进入美国资本包围圈时,石油100%是再爆涨,美元100%再爆贬,一句老话100%验证——宦官误国。

    中国股市

    今天中国的能源消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3倍。煤炭人均用量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3。大量的农业主产区越来越受制中国水利工程落后的制约。中国原本是农业大国,也是全球煤炭储备第二位大国。现在全球农产品与煤炭价格大涨。而全球第二号煤炭储备大国,国内煤炭是高度紧张。而原本农业大国,现在是无粮出口让农民也赚赚全球化的钱。倒是,纺织厂,钢铁厂等等全球低端恶性竞争产业在中国是琳琅满目。

    如果过去10年,中国能有目标地大量把外汇储备资源以中国股市实施资源配置总框架、以低能耗格局为基准、以购买公共福利为战略的依靠内需拉动经济的总思路,以农业与环境是后代财富的理念去推进中国经济结构转变,那今天中国经济的劳动生产率、今天的中国的教育素质、今天的中国金融与经济的世界格局将完全不一样。

    可叹的是,1996年以前,美欧就开始建立低碳经济增长框架,以知识型经济为增长模式,大量地把高能耗与低端技术密集型产业向它国倾销。而那时,中国主流经济学家们都认为天降宝贝一样恭迎这顿美欧免费大餐。结果,现在中国是世界头号高能耗+低端制造业出口大国。

    股市配置资源总框架,是一国基本战略。外汇储备的基本战略是一国货币权与资源权。货币权就是这国资源配置的总框架,以我们现在几千个钢铁厂、几百个汽车制造厂来比较,美日欧只有2或3个钢厂或汽车制造厂,就控制了整个产业体系的结构。而美日欧这种配置必定是100%最优配置。所以,现在中国银行体系同时要向二千多个钢铁厂同时贷款,而这二千多个钢铁厂的目标只是一个---造铁,这二千多个钢铁厂同时产生了二千多个财务,二千多个物流,二千多个重复再重复的资源重置配置。再反过来看中国银行体系这同时产生的二千多笔钢厂贷款,只能是中国银行帐面公式化利润,也就是做大贷款分母。这样坏帐分子再多,中国银行帐面都是漂亮的。这场游戏最终结果是,分母某一天做不上去了,大家就一块死吧。

    股市配置只会出现越强的企业收购弱小的企业。越强企业股价越高,行业垄断性就会越强,全球对抗中就越容易生存或壮大。中国外汇储备的功能只能是加速中国越强企业的并购力。如拿外汇储备去购买美国国债,美国企业债券与美国企业股份,必然会更丧失本国资源权与货币权。这样反而是拿中国财富去为美国建立美国货币权与资源权。

    现在中国主流经济白痴学家们,一提美国就是那么地强大。请问我们现在中投拿2000亿美元购买美国企业,而如果中投拿2000亿美元购买中国行业优秀上市公司。那么十年后,没有获得中国2000亿美元的美国公司与获得2000亿美元中国财富的中国优秀行业龙头上市公司的命运是如何?这是不是一个妈妈有奶,自家小孩不喂,拿去贷款给美国人家去喂养小孩?那十年后这中国妈妈100%大谈美国人就是“种气”好,幸好当初把奶喂养了美国小孩,现在这美国青年是又高又大。而如果当初就是把奶喂养了自家小孩,那必定也是浪费,中国青年必定100%是今天骨瘦骨瘦的。所以,今天中国外汇储备如继续大力投资美国资产而不去投资中国股市与中国资源权,那么李鸿章的作为在中国历史中,只能是小太监级别了。

    2007年6月笔者呼吁国人与众多网友,2008年美国资本的战略目标是——中国股市2008年底跌到2000点,中国楼市是继续大涨。而中国国内美元卖办、宦官集团与私人利益集团必定全力配合美国资本对中国控制与打击。现在是经济白痴都明白,如果中国不投入1.8万亿美元巨额财富去捍卫美国资源权与货币权,美国敢全力让美元贬值吗?美国资本敢全力狂炒石油吗?小币什上台为什么去攻打伊拉克?美伊开战前,伊拉克每天石油产量可达600万桶,而现在是每天200万桶,这相差的400万桶/天,相当中国目前一天进口量。那就是美伊不开战,现在全球石油市场每天至少多出口400万桶。那今天全球多了这400万桶/天石油或少了这400万桶/天石油,全球价格会怎样?难道美国人对伊拉克开战前不明吗?当然,美国人是不是明白,这里就不去谈论。只是荒唐的对比是,中国人掌握1.8万亿美元纸币,美国人掌握全球石油控制权。所以2008年中国股市为什么100%暴跌,因为股市是最优资源配置,中国如果有了最优配置,那美国小孩怎么可能又大又高?

    现在许多国人都很开心,中国奥运的成功举办,中国奥运军团的优异成绩。但这些与美国急需中国大量对美国资产的投入,在这场中国盛宴中是一场插曲,还是一场布局中的盛宴。一个民族的财富与价值是民富才国强。所以,今天中国外汇储备与中国股市是不是再一场布局中的盛宴后迎来一场全球殖民文化的再窒息!(全文完)

    文章引用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7e234c0100ajx6.html
     

    mds

    新手上路
    VIP
    注册
    2006-09-30
    消息
    14,410
    荣誉分数
    94
    声望点数
    0
    必须走出文革失败论——并体会毛泽东晚年心境

    作者:潘老师 更新时间:2008-8-14​

    如果眼睛仅仅是盯着1966-1976年,把文革作为一个孤立的停止的历史之点看待,我们可以说文革失败了。如果把1966-1976年的文革,置于漫长的人类历史之旅中动态地辩证地考察,我们不但不能说文革已经失败,反而要说文革才刚刚开始迈步,已经取得很大成功,正在走向更大成功——因为文革意图从理论上和实践上结束一个旧时代,开辟一个新时代,这注定文革会成为新历史的起点,成为新文明的航向【1】。  

    文革必然会成功的。因为文革代表着人类文明正确的价值取向和绝大多数人(在阶级社会消灭后甚至是全民)的美好前途。但文革的成功会有时间早晚的问题。如果左派的文革启蒙工作做得好些,组织群众的能力强些,使群众觉悟早些,文革成功的时间就会早些。反之则晚些。  

    无论从理论看还是从实践看,我们认定文革是人类思想的一次新启蒙,是人类文明的一次新起点。也因此,我们希望左派彻底走出文革失败论。  

    持文革失败论的人大概有几种:第一种是左派的坚定革命者,他们认为文革失败,但没有放弃继续革命,而是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准备以后更有力的战斗,直至文革最终成功。他们并不是悲观的文革失败论者,但是他们也不能辩证地看待1966-1976年的文革成功之处,不免有自我拘束的思想局限;第二种是对人类文明和人类历史缺乏高度自觉性的糊涂者,他们作为没有超越眼光的历史行客,只能在历史迷局中很形而下地就事论事,不能摆脱现实政治的感性束缚而理性地观照文革作为新文明起点的伟大成功之处。他们对继续革命事业、文革启蒙事业有干扰作用。第三种是故意转移视线,混乱人心,破坏左翼文革启蒙事业的敌右分子。他们说文革失败,是为了打击左翼人士的战斗决心,软化广大民众的反抗意志,蒙蔽新一代青少年,同时也通过文革失败论反证其反人民的“改革”的合理性,维护其反动统治的合法性。  

    左派必须认识到文革失败论的严重危害,否则会承受来自右派和左派自身文革失败论的双重打击。左派必须走出文革失败论,否则左派就是在主动地配合着右派对自己的和平演变工作。左派必须放下文革失败的消极情绪,满怀信心地继续做好1966-1976年一直延续至今的文革启蒙工作。  


    当某些左派还在起劲论证文革失败的时候,一大批文革启蒙者早已默默战斗在城镇、村庄、山区、水乡、工厂、田野、学堂。对这些文革启蒙者来说,争论文革是否失败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如何普及文革启蒙思想才是有意义的事情。对这些默默地战斗在第一线的文革启蒙者来说,文革怎么能说已经失败了呢?在这些文革启蒙者面前,某些左派文革失败论者是否会感到脸红?对于当前至关重要的文革启蒙事业,起劲论证文革失败是否有意无意地转移了视线、干扰了文革启蒙工作?  

    一切都还在毛泽东文革战略的布局中。毛泽东在文革初期致江青的一封信【2】,已经把文革的大体进程说得十分明白:第一步,毛泽东意识到文革事业的艰巨,在1966年文革演习开始时已经准备好跌得粉身碎骨;第二步,资产阶级右派会在毛泽东身后上台,否定文革,实行反民主的法西斯统治;第三步,人民不堪忍受反动统治集团的压迫,起而反抗,推翻反动统治,最终实现文革的目标。1966-1978年的历史,业已证明毛泽东文革战略的第一步;1978-2008年的历史,业已证明毛泽东文革战略的第二步;当前的历史阶段,正处在毛泽东文革战略布局第二步和第三步的过渡阶段。读懂毛泽东这封信的秘密的人,明了毛泽东文革战略布局的人,怎么会轻率地认定文革失败了呢!  

    不仅毛泽东的政敌未曾逃脱毛泽东的掌心,在老老实实的按毛泽东文革战略布局的进程如期演出;连毛泽东所寄予希望的左派也根本未曾走出毛泽东如巨目光的观照,也在按毛泽东的预期老老实实地演出:跌倒,受苦,反省,爬起,锻炼,成熟,战斗,胜利。  

    从目前的状态看,相当部分左派(例如新左派的核心人物)已经成熟起来,他们意志坚定,思想先进,学识渊博,目光长远,现实感强,再加以组织群众领导群众的实践能力的锤炼,必能成大器;另一部分左派则还处在毛泽东恨铁不成钢的阶段,不足以担当文革大业,固执的文革失败论者就是例子。在踏踏实实做事方面,左派应该认真向右派学习。毛泽东说过他喜欢右派【3】。其实我也喜欢右派——当左派还在颇为伤感地论证文革失败的时候,右派并没有留出时间表示同情,反而更加努力地更加大胆地推进着他们工作。就凭这一点,右派足以有所成就,足以小视某些左派,足以使毛泽东“欣赏”他们的聪明才智而予以“表彰”【4】。打败某些左派的,不仅仅是右派,更是这些左派自己。每当看到左派某些人不争气的时候,每当看到民众备受苦难却沉沦不醒的时候,心里就会涌上淡淡的的悲哀,也在淡淡的悲哀中淡淡地体会着毛泽东晚年淡淡悲哀着的文革心境。据说一首词是毛泽东1974年写的:  

    诉衷情  

      父母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
      业未就,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不要以为这首词是文革失败论的佐证,它仅仅是毛泽东对文革事业接班人的追问:“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天下红遍”一语足以表达毛泽东对红色文革事业的沉静的自豪和坚韧的信仰,他所牵心的仅仅是自己身后文革事业接班人的问题:在高度成熟的组织性极强的当权派面前,不曾经风雨见世面的红卫兵小将会是他们的对手吗?可以对目前了无斗争章法的左派表示一下失望吗?但就算左派暂时不能为毛泽东争气,一切都还在他的文革战略布局的大手笔中。他可以让右派更加疯狂,他可以等待左派的成熟。从1925年在长沙的湘江边追“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到1974年在北京的中南海沉思“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数十年的时空跨越,毛泽东的忧国忧民之心、救国救民之路一如既往,毫无动摇。他走的路子是迥异于精英路线的群众路线,他和他的战友在融入普通民众的同时唤起了最广大的民众,他做的是唤醒民心民智民德的文化教育工作。从这个意义上说,毛泽东一生的所有革命都可以归结为文化革命:作为人民哲学家,他不承认世界的主人是少数权贵、超人,而是每一个大地众生;作为人民政治家,他不把救国救民的宏愿托付于少数精英、壮士,而是寄希望于每一个民众的自醒自救;作为伟大而极富耐心的文化教员,他漫长的一生都在启发群众,教育群众,指导群众,让广大民众能自信地自觉地站起来,去主大地之沉浮,去坚守红色江山。还有谁比毛泽东更加慈悲的呢?在他逝去之前,他深深地担忧他身后民众的命运,他全心准备了自己去后普通民众自救的方法,他以文革演习的形式为他深爱但尚未觉醒的人民上好最后一课。  

    文化革命是毛泽东一生革命的最终归宿,是毛泽东一生事业的点睛之笔,是毛泽东壮丽人生的完美结点,是毛泽东留给广大民众的最可宝贵的取之不尽的资源,是毛泽东启示给人类未来文明的长远之爱和正确之路。惟如此,才能理解成就无数伟业的毛泽东,为何会把文革的继续革命事业看作是他一生继人民解放事业之后的第二件大事。人民的觉醒、人民的幸福是毛泽东一生事业的目标所在。没有对人民真挚的爱,毛泽东不会在晚年发动得罪权贵的文革;没有对人类正确价值取向的清晰认知,毛泽东不会给官僚权贵和右翼文人以当头棒喝;没有对文革事业终会成功的信念,毛泽东不会为后来人安排1966-1976年的文革预演。文革热烈而睿智地表达了毛泽东对人民前途的无限关切。试问,古今中外有哪一个政治人物愿意去考虑自己死后芸芸众生的命运前途呢?只有毛泽东,以自己晚年的粉身碎骨,为他深深关爱着的后来人开路。同毛泽东的大爱和大气相比,那些咒骂或躲避毛泽东的政客、文人显得多么小气和猥琐。毛泽东晚年对民众略带悲凉的爱,对文革事业略带悲凉的自信和期待,深沉得犹如历史老人。今天年轻的左派人士,应该为自己长期不被理解的导师痛哭一场;右派中的善良人士,也应该放下不必要的仇恨,了解当前中国底层民众生存的苦难,尝试体会一下毛泽东忧国忧民之深心。  

    三十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历史的风雨洗尽了文革外层的杂质,露出蕴涵于其中的美好价值,文革正在发出灿烂光华。人民能够理解并跟上毛泽东的大爱和战略大思维了。适当的时候,左翼人士应该正式打出“第二次文革”(或文革第二、三阶段)的旗帜,响亮地喊出“新文革、新文明、新民主、新生活”的口号【5】。这不仅意味着对毛泽东文革大业的响应和继承,同时也意味着争取当前中国风起云涌的群众运动领导权【6】,痛击国内外资产阶级和平演变或暴力演变的反动力量。文革的进程,已印证毛泽东“道路是曲折的”之预言,正在印证毛泽东“前途是光明的”之预言。  
      
    注释  
      
    【1】关于我对文革的具体理解,参见拙作“文革三论”:《文革是成功的—兼论改革开放的原因和本质》、《治国者宜主动放开对文革的讨论——并论文革的思想启蒙意义》、《左翼力量要攀登文革研究的战略制高点》。以上三文乌有之乡网站有载。  
    【2】《毛泽东给江青的一封信(1966)》(网络可以搜索得到):  
    6月29日的信收到。你还是照魏、陈二同志的意见在那里住一会儿为好。我本月有两次外宾接见,见后行止再告诉你。自从6月15日离开武林以后,在西方的一个山洞里住了十几天,消息不大灵通。28日来到白云黄鹤的地方,已有10天了。每天看材料,都是很有兴味的。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过七八年又来一次。牛鬼蛇神自己跳出来。他们为自己的阶级本性所决定,非跳出来不可。我的朋友的讲话,中央催着要发,我准备同意发下去,他是专讲政变问题的。这个问题,像他这样讲法过去还没有过。他的一些提法,我总感觉不安。我历来不相信,我那几本小书,有那样大的神通。
      现在经他一吹,全党全国都吹起来了,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是被他们逼上梁山的,看来不同意他们不行了。在重大问题上,违心地同意别人,在我一生还是第一次,叫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吧。晋朝人阮籍反对刘邦,他从洛阳走到成皋,叹道: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鲁迅也曾对于他的杂文说过同样的话。我跟鲁迅的心是相通的。我喜欢他那样坦率。他说,解剖自己,往往严于解剖别人。在跌了几跤之后,我亦往往如此。可是同志们往往不信。我是自信而又有些不自信。我少年时曾经说过: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可见神气十足了。但又不很自信,总觉得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就变成这样的大王了。但也不是折中主义,在我身上有些虎气,是为主,也有些猴气,是为次。我曾举了后汉人李固写给黄琼信中的几句话:嶢嶢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后两句,正是指我。我曾在政治局常委会上读过这几句。人贵有自知之明。今年4月杭州会议,我表示了对于朋友们那样提法的不同意见。可是有什么用呢?他到北京5月会议上还是那样讲,报刊上更加讲得很凶,简直吹得神乎其神。这样,我就只好上梁山了。我猜他们的本意,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就在20世纪60年代当了共产党的钟馗了。事物总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那也没有什么要紧,物质不灭,不过粉碎吧了。全世界一百多个党,大多数的党不信马、列主义了,马克思、列宁也被人们打得粉碎了,何况我们呢?我劝你也要注意这个问题,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经常想一想自己的弱点,缺点和错误。这个问题我同你讲过不知多少次,你还记得吧,4月在上海还讲过。以上写的,颇有点近乎黑话,有些反党分子,不正是这样说的吗?但他们是要整个打倒我们的党和我本人,我则只说对于我所起的作用,觉得有一些提法不妥当,这是我跟黑帮们的区别。此事现在不能公开,整个左派和广大群众都是那样说的,公开就泼了他们的冷水,帮助了右派,而现在的任务是要在全党全国基本上(不可能全部)打倒右派,而且在七、八年以后还有一次横扫牛鬼蛇神的运动,尔后还要有多次扫除,所以我的这些近乎黑话的话,现在不能公开,什么时候公开也说不定,因为左派和广大群众是不欢迎我这样说的。也许在我死后的一个什么时机,右派当权之时,由他们来公开吧。他们会利用我的这种讲法去企图永远高举黑旗的,但是这样一做,他们就要倒霉了。中国自从1911年皇帝被打倒以后,反动派当权总是不能长久的。最长的不过20年(蒋介石),人民一造反,他也倒了。蒋介石利用了孙中山对他的信任,又开了一个黄埔学校,收罗了一大批反动派,由此起家。他一反共,几乎整个地主资产阶级都拥护他,那时共产党又没有经验,所以他高兴地暂时地得势了。但这20年中,他从来没有统一过,国共两党的战争,国民党和各派军阀之间的战争,中日战争,最后是四年大内战,他就滚到一群海岛上去了。中国如发生反共的右派政变,我断定他们也是不得安宁的,很可能是短命的,因为代表90%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者是不会容忍的。那时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话得势于一时,左派则一定会利用我的另一些话组织起来,将右派打倒。这次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认真的演习。有些地区(例如北京市),根深蒂固,一朝覆亡。有些机关(例如北大、清华),盘根错节,顷刻瓦解。凡是右派越嚣张的地方,他们失败就越惨,左派就越起劲。这是一次全国性的演习,左派、右派和动摇不定的中间派,都会得到各自的教训。结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还是这两句老话。
     久不通信,一写就很长,下次再谈吧。  
    【3】参见《毛泽东与尼克松首次会谈记录》,乌有之乡网站有载。  
    【4】当然,敌右势力的成就和得意只能是暂时的,因为他们的事业毕竟是反人民反文明的。人民不可能长期接受他们的统治。《毛泽东给江青的一封信(1966)》已明确指出这一点。  
    【5】我认为新文革的内容与形式都不可能复制过去,而应该结合新形势加以创新,也即把阶级斗争、反复辟反走资等内容巧妙地融进“新文明、新民主、新生活”的诉求中。国内外反民主势力的和平演变是用资本主义文明的外衣精心打扮起来的,很能迷惑、蒙蔽广大民众尤其是青年人,致使很多普通民众也主动追求和平演变以图改变自身困境。我们只有针锋相对,提出更切合民众利益的文明、民主诉求,才能占据道义制高点和争取到话语权。对于在1966-1976年受过冲击的好人,要向他们指出走资派转移文革斗争矛头、挑动群众斗群众的历史责任,争取他们对新文革的理解、支持、参与。  
    【6】关于我对当前群众运动问题的理解,参见拙作“瓮安三论”:《瓮安事件,等待一声至关重要的道歉》、《从瓮安事件看群众运动》、《瓮安事件:与石宗源同学一起温习历史哲学》。以上三文乌有之乡网站有载。  
      
    2008、8、13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