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 又临六四国伤日

老闹子

知名会员
VIP
注册
2009-03-07
消息
4,194
荣誉分数
861
声望点数
123
  • 南怀瑾老先生是奇人,是大家。我揣测,老先生以为,居山林是为己,居闹市是为人。所以老先生选择了后者。倘若老先生真的归隐了山林,也许是佛界的幸事,可却是文化界的损失。至多中国又出了一个由闹市走向山林的弘一法师。
    是我不对,拿南老先生开玩笑来为自己掩过饰非。深刻检讨。:)

    不过,对于老先生不入山门的原因,我的理解可能跟春秋兄有一点点不同。我相信居山居市都可以是既为己也为人。哪里适合自己就居哪里,就看能否如小马哥所说:平心静气,享受人生。所谓小隐大隐是也。当然,不排除这只是我的歪解的可能性。
     

    wiiwii

    honey
    VIP
    注册
    2008-01-31
    消息
    25,351
    荣誉分数
    1,787
    声望点数
    273
    所在地
    崎玉县新座市
    但当时我的感觉是外紧内松。至少在我工作的单位没有人真的要去清算。每次开会,大家都是聊天。记得一次开会,该我发言了,我先提醒大家出门说话声音要小,随后便给大家讲了个小故事:

    一对恋人在长安街上漫步,拌了两句嘴,女的甩开大步往前走了。男的提高嗓门喊了声“站住”,于是满大街的人都吓得停下了脚步,个个忙不迭地往外掏“良民证”。

    我的故事讲完后,大家哈哈一笑,便各自去吃饭了。

    据我所知,在文化单位和高校,上上下下,大家还是相当一致的。
    据我所知道,在上海的很多高校,很多学生在毕业分配上被卡,不少学校甚至有研究生博士生因为这个原因自杀的
     

    春秋代序

    初级会员
    VIP
    注册
    2010-12-15
    消息
    933
    荣誉分数
    327
    声望点数
    73
    是我不对,拿南老先生开玩笑来为自己掩过饰非。深刻检讨:)

    不过,对于老先生不入山门的原因,我的理解可能跟春秋兄有一点点不同。我相信居山居市都可以是既为己也为人。哪里适合自己就居哪里,就看能否如小马哥所说:平心静气,享受人生。所谓小隐大隐是也。当然,不排除这只是我的歪解的可能性。
    闹兄说这话,莫非丢了“魂”?

    说真的,除了佩服南老先生,别无他话。有时我想,世界上竟出南老先生这样的人!做什么都能成就非凡。可文可武。就拿功夫来说吧,那“缩骨法”在他手里能出神入化!说佛,一部“金刚经”能被他讲解到如此地步!(当然,闹兄的译文也是了得。)

    关于“隐”,窃以为,隐了就当闭上嘴,不管是隐在山林还是朝市。倘若隐了还开口,那就是“翩然一只黄鹤飞,飞来飞去宰相衙”,属于作秀了。
     

    春秋代序

    初级会员
    VIP
    注册
    2010-12-15
    消息
    933
    荣誉分数
    327
    声望点数
    73
    据我所知道,在上海的很多高校,很多学生在毕业分配上被卡,不少学校甚至有研究生博士生因为这个原因自杀的
    wiiwii,这就是上海与北京的不同了。只要想想江泽民能从上海到北京,就都明白了。
     

    wiiwii

    honey
    VIP
    注册
    2008-01-31
    消息
    25,351
    荣誉分数
    1,787
    声望点数
    273
    所在地
    崎玉县新座市
    wiiwii,这就是上海与北京的不同了。只要想想江泽民能从上海到北京,就都明白了。
    也是啊,他整了导报,当时被整的也不当他这人一回事,其他人也觉的这人傻冒,没想到就这样窜上去了,官场奇闻啊
     

    老闹子

    知名会员
    VIP
    注册
    2009-03-07
    消息
    4,194
    荣誉分数
    861
    声望点数
    123
    闹兄说这话,莫非丢了“魂”?

    说真的,除了佩服南老先生,别无他话。有时我想,世界上竟出南老先生这样的人!做什么都能成就非凡。可文可武。就拿功夫来说吧,那“缩骨法”在他手里能出神入化!说佛,一部“金刚经”能被他讲解到如此地步!(当然,闹兄的译文也是了得。)

    关于“隐”,窃以为,隐了就当闭上嘴,不管是隐在山林还是朝市。倘若隐了还开口,那就是“翩然一只黄鹤飞,飞来飞去宰相衙”,属于作秀了。
    春秋兄这些话,让我有点面对丈二和尚的感觉。为什么说我前面的话就是丢了“魂”呢?是否因为我拿南老先生开了玩笑?

    我都说了,我前面讲老先生留恋红尘生活,只是我的玩笑话。就算认定我这些话不是玩笑,也算不上我在贬损老先生吧。留恋红尘生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啊。对南先生我是尊重的。但是尊重南先生并不等於就要把他当圣人当佛这样供奉起来,不能碰。我估计南老先生自己面对我这种玩笑,也不致于如此介意吧。佛其实也是可以被开玩笑的。

    春秋兄的第二段,我也是不知道应该先从哪里说起。如果春秋兄说的“隐了就应该闭嘴”和“作秀”,指的是我本人,那我想我应该首先声明我不是隐士。我提到小隐大隐,是指南先生当时所面对的生活选择。我自己只是一个庸庸俗俗的俗人,离所谓的隐士境界相距十万八千里。既非士,何须隐。所以,春秋兄不必拿你所理解的隐士生活来期望我啊。

    其次,关于隐士的生活是否应该闭嘴,我跟春秋兄的理解也有点不一样。我说大隐小隐的生活,就是像南怀瑾先生那样“有修行之士”可以选择的生活方式。他们这些有修行的人,无论是远在山林佛门,还是挤于朝市衙门,无论是闭嘴沉思,还是开口说事,都可以平心静气地享受人生。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觉得他们应该闭嘴。或者你所说的闭嘴,只是指在某些特别的方面应该闭嘴?那么,是什么方面需要闭嘴呢?

    既然已经撇清了,隐士的生活跟我没有关系,我就可以放肆地再讲讲我所理解的隐士生活。我理解的“隐”,不是嘴巴和行动上的“躲避”,而是自己心中和某些东西所保持的“心理距离”,或者说是“感应距离”。至于这些东西是什么,如何保持跟这些 东西的距离,或者如何理解这种距离,,,等等问题,作为佛学老师的春秋兄一定比我有更深的研究和理解。等将来方便的时候,再向春秋兄请教。
     

    春秋代序

    初级会员
    VIP
    注册
    2010-12-15
    消息
    933
    荣誉分数
    327
    声望点数
    73
    春秋兄这些话,让我有点面对丈二和尚的感觉。为什么说我前面的话就是丢了“魂”呢?是否因为我拿南老先生开了玩笑?

    我都说了,我前面讲老先生留恋红尘生活,只是我的玩笑话。就算认定我这些话不是玩笑,也算不上我在贬损老先生吧。留恋红尘生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啊。对南先生我是尊重的。但是尊重南先生并不等於就要把他当圣人当佛这样供奉起来,不能碰。我估计南老先生自己面对我这种玩笑,也不致于如此介意吧。佛其实也是可以被开玩笑的。

    春秋兄的第二段,我也是不知道应该先从哪里说起。如果春秋兄说的“隐了就应该闭嘴”和“作秀”,指的是我本人,那我想我应该首先声明我不是隐士。我提到小隐大隐,是指南先生当时所面对的生活选择。我自己只是一个庸庸俗俗的俗人,离所谓的隐士境界相距十万八千里。既非士,何须隐。所以,春秋兄不必拿你所理解的隐士生活来期望我啊。

    其次,关于隐士的生活是否应该闭嘴,我跟春秋兄的理解也有点不一样。我说大隐小隐的生活,就是像南怀瑾先生那样“有修行之士”可以选择的生活方式。他们这些有修行的人,无论是远在山林佛门,还是挤于朝市衙门,无论是闭嘴沉思,还是开口说事,都可以平心静气地享受人生。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觉得他们应该闭嘴。或者你所说的闭嘴,只是指在某些特别的方面应该闭嘴?那么,是什么方面需要闭嘴呢?

    既然已经撇清了,隐士的生活跟我没有关系,我就可以放肆地再讲讲我所理解的隐士生活。我理解的“隐”,不是嘴巴和行动上的“躲避”,而是自己心中和某些东西所保持的“心理距离”,或者说是“感应距离”。至于这些东西是什么,如何保持跟这些 东西的距离,或者如何理解这种距离,,,等等问题,作为佛学老师的春秋兄一定比我有更深的研究和理解。等将来方便的时候,再向春秋兄请教。

    不好意思,闹兄完全误解了我的意思。:blowzy:

    我以为我说的“魂”你知道,是指“闹中的思辨”和“思辨中的闹”,我想很早以前我对你说过这样的话。这句话是有感于你说的“是我不对,拿南老先生开玩笑来为自己掩过饰非。深刻检讨。我的意思是,倘若你说自己“不对”或者“检讨”,那就不是老闹子的风格,缺了“闹”了。

    第二段是我对历代所谓“隐士”的看法。我的意思是真的隐士是不说话的,隐了起来还要说话,那就是做秀,不是真的隐士。你不是隐士,也没说过自己是隐士,当然不是指你。

    至于南老先生,我不过是尊敬而已。圣人如孔子者,仍然有人批评,何况南老先生?况且你也并没有责难,不过是开个玩笑。

    没想到几句话引起闹兄这么大的误解。罪过罪过。见恕。:blowzy:
     

    青草地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4-03-10
    消息
    1,420
    荣誉分数
    1,080
    声望点数
    323
    哟,两天没上网,这里这么热烈,有血性有深度的讨论呀,好看!

    据我所知道,在上海的很多高校,很多学生在毕业分配上被卡,不少学校甚至有研究生博士生因为这个原因自杀的
    我同班同学有两个受到严重影响。一个蹲了一年监狱,因为学潮定性暴乱后写了封匿名信给江泽民,用了他所在县城的信纸(是不是很笨?:(),被查出来,是从宿舍被抓走的,后来我们系主任(是个大律师)一年之后把他保出来,大学算没有毕业,我回国时大家谈到他,没人知道他的确切消息。另一个同学当时是校高自联的头目,本来是高才生、学生干部,进公、检、法都毫无问题,结果毕业因为档案里有学潮期间的“恶劣”记录,任何国家单位都不要,被打回老家一个很小的县城里,也没有分配。他走头无路,自己干起了独立律师,是我们班最早单干律师的,现在反倒比所有公检法的同学都牛B,挣钱最多,时间最自由,每周日都鼓动同学去爬山,常年如一日,身体练得牛一样,宴请我的原生态农家菜馆在山顶上,得爬一小时的高山,能来的不能来的同学都骂他发神经,他辩解说是为了让我体会“不一样的感觉”(我的感觉就是累惨的时候吃饭真香:D)。他买车买房都是最早的。祸与福的相对性,在他身上可见一斑。记得当年他没有工作走头无路的时候,到我公司借钱,大骂共产党之腐败与残酷,公司里人来人往,我都吓死了。现在同学聚会时,我谈起那时的事,他已经相当世故,笑而不答,那笑里什么都有了。什么民主和自由,都是浮云了,他早已很享受生活了。时间和环境就是这样造就人的。;)

    楼上春秋和闹子的讨论很带劲!:cool:
     

    老闹子

    知名会员
    VIP
    注册
    2009-03-07
    消息
    4,194
    荣誉分数
    861
    声望点数
    123
    不好意思,闹兄完全误解了我的意思。:blowzy:

    我以为我说的“魂”你知道,是指“闹中的思辨”和“思辨中的闹”,我想很早以前我对你说过这样的话。这句话是有感于你说的“是我不对,拿南老先生开玩笑来为自己掩过饰非。深刻检讨。我的意思是,倘若你说自己“不对”或者“检讨”,那就不是老闹子的风格,缺了“闹”了。

    第二段是我对历代所谓“隐士”的看法。我的意思是真的隐士是不说话的,隐了起来还要说话,那就是做秀,不是真的隐士。你不是隐士,也没说过自己是隐士,当然不是指你。

    至于南老先生,我不过是尊敬而已。圣人如孔子者,仍然有人批评,何况南老先生?况且你也并没有责难,不过是开个玩笑。

    没想到几句话引起闹兄这么大的误解。罪过罪过。见恕。:blowzy:
    原来是这个“魂”。见笑了。小时候干了什么的错事,我妈就是骂我“丢了魂了”。往这边联想了。:)

    我初读你的回贴,心里奇怪,春秋兄怎么这样说啊,是否因为南老先生在老兄心中有什么崇高不可冒犯的地位?但是也不能肯定老兄就是这个意思,所以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我也想过,也许是春秋兄的激将法,激我动用“闹支票”?就是没有想到你意指的这个什么“闹魂”。

    谢谢春秋兄说明。
     

    老闹子

    知名会员
    VIP
    注册
    2009-03-07
    消息
    4,194
    荣誉分数
    861
    声望点数
    123
    哟,两天没上网,这里这么热烈,有血性有深度的讨论呀,好看!
    。。。
    楼上春秋和闹子的讨论很带劲!:cool:
    我也以为是春秋兄要激将我来些“带劲”的呢。:)
     

    春秋代序

    初级会员
    VIP
    注册
    2010-12-15
    消息
    933
    荣誉分数
    327
    声望点数
    73
    原来是这个“魂”。见笑了。小时候干了什么的错事,我妈就是骂我“丢了魂了”。往这边联想了。:)

    我初读你的回贴,心里奇怪,春秋兄怎么这样说啊,是否因为南老先生在老兄心中有什么崇高不可冒犯的地位?但是也不能肯定老兄就是这个意思,所以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我也想过,也许是春秋兄的激将法,激我动用“闹支票”?就是没有想到你意指的这个什么“闹魂”。

    谢谢春秋兄说明。
    闹兄,我一向敬佩你的为人和学问。倘若闹出什么误会来,可就违了初衷了。:p
     

    老闹子

    知名会员
    VIP
    注册
    2009-03-07
    消息
    4,194
    荣誉分数
    861
    声望点数
    123
    闹兄,我一向敬佩你的为人和学问。倘若闹出什么误会来,可就违了初衷了。:p
    不必担心出现误会。人要交流,难免有误会。只要彼此都是本着善意和诚恳的态度来交流,就事论事,即使有误会也会有机会澄清的。

    本想再聊点跟南怀瑾先生有关的事情。发现歪楼太过了,打住。
     

    施天音

    新手上路
    注册
    2011-07-01
    消息
    17
    荣誉分数
    1
    声望点数
    0
    人老气短说明平庸嘛

    老了就没精神了?老了就腐朽不纯洁了?老了就不美丽了?这都无能或者中毒的表现
     

    施天音

    新手上路
    注册
    2011-07-01
    消息
    17
    荣誉分数
    1
    声望点数
    0
    出手兄,我建议你把你的日记公布出来。这将是珍贵的历史文献。无论是否与GCD的口径一致,后人会还历史的本来面目。最近,当年的学生封从得发表文章,证实,坦克在学生撤退时,从后面追上来,压死11个人。或者,你把日记给我看看,我编成小说帖出来。只要你信得过我。:blowzy:

    大过节的,说这个话题有点太沉重。:crying:
    不是说死了成千上万么

    坦克只压死11个说明还是控制了速度吧。而且可能人挤人的很乱,不一定就是故意要去压死吧。真要杀,直接扫射更好点。嗯。毒气弹更好。
     

    shusheng

    CFC 分析员
    VIP
    注册
    2003-07-10
    消息
    9,880
    荣誉分数
    444
    声望点数
    193
    后马哥时代

    不想多说什么了,这个日子永生难忘。

    每年这个时候,点一支蜡烛,凭吊亡魂的同时,也纪念一下自己曾经热血沸腾的青春。

    重贴一下我喜欢的Sting的Fragile.

    YouTube - ‪Sting - Fragile‬‏


    Fragile
    by Sting



    If blood will flow when flesh and steel are one
    Drying in the color of the evening sun
    Tomorrow's rain will wash the stains away
    But something in our minds will always stay

    Perhaps this final act was meant
    To clinch a lifetime's argument
    That nothing comes from violence
    and nothing ever could
    For all those born beneath an angry star
    Lest we forget how fragile we are

    On and on the rain will fall
    Like tears from a star like tears from a star
    On and on the rain will say
    How fragile we are
    How fragile we are

    On and on the rain will fall
    Like tears from a star like tears from a star
    On and on the rain will say
    How fragile we are
    How fragile we are
    顶起来...
     
    顶部