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 兰 修 女 的 另 一 脸

ManCreatedGod

珍惜生命,远离耶稣
VIP
注册
2009-09-03
消息
822
荣誉分数
177
声望点数
53
来源
:gun:
Dave Hunt (The Berean call)
翻 译 : 陶 柏 君


世 上 几 乎 无 人 不 认 识 德 兰 修 女 ; 她 舍 己 服 务 贫 苦 大 众 , 尤 其 是 对 印 度加 尔 各 答 的 照 顾 , 不 少 基 督 教 会 都 对 她 歌 功 颂 德 , 忘 却 天 主 教 根 本 上 没 有 真正 救 恩 。 以 下 由 Dave Hunt在 The Berean Call写 的 一 篇 报 导 , 可 见 德 兰 修 女 在 灵 性上 并 没 有 得 救 , 她 的 终 局 是 地 狱 。

另 外 David Cloud的 「 德 兰 修 女 是 一 个 真 正 基 督 徒 吗 ? 」 也 描 述 的 德 兰 修女 救 恩 的 真 相 ; 此 书 并 由 基 督 教 改 革 宗 出 版 社 翻 译 为 中 文 。

『 德 兰 修 女 曾 任 一 所 充 满 了 富 有 家 庭 子 弟 的 着 名 中 学 校 校 长 , 她 辞 去校 长 的 职 位 后 , 便 选 择 居 住 在 社 会 的 渣 滓 当 中 , 献 身 去 服 侍 最 贫 苦 的 大 众 。她 说 : 「 我 居 无 定 所 , 随 遇 而 安 , 有 时 睡 在 地 上 , 经 常 睡 在 充 满 老 鼠 的 屋 棚当 中 , 我 吃 用 我 所 服 侍 的 人 同 样 的 食 物 , 我 这 样 作 是 要 活 出 神 的 样 式 。 』

然 而 从 她 诊 所 以 前 的 同 事 及 医 生 当 中 有 无 数 报 告 , 却 说 到 病 人 并 没 有得 到 正 当 的 医 疗 和 药 物 。 而 诊 所 当 中 的 床 铺 、 家 具 和 一 般 的 情 况 与 死 囚 营 十分 相 似 , 并 不 像 一 所 医 院 或 诊 所 。 这 些 报 告 来 自 不 同 的 独 立 观 察 员 , 准 确 性十 分 高 。 举 例 来 说 , 玛 利 劳 顿 - 一 位 在 加 尔 各 达 的 自 愿 工 作 人 员 , 当 形 容 到德 兰 修 女 的 「 临 终 之 家 」 ﹝ Home for the Dying﹞ 时 这 样 写 :

『 我 第 一 个 印 像 令 我 想 起 从 照 片 上 和 记 录 片 中 看 到 的 纳 粹 死 亡 集 中 营 ,因 为 病 人 都 剃 光 了 头 。 那 里 一 张 椅 子 都 没 有 , 只 有 折 床 , 模 样 与 第 一 次 世 界大 战 的 行 军 折   床 相 似 ; 那 里 没 有 花 园 , 没 有 屋 外 的 空 地 , 甚 么 也 没 有 。 我心 里 说 这 算 是 甚 么 ? 那 里 有 两 间 大 房 子 , 其 中 一 间 住 有 五 、六 十 个 男 人 , 另外 一 间 住 了 同 数 目 的 女 人 , 他 们 都 是 临 终 的 病 人 ; 却 没 有 得 着 很 多 的 医 疗 服务 , 除 了 阿 士 匹 灵 外 , 再 也 没 有 其 他 的 止 痛 药 物 , 却 要 忍 受 着 末 期 癌 症 的 痛苦 。 』 ﹝Christopher Hitchens,The Missionary Position: Mother Teresa in Theory and in Practice, Verso, London, NewYork,1995 pp39-40﹞

我 们 不 是 德 兰 修 女 没 有 同 情 心 , 或 是 说 她 故 意 以 残 忍 对 待 病 人 ; 问 题是 出 在 她 天 主 教 的 信 仰 。 他 们 认 为 人 可 以 藉 着 受 苦 赚 取 救 恩 。 直 至 今 日 , 有不 少 的 天 主 教 的 修 士 和 修 女 穿 着 兽 毛 编 成 的 粗 内 衣 裤 , 把 石 子 放 在 鞋 子 里 面 ,鞭 笞 自 己 以 赎 罪 ; 他 们 故 意 自 寻 贫 穷 与 痛 苦 , 以 得 到 天 上 的 奖 赏 。 再 看 看 以下 这 例 子 :

『 准 备 使 用 这 三 层 楼 高 , 其 中 有 很 多 大 房 子 的 修 道 院 时 , 修 女 们 却 忙着 把 很 多 椅 子 搬 走 , 并 且 把 房 中 和 走 廊 中 的 地 毯 都 拿 走 , 他 们 把 床 褥 从 窗 口丢 到 楼 下 , 并 把 一 切 的 梳 化 、 椅 子 、 窗 帘 都 通 通 不 要 ; 邻 居 站 在 行 人 道 上 看得 莫 明 其 妙 。

这 所 美 丽 的 修 道 院 , 一 不 子 便 被 德 兰 修 女 改 造 , 为 要 协 助 为 她 工 作 的修 女 成 为 圣 洁 ; 大 客 厅 改 造 成 为 宿 舍 , 密 密 地 排 满 了 床 子 , 在 这 所 极 度 潮 湿的 屋 子 内 , 一 切 取 暖 的 设 备 都 关 掉 , 在 我 居 住 期 间 , 有 七 个 修 女 , 患 上 肺 结核 病 。 』 ﹝ Hitchens,p.45﹞

关 闭 取 暖 设 备 , 不 是 因 为 缺 乏 金 钱 , 德 兰 修 女 的 银 行 户 口 , 存 款 达 数千 万 元 , 足 以 能 够 付 担 暖 气 、 家 具 、 和 最 好 的 医 疗 设 备 。 但 是 她 却 不 愿 意 使用 这 些 「 奢 侈 品 」 ; 这 些 处 措 施 也 加 在 其 他 的 修 女 身 上 , 连 病 人 也 不 例 外 。毫 无 疑 问 地 , 德 兰 修 女 是 藉 着 各 样 的 缺 乏 和 贫 苦 , 以 赚 取 通 到 天 堂 的 途 径 。同 样 地 , 德 兰 修 女 也 用 同 样 的 方 法 , 把 痛 苦 加 在 病 人 身 上 , 为 要 赚 进 天 堂 。在 加 尔 各 答 殓 房 的 墙 上 写 着 : 「 我 今 天 离 开 这 里 到 天 堂 去 。 」

在 天 主 教 , 洗 礼 是 救 恩 的 必 须 条 件 。 很 多 人 都 知 道 德 兰 修 女 的 助 手 们会 私 下 为 病 人 洗 礼 , 她 们 把 浸 湿 的 毛 巾 放 在 病 人 发 烧 的 额 上 , 并 且 喃 喃 念 着天 主 教 的 祷 文 , 要 免 除 人 的 原 罪 , 得 以 进 入 天 国 , 这 自 然 免 不 了 炼 狱 的 途 径 。有 一 位 采 访 记 者 , 有 以 下 的 报 导 :

『 我 们 知 道 德 兰 修 女 在 各 地 的 存 款 , 足 以 能 够 在 孟 加 拉装 备 几 所 一 流的 诊 所 ;   她 没 有 这 样 做 , 取 而 代 之 的 是 破 旧 不 堪 , 落 后 原 始 的 住 所 ; 显 然可 见 这 是 一 个 故 意 的 作 为 , 这 不 是 诚 意 的 为 人 解 除 苦 难 , 而 是 一 个 邪 教 对 于死 亡 、 受 苦 和 隶 服 的 观 念 。

德 兰 修 女 自 己 却 在 患 上 心 脏 病 的 时 候 , 却 在 西 方 住 进 设 备 最 先 进 , 收费 最 昂 贵 的 医 院 。 此 外 在 一 个 录 影 的 访 问 上 , 她 为 自 己 的 作 为 作 解 释 , 说 到某 个 癌 症 末 期 的 病 人 有 着 无 比 的 痛 苦 时 ,德 兰 修 女 嘴 上 挂 着 微 笑 , 面 向 镜 头说 , 她 告 诉 这 病 人 , 你 现 在 像 基 督 一 样 在 十 架 上 忍 受 苦 难 , 所 以 耶 稣 必 定 在亲 吻 着 你 。 』 ﹝ Hitchens, p.41﹞

有 很 多 曾 与 德 兰 修 女 同 工 多 年 的 人 , 都 庆 幸 自 己 能 有 如 自 邪 教 中 逃 脱 。其 中 有 一 位 修 女 苏 珊 丝 ﹝ Susan Shields﹞ , 她 在 布 萨 克 斯 ﹝ 纽 约 市 一 区 ﹞ 、 罗马 和 三 藩 市 的 仁 爱 传 教 修 女 会 共 服 务 了 九 年 , 她 这 样 写 :

『 我 把 自 己 要 投 诉 的 良 心 压 抑 下 来 , 因 为 有 人 告 诉 我 们 , 圣 灵 正 引 领着 德 兰 修 女 , 若 对 她 存 有 疑 心 , 便 会 被 认 为 缺 乏 信 心 ; 更 坏 的 是 : 患 上 了 骄傲 之 罪 。 我 把 我 反 对 的 意 见 , 束 之 高 阁 , 并 且 希 望 有 一 天 能 明 白 这 里 所 发 生的 矛 盾 之 事 。 』 ﹝ Hitchens, p.44﹞

不 合 情 理 地 , 德 兰 修 女 又 与 一 群 声 名 狼 藉 的 人 来 往 , 一 同 合 照 , 接 受他 们 大 量 的 捐 款 , 又 祝 福 和 支 持 他 们 。 在 一 九 八 一 年 她 与 海 地 大 独 裁 者 Jean- Claude Duvalier的 妻 子 Michele  Duvalier合 照 , 同 时 接 受 海 地 政 府 的 Legiond'honneur奖 项 ; 德 兰 修 女 作 回 认 , 称 赞 海 地 对 于 贫 苦 大 众 的 照 顾 , 而 事实 上 海 地 的 穷 人 活 在 人 间 地 狱 当 中 。 不 久 这 大 独 裁 者 Duvaliers为 要 挽 救 自 己 的财 产 和 性 命 , 逃 离 海 地 。

我 们 也 有 德 兰 修 女 与 John-Roger的 合 照 , 当 时 每 人 都 知 道 John-Roger是 一名 大 骗 子 , 并 且 是 MSIA﹝ 灵 性 醒 觉 运 动 ﹞ 的 领 袖 ; 这 照 片 是 在 德 兰 修 女 接 受「 品 格 高 尚 奖 」 时 合 照 , 并 从 John-Roger手 中 接 受 了 一 万 元 的 奖 金 , 这 无 耻 的骗 子 曾 自 称 他 有 比 耶 稣 基 督 更 高 超 的 「 灵 性 意 识 」 。

数 以 百 万 计 的 人 认 为 德 兰 修 女 这 传 奇 性 的 女 士 , 必 会 成 为 日 后 罗 马 天主 教 的 圣 品 , 但 现 在 让 我 们 再 看 看 以 下 的 例 子 。

她 与 Lincoln Savings and Loan的 Charles Keating合 照 , 而 Keating目 前 正 在 监 狱因 讹 骗 罪 服 刑 , 他 欺 诈 了 无 辜 市 民 数 亿 元 。 他 是 一 个 忠 心 的 天 主 教 徒 , 德 兰修 女 每 次 到 加 州 时 都 探 访 他 , 他 最 少 捐 了 一 百 万 元 给 德 兰 修 女 ; 德 兰 修 女 甚至 为 他 写 信 向 法 官 LanceIto求 情 。 副 地 方 捡 察 官 PaulTurley覆 了 一 封 信 给 德 兰 修女 , 以 下 是 部 份 原 文 :

「 我 现 在 向 你 简 单 地 解 释 一 下 Mr.Keating被 定 罪 的 原 因 , 是 以 你 可 以 明白 到 他 捐 款 给 你 的 金 钱 来 源 , 我 并 提 议 你 , 基 于 道 义 上 的 责 任 , 把 该 笔 金 钱退 回 给 原 主 。

请 自 问 一 下 耶 稣 基 督 会 如 何 作 ...祂 会 否 接 受 偷 来 的 钱 财 ? 我 相 信 祂 会马 上 归 还 原 主 , 妳 应 以 祂 为 榜 样 。 这 是 不 义 之 财 , 是 用 欺 骗 的 方 法 得 来 , 不要 接 受 他 的 赎 罪 卷 ﹝ indulgence:天 主 教 教 导 罪 人 可 以 以 金 钱 赎 罪 - 译 者 。 ﹞ ,不 要 保 留 这 批 金 钱 , 要 把 它 退 还 给 以 血 汗 赚 回 来 的 主 人 。 」 ﹝ Hitchens, pp68-70﹞

这 封 信 发 出 已 有 四 年 了 , 最 近 我 接 到 现 为 助 理 捡 察 官 Turley的 回 信 , 他说 他 没 有 接 到 德 兰 修 女 的 回 信 , 也 没 有 接 到 任 何 退 回 的 款 项 。
 

ManCreatedGod

珍惜生命,远离耶稣
VIP
注册
2009-09-03
消息
822
荣誉分数
177
声望点数
53
德兰修女,光脸被加精了,这麻脸也应该加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