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亲身经历:在加拿大我把华人女律师告上法庭

Saint88

Administrator
注册
2004-05-08
消息
18,276
荣誉分数
279
声望点数
243
网友亲身经历:在加拿大我把华人女律师告上法庭

网友初道 2009-01-29 10:39 信息港论坛
打官司是很伤脑筋,很麻烦的事,平民百姓不是忍无可忍,万不得已,没人喜欢纠缠于官非。劳民伤财暂且不论, 那种悬而末决,胜负难料的状态,实在不是一种愉快经验。尤其身在他乡,语言迥异, 对于以母语争执就非强项的我来说,可谓避之唯恐不及。然而 2007年夏天,我却把一位华人女律师告上了安省的小额法庭。

说起来,原告被告力量对比悬殊, 我根本不是对手。我法律知识有限,而她是专业律师;我的英语纯凭自学,而她英语专业,出师名校,英文似乎比中文还溜。.若问事端缘由,一言以蔽之:忍无可忍,不平则鸣。

(一)

事情还须追溯到2005年夏, 我们夫妇由于不慎与轻信,与一家本地最大的兜售假期分享会员制(Timeshare)的公司签署了一份长达45年的会员制合同,同时交纳了约七千加元.事后意识到其中的多处陷阱猫腻,在十天冷却期内以各种方式试图取消合约。此要求不但未被接纳,反而被该公司的总裁与经理多次致电威胁要起诉我。本人一贯不爱吃罚酒,如蒙耐心解释,以礼相待,可能会认栽认赔;可面对无理威胁,反而决定与之交战,奉陪到底。在等待挨告月余不果之后,将这家公司送上了被告席。

到法庭打官司,与生俱来头一遭。面对威胁,虽说嘴上未示弱让对方 “Go ahead”,心中不免忐忑不安。预审(pretrial)排在2006年1月下旬,我自2005年12月就开始物色律师。最初就曾联系过这位同胞女律师,因见她的网页中介绍她如何善于出庭争辩,但一直未得到正式回复。不得已,我先后聘请了二位白人律师,他们都自称对timeshare行业了如指掌,经验老道,但第一名老律师思维混乱,条理不清,不做任何准备就上庭, 说他全凭 “即席发挥”。结果在预审中,前言不搭后语,哪把壶不开提哪把,被对方律师冷嘲热讽,奚落一顿。而我一味依赖律师,未作准备,话一句也未能说到点子上,被法官责斥一通:“你要是上庭,必输!我知道你不愿听这话,但我必须告诉你”。毫无结果的预审一结束,我便与该律师解约两清。第二位中年律师显得很精干,但此案太小,不足费心,他未看任何案例有关文档,证词,合同便重新写了一份状子(pleading)。电邮给我一看,通篇错误百出, 次序混乱,因果倒置。第二次见面的一个小时,全是在帮他纠正错误,理清线索,当他将修正后的pleading再发送来之后,我几近绝望,仍是错误满篇, 事实不清。当时开庭之日已排在2006年5月2日。

从2006年1月到4月, 在我同这两位白人律师打交道期间,收到了那位华人女律师的回复,她对接手此案表示了极大兴趣,并用电邮确认报价,预审费用400元全包,庭审(trial)费用1000元全包, 包括见面,准备及上庭。由于阴差阳错,再加上她从来未接手过此类案件, 我又已付另外二位律师费用,故当时未能雇她。面临第二位律师的疏忽于责,我想到只要律师认真办案,有无经验不是最重要的, 其实有些法律实习生最为尽责,认真。何况她毕竟是正牌律师.又同文同种沟通容易。她还表示,她对牵涉上百万资金的案子和一万元的案子一视同仁.不做好充分准备, 决不上庭,我抱着不妨谈谈的想法约定4月8日与其会面, 事先同意每半小时咨询费50加元, 若委托办案就包在1000元的一揽子收费之中..

带上所有案卷和research文件,和她相约在那个周六的下午。她一开始就一拍桌子 ,义愤填膺地说,“这些人骗人钱财, 良心上怎能过得去?” 我虽然感到她有做戏之嫌, 但姑妄听之。她说 她将用20小时来准备这区区小案,进行research等等. 我说其实不必, 我已做了大量准备及research, 只须她审阅这些文件并主持上庭即成。会谈进行了一小时,内容包括她自己过去的成功,包括我与其他二个律师的经历,他们的姓名, 包括此事对我的影响及伤害, 包括不同法官对案子处理结果不同的可能性,提到若遇到一位叫斯坦的法官,必判我赢。甚至许诺会教我上庭怎样着装, 怎样打理发型, 但就是未曾像另外两位律师一样问及案情。当时,我对是否再换律师十分犹豫, 因又要重新叙述一切,还牵涉到再付费用。

会谈结束, 我表示要付她100元会谈费, 出乎意料, 她说算了吧,你已经损失了很多钱.今天的免费了。这使我十分感动,说 “这怎么可以,你花了时间。” 我一向对古道热肠, 侠肝义胆推崇有加。 这回以为遇上了同道, 逐决定用她作为我出庭的律师。她表示,会抽空看看所有文件,在4月12日之前通知我是否需要延缓庭审日,因她还有一大案需要准备。我十分不情愿延期, 想尽早结束恶梦。但她强调,待审阅文件之后再定。另外,她得知我另有一套文件copy在第二个律师那里,给她的都是原件,说最好不再复印, “因为纸张都是树木造的,节省纸张就是避免浪费森林资源” 。这种观念十分合乎我的环保理念。我问她,可否先付一半款项,答曰: “没问题”. 随即我留下一张500元的支票。
.
告别之后,顿感轻松。次日与同事谈起, 白人同事感慨道,还是应找同文同族的律师,毕竟律师会注意自已在本族社区的声誉,不致于掉以轻心,视若儿戏。我哪里料到,一场恶梦才刚刚启幕。

(二)

她没有准备retainer’s agreement, 我想当然地认为我们之间的email 即等于收费标准确定书。第二天,我婉转地与第二位律师解约,以后拿到部分退款。


我身心放松地等到4月12日,并未得到任何是否延期庭审的信息.我觉得律师日程繁忙,不妨再多等几天.但等来等去不见下文。她的答话机留话已满,不能留话, 电邮有去无回,我的支票也未曾兑走。至4月18日,我开始沉不住气了,甚至耽心她发生了意外。这时,离5月2日开庭只有二周,不但我的重要文件全在她手,而且律师与客户之间从未有过案情讨论问答。时不我待, 我试图在本地一家中文网站上发寻人启事, 但网主P先生说此举不妥,劝我报警。我照此办理, 警察的答复说, 只有亲朋方可报某人失踪, 若只是客户,不可越俎代苞。无奈,只有听天由命。

4月20日终于得到了她的回话, 通知我庭审已经推迟, 她未及时回复的原因是患了感冒, 在家休假一周。我之所以提及此段是因为在其最后的账单中提及此病休期在为我准备案子。至于事实是忘我工作, 还是忘了圆谎, 不得而知.

新的庭讯日定在2006年7月4日上午。直至5月中旬, 这位女律师未曾联系过我,我便发了一个email, 问她准备何时见我,是否准备见我的证人, 因证人之一即将远行, 7月将不在安省。.5月17日,她回复我的电邮,说为了开始准备案子,一是希望我交足余款500元, 二是让我确认原先说好的一千元只包一天庭审,若多于一天, 每多上庭一次需额外多付一千元。这个要求真如同当头一棒, 令我目瞪口呆。我当然不能认同这种出尔反尔, 趁火打劫。但又受制于人, 进退两难。经反复斟酌,回复一电邮,说我只能确认我们当初的email双方协议.并将其原email forward 过去。.

从此以后, 她对我挂之悬之, 不理不睬,不接电话,不复电邮, 置人于水火, 而自己隔岸观火,无动于衷。本是同胞,相煎何急?

5月27日, 我随电邮附上一封英文信, 大意如下:

我一直在耐心地徒劳地等待你的回复。我理解作为律师,你一定排期紧凑,但对我置之不理到如今颇为不公平,尤其是我已经付给你所认可的一揽子收费的百分之五十, 而且同意在你所要求的期限内付满余款的前提下。.

若你因上庭的原因而未能及时回复,请接受我对自己无端之愤慨的歉意, 我只是不明白事情安排的伦理准则.

我已经向你表述过通知我的证人举行可能的会议之迫切性, 因她6月至8月要远行,她有自己的日程要安排,一旦确定就不便更改。

我将自今日起再等三天, 如果三天,最多四天仍未接到你的回复, 请将我所有材料以及未用的余款还给我。.

到目前为止, 我所得到的唯一服务只是你把庭审从5月2日延至7月4日,这是我十分勉强接受的变化,你说你需要更多的时间准备.我不得不配合你, 如今你具备了庭审前的时间框架,我搞不懂你为何不认同及时取证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为何不利用你提到的所需时间去尽可能地收集事实和有利证据?

同文同种同根是我雇你的主要原因之一, 本人以为基于此会得到更多的关注和考虑,特别是我有过与其他两位非华裔律师的不快经历。我本以为这回会有所不同, 但也许我错了,相同背景也许并不意味着相同的价值观念和德行标准。


没有其它一件事会令我更愉悦-即事实证明我上述推断是错误的.期待着你的早日回复。”

信发出去的第四天晚上, 即我限定的最后期限, 收到了女律师的回复。 据她解释, 她以为已经复我, 不料却将email存在draft里了。在回信中说证人不能出庭便无价值, 说庭审往往会多于一天。对我急于了解答案的收费标准却只字不提。令人费解的是如此聊聊数语,为何要存到draft里去?

又是三天过去, 问题仍是悬而未决。她知道我的家中, 办公室和手机电话号码, 她了解我正处于焦虑之中, 但就是不接电话。6月2日,我借同事手机致电,这次她马上接这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当听到我自报姓名,其反应是: “啊,是你!你一定是为了钱数的事吧? 为了公平起见, 这样好不好: 如果需要多于一天,每天500元怎么样?不必每天一千元了。” 我表示我实在无力拿出更多的律师费。最后我主张,她只需一次出庭即可,万一一天庭审不能结束, 以后出庭我自己去。她口头上应承了这一选择。我问她那个周末可否约见会谈, 她说要等到下个周末, 我静等通知即可。从她的口气中, 我已有一种不良的预感。

这种出尔反尔, 重新议价的做法是违反消费者保护法的。Consumer Protection Act2002规定:

It is an unfair practice for a person to use his, her or its custody or control of a consumer’s goods to pressure the consumer into renegotiating the terms of a consumer transaction. 2002, c. 30, Sched. A, s. 16.

(三)

我没有等来预期的约见通知, 却是解约的电邮。2006年6月12日晚9点55分,接到其email, 原文如下:

I have done some serious thinking on your file and I sense there was a loss of confidence and trust in my ability. And I feel once the confidence is eroded, it is virtually impossible for us to continue a client-solicitor relationship.I trust it serves your interest to retain an another lawyer to assist you on this matter, or alternatively, to proceed on your own.

I will be sending you my invoice for services rendered and please advise your next counsel of choice so I can forward your file.

这就是说在节骨眼上, 她把我踹了。此时离7月4日上午星期一开庭,包括7月1日国庆节长周末, 只剩下21天,工作日只剩下14天。我被逼到了死角。如果不将庭审延期, 我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律师, 而我又没有什么可以成立的理由再一次延期。我想起在pretrial之前曾经联系的一位白人律师, 他曾在电话上给了我半小时的免费咨询, 报价小额法庭采取一揽子收费的办法,1500元全包。他当时己有13年的律师经验。我本想雇他的, 但其日程己排满, 预审那天另有安排,因此才有了雇用其他二位律师的经历。这次我试着再次找他, 答曰:7月4日之后有其它一庭审,需要准备。在这之前不便接新案子出庭。

我决定先从女律师处取回材料再说, 并期望拿到一些退款。到了她的办公室,秘书出来应酬,将所有的材料还给了我, 分文不退。在短短的半年中,这是她的第三位秘书小姐。,四月中旬 “她失踪”期间没有秘书接电话。6月16日接到了其账单以及案例分析报告的email,内容如下:
 

Saint88

Administrator
注册
2004-05-08
消息
18,276
荣誉分数
279
声望点数
243
1.To meet with client and to discuss case details and to inform client of legal procedures. Services rendered April 8th.1 hour.
4月8日会谈,讨论案例细节,告知客户法律程序,1小时。
(实际上,案例细节只字未涉及,法律程序就是劝告应该延期庭审,以及怎样给法官留个好印象)。

2. To review extensive file compiled by client and to formulate trial theme andanalyze strengths and weaknesses of case. Service rendered April 14th, 1 hour.
4月14日,审核文件, 分析案例的强弱点,1小时。
(请注意,这期间是她生病请假“失踪”的那一周)

3.To conduct initial research on text book and articles and to photocopy excerpts of text book and to prepare initial memo. Service rendered, May 1st, 1.5 hours.

5月1日,进行初次研究书本和文章,复印有关内容,准备备忘录。1.5 小时。
(请注意,这些所谓的研究结果复印材料,与本案毫无关联,不知道是为哪个案子印的。因为5月17日的要求另议价的电子邮件中,提到为了开始准备,须交余款 500元。这说明在这之前尚未开始。另外,印了60多页本省消费者保护法案,如果她真是看过我提供的材料,就应当注意到,我已经提供给她10页的用得上的条款,没有必要全部印下来。这个法案不应当算她的研究成果,任何人上网都能够看到)。

4.To conduct further research on jurisprudence and to research on line and to print out case laws and legislation for reference and to prepare second memo. Service rendered, May 2nd, 2.8 hours.

5月2日,在网上进一步从事法律理论研究,复印法律个案和宪法作为参考资料,准备第二个备忘录,2.8 小时。
(再请注意所印资料与本案无关。我手中有这 些所谓的“研究成果”。其中甚至还有名词定义解释----- unconscionability .难道我应该付一位律师150一小时的费用来进行这种小学生都能做的“research” 吗?)

5.To discuss case with Stan and to canvass his opinion and further refine trial strategy. Service rendered, May 25th, 0.2 hour.
与斯坦讨论获取他就本案的意见,并进一步过滤庭审的战略, 0.2 小时。
(消费者保护法案提到:“ If a consumer is receiving goods or services on an ongoing or periodic basis and there is a material change in such goods or services, the goods or services shall be deemed to be unsolicited from the time of the material change forward unless the supplier is able to establish that the consumer consented to the material change.CPA2002, c. 30, Sched. A, s. 13 (4).” 这就是说,如果在消费者受到服务的过程中,若有材料变化的情况发生,除非能证明消费者同意这种变化,否则服务及被视为未经许可的兜售。在普通法的原则下,这种随时变换价格的做法称作“counter offer”, 只有客户同意并接受了“counter offer”,它才有效。否则原来的合同即失效。当5月17日她提出新的价位之后,我未能认可,她没有理由再让我为她以后做的事付款。

1.To meet with client and to discuss case details and to inform client of legal procedures. Services rendered April 8th.1 hour.
4月8日会谈,讨论案例细节,告知客户法律程序,1小时。
(实际上,案例细节只字未涉及,法律程序就是劝告应该延期庭审,以及怎样给法官留个好印象)。

2. To review extensive file compiled by client and to formulate trial theme andanalyze strengths and weaknesses of case. Service rendered April 14th, 1 hour.
4月14日,审核文件, 分析案例的强弱点,1小时。
(请注意,这期间是她生病请假“失踪”的那一周)

3.To conduct initial research on text book and articles and to photocopy excerpts of text book and to prepare initial memo. Service rendered, May 1st, 1.5 hours.

5月1日,进行初次研究书本和文章,复印有关内容,准备备忘录。1.5 小时。
(请注意,这些所谓的研究结果复印材料,与本案毫无关联,不知道是为哪个案子印的。因为5月17日的要求另议价的电子邮件中,提到为了开始准备,须交余款 500元。这说明在这之前尚未开始。另外,印了60多页本省消费者保护法案,如果她真是看过我提供的材料,就应当注意到,我已经提供给她10页的用得上的条款,没有必要全部印下来。这个法案不应当算她的研究成果,任何人上网都能够看到)。

4.To conduct further research on jurisprudence and to research on line and to print out case laws and legislation for reference and to prepare second memo. Service rendered, May 2nd, 2.8 hours.

5月2日,在网上进一步从事法律理论研究,复印法律个案和宪法作为参考资料,准备第二个备忘录,2.8 小时。
(再请注意所印资料与本案无关。我手中有这 些所谓的“研究成果”。其中甚至还有名词定义解释----- unconscionability .难道我应该付一位律师150一小时的费用来进行这种小学生都能做的“research” 吗?)

5.To discuss case with Stan and to canvass his opinion and further refine trial strategy. Service rendered, May 25th, 0.2 hour.
与斯坦讨论获取他就本案的意见,并进一步过滤庭审的战略, 0.2 小时。
(消费者保护法案提到:“ If a consumer is receiving goods or services on an ongoing or periodic basis and there is a material change in such goods or services, the goods or services shall be deemed to be unsolicited from the time of the material change forward unless the supplier is able to establish that the consumer consented to the material change.CPA2002, c. 30, Sched. A, s. 13 (4).” 这就是说,如果在消费者受到服务的过程中,若有材料变化的情况发生,除非能证明消费者同意这种变化,否则服务及被视为未经许可的兜售。在普通法的原则下,这种随时变换价格的做法称作“counter offer”, 只有客户同意并接受了“counter offer”,它才有效。否则原来的合同即失效。当5月17日她提出新的价位之后,我未能认可,她没有理由再让我为她以后做的事付款。

她的“指示”要点归纳如下:

1. 设法证明对方进行不公平操作;

2. 设法证明对方无良演示误导;
根据消费者保护法条款,如果一位消费者基于以下原因不能合理的保护自己的利益,如残疾,无知,文盲,不能理解合约中的语言或有关条文等等,你应该依赖于你对语言的无力理解和无知。
(这可以说是侮辱,我是自己与对方律师较量打赢的官司)。

3. 一旦第一点或第二点成立,你就可以用上你的第三点:
根据法案18项,如果能证明不公平操作,你就会有一年的时间取消合同。我建议你不要用十天冷却期来辩论,而是依赖一年的条款。
(我就是赢在十天冷却期的保护条款上,不公平操作是最难证明的。何况每个消费者都签了字认可我们没有受骗。在仓促签约的情况下,没人可能对所简签的无数条文一一细读)

最后的要点,即象我以前所说,法官不同,观点不同,你最后是否能赢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在庭上你所遇到的法官。如果你给法官好的印象,法官会同情你这个普通消费者, 会倾向于帮助你,不然的话, 你的案子最终会输掉。

…… ……

如果女律师在解约之前能给我这些建议,我会感激她。但此时这番评判,不免使我想到具有更多的自我保护成分。换句话说,是为了“合理 ”地吞下我的钱,分文不退。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是天经地义的。她这样行事,用她的话反问一句:“良心上怎么过得去?”

(四)

至此, 我己无退路, 亦不能指望外援, 横下心来,背水一战。好在我己准备了充足的证据, 并在网上联络到几十名同一家公司的受害人,包括加拿大人,东欧各国人,印巴人.菲律宾人以及中国人。这些人都是中产阶级,有电脑专家,银行职员,中小企业主,社会工作者, 政府雇员, 等等。大家对上当受骗共有切肤之痛, 彼此声援,甘愿作证。一方面我准备了一份问卷, 列举销售误导的种种事实, 让大家选择TRUE或FALSE的回答,并签名写下各自的电话号码;另一方面,我请假到小额法庭读先例案卷,十元读一份案卷, 总共读过七个案例,并按照案例上其他原告的信息与他们电话联系, 总结经验教训。接电话者都反应踊跃,尽力提供更多的信息。到那时为止,尚未有人赢过官司,律师和paralegal代理的案子多为厅外和解了结。而且,这家公司从未当过原告, 是法庭上的常年被告。当初的威胁不过是想把势单力孤的消费者吓唬回去。有人提议我借一本书,名为 “Represent Yourself in Court”, 作者是Paul Bergman. 图书馆借不到, 在网上订了一本二手的书,共600多页, 快速阅完, 学到不少法律常识。 我想没有哪一位律师肯为区区小案花这等功夫, 这倒是应了一句话, 求人不如求己。.

2006年7月4日庭审, 共有十几位证人到庭声援, 真是各国人民大团结。后来证明,幸亏被告缺席, 因为那时我不懂法庭规矩,将证人名单和有关证据在开庭30天前提交给法庭和对方,否则庭审时不予认可,也不准证人作证。这件事,女律师未做也未建议我做。那年秋季,我偶尔了解到这一规定, 循规办事将约20位证人名单提前呈交。在11月6日的庭审上,我面对的是被告公司的具有20多年经验的白人律师,凶悍难缠的白人总裁和经理。我方证人的证词对树立我的credibility起了重要作用。我坚信,法官是根据法律条文和事实证据判案的, 决不象女律师所说是根据印象判我胜诉。律师能得出这种结论,实在是缺乏专业水准。本来基于我提供的材料, 加上一定的准备她可以代我打赢官司的。我也许诺过一旦胜诉, 会撰文表扬称赞她。客户的称赞远远胜于她自己的广告。由于私欲,她丧失了双赢的机会。

(五)

2007年7月18日我将女律师告上小额法庭, 告她Malpractice, 即无良操作。我认为她处理我案的行为有违职业操守, 毫无公义道德。而且我相信这种行为不会是唯一的例外, 我也风闻过他人的负面评价。如果不给予教训,会有更多的人身受其害。我这样做,也是维护一个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凭心而论, 500元不是什么大钱, 生活中随时会在这里那里损失或省出区区500元。我自认决非斤斤计较之辈,有些比这大得多的损失皆took it easy, let it go。那第一场官司我胜诉之后拿回了所交的约7000元加上法庭费用175元之后, 马上捐出1000元给慈善机构。我把律师告上法庭是因其所作所为, 难以容忍, 欺人太甚。

也有人问我,为何不状告前二位白人律师?我说尽管他们没有尽责,但毕竟花了时间,与我讨论本案, 或参加预审,或准备过文件。即使与女律师唯一的一小时会谈并未涉及正题, 即使她说过那Interview 100元勾销算了, 我仍同意付她那100元钱。我索要的是退回400元及法庭费用, 加上5000元Punitive damage。因为她的行为曾对我构成难以忍受的精神折磨。本省小额法庭的上限是10000元,我要求5000元的精神损失费,并不过份。

2007年8月8日她向法庭提交了辩词(defense)。她说原告显然是以为庭前准备只是会见证人, 不明白还包括review files 和作research; 还说不存在她以低收费引诱原告换律师的指控,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原告还有其他律师。2007年8月8日她向法庭提交了辩词(defense)。她说原告显然是以为庭前准备只是会见证人, 不明白还包括review files 和作research; 还说不存在她以低收费引诱原告换律师的指控,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我还雇了其他律师。她要求法庭取消此案,我赔她钱(dismiss the case with cost)。

尽管这些论调强词夺理, 还是决定予以驳斥。 不久我向法庭和被告提交了一封信,说明几点:

1. 我当然懂得准备工作包括审阅文件和research, 否则就不会在初次见面呈交我的所有文件, 证据和research结果请她过目;

2. 她完全了解我曾经雇过和正在雇的二位律师。她1月16日在确认1000元全包的email来往回复中,就有关于我雇用的第一位老律师的内容。4月8日与之会面时, 她曾问我怎么拼写当时尚未解约的第二位律师的姓名, 还顺手记了下来。

这封信发出不久,收到法庭Settlement Conference 的通知, 定在2007年10月3日上午10点双方到法庭报到。之后,女律师要求延期, 因她那天需要到一小城市出庭, 我回复了书面同意书。新的协调日定在2007年12月17日, 我如期前往,被告无端缺席。在等待了25分钟之后,法官决定罚对方付我100元,并注明倘若一月之内, 罚款寄到法庭, 则另行排期; 若钱不到位, 取消其辩词(Struck the defense )。 1月17日是被告付100元罚款的截止期限。
 

Saint88

Administrator
注册
2004-05-08
消息
18,276
荣誉分数
279
声望点数
243
2008年1月中旬,女律师在寄给法庭100元罚金前后,曾试图与我厅外和解。但因双方和解条件相去甚远,未能达成一致。

事情至此,我己经把几百元钱以及输赢的问题抛之九霄, 唯求一个可以讲理的地方。.用秋菊的话是要 “讨个说法”。

(六)

2008年8月18日, 与女律师在小额法庭对垒, 她单刀赴会, 我有一批支持者。

女法官说, 她已看了全部案卷, 问我是想先说点什么, 还是直接进入问讯程序。 我要求发言。 因为据我了解, 如果万一一方想上诉, 上诉庭的法官是不会重新看案卷的, 只听法庭录音。长话短说, 我将来龙去脉, 原来写了五张纸的故事压缩为二张, 简要作了交待, 夹叙夹议, 并引用消费者保护法的有关条款作为论述依据, 法官很耐心地听着, 间或询问或澄清几个问题, 无甚异议。

轮到女律师发问,这在程序上称为Cross exam。 她试图着重强调我用过三个律师, 连续解雇了前两个,以此说明问题在于我, 我如实解释了这一点: 第一个老律师未作任何准备, 全凭所谓的即兴发挥, 直到预审前一天, 尚没弄清第二天是正始庭审还是预审。我在见女律师讨论之前, 并未解雇第二位律师。 在决定换律师后, 才非常婉转客气地与之解约, 并且, 拿到了部分退款。她又问我, 是否我对打赢那个与Time Share 公司的官司抱有很高的期望, 才去找律师的, 换言之, 她意在为自己的举措辨解,即不愿承担万一输掉官司的抱怨或压力。 这真是无稽之谈,谁雇律师是为了输掉官司?
 
女律师发言时, 她为自己的辨词大意如下: “坦率地说, 我最初接案时有点勉强, 因为原告已经有了其它律师 (这说法与她向法庭提交的正式辨词自相矛盾, 她否认接案时知道我有了其他律师)。 我没有引诱原告换律师, 当我们开始讨论收费时, 我心目中上庭不过一天可以了案, 但我那时并非很有经验, 而且恰巧有另一个案子延续了两天。我想, 此案也许会不止一天,我想第二天也挣钱。 后来我们双方达成协议, 我只出庭一次, 如多于一天, 她自己上庭。 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和谘询,我意识到不能如此操作。 一旦我的名字在案, 我就要伴随到底。但同时我察觉到了她对我在失去信任,认为我在以低费引诱她然后再要高价。我想,她已经压力蛮大, 对赢官司有很高的期望值, 若万一赢不了, 我可不想一生忍受她的抱怨。 更重要的是,如果失去了彼此的信任,我就有可能不能把事情做好,为了她的利益起见,我不得不按自己的行事方式来处理此事。”

接下来法官与女律师之间展开的问答十分有趣, 一方质问加上驳斥, 另一方由于理屈,徒有招架之功, 毫无还击之力。

法官: “你与客户之间最初的协议为何,是一千元全包吗?”
被告: “是的, 我们未具体提及多少天”。
法官: “你怎么可以先定了协议,然后随心所欲地更改条件? 这难道是你从事生意犯错和缺乏经验的代价吗?”
被告: “是的。”
法官: “而这不应转嫁到你客户的头上吧?”
被告: “我同意。”

法官: “你知道, 律师们有时会低估或高估他的工作量。 你的客户对法律体系不明就理,你说你会替她打理事情。 但是我很难理解你怎么能够报价一千元全包, 然后你又单方通知她要更改协约的条款!”
被告: “ 我同意您的说法,如果我重做这件事,我会心甘情愿地退还全额。”
法官: “就你的帐单而言,你按小时费来计算。你是哪年获得律师执照的?”
被告: “2003年”
法官: “我不讨论你的小时费,再强调一遍,你定的是一揽子收费(flat fee),我不清楚什么是小额法庭折扣(discount)。”
被告: “我只是试图列举我的工作量, 正常情况下要收多少钱, 因为是小额法庭,所以我只收这个数目。”
法官: “另一个问题,并非你所有的所谓研究或时间花费都可以应用于此案。”
被告: “这是可能的,是可能的”。
法官: “我并未看到你的备审案件目录,你有过吗或者你打算过介绍任何一项吗?”
被告: “我在帐单上列举了,上面有何日何时我做过什么。”
法官: “你说过你不收她初次谘询的费用吗?”
被告: “说过,但是她感兴趣用我,并坚持付费。所以我就也把这一小时列入帐单了。”
法官: “那么,什么是服务费? 我在试图看懂你的帐单,我看不出什么折扣。”
被告: “服务费是7.1小时,每小时150元, 二者相乘是1065元, 因是小额法庭,我只收500元。”
法官: “可你并未代她出庭,原来的合约中是1000元包括出庭和准备工作的,而你又单方面地改动合约条款。你认为她能从你的某些工作中受益吗?”
被告: “若她用的话, 她应该受益, 她选择了弃之不用。 我强烈地感到基于我的工作,我能取胜,当然这样说不合时宜, 因我并未出庭。 这是个人观点。我认为依赖于这些研究分析能够取胜。”
法官: “你说用了7.1个小时去审理她的大量文件,文件有多大量?”
被告: “有这么厚,我没有留下所有的东西,也未复印,是一大卷文件。”

最后法官问我有什么问题,接受书上的建议和与Timeshare公司打官司的经验, 面对能言善辩的对手,可以选择不问任何问题, 不给对方进一步发言的机会。 反正我已经把事实叙述清楚了, 该讲的理也讲了, 所以我选择不再提问, 交给法官判决。
休庭之后,法官判决如下:

“我认为,基于我面前所有证据的考虑,被告由于自己计算不当, 擅自改变合约条款是不当的,它致使原告在出庭临近时, 无人代理此案, 压力倍增。被告进行的案情研究于事无助, 包括她的一些复印文件, 原告早已提供给她了。

尽管原告声称因为经历了巨大的压力和焦虑, 但因没有医疗报告证实这些精神压力和焦虑。 因此, 我判决, 原告有资格获得500元退款,并获得由此所造成不便的补偿200元, 加上判决前自立案之时到判决后的利息。 精神损失方面, 由于缺乏证据,不予考虑。”

女律师申辩: “原告只要求退还400元加上法庭费;并未要求全部500元退款, 在今天之前, 我的庭外合解提议是退她这些钱, 即总共575元。她不接受我的出价。 那么应该是我有资格得到不便费的补偿,而不是她。”

法官说: 你可以要求你得到不便费补偿, 但我不予以考虑。 法庭费应由双方共同承担,所以也不再考虑,我改判退还原告400元加上200元共600元。

宣判结束。我对结果很满意,我追求的是公义,是一个讲理的平台, 即使输掉官司,也在所不惜。以前听说过有美国人宁愿花一千元来讲一元钱的理,我充分理解这种精神。我想,她能如此对我,一定不是唯一的例子,必有其他人在吃亏之后无可奈何,即使媒体都不敢轻易招惹律师。然而,北美法律的公正性,就在于古老中国所推崇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在法庭上,她只是一个被告,只是这个被告强悍了点儿。在起诉她之前,我也不懂,曾致电法庭问,我是否可以起诉律师, 回答是:“当然可以”。

不久之后, 女律师寄来支票, 不但有600元加利息, 还多付了175元法庭费。 我立即退了回去, 谢谢她的慷慨, 表示多余的钱并非法庭判决, 我不能接受。 第二张支票是正确的数目, 我收下了。

通过此事,我体会到一点。法制社会不允许恃强凌弱, 任何人都无权凌驾于法律之上。本来, 女律师有英语和法律知识之长项, 利用自己的优势公平地服务于同胞 , 社区,是多么令人愉悦的事! 圣经上说, 施比受有福。 然而, 在金钱面前,人会丧失起码的良知, 会趁火打劫, 忘乎所以。 希望此事能够使她引以为训, 反躬自省, 改弦更张,避免重蹈覆辙。

 

矛盾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11-08
消息
127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What a strong lady! What a spirit! As a Chinese, I am so proud of you.
 

云中月

新手上路
注册
2008-09-03
消息
105
荣誉分数
6
声望点数
0
“这些人骗人钱财, 良心上怎能过得去?”

靠! 良心????一出手就不专业,专业的律师要么只谈事实和条文,把黑说成太黑了,要么就歪曲事实和曲解条文,把黑说成太白了,哪有谈良心不良心的呀?
 

Spieler

知名会员
注册
2007-07-23
消息
449
荣誉分数
4
声望点数
128
前车之鉴,值得一读。正当权益,寸步不让。只要自己占着理,勇于挑战,认真研究,准备周全,就可以赢。本人也曾经起诉过欧洲某国政府,而且大获全胜。
 

lilidoo

资深人士
VIP
注册
2003-06-05
消息
4,678
荣誉分数
446
声望点数
243
这官司够便宜的.这个女律师要的不贵
 

cawxy

新手上路
注册
2007-12-22
消息
18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1

楼主厉害,佩服。渥太华的老移民应该知道那个女律师是谁。楼主若是事先资询一下女律师的情况,就不会找她了。
 

jun martin

新手上路
注册
2008-10-24
消息
7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support

Some solicitors just want mony and do not work.
 

坐山雕

新手上路
注册
2008-08-27
消息
357
荣誉分数
6
声望点数
0
楼主厉害,佩服。渥太华的老移民应该知道那个女律师是谁。楼主若是事先资询一下女律师的情况,就不会找她了。
您说的是W姓律师吧?
 

heureux

闲逛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4-07-18
消息
44,579
荣誉分数
19,611
声望点数
1,393
楼上的,咋知道这个女律师是渥村的? :confused:
 

网络游仙

新手上路
注册
2008-10-21
消息
45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所在地
OTTOWA
真心佩服和感谢楼主!希望你的故事能激励更多的同胞去保护自己的权益!
多行不义必自毙!这种贪婪堕落的律师肯定不会有好结果的!肯定要受到天谴!
 

Zhongghua

知名会员
注册
2005-02-01
消息
51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16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story. I have similar story to deal with a Chinese lawyer in Ottawa. I also want to take her to the court.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